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86 诱惑

越是向里面飞去,就越是能感受到那炽热的温度。若是其他人,必定以为是沙漠本身的温度,而凤长悦却能够感受到,那从沙漠最深处传来的几乎价格灵魂吞噬的高温。

她几乎可以肯定,紫莲心焱就在这里面!

荆棘沙漠被叫做死亡沙漠,只怕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就是因为紫莲心焱。

只是似乎很多人并不知道。即使是杨溯等人,也不过是因为曾经得到过关于荆棘沙漠之中有神火的一点消息,才最终逃离到这里,并且坚守了十多年。可是实际上,连他们都不知道,在这里的,究竟是什么神火。甚至在这里这多年,他们都依然没有什么头绪。

若非手中有着三张残缺的地图,只怕她也不知道,在这样的地方,竟然有着紫莲心焱的存在。

随着她的靠近,那片紫红色的阴影越发的浓重,她极目看去,却什么都看不清,眼睛似乎被一块紫红色的布笼罩,只能感受到那片诡异的色彩,却什么都感受不到。甚至连那紫红色究竟是什么东西,她都无法看清。

而且越是靠近里面,遭受到的阻力就越大,她周身的骨头几乎都要被碾碎了。尽管有着灵力铠甲护体,在这样的强悍的存在面前,却是分毫作用也没有。

若是有用,也轮不到她来了,说不定早就被别的强者或者势力取走了。

她蹙眉,而后猛的向上飞去。

飞到了一定的高度,她才勉力向下看去,这一看,却是难掩震惊——

那片紫红色的阴影,此时竟是在微微的蠕动!

因为实在是太过庞大,所以在近处看的时候,根本无法觉察,而且即使是在客栈的位置,也看不出来,因为它似乎是在内外的收缩,扩张!像是呼吸一般,十分规律的向内,向外微微蠕动!

只是因为她在比较高的位置,才能稍微看出一点苗头,否则,在沙漠之中,是无论如何都看不到这场景的。

她心中迅速闪过几个年头,似乎有光一闪而过,却还是没有抓住。似乎缺少什么东西,将这些串起来。

小白在魔兽空间里面,却是十分的兴奋:“主人,那就是紫莲心焱!”

小白对于神火,向来有着十分敏感的感应力,它说是,那就是!

凤长悦心中,其实也早已确定,听了小白的呼喊,倒也没有十分震惊,只是眉头却愈发紧皱。

即使知道这是紫莲心焱,她现在在它面前,也根本无力可施。

她太弱了。

她无比清晰的知道,在面对这样的存在的时候,她的那些所谓底牌,什么都算不上。

她唯一可以一拼的,就是这条命!

她浮在半空,那片巨大的暗紫色阴影,几乎将她笼罩。

她背后的天空已经血色弥漫,衬得她容颜上也似乎沾染了几分凄艳。

然而很快她就发现,随着那一大片暗紫色的呼吸蠕动,她身体之内的灵力,竟是在飞速的消耗!仿佛有什么东西,直接将那些灵力全部吞噬了一般!

一股凉意,瞬间袭上她的后背!惊出一身冷汗!

她豁然死死地看向那片暗紫色,却愕然发现,自己的灵力流失的更快了!

她心中一惊,立刻后退!

然而来的容易,想走,却是没有那么简单。

似乎是觉察到了她的意图,那暗紫色的蠕动突然幅度大了点。

一股汹涌的吸力,瞬间从里面传来!

她瞬间觉得自己似乎陷入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巨大的吸力从下面传来,而且伴随着难以忍受的炽热,几乎将她整个人都完全拽下去!

她立刻翻手取出射天弓以及射天箭,身上因为巨大的压力已经开始渗出血来,但是她的神色却没有丝毫痛楚,一双湛黑的眸子像是冰霜一般死死的盯着那片暗紫色,紫色的长弓被拉满,随即就要射出!

然而从下面的暗紫色之中,突然飞上了无数花瓣!

那些花瓣都是浅浅的紫色,唯有中间有一线血红,看着诡异至极。

然而还来不及反应,那些花瓣就已经像是海浪一般,将她包围!

她的身影,顿时淹没在一片紫红之中!

远远看着的众人,见此都是一愣。

他们在这里这么久,倒是从来没有见过这场景…。那漫天飞舞的花瓣,本应当是极美的,但是在漫天的血色映衬以及还未消退的无数风沙的漩涡之中,倒是带上了几分凄艳,甚至诡异。仅仅是这样看着,便让人觉得心头发凉。

一时之间,众人都是有些愣愣,看着那道被淹没的身影,下意识的想要逃窜。

纵然之前没有见过这样的场景,今天看见了,也可以猜到她是面临生死了!

但是他们连自保都困难,又怎能去救她?

