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81 爱别离(第二卷完)

空无一人。

她豁然扭过头去,却只看到空荡荡的擂台,和远处仍然在欢呼的人群。

什么都没有。

看到她的动作,司徒正一愣:“怎么了?”有什么事儿?可是他却没有感觉啊。

凤长悦收回目光,扭过头来,眼中尚未褪去的凛冽杀意顿时让司徒正一怔。只感觉那目光如同冷清冰凉的匕首,从身上狠狠刮过,纵然什么都没有做,也似乎能够感觉到痛感。

他心中忽然升起疑惑,这样的眼神,可不是普通人可有的…

然而只是一瞬,下一刻凤长悦便恢复如常,让司徒正几乎以为自己看花了眼。

闭了闭眼,司徒正脸上重新浮现笑容:“现在,这东西,是属于你的了。”他神色如常,仿佛什么也没有觉察。

凤长悦心知肚明,冲他微微点头:“多谢会长大人。”

司徒正笑道:“这有什么可谢的,是你自己太出色了!而且,我也算是你的半个师父了。”

凤长悦一愣,却见苍离当即跳出来:“喂!老家伙!你想的倒美!这可是我徒弟!”

司徒正眨眨眼:“当年…”

苍离瞪眼:“当年的话就当放屁好了!”

众人:“……”

凤长悦:“……感谢会长大人抬爱,但是我已经有师父了。”

司徒正心中倒也没有和苍离抢人的意思,只是觉得这样一个天才,实在是百年难遇,出于一片爱才之心罢了。另外和苍离私交甚好,纵然没有明面上的仪式,但是在他心中,已经将凤长悦当做了自己的半个徒弟。看凤长悦这样说,也便笑道:“丫头不用担心。你师父不过是嘴上说说罢了!若是他不够疼你,将来找我便好!”

“多谢会长大人。只是师父对我很好,只怕没有这机会了。”

凤长悦眼眸微弯,有几分无奈的笑意。

苍离原本听着司徒正的话还有点气愤,但是听了凤长悦的话当即就笑开了:“听见没!这丫头是我一个人的!”

话一出口,苍离便觉得后背忽然窜上一股凉风,打了个寒颤,立刻补充道:“…徒弟!”

感觉到那有些凉凉的感觉终于消失,苍离颇有怨念。不就是说了句是他一个人的吗!?而且还有“徒弟“俩字儿呢!居然就这样对他!哼!

不过这话也只是敢在心里想想,脸上还是满脸的笑容:“丫头,将这东西收起来吧!”

在场这么多人,只有他知道,这东西对于那丫头,究竟意味着什么。

司徒正催促道:“因为你也是灵力比赛的冠军,便将所有的奖品都放在这里面了,你看看,是不是?”

凤长悦不再犹豫,将那戒指戴在了手上,同时用精神力轻轻抹去了上面原本的封印,而后加上了自己的封印。

不过片刻时间,便已经将里面的东西检查好了。

只是这一看,倒是让她心神一动。

因为那里面除了一卷天阶武技,一卷七品丹药的方子之外,竟然还有着一卷羊皮纸!

而她粗略一看,便发觉那羊皮纸,竟是和她手中已经拥有的两张有关紫莲心焱的羊皮纸一模一样!

她的心情难得的有些激动,只是脸上却不显,将东西收起来之后,便冲着几人道谢:“多谢诸位前辈。”

看到她这样不卑不亢,几人都是有些惊异,继而就是赞赏。

若说先前的淡定,可以说她是性子内敛沉静,而现在依然如此淡定,就是心性绝佳了。那是见识过太多风浪之后才会有的容和大度和从容。

凤长悦是三国交流大会有史以来的第一个双料冠军,不仅仅在灵力修炼上勇夺第一,更是在炼药大赛上力挫群雄,鏖战大陆各方天才,最终夺得了胜利。这样的天才,恐怕百年,哦不,千年也未必能有啊!

从今天起,凤长悦这个名字,便会席卷整个大陆!

所有人都会知道,有这样一个少女,凭借着绝佳的天赋和心性,子啊三国交流大会上得了两个冠军!

这样的荣耀,这样的盛名,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一种绝对的诱惑!

而她得到的奖赏,也是所有人都羡慕不已的!天阶武技,七品丹药方子,还有神火的线索,万一不是会引起诸方羡慕的宝贝,而现在都在她这里!

