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70 尘埃落定

秦菁闻言,竟像是忽然不害怕了一般,冷笑一声,忍疼转头看向凤长悦,眼神嘲弄。

“你以为你问,我就会说?”

其实她也不清楚凤长悦问的所谓图案是值得什么,她只是偶尔见过,却并不知道那究竟代表着什么。但是此时,她却偏偏想要看看凤长悦焦急不得的模样。

“说!”

凤长悦匕首更深了一寸,嫣红的血液从秦菁的脖子上流出,缓缓滴落在地。但是她的神色,却并不惊慌,甚至带着几分得意。

“哼……你这个人永远都是这样,以为要别人做什么,别人就必须做什么。这世界上,哪有那么好的事儿!你让我说,我偏不说!有本事你杀了我!”

看到凤长悦盯着她,却并没有更进一步,秦菁心中得意,哈哈,还不是不敢下手!因为若是她真的想知道,那么就绝对不会杀了她!

想到此,秦菁更加放松,干脆放任自己放松了身体,也不去管自己的伤口,神色颇有些悠闲。

“至于我为什么变成这样……那可不是你有资格知道的!”

凤长悦眼眸微微眯起。

这句话,已经可以看出很多问题了。

秦菁身后的人,看来来头很大,否则也不可能让她完全变了一个样子,而且实力大升,包括她手里那些诡异的灵宝,也都满是疑点。

她甚至可以召唤神兽。要知道,即使是师父那样的存在,也不太可能做到这一点。

而且看起来,那暗灵螣蛇分明像是服从于某一个组织,所以虽然不是秦菁的契约魔兽,却还是出现了。

凤长悦眼眸暗沉,能够圈养神兽的组织……

她忽然将匕首撤离了一点,却仍然放在秦菁的大动脉处,语调轻轻:“不知你身后的那些人,知道你送魔兽上了西天,会对你采取什么措施?”

秦菁忽然身体一僵。

她怎么忘了这一茬!

一瞬间,冷汗遍布全身。

这神兽,是她私自召唤,上面早已经说过,没有特殊情况,绝对不能暴露这神兽,然而她却一时冲动,为了杀了凤长悦而将它召唤来,本来就已经犯下大错,而她万万没想到,这一次居然会让神兽殒命!

只怕此时,他们已经知道了!

想到自己即将面对的惩罚,秦菁忍不住身体颤抖了起来,眼睛里面,也带上了全然的惊慌,像极了即将坠入地狱的人的绝望眼神。

凤长悦眉头微蹙。

看秦菁的强烈反应,那些人绝对不是什么良善之辈,竟然让此时连死都不惧怕的秦菁这般畏惧,显然是早就领教过一些手段。

她在脑子里搜索了一遍,却还是发现根本没有这样的组织的记录。

甚至连提到“一城四族”的那本,都没有提到过。

静了静心神,凤长悦用匕首挑起她的脸,此时血液和灰尘覆盖在其上,虽然有几分狼狈,却不掩她的美丽,甚至这样看上去,还带着几分楚楚可怜。

然而却是一分从前的样子,也看不出来了。

能够成为这样的,极大可能是夺舍了。

不过现在,她也并不关心那些。

感觉到凤长悦的匕首尖端在自己脸上缓缓滑过,秦菁的心顿时提了起来,生怕再次被凤长悦毁了容,强自硬撑道:“你、你想做什么?“

凤长悦语气淡淡:”自然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嗤!

匕首忽然以极快的速度移向秦菁的手腕!而后迅猛划下!

“啊!“

绝望凄厉的惨叫声,顿时响彻整个广场。

秦菁浑身是伤,连站起来的力量都没有,此时手腕上,却再添一伤。

却是凤长悦将她的手筋挑断了。

凤长悦充耳不闻,手上动作极快,不过眨眼时间,就将秦菁的四肢全部挑断了筋。

这样的痛苦,简直让秦菁昏死过去。

然而越是清醒,那疼痛就越是剧烈,几乎让她难以忍受,最后只得跪倒在地上,浑身痉挛一般抖动。

众人看着这一幕,都是静默不语。

虽然说,这样看起来,凤长悦似乎手段残忍了些,但是想到之前,秦菁分明用了更加残忍的手段对付其他人,而且其中不乏其他两大帝国的佼佼者,自然早已经引起了公愤,此时再看她遭受此等境遇便也不觉得过分。

这世上本来就是强者为王,败者为寇。秦菁用了那么多手段,最后还是输给了凤长悦,自然要承受这之后的一切。

秦菁怨毒的看着凤长悦:“有能耐你就杀了我!”

