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71 纳妃?

距离最后一天的炼药大赛还有一天的休息时间,所有人都在观看过激烈的灵力决赛之后,回去各自调整准备了。

说起来,最后一天的炼药大赛其实不过只有四十人参加。和灵力比赛的人数比起来,实在是少之又少。但是实际上这已经算是比较多的人了。毕竟来到三国交流大会的人,都是各大帝国的天才人物,灵力比赛是如此,炼药更是如此。

因为炼药师实在是太过稀少,他们的选拔标准实在是太高,就算是一百个人里面,也不一定会有一个炼药师。所以参赛的人少,就在情理之中。

而且这些人,都是经过重重选拔而来,自然算得上是代表了三大帝国年轻天才的最高水准的比赛。这场比赛,虽然只有一天时间,却仍然让人趋之若鹜。

分明还有一天的时间,但是整个城都已经变得沸腾起来。加上凤长悦和秦菁最后的惊天一战,气氛很是热烈。

走到街上都可以听到人们在讨论着这两件事。

不少人一方面惊叹凤长悦的实力以及那一天的战斗之精彩,一方面期待着最后一天的炼药大赛。

按着以往的经验,从三国交流大会上出头的天才,若是没有遭到意外,之后都会成为大陆之上顶尖的强者,尤其是炼药师,更是会得到无数来自四面八方各个势力的殷勤和献好。毕竟能够和一位高等级的炼药师搞好关系,是一个显赫家族都无法忽略的光荣。

所以整座城都已经快要沸腾起来了。

但是这样的气氛下,身为人们口中讨论最多的主人公——凤长悦,却过着十分平静的日子。

说是平静,倒也不尽然。

因为她还是没有能够从秦菁的口中,问出关于她身后之人的任何秘密。更别提那神秘的图案。

那天比赛结束之后,她和阿夜一起回去之后,就开始了拷问。赤心之炎对于灵魂体具有十分剧烈的威力,然而纵然如此,她也未能从秦菁口中,得到一星半点有利的线索。

寂静的夜晚,她一个人呆在安静的房间里,面前是一团赤红色的火焰,以及一个玉瓶。

阿夜独自出去了,似乎有什么事情,而她也正好趁着这个时间,对秦菁展开了新一轮的询问。

“我问你最后一次,你身后,究竟是什么人?”

凤长悦的声音,像是在冰河之中侵染过,带着彻骨的寒意,让人无法忽视,更不敢违逆。

玉瓶里面传来几不可闻的呻吟声,显然已经到了崩溃边缘。

停顿了片刻时间,才有一丝细若蚊蝇的嘶哑声音传出——

“我说了……我不知道……但凡……但凡我知道……早就说了啊……”

此时的秦菁已经没了一开始的嚣张得意,只剩下了麻木和恐惧。任何人遭遇了连续的赤心之炎的攻击,恐怕都无法保持一开始的状态,从而变成这样。

她也试图挣扎过,从最开始的高声咒骂,到死死挣扎不认,再到后面的认命服输,以至于到了现在,竟是完全的卑微求饶。

这其中遭受多少痛苦,足可想见。

听着她的话,凤长悦停顿了一会儿,面色不变,然而她心中却明白,一定是问不出什么了。

秦菁不是那种坚贞不屈的人,为了能活命,或者为了让自己好受一点,她知道的一定早就说出来了,经过这样的拷问却仍然什么都没有说,那就是她真的不知道。

看来她身后的那些人,倒是谨慎的很,不过是将她当做了一颗棋子,放在前面作为试探罢了。

她墨色的眸子之中,闪过一霎的冷光。

那些人必定知道秦菁的所作所为,甚至有可能已经知道了她已经被她圈禁起来,然而却始终没有任何动静,也没有采取任何动作,显然是已经决定直接放弃秦菁了。

这样不难理解。不过是惯常的手段。

只是这样一来,她继续追查下去的线索就算是断了。

毕竟眼下,秦菁是唯一的诱饵,可是若是他们已经放弃了秦菁,那么自然没有什么用。

看凤长悦不说话,秦菁也只剩下了残余的一点力气,痛苦的呻吟:“你……你就算是杀了我……也是什么……什么都查不到的……那些人……”

似乎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她竟然虚荣的笑了,虽然没有了*,但是她的灵魂体掌握在凤长悦的手中,自然能够感应到她的一切动作和情绪。

她眸色微冷:“什么人?”

