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89 以后位相迎

紫色的光芒弥漫其上,逐渐覆盖了原来的图案。

她双眼紧紧盯着。

然而片刻之后,那紫色的光芒散去,出现的场景却是让她微微一惊——

那几块残缺的地图,此时竟是完全合在了一起!连接之处,连一点缝隙都没有!完全贴合!看起来就像是一张从未被分割的地图!然而这还不是让她震惊的原因,她吃惊的原因是——地图之上,竟是什么都没有!干干净净,连原有的线条都是没有了!整个呈现淡淡的黄色,看起来不过是一卷古老的羊皮纸!

她将它拿起来,还能感受到一点余温,但是却是真的什么都没有!

她翻来覆去的看了又看,依然如此。

她眉头逐渐皱起。

这地图绝对不会是假的,否则不会完整的合在一起,但是……眼前这场景,又该如何解释?

原本还能隐约看到一些轮廓,勉强辨认出紫莲心焱的位置在荆棘沙漠,现在,竟是什么都看不出来了!

小白也从魔兽空间之中跳出来,落到了那地图之上,仔细的看着,小小的一团还不如地图的一半大。但是它却“看的”很仔细。

“有什么发现吗?”凤长悦低声问道。

小白蓬松的大尾巴一扫,将地图之上落下的薄薄的一层黄沙扫去,嫌弃的看了那地图一眼,而后转身跳上凤长悦的肩膀,讨好的蹭了蹭她脸颊:“主人放心,这东西是真的!”

凤长悦:“……我知道。”

这点她还是能够感受到的,毕竟身体之内有天堂火和赤心之炎的存在,她甚至隐约能够感受到当那地图完全贴合的时候,产生的一瞬间的高温。

那是神火的气息。

这自然是真的。

可问题的关键是,这上面什么东西都没有啊!

似乎是感觉到凤长悦的眼神,小白连忙裂开嘴讨好一笑:“嘿嘿……主人,这地图是用特殊手法所制,想必当年紫莲心焱也是曾经被人发现过的,只是看样子,紫莲心焱还从未被人得到过。而且,它就在这片沙漠之下!”

凤长悦神色微敛,她也能够感应到,当她进入沙漠深处的时候,就好像有什么在吸引着她,而且越是靠近中间的位置,那感觉就越是强烈。这和当时发现赤心之炎的感觉是一样的,甚至那感觉更加强烈。

这必定就是紫莲心焱了。

只是沙漠实在是太大了,一眼望去,尽是黄沙,看不到尽头。而那种吸引力,虽然强烈存在,可是却并不好判断究竟是在那个方向。

这也是为什么她想要得到地图,找到具体位置。

小白却冲着她眨眨眼睛:“主人,要是别人得到这地图,恐怕还真的没办法。可是……现在拥有这地图的,却是您啊!”

凤长悦心头一跳:“你是说…。”

“没错!这地图,是要用神火才能看的!”小白十分得意,“神火之间是有联系的,而您偏偏拥有的是天堂火,一火出,万火伏!就算是紫莲心焱,也不过是第三位!任凭它有多厉害,也绝对不是您的对手啊!”

凤长悦脑海之中,似是有灵光闪过。

若是这样的话……她豁然低头,看向手中的地图!

而后,她将地图拿在手中,另一只手打了个响指,一簇金黄色火焰顿时出现!欢腾跳跃像是精灵一般!

似乎是有些想念她,那一小簇金色的火焰在她之间跳跃,而后忽然化为了几条金线,缠绕在她的手上,像是在亲昵的打招呼。

她微微一笑。

那火焰随即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似的,忽然顿住,而后猛的朝着地图而去!

从底端瞬间燃烧起来!

即使是远处的杨溯,也瞬间感觉到了不同寻常的高温,心头一凛,心知这就是她手上的神火,却并没有回头看,反而更加警醒的看向周围。

这样的动静虽然不算大,可是却也绝对不小。在荆棘沙漠中的人物,无一不是敏锐的,若是有人经过附近,感受到这波动从而赶来这里就不好了。

他虽然不怕,却也担忧给她惹来麻烦,毕竟这里实在是太过神秘诡异。保不齐还有别的势力或者强者。

他不动声色的加强了警戒。

而这一边,随着天堂火的灼烧,那地图不但没有被损毁,反而逐渐变了颜色。

她眸色微敛。

普通的东西在天堂火的灼烧下,几乎瞬间化为灰烬,但是这地图却完好无损,而那变幻的颜色,瞧着也是有些不对劲…。

小白得意一笑:就知道是这样!这点小把戏想要骗过它,真是异想天开!

