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73 她也是六品?

叶子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顿时让桑煦凝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只是再看时,脸色已经不是一般的难看。

她死死的盯着凤长悦手中的神火,心中恨不得立刻将凤长悦杀了泄愤!

凤长悦却像是完全不在意她,右手覆在药鼎边的入口,而后注入火焰,一捧赤红色的火焰,顿时在里面燃烧起来!

看着她悠然自得的模样,其他人却远不能像她这样淡定。

宗云之抬眼看了一眼,眼中有着惊诧之色,却迅速消退,反而闪过一丝恍然。

别人不知道,他却是清楚的。身为伽陵学院中炼药的佼佼者,他自然是听说过关于后山的传言。而且那一次,后山发生了那么大的动静,便是他不想知道,此时见到,也已经猜到了。

然而最令他惊讶的,并不是凤长悦的手中有赤心之炎,而是……

只有极少的人知道,凤长悦身上,同时还有天堂火!

那件事情被苍离院长封锁了消息,所以就连学院之内,知道的人也不是很多,何况此时来到这里的几人,都是和凤长悦站在统一战线的,自然不会主动说出来!

在很多人为凤长悦有神火而震惊的时候,他想的却是——凤长悦身上有两种神火!

她纤弱的身体里面,有着两种神火共存!

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别说是他,就算是什么都不懂的人,也知道神火威力强大,也十分狂暴在,稍不注意就会被吞噬!得到一种已经是难上加难,更遑论是两种!

她身体是如何承受的?

而这个问题,坐在下面的蒂亚等人,自然也是心有疑惑。他们的震惊,并不少于其他人。

尤其是她,他们知道凤长悦有天堂火,自然更加清楚这赤心之炎的分量!

羽千宴狭长的琥珀色眸子中,划过一抹了然,微微蹙眉之后便舒展开来。

那应该就是那一次,他和她一起掉落地下,最终引发后山暴乱的时候得到的吧。

想到这个,他闭了闭眼。眼前还能出现那时候她在一片血红色的澄澈湖中,毫无声息几乎让人以为死去的场景。

那时候他毫不犹豫跳下去,想将她拉出来。然而却也只是在怀里一瞬,她便清醒了过来,而后无比坚定的推开他,低低说了一声。

他不是他。

或许真的从一开始,她的心,便始终如此坚定。

甚至连他的一点点奢求,都被无比坚决的碾碎,甚至连一点碎末都没有留下。

不,或许是有的,却也只是深埋在他这里,而已。

他的神色忽然变得有些淡,眼角眉梢似乎都有几分凛冽,然而清冷独坐的身影,却不知为何让人觉得有些涩。

蒂亚似乎觉察到了什么,转眼看了一眼,看到他精致的侧脸上淡淡的神情,竟也忽然觉得心底微凉。

她兴奋的神色微微收敛。

卡西尔也呆在一旁,骨扇遮住了半张脸,一双潋滟生波的桃花眼,似乎永远都是那般微茫而诱人。他似乎全部身心都已经放在了凤长悦身上,见到凤长悦的火焰涌入药鼎,还颇为风骚的喊了一句:

“小悦儿,你要加油啊!小爷可是还在等你呢!”

这话顿时引来不少各色目光,有些人脸上露出恍然的神色。

蒂亚被这一声酥麻的喊声恶心的要吐,当即扭头狠狠道:“闭嘴!你个娘娘腔!少风骚一天会死啊!”

卡西尔斜着眼睛睨了她一眼:“我愿意,怎么,有意见?”

这话还是和凤长悦学的,当即把蒂亚气的连翻白眼。

“也不看看这么多人看着呢!你这么骚包也得看长悦搭理你吗?”她眉毛一挑,眼神微微斜向轩辕夜,“你这模样,也想和他争?”

卡西尔眼神扫过轩辕夜,却不想正和他对上,那里面的温度登时让他身体一颤,连忙遮住自己的脸,似是不在意道:“我喜欢我的,管他呢!我和小悦儿的情谊,岂是你能了解的?”

嘴上虽然这样说,卡西尔还是不动声色的往后退了一步,想要避开轩辕夜冷如实质的目光,心中叫苦。

也不看看他顶着谁的名号!居然就这么卸磨杀驴!啊呸!不是!是过河拆桥!

要不是他默默的让出了位置,还帮他顶着,他能这么轻松自在的和凤长悦呆在一起吗?

