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85 我为它而来

凤长悦黛眉微扬,上下打量了他一圈,声音清淡,尾音微扬,似是带着几分疑问:“小朋友,你毛长齐了吗?”看起来不过才十四五岁的年纪,甚至身材还带着几分少年的单薄,虽然容颜妖娆,几乎看不见属于少年的青涩,但是——小孩子,终究是小孩子。

这话一出口,现场有了一瞬间的死寂。

风三几人都是满眼震惊的看着凤长悦,似乎没有想到她一个纤纤少女,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虽然她的确实力很强,不是一般的少女可比,可是这也未免太剽悍了吧!他们不过是十多年没有出去过了,难道这世道已经变了?外面的少女已经变得如此厉害?

杨溯平淡温和的眼眸之中,也是染上了几分惊异,想了想,竟是忽然有点想笑。

虽然她并不了解其中的某些事情,但是这话……确实……犀利。

几人都是背对着或者侧对着那紫发紫眸的少年,唯有凤长悦和他正面相对,也因此清楚的看到了那少年脸上的神色。

大概是没有想到凤长悦竟然会直接说出这样一句话,便是那少年,都有些反应不过来的愣怔了。

随即他迅速反映过来,脸上却并没有露出怒容,反而忽然勾唇一笑:“这种事情……你自己看看,不就好了?”

众人:“……”

凤长悦没有如同几人想象中的那样露出羞涩或者愤慨之色,毕竟再豪放的女子,在这样的事情上,怎么说都是吃亏的。但是凤长悦却只是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我对你,没兴趣。”她语气淡淡,却让人清晰的听出她话中的决绝——她说她没兴趣,那就是没兴趣。

那少年脸上的笑意微敛,但是眸中却若隐若现的浮现了几分炽热,似乎根本没有把她的话放在心上。

他耸了耸肩,似是有点无奈,却又带了点恶趣味,声线魅惑,一双紫色的眸子如同最瑰丽的水晶,带着让人沉沦的光泽:“没关系,我对你有兴趣就行。”

凤长悦不甚在意。

杨溯几人却是都心生担忧。看着凤长悦脸上并不在乎的神色,有些不安。

她是第一天来这里,纵然她有手段,知道他们的身份,却并不意味着她什么都知道。

起码这少年,她看起来是什么都不知道。

杨溯向来温和平淡的脸上,浮现淡淡忧虑,却不知道凤长悦对于几人的情绪变化明白的很,也已经猜到这少年的身份。

不过,她不是很在意就是了。

那少年走近,这房屋破落,却分毫不掩他周身尊贵,妖娆气息。

“沧月。”他开口,带着几分魅惑,“记住我的名字。”

杨溯几人又是一惊,差点没忍住回头看他,忍了忍才忍住冲动,只是眼中仍然有着几分不可置信。

这少年竟然主动说出了他的名字?

他们在这里这么久,除了中间偶尔见过他几次,听过他几次懒散的警告,再也没有听他说过其他的话,更不知道他的名字。

而今天,他居然主动告知?

凤长悦却是不知这意味着什么,依旧无动于衷。

这个少年不简单,能减少接触就减少。

他虽然没有说,但是从杨溯几人的反应之中也可以看出来,他就是这里的老板了。只是没有想到会是一个少年,但是这惊讶也只是持续了片刻,对她而言,是什么人都无所谓,也并没有关系。

她本来就是冲着杨溯几人来的。

至于这神秘的少年……她本能的不想有所牵扯。

她虽然不惧,但是却也不喜麻烦。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不是什么良善之辈,身上的秘密更有可能比她还多。

荆棘沙漠千年来一直都被奉为死亡沙漠,传言中只要进来,就绝对出不去,而曾经也确实有不少强者不信这个邪,仗着自己实力强悍就进来,想要一探究竟。可是终究那些人都再也没有回去。

无论是不是死了,对于外面的人来说,已经和死亡没有什么差别。

而这个少年,竟然可以在这里建造一个客栈,并且将这里变成沙漠之中最安全的地方,自然是有着自己的秘密。她方才也早就注意到,这房间看起来破落不堪,看着就像下一刻就会坍塌,但是却在遭受了强大的能量波及之后,仍然没有丝毫破损。甚至连裂纹都没有。

这本身就很能说明问题。

她那样说,自然不是看不起这个少年,更加不会幼稚的以为他真的如同表面看起来那般年纪。能够做到这些,并且能够让杨溯这样身份的人都有所忌惮,谁知道他有什么手段。

看到凤长悦有些意兴阑珊的样子,沧月紫眸微闪,却是没有生气。

“既然你赢了,那这个地方,自然是要给你腾出来的……”沧月扭头看了几人一眼,嘴角含笑,“只是看样子,你不担心这个问题。”她都给了这些人这么大的恩情了,一个位置,自然是再简单不过。而且说不定,这几个人愿意将所有的位置都留给她呢。

真是个聪明的女人。

然对于这一点,杨溯几人也却是没有异议,看向凤长悦:“是的。血夜就要来了,最好还是呆在这里面。等血夜过去了再说。”

话音刚落,外面就忽然传来呼啸的风声!即使是听着那风声,都让人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量,即将袭来!让人无处可逃!