似乎有些得意,还有些怨念,更多的是自己绝望还想要拉着别人一起陷入绝境的快意。

“…。那些人…你是斗不过的…。我当年被你驱赶追杀……差点死了……醒来的时候,就已经被关进了一个空间……哈,没错,正是那黑色骨扇……我历尽艰辛,才得到了他们的看重…。得以重新活过……谁知,竟然还是败在了你的手上哈哈…。”

言到最后,竟是忽然有些诡异的笑了起来。虽然很是虚弱,但是凤长悦却依然能够感受到她深深的怨恨。

她眉目不动,手中轻轻一抖,赤心之炎便再度扑了上去。

她忽然痛苦的低吟一声,越发的虚弱。

“那些人有什么特征?”凤长悦继续问道。

这个问题,她其实已经问了好几遍,但是每一次,秦菁都会说不知道,说她也没有见过他们的容貌,每一次都是在暗中出现的,她连他们穿什么衣服都没见过,自然什么都不知道。

秦菁喘息了许久,才有些可笑,也有些绝望道:“这个问题,我说了多少次……不…不知道……”

凤长悦眼眸微闪,忽然开口问道:“那些人,是不是每一次出现的时候,都会伴随有黑色的雾气?”

秦菁似乎惊了一下,顿时脱口而出:“你怎么知道?”

话一出口,她当即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想要辩驳,却已经晚了。

凤长悦立刻将玉瓶封口。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你说啊!”

秦菁绝望的想要求得一个答案,却连喊声都变得虚弱不堪,几不可闻。

被封口以后,她便彻底发不出声音。因为她一出口,赤心之炎就会立刻扑上来。

她若是想要好过点,那么最好就是安安静静。

这让她无比绝望。

她心中怨愤,虽然之前没有料到会这般落在凤长悦手中,但是她深谙那些人做事的习惯,若是她真的说了什么,那么他们绝对能够有办法将她从凤长悦手中抢走,让她承受比这多许多的痛苦!

她不过是见识过一次他们的手段,就不敢心生背叛!

纵然此时,她已经被凤长悦折磨的快要死了,但是其实她心中还是抱着几分希望的。只要她坚持住,他们一定会把她弄出去的!

他们那么厉害,怎么可能连个小小的凤长悦都不能对付?

而她要做的,就是尽量拖延时间!而且保证绝对没有背叛!只有这样,她才有重新来过的机会!

至于肉身……她倒是不怎么担心,那些人能够为她找来一次,难道不能为她找来第二次吗?

所以秦菁心中,其实一直还是有些最为隐秘的心思的。

只是她万万没想到,凤长悦竟然知道了这一点!

她是怎么知道的?那些人将来会不会以为是她告的密?那些人根本不会接受任何的解释,只会根据自己的想法来做事!

现在凤长悦已经知道了这一点,不管她是怎么知道的,那些人必定会觉得是她背叛了!而后肯定不会再帮她了!

想到此,秦菁的心中,浮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和绝望。

凤长悦似乎猜到了她在想什么似的,忽然淡淡说了一句:“这么久了,你还是这么蠢。别说你只是个小小灵皇,在他们眼中不过是个小小棋子,就算你的等级更高,也高不过神兽吧?”

这句话,顿时让秦菁想起了一件事!

神兽!

暗灵螣蛇!

她这段时间一直疲于应付凤长悦的拷问,竟是将这件事忘得干干净净!

她居然忘了是因为自己的私自召唤,将暗灵螣蛇召唤而来,从而让它陨落的!

秦菁顿时如坠深渊。

她自从遇到凤长悦,就被仇恨冲昏了脑袋,不惜采用那般惨烈的手段对付之前的那些人,只是为了给她一个警告,而后又弄丢了那黑色锁链,再然后,是损毁了那黑色骨扇,而最后,甚至一时冲动,强行动用了召唤,让暗灵螣蛇前来,最终让它死在了这里!

