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88 他的感激

死寂。

“那还真是巧。”凤长悦放松了身体,而后脸上带上了几分笑容,“我这样一个来自穷乡僻壤的小人物,竟然能够和传闻中的千族圣女有所相似,还真是我的荣幸,不是吗?”

她眼角飞扬起几分调侃,显然并未放在心上。

杨溯盯着她的眼睛,而后微微叹气。

“太像了……这双眼睛……”

凤长悦气息微凛,笑意微敛。

杨溯却好像完全没有感觉到她的异常,只是看着那双湛黑如同黑色玉石的眼眸,眸光遥远,似乎想起了什么久远的事情,脸上流露出几分怀念。

“她也是有这样一双黑色的眼睛,明亮,干净,几乎敛尽了天下所有光景,让人无法忽略,只要看过一眼,就绝对不会忘记。”

他忽然一笑,似是感慨,带着些微的伤感。

“只是那双眼睛之中,带着温柔,像是秋水一般盈盈动人。我那时候虽然年纪尚小,但是看见的一瞬间,也只能用‘目如秋水’来形容她。而她本人,也很是温柔。和你…。倒是不同。”

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那时候他不过四五岁,很多记忆都已经不清晰了,唯有那双带着盈盈笑意的黑色眼睛,像是烙印一般,深深的刻在了他的心中,这么多年,未曾消退。

记忆中,他被父亲带着前往千族参加千族族会。那是一场极为盛大的庆典,因为传言千族出了一个绝世的天才,所以那一次的族会,是最为盛大的,邀请了许多的人,就连当时天赋尚未觉醒而常常遭受欺凌的他,也得到了最好的招待。见识到了那传闻中盛大无比的千族族会。

千族乃是炼药世家,历来都会由上天选定圣女,而后在族会之上进行血脉觉醒。

而他正是在那时候,见到了她。

他那时候才四岁,什么都是懵懂的,却偏偏记得,那数千人的族会之上,万花盛开,万丹漂浮的盛景,而那高台之上,那小小的女孩身着盛装,漂亮的像是小仙女,脸上总是带着盈盈的笑容,眼睛里似是有星光,站在金色的台上,将自己的手放在面前的黑色玉石之上。

短暂的寂静之后,那黑色的玉石陡然散发出耀眼的彩色光芒,而后他便看到无数人欢呼,而后对那少女恭敬行礼。

即使只有四岁,他却还是感受到了那深重的敬畏和崇敬。

而那些人弯腰行礼,都是冲着那个不过七岁的小女孩。

他见过很多次这样的场景,站在上首的人,无一不是带着傲然和强势的。

然而那小女孩却眨巴着一双水灵灵的眼睛,灿烂的笑着。他竟是看呆了。

而后,似乎是觉察到他呆愣的目光,她忽然转头,冲着他璀璨一笑。

身后是黑色玉石持续不断的彩色光芒,映衬着她一身白色华丽的裙装分外美丽,然而这一切,都不如她的笑容来的让人温暖动人。

那笑容,自此刻在他心上,不可磨灭。

事后,很多人都各自散去,他还是有些呆呆的,回想着那个笑容,竟是不知不觉的走到了一个僻静的角落。

随后,他便听到了一群孩子激动兴奋的讨论声。

“喂!你们知道方才那个站在上面的小女孩是谁吗?”一个男孩神秘兮兮的说道。

“是谁啊?”

“她是谁?好漂亮!”

“你知道什么?快说啊!”

一群孩子叽叽喳喳,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关于那个女孩的一切。

“哈!就知道你们不会知道!她可不是一般人!我刚才已经打听过了,那个女孩,就是千族这一辈的圣女!千——筠!”

千筠。

他呆在黑暗的角落里,听着这名字,在心中一遍遍的咀嚼,不过简单两个字,就已经心生无数欢喜。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只是听到了她的名字就这样高兴,然而脑海里却还是那少女在高台智商,宠他璀然一笑的模样。

然而他嘴角的笑容还未扬起,就听到那男孩满是骄傲的说道——

“你们可知道,她还有一个身份?就是——我的未——婚——妻!以后,她就要一直和我在一起了!你们谁都不能抢!以后你们想要见她,也要经过我的允许!知道了吗?”

未婚妻。

他不知道这词的意思,却知道那句“不能抢”是什么意思。

那个男孩儿洋洋得意,那话却让他十分难受。

接着便听到好几道惊诧的声音。

“怎么可能?你胡说八道!她什么时候是你的未婚妻了!”

“就是!你凭什么这么说!你好像也是第一次来这里啊!”

