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72 我愿意,有意见?

司徒正身为八品炼药师,又是炼药师总工会的会长,实力自然不容小觑,这不过一声通传,就现出几分威力。不仅传遍了整个广场,清晰的落在了每个人的耳中,而且并不会让人觉得难受,就像是在耳边说话一般。

在场的足足数十万人,能够轻松做到这一步,自然是绝对的强者。

而看台上,自然也是一片叫好声。

司徒正为人正直,性格温和,倒是没有一般炼药师的架子,所以人们对于他的印象,一直都很好。就连那些不凡的势力代表们,也都十分敬重他,此时见他现身,都是十分捧场。

这样的宗师级人物,平常人可是终身难得一见,此时看到,自然是十分欢腾喜悦。

于是整个会场,还没有开始,就已经陷入了一片喧闹之中。

而后,司徒正就评判做了简单地介绍。

苍离,柳承修不用说,自然是家喻户晓的人物,而其他的四人,有两位,是炼药师总工会的副会长,一个是白榆,一个是江流,而两外两人,则是罗亚有名的炼药大家,叶家家主叶飞龙和奥斯帝国炼药世家慕容家家主慕容铁。

和一般的世家大族不同,炼药世家并不拘于帝国之间的限制,因为本身就是十分特殊而且尊贵的存在,所以相互之间联系颇为紧密,平时经常有往来,也会时不时的举行一些交流切磋,所以虽然叶家和慕容家各自在两大帝国,但是彼此之间交情颇深。

这几人,随便哪一个拎出来都是绝对能够震慑一方的人物,此时都聚集在此,也难怪有那么多人想要趁此机会多多拉拢了。

就算这几个人不好应付,找一些出色的炼药师,倒还是可以的。

简单地介绍之后,不少人都投以热切的眼神。

不过对于这些,这几个人都是习惯了的,所以也都从善如流的挥手致意,而后落座。

司徒正脸上带着和气的笑容,大手一挥:“请参赛者上台!为了公平起见,每个人的位置,都是昨天抽签决定的。参赛者上去之后,找到写有自己名字的台子就可以了。“

此话落下,便开始有人进场。

和之前的比赛气氛不太相同,这一次,参赛者们似乎都更加斯文平和一些,并没有灵力比赛时的惨烈气息。就连进场,都大多带着几分随意。甚至彼此之间还打招呼。

不过,炼药师本来比的也就是炼丹,这个时候,自然是没有人显摆灵力之类,徒增笑话。

炼药师,毕竟是更尊贵的存在。

既然是炼药比赛,那么自然是一切都依着炼丹水平的高低来决定。

所以上场的时候,这些参赛者虽然知道彼此是对手,但是面上却都大多带着谦和的笑容。即使是没什么表情的,也大多只是安静的寻找自己的位置,无人惹事。

凤长悦也跟着走了上去。宗云之走在她右边。

宗云之清秀的脸庞上,还带着几分苍白,然而精神却已经好了很多。只是此时跟在凤长悦身旁,神情却有些欲言又止。

这是他醒来之后,第一次见凤长悦。

然而他之前虽然昏迷,却已经从苍离院长那里知道了一切,尤其知道自己的性命,算是凤长悦救回来的。他一直想要道谢,身体却一直不好,而且后来听闻凤长悦也忙碌,就一直耽搁到了现在。

此时看着凤长悦沉静的侧脸,他原本想好的感谢的话,到了嘴边却不知如何开口。

凤长悦自然知道宗云之在想什么,无非还是觉得当初和她闹得那般厉害,而今却承了她的情,想要道谢却不好意思开口罢了。

她清楚宗云之这个人的性格,虽然有些孤傲清高,本性却是不坏的,否则当初也不会那么决绝的将自己封闭起来惩罚。

不过这在她看来,都是小事罢了。

二人随着人往台上走,不断的有人找到自己的位置。

“这是我的!“”哎!这个上面有我的名字,是我的!“”我也找到了!“

二人很快就从最后一排,走到了前面的位置。

凤长悦忽然下巴微扬,示意宗云之:“你的位置。“

宗云之一愣,连忙停了下来,扭头一看,果真看到右手边就是自己的位置。

他迟疑了下,看向凤长悦,诚挚道:“多谢。“

这话语气虽轻,但是凤长悦却知道他是在指什么,当即摇摇头:”没什么。“便转身朝着前面走了。

宗云之看着她的背影,听到她清清淡淡的话语,忽然就觉得心中的一块石头落了地,顿时轻松了许多。

他随即走到了自己的位置上,这才发现,自己竟然是在第二排的第四个位置,也就是中间右手边。

这个地方,倒是有些靠前了。虽然他并不在意。然而下一刻,他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猛然抬头——凤长悦方才还没有停住!难道她的位置,在…?