有风沙被狂暴的风携裹着冲击到门板上,房顶上,发出巨大的声响。甚至在里面都可以看到那木板在隐隐颤动,先前凤长悦和几人交手,几波能量冲击都没有撼动分毫,可以想象那力量是多大。

凤长悦豁然回首,眼眸微微眯起,似乎要透过紧闭的房门看到外面的场景。

隐约有惊呼声传来,还有痛苦的压抑的低吼,可以想见外面的人,究竟在经历着怎样的危险。

屋内的几人脸上都没有什么表情。

这已经是见惯了的事情,他们已经不会怜悯或者同情这些人。

只是以往,他们都是在屋子里呆着,这一次,却是要出去了。

不过杨溯几人虽然警惕,却并不害怕。毕竟他们也不是第一次出来面对血夜。

“走吧。”杨溯一声令下,其他几人都是跟了上去,竟是都要出去。

凤长悦忽然扭头,上下看了他们一眼:“你们呆在这里。”

几人一愣,以为是凤长悦要风三他们几个呆着,毕竟输了的是杨溯。

“凤、凤小姐,你虽然只是赢了我们大哥,但是对于我们来讲,你已经是赢了我们所有人。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们的关系,那么我们一起出去,也是应该的。”风三此时脸上依然是带着几分笑容,却比刚开始见到的时候少了几分暧昧,多了几分敬重。

熊五的大嗓门当即也开吼:“是啊!我们和大哥是一体的!大哥在,我们就在!大哥出去,我们自然也出去!”

他们本就是大哥的人,自然是同进退!

杨溯却是微微皱了眉。其实他也不愿意让他们几个出去,毕竟太过危险。可是……

凤长悦懒懒的挥挥手:“你们都在这里带着吧。杨溯,你的身体才刚刚好了点,此时不能动用灵力,自己出去不是找死么?其他几个,你们在这里好好的看着他就行。”她可不想花费了大半力气,救活了杨溯,却最终因为一时的意气而死了。那她可是得不偿失了。

听了她的话,几人都是一惊:“这……”

这不合适啊!毕竟她确实已经赢了,怎么能…。

沧月的神色也变得有些莫名:“你这是在挑战我的规矩?”

这是他的地盘,规矩都是他定的。其实最后一条,也不过是因为无聊,才加上去的。看着那些人因为一个位置,就争得你死我活的,确实挺有趣。人类的贪婪卑鄙自私在那时候体现的淋漓尽致。

后来,杨溯几人先后到来,直到最后直接霸占了这里的位置,他自然是知道里面的弯弯道道,虽然有点生气,但是却也并且加以惩罚。只不过挑战的人少了点而已。于他其实没有什么影响。

可是却从来没有人敢当面这样做。

凤长悦看着他,摇了摇头:“我出去就好。”

反正这里终究是只有五个人的位置,虽然规矩写了可以通过挑战来进去,却没有说赢了不可以出去啊?

她自己放弃,倒也不算是什么大问题。

沧月一愣。

这…。好像也没什么不对,可是为什么他还是觉得有点不对劲?

他看着凤长悦,她脸上神色淡淡,似乎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在说什么。她知道自己这话,意味着什么吗?有多少人拼了命的想要留下来,可是却都赔上了自己的性命。她倒好,赢了,反而自己要出去?

活的不耐烦了?

不仅沧月这样想,杨溯几人,每个人都是这样想的,看着凤长悦,匪夷所思。

他们实在是搞不懂她到底想要做什么。如果她是想要去外面,那么何必进来挑战他们几个?如果她想要在这里求得安全,何必自己出去找死?

外面的声响越发的剧烈,光线也越发的昏黄,不过片刻时间,就已经变得暗沉了许多,有些看不清她的面容,唯有一双眼睛晶亮,如同暗夜星辰,闪烁着动人的光泽。

“不行。”杨溯率先反对,“你不知道血夜是怎样的存在,我们都知道你实力不错,可是…。出去,也绝对面临生死危机。”

杨溯的语气十分严肃。

血夜的危险,绝对不是她可以想象到的。

凤长悦却忽然微微笑了起来:“不必担心。我本来就是冲着血夜而来的。”

……

而此时,外面的人正面临着绝对的考验。

不过是眨眼的时间,整片天空都已经被血色染红,夕阳几乎已经完全落下,视线昏暗,虽然看不清远处沙漠的情形,但是近处的还是可以看见的。

漫天的风沙接连而起,形成了一道道的漩涡,疯狂而起,在起伏的沙漠之上来回徘徊,似乎是从沙漠深处而来,眨眼便到了眼前。

风沙扑在脸上,生疼。

东方瑾等人已经召唤了灵力铠甲,却还是抵挡不住,那疼痛的感觉几乎透过铠甲传到身体深处,而且还带着一股子的难掩的炽热。几乎灼烧的人无法忍受。

周明狠狠挥出一道灵力,在身前又布下了一层结界,只是刚刚形成,就开始剧烈的颤抖,几乎随时都会碎裂一般。

他看了一眼东方瑾的结界,却是比他的好上许多,当下心中暗恨,若不是因为他的灵宝在防御之上占优势,又怎么能活到现在!