她就不信,她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杀了她!她分明还想知道很多事情,怎么可能不管不顾的杀了她?

她就是要这样刺激凤长悦!

凤长悦冷眼看着,像是在看着一个小丑。

秦菁在那样的眼神之下,竟也忽然觉得无比难堪。

砰!

凤长悦忽然一脚飞踢而出,将秦菁踢出了擂台!

此时场地之上,还残存着暗灵螣蛇之前留下的冰晶痕迹,有的地方还结着厚厚的冰,秦菁摔在上面,顿时发出闷响。

而她的身体,也迅速染上了一层薄冰,脸上变得青紫。

凤长悦一身劲装,身体笔直,手腕一抖,便将匕首狠狠的钉在她的肩膀上!

那匕首竟是穿透她的肩膀,扎进了冰层之中!而秦菁,也被死死的钉在上面!

凤长悦站定,而后转头看了一眼裁判:“结束了。”

裁判早就因为场上剧烈的打斗转移到了一旁,此时听到凤长悦的话,终于清醒过来,连忙道——

“三国交流大会总决赛,凤长悦——胜!”

短暂的沉默之后,无数人开始高声叫好。

整个会场,迅速喧哗热闹起来。

“凤小姐!果然厉害!”

“这就是今年的冠军啊!居然是个纤弱的少女!真是不可思议!”

“哈哈!你可仔细看看,人家可不是什么纤弱的少女!一个手指头,都能完全碾压你啊!”

“嘿嘿,可不是!我也就是那么一说!谁知道竟然真的会是她赢了!”

“这可是货真价实的冠军!看那神兽,竟然都被她杀了啊!”

“可不是!这一战之后,只怕她的名号,会迅速传遍大陆啊!“

无数人都在热烈的讨论着,此时都沉浸在了欢闹的气氛之中!

苍离的脸上,也已经满是笑容。他平素便总是笑眯眯的,但是今日的笑容,却让人觉得越发亲切诚挚。

其他人纷纷恭喜,无论心中是何等心思,眼下却都是看向苍离,拱手祝贺。

“苍离院长,恭喜啊!“”能有这般出色的徒弟,可真是您的福气啊!这下,可真是让我等眼馋不已啊哈哈!“

“苍离院长,果真名师出高徒!恭喜恭喜!“

这些人毕竟都是享誉帝国的强者,此时这般夸赞,自然是分量不轻。

苍离一一笑着回应:“哪里哪里。”

有人感慨的看向凤长悦,道:“苍离院长贵为八品炼药师,却不想徒弟竟然能够在灵力的修炼上,也这般厉害啊!”

这一点,自然也是诸人都赞同的。

凤长悦这般年纪,又是苍离的徒弟,平时必定是以炼药为,然而此时,却仍然取得了第一,这如何不让他们赞叹感慨?

苍离笑眯眯。

一番寒暄之后,终于有人似是不经意问道:“哎,不知凤长悦那魔兽,究竟是什么种类?竟然这般厉害?“

一言出,众人连忙附和。

“是啊!竟然能够将神兽打成那样,实在是出乎意料!“”老夫修炼多年,走遍大陆,却也未曾见过这样的魔兽啊!不知苍离院长,可是了解一二?“

一群人都眼巴巴的看着苍离,眼神各自不同。

苍离心中暗道:来了!

他就知道这些人,是绝对不会放过这个问题的。

和那些看热闹的观众不同,这几个人,个个都是人精,自然知道最重要的问题所在。

谁也没有料到,秦菁竟然能够召唤神兽,即使是他们上去,也不过堪堪打个平手。但是凤长悦却赢了!

不仅赢了,还彻底的斩杀了神兽!

而这一切,都是托了她那魔兽的福。

他们看得分明,那小小的白色魔兽,分明占据上风,在暗灵螣蛇身前,丝毫没有显出普通魔兽对于神兽的敬畏,反而……倒像是等级更高的那个。

这个猜想,顿时让一众人等陷入了疯狂。

这若是真的,那凤长悦的那个魔兽…

“苍离院长,可是知道那魔兽,究竟……是何等级?“

终于还是问出来了。

苍离心中冷笑,想知道?

