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84 做我的女人?

时间越发的紧迫。

来自沙漠伸出的风,带来久远的铁锈般的血腥气,几乎可以让人感受到那几乎将人掩埋的疯狂力量。

站在外面的十几人,越发的不安起来。

纵然血夜半个月一次,他们在这里也都不是一天两天了,自然不是第一次见识,可是当血夜即将到来,还是难掩心中恐惧,脸上的表情都是凝重了许多。

能够活到现在,靠的不仅仅是实力,还有运气。

即便是在整个沙漠边缘最安全的地带,他们心中,也仍然有着最深的担忧。

关系生死,自然没有人再废话,一边紧张的听着里面的动静,一边不时回头看看那血腥气息越发浓郁的沙漠,整个天空都几乎已经渲染成了一片红色,看起来越发的凄厉可怖。

死寂。

有呼啸的风吹来,有人不自觉的艰难的咽了口唾沫。

若不是及时赶了回来,只怕这一次是必死无疑了。

其实……沙漠里面,还有不少人没有逃出来,其中不乏他们认识的人,有的还是至亲好友,但是现在,他们甚至没有时间和精力去为他们担忧。因为就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能不能挨过去今天。

一开始的时候,他们还会为那些没有及时逃回来的人哀伤,痛苦,流泪,到现在,最多不过是望着那漫天的血色,怔然而立。

连眼泪都没有了。

连自己的性命都无法保障的人,自然是没有资格去担忧别人了。

只是今天的气氛,终究是和往常有些不同。

当然还是因为那个少女。

东方瑾眉头逐渐皱起,不知她进去这么久了,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其实他们在外面,当时也看到了一些。里面那几位,竟然有四人同时出手,这已经很能说明问题,而那个少女最终进得屋内,自然更能说明问题。

起码他这几年,没有见过能够在那几人联手的状态下成功进去的人。

可是他也没有见过这般嚣张的人。

之前他以为她那是不知死活,是无知无畏,而现在,则成了胸有成竹,甚至勇气可嘉。

其实她能够进去,也是让他们十分惊讶的。毕竟看上去不过是十五六岁的少女,怎么看也不想是能够做到这一步的人。他们之中最强的是五星灵皇,却也做不到她那样的程度。

难道她已经突破了五星灵皇?

可是那可能吗?

不知为什么虽然只是萍水相逢,但是东方瑾总是觉得那少女很不一般,好像随时都会做出什么令人震惊的事情来。

于是现在,他心中虽然担心着血夜的到来,却也有些担心那少女。

其他人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大多不时回头,显然也是好奇的。

风沙渐起。

粗粝的沙子开始卷起,砸落在脸上。

一行人顿时精神一震——血夜,就快要来了!

……

屋内。

看到凤长悦的姿态,几个人反应不同。

惊异,好奇,鄙夷,好笑……

唯有中间的那个男人,愣了一下之后,突然站起身来——

“我接受你的挑战。”

“大哥!”

他话一出口,便引起了其他四人的侧目,无论表情如何,凤长悦都知道那都在传达一个意思——他们不想他出手。他们的眼中,都有着不赞同。

那男人却笑着摆摆手,不以为意,看着凤长悦,眸色温和如同长辈:“杨溯。”

报上名字,自然就是接受挑战的意思。

凤长悦眸色之中闪过一丝微光。

杨溯又看向其他几人:“你们几个看着就行,不准插手。”

那几人脸上虽然不赞同,却似乎对这个男人的话言听计从,当下虽然不乐意却都是点头答应。

尤其是最左边的那个壮硕的小山一样的熊五,直接狠狠的看了凤长悦一眼,那意思再明显不过,若是凤长悦让杨溯受伤,必定不会放过她。

这情形,倒是奇怪。

这个男人看样子是五人之中的老大,其他几人虽然性格不合,甚至彼此看不惯,但是对于这个男人都是一样的敬重,甚至是恭敬。是个人都知道这几个人都不是什么好相与的家伙,更不会是什么良善之辈,但是却对这个看似温和平凡的男人这般态度,这本来就是十分奇怪的。

而且显然这个男人应当是这几个人之中实力最强的,否则是不太可能让他们几人都如此服帖,可是当听到她要挑战的是他的时候,那几个人显然都是不同意的,甚至有站起来替打的意图。只是被那个男人暗中阻止了。