事实上,的确如此。

凤长悦站在自己的位置上,神色无波。

第一排,最中间的位置。也是整个会场,面对七位裁判最正的位置。

这位置……

“真巧啊,居然在这个比赛里,也能这么近。”

身后突然传来熟悉的声音,似乎在调侃,又似乎像是嘲讽。

凤长悦头也没回,径自开始看自己眼前的台子,看看药材。

桑煦凝见凤长悦这个态度,本就不爽的心情,变得更加烦躁。

哼,装什么。

她缓缓走到凤长悦右手边的位置,面上似乎带了几分笑容。

“你怎么不说话?难道是太紧张?放心吧,这有什么好紧张的?不就是一场比赛吗?来到这里的都是炼药师中真正的天才,就算输了,也没有什么丢人的……”

凤长悦终于懒懒的回了一句:“你倒是挺会给自己安慰。”

桑煦凝:“……”

她明明是在说凤长悦,难道听不出来吗?哼,还是这么牙尖嘴利,等一会儿,看你是不是还这么有底气。

桑煦凝缓缓笑开:“这说的是哪里话?听闻苍离院长多年未曾受过徒弟了,你能够被他看上,那么想必是有着自己的独特之处了?我倒是期待的很呢。“

凤长悦随手打开一个玉盒,眼神快速扫过,头也没抬:“我对你没什么期待。”

桑煦凝:“……”

这个凤长悦真是令人讨厌至极!

任何人三番两次的热脸贴冷屁股都不会好受,何况桑煦凝本来就是打算说一些话来刺激凤长悦的,没想到没刺激到她,反而让自己不爽了。当下冷哼一声,脸上的笑容也收敛了一些,唇角似乎带上了几分无奈。

从外人的角度看来,她一直在笑容满面的和凤长悦说话,然而后者却一直无动于衷,或许会有人猜测是凤长悦骄傲自满,连桑煦凝主动问好都不愿搭理,当然也有人不屑一顾,两人经历了那样的异常战斗,自然是不可能真的能够对着对方笑出来的,凤长悦这个反映,才是正常。

但是无论别人怎么看,桑煦凝还是坚持在脸上挂着几分得体的笑容,分毫不见前几天死战之时的狼狈,而且身体恢复之快,也让很多人吃惊不已。

“那个桑煦凝怎么瞧着没什么问题?脸上笑得那么欢畅,难道她的身体都已经好了?”

“不会吧?那一天,她和凤长悦比赛,其惨烈程度……啧啧,简直不忍直视啊!怎么才几天时间,就好的这么快了?”

“笨!你们难道忘了,那桑煦凝的身份?”

旁边有人冷嗤一声:“身为纳克兰帝国的大公主,资源自然不是我等可以想象的。而且她可是柳承修最出色的徒弟!能不好的快吗?”

如此一说,倒是让不少人恍然,随即纷纷看向了裁判席。

“瞧见没?那个坐在司徒正右边的,就是柳承修!那可是八品炼药师!”

不少人露出惊叹的神色。

柳承修的名号比苍离低上不少,早些年的炼药比赛,苍离总是第一,那时候是整个大陆公认的天才。而在那样的环境下,虽然柳承修等人也十分出色,但是和苍离一比,却总是黯然失色。