此时夜已经完全降临,那漫天弥漫的血红,像是以往的每一次那样,充斥着凄厉的喊叫和绝望。

那是他们在这里呆久了,才能听到的声音。

一开始的时候,他们以为那是风声,直到后来,一堆堆的白骨出现在眼前,他们才直到,血夜当天,那凄厉的风声,到底是什么。

而今天,难道又要多一个人了吗?

没有人对凤长悦抱有生还的期望。

门忽然发出撞击声。

有几人慌乱中回头看去,却不知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以往血夜到来,里面都会是十分安静的。

然而今天…。

屋内,熊五又是狠狠一掌拍出,打在门上,破旧的房门发出声响,却仍然纹丝不动。

他有些懊恼的回头:“大哥,门打不开。”

打不开才是正常的,否则怎么可能这么多年都可以成为荆棘沙漠之中最安全的地方。

杨溯的眉头紧紧的皱起,看着那紧闭的房门,眼中变幻莫测。

其实他们都是知道的。

血夜到来的那一天,这里会变得无比安全,当然也会变得无比牢固。甚至连门都无法打开。若是以前,他们自然是十分高兴的,这意味着他们又可以看到第二天的阳光。

可是现在,他们却无比烦闷——因为凤长悦还在外面。

听着外面的声音,知道此事血夜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即使看不到,也可以猜测到此时外面究竟是怎样的危险。

外面忽然传来一声惊呼,杨溯的眉头皱的更紧。

风三在一旁看着,脸上的笑容也已经消失:“大哥,您放心吧。她不是说了,她来这的目的,就是血夜吗?既然这样说了,就证明她是有信心的。您况且她已经出去了,您再做什么也来不及了啊。还是别担心了。”

风三这样说着,便想起那少女灼灼的目光,和虽然清淡却坚定的话——

“我来,就是为了血夜。”

那样的神态,那样的语气,怎么会是没有任何准备而来的呢?

“是啊,大哥。您也说了,她身上真的有神火,既然如此,应当是有把握的吧?”

熊五挠挠头:“大哥,不是我说您。那女人的实力真不是盖得。您瞎担心什么?反正我是服气,而且我觉得,她肯定能回来!”

熊五性格豪放粗糙,在见识过凤长悦的实力,以及知道地方治好了自家大哥的伤之后,熊五就已经将之前的恩怨放在了脑后,对凤长悦只剩下了满心的佩服和感激。甚至有点盲目的崇拜。

他们消耗了这么多年,徘徊生死,只为了能够治好大哥的伤,却被对方一个照面解决了,在熊五眼中,凤长悦已经是神一样的存在了。

杨溯没有理会熊五,只是看了风三一眼,声音微沉:“就算如此,你们觉得,一个三星灵皇,可以在里面生还吗?”

凤长悦再厉害,再有神火傍身,也改变不了她只是一个三星灵皇的事实!

几人默然。

杨溯本身晋级灵宗多年,即便重伤多年未愈,实力也还是有的,连他都没有把握的事,凤长悦真的可以吗?

杨溯说完,又看向了门,眉头紧锁,掌间微微有光闪烁。

风三见此连忙道:“大哥,就算是能出去,你也不能出去。你的身体才刚刚好了一些,正是需要休养的时候,连她都说不准你动用灵力,您难道要让她的辛苦白费吗?”

杨溯果然犹豫了。

他倒不是怕死,而是因为确实现在的自己,周身实在是虚弱,风三几人看不出来,他自己却是清楚的。

但是他心中,又着实担心。

“你们担心什么,那女人,命大得很。”

沧月不知什么时候又出来了,看着他们似乎有些可笑,薄唇微挑:“再说,是她自己要去的,就算是死了,不也很正常。谁也怨不得。”

杨溯几人看着他,都是不语。

方才他还对凤长悦十分有兴趣的模样,转眼便说出这样的话,眼角眉梢都带着几分看好戏的薄凉,似乎根本没有将凤长悦放在心上。

杨溯几人都明白这是个阴晴不定的主,也就没有搭话。

不过,若是他肯出手……杨溯忍不住看了他一眼,按着他莫测的实力,只怕还真有希望将凤长悦带回来。

还不等他收回目光,沧月便转眸,一双紫眸闪烁着格外冰冷的光,不过转瞬即逝,又恢复了原本的懒散模样。

“不要妄图揣测我的心意,否则,你们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呢。”

声音很轻,然而每一个字落下,都像是在几人心中压下了巨石,一层层的重叠而来。

等他一句话说完,几人周身便像是承受了巨大的压力一般,浑身剧痛,几乎连灵力都无法施展。

几人咬牙撑着。

沧月满意的看着几人隐忍的神色,心中的烦躁之意终于消散了些,施施然离开了。

“我说了,那女人,命大的很。”

眨眼间人已经消失,唯有带着几分邪魅的声音,似乎还缠绕耳边。

几人看着空空荡荡的房间,都是静默不语。

……

凤长悦被无数的花瓣包围,却越发的警惕。

那些花瓣看似柔软无害,实际上怎么可能?

