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79 重新鉴定

一道耀眼的光芒顿时冲天而起!

那黑色玉石之上,竟是瞬间浮现了银色的光芒!最前面的位置,暗沉幽深的玉石之上,竟是几乎同时出现了五颗星星!中间几乎没有任何停顿,便接连出现!

那光芒聚集在一起,竟是看着有些难以直视!

然而即便如此,无数人还是立刻激动了起来,纷纷睁大了眼睛想要看的更加仔细,生怕错过了什么——这样的光芒,已经是超出了之前的所有丹药!虽然之前已经是检验过一次,并且很多人都看到当时第六颗星星并没消失,可以肯定一定是六品丹药了。但是那时候还来不及说什么,就被贺秋和凤长悦的动静一前一后打断,自然也是让很多人将注意力都转移了。

而现在,重新来一次,她心中反而是高兴的。

只有这样,那些人才能看到真正的六品丹药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只有这样,才能让那些人都知道,到底谁才是真正的第一!

而此时,在众人屏息凝神等待之后,第六颗星星,终于再度出现!

虽然浅淡,但是却已经是足够证明她的实力!

一行银色大字,出现在最下面——“六品丹药,低等!”

虽然是低等,但是——那可是六品丹药!

六品丹药,迄今尚未出现!就算是贺秋和凤长悦都炼制出了同样等级的丹药,那也是桑煦凝赢!因为她是三个人之中,最早炼制成功的!

这自然算是她的一个优势,也是她最大依仗。

而现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这里,看到这六颗星星,自然也都是满脸兴奋,群情激动。毕竟很多人这辈子都是第一次见到六品丹药。

而对于那些有些权势的人来讲,即使是他们,想要得到六品丹药,也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五品和六品,天差地别!

五品炼药师虽然少,但是只要付出相应的报酬,基本上也就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丹药了。

但是六品可是不同!

因为炼制药灵,可不是每一个炼药师可以做到的!所以六品炼药师的地位已经是比五品的高出了不止一个台阶!此时的他们,已经是众多强者以及势力的追逐讨好对象,只要一句话,便可以召唤一群甘愿出生入死的强者。

这样的存在,自然也就注定了,现场的人看到桑煦凝已经是六品炼药师的时候,心中已经在盘算要怎么讨好了。

苍离那等级别的,已经不是哪方势力可以随便勾搭的了,他们的目标,便放在了今天出现的年轻的六品炼药师身上。

虽然桑煦凝本身已经是纳克兰的大公主,可能比起其他人更难讨好,但是无论怎样,也要一拼啊!

而没有想那么多的人,则都是脸色涨红,看着桑煦凝,准确来讲是黑玉之上的红色丹药,眼睛发亮。

议论声欢呼声尖叫声充斥耳膜,整个现场都已经陷入了沸腾之中。

看着那黑玉上耀眼的星芒,桑煦凝的嘴角,终于是上扬了起来。

这欢呼,这气氛,这热烈,都是因为她!

随即,她抬眼,看向司徒正等人——

要鉴定?好啊!她就不信,那个凤长悦,真的能够炼制出比她好的丹药!

司徒正感觉到了她的目光,不动声色的蹙眉。

小小年纪,未免太过争强好胜。她似乎……胸有成竹?

心中有了计较,司徒正脸上却是不显,将丹药用玉盒先装起来,放在了几个人的身前,而后看向了贺秋:“你来。”贺秋恭敬一笑,而后小心翼翼的将丹药放了上去。

那是一颗外面隐约有着一层冰霜的丹药,看着便让人觉得发冷,可是这冷之中,又隐约觉得有一股炽热的力量。

这样矛盾却不冲突的感觉,顿时让司徒正等人眼前一亮。

那东西,果真名不虚传啊。

而看台上的人们,此时也都是满脸好奇的等待着。桑煦凝的丹药已经是六品了,不知这什么贺秋的,可是能够超越她?

在众人安静的等待中,不出意料的,那上面果然接连出现了耀眼的星星!

五颗,同样耀眼!

有的人看着,眼睛眨都不眨,生怕错过了什么。

整个现场都悄无声息。

终于,在短暂的等待之后,一颗浅淡的星星,终于出现!

“六品丹药,低等!”现场再次爆发出热烈的欢腾!

司徒正等人都是带着赞赏的笑容,眼中却并没有吃惊之色,显然是早就猜到。

唯有柳承修的脸色异常难看——本以为已经做了完全的准备,却不想半路冒出个贺秋!

云渺然!那个人消失多年,竟然会以这样的姿态出世!纵然他本人没有现身,但是这个徒弟,绝对不是平白出现的!

而现在,他竟然就率先盯上了交流大会的炼药冠军!

早知道应该先多多调查一番!

桑煦凝脸上的笑容,也逐渐收敛,尤其眼角,竟是似乎带上了几分阴狠。

她是真的没有想到,这个贺秋,竟然有着这样的实力。

不,或许那不算是实力,她看的分明,最后他是加入了什么东西,而且那东西,分明司徒正等人也是有些震惊的。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是已经可以确定绝对是帮他炼制了这样品级的丹药!

