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69 虐杀

暗灵螣蛇巨大的身躯,顿时狠狠摔在地上!砸出了一个深深的巨坑,荡起烟尘无数!

巨大的轰鸣声显得格外清晰,所有人都震撼无言的看着这一幕,不知如何言语。

秦菁眼眸瞬间睁大,瞳孔缩小,看着地上躺着不能动弹的暗灵螣蛇,整个人都像是僵在了原地。

小白斜睨了一眼,满意的拍了拍爪子,似乎觉得方才的那一下脏了自己的爪子,蓬松的尾巴一甩,笑脑袋一扭,回头满脸堆笑。

“主人,我做的好吧?”

再明显不过的殷勤。

娃娃鄙视的翻了个白眼:“有什么好威风的?不就是一只长虫?若不是娘亲不让我出去,我早就把它扒皮抽筋了!”

哎,这么好的机会,居然让小白抢先了。

娃娃甚为遗憾的扣着手指,似乎还有些幽怨。

凤长悦无奈扶额:“娃娃,小孩子不要这么暴力。”

“是!娘亲!”看到自己果然引起了娘亲的注意,娃娃顿时兴奋的眉毛都要飞起来了,“还是娘亲最好了!娃娃一定会听娘亲的话的!”

小白眼珠子一转,算了,不和它计较!

今天好歹算是立了功啦!

想着,便热切的一下子窜到了凤长悦的肩膀上,挨着她的肩窝亲密的蹭了蹭,极为满足。

轩辕夜极淡的看了它一眼。

小白浑身一僵,但是这次,却没有像是以前一样避开,反而心一横,更加亲密的往凤长悦脸颊蹭了蹭。

哼!今天它可是小试身手,帮主人打败了那个什么神兽,怎么也得给点甜头啊!他天天抱着主人睡觉,它可是知道的清清楚楚!

轩辕夜的目光,瞬间变得凉凉的。

一码是一码,这个帐,回去再算。

这一切都不过是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等人们反应过来,就看到之前还威风凛凛的暗灵螣蛇,此时万般狼狈的躺在地上,而且浑身血肉翻卷,连鳞片都被扯去了三分之一,零散的落在一旁,看着好不凄惨。哪里还有之前出现时的半点风光?

甚至连同它身上的淡黑色的冰刺,也几乎全部碎裂,在身上显得不伦不类。

秦菁看着,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这可是神兽!是她好不容易才请动的!连灵宗都可以一战的神兽!

但是现在,居然被一个小小的凤长悦的不知名的魔兽给收拾的这样惨?

这究竟是怎么了?

而她……她回头看了一眼,却正好看到凤长悦的身影,突然出现在身前!

精神有些恍惚之下,她甚至只是匆忙的召唤了灵力铠甲,将双手挡在身前,以抵抗凤长悦突然飞起的一脚!

砰!

即使如此,她还是立刻被凤长悦狠狠的踹了下去!而后也重重的砸落在了擂台之上!

这一脚,凤长悦用了十成十的力量。足足将秦菁踢得吐血!身上的灵力铠甲虽然没有大碍,但是她能清晰的感觉到,身体里的内脏都已经快要碎裂。

秦菁痛苦的咳嗽几声,唇边仍然不断的有血流出来。她想要动一动,却发现身体受伤太严重,轻微的呼吸都会疼的不得了。

凤长悦俯视着她,眸色冷如冰雪。她肩膀上的那一小团白色,此时在她看来,也无比可怕。只是一眼,就几乎让她浑身颤抖。

然而当她愤恨而恐惧的看着半空之上的凤长悦的时候,却忽然感觉一阵凉风从身边刮起!

紧接着,一道青黑色的影子,忽然腾空而起!

她心中一喜:暗灵螣蛇还没有落败!

