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82 沙漠的少女

三个月后。

西北。荆棘沙漠的边缘,一个小小的客栈。

附近百里,也只有这一个休息的地方,这里距离荆棘沙漠还有一段距离,时不时有一些人经过休息。

传言中,荆棘沙漠神秘危险,只要进去的人,从来没有生还的。又号称“死亡沙漠”。

但是实际上,这里并不是荒无人烟,虽然算不上热闹,但是很奇怪的,处于沙漠边缘的这里,却不可思议的存在着一个客栈。

说是客栈,其实只是一间破落的房屋而已,有时候风大了点,门就来回晃荡,发出“吱呀”的声音,像是随时都会掉下来。

而里面,除了柜台,也不过是有着几张勉强落座的凳子和一张摇摇欲坠的桌子而已。

若是普通人见了,必定要十分嫌弃,甚至连门都不愿踏进来一步,可是这里,几乎都是满的。而且,在客栈外面,还站着不少人,大多满面疲惫。

但是这么多人,虽然算不上热闹,但是好歹也算是有人气,按理说彼此寒暄,总是要聊上几句的,可是这些人在这里,却是诡异的安静。

老板不知去了哪里,在柜台上却放着五个空间戒指,看质地,显然不是一般人可有,但是现在却静静的躺在那里,无人触碰。

而房间里面,也正好坐着五个人。

那五枚戒指,自然就是这五个人放在那里的。

这个客栈有着很奇怪的规矩,每天只接待五个人,再多的无论拿出多少钱,都不允许进入,只能在外面等着。直到第二天。

当然,那五个人自然也要给出足够让人心动的价格。

虽然这里的老板从来没有明说,但是在这里混的都是上道的,自然会给出相应的价格以求得安稳。

因为这里,是荆棘沙漠附近最安全的地方。所以,这里的老板,也是在这里的人最信赖而不敢招惹的人。

虽然,几乎没有人见到过那人。但门外的几行字早已经将规矩讲的清清楚楚。

无人敢犯。

因为那是一行血书。

那血书不过几十个字,但是听闻每一个字,都是从不同的强者身上取出来的。

其中最低等级是一星灵皇,最高甚至有过灵宗。

所以在外面的人,虽然十分渴望进去,但是一抬眼就能看到那几行血字,甚至嫣红如同昨天才沾染上,笔锋锋锐,几乎能够感觉到那迎面而来的血腥杀戮之气!

屋内屋外,都是一片死寂。随着时光的流逝,外面的人逐渐不安起来。不时有人回头看去,似乎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即将发生。但是任凭恐惧占据心脏,却还是不敢迈进客栈一步。

那里,五个人,静默而坐。

他们之所以这般不安,想要进入客栈,只有一个原因。

血夜要来了。

所谓血夜,是指荆棘沙漠每半个月一次发生的暴乱。每一次接近血夜,所有试图进入沙漠之中的人都会紧急撤退,绝不逗留,以免尸骨无存。

而后,他们就会到达这里,期待能够躲避过去,艰难存活下来。

回头望去,可以看到一片广阔无垠的黄色沙漠,等到再过一会儿,黄昏的时候,沙漠之中则会泛起一层血红的颜色,笼罩整个沙漠,里面也会狂风骤起,满眼风暴。

里面发生什么,从来没有人知道,但是人们见过无数次第二天早上,血夜结束之后,被风卷到沙漠边缘的海带着血迹和烂肉的森森白骨。

那是前一天还鲜活存在的人的尸体。

这血夜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刚开始的时候,有人不信邪,认为自己实力强横,偏偏要进去一探究竟,但是第二天,仍然是一片白骨。

曾经有灵宗强者进去,最终也是这样的下场。

自那以后,再也没有人以身试法。无论是不是对自己有信心,无论在沙漠的哪个位置,在临近血夜到来的时候,总是会乖乖的撤退,而后在这里等待着血夜的过去。

不也是因为半个月的周期限制,几乎从没有人深入过沙漠的腹地。

但是每天仍然有从大陆各地赶来的人,在这里经历生死的考验,苦苦等待。

这当然不是没有理由的。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这些人在这里长年累月冒着死亡的危险呆着,都是因为传言中,在荆棘沙漠之中,有着极为珍贵的宝物。

