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83 王者之路

即使是站在外面的十几个人,尤其是站的比较近的那个青年,虽然看不清里面的情形,但是听闻到那声响,就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们下意识的纷纷召唤灵力铠甲,身形急速后退!

然而与此同时,他们也立刻反应过来,随即惊骇莫名的看向那道笔直的纤细身影!

居然、居然是四个人同时出手!

距离上次有人不知死活的挑战里面的那五人,已经有了足足三年半的时间,而这么久的时间却不会让他们忘记那时候发生的事情,以及当时连他们这种见惯生死的人,想起来还是觉得后背发凉的森然情景!

那人死状实在是太过凄惨,以至于他们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人胆敢再犯!他们甚至怀疑,这辈子可能都不会忘记那场景了!

可是那一次,不过是一个人出手,而今天,竟然是四人一同出击!

这证明了什么?

证明里面那几位,早就对于这少女的实力有了一层评估!而且看样子,绝对不低!

可以说,除了血夜之外,他们从来没有见过他们联手!

而今,不过是因为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

这意味着什么,再清楚不过!

不过纵然如此,那几位既然一起出手了,那任凭这少女怎样,也是逃不出去的了。

从来没有人能够在里面几人的手下活过,而且,这一次,居然是四个人同时出手!

她必死无疑!

这些想法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他们向后退去,还没有落下,便感觉到那几股力量从里面激射而出,直奔那少女而去!

然而还来不及担忧,他们便猛地感觉到那少女身上猛然散发出来的仿若从地狱而来的凛冽杀意!

这样的气息……

常年游走于生死边缘的人,对于这样的味道最是熟悉不过!当下便是有几个人变了脸色!

那少女忽然动了!

她手上忽然同时挥出一道灵力,泛着淡淡的金色带着绝对的强悍气息,如同匹练朝着袭向自己心脏的灵力对上!同时她眉心处略过一抹白色!片刻停顿,两道灵力相撞霎时间发出巨大的轰鸣声!两团能量疯狂的爆炸开来!瞬间将她的身影埋没!

“咦?”有人淡淡的发出了一声鼻音,似乎有点惊异。

而随后而至的黑色的冰刺却忽然转换了方向,朝着旁边射去!

分明是空无一物,但是那些冰刺就像是被黑洞吞噬了一般,接连消失在原地!

不过眨眼时间,那黑色的冰刺,便重新变成了黑色的液体,回头冲来!仿若从天而降的雨滴,密密麻麻而来!让人避无可避!

“哼!雕虫小技!”

似乎有人怒意凛然的冷哼一声,分明是没有想到自己这一招竟是被人轻松破解,甚至从冰刺变成了液体。

然而下一瞬,那人就意识到了不对劲——那黑色液体的速度,竟是异常的快!

他立刻意识到不对,惊怒交加的一掌推出!前面瞬间出现了一道一人高的屏障!那些黑色的液体有的落在那屏障之外的地上,顿时腐蚀出拇指大的黑洞,但是那落在屏障之上的,则像是水滴落入了大海,连涟漪都没有起来便沉寂了下去。

但是很显然,依旧是那少女占据了上风!

“呵,有点意思。”

忽然一道极轻,极淡,却让人心神颤动的声音响起,似乎带了几分调笑和逗弄。

“铮!”

那道琴音突然而起!顿时飞出一道银色的风刃,朝着那少女而去!

在经过那屏障的时候,根本没有丝毫的停留便突破而去!在上面留下了一道深深的裂缝!

“风老三,你又来!”一声恼怒的吼叫顿时响起!

那风刃看似只有手掌大小,但是飞过去的时候,却携带着巨大的力量,越是飞远,速度越快,其后面的摆尾,也越发的长,像是一道流星瞬息而过!留下一线耀眼光芒!而那屏障之上的痕迹,也因此被扩张的极大,甚至可以透过那裂缝,看到那后面的场景——

一双湛黑的眸子,忽然出现在那之后!

随即,一道耀眼的金色光芒,顿时激射而来!携带着巨大的力量,破空而来!

那金色光芒,却是一只箭的模样,携裹着让人颤抖的狂暴能量,直袭而来!

二者相击!两团能量顿时激烈的碰撞,而后无声的彼此吞噬!一时之间竟是不分上下!

然而不待几人惊异,那少女便忽然猛地一蹬地,身形如同炮弹一般飞速而来!双手挥出!她面前还残余着的屏障,竟是瞬间完全裂开!朝着四周四分五裂!