此时猛然听闻,众人都是恍然点头。

怪不得,八品炼药师,那可是绝对尊贵的存在,治好自己徒弟的伤,自然不是什么难事。

只是显然,今天凤长悦和桑煦凝,又是一场激烈的战斗。

而裁判席上,司徒正几人,也都在讨论着。

司徒正左手坐的苍离,右手是柳承修,捋了捋自己的胡子,满面温和的笑容。

“这一次的比赛,当真是令人期待啊!“

几人纷纷笑着点头。

江流在一旁带着几分兴奋道:“是啊,这一次,参赛者可都是大路上年轻一辈的佼佼者啊。而且今天,倒是真巧,场上的几个年轻人,和咱们中的几个,还颇有渊源啊!“

白榆接话道:”哈哈,正是。苍离院长的徒弟,可是那个站在最前面的少女?“

苍离笑眯眯点头:”正是。“

白榆感慨的点头,似是艳羡:”这凤长悦能够被苍离院长看上收为徒弟,已经证明炼药天赋绝佳,却不想在灵力修炼上,依然这么厉害,居然打败各路天才,成为第一啊!能有如此徒弟,真是福气!“

一行人纷纷笑开。

唯有柳承修的脸上僵了僵。

苍离摇摇头,笑道:“这丫头,平时并不经常跟着我练习,所以其实,我也不是十分清楚,现在的她,究竟是个什么水准了。”

这话倒真是说话,那丫头十天里有八天都在修炼,见不着人影,加上悟性极好,他也不知道,此时的她,到底达到了什么水平。

只是这话在旁人听来,自然是谦虚的夸赞。

但是有这样的徒弟,想不骄傲都难啊!加上这几人和苍离交情都不错,当下也都并未在意。

叶飞龙豪爽一笑:“苍离院长真是谦虚了!那丫头可是厉害的很!我那儿子可是没几招就败在了桑煦凝手中,但是你徒弟可是最终赢了她啊!这之间的差距,我可是清清楚楚啊哈哈!”

叶飞龙值得,自然是和桑煦凝一战,而后主动认输的叶子成。

苍离和叶飞龙交情不错,当下笑道:“别以为我老眼昏花了。你那儿子,可不知留了几手呢!”

叶子成眨眨眼睛,随即大笑。

叶家毕竟是炼药世家,最看重的自然是炼药大赛,所以之前的比赛,叶子成无论是出于什么目的放弃比赛,在他眼中都不是事儿,也并不在意。

说着,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叶飞龙转头看向一直没什么表情的慕容铁:“慕容兄,好像今天你那小儿子也在啊,怎么瞧着不高兴?“

慕容铁冷哼一声:“那小子的事儿,自己自然会看着办,何时需要我来管?”

言语之间,倒是对这个小儿子,充满了不满。

几人对此都是有些了解的,当年慕容云天赋极好,慕容铁也有意想让他进入伽陵学院学习,但是那小子却死活不愿去,最后和家里冷战,愣是去了北星学院。因为这件事,慕容铁没少责骂他,甚至到现在,提起慕容云,他也总是带着几分火气。

在慕容铁看来,慕容云从当年一意孤行的走进北星学院开始,他就已经违逆了他,已经不孝之极。

所以这么几年,慕容云也很少回去。

此时提起,慕容铁却依然没有好气。甚至自己的儿子就在上面,他却是没有看一眼。

见慕容铁依然是这个态度,叶子成几人也知道劝是没有用的,当即便转移了话题。

只是片刻功夫,台上便已经站满了人。

凤长悦饶有兴致的看了一眼自己的位置。

这可真是个好地方,右边桑煦凝,左边……竟是叶子成。

她和叶子成并不认识,但是之前他和桑煦凝的火焰之斗,以及最后的主动认输,倒是给她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所以此时见左边站的是他,便多看了两眼。

叶子成刚走到自己的位置,便看到了站在一旁,位于正中间的凤长悦,见她看着自己,便礼貌的回以一笑:“凤小姐。”

凤长悦神色淡淡:“叶子成?”

叶子成没想到凤长悦会认识自己,当下脸上的笑容深了三分:“是。凤小姐真是好记性。”

他心中,其实对于凤长悦印象更深。毕竟是打败了所有人,甚至斩杀了神兽的人,他自然是有着很深的印象以及好奇心。

他原本一直以为,凤长悦实力强悍,看着又性格冷清淡漠,像是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人,只是没想到好像还挺容易相处的。

凤长悦问过一句,便收回了目光。

叶子成也开始检查自己的东西。

桑煦凝在一旁看着,心中冷笑。

笑吧!现在尽情的笑吧!等一会儿,看你们还能不能笑的出来!

