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87 千族之秘!

凤长悦黛眉微挑,对他的话是一个字都不信。

这个少年身份尊贵,从相遇开始,就一直对她有着很奇怪的……意图。

他看着她的目光,带着几分热切,几分渴望,几分魅惑,猛的看去像是对她十分喜欢,但是她却明白,这绝对不是男人对女人的喜欢,更像是……对她身上的什么东西有所图。而且是十分渴望得到。

她看着他妖娆的面容,一头紫色飞扬,一双紫色的眸子湛湛生光,带着无言的诱惑。

她微微眯起眸子。

“可惜,你坏了我的事。我最讨厌没有眼色的人。”

说完,凤长悦便撇下惊愕在当场的沧月,独自离开。

她眉头微微蹙起,本来这一次,她是想要看看紫莲心焱究竟是在什么位置的。她手上有三张残缺的地图,却还是差了一块,正是那一块,导致她无法找到紫莲心焱的确定位置。其实那上面,并没有标注地理位置,她尝试了很多办法之后,才发现只有用神火灼烧,才能看到里面潜藏的真实地图。而恰恰,她缺失的,就是标志着紫莲心焱最准确位置的那张。

她之前猜测杨溯手中有最后一张,但是却并没有急着开口要,等将他身上的伤全部治好以后,倒也不迟。

今天她是想要来试探一番的,却不想还是低估了神火榜排行第三的紫莲心焱。她虽然能够感受到强烈的吸引力,可是却无法确定具体位置,像是半个沙漠都被它占据了。本来想要靠近些,甚至趁机钻进那些花瓣之下看看,却不想被沧月搅了。

她知道他绝对不是出于担心来救她,但是却不好具体说出来。也就算罢。

反正已经到了这里,不急于这一天。等之后找到机会,实力更强的时候来看,也未尝不可。

此时已经脱离了最危险的地带,她飞离开自然是不费任何力气,朝着客栈的方向而去。不过片刻时间,她的身影便远去,消失在漫天的血色里。

沧月看着,愣了好一会儿,才突然笑出来。

这一笑,却仿佛暗夜盛开的繁花,无声妖娆。

他还是第一次好心出手,却被人嫌弃了。呵。

他向下看去,那片暗紫色的阴影微微蠕动,似是花瓣在轻微摇晃。

他唇边的笑意加深。有趣。

一片花瓣忽然飞来,锋利的边缘似乎要割破他的肌肤,他却忽然伸出手,将那淡紫色的花瓣捏住,白皙如玉的手映衬着那灿烂柔美的花瓣,竟是增添了几分别样的妖娆。

被他拿住之后,那原本携带着几分锋利的花瓣,顿时变得柔软,轻轻的贴在他的指腹,像是寻常的花瓣一般温软。

他噙着几分笑容的看了下方一眼,眸色微深,随即将那花瓣随手抛出,而后转身离开。

……

血夜这一天,总是显得格外漫长。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漩涡才终于变得弱了一些,而那片几乎占据了整片天空的黄沙,也似乎终于平静下来,而天空之上的血色,也终于逐渐褪去。

只是仍然带着几分颜色,淡淡的红色看起来有几分血腥。

天边终于露出一抹鱼肚白。

东方瑾等人见了,都是长长吐出一口气,而后满身疲惫的颓然坐下,面上全是经历了一夜苦战的沧桑。一个个脸上都满是风沙,甚至还有着血迹,身上的衣服也已经凌乱的不行,但是却没有人去在意,看着天空之上的微微光芒,脸色微僵,眼神有些麻木,唯有剧烈起伏的胸膛,可以看出来他们还是活着的。

就这样寂寞无声的呆了好一会儿,一群人之中,才终于有人重重的叹了口气。

“……终于,活下来了…。”

这句话,自然是说给自己听的,也是说给还活着的几人听的。

听到这声音,神色都麻木的众人,眼神都是一动。

唯有他们知道,这句话究竟包含着怎样的心酸和艰苦。

但是没有人露出狂喜之色,在经历了一次次的煎熬之后,即使是能够活下来,他们也不会像是以前那样满脸兴奋的庆祝,几乎透支的身体连抬抬手指都困难。

抬眼看去,光线越发的亮了,目光所及的范围,也变得越发的广阔,甚至可以看到无垠的沙漠,起起伏伏,寂静无声。

金黄色的沙在逐渐变得耀眼的阳光下,闪耀着绝对的辉光,看着有些不真实。

若不是亲身经历,谁也不会知道,这样看起来广袤壮阔的沙漠,在前一夜,还是人间地狱。

此时的它,就像是披上了面纱的魔鬼,人们只能看到它温和平静的一面,却难以想象,当它再次爆发会是什么样子。

一行人都是狼狈不堪。

忽然,一声惊呼传来——

“赵大哥去那里了?”