巨大的暗灵螣蛇腾空而起,一下子就吸引了众人的目光。不过瞬间,就看到它张开了血盆大口,巨大的黄色眼睛里,遍布血丝,似乎已经癫狂。

小白顿时冷哼,小小的身子一闪,就出现在了它眼前。

暗灵螣蛇顿时停住身子,两只魔兽似乎像是说好了一般,在半空遥遥对立。

气氛有了一瞬间的冻结。

“你、你好大的胆子……想不到,你居然有着这般实力……”

暗灵螣蛇的声音嘶哑而尖锐,似乎在努力的压制着心中即将狂奔而出的愤恨和恼怒。

它死死地盯着小白,像是想要用眼神杀了它。

小白不在意的看着它。

众人什么都没有听到,却忽然感觉到暗灵螣蛇的气息一变,似乎更加恼怒。

凤长悦在后面看着,虽然小白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一直无法像是人类一般开口说话,但是她们两个心意相通,自然是将它们之间的谈话了解的一清二楚。

小白在教训它。

是的,教训。

因为小白方才说了一句:“怎么,还没被打痛快?想要继续吗?”

凤长悦看看暗灵螣蛇,也难怪它突然变得更加暴戾了。

只是虽然浑身的气息快要爆炸,但是暗灵螣蛇却没有像是人们预料的那样疯狂的反击,反而一直在忍耐。

它平复了一下周身气息,声音像是尖锐的武器从光滑的地面上划过,让人十分不舒服。

“你……究竟是什么魔兽?”

凤长悦的心,忽然提了起来。这也是她想要知道的。

但是小白却只是摇了摇尾巴,斜睨了那暗灵螣蛇一眼。

你没有资格知道。

凤长悦觉得,暗灵螣蛇快要疯了。

然而下一刻,暗灵螣蛇却忽然转头朝着凤长悦攻击而来!它长长的蛇芯子忽然探出,一下子抵达凤长悦的身前!

那血红的蛇芯子上面,突然飞出一道青黑色液体!

小白原本懒散的小脸上登时一冷!

身影一闪,凤长悦的身前,便忽然出现了一道泛着金色的结界!那液体飞到上面,顿时被蒸发,发出吱吱啦啦的声音。甚至还有一股难闻的气味飘出来。

凤长悦脸色微冷,这种攻击对于精神力强大的她来说,并不会构成威胁,但是她非常厌恶这种狡诈的行径!

然而,比她更生气的是小白。

小白向来挂着笑容的小脸上,第一次面无表情,眼神也忽然深沉。

一股无形的威压,忽然降临!

天地顿时变色!

暗灵螣蛇顿时惊住!

这、这样的威压……

还有那仿佛来自远古的气息…。

下面的人们对于魔兽的威压感受并不敏感,顶多也就是觉得有些压抑,却并不知道这样的威压象征着什么。

然而暗灵螣蛇却忽然生出了无尽恐惧!

“你、你…。”

难道是……这怎么可能?!这怎么会!?

那个存在……

不是说已经万年未曾现世了吗?甚至连记载都没有,所以甚至连是否真正出现过都遭受过无数质疑!

就连它,也未曾见识过!

然而若不是,那这样的威压,这样的气息,又是怎么回事?

魔兽等级森严,是绝对不会有魔兽越级冒充的,况且,那样的传说中的存在,又怎么会是能够被随意冒充的?

一想到那个可能,暗灵螣蛇就忍不住浑身颤抖,脑袋里也是一片空白,连说话都是结结巴巴。

它的眼睛里,满是不可置信,以及深深的惶恐。

若、若是真的……那今天……恐怕有来无回!

小白的生意也忽然变得沉肃:“敢伤我主人——杀无赦!”

声如钟雷,响彻神识!

小白忽然朝着暗灵螣蛇飞去!这一次,又是极为轻松的抓住了它的角。

暗灵螣蛇想要躲避,却完全没有办法。且不说小白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便是它的身份,也让暗灵螣蛇不敢随意动弹。

然而它的角,也就是它的命门就在对方手中,这让它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

但是这一次,还来不及动作,小白的爪子,便忽然现出了锋利的光,而后狠狠的划在暗灵螣蛇的角上!

一霎间光影闪烁,飞雪流光!耀眼至极!

凤长悦还是第一次见到小白使用锋利的爪子,耀眼的光芒虽然让下面的人忍不住闭上了眼睛,但是对于她来说,这不过是天堂火的一线火光,虽然被小白控制了温度,也不过是一瞬,但是她还是能够看到,它爪子上燃烧的火焰。

暗灵螣蛇顿时一声凄厉至极的嘶鸣!响彻天空!

紧接着,人们便震惊的看到,那暗灵螣蛇的角,竟是被削去了一半!