不过片刻时间,场上的四十人便已经几乎全部到齐。所有的人也都几乎全部准备好了,抬头看向司徒正。

然而司徒正看着那个倒数第二排缺了的位置,缓缓蹙眉。

“怎么还有一人没有来?那是谁的位置?“

下面的人抬眼看了一下,立刻核对了一下名单:”会长,那是贺秋的位置。之前便说因为某些原因会耽搁,但是他们说一定会赶来参加比赛。“

司徒正眉头依然皱着:”贺秋?“

江流在一旁补充:”会长,是云渺然的徒弟。“

听到云渺然的名字,司徒正眼中闪过一丝诧异。

“是吗?“

云渺然已经多年未曾露面,便是他也知之甚少,所以此时乍一听是他,倒是有些吃惊。

同样吃惊的,还有其他几人。

云渺然确实已经太久没有出来,虽然这些年不断有关于他的传言,但是行踪也确实神秘。此时听闻是他的徒弟,难免有些诧异。

叶飞龙想了想,忽然看向苍离,想要开口问问,前一段时间,倒是曾经有传言说云渺然出现在奥斯帝国,并且和苍离有过冲突。

只是他立刻想到苍离和云渺然的关系,当即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就连其他几人,也都识趣的什么都没有说。

苍离如何不知?

他脸上的笑容微微收敛,看着似乎带上了几分锋利冰冷气息。

柳承修冷嗤,随即像是什么都没有感觉到似的,淡淡问道:“云渺然?那不是苍离院长的师弟吗?怎么他来,苍离院长不知道吗?“

几人都是一阵安静。司徒正颇为不赞成的看了柳承修一眼,柳承修几乎快要飞起来的眉毛当即收敛了一些,但是心里却还是十分痛快。

其他几人都是不曾接话。他们这个等级的人,对于当年的事情,倒也都是知道一些的,并且都和苍离交情颇好,所以一听是云渺然的徒弟,也都保持了静默。只是柳承修向来和苍离不和,此时忍耐了一番,终于还是没忍住,趁着这个机会讽刺。

苍离像是没听到他的话,看向司徒正,脸上带着几分冷冷的笑:“不管是谁的徒弟,大赛不是专为他一人而办,让这么多人等着,自然是失礼之极。就算取消资格,也没什么不对。“

柳承修脸色顿时铁青,想要发作却碍于司徒正等人在此,不敢随意。虽然他也是八品炼药师,但是也是有不同的,否则这么些人,也不会大多以苍离为尊了。

司徒正脸色一肃:“正是。“

他转头,严肃道:“不管是什么人,都没有迟到的道理。若是还不来,自动取消资格!”

那人连忙应了:“是。”

说完,便往后退了几步。

“时间到!任何尚未抵达的人,全部取消——“”且慢!“

忽然一道人影,出现在众人眼中,腾空一跃速度极快,轻松落在了擂台自己的位置上。这个变故,顿时引起了会场上的一片骚动。

人人看去,却见那是个年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人。

他站定之后,便直接看向司徒正,微微点头行礼:“会长大人,还有最后一点时间,在下并没有迟到。“

司徒正看去,果真燃着的香正好完全燃尽,掉落一地香灰。

“既然如此,那就开始吧!“

贺秋脸上露出了几分笑容:“多谢会长!“

司徒正似乎想起了什么,接着问道:“既然是你来,那么你师父呢?“

无论怎样,云渺然都是八品炼药师,若是来了,自然是要请来的。

贺秋神色不变,流畅自如答道:“多谢会长大人关心,师父他最近忙于炼丹,并未一同前来。而我也是因为之前一些小事才来晚了。多谢会长大人并不计较。“

司徒正挥挥手:‘无碍。”苍离冷眼看着,忽然冷笑了一声。

其他几人见此,也都神色莫测。

云渺然不会不来,他这样说,也只是不想露面罢了。

不过,他们也并不在意。

随后,司徒正站起身,整理了神色,庄重严肃道:“这一次大赛,来参加的人,都是大陆各地的绝对的天才!而这一场比赛,注定了会是极为激烈精彩的!而这一次比赛,并没有其他要求,只要炼制出等级最高,效果最好的丹药,就可以成为冠军!这上面的放着的,是一些常用的药材,还有一些放在玉盒之中的,则是少见的药材,方便各位取用。而你们身前,还放着炼药的药鼎。时间为三个时辰,结束的时候,任何人都要停下来,按着手上炼制出来的丹药来进行最后的判定!”