话一出口,众人才猛然醒悟,连忙抬头看去,却发现真的找不到赵大哥了。

东方瑾的脸色微变,周明垂下了眼睛,铁峰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眼眶立刻充了血。

“赵大哥呢?!”

其实不用问,也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

在这里,忽然不见,又是刚刚经历过血夜……

无非是死在那里面了。

赵大哥算是他们之中,资格比较老的一个人了,没想到竟然会死在这一次。

其实,也没什么意外的。

铁峰等人都算是曾经承过他的情的,在血夜之中,谁也没有想到,一个不注意,竟然已是天人永隔。

看着那寂静无垠的沙漠,一群人都是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

对于东方瑾等人来说,纵然已经对死亡变得麻木,但是看到身旁的人控制不住的被卷走,最终成为漫天黄沙血色之中的一抹浅淡痕迹,终究还是有着几分兔死狐悲的悲伤。

东方瑾眼神有些呆的看着,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忽然眼神一变,勉力站起身,向远处看去,似乎在找寻着什么。

看到他这样子,其实众人也都猜到了一些,无非是在找寻那个少女。只是脸赵大哥都已经惨死,更何况一个纤弱少女?

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在那时候冲进去,但是无论怎样,她都是没有机会生还的了。

铁峰皱眉,劝道:“东方,别看了。”

难道还真的能看到不成?那少女偏偏选择在血夜冲进了沙漠深处,若是能活下来,那才是奇迹。

正在这时,房门忽然被踹开。

东方瑾等人瞬间回头,看向冲出来的杨溯等人。

其实他们极少见到杨溯等人,因为平时大家都是各自分散在沙漠之中的,唯有血夜即将到来的时候,才会来到这里。而这么久的时间,他们也早已经听闻长期霸占里面位置的五人是绝对不能招惹的,否则也是一个死。而且往往来到的时候,门已经关闭了,所以其实他们都未曾怎么见过。

此时猛的见到,都是有些呆愣。

但是杨溯几人根本没有将注意力放在他们身上,眼神从他们身上快速扫过,似乎在寻找什么人。

先前他们尝试了很久,也没有将门打开,而且这里毕竟是别人的地盘,他们最终还是没有做的很过分,在临近血夜即将过去的时候,才再次尝试。

果然这一次,没有过多久,门就成功破开。

一出来,几人就焦急的寻找着凤长悦的身影。

但是找了一圈,却没有看到那道纤细笔直的身影。

杨溯看向东方瑾:“她呢?”

东方瑾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是在问那个少女,虽然心中疑惑他们为什么会对她的行踪好奇,但是还是伸出手指,指向沙漠——

“她……还没回来。”

还没回来的意思是,她出去了很久了!

杨溯几人迅速理解了话中的深意,纷纷有些震惊的看向沙漠,那里一片金黄,此时天光大盛,看着起伏的沙丘竟是隐约有些耀眼,广阔辽远,却唯独没有任何人影。

熊五直接震惊大声道:“她竟然进去了沙漠深处?”

杨溯面色微沉,目光之中隐有担忧。

风三看了看杨溯,心中想着虽然之前已经想到她大胆,却也万万没有想到她竟然是直接进去了!

那样的情形,谁还能活着回来!

看见杨溯几人不说话,但是明显是在担忧的神色,旁边的人都是心中泛起了嘀咕。

虽然不是经常见到这几位,但是传闻中,都是心狠手辣的主。那少女挑战他们,不仅完好的出来了不说,更是之后进入了沙漠。而这几个,竟然还如此担忧?

这是怎么了?

不过虽然好奇,但是这些人都是人精,谁也没有闲得无聊去问究竟是发生了什么。只是心中对于凤长悦的思虑又多了一层。

能够做到这一步,想必是有着非凡的手段。

只可惜……人,恐怕是葬身沙漠了。

杨溯眉头紧锁,略微思忖便要抬脚,走向沙漠。

风三眼疾手快的想要拉他,却又猛然想到自己的身份,脸上挂上了几分笑容,似是调侃。

“哎,杨兄这是要去哪里?”