我还不知道呢!能跟你们说?

他面上现出几分为难,几分失落。

“唉,此事说来话长啊。“

这迅速的情绪转变,顿时让几人一愣。

这反应…难不成这里面还真的有什么猫腻?

感受着更加热烈的眼神,苍离缓缓长叹一口气。

“你们有所不知,这魔兽……便是我,也未曾见过啊。“

这倒是说的实话。他之前倒是真的不知道她还契约了这样的魔兽,而且之前几次险境,她竟然都没有暴露。

若不是今天遭遇神兽,只怕这丫头还会继续隐瞒下去。

他对于凤长悦此举,倒是没有任何异议,也没有不满,反而很是理解。

这丫头身上背负的东西太多,天赋这样好,却一直在拼命的修炼,只为了早点变得强大。

就算她不说,他也知道她必定是有许多不能为人言的理由的。所以一直都未曾深究,只是顺着她的发展,必要时才会帮扶一把。

而且,这丫头明显手上的底牌很多,也就是说,她身上的宝贝很多。

现在的她,实力虽然在同辈之中,算是顶尖,然而距离真正的大陆强者,却还有着不小的距离。若是真的有人想要抢了她的东西,那么她就会立刻面临无数潜在的危险。

即使是他,也不能完全保障,能够随时随地的保全她。

所以她尽量隐藏自己,反而更好。

所以纵然今天他也被那个魔兽惊住,心中最先涌出的,还是欢喜。能够有此等魔兽相伴,她便多了一份保障。但是随之而来的,就是担忧。

就算没有人认出来那是什么魔兽,这般强大,必定也引起不少人的觊觎。

便如眼下这般。

听到苍离的话,几人却是神色微变。

“苍离院长……这不太可能吧,她可是您的亲传徒弟啊!“

“是啊,契约了这样的魔兽,此等大事,您怎么会不知道呢?其实,我们只是好奇那是什么,绝对没有别的心思啊!”

“苍离院长可别多心啊……”

几个人你一眼我一语,倒是说的苍离无奈了。

“我说的是真的,我可是真的不知道这事儿。”

他说个实话,反而没有人相信了。

那几人相互交流着眼神,气氛有了瞬间的尴尬。

苍离却好像完全没有感觉一般:“哎,你们怎么不信?这种事情,我有什么好骗你们的?再说了,你们不知道,这丫头跟着我,才不过一年多。我平时也忙,怎么知道她已经契约了这样的魔兽?别说你们,就连我,都很是吃惊啊!”

有人终于忍不住接话道:“您都不知道,难不成是凤长悦还有其他的靠山吗?”

这只魔兽,必定是神兽!但是这样的等级,想要契约,凤长悦一个小小的灵皇,怎么可能做到?

更难说的是,这只魔兽契约的时候,凤长悦可能还不是灵皇!

那样的水平,除非有强者帮忙,否则她怎么可能契约成功?

可凤长悦出身寒微,他们这几天,也都是有所耳闻。

那这……就更加引人深思了。

苍离也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眼睛突然一亮:是啊!这丫头,莫不是早就靠着其他人的帮忙,契约了这魔兽?可是……是谁呢?“

他忽然皱起了连,似乎很是烦恼:“能够做到这些,想必实力不凡,而且和丫头的关系,一定很好。而我又一直没有听说过,难道是……不常出现的人?这样的话……到底是谁呢?…”

他苦思冥想,却瞬间点醒了周围的人。

几人心中,迅速闪过一个人影。

继而心中都是一惊。

面面相觑,却发现他们心中的想法竟然是一样的!

若、若真是……那他们就什么都别想了!

几人的目光,都不由自主的朝着某个方向看去。

在那里,一道颀长高大的人影,正缓缓站起身来。

几人瞬间失语。怔怔的看着那个男人一身滚金边黑袍,面上的黑玉面具也遮不住他唇角的几分宠溺笑容。

“悦儿,这魔兽你可喜欢?“

几人顿时心中一凉!

竟然、竟然真的是他!

然而此时,场上被镇住的,又何止这几人。

整个会场的人,都被这一幕惊住。

人人抬眼看去,只看到那清贵无双的男人,已经站起身,双手负于身后,显得愈发的长身玉立,如同冰山碎雪不可高攀。

一时间,具是静默。

这话的意思……可是再明显不过!

