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78 决战!

凤长悦只觉得眼前一黑,继而便是有一股炽热的力量,忽然从丹田之中传来!

那力量像是洪水一般,从身体最深处涌出,沿着四肢百骸奔涌而去!

不过是一瞬间,她便觉得虚脱的感觉已经完全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充沛。

她心神一动,随即神识内视,看向了丹田。

灵皇之晶正在缓缓的转动,散发着莹润的光泽。

而在那下面,那颗金色的星辰,又出现了。

这是第二次看见这场景。

第一次的时候,是在伽陵学院之中,看到阿夜被血衣人掳走,她全力追赶,灵力枯竭的时候。正是因为那神秘的金色星辰,才让灵王之晶疯狂蠕动,不断的注入力量,从而帮她取得了胜利。

其实那之后她也怀疑过,觉得自己的身体有问题,然而除了那一次之后,却始终没有什么反应,久而久之她也就把这件事情压下了。

而现在,这样的情形,竟然又出现了。

丹田之中,一片暗沉,如同夜幕暗无边际,唯有下面的那颗金色星辰,像是巨大的天幕拉开了一角,露出了一丝星芒。

而灵皇之晶,这次却没有像是上次那样疯狂变幻,而只是照常的缓缓转动,似乎一点影响都没有。

但是凤长悦却清清楚楚的感觉到了从其中不断散发出来的力量正在涌进自己的四肢百骸,甚至连几乎枯涸的精神力,也忽然得到了补充,瞬间丰盈起来。

来不及细究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凤长悦在短暂的惊异之后,便立刻抓住机会,一股雄厚的精神力量倾斜而出!

差点失去控制的丹药在火焰之中有些不稳定的摇晃了几下,最终还是被立刻镇压。而缠绕其上的金色小龙,也开始在丹药之上游走,随着它的动作,丹药之上也开始缓缓的渗出一丝丝的金色,看着竟是有了丝透明的感觉。

随着丹药之上的金色出现的越来越多,那金色小龙也变得越来越浅淡,似乎在逐渐的融合进那丹药之中。

看着这一幕,就连苍离的眼中,都是浮现了一丝惊喜。

那丫头果然有着不少的底牌!竟然会用这一招来炼制药灵!

而司徒正江流等人,脸上也是露出了几分毫不掩饰的激赏,甚至司徒正的眼中,有了几分激动。目不转睛的看着。

脸色最难看的,自然是站在一旁也在看着的桑煦凝和柳承修。

桑煦凝虽然了解的不多,可是看样子就知道凤长悦的这一招,绝对不简单!而随之练出的丹药,等级自然也是不会低的!

柳承修则是惊怒交加,看着凤长悦,目光逐渐阴沉。

想不到,他终究是算漏了一点!那个凤长悦,竟然有着这般的手段!

现在想要阻拦,也是来不及了!

比赛时间几乎已经完全耗光!

而那条金色的小龙,也终于逐渐消散,最后完全了无踪迹!

轰!

巨大的呢个两波动,突然以凤长悦为中心,朝着四周散去!

一股堪称浓烈的药香,也瞬间飘散到了每个人的身前!

不过只是一股药香,闻着便已经让人神清气爽,最关键的是,有临近晋级的人,甚至隐约感觉到了突破的征兆。

感受到这些,无数人心中,已经是隐约感觉到这场比赛的结果了!

此时那赤红色的火焰也终于完成了任务,在凤长悦的身前跃动了一下,而后缠绕着她白皙的脖颈,似是有些眷恋。

江流见此,有些惊异:“难道那神火,已经形成了火灵?”

若是已经形成了火灵,那么就更加不可小觑了!

柳承修眉心一动,仔细看去,然而看了好一会儿也没有感受到有火灵的存在。

他是见过真正的火灵的,毕竟他也算是顶尖的炼药师,虽然自己没有,但是见,倒是见过的。

他冷哼一声,想也知道凤长悦能够得到这神火已经是极为幸运,至于火灵?若是真的有那种东西,凤长悦又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实力去得到?

其他几人自然也是没有感觉到火灵的存在,虽然有些疑惑为什么凤长悦的火焰竟是这般有灵性,却也没有再细细追究。

他们现在只想知道——她炼制的丹药,究竟是什么等级!