“她是我的!你们都不准抢!”

一群孩子瞬间争执了起来。

然而最先说话的男孩却抬高了声音:“哼!父亲已经说了,她以后一定会是我方家人!而我是方家少主,她自然是我的!”

似乎是不高兴这些人说的话,那男孩觉得自己受到了挑衅,随即故意道:“哈!我告诉你们,以后我会带她回去,让你们一辈子都不会再见到她!”

一辈子都见不到她……

他心中忽然像是燃起了一把火,瞬间将他少有的超乎年龄的沉稳燃烧殆尽,眼眶通红的冲了出去,一下子将那正洋洋得意的男孩儿撞倒在地。

那男孩儿没有注意,被他一把推倒。

而后他像是疯了一样,看着那男孩儿脸上惊恐的表情,一拳狠狠的砸下!

挨了一拳之后,那男孩儿终于回神,立刻尖声喊道:“来人啊!快来人啊!”

他话一出口,便立刻有红衣人出现,将他掀翻,而后一把摔在地上。

他浑身剧痛,却仍然咬牙瞪着那男孩儿。

那男孩儿被人扶起来,而后对上他的目光,眼神之中有了一瞬间的恐惧,随后就恼羞成怒,狠狠一挥手——

“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打我?今天非要让你知道,什么人是你招惹不得的!给我上!打死他!”

他虽然满心愤怒,却实实在在是没有什么力量的,怎么会是那些专门被派在方家小少主身边的仆人的对手?

那些人看起来也都是有十岁了,对付他一个四岁的孩子,自然是再轻松不过。

而周围的孩子,虽然各大家族的都有,但是都没有那男孩的身份尊贵,见此自然是不敢开口劝阻,只是远远的避开。

很快,他便浑身是伤,几乎昏厥。

他虽然出身不错,但是却因为没有天赋遭到众人的鄙夷。此时他被欺负,除了父亲,没有人会帮他。

但是他却不能给父亲惹上麻烦。

他隐约知道,这男孩的身份是招惹不得的。

可是那些话,他忍不了。

所以他还是冲了出来,任凭自己被打的遍体鳞伤。

有温热的液体顺着额头流下来,他几乎以为自己真的会被打死了。却在即将闭上眼睛的时候,听到了一道清脆的声音。

“你们在做什么?”

有人来。

那声音很好听,他想要看看是谁,却因为血液流进了眼睛里而看不清,眼前猩红一片,只能模糊看到一个身影。

他浑身一僵,已经认出来这是谁。

她身上还是那套白色的衣裙,只是此时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冷着小脸,看着有种特别的威严。

连先前那嚣张的男孩,在这样的气势下,都有些畏缩,声音小了许多,原本看到她时脸上的兴奋笑容也收敛了许多:“我、我只是想要教训教训他……他方才打了我!对!你看!他居然打了我!”

他指着自己肿着的半张脸,有些可怜兮兮的。

那女孩看了他一眼,果然脸上的表情柔和了一些:“原来是这样。那这丹药给你吧!我替他给你道歉!”

说着,她便拿出了一个小小的玉瓶,给了那男孩儿。

男孩儿一愣,一方面激动自己竟然得到了女孩儿的“礼物”,一方面又不爽她竟然帮着自己的敌人。

他脸色十分纠结:“……你为什么要帮他?”

周围的孩子也都满脸好奇的看着她。

她却扬起笑脸,带着几分高傲:“我愿意!这丹药,是我才炼制出来的,你要是不要,我就给他了!”

说着,就要收回手。

那男孩儿一惊,连忙去抢:“哎我要!我要!我不计较了还不成吗!?”

这可是她亲自炼制的丹药!

她这才有些不情愿的将丹药给了他:“那这个人我先带走了!毕竟这里是我千族的地方,惹了事儿,还是要我们来处理的。”

那男孩儿这才完全放了心,原来是要处置那人啊,这样就好!

“好!你把他带走吧!”

那女孩儿这才扭脸,走向他身边:“走吧!”

他呆愣着,勉力站起身来,跟在她身后离开。留下后面一群人讥笑的眼神。

他心情很是沮丧,看着身前那背影,一声清华,而他却浑身血污,实在是…。

他头垂的更低了,亦步亦趋的跟着,不知道等待自己的会是什么。

他不怕她的惩罚,却怕她失望责怪的眼神。

走到一个假山之后,前面的人却忽然停了下来,幸亏他反应快,连忙停住脚步,这才没有撞到她身上。

“喂!你叫什么名字?”