卡西尔已经完全忘了当时轩辕夜提出这个要求的时候,自己是多么没有骨气的一口气答应了……

想到这里,他心中忧桑,连带着眼神也颇为幽怨。

蒂亚觉得自己能够忍受这厮在自己眼前蹦跶自己的脾气真的变好了不少……

“闭嘴!”

卡西尔被蒂亚惊了一下,才不情不愿的收回了眼神。

只是被他这么一闹,蒂亚心里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念头都没有了。对着这么个家伙,要不是她手还没有好,一定要狠狠揍一顿!

坐在旁边的连城看着,有些莫名,却也没有在意,清淡一笑也就重新将注意力放在了擂台之上。虽然之前他隐约听说了一些,但是真正看到的时候,还是十分震撼。

就连一同前来的奥斯帝国的其他强者,此时也蠢蠢欲动,想要和他们套近乎,奈何这几个人都不是好招惹的,便也都悻悻。

场上,慕容云一向懒散的脸上,此时也终于出现了慎重严肃的神色。

看着自己面前明显有了一丝畏缩的火焰,他心情复杂,实在想不到这个凤长悦居然还有着这样的手段。

之前桑煦凝拿出来的时候,他还没有这么强烈的感受,然而凤长悦的是神火无疑,威力自然更盛,就算骄傲如他,也终于有了一丝挫败感。

但是当抬头看见自家老爹面沉如水,他一咬牙,又开始专注于自己的炼药。

管那么多干什么?!

场上人神色各异,却没有人注意到贺秋脸上震惊之后闪过的贪婪。

想不到,这里居然还有这样大的惊喜!

他默默收回目光,冷哼一声。

司徒正收敛了脸上震惊的神色,但是眼中分明还有着深深的赞叹:“这丫头……可真是深藏不漏啊!”

之前的九天,那么多比赛,她居然都没有让任何人猜到她会有神火!他抵达这里之后,听得最多的就是桑煦凝拥有白色神火,当时也有几分猜测,只是她那火焰,却并不算是真正的神火。反倒是这凤长悦,不声不响的祭出了真正的神火!

他扭头看向苍离,哈哈一笑:“苍离,你可是瞒得我们好苦啊!能有这样的徒弟,怪不得你一直这么轻松呢!”

苍离笑着摆摆手:“哈哈,这丫头平时想什么,我可是也不知道。况且,总得留点底牌不是?”

说完,还眨了眨眼。

司徒正等人都是哈哈笑起来,柳承修脸色铁青,径自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江流忍不住仔细看去,有些迟疑的问道:“那神火是赤红色,倒像是……排在第十三位的赤心之炎?”

苍离知道这几个人的眼光,也是绝对可以看出来的,当下也不扭捏,直接承认:“正是。”

慕容铁等人也纷纷露出原来如此的神色。

叶飞龙脸上满是毫不掩饰的羡慕:“你这老家伙,倒是教出来个好徒弟!”

这神火,连他们这些人都还没有,方才看到桑煦凝手中有神火之子已经是颇为艳羡,谁知此时竟然出来了个更加让人惊叹的!

这种程度,他们也只有羡慕的份儿了。

毕竟连苍离都没有,那么凤长悦身上的,必定来历不凡。所以一群人倒也是没有深究的意思,只是调侃。

苍离却只是笑笑不说话,但是任谁也看得出来他眼中满满的骄傲。

也是,有这样的后辈传承衣钵,必定能够发扬光大,声名远播啊!

原本叶飞龙对自己儿子还有几分期待,眼下这种情形,倒是基本啥也不用想了。不过叶飞龙性格豪放,对此倒也不是十分在意。叶子成确实十分优秀,但是也免不了有人比他更优秀啊!

慕容铁冷哼一声:“正好这一次,让那臭小子见识见识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省的总是一副傲气十足的样子!这么几年也没有怎么回过家!

叶飞龙接着道:“没错!要让这些个小子好好看看,什么才是天才!”

这几人讨论着,观众只比他们讨论的更加热烈。

“那也是神火吗?居然是赤红色的!我看这一出来的气势,就赢了啊!”

“可不是!这凤长悦还真是一招接招一招啊!底牌竟然这么多!之前可是没有一个人知道她也有神火啊!”

“桑煦凝也是神火,凤长悦也是神火,这两个人倒是有的一比了!不知道究竟会是谁赢啊!”

一群人叽叽喳喳恨不得将脑袋探到最前面,好好看看凤长悦手中的火焰。

还有一些人,则是开始猜测这究竟是哪一位的火焰。

“赤红色……倒像是传闻中神火榜第十三位,赤心之炎!”