虽然表面上的动作看不出来有什么异常,但是精神波动,她感受的一清二楚,自然明白他们想要做什么。

他们不想他出手。

这又是很让人奇怪的地方。

这点疑问在凤长悦的心中打了个转,却并没有打消她的意图。

二人对峙。

这个房间很小,也很破,二人相隔不过几步距离,而且彼此都是强手,若是真的施展开,这点空间是绝对不够用的。

不过两人都没有出去的意思。

凤长悦在方才进来的时候,就已经率先打量好了整个房间的布局,更加注意到方才交手之时,那样狂暴的能量冲击,竟是没有对这房间造成一点损失。

那破旧的地面,甚至连一丝裂痕都没有。

她已经猜到了一些东西。这客栈,比想象中的更加不简单。

杨溯向前走了两步,二人就站在了唯一的一小片空地之上。

他微微笑道:“十招之内,若是我赢不了你,那就算你赢。”

凤长悦眸色微深:“好。”

只怕,用不了十招。

然而在其他几人看来,杨溯这是吃了亏的,毕竟十招之内赢,是需要极大的实力碾压的。可是现在他……

想要说什么,却被杨溯一个眼神止住。

凤长悦也不扭捏,直接开打!浑身灵力暴涨,双手之上淡淡金色光芒闪耀,变幻复杂的形状,周围气氛突变!

这一招出手,几人脸色顿时一变:“地阶武技?”

即使是在屋内,而且布下了结界,却依然挡不住从外面疯狂涌进来的能量汇聚在她手上,那狂暴的能量,即便是他们几个,也顿时心生惊骇!

见此情形,杨溯的眼中也是闪过几分惊讶,显然没想到这个少女的实力竟是比先前猜测的,更高几分。

只是他看着,却没有任何动作,脸上的神色十分轻松悠闲。显然凤长悦这一手虽然厉害,可是并没有对他构成威胁。

凤长悦也不急,只是飞快的凝聚着力量。

“开山掌!”

这一掌,是当时得到的那卷地阶武技之中的第二重,威力也比之前更甚,甚至在周围都隐约有了黑色的空间裂缝。可见这一掌,的确是凝聚了巨大的力量。

随着她一声厉喝,一道掌印从她手上飞出!

那带着淡淡金色的手掌,顿时朝着杨溯飞去!

感受着其中的力量,杨溯的眼中闪过淡淡的赞赏,只是却仍然没有惊慌之色,直到那掌印几乎飞到了他的眼前,他才忽然伸出手,大手一挥,和那掌印对上!

没有任何声响,只有能量的相互吞噬,时不时的爆出一丝火花,却依旧没有什么声音,然而这场景却更加渗人。分明是耀眼的激烈的对战,却偏偏没有声音,一片死寂,看着让人几乎冒出一身冷汗。

两团能量相互吞噬,然而凤长悦却再次动了!

她的身形突然消失在原地!

几人猛的皱眉:她的身法,竟然这般炉火纯青?

然而杨溯却并无惊异之色,站在原地,而后猛的转身!正好挡住了身后猛然袭来的一腿!

凤长悦的身形这才出现在视野之中,却是一脚横踢出去,被杨溯手臂格挡!

不过这一次,杨溯的面色却是有了点变化。因为凤长悦的*力量,大大超出他的预想。

这简直不是灵皇可以拥有的强悍身体,这一下就像是被一块钢筋铁板狠狠砸中一般,就连他都隐隐作痛。

他微微挑眉,眼中划过一抹深思。

凤长悦这一击未曾见效,却并不气馁,飞快的变掌为拳,狠狠砸向杨溯的面门!

动作凶狠准确,简直如同最凶猛的魔兽。

感觉到那拳头之上带起的几乎割裂人肌肤的风,几人都是浑身一凉,不自觉的坐直了身体,脸色都是严肃起来。

看来这少女的实力……超出他们的预想……

杨溯立刻格挡!

凤长悦继续攻击!

她身子敏捷,动作狠厉,身上的每一处几乎都被用来向杨溯发动攻击,密集的不可思议的攻打几乎让杨溯皱眉——她到底是什么出身?他见识过的强者绝对不算少,却没有一个人,拥有这样精准很的身法!