那些人必定已经知道了一切!

她回不去了!

秦菁终于陷入了深深的绝望之中,这才意识到,即使凤长悦不要她的命,那些人,也一定会想办法杀了她的!

此时,才算是无处可逃,上天无路,下地无门。

凤长悦却好像没有继续谈话的意思,一句话让秦菁搞清楚现在的境况之后,就彻底封住了玉瓶,放进了金色手镯之中。

她气息微敛,缓缓闭上眼睛。

其实她也知道,秦菁这种级别,是知道不了什么事情的。毕竟只是一个炮灰人物。

至于最后问的那个,还是她早就有所猜测,趁着她精神松懈,故意问出来的。

只是现在知道那些,也没有什么用。

之前她也问了阿夜,连他都不清楚有这样的势力存在。

她的心微微一沉。

这只能意味着,她要面临的,是更加复杂难解的谜,也是更加棘手强大的对手。

想到此,她心情有些烦闷,却很快被她压下去。

她忽然睁开眼睛,灼灼如星子,又清冽如冰水,带着决绝的意志。

无论面对的是谁,会遭遇什么样的苦难,她都不会放弃的!

将脑子里的东西全部放下,她右手伸出,轻轻打了个响指。

一簇玫瑰金色的火焰,突然出现!周围的温度,瞬间升高!

好在外面已经有阿夜布下的结界,并不会让其他人觉察到什么异常。

明天就是炼药大赛,她是一定要拿到冠军的!神火——是她现在,还有未来,最大的依仗!

想要快速变得强大,能够了解的更多,更有把握面对那些人,最快的办法,就是吞噬其他神火!

她盯着手上腾跃的火焰,映亮她的脸颊,一霎间衬得她容颜清美,精致无双。

走向更远的路途,得到更多神火,就从明天的炼药大赛开始!

……

同一时刻,纳克兰行宫。

偌大的房间光线有些昏暗,也很安静。然而气氛却有些紧绷。

两道人影一前一后站着。

“你知道明天对你,有多么重要吗?”

柳承修声音低沉,此时的他,已经没有了面对苍离时的冲动易怒,昏暗的光让他的背影显得有些压抑,让人不敢轻易冒犯。

桑煦凝站在他身后三步远的位置,面色隐忍:“是。”

柳承修面无表情的看向窗外,然而话语却带着几分锋锐:“之前的比赛,你输给了凤长悦,这一次,你必须要赢!否则,别说你,就连我,甚至整个纳克兰帝国,都会遭受人们的嗤笑!”

听到凤长悦的名字,桑煦凝的脸色一瞬间变得十分难看,狠狠咬了咬牙,才忍住了即将爆发的情绪:“是。煦凝知道。这一次,绝对会让那个凤长悦,连本带利的还回来!”

之前的帐,再好好清算!

听到桑煦凝这样说,柳承修有些欣慰:“你也知道,我和苍离那老家伙,也是争斗了半辈子。彼此已经是你死我活。本来以为你和凤长悦的那一战,能够狠狠的给他一击,却没想到那个凤长悦有那么多手段,最终甚至赢了那秦菁。”

桑煦凝暗中咬牙:“谁知道用了什么下流手段。不过是仗着那个越大人,才这般放肆。若不是有那个魔兽,她必定早就惨死!”

她手上有神火,若不是凤长悦狡诈,她怎么会输?而且下了那么重的手!

她身上甚至到现在,还会隐隐作痛!

柳承修对于她的话,却是不置可否。相斗的时候,他也一直在看,凤长悦的实力,绝对不比她弱。甚至到最后几招……还有点深不可测的感觉。

只是这话,他却没有说。反正现在都过去了。虽然那场比赛输了,他的面上很是难看,但是在他心中,一直记挂的,还是炼药。

“不管怎样,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而且那个越大人,你也不要去招惹。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明天的比赛。我和苍离都是炼药师,只有在这上面赢了,才算是真正的赢了!”