她的身边已经成了一片花瓣的海洋,但是只有她知道,此时她的处境究竟有多么困难——

那些花瓣的边缘十分锋利,她甚至可以感受到那仿佛割裂肌肤的疼痛感,若不是灵力铠甲还稍微有些用处,加上她本身*力量强悍,只怕此时已经被搅成了肉酱。

但是即便如此,她身上,仍然因为巨大的压力而不断崩裂,流出血来。

而且,她很快发现,那些花瓣迅速聚集起来之后,竟是产生了巨大的黏力!

像是陷入了一片沼泽之中一样,她周身的能量似乎都在凝固,她的动作也变得迟缓,虽然只是一点点的影响,但是她已经意识到了其中厉害!当下就迅速挥出一道灵力,朝着四周斩去!想要开辟一条道路迅速离开。

但是……

花瓣实在是太多了!而且这场景实在是太诡异了!

她刚刚挥出一道灵力,开辟一道空地,还来不及出去,周围的花瓣便迅速涌了上来,变得更加拥挤,而且那灵力,就像是打在了棉花上,被迅速吸收了一般,悄无声息。

隐隐的,她感觉到那粘稠的力量似乎在将她往下拉!

那下面的一片暗紫色,像是巨兽一般,匍匐在沙漠之中,张开了血盆大口只等着将她拉下来,拆分入肚!

那些花瓣越发的多了。

她的身体控制不住的往下滑去!

一双微凉的手忽然从身后伸了过来,握住了她的手。

她豁然一惊,却是不知道这人是什么时候跟了上来,双手微动立刻就要回击,却还是被牢牢抓住,而后她便感觉身体往上升起,似乎是被那人拉着往上去了。

“都到了这境地了,还死撑呢?”

那带着几分邪魅的声音,她记得。

沧月。

凤长悦眉头一皱,当即就又要甩开他。

沧月挑眉,抓的更紧了:“你这女人,怎么这么不知好歹。我好不容易破例救人,竟然还碰上个不领情的。”

不知道沙漠之中,有多少人想要让他帮忙出手相救。可惜他从来都是懒得搭理。好不容易觉得这女人还有点乐趣,想着在这里继续下去,她必死无疑,才好心出手,竟然还不高兴了。

凤长悦想要挣脱,在这花瓣之中,却受到极大的限制,而沧月却显得轻松许多,带着她不过片刻时间,便离开了那片花瓣的海洋,也离开了那片暗紫色的区域。

刚一离开,沧月就勾唇一笑,松开了凤长悦的手。

此时他们刚刚离开,有一些力量还会波及到这里,虽然不致命,却还是有些难以对付。他倒是想要看看,这女人有什么手段……

他噙着几分妖娆的笑意回头:“想要我帮忙,就求我……”

剩下的话,在看到眼前的一幕的时候,全部咽了回去。

只见凤长悦背对着他,面对着那最后跟来的一大波花瓣,利落出手!

她有些消瘦,但是脊背挺直,即使只是看着她的背影,也可以想象到这究竟是一个怎样坚韧的少女。

她的身前,就是大陆之上无数人闻之丧胆的荆棘沙漠最危险的地方,他们所在的地方,甚至还并未完全脱离危险,那诡异的花瓣袭来,朝着她涌来,而她却纹丝不动,不但没有逃避,反而干脆出击!

然而这不是沧月震惊的原因。

他真正惊愕的,是凤长悦那一出手,竟是挥出了一道金色的灵力!

不!那不是灵力!

是火焰!

周围的温度甚至一下子都提升了起来!要知道这里接近沙漠之中最炽热的地方,她却还能引起这样的动静,可以想见那火焰究竟是什么样的高温!

沧月如同琉璃一般的紫色眼眸之中,映出那一簇耀眼的金色光芒,也掩去了他眼底的深沉如海。

他的脸色忽然变得有些冷,眸子中却又有些兴奋,十分矛盾。

随后,他看向凤长悦。

凤长悦一把火将身前的花瓣烧尽,连灰都没剩下,而后也转过身,看向沧月。

在这里,她不惧任何人知道天堂火的事情。

二人四目相对。

天色猩红,她身后火焰剧烈的燃烧着,趁着她容颜清丽无双,却又带着无可匹敌的凛冽杀意。

这样的人……

沧月忽然舔了舔唇,润泽光亮,十分诱人。

他声音低沉,却带着诱惑。

“我好像,真的喜欢上你了呢。”

------题外话------

明天争取万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