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90 狭路相逢!

干燥炙热的风沙吹在脸上,脚下的高温几乎让人跳脚,全身都像是处在一个巨大的熔炉之中,几乎让人难以忍受。

远处的沙丘因为高温,甚至看起来有些虚幻。

两道人影在沙漠之中,缓步走着。

凤长悦在前,杨溯在后,像是孤独的旅人,行走在广袤无垠的沙漠之中,一眼望去,几乎如同大海里的一滴水那样渺小。

纵然杨溯早已经是灵宗境界,此时竟也是有些承受不住。

他多年重病缠身,若不是因为自身实力极强,而且意志惊人,只怕此时已经是半死人。而凤长悦虽然帮他清除了体内的毒素,却也让他的身体变得有些虚弱,其实此时正是需要静养的时候,这样长途跋涉,还是在这样的环境之中,难免身体有些负荷不了。

但是他一句怨言都没有,始终和凤长悦保持着三步之距,紧紧跟在后面。

他几乎无法调动灵力,所以这一路几乎已经耗光了他的力量,额头之上布满了细细密密的汗珠,却又很快在炽热的高温下蒸发,而后又是一头的汗。

如此反复,他后背已经是湿了几次,又干了几次,嘴唇也是微微泛白。但是他的呼吸仍然平稳,听不出任何异样。

忽然,前面的凤长悦扔给他一个玉瓶,声线冷清:“你身体刚刚经过洗髓,此时正是最虚弱的时候。但是也只有这样,才能彻底将毒素完全清除,并且将你身体的机能最好的恢复。此时会辛苦一点,但是这是让你恢复实力的最快的办法。这里面是一些补充体力的丹药,也有温养身体的效果。双管齐下才是最好。”

杨溯握着手中微凉的玉瓶,听着她一向冷清的声音,愣了愣,却是忽然笑了。

她和她是如此的不同,一个温柔如水,笑意盈盈,一个冷冽淡定,清冷如冰,但是又是如此相同,对待别人始终有着最诚挚的心。

他将瓶子握紧:“多谢。”

凤长悦微微摇头:“不用。”

反正她之后,总会有用到他的时候。

杨溯笑意微深,没有再说话。服下一颗丹药。瞬间觉得身体之内像是涌进了一股暖流,沿着四肢百骸而去,原本快要枯竭的丹田瞬间得到了补充,身上也似乎瞬间有了充沛的力量。

他有些惊讶的看了凤长悦一眼。

她说过她是炼药师,只是那时候他还没有猜到她的身份,看她的年龄也小,也就下意识的以为不过是普通的炼药师,便也没有放在心上。然而现在,吃了凤长悦的丹药,他终于意识到,她的水平竟然…。

也难怪,毕竟她也算是千族之人,炼药天赋那样好,也是应当的。

何况她还有神火。

她本来就不是一般人。

只是终究还是有些超过他的预期。

他回想起凤长悦左边脸颊上淡淡的暗紫色胎记,心头喟叹。这样的天赋,即使是在千族之中,只怕也已经堪称绝顶。何况,她又极有可是……

“什么人!?”

凤长悦忽然低斥一声,顿住了脚步,警醒的看向四周。

杨溯也同时发现异常,立刻抬眼。

他虽然此时不能动用灵力,但是境界还是在的,感觉自然是灵敏许多,不过倒是凤长悦这般的警醒,让他吃了一惊。

纵然炼药师的精神力都十分强大,但是她此时终究不过是一个三星灵皇,竟然和他一般敏捷。着实不可小觑啊。

空无一人。

凤长悦眉头微蹙,却没有放松心神。

她的感觉向来很准,加上从进入沙漠之中开始,她便将精神力扩散开来,监控着附近十里的所有动静,就是为了能够最快发现紫莲心焱。方才那异常的能量波动,她感受的清清楚楚!

杨溯走进了一步,和她并肩而立。

周围越发的安静了。

似乎是在和什么人对峙一般,凤长悦和杨溯依然保持着警醒的状态。

唰!

一道迅疾的风声忽然从身后传来!

凤长悦眼疾手快立刻回身!同时手中一道白色灵力挥出!