有人惊诧回头:“才是最后一位?”那岂不是没得比了?

那人翻了个白眼:“你知道什么?虽然是最后一位,但是赤心之炎的威力,可是不低。况且和其他的火焰比起来,赤心之炎毕竟是神火,那可是高了不知道多少档次!能比吗?”

问话的人被说的面红耳赤:“那、那桑煦凝的呢?”

“桑煦凝的?白色火焰,看着倒像是十一位的银魂鬼火!”

“那岂不是高出凤长悦?”

“是啊!同样都是神火,而且排名更加靠前,应当是桑煦凝更胜一筹吧?”

无数人的目光在桑煦凝和凤长悦之间来回转换,半晌,才有人迟疑道:“可是…。若真的是这样,那为什么我瞧着,倒像是桑煦凝的火焰,似乎有点畏惧凤长悦的呢?”

这么一说,不少人都连忙仔细看去,桑煦凝手中的白色火焰,果然没有一开始那般嚣张了,反而隐约有点想要后退的意思,看着倒真像是避其锋芒。

这话虽然细碎,而且杂乱,但是桑煦凝本来实力就十分厉害,耳力自然很好,此时满心愤怒,却是将这些话,一字不落的全部听了去。

现在整个广场的人都在议论这件事,她就算不想去听,也没有办法!

每多听一句,她的脸色就难看一份,心中的愤怒和怨恨就深一层。

只是大庭广众之下,她却是不能对凤长悦做什么,最后只好狠狠咬牙,豁然转过身去,开始炼制自己的丹药。

哼,不就是神火吗?她的虽然不是本体,但是谁知道凤长悦的是什么?说不定还不如她的!而且本来她的就排名比较靠前,自然是她赢!

想到此,她心情总算平复了一些,双手猛的在药鼎两边的入口一拍!

白色的火焰顿时涌进,瞬间盛满了整个药鼎!

见到这两个人都开始了,其他人愣神之后,也终于平复心情。其他的炼药师脸上都是有些无奈,却也开始重新开始。

面对这两个人,自然是先输了一步,只是却也不能就此放弃。毕竟这个机会,是他们等了很久的,无论怎样,都要试试才行。

只是毕竟凤长悦在那里,他们再重新燃起火焰的时候,终究还是有点不对劲,手上的火焰,似乎总是有点想要后退,而且明显没有一开始的得心应手了。

这种感觉,总归是让人不爽的。但是看着那个笔直如同松柏的背影,却又什么指责怨怼的话都说不出来。

有一种人,天生便是用来仰望的。而她,便是如此。

小插曲过后,所有人也都开始步入正轨。

整个会场逐渐变得安静,人们都仔细的看着场上的少年少女们炼药。

要知道这样的机会,可是几年才有一次啊!

光是那些令人眼花缭乱的药材和火焰,就已经让人惊叹连连。

而场上的诸人,则都是开始将注意力放在自己眼前的药鼎上。

这个题目,想要赢,确实比较困难。

因为它除了最后的判定要求,其他什么都没有提,无论是对于火焰的额掌控,还是对药材纯度的提炼,这些原本以为会有的东西,竟是一个也没有提。但是即便如此,这个题目却是将这些东西全部融合在了里面。毕竟想要炼制出好的丹药,那么这些最基础的东西,自然是要掌握的炉火纯青。

炼药过程中,但凡有点疏忽,就会导致整个炼丹的失败。所以最后按着丹药的品级来判定,自然也是有道理的。

很多炼药师在想好自己要炼制的丹药之后,都开始了自己的炼制。

凤长悦看着眼前跳动着的赤心之炎,面色无波。

在用它的时候,她已经预料到随后有可能带来的各种麻烦。但是,为了冠军,她今天必须全力一搏!

不少人都开始准备药材,连叶子成也开始了。他的面前迅速摆上了数十种药材。

司徒正眼睛眯起,满脸笑容:“看这样,叶家小子是打算炼制五品丹药?”

叶飞龙哈哈一笑:“会长大人好眼力。”

司徒正笑容更深:“这些年,叶家小子可是声名鹊起,十八岁便已经是五品炼药师,这般天赋,我便是想不知道也难啊!