不过幸好,他的品级和她是一样的,而且——她比他早!已经可以确定是可以淘汰他了,剩下的,唯有凤长悦!

想到此,桑煦凝垂下眼睛,遮住了眼中一闪而过的愤恨。

师父分明说了已经准备好了一切,凤长悦绝对不会顺利的炼制出丹药。每个人的位置,表面看是随机的,实际上早已经做了手脚,凤长悦一定会抽到最前面的中间的位置。而且那药鼎,其实前一天也已经是做了一些处理的,只要凤长悦炼丹,到了一定时间那药鼎就一定会炸裂!本以为凤长悦一定会因此失败,而且是在最好的位置,让最多的人亲眼见证她的失败,可是却没想到,凤长悦竟然真的能够应付!药鼎炸裂,她居然连一点伤都没有,连丹药都没有受到影响!反而是让她出尽了风头!

这和一开始的计划实在是差太多!

然而这还不是最令人讨厌的,最让她恶心的,还是凤长悦那一脸淡定的模样!

她真是看够了她遇到任何事都那么淡定沉凝的样子,好像永远不会有慌乱失措的一天!

然而贺秋的脸上却并没有露出失望之色,反倒是看着十分平静的样子。

而柳承修的脸上,也并没有露出完全的惊喜之色,眸色深沉,看不出神色。

只是桑煦凝并没有看到,抬起头看向了凤长悦。

所有人的目光个,也都聚集在了她身上。

这个少女,究竟能够炼制出怎样的丹药呢?方才神火出,万火伏的场景,很多人还历历在目,对于凤长悦,自然也多了一层期待。

虽然中间药鼎炸裂,却更让众人看出了她精湛熟练的炼药手法,惊叹连连。包括最后那小金龙的出现,也已经显示她的丹药绝对不简单。

所以其实此时,除了桑煦凝认为凤长悦不过是哗众取宠,不过只是做表面文章之外,很多人对凤长悦十分期待。

就连贺秋,此时脸上的笑容也寡淡了一些,看着凤长悦,面色有些严肃。

虽然他对自己有信心,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还是觉得这个凤长悦,充满了威胁性。

凤长悦却对这些眼神视而不见,脚步缓缓,打开了玉盒。

那丹药自从炼制成之后,就被她一把收在玉盒之中,众人并没有机会仔细观察,此时见她打开了盒子,都是睁大了眼睛。

就连司徒正等人,也忽然觉得有些紧张,看着那玉盒——

一颗泛着淡淡金色光芒的丹药,呈现在众人眼前。

那丹药不过龙眼大小,整体呈现淡淡的红色,然而上面却带着一条条的金色,泛着淡淡的光芒,倒是掩去了它原本的颜色。而那金色光芒,也似乎是从里面透出来的,仿佛一直在游动着,远远看去,竟有些像是金色的小龙,不过更加细碎罢了。

司徒正眼睛一亮,竟是出人意料的催促道:“快!放上去看看!”

这急切的语气,顿时引起一些人的侧目。

先前那两人表现也很好,丹药也都是六品,可是没看到他这般急不可耐啊。

或者说,是满怀期待。

桑煦凝柳眉拧了一下,很快又舒展开,只是双手却是忽然握紧了。

贺秋脸上的笑容更淡了。

唯有苍离瞪了司徒正一眼,“催什么?”随即满脸笑容的看向凤长悦,“丫头,放上去看看!”

语气中,虽然不明显,但是也带上了几分激动。

凤长悦点头,随即价格丹药放了上去——

众人屏息以待——

轰!

一道耀眼的光芒,顿时冲天而起!

而黑色玉石之上,也顿时出现了一颗颗银亮的星星!

像是暗沉的夜幕上,突然有人随意撒下了一把钻石一般耀眼夺目,璀璨无比!

不出众人所料,也是快速的出现了五颗!不!是六颗!

原以为回像之前那样等待片刻才会出现第六颗星的人们,震惊无语的看着那几乎是紧随着前面星星出现的第六颗星星!

居然……一点停顿都没有!

高下立现!

桑煦凝脸色一白!贺秋眼眸一沉!

不仅仅是出现的快,那星芒,也明显比之前的都要亮!

这已经是证明了她所炼制的丹药,就是迄今出现的最高等级的丹药!

司徒正等人看着那熠熠生辉的星星,虽然之前已经有了猜测,但是当这一幕真的出现的时候,他们仍然是难掩震撼!

这样的天赋,这样的悟性,已经毫无争议!

苍离苍老的面容上满是笑容,眼睛几乎都笑没了,不用他说什么,此时众人也都知道他此时内心的想法。

这是我苍离的徒弟!是最天才的炼药师!

下面那几个几乎晃花人眼的字,瞬间刺痛了桑煦凝等人的眼睛——

六品丹药,中级!

不过是相差了一个等级,便已经是天差地别!

这代表着,今天极有可能,凤长悦就是冠军!

她如何能忍受?

然而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又什么都做不了,心中像是有火焰燃烧,几乎想要将凤长悦燃烧殆尽!