被斩去一半的角,暗灵螣蛇心中恨极,极度的痛苦和恼恨已经让它失去了理智,变得疯狂起来。

小白一击得手,立刻后退,浮在暗灵螣蛇的身前,虽然只是小小的一团,却带着绝对的尊贵。

暗灵螣蛇整双眼睛都已经变成了血红色,看起来猩红凄厉。

就算它真的是又怎么样?现在的它,不过是幼生期!论起实力,绝对比它高不出多少,交战以来,它能够占据上风,也不过是因为占了先机,仗着自己的速度高,活动灵活罢了!

就算它的身份尊贵又如何?

若是今日将它彻底斩杀,那么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今日是已经得罪了它,而且方才一击,显然已经惹怒了它,今日势必难逃一死,如其如此,还不如一搏!

想到此,它忽然仰天嘶鸣一声。

小白的神色骤变!

好大的胆子!

哼,既然如此,那它就送它一程!

“别以为你仗着身份就可以为所欲为!如今的你,不现出真身,恐怕是不能吧!哼!这样的你,也比我强不了多少。若是厮杀起来,只怕谁生谁死,还未可知!”

暗灵螣蛇此时已经完全疯狂,若是但凡还有一点理智,它就不会走出这一步。魔兽世界的森严等级制度,早就决定了它今日所为,不会有好下场。但是它却狗急跳墙,选择了最不可为的一个选择。

它已然忘记,就算小白的实力不如它,来自血脉之中深重的威压,也足以让它崩溃!

只是此时,它遍体鳞伤,连最为珍贵的角都被削去了一半,甚至到现在还疼的几乎痉挛,它如何能够恢复理智?

不如一搏!

在这里的人,也没有知道它们身份的,今日所为,便不会遭受他日的责罚!

想到此,它心中更是坚定,连头上那一瞬间的灼烧的疼痛都完全忘记。

小白闻言,气极反笑:“不过是玄武一脉分化出来的杂种,竟也敢这么叫板?果真上不得台面。”

暗灵螣蛇心中惊惧交加,它竟然连这等事情都知道!?看来,它果真是…。

算了!斩草除根为上!

想到此,它便不再理会小白,径自开始了攻击!

“万蛇群舞!”

凄厉的嘶鸣还未消失,天空之上,忽然就出现了无数的青色光影!

然而细看去,却顿时让人腿软,有一些人甚至瘫倒在地。

“那。那是什么?”

“天啊,那是蛇、蛇吗?”

“怎么会这么多!?”

喧哗声四起,看台上顿时骚动。

因为这一幕实在是太过惊骇。

天空之上,暗灵螣蛇周身,竟是不断的出现青色的影子,然而仔细看去,却能看出那光影之中,竟是一条条的蛇!

大小不一,等级不同,大约都是四级到六级的魔兽。

虽然等级不高,但是…。数量实在是太多!粗略看去,也足足有上万之数!

青色的光影褪去,里面的青蛇便越发肆无忌惮的出现,相互扭曲缠绕在一起,看起来实在是让人毛骨悚然。

这些等级的青蛇是无法凌空的,所以,在身上的光影褪去之后,那些蛇竟然迅速缠绕在一起,而后……朝着暗灵螣蛇涌去!

暗灵螣蛇巨大的身躯之上,竟是迅速缠绕满了青蛇!

远远看去,就像是一团蠕动的奇异而畸形的魔兽。

然而这还只是开始,那些小的青蛇在缠在它身上之后,竟是全部都开始朝着它的嘴里爬去!

它粗暴的咬断,咀嚼,不断有血滴落。而那些剩余的青蛇,却像是毫无顾忌,前赴后继。

而随着它吞进去那些青蛇,能量也不断的得到补充,身上的伤痕,竟也开始缓慢愈合!不仅流血的地方不再流血,甚至一些地方,开始长出鳞片来!

凤长悦死死的盯着,身上境界提升到最高。

小白看着,冷笑不已。

它很久没有这么生气了。

“竟然出动族群中的弱小之辈,利用它们的性命来换取自己存活的希望。果真如同传言中的那样,卑劣自私至极!”