她名利双收,却仍然神色淡淡,甚至连多一分的喜悦之色,都不明显。

司徒正心中只得感慨,这个少女,果真不简单。此番心性,他日必成大器。

而其他人,也大多比凤长悦激动。

蒂亚狠狠挥拳,俏脸上满是兴奋,因为凤长悦的帮忙,她手上的伤好的很快,此时已经能够握拳:“长悦好样的!”

卡西尔有些胆战心惊的看着她的手,生怕她一个过度用力就再次把自己废了,刚想开口就发觉自己这想法似乎有些不对劲?

蒂亚说完,捅了捅一旁的卡西尔:“喂!看见没!我就说她一定会赢得!”

看着蒂亚亮晶晶的眸子和飞扬的神采,他忽然发觉了什么似的,脸色微微一红,眼中有着自己都不曾注意到的慌乱,不过幸好有扇子挡着,蒂亚也并未在意,便没有看到他的异常。只是又转头,高高兴兴的看着凤长悦,恨不得立刻冲上去庆祝。

实际上,整个会场都已经沸腾,他们身后也传来响亮的呼唤声。

桑煦凝浑身都在微微颤抖,垂下眼睛,往旁边退了退。她怕自己再看下去,就会忍不住上前杀了她!

贺秋还有点发愣,觉得莫名其妙,凤长悦成了冠军。

然而周围的一切,都在提醒着他这都是事实。

他心中终于后知后觉的涌出来无尽惶恐。

师父、师父他……他若是知道他输了,会有什么反应?

似乎想到什么可怕的事情,他眼神之中闪过一丝惶恐,若非还有最后一丝理智,只怕已经瘫软在地。

此时他也没有心情去想要把凤长悦怎么样了,他心中只想着回去之后,到底要怎么应付即将到来的暴雨了!

凤长悦眸子微闪,便已经将这些人的脸色尽收眼底。

本来还想说说药鼎的事儿,但是现在说也没什么证据,而且柳承修毕竟身份贵重,桑煦凝也是公主,都不是轻易就能扳倒的人。

等之后有机会了,直接斩杀也可。

她微微抬起下巴,眼中有杀意一闪而过。

而后她忽然感觉到一道目光轻柔落在身上,转头看去,正对上一双清冽的凤眸。

她唇角忽然露出一丝笑,连带着眼角都有了几分难得一见的温柔。

卡西尔看见,刚想吐槽那家伙真是无时无地都要秀恩爱,却忽然感觉气氛有点不对劲。扭头一看,却看蒂亚正扭头看着羽千宴,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不是她一贯的开朗如同阳光的笑容,也不是偶尔痞痞的流氓笑容,分明是什么也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做,但是他却忽然觉得有些哀伤。

那哀伤,是因为她在看着的人。

羽千宴淡漠的狭长眸子,此时,也正看着那个万众瞩目的少女。静默的,悄无声息而风过无痕的。

他只是那样静静的看着,一身淡青色的衣衫,忽然也不如他的容颜清淡。

卡西尔忽然也觉得有些不舒服。

他看着的人,此时看着别人,而那个人,却也没有回过头。

他们这样,又算什么呢?

这丫头难道不知道,像羽千宴这样的男人,眼神一旦落在某个人身上,便不会再看其他人的吗?纵然他和他不熟悉,却也隐约知道一些事情,猜到一些情愫,了解一些内情。

而眼前的蒂亚,向来也是剽悍的,厉害的,没心没肺的,却因为这样的一个人,一次次的变得安静,变得沉默起来。

他有些看不惯,便一把捞起蒂亚的手,看似粗鲁实则轻柔,并未弄疼她:“喂!你的蹄子好了没有?我看你这是要废了啊……“

蒂亚被他打断,当即怒目而视,一把挣脱:“老娘的事儿轮得到你管?再说了,你想老娘的手废了,老娘偏要好了给你看看!告诉你!长悦早就帮我治疗了,而且这些天,每天都会有人定时给我换药——就连夜里也是两个时辰一换。怎么会不好?你只怕,是要失望了!“