凤长悦盯着那淡黄色的地图,随着金色火焰的灼烧,上面竟是逐渐出现了一条浅浅的紫色……

紫色!

而那条紫色,却像是藤蔓一般,朝着四周四散而去,不断的延伸着。

凤长悦看着,忽然加大了力度,火焰变得更加猛烈,而那紫色蔓延的速度也陡然加快!

等到金色火焰将那地图完全燃烧了之后,那上面的一条条淡淡紫色纹路,终于连接了起来!

她眸光忽然一亮!而后迅速将地图掉了个个,仔细的查看着什么。

终于,找到了一个正确的角度,她终于神色一定——

找到了!

那些浅浅的紫色纹路,最终都是汇聚到了一个地方!

在西北角的位置,有一朵淡淡的紫色莲花,缓缓绽放!

虽然颜色浅淡,但却确实存在!那紫色的莲花,大约只有小拇指那么大,但是却栩栩如生,层层叠叠的花瓣一层层的缓缓铺展开来,像是绝世的美人,逐渐掀开了神秘的面纱!露出真容!

不过是指甲盖大小,但是上面的每一处都十分精致,看的十分清晰,甚至连花瓣之上的淡淡纹路都可以看到!简直像是看到了真紫莲心焱!

不!或者说,是它的本体!

紫莲心焱,在神火榜高居第三,由于实在是太过神秘,甚至没有任何关于它的传说流传于世,凤长悦曾经在凌云阁查了许久的书籍,也未曾找到相关记载。

甚至,连苍离都对它毫无所知。

可见,紫莲心焱的存在,究竟是多么神秘,多么强大,以至于降世万年,竟是始终没有被人找到过。

或者,也有找到的。不过,那些人都死了而已。

紫色的莲花,层层叠叠,千般风华。

她看着那紫色的莲花,忽然觉得有些眼熟,想了一会儿,想起了前一天她尝试闯进沙漠之中,一查究竟的时候,那片出现在广袤沙漠之中的一片暗紫色。

那时候漫天风沙,天空之上猩红一片,她根本看不清那究竟是什么,只能隐约的看到那片紫色在轻轻的晃动。

而今向来……倒的确像是紫色的莲花!那颜色,也的确是这样的紫色!

等整个地图完全呈现出来之后,她才收起火焰。将地图拿在手中,仔细观看。

此时出现在眼前的,是完全不同的一张图。

虽然还可以辨认出大概的地理位置,但是明显分布和之前的大相径庭,也更加细致。

这看起来是描述的同一个地方,但是是采用了完全不同的手法来绘制,显然面前出现的这一个更加具体,不仅出现了紫色莲花,标注了紫莲心焱的具体位置,更加将周围的线路都一一描绘了出来,虽然在一片沙漠之中,这些线路显得有些…。不实用,但是显然是更加细致。

凤长悦仔细的看着,似乎要将地图印在脑海中,而后才将它收进了金色手镯之中。

“杨叔,走吧!”

她起身,冲着远处站着的杨溯喊了一声。

后者听到她的喊声,第一次还没有反应过来是在叫自己,等凤长悦喊了第二声,才意识到了什么似的,忽然微微睁大了眼睛。

他看着那身姿纤细的少女,眸色澄澈的冲着他喊——杨叔。

她虽然语调微冷,但是在他耳中,却带着久违的温暖。

这是……相信他了,对吧?

他忽然觉得心中微暖,四肢百骸都涌进了一股暖流,让他整个人都舒畅熨帖了许多。

那双眼睛,和多年前的那眼睛,是那么相似。

他声音高了几分,应了一声。随即朝她走去。

两人并肩而行。

凤长悦话很少,杨溯便主动讲一些关于千筠的事情,大多是些关于她的传言,还有一些,是他对她的记忆。

“……那时候,所有人都知道,千族出了一个千年不遇的天才,虽然以往被选中的圣女都天赋很好,但是向她那样,血脉之力几乎完全觉醒的人,是几乎没有的。也因此,她从小就是整个千族的信仰,长老们敬重她,觉得她会带领千族走向辉煌,同辈以及后辈羡慕她崇拜她,无一不将她视为自己的目标。”