叶飞龙看向慕容云:”会长,你可别忘了,那慕容家的,可也是不弱。虽然一直没有消息传出,但是相比这些年,也早已经突破了吧?“

慕容铁的脸色总算好看了点:”那小子也就这件事没有让我丢人!“

几人都是笑起来。

这些人,无以一不是当世佼佼者,他们自然都是知晓的。

江流打趣道:”桑煦凝今年不过十六,听闻,也已突破五品了呢!“

几人都看向柳承修,柳承修脸上,却是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笑意:”是啊,已经突破了。“

可是,却不是这些人可比的。

几人哪里想那么多,也没多想,便有人问到:”苍离院长,不知你那徒弟,现在是什么等级了?我看着,她也才十四五岁啊!“

苍离想了想,缓缓道:”那丫头……大概……已经突破四级了?不过她一直没有去公会,我也没有注意,也不知道现在究竟是什么水平。“”四级?“江流等人脸上都是有些惊讶。

柳承修冷笑连连。

四级?

就算是神火也救不了她!”这……小小年纪,四级也是不错了,想必日后大有潜力啊。“

司徒正连忙打圆场。

苍离顿了顿,眨了眨眼睛:”是啊,我也不急。毕竟这丫头,学习炼药也才将近一年而已。“

几人皆惊!顿时看向苍离!

苍离却好像没有看出几人的震惊,抬了抬下巴:”开始了。“

几人回头看去,果真看见最后桑煦凝几人,也开始准备了。

凤长悦还在调整着温度,一旁的桑煦凝冷冷瞥了她一眼,心中冷笑,便开始取用药材。

当她手上的银色戒指暴露,司徒正等人都是眼神微变。”咦?“

白榆仔细看去,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惊叹。”这东西…。

司徒正捋了捋胡子,缓缓笑开,似是有些感慨的看了柳承修一眼:“你对这个徒弟倒是真心好,竟然连这灵玉戒指也能弄到。”

灵玉戒指?

此话一出,几人都是微惊。

灵玉戒指是用特殊的灵玉所制,做成的空间戒指不仅空间大,而且对于药材有着极好的保存效果。只是这灵玉十分罕见,制作成戒指更是难上加难,便是他们几人,也不是说拿出来就能拿出来的。

桑煦凝能够拥有,除了皇室的功劳,只怕柳承修在后面也没有少付出。

柳承修淡淡一笑:“这点东西,还是给得起的。毕竟是我最看重的徒弟。”

话虽如此,这灵玉戒指,到底还是让识货的人都惊了一下。

桑煦凝红唇微勾,随即开始从里面拿药材。

一株株形态各异的药材,顿时接连飞出,落在她的身前。

一株,两株……

不过片刻功夫,她面前就已经堆积了三十多种药材,然而却还没有停下的意思。

众人都是一惊:还有?

桑煦凝笑容越发的深,直到将所有的五十七种药材全部取出,才满意的点点头。

司徒正看着那些东西,脸色严肃起来。

“这竟然是……要炼制六品丹药?”

几人皆惊!

六品丹药?

不是说她才突破五品吗?

然而当回头看向柳承修,看到他脸上的笑容,几人才知道原来他方才说的突破,竟是……六品?!

须知五品和六品,可是天壤之别!

这一下,几人倒是更加期待了,也都想要知道,桑煦凝究竟能不能成功。

而这一切的动静,凤长悦都好像屏蔽了,她只是安静的呆在自己的位置,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方子之后,才开始从手上的金色手镯里取东西。

她身上原本有着其他的空间戒指,但是最终还是只剩下了这金色手镯和阿夜送的黑色戒指。之所以把东西都放在这里面,是因为里面空间非常大,而且…。对于药材等物都有着极好的保存效果。

她白皙的手微动,便不断有药材飞出,整齐的排列在她身前。

其他炼药师也早就有开始取用药材的,但是她本来就受到了最多人的关注,位置又恰好在最前面,自然是有无数人看着。此时她一出手,自然是将全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渐渐地,有吸气声接连响起——

“这已经摆出来四十多种药材了,她怎么还在继续?她到底是要炼制什么样的丹药啊?”

“听说越是等级高的丹药,需要的药材种类就越多!只是,这也太多了吧?而且看样子她分明还没有完啊!”

“看!她的数量,超过桑煦凝了!”

原本被她取出的药材保存完好度惊了一下的司徒正等人,见此,也终于忍不住惊呼出声。

“她竟然,也要炼制六品?”

------题外话------

亲们!偶开学啦!开学前两天忙着,所以今天更新少了点,氮素一定会补回来的么么哒!今天是二月的最后一…咳咳,是二月份的最后一天啦啊哈哈哈哈…

另外,推荐程小一的文文,刚刚上架,喜欢现言的可以去看看啦《隐婚前妻疼你入骨》,艾玛最近也在看浮光锦的书,万一我迷上了现言肿木办?23333…。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