心中暗骂几句,却又是一道强劲的风沙吹来,其中挟带着的力量轰击到了他的结界之上,顿时出现了几道裂缝。

他心中一惊,却是再也没有时间和精力来顾忌他人,径自咬牙,死命扛着。其他人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吱呀——”

一道轻微却清晰的开门声顿时像是惊雷般炸响在十几人的耳中。

只是此时众人都忙着应付那越来越剧烈的风沙,虽然注意到了这声音,却是没有人回头。

但是想也知道是出来结果了。

东方瑾狠命抗住迎面一击,感觉到身体里面的灵力在飞速消耗,听到那声音,下意识的担忧了一下——该不会是那少女……

然而下一刻,一抹黑色忽然出现在了他的眼角。

他下意识的扭头看了一眼,顿时惊骇的差点灵力乱窜。

她,她怎么出来了?不、不对,是她怎么安全无虞的出来了?

虽然只是匆匆一瞥,但是他可以确认,那少女身上,是没有受伤的!

可是若是她赢了,怎么出来的还是她?若是她输了,怎么会毫发无损?

而且她进去的时候,分明双方已经开打了!他们是不可能和平谈判的啊!

东方瑾只是晃神了一瞬,便慌忙将注意力放回来,只是心中依然惊骇。

不只是他,外面的这些人,几乎都看到了凤长悦走出来,而且是毫发无损的走出来。当下都是十分震惊。

然而更震惊的,还在后面。

凤长悦一推开门,就感觉到了那凌虐的气息。

几乎是本能的,她就感受到了那来自看不见的沙漠之中的血腥气息。

那是埋葬了血海骨山的气息。

她的神经忽然紧绷,浑身立刻调动起来,处于完全警戒状态,像是蓄势待发,随时准备出击的豹子。

在出门之前,她已经召唤了灵力铠甲,却依然敏感的感觉到那几乎穿透铠甲的力量,挟带着沙漠炽热的气息几乎将整个人淹没。

她眉头微蹙。

血夜,比她想象的,还要厉害。

虽然,在之前,她已经做了足够的心理准备。

看着远处几乎已经成为了一片血海一般的天空,从中透出微微的光,却更显得阴狠凄厉,带着森然之感。只是这样看着,便觉得心头压抑,沉重的几乎喘不过来气。

身后的门已经关上,但是沧月在她出来之前脸上奇异的笑容,却挥之不散。

在听说她的目的就是血夜之后,她明显感觉沧月周身的气势有些变化,但是他却只是笑了笑,什么话都没说的转身离开。像是他出现的悄无声息一般那样消失,转眼就看不见身形。

杨溯几人一开始也是不同意的,却只是被她一个眼神震慑,纷纷咽回了喉间的话。

她的神色太过坚定,以至于他们没有任何立场去反对。

而此时,看到那沙漠之中肆虐的风沙的漩涡,以及那诡异的红光,她虽然有些惊异,却没有退缩的意思。

这原本,就应当是它的模样,不是吗?

似乎是感觉到她的存在和挑衅,沙漠之中忽然浮现了一片巨大的阴影。

说是阴影,其实不准确,因为那看上去,是一片浓烈的紫红色,和漫天的血红缠在一起,看起来就有些暗。

可是却没有人可以忽略那存在。

见此情形,众人都是眉头紧锁,加厚了身前的结界。

似乎有凄厉的哭号声,从里面传来。

那应当是未能逃出的人。

不出所料的话,等到明天早上,就会变成一堆白骨了。

众人心头微颤。

凤长悦却忽然眯起眸子,而后身形忽然凌空而起!随后在众人惊愕的眼神中,朝着沙漠之中的那片紫红色的阴影而去!

人人震撼无声,甚至连声音都喊不出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道纤细笔直的身影,瞬间消失在了狂卷肆虐的风沙之中!

周身的压力一下子猛的加重,像是无数道刀子在疯狂的切割着身体,而前方一片诡异的紫红色,像是吸引人沉沦堕落的地狱。

凤长悦眸光越发的冷。

紫莲心焱!

------题外话------

大姨妈折腾,今天只能早早去休息惹泪目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