嗤。

有什么东西被打落在地。

她凝目看去,不远处的沙丘之上,赫然躺着一只已经死去的拇指大的黑红色蝎子。

杨溯眉头一皱:“是迷踪蝎!”

凤长悦也知道这种魔兽,虽然没有真正见过,但是曾经看到书上提到过。顿时危险的眯起眼睛。

迷踪蝎,四级魔兽,虽然战斗力不强,但是最大的特点就是……能够千里追踪!这种蝎子繁殖能力极强,短短时间便可以繁衍后代,并且将主人需要的信息传递开来,即使是这些魔兽全部死了,只要还有一只,那么就依然能够找到目标!

而现在,这里竟是出现了这种魔兽…。

杨溯皱着眉头看向凤长悦:“谁在跟踪你?”

凤长悦沉默不语。

她来这里的消息,只有她最亲近的人知道,况且这荆棘沙漠如同死地,进来了几乎就出不去,若非她是为了紫莲心焱,也是绝对不会来到这里的。

而显然,早就有人盯上了她!

这一只迷踪蝎虽然死了,可是她不用想就知道,她的行踪,必定已经被人知晓了!

果然,下一刻,她就看到,远处的沙丘之上,竟是开始隐隐颤抖起来!像是有什么东西蠢蠢欲动,即将从下面钻出来一般!

这场景看着十分渗人,然而凤长悦和杨溯的表情却越发的冷肃。果然,没过多久,无数拇指大的迷踪蝎从沙丘之下窜了出来!而后竟是迅速覆盖了那一整片的沙丘,黑压压的一片密密麻麻,看着竟是有些恶心。

凤长悦却顾不上恶心。在看到那么多的迷踪蝎从下面钻出来之后,她便立刻动了!

她手中瞬间挥出数道灵力,而那些灵力在即将落下的时候,又再度分化成一朵朵的火焰,落在那密密麻麻的迷踪蝎之中!

玫瑰金色的火焰,顿时从好几处升起!瞬间将那几片区域的迷踪蝎烧的连一点灰烬都没有。

杨溯有些吃惊,瞬间明白这是她方才将神火裹在灵力之中了,在即将落下的时候才分散开来。

这样的攻击比单纯的一道灵力更加有效,攻击面积很大,而且那些迷踪蝎实在是太多了,一点星火都可以燃起来,并且不断蔓延。

她这一招,果然收到了极好的效果。几乎是瞬间,迷踪蝎的速度就减慢了许多,而且数量也瞬间消失了几乎四分之一。而在那些火焰周围,都腾出了极大的空地,显然那些迷踪蝎对于这火焰十分惧怕,纷纷逃亡般的避开了。

但是凤长悦和杨溯都知道,这不过是个开始而已。

果然,下一刻,那些迷踪蝎就再度重新覆盖了大片的区域,而且数量竟是以可以看得见的速度增长!

那些缺失的地方,迅速被新的迷踪蝎占领!

凤长悦眸色冷厉:“母蝎在这里!”

只有母蝎,才能这样快速的繁殖!

杨溯点头,目光一改往常的温和,变得凌厉之极,周身的气势也瞬间发生了变化。

凤长悦瞥了他一眼,倒是没有惊诧。毕竟当年能够从家族的围剿之中成功逃出,并且在荆棘沙漠之中霸占一席之地数年,这样的人物,怎么会像是表面上看起来的那般温和无害?

实际上还有一点,是凤长悦不知道的。就是杨溯此时的变化,大半是为了她。

杨溯自从当年经历大变之后,经历生死逃亡出来,在这片危险之极的沙漠之中存活数十年,不知经历过多少危险,性情早就被打磨的隐忍执着,平时他遇到更加危险的情况时,都未曾像是现在这般警惕。而现在,是为了她。

无论如何,他都要护她周全。

看着面前速度变得更快,数量变得更多的迷踪蝎,凤长悦眯起了眸子,眼中似有冰冷光泽闪过,若是意志薄弱的,只怕在这样刀锋般的眼神之中败下阵来。

迷踪蝎虽然不过是四级魔兽,并没有什么自己的意志,却依然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恐惧,下意识的想要后退,但是灵魂都被掌控,来自于母蝎的无声的命令,更是让它们无法违抗。