他自然是不会明白,此时的凤长悦,是将前生的格斗技巧和灵力结合起来了。在这个世界上,恐怕还真的没有能够在近身肉搏战上赢了她。

杨溯甚至有点手忙脚乱,不过仗着自己境界高,灵力雄厚,才没有让凤长悦处于上风。

不过饶是如此,他也已经开始重视起来,眼前的这个少女,确实有着不同寻常的能力。

凤长悦一掌劈出,然而却被杨溯险险避开,同时一道雄浑灵力冲向凤长悦的面门!

这不同于方才她进门,带着几分试探的力道,杨溯已经知道眼前的少女绝对不是以往那些可以随便应付的人,这一手自然是出了七分的力道,若是被打中,绝对没有什么好后果。

凤长悦眉头微蹙,而后竟是猛的弯腰,一个铁板桥就避开了那灵力,同时一个飞旋踢向杨溯的腿!

杨溯瞬间后退!

然而下一刻他却忽然看到那蹲在地上的少女脸上浮现的几分笑意。

他立刻心道不好!

然而却已经晚了!

凤长悦仰头看着他,这房间很小,但是还是足够杨溯飞身后退的,何况他根本还没有来得及后退足够的距离。

她红唇微扬,轻轻吐出一个字。

“爆。”

杨溯顿时觉得自己身上各处都突然像是涌进了一团团的火焰一般,猛烈的燃烧起来,火热的感觉几乎充斥了整个身体,甚至连经脉和骨骼肌肉都灼烧的发疼!

他灵力遭受阻滞,立刻身形一顿,随即猛的落下!

“大哥!”

“小心!”

见此情形,一旁观战的几人立刻飞身而起,前去想要接住他。

然而凤长悦却忽然站直了身体,手中——赫然端着一把紫色长弓!

那长弓之上,长箭箭尖直指正在落下的杨溯!

几人同时僵住,却不敢轻举妄动。

杨溯重重的砸在地上。

几人看的都是脸色一紧,却忌惮凤长悦的长弓,不敢有任何异动。

凤长悦黛眉微挑。

杨溯只觉得身体里面的火焰几乎要将自己灼烧殆尽,连灵魂都似乎难以承受这样的痛楚,一向淡然温和的脸上,也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摔在地上之后,他便蜷曲着身体,不停的翻滚着,谁看了都知道他现在承受着非人的痛苦。

风三等人看了,都是紧皱眉头,不知道他到底是经受着什么样的痛苦才会露出这样的神色。他们跟在他身边这么久,即使是血夜到来,在荆棘沙漠之中几次险些死去,也未曾见到他这般模样!

“他奶奶的你到底对大哥做了什么?!”熊五最是受不住,率先破口大骂。虽然知道此时老大在对方手上,应该忍耐,可是看到杨溯那样子,他这暴脾气怎么可能忍得住?一开口就如同惊雷落下,双目之中满是愤怒的瞪着凤长悦,浑身肌肉绷紧,如同一座小山,看着便让人觉得十分有压力。

不过显然凤长悦不是这样想,她只是轻飘飘的看了熊五一眼:“自己看。”

“你!”熊五一个激动就要冲上来和凤长悦拼命,却被另外两人死死拉住,厉喝一声。

“你想害死大哥吗?!呆着别动!”

风三没有拉他,却挡在了他前面,脸上似乎还带着几分不屑:“蠢货。”

熊五被骂,当即就是怒火冲天,但是被两人拉着,什么也做不了,加上自家大哥确实还在别人手上,着实不占优势,重重喘息了两声才狠狠的扭过头去,生怕自己一个没忍住,就冲上去。

风三的脸色也不是很好,原本脉脉含情的眼睛此时竟像是带上了几分冷意:“你到底想干什么?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

凤长悦挑眉:“我的要求很简单,你们欠我一个人情,以后若是我有什么要求,你们不得拒绝,必须帮我去做。”

“你想的美!我们凭什么为你做事!”熊五一个没忍住,又开口大骂。

就连风三的脸色,都不是十分好看。

人情这东西,最难还。若是答应了她,岂不是一直有把柄在她手上?要是她要求他们自杀,难道他们也要去做吗?

这样的要求,未免过分!

然而此时杨溯还在她手上,而且看样子,仍然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若是她不停手,难道就任凭看着大哥这样吗?

他们绝对做不到!

进退两难,就连风三的脸色都不是很好,他语气微冷:“换个要求。你想要什么奇珍异宝,我们都会尽量满足你。地阶武技,甚至是天阶,我们都可以拿出来,丹药,我们也有。甚至地阶灵宝我们也可以给你。只要你立刻住手!”