小白倒不是心疼或者惋惜那些平白丧命的青蛇,只是这种行为,向来为魔兽不齿。尤其是一个种群中的王者,若是做出这种行为,便意味着抛弃了族群,会遭受所有魔兽的唾弃。

然而眼前的暗灵螣蛇,显然已经是毫无顾忌。

似乎是知道小白在想什么,暗灵螣蛇抬眸看了它一眼,极冷,极为残暴血腥,然而它嘴上的动作却没有停,反而更快了。

那些低等级的青蛇,因为是同一血脉,所以无法拒绝身为神兽的暗灵螣蛇的命令,只得不断的向它贡献出自己的性命。

哼,不过是些弱小的家伙,本来就应当为它献出自己的一切!而且,族群算什么?它早已经不是依靠着族群过活!

有那样的存在愿意把它招为麾下,那么这些,自然都可以舍弃!

而无数的青蛇,就这样被吞进了它的腹中。

不过是片刻时间,那些青蛇,竟是全部从它周围涌来,而后被它杀死。

最后,暗灵螣蛇的肚子已经圆滚滚的一团,嘴上也沾染着血液,张开的血盆大口之上,还挂着几块残余的尸体,看起来让人作呕。

然而与此同时,它的身上的伤势,也迅速的愈合。

终于,它停下了动作,缓缓转头看向小白。

而后,突然出击!

那些青蛇被它吞噬,此时身体之内,自然都是乱窜的能量,它一击出手,那些狂乱的能量,便像是洪水找到了一个排泄口,疯狂涌出!

一片青黑色的力量,忽然将小白淹没!而后迅速的结为冰晶,想要将小白困死在其中!

猛的看去,便像是一颗巨大的青黑色琥珀!

暗灵螣蛇见此顿时得意大笑,这冰冻可是它倾尽了全族之力,而且一旦得手,难以破除。就算对手是它,身为幼年期的它,必定也极难解脱!

这番惊变,顿时让一众人等震惊无言。

暗灵螣蛇巨大的蛇尾顿时缠绕其上,将那冰晶朝着自己卷去:“本尊早就说了,你不是对手……”

盯着被困的几乎无法动弹的小白,暗灵螣蛇几乎想要仰天长笑,传说中的存在,也不过如此!

然而当它无意间瞥见小白的眼神的时候,却忽然心中一凉。

心念电转,它立刻将那冰晶抛出!迅速后退!

然而已经晚了!

冰晶忽然炸裂开来,那道白影,几乎只是一个眨眼的时间,就忽然飞到了它的身前!

那些冰晶朝着四周飞去,挟带着疯狂的力量,狂风骤起!

一块细碎的冰晶落下,立刻冻结了一片!

人们惊愕的看去,却发现紧接着不断落下的冰晶,已经完全将擂台冰封!

而同时袭来的,就是几乎让人身体僵硬的极度的低温!

狂暴的能量加上让人无法抵御的低温,顿时让整个会场都陷入了一片哗然之中。不少人迅速运转灵力,抵御那寒气和暴动的能量。

甚至不少强者,都再次布下了结界。

然而即便如此,还是有不少人都受到了牵连,脸色青紫。显然是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对比之下,人们再次抬头看去,才知道半空之上的凤长悦,究竟面临着怎样的强者!

只是让人更加不可置信的是,凌空的凤长悦,竟像是完全不受影响一般,仍然脸色冷清的看着缠斗的两只魔兽。

不少人此时再看她,就像是看着不应当存在于世上的人一般。

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对于这样的攻击,竟然可以完全无视?

即使是灵皇强者,也不应当这般轻松吧?

看看那些台上的灵皇强者,一个个也是脸色极为难看啊!

然而这样的疑惑,也只是持续了一瞬间。因为小白和暗灵螣蛇的缠斗,重新吸引了众人的眼光。

说是缠斗,其实并不准确。

更合适的词是——虐打。

没错,尽管暗灵螣蛇已经倾尽全力,声势浩大,看起来也非同一般,和第二次的重新来过看起来更是威力十足,但是……

当二者交手,差距,仍然瞬间亮瞎了众人的眼。

凤长悦还是第一次,看见小白这么生气。

与其说是生气,不如说是被挑衅冒犯而产生的愤怒。

她明显的感觉到,当暗灵螣蛇决定和小白死打到底,并且说了那些话之后,小白就像是一个受到了宵小之辈挑衅的不可侵犯的帝王,爆发出了极大的怒意。

即使是下面观战的人,也渐渐觉察了这样的气氛。

因为小白到后来,已经算是在故意花式虐打。

它竟是骑到了暗灵螣蛇的身上,而后一爪子狠狠划了下去!也不知道它的爪子是用什么做的,竟然那般锋利,须知暗灵螣蛇作为神兽,*力量是极为强悍的,即使是灵皇强者,也几乎无法在它身上留下那么深的伤口,完全忽略了那些坚硬的鳞片,一爪子下去,血肉翻卷,像是被完整切割了一般,连伤口的痕迹都整齐的很。