短暂的犹豫之后,那些迷踪蝎依然义无反顾的冲了上来。甚至数量越来越多,后面不断有追上来的,层层叠叠看起来让人心中发寒。

凤长悦低声道:“你后退。”

杨溯以为是她要自己对付,心中有些担忧,但是回头看到那双湛黑的眸子之中坚定的光泽,忽然就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只点了点头,而后后退。

但是他周身依然保持着绝对的警惕,死死地盯着前方,一旦有不对,他必定会立刻出手,务必保障她的安全。

然而下一刻,他的眸子就微微睁大,眼中充斥着绝对的震惊。

却是凤长悦往前走了一步,而后周身忽然升腾起剧烈的火焰!玫瑰金色的火焰格外夺目,颜色可谓瑰丽无比,而她脸色冷厉,本就精致的眉目,竟是在这样的映衬中,显得格外动人!

随后,她右手高高举起,而后——猛的挥下!

“去!”

随着她一声清喝,杨溯便震惊的看到,她周身正在剧烈燃烧着的玫瑰金色的火焰,顿时如同奔涌的江水一般,从她身上倾泻而出!朝着对面黑压压的迷踪蝎扑去!

漫天火海!

这是杨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景,她纤细笔直的身躯在一片火焰之中,几乎消失不见,而以她为中心,猛然扑出漫天的火焰,从四面八方朝着对面而去!几乎瞬间将所有的迷踪蝎全部笼罩在内!

而其中,又迅速分化出两道火线,朝着两边而去,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圈子,将所有意图逃跑的迷踪蝎全部阻拦。

神火威力极强,这些小小四级魔兽又怎么能够应付?更何况,是凤长悦倾力一击。

这一片的天空,似乎都被照耀成了淡淡的玫瑰金色。而空气也似乎已经被完全灼烧,甚至有了浓重的灼烧气息,脚下的沙丘甚至都变得格外烫人,几乎融化。

杨溯:“……”

他好像……多虑了…。

他怎么忘了,她有神火,本身便是这些东西的克星?

天下几乎没有可以抵御神火的存在,更何况,是这样低等的魔兽。虽然数量多,但是…。又怎么多的过火焰?

火焰和她合为一体,自然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她本身,就已经相当于是一个火源!

前面不断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还有隐约的凄厉的叫声,不过大多还没有喊完,就消失了。

简直是——摧枯拉朽。

杨溯觉得,自己应当重新认识一下凤长悦了。

一个三星灵皇,能有这样的实力?

心中百般滋味交加,最终还是化为了欣慰——她若是知道自己的女儿竟然这般优秀,必定是会高兴的吧?

这几乎完全碾压的一击,不过片刻功夫,便将那些迷踪蝎全部烧尽!

火焰散去,沙丘之上连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那些火焰这才服帖的回到她身上,似是邀功的在她身上转了一圈,甚至有一朵火焰在她的脸上轻轻一点,似是亲吻,才完全消失。

杨溯看的呆了。

这……他多年追寻神火,对于神火的了解甚至比很多炼药师都多,但是却也从未听闻,神火竟然会是这样…。有灵性!

而且那样的玫瑰金色,到底是哪一位的火焰?

不过他虽然心中好奇,却也并未开口问,凤长悦既然不说,他便不会去探寻。

空气忽然安静。

而后,一阵巴掌声忽然传来,一道人影像是幻影一般,出现在两人的眼前。

凤长悦的眸子,忽然眯了起来。

这人,她认识。

“想不到,你身上竟是有着不止一种神火啊…。哈,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杨溯紧锁眉头,面色冷沉的看着那幻影。

“你是谁?”

那男人穿着一身白袍,看起来不过三十多岁,神色带着几分悠然,看着倒是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感觉。只是那双眼睛之中,流露着毫不掩饰的贪念,让人见了十分不舒服。

听到杨溯的问话,那男人瞥眼看了他一眼,淡淡一笑,脸上露出显而易见的轻视。

杨溯这才注意到,那男人的白色袍子上,左胸的位置,竟是有着八颗耀眼的星星!

他一下子愣住。八品炼药师!

眼前这看起来不怀好意的男人,竟然是八品炼药师!