“通常这样优秀的人,难免会遭受嫉妒愤恨,但是她却没有。因为她为人,真的很好。她是千族的骄傲,却从不恃宠而骄,欺凌弱者。反而总是带着盈盈笑意,似乎从来不会生气。也许,当一个人比其他人出色一点点的时候,往往遭受嫉恨,然而当她出色了太多,无法逾越的时候,便只会得到羡慕吧!对于那时候的那些同辈而言,她——就是这样只能仰慕的存在。”

“千族将她保护的很好,加上她本身实在是太过优秀,竟是直到她十六岁,还没有定下亲事。”

杨溯缓缓走着,眼睛看向前方一望无际的沙漠,干燥的风扑在脸上,却吹不散他脸上浅浅的怀恋的笑意。

那样的人儿,实在是不知,该是怎样的男人,才配得上啊。

甚至,当年方家少主,不远万里每个月去一次千族,天下珍宝尽数捧到眼前,放下姿态百般讨好,只是为了打动美人芳心,也未曾成功。

那时候,他天赋已经觉醒,得到了家族的重视,却不过十三岁的年纪,每天困在家族之内,和她何止相隔万里。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想尽办法打听关于她的一切,以安抚自己那颗躁动的心。

她是千族不世出的天才,她成了千族最年轻的六品炼药师,她又婉拒了亲事……

他每天疯狂的修炼,只是为了能够早点长大,变强,而后到她身边,好好的看看她。

就算什么都不做,也是好的。

只要能看到她。

然而他没有想到,竟会是那样的场景……

凤长悦静静听着,脑子里却只有那一副场景——

黑色的牢笼,诡异的图案,神秘的背景,她苍白的脸色,纤弱的身躯,以及看到她时,脸上惊喜而心疼的眼泪。

曾经那样骄傲的人,到底遭遇了什么,才会沦落到那样的境地?

见凤长悦沉默,但是眼中似有动容,看着她单薄的身影,杨溯却是心中忽然心疼。

她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才会撇下自己的孩子?当年她那样的实力,又怎么会突然就死了呢?

而眼前的少女,越是沉默,他便越是心酸。

然而却又庆幸,自己虽然颠沛流离,逃亡至此,却最终有幸,遇见了她。

他迟疑了片刻,终于还是开口问道:“你的……父亲,是一个怎样的人?”

这是他一直想问的问题。先前凤长悦对他有戒心,而且听闻她父母都去世了,他也不好问,然而现在,却忽然有种强烈的想要知道的*。

凤长悦神色淡淡:“不知道。”

杨溯一愣,这算是什么回答?怎么会……不知道?

他多么想要知道,那究竟是一个怎样的男人,才能得到她的芳心,并且让她甘愿放弃一切,随他远走高飞。

甚至最后遭遇千族举族讨伐,她也未曾后悔?

他从当年听说这件事,一直到现在,这么多年,一直都想要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才能让她做到如此?

地位,权势,财富,这些,那个男人,必定是比不上那些早早对她有心思的各家出色子弟的。

深情,怜爱,倾慕,这些,别的男人也未必比不上那个男人。

可是偏偏,她就选择了那样的一个人。

本以为凤长悦会知道一些,毕竟是自己的父亲,总归应当是有些了解的。但是却不想凤长悦竟是直接说“不知道”。

感觉到杨溯有些奇怪的眼神,凤长悦并不生气,平静道:“我小时候,他们便死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杨溯心中一突,继而一寒。

“对不起……”他忽然不知道说什么。

凤长悦摇摇头:“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她确信,母亲绝对没有死,但是究竟在哪里,她却一点都不知道。而现在她知道的太少,还是不宜先告诉别人。

至于父亲…。

她眸色微动,听杨溯讲了这么多,她已经可以轻易猜到当年娘亲究竟是怎样的天之骄子,但是无论怎样,她还是坚信,能让她做出那样的事情,父亲一定是有着自己的优势的。

杨溯微微叹了一口气。

若是可以,他真的想要看看,那个男人,究竟是怎样的存在。

凤长悦忽然看向他:“那他们遭到反对的理由是什么?”