杨溯头也不回:“血夜已过,我进不进去,都是我的事。”

一行人默默看着。

熊五也一把将自己的盾牌亮出来,上面的裂缝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修好,瓮声瓮气道:“我也去了!别跟个娘儿们似的在这!畏畏缩缩没出息!”

说完,还瞪了风三一眼,而后大步走出。

风三:“……”

虽然是演戏,但是这家伙这话明显是公报私仇啊!

心中翻滚,但是面上,风三还是一派温和,一双眼睛似是含情:“啊,等等我!我也得进去!那小姑娘可是和我相谈甚欢呢!要是真在里面,好歹也得找到人不是。”

说着,他身形一闪,竟是抱着琴,就要走。

另外两人没说什么话,但是看样子,也是要进去找人。

东方瑾等人看的满头雾水——这是干什么?难道这五位大佬全都是要出去找那少女的?她究竟有什么能耐?

可是……

就连东方瑾,都知道即便是进去,找到的也肯定不过是一幅白骨了。

说不定,连骨头都不全。

“人都死的不能再死了,能找到什么?”忽然一声阴阳怪气的声音传来,似乎还带着几分诡异的笑意,“自己喜欢逞强,想要当英雄。仗着自己有点实力就上去,就算是死了,也不过是自找的!”

杨溯皱眉,回头看去,却是一个身形消瘦的男人,眼底阴鹜,语调也十分惹人厌恶。

尤其是,他说的话,真是令人想要将他的嘴缝上,永远都不能开口说话。

原本想要反驳的东方瑾,感觉到杨溯的目光,忽然收回了嘴边的话,看着周明,心中有丝快意。

自己找死的——不正是他!

这几位摆明了是要去找那少女的,无论是出于什么原因,可以看出来他们是绝对不想要她死的,现在他说这话,岂不是挑事儿?

周明说完也是立刻后悔了,感觉到那仿佛刀锋一般的目光,冷汗唰的一下下来了。心中暗恨自己怎么没有注意,将心里话全部说出来了。

他垂下头,脚步微微后退,似乎想要避开这几人的目光,装作那话不是自己说的。

就这样看了他一会儿,杨溯才冷冷的收回目光,声调微沉,却带着绝对的杀伐之意:“你最好祈祷她没事儿,否则……恐怕你等不到下一次血夜了。”

他神色素来温和,此时目光却是少见的锋利,像是淬了冰的刀,冰冷锋锐,让人相信他说得出,就绝对做得到。

说完,杨溯便转过身去,等着回来再好好收拾他。

周明腿一软,顿时颓然坐倒在地。

有人笑出声来,又迅速掩去声音,但是周明的脸上,仍然是青红一片,看着难看之极。

然而杨溯刚刚转身,就愣在了原地。

而与此同时,其他人也都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纷纷愣在当场,呆呆的看着。

所有人的目光之中,都映出了一道纤细的身影。

她逆着光,周身似乎有淡淡辉光,让她看起来有些不真实,但是那逐渐走进的身影,却是实实在在出现的。

她从起伏的沙丘之中,从遥远的沙漠之中,缓步走来。

一步步,都似乎在实地之上,稳健平实。

一身黑衣微微凌乱,风吹来,扬起她的黑发,有一缕挡在她的脸上,却挡不住那熠熠生辉的湛黑的眸子,那眼睛,却比这阳光,更加耀眼。

她周身似是有一层看不见的气场,即使是独身一人从沙漠之中走来,却仍然强大无匹,淡定沉凝,似乎没有什么事,能够让她慌乱了神情,错乱了脚步。

那是绝对的自信。是基于自己实力的强大心理才会有的气场。

所有人都移不开眼睛,觉得此情此景,着实可以算得上此生所见为数不多的奇迹。

她的步伐看起来很缓慢,但是速度却很快,不过是一会儿工夫,便已经出现在众人的身前。

像是昨天初见的那样,她的神情,模样,没有丝毫的变化。甚至连一丝的疲惫,都几乎没有。

众人静默。

是谁说她死定了的!是谁说她绝对会葬身沙漠的!是谁说血夜之下,绝无生还的!