而这,不过是刚刚开始。

小白怎么可能轻易饶了这家伙?

它在暗灵螣蛇身上划拉数下,后者的身上再度惨不忍睹。

在外人看来,这和第一次差不多,然而实际上,这一次,暗灵螣蛇的痛苦,远远超出了第一次。

因为若是仔细看去,可以看到暗灵螣蛇的伤口之上,似乎有烧焦额痕迹。那是小白动用了天堂火。

之前只是稍微用了一点,削去了它的搬至角。

谁知它不知好歹,那就只好好好教教它,什么是——

尊!卑!有!别!

小白伴生天堂火,对于天堂火的使用,比凤长悦也绝对不差,甚至是随心而动。所以自然有办法让暗灵螣蛇疼的要死,却不知道到底是被什么伤了。

就算它知道,小白今天,也没有放它回去的打算。

暗灵螣蛇在冰晶碎裂的时候,就已经完全傻了。那是它几乎汇聚了全族之力的攻击,却好像完全没有作用!

它身体消耗了不少力量,却难道什么效果也没有吗?

然而不等它细想,就陷入了无尽的痛苦之中。

因为小白终于动用了血脉的力量。

强大的威压降临,几乎让暗灵螣蛇的身体无法动弹,它这才惊惧发现,它面对的,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

然而此时后悔也来不及了!

它想要抵抗那等级的威压,却发现都是徒劳!越是抵抗,身体之上遭受的痛苦就越是剧烈!

小白觉察它的意图,狠狠的划下一道,虽然只是一下,蔓延的力量却让这一下几乎深可见骨。

“愚蠢。”

不过是白费力气罢了。若是这小小的混合血脉能够抵抗它血脉的力量,那它就可以自我了断了!

真是愚不可及!

片刻之后,小白终于飞身而起!而后,忽然仰头发出了一声吼叫!

一霎间风云变幻!仿佛从遥远的时空而来,突然强势降临!

暗灵螣蛇惊惧抬头看去,却只看到了小白身后,似乎有一道巨大的阴影!

虽然只是一闪而过,它并没有看清,却是瞬间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这、这居然是……

它居然可以化出本体!

然而后悔却是晚了!那阴影出现了一瞬,无人看清,便已经消散。

而那份强大的威压,终于朝着暗灵螣蛇碾压而去!

它的身体,顿时崩裂开来!一道道裂缝,像是蛛网一般遍布全身!

小白立刻在心中叫了凤长悦一声:“主人!挖了它的魔核!”

凤长悦当即点头,而后身影一闪,朝着暗灵螣蛇而去!

这一幕顿时惊呆了一众人等。

纵然那神兽此时处于下风,她一个小小二星灵皇,也不能这样悍不畏死的扑上去吧?

但是凤长悦却已经抵达了暗灵螣蛇眼前!

她的手上,忽然银光一闪!

一匕首顺着小白之前划破的伤口狠狠捅了进去!

无人看到里面金光一闪,一线金色火焰顿时将它体内的血肉灼烧殆尽,而后直奔魔核而去!

火焰一卷,便将那魔核取了下来!

凤长悦立刻握紧,而后撤退!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等人们意识反应过来,已经看到凤长悦一脚狠狠将那神兽再次踢了下来!

这一次,是真的死了!

因为凤长悦的手中,正有一颗青黑色的魔核,还带着血!

暗灵螣蛇砸在地上,就落在秦菁的身旁。

巨大的轰鸣声,顿时将她惊醒,来不及思考暗灵螣蛇的死亡究竟会给她带来什么样的惩罚,脖子上就突然传来冰凉的触感,让她浑身僵住。

“说!你身后的人,究竟是谁?那些奇怪的图案,又代表着什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