她脆生生的声音这么清晰,她的人就在身前。

他垂下头,有些自卑,不肯说出自己的名字。

若是她知道他不过是一个不受宠的人,会不会嫌弃他?

“你想要怎么惩罚我?”他低声道。

她却一愣,随即咯咯笑开道:“你不用怕!我不会伤害你的!方才那么说,只是为了摆脱那个家伙!”

他一愣,抬头,却见一片猩红之中,那少女脸上是带着几分恶作剧的笑容。

“他脾气不好,但是身份却不一般哦。只有这样才能不惊动其他人把你带走啊……”

他瞬间明了,心中感激,原来……她是为了救他才这样说的……只是,可惜了那瓶丹药……她说,是她刚刚炼制出来的呢…。

“……多谢…。多谢你…。只是那丹药……”他觉得自己不值得她这样做。

却见她忽然弯起眼睛,笑道:“哈哈,连你也被骗啦!其实那丹药,根本不是我炼制的!”

她早就不炼制那样低等级的丹药了好吗?

他愣住,眼中却只有她灿烂的笑容。

她递出一块手帕,还有一个玉瓶。

“你看你脸上都是血,快擦擦。要是给你家里人看到,肯定要担心你了!这丹药才是我炼制的,给你养伤吧!”

他想要去接,心中像是涌动着什么,却在看到自己脏兮兮的手的时候,收了回去:“不、不用…。”

他配不上……而且也不会有人心疼他…。

手上却忽然传来一阵温热的触感,却是她抓住了他的手,将东西塞到了他的手上,丝毫没有嫌弃。他看到,她的手腕上,有一只翩跹欲飞的蝴蝶。

“快拿着吧!我离开好一会儿了,要赶快回去啦!”

说完,她就真的转身离开了。

他抓着那柔软干净的手帕和触手温润的玉瓶,眼眶一热,却抓的更紧了。

看到那身影即将消失,他连忙喊道:“千筠!”

那女孩顿时停下脚步,回头看他,歪着头,眨了眨眼睛:“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他不知如何言语。

她却笑了:“今天……谢谢你!”

眸光温柔,盈盈动人。

他心头懵懂,不知言语。

从此,他的人生,遭遇困苦艰难,每当想起那盈盈笑容,都会觉得无限温暖,继而生出勇气。

也是之后,他回想起当年,才后知后觉,原来那一天,她什么都知道。知道他是为了她才冲了出去,所以才会那样维护他。

虽然那时候,他们是初见。

后来,他回到家族,天赋终于觉醒,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视,也时常想起她。

他一直想要快点长大,这样才能快点追上她的步伐。

但是,却不想在十四岁的时候,就听闻她为了一个男人,叛变家族。

他不顾劝阻,连忙赶去,却再一次在族会之上见到她,看到她再次站到那台上,比小时候漂亮了许多,只是素来温柔的眸子,此时却满是坚决。

她为了一个男人,放弃了自己的所有。

只有在提到那个男人的时候,她的眸光,才会像是记忆中的那样温柔。

可是那终于再也不属于他。

或许,从不属于他。

然后,他就亲眼看到……

…。

他让自己从回忆中抽离,看向对面的凤长悦。

这双黑色的眼睛,和那时候的她,是多么相像。

凤长悦看着杨溯,虽然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什么,但是大约也猜到了一些,却依旧面无表情。

“你想要说什么?”

杨溯却笑着摇头:“我并不想说什么,无论如何,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此时和你说,也没什么意思。”

这个少女,就是她和那个男人的孩子?

他之前并且看出来,毕竟这两者实在是难以联系到一起。

但是当她从沙漠之中回来,他想了一夜,她的胎记,她的神火,她是炼药师……

她虽然没有承认,他却已经认定。

像她一样优秀美丽,却冷冽了许多。一个不过十五岁的少女,只身来到这里,可以想见是过着怎样的人生。

想到这里,他忽然想到一个问题:“你的双亲…。现在如何?”

“死了。”

凤长悦声线冷冽。

杨溯一愣。

怪不得。怪不得她会一个人来到这里……

可是……

那样的人物,怎么会死了?

他想问,看到凤长悦的神色平静如水,想必是很久的事情了,当下竟是不敢再开口问。

“无论你信不信我,我对你母亲唯有感激。便是让我用一生来报答,我也是心甘情愿的。”杨溯将那残缺的地图往前推了推,“这便是我的承诺。”

这是他父亲留下的,若非因为猜到对方是千筠的女儿,而且看到她的确有能力,就算是有相救之恩,他也不会轻易交出。

眼前他拿出来,便是将自己的所有交付。

凤长悦看了眼那地图:“你就这么确信?”