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柳承修语气有些森凉,

“而你是我见过炼药天赋最好的,加上我多年的倾力教导,早已经不是一般的炼药师可比。就算是那个伽陵学院有名的少年天才,十六岁便成了五品炼药师的宗云之,也不会是你的对手。你手上又有神火。单是这些,就已经可以确保你明天赢了比赛。所以,你只要明天好好发挥就行。”

桑煦凝脸色稍霁,柳承修的话,总算是让她的心情好了点,想到明天就可以彻底将凤长悦踩在脚下,她满腔无法发泄的愤恨,才算是稍微得到了一点安慰。

“您放心,明天我一定会彻底的羞辱凤长悦一番!”

柳承修满意的点点头,随即又想到了什么似的,忽然问道:“对了,你明天注意点,那神火毕竟不是真正的本体,你用的时候,要分外注意。”

万一操作不当,就极有可能功亏一篑。

桑煦凝眼角带上几分得意:“你不用担心。我已经派人调查过了,明天比赛的人之中,除了我,没有人用神火。就算是比较厉害的,也不过是一些勉强入眼的兽火,就算我这不是本体,他们的也不可能和我的相比。我不是第一次用这神火炼药了,您不必担心。”

闻言柳承修也点头,他心中其实也是这般想的。炼药之上,他们是赢定了!

沉默了片刻,他才忽然转过身来,递给了桑煦凝一个东西。

光线不明,桑煦凝看不清是什么东西,只能隐约看出是一卷羊皮纸。

“这是……”她有些疑惑的问道。

柳承修突然压低了声音。

“这是六品破皇丹的方子。”

桑煦凝一惊:“您……”为什么突然给她这个东西?

柳承修声音更低了,背对着月光进来的窗户,看不清神色,只有一双眼睛闪烁着不明的光泽。

“不用问那么多。你只需今天将这个方子背下来。”

桑煦凝似乎猜到了什么,心中一动:“您是说……。明天的比赛……”

柳承修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桑煦凝连忙闭上了嘴,手上却是毫不迟疑的将东西接了过来。心中已经猜到了柳承修此举之意,然而却还是有点迟疑:“可是,我还没有炼制成功过六品丹药,这……”

这方子,炼制不出来丹药也是白搭啊

柳承修却并不担心:“这是一种比较特殊的方子,虽然是六品,却是下品。你加上神火助威,炼制也有着极大的可能。”

只要能炼制出来,那么就一定会赢!

桑煦凝这才了然的点头。既然师父这么说了,那就是按着她的能力,能够一搏。她也无需担心了。

这样的方子并不多,想必师父也是早做了准备。

柳承修见她已经明白,当即道:“今天就这样,为师先回去了。你做好准备就行。”

说完,柳承修便无声离开了。

桑煦凝感受着手中的触感,心中狂跳,无声的走到桌子旁边,平复了好一会儿,才让心脏的跳动变得正常。

而后,她才深吸一口气,点亮了灯,顿了片刻,才缓缓展开手中的羊皮纸,仔细的看起来。

不愧是六品丹药的方子,光是药材就需要几乎五十种,但是好在炼制比较容易,她看着倒也觉得并不难。

只等着明天。

她的眼中有冷光一闪而过。

凤长悦,你等着!

……

城郊。

这里很是偏僻,周围都是树木,几乎遮蔽了天空,连月光都被分散开来,几乎看不清人影。

这里平时少有人来,而且距离城中很远,加上是半夜时间,自然是没有什么多余的人。

说是多余的人,自然是因为这里的确已经有人。

泽尔半跪在地上,恭敬垂头:“主上,您已经在此停留了将近十日,不知何时返程?”

轩辕夜双手负于身后,只能隐约看到挺拔宽厚的肩膀和精瘦的腰身,换上黑袍,绣着金边的衣角委落在地,周身气息凛冽清贵,他站在那里,便已经胜过千言万语,让人看着不自觉的臣服。

见轩辕夜不说话,泽尔硬着头皮继续道:“您先前匆忙强势镇压七部,而后便赶往这里,您那时候,不是说只要回来看一眼,安心便可吗?现在,已经快要十日,您却一点都没有回去的意思。这……。”

这实在是让他也没办法啊!若不是事情紧急,他怎么也不敢当面质疑主上的决定啊!