这神奇的魔兽,正是这位赠与凤长悦的!

这个猜想顿时让一些蠢蠢欲动的人浑身僵住。

若是凤长悦自己契约的魔兽,那么他们还有可能抢了,可要是这位送的……那他们还如何去抢?

这样的人物,他们是无论如何都不敢招惹的啊!

人人转头看向凤长悦,却看到她忽然璀璨一笑,几乎晃花人眼。

“喜欢。”

她心知小白此番出场,必定会引起众人的注意,甚至可能带来杀身之祸。轩辕夜一出口,她便知道他是想要将这件事揽在自己身上。

他的心意,她深知,也明白此举是最好的选择。当下也不扭捏,直接肯定。

感受到周围的人的眼神微变,她忽然觉得,找一个强大的男人,果真还是有好处的。

然而她高兴了,小白却哭了。

小白蹲在她肩膀上,亲眼见证了自己主人把自己卖了的过程!

惨绝人寰!

可怜至极!

小白觉得,轩辕夜那时不时飘来的眼神,几乎要将它一身的皮都扒下来了。

小白欲哭无泪:“主人!你为什么要把我卖了!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

就算只是片刻的口头上的承认,它也不愿意接受!

这等于把自己扔进了火坑啊!

看着小白的样子,凤长悦长眉微挑:“你怎么这么怕他?他又不会吃了你。“

小白羞愤至极,浑身僵直,眼神飘渺,然而却只有凤长悦知道它已经快要暴走。

“不要不要不要!主人我只是你的!一生一世哦不,永生永世都是你的啊!你不要抛弃我!“

凤长悦轻笑:“不过只是应付这些人的说辞,你怕什么?“

这一次,就连娃娃都搀和了一句:“就是!胆小鬼!你怕什么?我倒是想去爹爹那里呢!可惜娘亲不给……呜呜娃娃好可怜…“

凤长悦:”…娃娃,自己玩儿去。“

娃娃眨巴着大眼睛,乖巧道:“知道啦娘亲!娘亲不让我去找爹爹,娃娃就不去!娃娃最爱娘亲了!”

凤长悦:“……”

小白越加上火,简直想要挺尸装死:“主人!我、我……我就是不要啊!“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方才它为什么要故意和他作对!挑衅他!

完了!

果然,下一刻,它就听到了轩辕夜像是从地狱而来的声音。

“我也许久未见它,不知它可听话?来,给我看看。”

小白眼睛一翻,顿时倒在凤长悦的肩膀上。

“我昏过去了!我昏过去了!我昏过去了!“

小白在心中狂吠。

然而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凤长悦二话不说,当即一手将小白窝在手中,而后——一下子抛飞出去!

听闻小白在心中的尖叫声,凤长悦黛眉微挑。

看来这家伙,做了什么亏心事啊。

众人只看到一道白影划过天空,而后便被轩辕夜抓在了手中。

一时间众人风中凌乱。

这么对待神兽真的好吗?!

感觉到自己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握住,小白登时身体更僵硬,死死闭着眼睛,就是不睁开眼睛。

轩辕夜将小白提起来,仔细的看了看。

“嗯,浑身圆润,触手柔韧。“他声音优雅低沉,听着便让人迷醉,在小白耳中,却像是催命符。

这话为什么听起来像是在评论一道菜品?生怕下一句就是“做成红烧应该不错。“

感受到小白绝望的哭喊,凤长悦面上笑的更灿烂:“跟着我以后,一直吃了睡,睡了吃。自然圆润了不少。“

轩辕夜将小白提溜了一圈:“是吗?“

凤长悦忍住笑:“是啊,不过该尽力的时候,也很是拼命。您今天也看到了。若不是它,只怕这一场……”

轩辕夜的气息微冷,众人瞬间觉得一股凉意从脚底升起。

“这件事,我会好好命人彻查。“

一个小小的秦菁,也就是之前的凤静雨,居然能够召唤神兽,这之后,,显然隐藏着巨大的阴谋。

何况,差点伤了月儿,这帐,也得好好算!

听到他的话,罗亚国王顿时脚一软:“大人明鉴!这女子绝对身份有问题啊!和罗亚帝国,绝对没有任何干系!我们怎么会找来这样心狠手辣,诡谲莫测的人?还请大人务必查个清楚啊!“

无论怎样,这个时候,都一定要和那个秦菁撇清关系!