其实她心中已经信了一半,他在怀念的时候,眼中的表情是骗不了人的。而且,他也确实没有任何理由骗她。

而且……这是她遇到的第一个对于母亲的身世有所了解,甚至见过母亲的人,她不得不抓住机会。

杨溯眼睛微亮,她这话,显然已经是在承认,千筠就是她的母亲。

杨溯眸光越发温和,那是长辈才会有的宽和的眼神。眼前的凤长悦,虽然几乎是一模一样的眼睛,但是还是有着极大的不同。

她的眼眸总是泛着冰冷的光芒,像是初冬的结了冰的湖面,冷冽沉凝,带着天生的尊贵之意,不敢随意攀附。

这样的一个女子,必定心志坚定,手段果决。

这一点,倒是和记忆中的那女子,在族会之上的决绝神似。

他那时候已经大了些,也已经受到了族中的重视,无论是好心还是假意,那些人都对他极尽奉承,然而他却始终只记得,那个曾经在他受到欺负的时候,站出来的笑意盈盈的女子。

“是的。我确信。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来这里,也不知她为何会早早去了,但是我愿意全力助你,达成所愿。也算是报答她曾经的恩情。”

凤长悦许久没有说话。和杨溯四目相对。

他很坦诚。

“好。”

……

当天,凤长悦便和杨溯,一同前往沙漠之中。

东方瑾等人虽然奇怪,却也不敢多问,只是看着那个少女再一次走进沙漠之中。

血夜刚过,剩下的半个月的时间应当都比较安全了。

也因为如此,他们大多是选择了独自行动。别看他们这些人算是生死与共,其实在沙漠之中,除了自己,终究还是没有其他人可以相信。若是因为一时糊涂,和别人结伴而行,只怕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所以,当看到凤长悦和杨溯一起走的时候,所有人都是有些奇怪。

但是想到这两人都不是一般人,而且毕竟是别人的事情不好插话,也都没有人劝阻。

见那两道身影一同消失在金黄的干燥沙漠之中,一行人都是忍不住嘀咕。

“这两个人,怎么就一起离开了?”有人疑惑。

“谁知道?呵,大概是联合了吧。”有人毫不关心。

“是吗?那我可真是好奇,下一次见到的,会是他们之中的哪一个呢?”有人冷笑,“可别为了什么不值当的东西,相互了断了吧?”

众人无声。

这话虽然难听,却是实话。

在这里的,都是冒着生死寻宝来的。若是没有找到也就算了,要是真的找到了,谁还顾得上别的?只怕先自己打起来了。

“……也不一定啊,这沙漠之中,可是从来没有来过少女啊…。啊!”有人言语暧昧,却忽然被狠狠的打了一巴掌,摔倒在地,满口是血。

他惊慌的抬头,却看到风三正缓缓抚摸着自己的琴,神态悠然却泛着冷意。

“出门在外的,最好管好自己的嘴巴,否则…。”

那人连忙求饶,风三却是不理,径自冷笑一声离开了。

熊五等人,也几乎是一个人一个方向的离开。

剩下的人心有余悸,短暂的休息之后,才终于离开,前往沙漠。

不管怎样,既然在这里,就是为了宝贝而来的!就得去找!

很快没了人。

许久,客栈门口,才出现了一道虚幻的人影。在沙漠逐渐热烈的阳光下,显得尤为虚晃。

唯有那双紫色的眼眸,闪耀着醉人的魅惑光芒。

“……真是有趣啊……果真是为了……呵……”

他忽然生出了几分兴味,不知道那少女,究竟会如何做了。

身影逐渐消失。

……

彼时,凤长悦和杨溯,正在一处沙丘之上,静默。

两人面前,四块残缺的地图。

杨溯有些感慨,不想她竟然能够收集到其余三块地图,要知道即使是他,也不过是因为父亲才有了这一块。

大陆广袤,这东西又实在是难以辨认,能够将这些东西全部集齐的人,必定是有大机缘的。

凤长悦将它们逐渐拼接起来。

四块地图完整无损的拼接到一起——

紫色的光芒,逐渐从里面渗透出来,逐渐将整个地图覆盖!

凤长悦心一动!

------题外话------

从明天起恢复早上九点的更新么么哒!另外领养榜单,会在今天晚上发布!小妖精们看清楚哟,全本订阅的正版妖精才能领养哟么么哒~其实还有很多没有领养的,你们真的不考虑一下吗嘛嘛嘛嘛嘛嘛嘛嘛嘛嘛嘛嘛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