他忽然长袖一甩,一道白色的灵力顿时激射而出,打在了远处高高挂着的锣,发出一声清亮的敲打声!

“开始!“

整个会场,顿时陷入一片狂欢之中!

然而场上的炼药师们,则是神色各不相同。

这比赛的题目,实在是……出乎了一些人的意料!

有的炼药师,当即白了脸。他们根本没有准备!

“我、我什么都没有带怎么办?”有人一脸惶急,手足无措。

“我也是……呜呜呜…怎么办?我好不容易才争取到这个机会的……我能炼制的丹药药材,这里根本就没有啊!“甚至有少女当场哭了出来,满脸是泪。

不过也有一些人,露出了庆幸的神色。

场上一片混乱。

似乎是早就预料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然而裁判的几人,都没有什么神情的波动。

见此清醒,后面有年轻的炼药师当即大声抗诉道:“这样不公平!我们不服!“

这一声似乎让那几个惊慌失措的人找到了发泄口,当即都看向了司徒正等人,也开始抗诉:“是啊!这根本不公平!我们什么都没有,这里也没有我们需要的药材,如何让我们比赛?“

看着那几张分外激动愤慨的年轻的脸庞,台上的几人,却并没有露出分毫的同情。反而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似乎有些无奈,还有些懒得理会。

所有人都看着这一幕。

江流眼神之中,浮现淡淡的责备:“身为炼药师,竟然不会随身带着需要的药材。这是你们的老师教导你们的吗?若是连这一点都做不到,那么不如现在就走人!炼药大赛不是玩笑,更容不得这样明明是自己没做好,却想要将责任抵赖给大会的人!“

这番话犀利见血,没有留丝毫的情面,当即就让那几个人失了魂。

这番责备,自然像是一锤砸在了他们头上,以至于整个人都几乎无法站立。

但是说话的是江流,是炼药师公会的副会长,他们自然没有办法辩驳!

更何况,他说的本来就有道理!

炼药师,自然是要随时准备炼药的,而且这又是炼药大赛,他们没有准备,自然就是他们的错!

但是若是因为这个原因,就让他们滚蛋,岂不是这几年的期待,都成了一场空?