而另外一些原本带着不明意味的目光,在感受到凤长悦身上的火焰并没有火灵之后,也似乎有些失望的收回。

没有火灵,就像是没有灵魂的娃娃,虽然威力强悍,但是却并不好控制,也不能发挥出最大的力量。这样一来,倒是没有一开始那么吸引人了。

凤长悦神色淡淡,却不代表她不知道那些投注在她身上的各色目光,其中那些觊觎赤心之炎的,她当然是感受的更加清楚。

然而她连眉毛都没有动一下,脸色淡定沉静的像是什么都不知道。

她手轻轻一抬,立刻飞出一线火焰,将趁机想要逃窜的丹药一把拦住,而后送到她怀中。

那火焰终于完全退散,消失的无影无踪。若不是她身前炸裂的药鼎碎片以及糟乱的场景,还有她脸上乱七八糟的黑灰,恐怕谁都想不到,这样的一颗丹药,竟是经历了炸裂之后被炼制出来的。

这小小的一幕,自然是给他们看得。

神火二字,便意味着纷争。这样的惊天之宝,谁不想要?谁不想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

而且天将神火,十三列位,散落在大陆上万里辽阔格局,想要见到已经是十分艰难,更何况将之据为己有?

虽然她亮出来的是赤心之炎,是排名最末的神火,但是却也已经足够引发诸方抢夺。

而现在,看到赤心之炎没有火灵,便已经可以让一部分人打消这个念头。

至于那些剩下的,仍然有着觊觎之心的……具杀之!

而至于赤心之炎的火灵…。自然是没有的!

它故意表现出来的懵懂的心智,却是天堂火!

赤心之炎被天堂火吞噬之后,自然是湮灭了一切的意志,包括火灵,而现在展现的自然是天堂火的火灵,不过因为凤长悦将二者分开,那些人自然也就看不出来。

甚至有人觉得,凤长悦这样做,不过是想要装作她的神火有火灵罢了!实际上他们是能够感受到的!他们才不会轻易为了这样的神火去得罪上面那个!

凤长悦将丹药拿在手中的一瞬间,一声钟响——

“时间到!”

她的眼角,微微带上了几分悦意,虽然额头有些汗,脸色也微微苍白,但是却没有了不舒服的感觉。

看着她气定神闲的样子,司徒正等人已经是有些迫不及待,连忙招手道:“丫头快过来!”

一向笑眯眯的苍离忽然扭头瞪了司徒正一眼:“那是我徒弟,你瞎叫什么!”

这话倒是一点也不客气,直接噎的司徒正脸色微微涨红。

他不是一时激动吗,这老家伙至于吗?

不过好在司徒正早已经是习惯苍离脾气的,当下也没有计较,反而笑开了:“你的徒弟,不就是我的半个徒弟?如此,叫她一句丫头,你可还有意见了?”

苍离翻白眼:“那都是多少年的事儿了!现在我可是舍不得!”

二人交情颇深,早些年苍离性情狂放不羁,司徒正则是性格中正,曾经一度担心苍离因为不愿收徒弟而导致这一身炼药才能无人传承,就算是收了,也基本是疏于教导,所以司徒正才提出若有一天,苍离收了徒弟,交给他教导也是可以的。

原本司徒正看到苍离对这个小徒弟这般伤心,还十分欣慰,可是当见识到凤长悦的这一身天赋之后,就连他也有些心动了。虽然没有和苍离抢人的意图,但是看到苍离这样子,司徒正倒是难得的想要调侃一番。

苍离眼睛一瞪:“想得美!叫你师父是不可能了!若是能给出能让那丫头看的上的见面礼,说不定还能叫你一声会长。”

苍离这要求听着简单,但是要知道对象是凤长悦,那是连上面那位都罩着的人!恐怕想要什么都有啊!想要让她满意,倒真不少件容易的事儿。

不过司徒正倒是不在意,满脸笑容:“好说好说。”接着便立刻看向还在台上的凤长悦,“来吧。你们三个的,可以一起鉴定。”

凤长悦随即点点头,飞身落下。

看到凤长悦走近,桑煦凝不自觉的握紧了手,唯有感觉到玉盒的冰凉触感,才觉得稍微安心了一些。

没关系的,不用担心。她方才药鼎都炸裂了,怎么可能炼制出真正好的丹药?说不定她的那丹药,就是只是看着好看罢了!而实际上药效早已经被破坏殆尽了呢!

这么一想,她总算是放下心来,抬起头来,恢复了一贯的神色。

而贺秋也缓步走上前来,脸上倒是带着几分笑,只是总是看着有些不舒服。

而最不舒服的,就是苍离了。

只要看见贺秋,他就会想起云渺然!心情自然也就好不起来。

白榆看了司徒正一眼,而后对着三人道:“你们按着炼制成功的顺序,一个个的将丹药放在这上面就行。若是出现同样等级,我们也会进行更加认真的鉴定,判定出最终的冠军。”

说着他便指向一旁的黑色玉石。

这是先前就已经放在这里的,显然是早就做好了准备。

而且显然这材质和上面的是一样的,但是看着却更加精纯,暗沉的似乎将所有的光都吸收了。

桑煦凝是最先炼成的,自然是第一个。

她唇角似乎有着微不可查的笑意,走到最前面将丹药小心翼翼的放进去——

哗!

------题外话------

亲们因为承诺九点所以先发这么多,等下再去继续。保证明天不会这么晚了,而且明天最少七千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