卡西尔没什么笑容的一笑,却是有些冷:“你这么精神,只怕半夜人家换药,你也从来没有醒过吧!“

蒂亚一噎,这倒是。她最近身体虚,又吃了一些补身体的丹药,自然到了晚上醒不过来。

“关你屁事!“蒂亚最后也只得嘟囔了一句,转头不看卡西尔了。

只是被他这么一闹,原本的一些乱七八糟的心情,也散去不少。

她忽然吐出一口气,脸上又重新浮现了爽朗轻快的笑容。

她这样做,这样想,而那个人,什么都不知道。

卡西尔忽然讽刺一笑。

她,不也是,什么都不知道么。

……

交流大会终于落下了帷幕,所有人都回到了驿馆,等收拾收拾就准备第二天回去了。

安静的房间内,两个人的呼吸可闻。

轩辕夜靠在床上,怀中抱着凤长悦,两人就一直维持这样的姿势,也没有人说话,只是就这样静静的呆着。

在这样的时候,似乎谁都不忍打破这样的平静。

凤长悦靠在他宽阔柔韧的怀里,感受着他心脏有力的跳动,周身熟悉的冷香,温柔了眉眼。

她前世今生,都未曾有过这样一个人,给她肩膀,让她依靠,给她怀抱,让她温暖。

甚至连眼神,都始终汇聚在她身上,仿佛离开一瞬,便是千年。

她看似铁血悍然,无所畏惧,实则在这方面完全是空白,连什么时候喜欢上这个男人,都不知道。

等某一天知道了,也不过是强悍霸道的吻了他,而后宣布他是她的。

她不知道别的女子对待自己喜欢的男人,究竟是怎么样的,却只愿意凭着自己的本能,让这个男人永远属于她。

她说过,会自己走到他身边,便绝对不会食言。

她知道他要走,却并不怨怼,也没有埋怨。若是换做别的女子,只怕再怎样,也会叮嘱一番,毕竟他这样的身份地位,若是等到她去,不知道中间会有多少女子妄图靠近。

但是她却什么都没有说,因为她觉得那是浪费时间。所有该说的,在伽陵学院分离的时候,她已经说过,此时自然不会再说。

原本他这一次出现,已经是意外之喜。

想到此,她忽然拉紧了他的手,微微转了转身子,让自己躺的更舒服一点。脸颊贴在他的胸膛,那心跳也更加清晰。

只是她这一动,轩辕夜却忽然开了口:“别乱动。“

他的声音,竟是带上了一丝黯哑,听着便像是暗夜盛开的曼珠沙华,分明是冷清的,却带着让人沉沦的魅惑。

凤长悦一愣,便要抬头看他,却忽然被他一拉,更紧的靠在他胸膛上:“别动,让我抱一会儿就好。“

凤长悦便乖乖的不动了,睁着眼睛,眼前是一片白衣,什么都看不到。

但是她却忽然觉得,自己能够想象到他此时的神色。

她忽然发觉他的心跳有点快。

“阿夜,“她忽然开口,声音带上了几分以往少见的狡黠,”你的心跳……有点快。“

而且,好像有点热。

轩辕夜耳尖微微一红,只觉得这小丫头就是故意折磨自己的。

他怎么说?自己心心念念的人儿就在自己怀里,同床共枕这么多天,他却顶多只是吻她几下,他容易吗?

她身体温软的不可思议,全然不似她的性格那般清冷坚韧,却更让他沉沦不愿醒。

他下巴放在她头上,抵着她柔软的黑发,蹭了蹭,好一会儿才平息自己的心跳。

凤长悦额头贴着他的胸膛,微微笑开。

轩辕夜耳朵更红了,但是很快就将她抱在怀里,而后认真道:“你还太小。“

你还太小。

凤长悦嘴角的笑意,忽然顿住,然而眼角,却映碎月光,透着微微的亮。一瞬间如同浮光似锦。

她忽然问道:“阿夜,你多大了?“

轩辕夜顿了顿:“再有四个月,二十。“

说到这里,他眉宇之间,忽然闪过浮起几分凛冽。

他忽然想起那天,泽尔的话。

“君上,长老们已经打算趁着这次七部动乱稍定,就给您纳妃了。您的年龄,却是也已经到了时候。”

他忽然有些烦躁,却不是担忧控制不了局面,而是觉得这丫头,实在是太小了。

她才十五岁。

他的情绪有了些微的波动,凤长悦自然是感受的十分清楚,却并不打算问,只是喟叹:“嗯…二十岁…血气方刚的年纪……唔!“

她的脑袋忽然被一只有力的手掌扶住,而后忽然一阵微凉的触感传到唇上,腰间被紧紧箍住,挣脱不得,她也不想挣脱。

浅尝辄止。

他便放开了她。

然而手臂却抱得很紧。

他似乎咬牙:“等下一次见面,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才是血气方刚!“

虽然有些恶狠狠的语气,但是眼中却是全然的眷恋和不舍,他看着她,唯她可以看出他眼底深处绝对的珍视和肯定。

凤长悦回抱着他,如何不知他此时心情?