还想要说些什么,但是看到司徒正等人的神色,却都无话可说了。

最开始喊叫的那个少年,一脸死灰的退了下去,脚步踉跄,双眼无神,甚至在走下去的时候,差点绊倒在旁边的人的台子上,被那人嫌恶而嘲讽的推开。

“干什么?不仅不带药材,竟然连路都不会走了吗?“

那少年脸色更加难看,却不敢回击,只得立刻下去。

而其他几人,包括那哭泣的少女,也都任命的走了下去。

送走他们的,除了观众的各色目光,还有场上的那些活嘲讽或轻蔑或好笑的眼神。

凤长悦头也没回,径自开始思索要炼制什么丹药。

叶子成目光淡淡,然而在收回眼神的时候,却看到凤长悦沉静的侧脸。

她似乎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并不为外界所扰,也并不关心无关的事情。

叶子成心中忽然有些敬佩。

这样的心境,倒不是一般人可有。

在场的人,有庆幸自己准备了的,有嘲笑那些人的,有看好戏般瞧着的,更多的,则是默默看着,然而心中窃喜少了竞争对手的。那眼神,他看的太透彻。

然而唯有凤长悦,连头都没有回,一门心思全在自己即将炼制的丹药上。

叶子成忽然一笑,也转身准备,然而不知道为什么,他似乎看到桑煦凝脸上划过一抹笑。

那笑容,有些奇怪,却又说不出来。

想不出来,叶子成也就不去管了,全心放在自己的丹药上。

片刻时间之后,场上的炼药师都开始了自己的炼制。甚至不少台子的鼎炉里,开始出现了火焰。

炼药师大多用的是兽火,颜色也各异,有常见的红色,还有绿色,或者黄色,甚至还有蓝色的,看起来分外壮观。

对于那些观众而言,平时见到一个炼药师已经是极为困难,同时见到这么多厉害的炼药师一起炼药,自然是大饱眼福,几乎被场上的各种火焰晃花了眼。

“看看!那是什么火焰?竟然是绿色的?我还从来没有见过啊!“”听说那个是六级绿风狂狼的血液制作的,炼药师只需要自己喝一口,便可以发出火焰!“”是吗?那你看那个蓝色的呢?看着似乎更厉害啊!“”那个啊!那个是……“

对于擂台之上出现的火焰,人们满脸兴奋的讨论着,几乎沸腾!

然而却有几个人,迟迟未动。

忽然,“腾!“的一下,场上的某处,忽然升腾起了蓝绿色的火焰!

那火焰一起,竟是瞬间让场上的温度变得炽热了几分,连周围的那些已经在燃烧的火焰,也似乎受到了一点影响,火势突然都变得小了一些。

这一幕,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而那些炼药师,也纷纷扭头看去,而后都是面色有些难看。

使用这个火焰的,是一个少年,脸上带着几分漫不经心,然而他身前的火焰,却让人心惊。

叶飞龙瞧着场上,忽然咧嘴一笑,冲着慕容铁嘿嘿道:“慕容兄,看来你对这个小儿子,还是刀子嘴豆腐心啊!竟然连这等火焰都给了他啊!“

慕容铁的脸上,依旧是面无表情:“要是不能发挥作用,迟早老子也给他收回来!“

这算是慕容家的看家宝贝,是当年他们祖辈好不容易得来的极为强悍的兽火。虽然是兽火,却十分厉害。比起普通的兽火不知高出多少。

外人也曾怀疑,那极有可能是神兽兽火,只是一直也没有确切的说法。

慕容铁虽然一直对这个儿子没有什么好脸色,但是从这火焰之上,便已经能够看出来问题了。

然而随后,场上竟然再度燃起了一簇橙红色的火焰!

正是叶子成!

司徒正笑着看向叶飞龙:“还说别人,你自己不也是这样?“

那橙红的火焰,也正是叶家的宝贝!虽然之前叶子成曾经使用过,但是用在炼药,则是又大不相同。

场上的火焰,顿时又齐齐矮了一截。

这两个人,一前一后,则算是平分秋色。

桑煦凝轻笑一声,忽然看了眼凤长悦:“不知你是用的什么兽火?“

凤长悦眉目不动。

桑煦凝得意一笑,忽然素手一扬!

一簇白色的火焰,顿时腾空而起!整个会场之上,顿时明显升温!

而这一次,竟是连叶子成和慕容云的火焰,也势头大减!

似乎以桑煦凝为中心,朝着外面扩散而去无形的威压!镇压众火!

惊呼声四起。

“那个就是神火吧!”

“是啊!早前便见过了,只是再见,却依然震撼啊!这么多火焰放在一起,才有的对比啊!那么多厉害的兽火,竟然都抵不过神火出现的威压!果真如同传言般厉害!”

“她之前便和叶子成相斗,那时候两人便已经斗火,最后桑煦凝赢!现在看来,这一场,依旧是她赢啊!”

“这还用说吗?这场上,也只有她有着这等神火,这等威势啊!桑煦凝又是柳承修的徒弟,炼药自然是不用怀疑,再加上这神火,今日我看她赢定了!”

“我也这么觉得!炼药比赛可不是灵力比赛,单是火焰这一点,便没有人可以超过她!”

便是司徒正等人,也都是颇为惊叹的看着。

要知道,这几个人,除了司徒正有神火傍身之外,其他人虽然也是炼药宗师,却都是没有神火的。

此时见到桑煦凝一出手便是神火,自然免不了一番感慨。

“不过小小年纪,就已经有此机缘,实在是令人艳羡啊!”江流看着,忍不住回头对柳承修笑道,“柳兄这可是教出了极为出色的弟子啊!”

柳承修眉宇之间划过淡淡的傲色:“不过是仗着火焰的优势罢了。实际上我觉得,倒是有几人,也颇为不弱啊!”