眼前这少女,活生生的站在这里,又怎么解释!

凤长悦在一行人震惊的眼神之中,径自走了回去。

等她走进,风三终于没有忍住,开口问道:“你……你回来了?”

这是废话。

不仅回来了,还是完好无损的回来了。她分明是去往沙漠深处,在最危险的地带,却比他们还要整洁,比他们看着还要轻松。

熊五一双铜铃般的眼睛睁的大大的,除了最开始的震惊之后,迅速转化为崇拜。

她竟然真的成功出来了!

果然不愧是能够治好大哥的人物!

凤长悦看了风三一眼:“不回来,难道在里面吃沙子吗?”

风三:“…。”

杨溯看着她,眼中闪过几分微不可查的欣慰。

终究是没有出事。虽然不知道她究竟是怎么做到的,但是终究还是好事。

“回来就好。”

杨溯笑道。

凤长悦回头,看了他一眼。

他脸上,依旧是初见时的温和笑容,此时看上去,多了几分关怀,像是长辈对待后辈一般,带着几分熨帖的温度。

凤长悦回来的时候,已经看到他在最前面,正要朝着沙漠之中走去,怎会不知道他的想法?心头微暖,她红唇微微弯起,露出一丝诚挚的笑容:“嗯。”

凤长悦转身,走回屋子。

杨溯等人也随后跟上。

只留下一众人等在原地风中凌乱——这到底是怎么了!?

走进屋子之后,凤长悦就直接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闭上眼睛。

无人知晓她在回来的路上,已经用赤心之炎治疗过,否则那样的攻击之下,她再厉害也不过是三星灵皇,如何能完全不受伤?

这一路上,多靠了赤心之炎,才让她的起色看起来稍微好了点。

杨溯随后进来,安静的坐在了她身前。

两人静默许久。

终于,杨溯微微叹气:“虽然不知道你的身份,但是既然你这班坚持,想必也有着自己的理由。我既承受你的恩泽,自然能帮就帮。”

说着,他从手上的戒指里,取出了一片残缺的地图,大约巴掌大小,却保存的很好,可见用心至极。

他抬头,看向闭着眼睛的凤长悦,看着她左边脸颊上的淡淡暗紫色胎记,眸中光芒微闪。

“这地图,便是我当年死遁之时,从家父手中得到的。听闻是关于神火的,但我研究多年,尝试多种办法,也只不过看出那上面的指示,是荆棘沙漠。至于更深的,我确实不知了。但愿这东西,能够对你有用处。”

凤长悦缓缓睁开眼睛,一霎间,杨溯觉得自己的心思,似乎被看透了彻底。

他毫无畏惧,眸光温和。

“只是,我想要请教一个问题。”

凤长悦淡淡开口:“说。”

杨溯顿了顿,目光再次移向她左边脸颊上的淡淡痕迹,神色有些莫名。

“不知你可知道……千族?”

凤长悦身体微微坐直,缓缓抬眼看他。

“我虽然已经死遁离开家族多年,但却还是知道千族的一些事情。听闻,多年前,千族圣女千筠,莫名失踪。有传闻她是和一个族外的男人相恋,背叛家族,由于她是千族千年一遇的天才,所以她的背叛惹怒了千族,最终遭受全族强者全力追杀。而后她便在千族的族会之上,当众宣布和千族再无关系,并且发誓死生不归。因为千族每一代只会有一位圣女,她离开之后,千族圣女之位,便一直空缺,直到现在。”

凤长悦声音冷冽:“那和我有什么关系?”

杨溯看着她,目光坦诚而直接。

“传闻,千族圣女是由苍天选定,每一代只要有一个出现,便绝对不会出现第二个。而被选中的圣女,天生便有封印在身,天赋绝佳。而千筠,正是在手腕之上,有一块蝴蝶般的封印。不巧,我小时候,曾经有幸见过她一次。而她封印的颜色……倒似乎,和你这脸上的胎记,有些相似。”

“你说,巧不巧?”

他声线醇和,温雅平静。

空气却陡然冰封!

------题外话------

今天开放领养榜之后,十分忧桑的发现,小悦悦没人要啊!就连阿夜都是排在后面才被领走的!来来来你们说说,你们到底是咋想的?小白卡西尔小羽子各领风骚,呵呵呵呵你们口味这么重怎么不早说啊喂!憋理我我想静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