而她,竟是一个跳跃,就站在了屋里面。

不过是瞬息之间,她便已经突破四人的围堵,进入了屋内,站在几人眼前。

而在她的双脚落下的一瞬,“哐当”两声轻响,有两片薄薄的刀片落下。

现场顿时陷入了一片死寂,连后面狂暴的能量波动,扬起的漫天风沙也无人理会。

此时此地,似乎只有那少女是唯一的存在。

那是先前飞向她眉心的飞刀,此时已经成为了两半,而在中间的位置,似乎还有着可疑的咬痕……

她肩膀上的那小小的白色魔兽,忽然打了个哈欠。

这些东西,真是老掉牙。原本以为终于遇到个值得它出手的,谁知那飞刀看着厉害,实际上一咬就碎了!真是不经用!

它蓬松的大尾巴一甩,而后轻轻的蹭了蹭那少女的脸颊,而后竟是转过身去——用屁股对着坐着的五人。

见此情形,他们如何还坐得下?

屋内唯一的一张桌子旁边,坐着五个人,此时都神色各异的看着眼前的少女。

最左边的是一个壮汉,身材魁梧几乎像是一座小山,一张脸看不清面容,唯有一双铜铃似的眼睛,此时正满脸怒意的瞪着那少女,而在他的手上,正有一张巨大的盾牌,只是此时看着上面竟是已经有了裂纹。

看样子,那屏障,就是他这盾牌了。

在他旁边,坐着一个消瘦的中年男人,一张脸平淡无奇,唯有一双眼睛精光乍现,不停地搓着双手,看着那地上碎裂的两片残缺的飞刀片十分痛惜的样子。

这个人,必定就是飞刀的主人了。

最右边的是一个穿着黑袍的老头,枯槁的面容上看不出什么。只是一直盯着少女,不断的打量着。

应当就是这个人挥出了那道灵力,只是看样子,还在纠结为什么自己的灵力被人一下击垮。

他身边,是一个白衣的公子。

是的,公子。

即使是在荆棘沙漠这样的绝境之中,风沙漫天,尸体遍野,所有人都带着几分在沙漠之中才有的干燥和疲惫,尤其是外面的那些人,看着简直狼狈至极。

但是这个男人,看起来不过二十几岁的年纪,在这样的环境之中,竟然还是满脸平静,甚至是悠然,衣袍洁白如雪,甚至连一点褶皱都没有,不像是在荆棘沙漠之中苦苦煎熬的人,反而像是世家大族之中养尊处优的公子,姿态闲散,倒像是在自家后院般悠游自在。

而他身前,正横放着一把琴,通体深棕色,光泽润亮,唯有一头乌黑,倒像是被烧过了一般。只是若是仔细看去,便会看出那一片乌黑,竟是被强行接上去的。

那是——人骨。

在侧边,还有两个黑洞,倒像是被人用黑黝黝的眼洞看着,十分渗人。

那男人当然没有觉得自己这琴有什么不对,甚至清俊温雅的脸上,还带着几分温润的笑容,双手从上面缓缓抚过,倒像是在抚摸自己的情人一般。

此时他一双温柔含情的目光看来,在对上少女的眼睛的时候,露出了一丝惊艳和欣喜,让人几乎怀疑他早已经倾心。

若是普通女子被这样容颜的男人这样含情脉脉的看着,就算不会立刻转身跑开,也得满脸通红,矜持羞涩一番。

但是那少女就像是看死人一样,从他身上扫过,一秒都没有多停留。

他脸上的笑容微僵。

那少女的眼神,最后停在了中间的那人身上。

那是个看起来三十多岁的男人,身形并不健硕,气质也不凌厉,一张面容更是普通至极,放在人群中只怕都没人可以认出来,甚至让人有一种错觉,只要转身,就会忘记他的模样。

几人看着少女,神色各异。

“哼!看不出来,小小年纪,还有点本事!”那壮硕的男人开口,语气不善,显然自己的灵宝被损,他心中十分的不爽。

那少女神色淡淡,并不理会。

这反应顿时让那男人火冒三丈,原本看在她独自一人阻拦了他们四人的面子上,才肯和她说话的!谁知竟然这么不知死活!

“你这是什么态度!别以为自己进来了就是天下无敌了!这里的人,没有一个是你招惹的起的!有话就说有屁就放,磨磨唧唧干什么?!”