凤长悦想都没想:“不行。”

这些东西虽然珍贵,但是她自己也不是没有,甚至说不定比他们还要多,而且她自己就是炼药师,想要什么得不到?

她要的,就是这几个人的人情。

气氛一时之间有些尴尬。

“快决定,我没有那么多耐心。”凤长悦淡淡道。

和杨溯一战,已经花费了一些时间,血夜即将到来,她必须抓紧时间。

几人的脸色越发的难看。

“咳咳……咳咳咳……答应……我答应你……”

身后忽然传来杨溯的声音,虽然还带着几分咳嗽,说话有些断断续续的,但是却还是很容易就听清了。

几人都是一愣。

这件事,他们之所以不答应,就是因为担心他不答应,但是现在,他居然…。同意了?

见他开口,也来不及询问原因,先匆忙问他是否安好。

“大哥,你没事吧?”风三率先开口。

熊五也是眼睛一亮,像是铜铃一般的眼眸睁的大大的:“大哥!你碍事儿吗?要不我们这就帮你报仇!”

说着,他身上气息一变,危险的看着凤长悦,身上肌肉纠结,似乎随时准备动手。

另外两人都没有怎么说话,然而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

只要他一声令下,他们就会当即和凤长悦开战!

凤长悦神色懒散,像是根本没有把这些话放在心上。

杨溯缓缓站起身,然而神色却是十分坚定,看向凤长悦,眼神有些复杂:“我答应你。”

凤长悦语调微扬:“他们呢?”

杨溯没有丝毫犹豫:“我可以代表他们。”

他一字一句道:“我答应你,我们五人,都欠你一个人情。日后若有要求,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大哥!”

这一次,连风三都是满脸的不赞同,眼中俱是不解。

他们之中,唯有大哥是最不可能答应这种要求的,因为纵然是呆在这种随时可能死掉的地方,他们也没有忘记自己的身份!

而大哥,更是背负太多!他这句承诺,代表了太多!

他怎么可能答应?

几人都知道杨溯不会是因为害怕自己死在凤长悦的手上才答应的,因为纵然凤长悦厉害,他们也看出她绝对不是灵宗境界,而杨溯,却已经早早突破成为灵宗,两人不是一个等级,自然没有输掉的道理。

纵然一开始因为凤长悦的攻击太过出乎意料而落了下风,也不过才三招,后面未必会是谁输。他们也相信,即使被长箭所指,杨溯也有办法反击。

却实在是不知道他为何会答应。

凤长悦红唇微勾:“你保证?”

对几个人的眼神视若无睹,杨溯肯定的点点头,无比慎重:“保证。他们几人,纵然性情各不相同,却绝对不会违背我的话。”

凤长悦笑意加深:“那是自然。”

这话却是让几人一愣,随即心中忽然涌出一股不对劲——

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她知道什么?

几人瞬间看向凤长悦,脸色微沉,凤长悦却根本没有回头,只是看着杨溯。

“身为你的死士,自然是对你的话言听计从。我说的对吗,凌夙?”

一城四族,西凌。

杨溯眼中的平和似是泛起了波澜:“……你知道我?”

凤长悦笑笑:“你们向来神秘,大陆之上知道你们的人本来就少,知道这件事真相的,更是少之又少。不巧,我就是那其中一个。这么些年,谁能想到你们竟是躲在了这里?”

这样的一个死亡之地。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果然如此。

几人都是心中震惊,不知凤长悦是如何知晓他们的身份,立刻警戒起来,满眼敌意的看着凤长悦——

任何知道他们身份的人,都已经消失在这世界上了!

眼前这个,也不会例外!

气氛一瞬间变得剑拔弩张,几乎下一刻就会血战。

凤长悦神色淡淡,似是不放在心上,竟是忽然笑了笑。

风三等人都是心中莫名,不知道她此时怎么还笑的出来。

杨溯叹口气:“你们几个不必如此。你们为何不想想,我为何答应她的要求?”

看到几人脸上的疑惑,他才微微笑开,这一笑,看似平和淡然,却让人感觉到一股极其复杂的情感。

似乎在黑暗中匍匐前进的人,终于看到阳光时,发出的感慨。

又像是经历千难万险,终于达成目标的慰藉。

他忽然转身,冲着凤长悦深深的鞠了一躬——

“大恩不言谢,日后若有交代必定万死不辞。”

其他几人是彻底的懵了。

大恩,什么大恩?