慕容铁和叶子成看着,虽然羡慕,却也没有办法。别说这些孩子们,就是他们,也几乎是第一次见到神火。

司徒正眼中,仍然赞叹:“天将神火,位列十三。她手中这个,虽然不是真正的神火,却也已经十分不易了。”

柳承修脸色一僵,旁边几人连忙问道:“这不是真正的神火?”

司徒正笑着摇头:“自然不是。虽然形似十一位神火,银魂鬼火,但是没有火灵,也并不像传言中那般,有着媲美银河的闪烁银光,显然只是神火之子。”

几人纷纷点头,不过纵然如此,也已经十分厉害了。

唯有苍离脸色懒散,似乎不以为意。

柳承修见此,心中又是一刺。

“不知苍离院长弟子,用的是何种火焰?”

这样一问,其他人也都看向苍离,苍离身份手段皆不凡,他们倒是真的好奇,他会给他的徒弟什么火焰了。

就算不能和桑煦凝相比,和叶子成等人一搏,还是可以的吧?

苍离半睁着眼睛,姿态懒散:“看她喜欢。”

众人:“……”

什么叫看她喜欢?难不成还有好几种选择吗?若是一般的兽火,其实也并没有很大区别的啊!

柳承修忍不住冷嗤一声。

而此时,桑煦凝手上跳跃着白色的火焰,转头看向凤长悦,眉毛微挑。

她倒是想看看,那种兽火,凤长悦怎么拿得出手!

凤长悦终于将思路整理清楚,站定,忽然伸出了右手,似乎要亮出火焰了。

桑煦凝的嘴角,忍不住上扬。

凤长悦忽然打了个响指,一小簇赤红色的火焰,顿时如同精灵般在她手中舞蹈!

气氛突变!

温度猛然炽热起来!

场上的诸多火焰,突然变得躁动起来!在急促的跳动之后,甚至有一些火焰,直接熄灭!

就连叶子成等人的火焰,也几乎像是脱缰了一般狂躁不安!

而桑煦凝手中的白色火焰,也突然微缩的变得小了一些!若不是桑煦凝控制,只怕此时已经脱离后窜!

然而即便如此,它也战战兢兢,火焰频频闪烁,倒像是在冲着凤长悦的火焰点头行礼一般!

神火出,令诸强!万火伏!

司徒正等人,瞬间惊愕的站起身来!震惊不已的看着凤长悦手中的火焰!有些浑浊的眼珠子都快要凸出来!

而柳承修的脸色,在短暂的震惊之后,就迅速变得极为难看!眼神怨毒几乎要将凤长悦杀死!

而所有的观众,此时也忽现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

叶子成连忙稳住自己的火焰,而后惊疑不定的看着凤长悦手中那一小簇赤红色火焰,他离得这么近,感觉自己的灵魂都要被融化掉了!

这、就是真正的神火之威吗?

江流等人都是结结巴巴,几乎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震撼,急忙扭头看了苍离一眼:“这、这是……”

苍离坐在位子上,有些无奈的掏了掏耳朵:“我就说了,看她喜欢。”

一行人风中凌乱。

看!她!喜!欢!

原来就是这个意思吗?

是召唤神火的意思吗?

神火什么时候变得这般廉价了?好像是地摊上的低等级药材一般随手就来!

司徒正还好,其他几人,甚至连总是严肃着一张脸的慕容铁,都难掩震惊的张大了嘴,眼睛里面,还有着深深的难以置信。

唯有轩辕夜,此时高踞上位,凤眸之中,带着毫不掩饰的骄傲。

这就是,他的女人。

而所有人,都没有桑煦凝此时的情感,来的激烈。

她嘴角的笑容,像是僵住了一般,还没有垮掉,然而眼神里面,却已经是全然的不信和愤怒。

她死死的盯着凤长悦,声音尖锐:“不可能!你怎么可能会有神火?!”

凤长悦斜睨了她一眼,冰冷的目光如同锋利的刀刃从她身上刮过,连肌肤都隐隐作痛。

“我愿意。怎么,有意见?”

------题外话------

这两天多谢亲们的花花和钻钻以及打赏,二月君表示,万更神马的,要准备恢复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