“熊五,你这么粗鲁的对待女孩子可是不好。”那白衣公子忽然开了口,脸上恢复了一贯的淡淡笑容,似乎完全不记得方才被那少女无视的事情,看着少女的眼神柔情似水,“女孩子是用来疼的,你这样,可是不好,不好啊!再说了,人家一来,咱们就这样几个人一起上去对付人家,也实在是有失风度。”

说着,那白衣公子竟是忽然站起身,朝着那少女行礼道歉:“抱歉,方才多有得罪。还望小姐不要见怪才好。沙漠人烟稀少,鲜有女子到来,不知小姐芳龄几何,在下……”

“风老三你闭嘴!装什么蒜!老子的事儿什么时候轮到你插嘴了?也不知道是谁刚才出手比谁都狠!现在隔着唧唧歪歪有一丝吗!?我呸!”

那壮汉显然和这白衣公子十分不对盘,两人相互看不惯对方,彼此说话也就不留情面。

那白衣公子脸色未变,只是摇头认真道:“我虽然怜香惜玉,但是这规矩也得守不是?再说,若是没了命,怎好风流?”

这两人吵了半天,那少女的眼神,却自始至终都没有怎么变过,气氛逐渐就变得冷了下来。

终于,那中间的男人看着她,温和的开口——

“你来这里,是想挑战我们中的谁?”

那中间的男人发话,声音也像是春风一般吹面不寒,甚至心生熨帖,觉得十分舒服。被他那样平和的目光看着,似乎整个人的戾气都会消散,不自觉的平静下来。

那少女看着他,终于开了口,声线清冽如同冰水。

然而却顿时让几人呆在当场,气氛冻结。

她说——就是你。

我来这里,就是想要挑战你。

似乎连空气都完全冻结了,呼吸声也几乎一瞬间消失了,其余几人,包括原本没有说话的两人也都震惊的看着她,似是不敢相信。

沉默半晌,那中间的男人才道:“不知你是…。”

“凤长悦。”

那少女一字一句,清清淡淡,却如同惊雷落下,清晰无比的回荡在几人的耳边。

他们不知道,这个名字,以后会在大陆上,掀起怎样的滔天波澜。

……

“她竟然真的进去了?”“而且还这么久了!居然还没有被扔出来!”

“总觉得不妙,可是看她的样子,好像也挺有范的?不知道现在里面究竟怎么样了?”

在凤长悦和几人交手的一瞬间,大门被打开而后就紧紧关闭起来,看着十分破落似乎随时都会落下来的门,此时却是异常的结实,连一点声响都没有传出来。

当然,肯定也是因为里面的人布下了结界。

外面十几人震惊的看着凤长悦进去,而后关上了门,就再也没有动静,等了一会儿,都是有些好奇。

毕竟这里从来没有过女的到来过。

而第一次来了一个少女,竟然还是个不怕死的,直接就踹门进去的。

他们除了在看到那少女的这个动作时下意识的后退以求自保之外,此时终于是恢复了一点理智,十分后怕而难掩好奇的看着那门,低声议论着。“还能怎么样?难道你还以为就那样的小身板,会是里面那几位的对手吗?你们可别忘了,那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

周明阴阳怪气的看着那门:“不过,也说不定。毕竟是个女的,脸蛋儿虽然不行,但是身材还是……”

“周明!”最开始和凤长悦搭话的青年皱着眉头低喝,再怎样,这样的话对于一个少女来讲都是太过分了!更何况,里面那几人,谁都不会是做出这事儿的人,他这样说,不是故意抹黑那少女吗?“你可别拎不清,这话若是里面那几位想要和你计较,只怕你当场就要死!连今天的血夜都等不到!”“你!”

周明被这样一噎,也是顿时不敢声张,只得恨恨咬牙:“东方瑾,你最好祈祷你能活过今晚!”

说罢,现场便是陷入了一片安静之中,一提到里面那几个人,安静不语,是最好的选择。

他们可不想没有死在血夜,反而死在了自己的口舌之上!

气氛尴尬死寂,周明脸色更加难看,却只换来了几人的白眼。

他自己找死,他们还不想被连累呢!那样的话说出来,真是活得腻歪了!

没过多久,众人的心思还是放在了屋内,虽然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听不到,但是像他们这样几乎每天都在生死间游走的人,却还是敏感的感觉到了里面的冰冷的气氛。

一触即发。

便是连他们,都不自觉的安静了下来,浑身紧绷,一眨不眨的看着紧闭的房门。

额头逐渐有汗冒出。

而身后,夕阳逐渐落下,在天际渲染出一片通透的红色,像是红色的雾气笼罩了整个沙漠,看不真切,却能够感受到那风雨欲来的浓重血腥气息。

那是千年来,无数人骨埋在此地的味道。

有风渐起。

……

屋内,凤长悦身姿笔直,缓缓伸出一只手,手心向上,而后——弯了弯。

“请。”

她定定的看着中间的男人,声若玉珠落盘。

她忽然回头看了一眼,眉头微蹙。

“我时间很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