杨溯的心一沉。

这样的人,比灵宗强者还要不好惹。关键是炼药师的身份,实在是太过特殊,尊贵至极。也因此,他们的人脉实在是太过强大。八品炼药师,这样的存在,只要一声令下,天下不知多少强者想要为他效命!

也就是说,眼前这男人,是一个超级大的麻烦!

似乎是感觉到了杨溯的眼神,那男人的神色越发的傲然,冷笑。

凤长悦心念电转,上下看了他一眼,而后沉沉出声。

“云渺然,你还真是阴魂不散。”

没错,眼前这人,正是她曾经见过一面的云渺然。

当时她遭受奥斯帝国权贵的联合打压,闹到了学院门口,后来她要将苏烟和她父亲一同处置的时候,就是他跳出来阻拦,才最终让苏家人逃过了最后一劫。

而那时候,她也已经看出来,师父和他之间的关系似乎和微妙,像是有着不共戴天之仇一般。

所以在她心中,一直对他印象深刻,却不想竟然出现在了这里。

云渺然显然对于凤长悦认出他并未惊讶,反而脸上露出满意的神色:“记性不错。”

这样,也免得他再说废话了。

杨溯皱眉,对于这个名号是一点印象也没有。

这倒是不奇怪,他身份特殊,自从当年逃亡至此,再也没有出去过,对于外面的事情,自然也是知之甚少。就算眼前这人是八品炼药师,他也是没有任何了解的。

但是这并不妨碍看出凤长悦对他的敌意。

除去对方突然出现意图不轨,好像还有别的什么原因,而且看样子,她似乎早便认识他,而且积怨颇深。

杨溯看向云渺然的目光更加不善。

这人方才已经透露出想要抢她的神火的意图,况且他既然出现在这里,就证明方才那迷踪蝎就是他的手笔,这一桩桩,一件件,无一不是和她对着干,自然是她的敌人,同时,也就是他的敌人。

云渺然上下打量着凤长悦,眼神之中有惊奇,有得意,还有无尽的贪婪,半晌,才冷冷一笑。

“原本以为你身上有神火已经不错,本来不过是想要你交出神火,却没想到你又得到了天大的机缘,竟是找齐了紫莲心焱的所有地图,并且成功的找到了这里……呵,你运气,倒不是一般的好。”

风月场眸子微微眯起,闪过微光:“金品拍卖会上的人……是你?”

云渺然没想到她竟是一下子猜到,楞了一下,随后便露出几分没有笑意的笑容:“没错。”

凤长悦红唇微勾:“想不到,堂堂八品炼药师云渺然,也会做那样低三下四的肮脏事儿!”

她说的,自然是金品拍卖会上的那一块残缺的地图的事儿。

当时那残缺的地图一出,便得到了许多人的狂热追逐,为了得到它,当天几乎所有人都参与了竞拍,而且都是拿出了自己最好的东西来换取,希望对方能够看上,而最后,是她得到了那地图。

但是之后,她便发现那地图的盒子之上有特殊的标志,一个不小心就会被人追踪到,幸而她觉察不对,强行破除了。从那时候起,她就一直在猜想究竟是谁。

知道她手上有紫莲心焱地图的人,便是背后之人!却不想,竟然是他。

怪不得师父一直对他那般态度,即便她不知道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就从这件事上她便可以猜到云渺然的为人是多么令人厌恶。

云渺然一笑,却没有丝毫的羞耻,反而有些得意一般:“即使当时你多有防备,并且成功破解了我布下的封印,切断了我和那地图之间的联系,却还是忘记了一件事——紫莲心焱的地图,在我这里这么久,我怎么会一点研究都没有?当它和其他地图完整拼接的时候,我自然有办法感受到。本来我以为,天下是没有人可以找全这些残缺的地图的,就算是找到了,恐怕也是束手无策,不知从何下手,我便再也没有机会找到它。却没想到,在追踪你的时候,意外发现你竟然就是那个人,并且看样子,已经看出了其中的秘密。呵呵……我本来不过是想要神火,却正巧也感应到了你身上,紫莲心焱地图的气息,你说,这是不是天意?”

他有些兴奋的微微睁大眸子:“这是不是证明,上天注定,这神火,最终都会是我的?”