“嗯,“她轻轻道,”我等着。“

这样的话,若不是轩辕夜自控力极强,只怕已经是忍不住了。

忍了又忍,才揉了揉她的黑发:“我也等着你。“

等你找我,正式走进那个地方的那一天。

她点点头。

顿了顿,轩辕夜才道:“睡吧。”

她轻轻的“嗯”了一声,而后闭上了眼睛,躺到了被窝里。

他就那样抱着她,随即也闭上了眼睛。

而后,一阵极淡的香气飘散。

他忽然睁开了眼睛。

月光流淌进来,却都不及他眼中的细碎温柔。

他就那样看着她,一直看着,一动不动,似乎要将她刻进脑子里。

不,是骨血里。

还没有离开,他却已经开始思念她。

思念她冷冽的目光,冷清的神色,微弯的眼角,湛黑如同黑玉让人沉沦的眼眸,甚至身上清浅的香气,一言一语,一颦一笑,一回眸,一转身。

他居然觉得左胸有点疼。

他眸色深深,感受着她平静的呼吸,便也觉得满足。

这一次的别离,他什么都没有说,她什么都没有问。

然而他们都知道,这是无法避免的。

但是她一句怨言都没有,甚至没有要求他多呆几天。

她向来聪慧,必定早就猜到这些时日他虽然顶着别人的身份,但是终究不是真正的别人,他是他,自然有着他必须要去做的事情,以及自己必须承担的责任。

所以他抱她,她便也回抱,甚至抱得更紧,他不语,她便也沉默,他吻她,她便也回应,他忍住冲动,她似是调侃,实则珍视。

他知道她的回应,她的沉默,她的热烈,她的……泪光,都是为他。

她向来如此。

看似强悍却懂事的让人心疼。甚至连分离也可以装作这样的干脆利落。

他如何不知?

他和她一样,不想分开,不愿别离。

他的手微微抬起,想将她的头发理一下。

窗外忽然传来鸟声。

他的手一顿,继而眉眼愈发温柔,看着她,而后轻轻的松开手,起身。

静默无声。

他下床,站在床边,神色已经恢复了以往的清雅矜贵,带着几分不可高攀的疏离。

他忽然便要抬脚,却忽然顿住,而后转身。

俯身,轻吻,停留。

起身,凝望,转身。

风声渐起。

她的眼角,似乎也有了月光。

而后,她睁开眼金,清明透亮,分明从未睡着。

她知晓这别离无可避免,所以未曾纠结,只是当他真的离开的时候,便觉得身边似乎空了一块,而心底,也似乎忽然塌方了一块,凉凉的。

她就这样,睁着眼睛,没有回头,静默无声。

一夜。

……

第二天早上,蒂亚起床之后,想去看看凤长悦,走了几步却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停下脚步仔细想了想,才发觉是自己手上昨天的药竟然没有换。

虽然她的手也好的差不多了,但是忽然没有换,她未免有些奇怪,便扯住了一个匆匆走过的侍女:“哎,你知道为什么昨天没有人帮我换药吗?”

那侍女愣了愣,才奇怪说道:“蒂亚小姐,您的药,在几天前就已经不在晚上换了啊。苍离院长说您的伤势好的很快,所以即使晚上不换,也不会有什么影响的。加上不想影响您睡觉,所以早几天就已经派人晚上不要去打扰您了,只要白天换就可以。慢慢修养总能好的。“

蒂亚一愣,随即有些愣神。

她的药早就停了?

她怎么不知道?

虽然每天晚上都睡得很熟,可是她可以确定,每天夜里的确有人来帮她换药的啊。不说别的,单是那崭新的每天都不一样的包扎,她就可以确定了。

当时她还想这人还挺有趣,竟然每天都换着花样来摆弄一个纱布。

现在看……却是有些奇怪。侍女竟然说早就停了?