轩辕夜没有理会。

他自然知道罗亚帝国不会是背后黑手,他们没有那个实力,也没有那样做的理由。

他顺手将小白拎在手里,也不去管小白浑身僵硬的装死:“今天到此为止。这里面的事情,我自然会查个清楚。“

说完,便朝着凤长悦招招手:”走吧。看看从你这里,是不是能找出点线索。“

苍离感叹的看着天空。唉,怎么会有这么明目张胆的人。分明是假的身份,也是假的关系,偏偏就那么自然的在这么多人面前维护她,将她叫到自己身边等着独处,而且还不会让人怀疑。

这份心智,倒还真不负盛名啊。

凤长悦点点头,就要离开。

身后的秦菁忽然低低的笑起来。

凤长悦脚步停住,回头看去,却见秦菁被死死的钉在冰上,却好似不疼了一般,用阴毒的眼神看着她,嘴里还在不断的冒出血,脸色青紫,几乎像是快要死了一般。

“你以为……凭着你……就真的能知道什么吗?哈……哈哈……不自量力!那些人,你……你招惹不起!还是……还是想想……怎么活的长久一点吧哈哈哈……“

说着,她周身气息忽变!灵力光芒顿起!

她身上的能量,竟是忽然变得汹涌起来!

她面目狰狞,哈哈大笑起来:“反正都是一死,不如现在死!“

省的遭受那些生不如死的惩罚!

而在死之前,她也得推凤长悦一把!

骤然有人惊呼:“她竟然燃烧了灵力!“”什么!难道她要自爆?”

便是蒂亚等人,也顿时变色。

“长悦危险!“

秦菁实力不弱,若是自爆,那么站在近处的凤长悦必定首当其冲!

然而凤长悦却并没有如同秦菁想象中的那样露出惊慌的神色,反而忽然扬起了一丝笑。

那笑容,极冷,极淡。

秦菁忽然心头巨震:有问题!

但是此时却已经晚了!

身体之内的能量已经开始暴走!燃烧起来几乎连经脉都开始蜷曲!

她听到凤长悦似乎低声说了句什么,而后猛的睁大眼睛,死死地看向凤长悦!

她说:我等了很久了。

等什么?她想做什么?难道是等着她自爆?这怎么可能?她离得这么近,她自爆的话,凤长悦一定会受伤的,她怎么会期待?

秦菁惊惧交加,却已经无法停下来!

然而就在身体即将爆炸的时候,她忽然感觉到一股无比炽热的力量,忽然从身体里蔓延而出!

所到之处,尽皆化为灰烬!

她只来得及匆忙的看了一眼,隐约看到一股赤红色的火焰!

这是!

轰!

来不及说什么,秦菁的身体,猛然爆开!

无数的能量朝着四周荡去!一瞬间冰晶碎裂,乱石飞起!

凤长悦立刻后退!

没有人看到,她手中,忽然出现了一道赤红色火苗!

那是她之前便埋在秦菁体内的,就是为了等这一刻!

赤心之炎对于灵魂有着绝对的掌控,而此时,秦菁的魂魄,就被包裹在这一簇火苗之中!

她身形如同闪电,瞬间离开了擂台!落到了轩辕夜的身边。

她眸色冷厉,秦菁以为她为了逼问,必定不会杀了她,却不知,她有着比杀了她,更好用的办法。

灵魂体存在,这个人就相当于没死。但是赤心之炎在手,以后她遭受的痛苦,会是现在的千百倍!

轻巧的落在轩辕夜身边,轩辕夜低头看着她,她似有所觉,转头看去。

他的手忽然伸过来,将她的一缕黑发别到而后,而后擦去她额头不知什么时候,沾上的一点灰尘。

他凤眸澄澈,却带着无人可见的深沉缱绻。

“很好。“

他说过,不会让她狼狈,就是一丝头发,都不会。

------题外话------

哎,今日甚是忧桑。不造为嘛想看现言来着,也想看看一些虐恋神马的。大约是春天来了?哦no!瞧着等白的题目,真是高出不止一个逼格。此间人,回忆杀。啧啧,偶也好想这么有深度!偶也好像得到深情长评!八过,现在瞧着是困难了点,毕竟大剧情才刚刚开始鸟哎~偶也好像写!偶也好想虐!呜呜呜,你们猜猜,玄幻要怎么虐?啊哈哈哈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