泽尔看不到轩辕夜的神色,却只能听到他有些低沉的话语:“你什么时候,竟和赤一站在一条线上了。”

泽尔连忙垂头,附跪在地:“主上明鉴!属下只有主上一个主子,自然唯主上的命令是从!绝对没有任何私心!但是,七部虽然遭受镇压,情势稍微好转。但是……毕竟还未根除,需要您回去主持大局啊!”

轩辕夜转过身来,目光如同刀锋从泽尔身上刮过,瞬间让他出了一身冷汗,不敢抬头。

“本君手下的人,什么时候变得这般没用了,什么事情都要我亲自解决?”

泽尔心神巨震:“属下无能!”

轩辕夜没有说话。

他本来也是想着回来看一眼便可,谁知见了,便无法离开。

甚至现在他就在她身边,还看着她遭受各种苦难波折。若是他不在,不知她又承受了多少。

只要这么一想,他的心脏就绞疼,而脚步,也无法离开。

泽尔却更加为难:“只是主上……还有一件事情……”

泽尔头垂的更低了,生怕说出来,主上一怒之下就将他打回去。

轩辕夜微微蹙眉:“怎么了?”

泽尔艰难的咽了口吐沫:“……赤一发回消息……除了七部之事……长老们也开始提出,让您早点选妃了……”

抱着冒死的决心,泽尔干脆快速一下说完。

“长老们说,您早已经到了纳妃的年龄,早些时候因为七部动乱推迟许久,而现在……既然七部已经得到了暂时的镇压,那么也是时候考虑这件事情了……您此番回去,想必就会面临长老们的联合提案了!”

好不容易说完,泽尔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浑身冷汗湿透。

本以为主上会发怒,然而等了好一会儿,却什么反应也没有。

泽尔忍不住小心翼翼问道:“主、主上?”

轩辕夜却忽然一声轻笑。

泽尔心猛地一跳,却听到主上声调散漫,似乎并不放在心上。

“回去告诉他们,本君早已经选好了人。不过,不是纳,是娶!而她,也很快会去。”

这话虽然说的清淡,但是泽尔却听出了一股杀伐之意。

“除了她,任何觊觎那个位置的人——具杀之!”

泽尔豁然抬首!主上的意思,是要和长老们对着干?

他想要问些什么,然而轩辕夜却已经转身离开。

“回去的晚了,她会等很久。今天就先说到这里。你先回了赤一,让他稳住。至于回去的时间,本君会考虑。”

说完,身影一闪,竟然就消失了。

泽尔看着眼前暗影重重却空空荡荡的树林,忽然头疼。

……

第二天很快到来。

这一次,依然是在巨大的广场之上,然而这一次,擂台之上,却被分成了一块块的区域。

偌大的擂台,竟是一共分为了五列八排四十个位置。

也就是每一行,都有五个人并列而立,每一队列都有八个人。

而那些位置上,竟然都放着炼药的鼎炉,旁边还放着不少药材,其中不乏一些用玉盒放着的珍品。

这显然是为了今天炼药大赛的四十人准备的。

而这一次,在擂台的最前面,则是坐了几位重量级的审核人物,也是此次的裁判。

一共七个座位,包括苍离和柳承修在内,都是炼药师。

其中,除了苍离和柳承修是八品,还有一人,满面白须,看起来十分和善,也是八品炼药师。

他是炼药师总工会的会长司徒正。和苍离等人,都有着不浅的交情。

而其他人,都是七品炼药师,也都是享誉各大帝国的宗师级人物。

每一次,也就这个机会,能够一起见到这么多厉害的炼药师了。

包括司徒正在内的这些炼药师,都是前一天才抵达的,已经知道苍离的徒弟得了第一,自然是少不了寒暄一番。

司徒正身份尊贵,柳承修倒是没有当面和苍离闹开,也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

而这一次,看台上也明显多了不少势力的代表人物,想要看看有没有可以拉拢的炼药师。

在一众期盼的目光中,司徒正洪亮的声音迅速传遍广场——

“三国交流大会,炼药大赛——现在,开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