那……每天晚上进入她房间的人是谁?

侍女看着她脸上神色有些奇怪,关心问道:“蒂亚小姐,您没事儿吧?“

蒂亚回身,摆摆手:”没事儿,你去忙吧。“

那侍女应了,而后离开,只留下蒂亚一个人满心疑惑。

她看着有些空旷的庭院,皱起了眉头。

会是谁呢?这里戒备森严,那人没有被任何人知道,显然实力超强,但是又不是为了伤害她,大半夜的潜进来,却只是为了……帮她换药?

而她,竟是从来都不知道。

她忽然觉得脑子有点疼,心情烦躁也就不愿多想了——随便吧!管他是谁!反正她也没什么损失,甚至可以说占了便宜呢!

她将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全部驱散,而后继续朝前走去,然而却还是觉得有点不对劲,看了看空旷的庭院,才忽然想到,今天这样安静,确实不对劲。

平时每天,卡西尔都会随时随地莫名其妙出现在她身边,无论是调侃还是逗趣,总是闪着一双波光潋滟的桃花眼,笑的人神共愤。耳边也总是充斥着他的声音,虽然总是在夸自己风流潇洒或者调侃她的爪……啊呸!手!

只是今天,却安静的不得了。

不过是因为他不在。

这感觉有点不好,蒂亚心里有点怪怪的却说不出来,忽然又回头,冲着那个即将离开的侍女喊道:“喂!那娘……卡西尔去哪儿了?“

难道是看长悦得了冠军,大早上就巴巴跑去献殷勤了?

哼,也不看看自己的情敌都是什么样的狠角色!

想到这里,蒂亚唇角撇了撇,眼中却浮现了几分自己也不知道的笑意。

那侍女愣住,而后才道:“您是说卡西尔大人吗?他昨天晚上就已经离开了啊。难道您不知…哦,对了,当时您先回了房间休息,所以不知道这事儿。”

他走了?她怎么不知道?

蒂亚呆愣当场,随即忍不住拔高了声音:“你说他走了?去了哪里?“

那侍女却笑了,脸上浮现几分红晕:“蒂亚小姐说笑了,像卡西尔大人那样风流俊俏,玉树临风实力又强的人物,去哪里怎么会告知我们?我知道,也不过是因为有人看到他独自离开,其实现在,整个行宫的女人都知道了呢?“

她噗嗤一笑:“虽然那不是平凡人可以肖想的,但是……他离开,昨天还是有好几个姑娘都偷偷哭了呢……”

见蒂亚神色有些奇怪,那侍女便逐渐停下了话语,而后有些不好意思的行礼:“若是没有其他事,奴婢先下去了。”

蒂亚心情越发的繁烦躁,让她下去,自己则是看着空空荡荡的庭院,再一次陷入纠结之中。

她心头像是有火,猛的燃烧起来。

独自离开?整个行宫的女人都知道,唯有她不知道!?还有人为他哭!?

真是笑死人了!

蒂亚越想越火大,但是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因为什么生气。

生气他不打招呼就走?

可是他们也没什么关系,他也没有任何理由告诉她他要走。

生气所有人都知道,就她不知道?

可是这也是因为她一早休息了……难不成等着那娘娘腔提前单独跟她说?怎么可能!

想来想去,她都找不到一个理由解释自己的生气,但是心中却越发烦躁。

最后只得恨恨咬牙:一定是因为他走了,所以她没有办法把他当做出气筒了,也没有人和她斗嘴了。毕竟她行动不便,什么都做不了,每天和他调侃斗嘴倒是还有点意思。

而现在,他说走就走,搞得她在这里烦躁不安,就像是笑话一样!

蒂亚烦躁的狠狠揉了揉头发,而后冷哼一声,将所有的心情都抛到脑后——哼!走就走!这种娘娘腔满身风流的男人,多看一眼都会瞎!

她随即继续朝着凤长悦的住处走去。

然而当她快要走到地方的时候,却看到了门外站着的一个人。

那个人长身玉立,一身青衫,脸上流畅的线条此时竟像是带上了几分冷泽,看着让人心中微凉。

他静默不语,就那样站在门外,门虽然关着,但是却可以隐约听到里面的谈话。

“丫头,你已经决定了吗?“

是苍离的声音,只是平素总带着几分笑意的声调,此时却微沉。

这是凤长悦的住所,他在这里,自然是在和她说话。

蒂亚一愣,决定?什么决定?