杨溯深深的看了她一眼。

“说是……不配。”

岂止是不配,千族简直视那个男人如同眼中钉,认为他玷污了他们最高贵的菱花。

虽然她本人,那样执着的喜欢着那个男人。

凤长悦忽然冷笑一声:“爱情之中,本就没有配不配。”

她缓缓的摸了摸自己手上的黑色尾戒,唇瓣微弯,眼角眉梢则像初春带了几分料峭。

千万人说不配,她和他愿意,便无人可以阻拦。

无论前面多少艰难险阻,她都毫无畏惧。

万里之外。

九重宫阙。

他在等她。

杨溯被她容色所摄,竟是心头巨震,觉得此时她脸上的神色,竟是和当年,千筠站在高台之上,宣布和家族决裂的时候的神色那样神似。

他愣了愣,随即笑开,带着几分长辈的宠溺和宽和。

“真不愧是她的女儿……你们……真的很像。”

……

“君上,您二十岁的生辰在即,七部动乱暂歇,您身边也应当有人服侍……纳妃的事情,是要提上日程了啊…。”

“是啊!君上!早先您说要先平定七部之乱,才考虑纳妃之事,此时一切安定,您却迟迟没有动静。却不知是为何?”

“君上之事即是城中最重要之事!还望君上尽早纳妃!以安民心!”

广阔辉煌的大殿之上,一人高踞上首,气势尊贵无双。下面俯跪着上百群臣。

说完之后,整个大殿陷入一阵安静之中,尤其是最前面的长老团,都是有些焦急的等待着上面那位的表态。

“此事容后再议!”

略微低沉优雅的声音从上面落下,如同玉石相击,顿时一片死寂。

片刻之后,终于,最前面的一个长老站出来,高声道——

“君上!听闻君上在外期间,喜欢上一个外族女子,不知是真是假?”

整个大殿众人顿时陷入一片震惊!人们纷纷抬头看向那长老,却又迅速收回目光,但是心中已经开始打鼓。

轩辕夜凤眸微眯,却没有说话。

果然,那长老又继续道:“那女子相貌丑陋,天生废柴,实力微弱,不知是真是假?”

殿上的气氛更加僵冷。人人都恨不得将自己缩回去,但是却都支起耳朵想要听更多。

“最关键的是,君上似乎还有纳她为妃的意思,不知是真是假?”

最后这一问,终于是将众人轰炸震惊当场,纷纷呆立。

整个大殿,似乎结了冰,死寂。

那长老身份尊贵,才敢于这样当面质问。他满是白色胡须的脸上,眉头紧锁,毫无畏惧。虽然出于礼仪未曾抬头,但是语气却有些咄咄逼人。

终于,轩辕夜动了。

他缓缓坐直了身子,清隽如雪的容颜上,带着绝度的尊贵。声音轻轻落下,却让人生出自卑之感,只觉得应当立刻臣服在这样的人之下。

“前一个,是真,后两个,是假。”

众人眼睛一亮,这意思是……他不过是玩玩?但是即便如此,喜欢上那样一个女子,也有些…。

然而念头未散,却被接下来的话震在当场,几乎形神聚散!

“前一个,本君喜欢上一个外族少女,是真。后一个,她相貌绝美,天赋绝佳,实力强悍。最后一个,本君不是要纳她为妃,而是……要以后位相迎!”

不是要纳她为妃,而是要以后位相迎!

这句话,像是惊雷一般,将众人炸的几乎找不到北。

最前面的长老团都是满脸震惊,而开口质问的那个,更是迅速反应,露出了痛心疾首不可置信的表情。

“君、君上!您……她不配啊!”

轩辕夜眸光深邃,像是漩涡即将吞没一切:“本君喜欢,便没有配与不配。”

下面的人还想说什么,轩辕夜却神色淡淡,忽然勾唇一笑:“本君本来想等晚一些时候再说,但是既然你们问了,那本君今日便说个清楚——本君此生,唯她一人。待她带来,必定以后位相迎!”

------题外话------

领养榜已经发放,没有领到的小妖精可以考虑神火咳咳,以及其他人物等等,二月会不断完善哒么么哒!

推荐沧海里树的文文——《重生之不跟总裁老公离婚》

重生后的她,真的只是她吗?她真的只做莫氏总裁身后的小女人吗?

为何在她重生不久后,C市会突然崛起一颗璀璨的明星。大牌的广告女王Alexis与她拥有相同的样貌,除了那一头显眼的魅紫色卷发外。

Alexis冷睨众生,娟狂不已!一个娱乐圈新人为何如此狂大?她的后台是什么?

这一世,谁掌握了全局?谁是把所有人列入棋盘中的棋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