凤长悦却只道:“好。记住你今天说的话。”

杨溯看向其他几人,恢复了一贯的温和,但是眼睛却亮了一些。

“你们有所不知,方才凤小姐看似和我打斗,实则……是在帮我疗伤。”

众人瞠目——疗伤?这怎么可能?他身上的伤他们都是知道的,也正是因为那伤,他才一直停留在灵宗的水平,多年难以进益,为了活命只得呆在这里,寻求一线生机。

却不想,今天不过才见面的凤长悦,竟然就帮他……

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几人纷纷睁大了眼睛看向凤长悦:“她身上有……”

杨溯点点头,虽然他也觉得十分不可思议,但是身体里面的感觉是不会错的,方才虽然感觉灼烧的几乎死去,但是随后他就感觉到那常年肆虐他身体的痛苦的根源,竟像是遇到了天敌一般,迅速消失,那火焰在他体内奔涌,每到一处,便灼烧一部分,而多年被阻塞的灵力也像是被疏导开了一般,开始奔涌而出。

不过是片刻时间,他的身体就感觉轻松了不少,而且也感觉身体能量充沛了许多。

那是鲜活的生命的气息,也是他多年来渴求,却从未得到的感觉。

他心中惊喜,这才发现,是凤长悦趁着和他打斗的时候,往他身体里注入了赤红色的火焰,那火焰在她的一声命令之后,才开始发挥作用,在他体内清除着那些东西。

他的疼,一方面是因为那火焰的确炽热,一方面,却是因为时间久了,他身体早已经被侵蚀,那些东西也已经和他合为一体,这样一番大扫荡,相当于将他身体上的腐肉全部削去,自然也是疼的厉害。

不过随后他便发觉,自己的身体不过是片刻时间,竟像是脱胎换骨了一般!

他惊疑不定,心中有所猜测,却又不敢置信。毕竟这事情实在是太过令人震惊了。

他早些年因为某些变故不得不假死遁走,实际上是携带着自己一脉的族人逃亡。

听闻神火能够治好他身上的伤,他挟带着父亲临死前告诉他的最大的秘密,率人前往这里,只希望能够找到神火,恢复身体,回去报仇。

然而荆棘沙漠危险之极,这么些年,他的手下早已经死伤殆尽。

唯有剩下的几人,还在和他苦苦煎熬。而且为了安全起见,他们当初是一个个来的,还装作彼此不认识的样子,打了好几场,让所有人都相信他们其实是各自为营。

即使后来他们霸占这里,有些人怀疑他们为了保住自己的位置,相互结盟,也从来没有人料到,他们从一开始,就是一伙人。

身体的变化骗不了人,而且这么些年,从来没有人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除了今天的凤长悦。

从她方才说出他真实名字的时候,他已经确信,她今天来此,确实是做了完全的准备。

挑战,打斗,治疗,挑明。

一切的一切,都是她早早计划好的。

但是杨溯却没有生气,自己的命都是仰仗凤长悦出手,她就算是故意的,又怎么样?照样是他的恩人,他也一定会倾力回报。

他隐约猜到凤长悦背景不凡,并且要做的事情也绝对不简单,但是他依然选择了答应她的要求。

这也是凤长悦欣赏他的地方。

杨溯将这些寥寥几句带过,只留下风三几人风中凌乱。

他们寻找了这么多年,死伤了那么多人,在这里苦苦煎熬寻找的神火——竟然就这样轻易的得到了?不,或者说,是直接治好了杨溯身上的伤。

这……

几人看向凤长悦,眼神已经变了,像是在看怪物,又像是在看神,既崇拜又惊诧,既震惊又羞恼。

自己方才竟然说了那样的话,她不会生气吧!?

搞半天,人家竟然无声无息的就做了这样的大好事,而自己一群人还那样对她!

尤其是熊五,竟是当场红了脸,低着头不敢看凤长悦。

刚才就他码的凶了……

凤长悦笑开:“不用谢,终归我也是有目的的。另外,你的伤势还没有好完全,尤其是刚刚清理,最好不要动用灵力。等过几天我会帮你炼药,彻底将你的伤势治好。”

杨溯一愣,风三已经震惊开口:“你是炼药师?!”

凤长悦扬眉:“不行吗?”