紧接着,便听到那道熟悉的冷清声音:“是的师父。我已经决定离开。“

蒂亚一惊:离开?

她下意识的看了看那男人,却见素来淡漠的容颜上,似有一丝波动,却转瞬不见,反而更像是覆了一层薄薄的冰,带着几分寒凛之气。

虽然他什么都没说,但是她却能感觉到,他一瞬间的变化。

苍离似乎试图挽留:“为师理解你的心情,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你现在虽然在这些年轻人之中算是佼佼者,可是和很多真正的强者比起来,你还是差了很多。尤其是你刚刚得了交流大会的冠军,多得是人盯上你。你若是独自离开,保不齐有人暗中下手。这如何让我放心的下?不如,我和你去……“”师父。“凤长悦的声音似是有点无奈,像是对待一个闹脾气的小孩子,只是话语终究还是带着几分不易觉察的感激,“我知道你的苦心,也知道你的忧虑。但是我必须离开。这是我目前最好的选择。只有这样,我才能早点达到我的目的。学院生活虽然开心,可是终究过于温和。您也说过,真正的强者,是在生死绝境之中练就出来的。若是我因为这些潜在的危险放弃,安安心心老老实实的呆在学院,虽然有您的教导,可是终究不能和出去历练的效果相比。而我现在,时间真的很紧迫。”

她的声音虽低却坚定,像是铜墙铁壁一般无法撼动,而那些话,也让人没有理由反驳。

苍离沉默了许久。

“我知道你的想法,也并不是要阻拦你。我从一早就知道,你比所有人都渴望尽快成为强者。恐怕,不仅仅是因为那位吧?不过,我也没有要追究的意思,只是想要告诉你,奔着目标去努力纵然没错,但是也要考虑自己。你才结束大会的比赛,很多人都注意着你,而你现在也不过二星灵皇,如何让我放心的下?”

凤长悦却忽然轻笑,蒂亚隔着一道墙,都能想象到她向来冷清的面容上,若是出现笑容,是何等清丽。

“师父,我的底牌不少,您也知道。而且,就算是遇到强者,我总会逃啊。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自然不会让自己处在危险中,您放心吧。”

这话说的苍离一阵语塞,这丫头的底牌,确实很多,甚至连他都不知道她到底还有什么做不到的。

她甚至可以虐杀神兽……

苍离捂脸,这真的是他的徒弟吗?为何他有种什么都不知道的感觉……

既然她把话都说道这里了,那他也没有什么理由阻拦了。

毕竟人各有志,而且她也确实需要更广阔的天空。

“既然你意已决,那我也不反对了。只是你要决定去哪里,起码让我知道。”

这样,起码以后知道去哪里找啊。

凤长悦顿了顿,才道:“西北。”

蒂亚一惊,西北?那是……

“你、你别告诉我你是奔着西北方向的荆棘沙漠去的!”苍离果然瞬间找到了重点。

凤长悦看着几乎炸毛的苍离,有点无奈,却也只好点头:“是的。”

苍离顿时又不愿意了:“你可知道那是什么地方!?纵然是灵宗强者进去,也鲜少生还,这么多年早已经成了一片死地!你为什么要去那里?我虽然不反对你历练,可是却不能眼看着你去送死!”

苍离越说越激动:“你可知道,多年前三大帝国的强者曾经试图进去,却最终全军覆没?你这小身板,去了不是找死是什么?”

他眼中是真的浮现了几分怒意:“你……你不能去!“

荆棘沙漠,就是死亡的代名词!他就是对她再有信心,也不可能放心!

蒂亚在外面看不到苍离的神色,但是听到声音,也知道这次他是真的怒了。

因为对凤长悦,他从来都是笑眯眯的,也从未有过大声呵斥。而现在,竟是语气有些强硬了。

凤长悦依旧平静,语调淡淡,只是却让人无比清晰的感觉到她的决心无法挽回。

“师父。“

“我意已决。”

她没有其他的话,只有这一句,我意已决。

她是非去不可了。

苍离气恼的想要将眼前和丫头立刻带回学院,关起来省的她总是让他提心吊胆!

“我不知道你还有什么理由非去不可,但是我告诉你,即便是那位,也不值得你如此!”