有的说是有神兽,有的是说有天阶武技,还有的说是均为珍贵的药材,活死人肉白骨。

无论是哪种传言都足够吸引人前来一探究竟。

不过,荆棘沙漠的危险是所有人都知道的,所以没有几分实力的人,还真的不敢前来这里。

起码在这里呆着的大约二十几人,都是灵皇级别的强者。

此时太阳越发西落,光芒逐渐变得昏黄,在沙漠上方似有一层浅淡的红色,开始逐渐浮现。

人群之中,越发的安静。

忽然一阵脚步声传来。

有人惊异的回头看。

这里虽然说只是沙漠的边缘,但是实际上也已经是遍地黄沙,他们走路的时候,有时候都会深深的陷入黄沙之中,听着会有一些深重的摩擦感。

但是这声音……却似乎有些轻,像是轻轻的落在了硬实的地面上,不同于他们行走的声音。

这些人大多是在这里呆了很久的,沙漠枯燥,整天徘徊生死,就连着极为细致的细节都注意到了。

门外的十几人,有几个回头了,大部分则是或站或立,懒得去看。

他们每天疲于奔波,能够在血夜来临之前逃回来已经是十分疲惫,也因为血夜的血腥狂暴,而早早的对生死产生了麻木。

他们怎么会有心情去管别人的事儿?想想等会儿怎么少受一点伤才是他们要想的事儿。

忽然有人惊呼出声。

这惊呼,顿时让那些闭目休息或者发呆的人回神,而后迅速惊醒起来。

他们这些人,虽然彼此算不上朋友,但是也都彼此有些了解,若不是有什么大事儿发生,绝对不会发出这样额惊呼声。

几乎是立刻,所有人都看向了脚步声的方向。

这一看,现场瞬间变得死寂。

因为对面走来的,是一个少女。

一身黑色劲装,衬托出她纤细玲珑的身材,每一处线条都已经透漏出属于少女的美,然而她脊背挺直,身姿如同松柏笔直而立,缓步而来,分明带着几分凛然不可侵犯的尊贵,竟是让人心生敬畏,不敢有丝毫的遐想。

她的左边脸颊,有着淡淡的暗紫色胎记,一双眸子湛黑如同玉石,冥冥冷冷,如同初冬还带着几分寒意的清水,映出一片淡淡辉光。

猛然看去,或许会觉得她面容丑陋,但是此时她逆光而行,倒是看不清晰她脸上的胎记,反而只觉得她容颜清丽,不似人间色。

她的肩膀上,蹲着一只巴掌大的白色魔兽。

现场的糙老爷们儿们顿时惊呆了。

有人倒吸一口冷气,而后终于反应过来似的,一声惊呼——

“女的?!”

这里居然会有女人出现?

甚至那根本就算不得是女人,看着也就十五六岁,正是刚刚开始绽放美丽的时候,只能算是少女。

她眉宇之间,甚至还带着几分青涩。不过被她凌厉尊贵的气势掩盖,不仔细看,倒是观察不出来。

但是,重点是——

这是个女的!

听到那人的惊呼,那少女却没什么惊异之色,依旧脚步缓缓的朝着他们走来。

随着她轻轻的脚步声落下,她也逐渐走近。

现场变得死寂。

男人们都是愣愣的看着,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他们有的在这里很多年了,见过不少来送死的人,年轻的,年长的,或强或弱,从穷凶恶极的江洋大盗到出身尊贵的公子哥,从身份尊贵的世家长老到初出茅庐的少年英才,什么人没见过?

唯独没见过女的!

因为没有女人愿意来这里!

随时可能死去的危险,漫天黄沙的折磨,还有无数潜藏在黑暗中的邪恶的人,都是女人们止步的原因。

而现在,在他们面前,竟然出现了一个少女!

这如何不让他们震惊?

随着她的靠近,现场的气氛也变得怪异起来。

没有人说话,甚至连呼吸声都被压抑,所有人都似乎屏息看着,还未能消化面前竟然出现了一个少女的这个消息。

她却像是对这些目光视若无睹,直接奔着门口而去,看样子,竟是要进去!

“哎!等等!”

看见她的动作,旁边的一个青年终于反应过来,而后连忙出声阻止她的动作。

凤长悦顿住,而后转头看了他一眼:“有事?”

她的声音不像是一般少女一样甜软,反而带着几分冷清,像是清冷的水从心田漫过,让人神思清明。

那青年被她噙着几分冷意的眼眸看着,竟是有些不好意思,挠了挠头,微微红了脸。

虽然这少女因为那胎记显得有些丑陋,但是当她这样看着你的时候,却像是带着魔力一般,让人忍不住心跳加快。

这样的女子,无论容貌如何,单是这通身的气质,已经是让男人神往而不可攀。

越是不可攀,越是心向往之。

在那样的目光下,他竟是有些紧张结巴起来,而后连忙指向门上的血字:“你、你看!这上面写着规矩的!无论是谁,都不能破坏这规矩,否则,还没有进入荆棘沙漠,就要先死在这里了!“