不同于之前的欢呼,此时的人虽然都是脸色涨红,满脸激动,却都十分默契的没有出声,而是紧紧的盯着司徒正,等着他给出最后的结果!

司徒正是最先恢复正常的,只是脸色虽然平静了,他眼神之中,却仍然带着几分赞叹之色,显然对于凤长悦是称赞有加,甚至惊叹。

“看来结果已经是十分明显了,”司徒正身体挺直,脸上带着笑,“今天的冠军是……”

“慢着!”

“等等!”

突然两道声音,打破了司徒正的话。

众人都是一愣,转头看去,却是桑煦凝和贺秋同时开口。

柳承修稍微往后站了站,不动声色的冲着桑煦凝点了点头。

贺秋张了张嘴,没想到桑煦凝竟然也开了口,冲她微微一笑。

桑煦凝没什么表情,对于贺秋的示好没有任何反应,只是直直的看着司徒正,深吸一口气,道:“会长大人,我以为就这样裁定结果,有失公允。”“哦?”司徒正眉头微蹙,“如何不公正?”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而且是由黑玉石鉴定的,结果已经那样明显,有哪里不公允?

而江流等人,也都是看向桑煦凝,看着她脸上有些执拗的神色,心中都是理解,然而却并不赞同。

“煦凝啊,你的心思,大家也都理解,毕竟年轻人,来此都是为了这个第一。只是结果已经出来了,大家都看的清清楚楚。你不能因为自己输了,就平白无故的说比赛有失公允啊!”说道最后,江流的脸色已是有些严肃:“毕竟这比赛是十分严肃的,而你身份贵重,更是应当注意自己的言语啊。”原本以为这是个天赋挺好,性格也不错的少女,现在看来,怎么有些过于追求胜利了?愿赌服输,精益求精才是她应当做的啊。

桑煦凝脸色有些难看,毕竟还是第一次有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么不给她面子,但是对方身份比起她只高不低,炼药师公会的三位会长,都是绝对的炼药宗师,即便她是公主,也没有和他们抗衡的力量。父皇还在上面看着,若是不小心为帝国招惹了这样的强者,最终得不偿失的还是她。

意识到自己的脸色有些僵硬,她立刻调整,露出了一个笑容,浅淡的笑容倒是看着让人舒服了许多。

“副会长大人,你们有所误会。我所说的有失公允,并非是针对某个人,也不是为了我自己,而是真的为了比赛能够透明。”她目光投向凤长悦,唇边笑意加深,“虽然已经用黑玉石鉴定过,但是诸位前辈,可是都还没有细致的看过。据我了解,丹药的等级,并不代表一切。若是低等的药效比起中等的更佳,那么是不是可以重新考量呢?”

她下巴微抬,眸中似有好奇:“毕竟凤小姐的药鼎曾经炸裂,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炼制出中等六品丹药,我们也确实很想见识一番,好好请教呢。”这话说的有意思了。

药鼎炸裂,即使是不懂行的人,也知道这是个非常大的麻烦,而凤长悦不仅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反而超过所有人,炼制出了这样等级的丹药。

虽然后来大家也都看到了她炼制的过程,但是……

“药鼎炸裂,凤小姐却正好避开,而且正好炼制出了丹药,这样惊采绝艳的人,想必是不会反对我的提议的吧?若是可以,我也很想请凤小姐多多教导。”

桑煦凝脸上依旧是一贯的笑容,似乎忘记了之前被凤长悦打的狼狈逃窜遍体鳞伤的场景。

这样的行为,到时让不少人都对她有所好感。毕竟漂亮又大方的少女,是很讨喜的。

至于她说的那些话……似乎也不是没有道理啊…。

有的人似乎有了什么猜想,眼睛一亮,继而看向凤长悦的眼神就有些莫名。

凤长悦神色淡淡,若是她还听不出来这是桑煦凝在暗示诋毁她炼丹的时候,趁着药鼎炸裂用了什么特殊手段的话,她干脆就别混了。

司徒正等人听了这话,虽然不至于对凤长悦产生怀疑,但是却也露出深思之色,毕竟若是凤长悦才十几岁,这样熟练而老成的炼药手法,实在是有些让人匪夷所思。

看着那几个人这样,苍离心中顿时不快:“怎么?难道你们也怀疑是我家丫头用了什么手段不成?司徒正!你人老了,眼睛也花了吗?丫头炼药的时候,你可是看的清清楚楚!”

司徒正被这样指名道姓的骂,终究是有些尴尬,脸色有些发红,却不是因为对苍离的指责不满,而是他觉得自己这样确实不对。

别人看不出来,怀疑也就算了,可是他却实实在在看着,这丹药,的确是凤长悦炼制,而且中间没有动任何手脚。

只是他心中实在是好奇,想要听听凤长悦怎么说,这才保持了沉默。

凤长悦冲着苍离淡淡一笑:“师父,您且放心。不过是浪费点时间罢了。这点时间,我还是有的。”她将玉盒呈上,放在了桑煦凝和贺秋的玉盒之旁——

“请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