原本只是气话,却不想凤长悦忽然沉默。

苍离忽然也觉得这话有些过分了,幸好那位已经走了…

半晌,她终于开口,似是带着笑意,却无比认真。

“师父,虽然他不是我所有的理由,但是却已经足够分量,让我如此。“

苍离有些晃神:“所以,你就不惧生死,一定要去?”

她轻笑:“一定要去。”

蒂亚下意识的扭头,却见他忽然转身,背影竟是看着有些孤寂。

然而他脚步稳稳,脊背挺直,有风来,微微卷起他青色的衣角,似有风声呼啸。

蒂亚愣愣,忽然觉得心里也酸酸涩涩。

她忽然有点想念那张妖孽的容颜和潋滟的桃花眼。

门忽然打开。

“师父,您回去吧。我离开的事情,若是有人问起,您就说我只是出去历练了。至于去哪里,您自个儿想吧。”

她一身黑色劲装,一头黑发竖起,干净利落,唯有苍离可以看到她眼中眷念。

“师父,我走了。”

苍离转过身去,大手一挥,“走吧走吧!自己注意安全!还有!“他忽然扔出一枚戒指,有些不耐烦,“这是我的信物,若是遇到麻烦了,拿出来还是有点用的!里面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希望你也别有机会用!好了!走吧!”

凤长悦深深鞠了个躬:“师父,保重。一年之内,我必定回来。“

随即,她便转身,不再留恋的离开。

清晨的阳光有些清透,并不刺眼,落在她身上,看着竟是隐隐生辉。

走了几步,她像是感觉到了什么,忽然回身,看向了蒂亚。

二人四目相接。

她忽然绽开一抹璀璨的笑容。

蒂亚记忆中,她极少会笑的这般灿烂,然而此时见了,却不觉欢喜,反而心酸。

蒂亚忽然觉得眼底热热的,她连忙眨眨眼,也裂开嘴,用力挥手——

“喂!你可要混出个样子啊!回来我还要靠你呢!要是你不按时回来,我就、我就霸占你的房子,明天欺负你隔壁的朋友!“

凤长悦点点头:‘好。“

我一定会按时回来。

蒂亚却也像是不耐烦:“走吧!不经常笑的人忽然笑的这么灿烂,不知道会把人吓出病来啊!走吧!”

凤长悦忽然一挥手,三个小瓶子忽然飞了过来,蒂亚连忙接住,想要抬头问这是什么,却见她已经转身离开——

“那瓶子里的东西,你看着办吧,等我回来,最好你也已经成为了强者!到时候,可别被我打的站不起来啊!“

不等蒂亚回话,她的身影,便忽然消失。

竟是用了她绝佳的身法。

蒂亚感受着三个瓶子炽热的温度,忽然便知道里面是什么了。

“哼。”

她努力眨眨眼,暗骂自己没出息。刚要走,却见门里面忽然探出一颗脑袋,继而是整个身体。

苍离有些失神的望着凤长悦离开的方向,沉默许久,只有偶尔抽动鼻子的声音,表明了此时他的心情。

蒂亚也没有心情去取笑他,呆呆的看了一会儿,也转身离开。

……

凤长悦之所以去往荆棘沙漠,无非是因为——

三张残缺的地图拼起来,所有的线索,都指向西北方向!

她已经想好了之后的路途,自然没有任何犹豫,便独自一人,朝着西北方向而去。

只是这一走,便是别离。

后来,大陆之上,群雄并起,惊采绝艳之辈纷纷,然而却有一颗最耀眼的明珠,绽放光华,无可比拟。

那个人,从这一刻,开始了她新的辉煌征途。

她的名字。

凤长悦。

------题外话------

今天,这本书连载正好半年,而我来520小说,也整整一年了。去年的今天,我想二十岁应该做点自己喜欢的事情,于是来了这里。那时候我不知道,会有这样一天,很多人看我的文,很多人每天给我留言,很多人鼓励我,与我同在。有人凌晨给我发祝福,还省下自己的钱订阅,送花,有人把我当做孩子一样宠着,无论更新多少也没有怨言,始终待我如初。

这是我青春里遇到的最好的事情。

这一章虽然是爱别离,但是却都是为了以后的长久相伴。

而但愿,你们一直都在。

煽情完毕么么哒~大家都表破费了,只求要是扔评价票,最好是五星啊啊啊啊啊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