凤长悦挑眉看他,眉目冷清:“放屁!”

杨溯忍不住笑了下。

她虽然话语不多,却好像总是能一语中的,两个字就把对方噎死了。

云渺然的脸色顿时变得很是难看。从来没有人这样嚣张的和他说过话!

但是想到马上就会得到神火,他脸上的表情又迅速变了,愤恨之中透着狠决的痛快和贪婪,似乎已经看到凤长悦生不如死,被抢夺一空的绝望模样。

“哼!不过是逞口舌之快!很快你就会知道,这神火,只有我才有资格得到!”

一道尖锐的嘶鸣声忽然传来,听着像是魔兽的声音,充满了悲痛和愤怒,让人听了几乎心头微颤,耳中发疼。

杨溯豁然看向云渺然的袖中!

那里面有东西!

凤长悦眼神一扫,神色越发冷厉。

云渺然似是想到了什么,闲散的抬起袖子,口中忽然发出奇怪的哨声,似乎在召唤什么。

很快,一直通体乌黑的迷踪蝎顺着他的手臂,从他的袖中爬了出来。看起来有他手掌一半大小,上面还有着密密麻麻的尖刺,一双凸起的眼睛格外渗人,长长的尾巴甩动着,尾尖一点暗红。

很明显,这是迷踪蝎的母蝎。

看这形态,倒像是已经成为了七级魔兽。

母蝎算是那些迷踪蝎的皇,方才凤长悦一把火将它们烧个精光,它自然是感受到了的,当下就变得十分狂暴,此时终于忍耐不住爬了出来,冲着凤长悦,敌意深重,那声音,更是凄厉狠决,听着似乎要拼命一般。

云渺然有些看好戏的看着,单是这小东西,便能让凤长悦好好喝一壶的。

凤长悦面无表情。

“去吧!让她看看,什么人是她绝对不能招惹的!”

云渺然一声令下,那母蝎便立刻竖起了尾巴,而后瞬间消失!奔向凤长悦的方向!

母蝎毒性极大,若是被蛰了一下,只怕有的好受的。

云渺然饶有兴致的看着,等着看凤长悦的狼狈样子。

时间还久,他被戏弄了这么久,自然是要好好的算一下这帐!

若是不好好的折磨她一番,他这口气,如何咽得下去?

更别提,她是苍离那老家伙的徒弟!

想到这里,云渺然的眼神忽然变得阴狠了许多,心中更是涌起了强烈的报复*。

然而下一刻,他脸上的表情便僵住了。尚未完全扬起的嘴角僵住,不知该上扬还是该落下,看着尴尬的很。

只见凤长悦身前忽然闪过一道白影,而后,那迅疾冲去的母蝎,便瞬间倒飞而出!狠狠的落在地上!荡起无数沙尘!

…。

小白很是嫌恶的看了那地上不知生死的母蝎一眼,这种货色,本来不值得它出手,但是方才感受到它的气息的母蝎,愤怒之下竟是完全不怕死的冲了上来。它只好冲上去,给了它一巴掌,不知是生是死。

蹲在凤长悦的肩膀上,小白很是无辜的耸了耸肩。

它可是只用了十分之一的力量,谁知它那么不经打。

杨溯风中凌乱。

这、这凤长悦身上,究竟有多少秘密!?

云渺然也愣住了。

随即,便是滔天的愤怒。

他辛辛苦苦培养的母蝎,竟然就这般死了?!要知道为了让它的毒性达到最强,他费心找来了多少童男童…。眼下却全部都被毁了!

新仇旧恨相加,云渺然的眼眶都是隐隐泛红,显然是气急了,阴鹜的看着凤长悦,随即忽然森然一笑。

“…。既然你自己找死……那就别怪我了!”

说完,他忽然向着天空之上抛出了什么东西——

砰!

巨大的声响顿时响起!一朵亮丽的烟话,顿时出现在蓝天之上!

杨溯刚想说现在叫人未免太晚,却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猛的看向他身后!

而凤长悦,也豁然抬首,冷了眼眸!

遥远的天际,一道黑线,挟带着无可抵挡的强悍力量,迅疾而来!

那是——

强者的气息!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