风三这才想到,对方是有神火的,自然极大可能就是炼药师,自己这样问,着实显得有些痴呆……但是他心中激动,也就没有想那么多就开口了。

杨溯看了他一眼,神色微动,微微叹了口气,却没有说话。

风三有些失魂落魄,却是没有再说话。

凤长悦看他一眼,也没有问。

其实“凤长悦”这个名字,此时已经传遍大陆,几乎人人都知道,这是第一个同时夺得了三国交流大会灵力大赛和炼药大赛冠军的人,而且是个不过十五岁的少女,在无数人眼中,是传奇般的存在。

同时也有无数人在那一天之后,就想要对她献殷勤,百般讨好。

凤长悦不知道,自己离开的那一天,行宫的门槛差点被踏破。

只可惜,苍离烦的不行,一句人已经走了就把所有人都打发了。所有人都知道有了这么一个天才,也知道这个天才从那一天就已经消失。

但是这依然无法阻止她的名声已经几乎传遍了大陆。

只是因为荆棘沙漠实在是和外界隔绝太久,这些人才在听到“凤长悦”这个名字的时候,毫无反应。

杨溯见此,不动声色的转移了话题:“既然事情都已经结束,那我们都会退出这个屋子。血夜即将到来,你也要小心,带在这里面。我们从此也会保护你的安全。”

凤长悦的神色忽然变得有点怪异,刚想要说什么,却忽然被一阵清脆的极有节拍的掌声打断。

“啪,啪,啪。”

这掌声带着一股子懒散劲儿,竟是让人还没看到就觉得,这一定是个本身就十分懒散的人。

一道身影,忽然从最里面缓缓走出。

“不过眨眼时间,就化仇敌为奴仆,变危险为保护,还让人家欠了一屁股的人情。真是好计谋啊!”

几人都是神色一变,似乎遇到了什么麻烦事。就连杨溯,哦不,凌夙的脸上,都是眉头微蹙,显然来人并不十分受欢迎。

但是这几人都没反驳。显然心有忌惮。

凤长悦抬眼看去,却只见到了一个少年。

看起来不过十四五岁,身材显得有点单薄,但是却并不瘦弱,一身精致的黑色衣袍穿在身上,步伐缓缓,反而带着几分让人移不开眼睛的贵气。

往上看去,是一张人神共愤的妖娆容颜。

饶是凤长悦见过不少美男,此时竟也想不出什么词汇来形容这个少年。

若说阿夜如同高山积雪清贵冷清不可攀附,连多看一眼都会觉得亵渎,羽千宴如同清晨的青竹,带着几分淡漠和洒然,卡西尔如同妖艳的桃花一般让人不自觉的受到蛊惑,眼前的少年,就像是暗夜之中,无声却肆意盛放的罂粟花,虽然妖娆,却带着几分危险的气息。

他和卡西尔还不同,卡西尔容颜妖孽,一双桃花眼更总是潋滟生波,但是在最深处却总是带着清明,显然心思纯正,绝不是心术不正之人。

而眼前少年,一笔一划,都像是上天精心勾勒的作品,带着天然的恣意风流,肤色如雪,鼻梁高挺,侧脸的线条像是秋天风吹过荡漾开的涟漪一般流畅动人。

最让凤长悦觉得讶异的,是他的一头紫发,如同月光般流淌下来,直至脚踝,没有用任何的束带,任由柔软的发丝垂下,看着便让人觉得更添几分妖娆。

他终于转过头来,看向凤长悦。

一双紫色的眼眸,泛着湛湛辉光,几乎要把人勾进去。

即使是黑色,也被他穿出了一股子风流。

因为——

他的领口微微敞开,隐约可以看到里面挺直性感的锁骨,以及白皙柔韧的胸膛……

他嘴角含笑,有点邪气,明明是稚嫩的容颜,却像是已经看遍百花,风流愈甚。

凤长悦眼角微扬。

他看着凤长悦,眼睛更亮了,嗓音如同最好的弦被风拨动。带着一丝黯哑,却十分动听。

“你这么聪明,我都有点动心了怎么办?不如,你留下来,当我的女人,如何?”

他弯弯眼睛,薄唇微挑,似是十分高兴。

------题外话------

鉴于介家伙是沧月提供的灵感,所以就叫沧月啦啦啦啦啦啦,大家猜猜他的真实身份啦啦啦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