说出来之后,这青年似乎流畅了些,看着她的目光也带上了几分劝解:”虽然不知道你是哪里来的,为什么要到这里。但是起码,你要学会守规矩,懂吗?“

他以为她是哪家偷偷溜出来的大小姐,毕竟这通身的贵气,以及久居上位者才有的气势,不是普通人家可以培养出来的。

而且看年纪这么小,可能是因为听说了一些关于荆棘沙漠的传言,好奇加好玩才来的。

这样的少女,他曾经见的多了。

想到这里,他脸上的神色也放松了一些,甚至忘了自己出于本能,在那少女出现的一瞬间仿若警戒意味着什么,又说道:“这里不是你可以来随便玩儿的地方。你可知道这里每天死多少人?有多少强者在外界呼风唤雨,在这里也不过是苟且存活?你

他原本以为自己的这些话,会让这无知的少女退却,起码害怕并认清事实。谁知对方只是静默的听完,而后——

“说完了?“

那少女的脸上,甚至连一丝波动都没有,眼眸如同一潭平静的湖水,毫无波澜,仿佛那些话,她根本没有听进去。

那青年顿时觉得自己一番口舌是白费了:“你…“”多谢。“那少女嗓音清透,便是连道谢也显得有些清冽。而后,她便看向了门上的字,好像已知道这门不是随便那个人就能进的。

“……“那青年原本想要说出口的斥责便咽回了肚里,心想她可能还是听进去了一些。只是今天正好赶上血夜,她只怕也要一起在这里呆着了…

然而片刻之后,那少女竟然再度伸出手,看样子竟像是要坚持进去!

“你疯了?”

青年声音有点大,震惊的睁大了眼睛的看着她。

上面写的清清楚楚,每天只允许进去五个人,再多就是死路一条。她是不是不知道那些血字是怎么来的?

那少女却神色平静,语气清清淡淡:“这上面不是还写着最后一条。“

最后一条?

想要进去,唯一的办法,就是打败里面五人中的一个。赢了,自然可以占据他的位置。

那青年觉得眼皮一跳。

“哼!自找死路!“忽然一声冷笑,一个精瘦的中年男人开了口,“原来现在世家出来的小姐,都这么没脑子!”

她自己找死,关他们什么事儿?

“周明,人家毕竟是个小姑娘,你何必说话这么难听!”

旁边一个皮肤黝黑,打着赤膊的壮汉忽然开口,声若钟雷,肌肉高高的鼓起,看着便让人十分有压力。

“呵,小姑娘?在这里,谁不都是一样?你铁峰仗义,我可不敢比!”那精瘦的男人阴阳怪气的开了口。

那壮汉一怒,却也只是冷笑:“总好过某些让师兄弟断后自己独自逃亡的东西!”

“你!”

“够了!”那青年忽然皱着眉头开口,“都这个时候了,吵什么?”

血夜就要来了,还在这闹腾?

场面顿时死寂,似乎都是想到了血夜,所有人的脸色,都不是十分好看。

那青年皱眉看着那少女,心想这是他最后一句劝诫,若是她坚持,那他也不管了!本来看是个少女,好歹照顾点,谁知竟然是个不知死活的!

“在这里的,最高等级的人,是五星灵皇,最差的,也是二星灵皇。可是我们都没有进去,老老实实的呆在这里。你知道为什么,我们都选择留在外面吗?“

那青年声音微冷,眼眸看向紧闭的门。

“因为若是呆在这里,虽然危险,可是还有活着的可能。若是进去了……”

他一字一句,低沉平静,却像是惊雷炸响,带着千钧之力——

“必死无疑!“

他转头看向那少女:”如此,你还要进去?“

等级高的人,是可以看出等级低的人的境界的。但是这少女用精神力掩盖了自己的真正实力,就连他也看不出来。

但是十五六岁的少女?

恐怕连灵皇都不是吧?

那少女转头,清冷的目光,从这些人身上扫过。

一瞬间竟有被看透的感觉,有几个人不自在的动了动,还有几个微微蹙眉,即便是面无表情的,也忽然闭上了眼,或者转过头去。

她声音依旧淡定沉凝:“多谢你的提醒,不过……我不是你们。“

众人还没有明白她这话的意思,便看到她忽然一脚飞起,踹向了门!

“砰!“

紧闭着的门,忽然被大力踹开!

她的身影,正站在正门口!逆光而立!

同时,一道雄浑的灵力忽然幻化成一道利刃,朝着她的心脏而去!

一柄飞刀,像是流星般破空而来!目标直指她的眉心!

一道黑色的墨水一般的液体,飞旋而来,迅速分化成数道冰刃,刺向她身上各处!

一道琴音,铮然而起!

她目光霎时间飞雪流光,杀意顿现!

------题外话------

没网传了半小时也是醉了,预告——明天满课,这就去码字,争取明天多更新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