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67 神兽?我也有!

这一声清喝,顿时让秦菁脸上的笑容僵住!随即猛的抬头看去!

随即,果真看到了那张此生都不想再看的容颜。

此时的凤长悦,手执长弓,眸色凛然的看着她。

众人也都是被这一幕惊住,看着半空之上那个一身劲装的少女,眼中都是划过一抹惊艳之色。

轩辕夜看着,不动声色的重新靠在了椅子上,神色懒散,唯有一双眸子,紧紧地盯着她。

这样的她,就像是擦去了灰尘的明珠,终将绽放出光华让世人震惊。

而他何其有幸,最先得到了她。

想到此,他心中便微软,忍不住嘴角上扬。

而原本紧张的三哥国王,也都是惊呆的看着,甚至有些反应不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此时也顾不上身后轩辕夜的气息,所有的注意力都被转移到了凤长悦的身上,奥斯国王还好一些,看到这一幕,先是震惊,继而就是送了一口气,脸上露出激赏的笑容。而另外两人,则是面色复杂,不知是该笑还是哭。

纳克兰国王瞧着,心中倒是有几分遗憾,若是凤长悦真的出事,那么那位肯定会迁怒罗亚帝国,而奥斯帝国国王,也必定不会善罢甘休,他们就能够作壁上观。可惜……

罗亚国王确认了那确实是凤长悦之后,浑身瘫软的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后背已经被冷汗打湿,就连额头上都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渗出来的汗珠,微风吹来,顿时打了个哆嗦。万幸,万幸啊!

若是凤长悦死了,他可就要面临最艰难的处境了!

拼命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他转眼看向站在擂台之上,仰头看着凤长悦的秦菁,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这个秦菁究竟是什么人!她难道不知道,和凤长悦作对,就是和上面这位作对吗?她就算是想死,也别拉着他们陪葬啊!

此时他多想当即吼出来,但是比赛还在进行,他什么都不能做,胸口像是被一块大石压住,喘不过气来。

这个秦菁、这个秦菁!等她下来,一定要狠狠教训一番!还有将她带来的人,一并处罚!

不过眨眼时间,几人就心思各异,迅速做出了反应。但是无论心中是想的什么,面上却都是露出了适当的震惊之色,似乎真的没有料到凤长悦竟然真的出来了,而且是以这样的姿态。

而下面的人,自然更加震惊,不考虑那么多,便更加震撼。

苍离见着凤长悦出来,脸上终于露出了骄傲而满意的神色。

而站在他身旁的人,都是愣在当场。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半晌,才有人看向苍离,结结巴巴问道:“苍、苍离院长……她真、真的出来了?!”

苍离瞟了他一眼,对周围的数道震惊目光视如不见,洒然问道:“怎么?不行吗?我方才不是说了不用担心的吗?这点程度,对她根本就不算什么啊。“

他语气轻飘,神情自然,确实像极了早已经预料到这一切,根本没有感到一丝惊讶。坦荡的眼神倒是看得旁边几人尴尬不已。

是啊,他早就说了啊!他一直对凤长悦很有信心的不是吗?

可是、可是……他们怎么知道这是真的!他们都以为是他强自硬撑的啊!毕竟这天下,哪个人愿意承认自己徒弟不行?何况苍离还是这般贵重身份?

可谁知……这凤长悦竟然真的……

一时间几人嘴里都是有些发苦,对于苍离的疑问也都是讪讪不知如何回话。只得简单的敷衍过去。

见到这几人都是尴尬的不行,苍离才满意的收回眼神,略带得意的看着半空之上的凤长悦。

“唉,也不怪你们。其实就连我,也不知道这丫头到底是个什么水平呢……“

这话在别人听来,倒是带着几分夸耀的成分,毕竟徒弟再厉害,作为师父哪里能不知道?但是眼下几人都是没了反驳的心思,都是一笑了事,也并未放在心上。

唯有苍离无奈的摇摇头,哎,这可是实话啊,他一直都在说实话,怎么就没有人相信呢?

这丫头……确实总是出乎意料啊……

无论其他人的反应如何,此时在秦菁眼中,看着凤长悦简直如同看着此生宿敌,眼神一瞬间变得阴鹜森冷的像是一条毒蛇,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冲上去咬一口,将她杀死!

凤长悦对她的眼神视若无睹,反而越发的凌厉,周身杀意毫不掩饰,看着秦菁。

“今天正好一次了结!我也很想知道,你身上,究竟还有什么秘密!“

凤静雨背后绝对有着强大的势力,否则不可能彻底让她改头换面,更加不可能拥有这种诡谲莫测的灵宝。

想到里面漂浮的诸多灵魂体,以及那么多的锁链,以及那上面若隐若现的神秘图案,她心中像是有什么要冲出来,将这一切淹没!

而此时,唯一的突破口,就是眼前的凤静雨!也就是秦菁!

秦菁很快反应过来,虽然吃惊她是如何出来的,但是此时却不是问这些的时候。

她忽然冷笑一声,继而猛的朝着天空之上飞去!身上召唤黑色的灵力铠甲,在暗沉的天幕下,竟也像是带上了几分阴森,看着让人有些不舒服。

不过瞬间,她便飞到了凤长悦的高度,二人遥遥对立。

一时静默无语。

“你倒是还有几分本事,竟然能够从里面逃出来……“秦菁的眼神在凤长悦的身上来回巡睃,眼中闪烁着莫名的光泽,似乎有些快意的问道,”怎么样?里面的滋味,是不是很好受?有没有觉得十分享受?“

那些东西,便是她,尝试过一次之后,此生也绝对不想再看见第二次!凤长悦此时出来了不错,但是这么久的时间了,她就不信她在里面,一点痛苦都没有遭受!她虽然看上去没什么,可是说不定早就遭受了那些苦痛,此时也只是强撑罢了!

没有人可以对付那些东西!凤长悦必定是在装!

想到此,秦菁的心情,忽然好了点,偏头看了一眼凤长悦身后已经被撕裂了一个大大的口的黑色骨扇,在她出来之后,那骨扇被从中间损毁,是不可能修复了,也不可能再用了。

可惜了。

“别说以前你欠我的,就是你今天毁了这东西,就是拿你的命来赔,也绝对赔不起!”她脸上显出几分遗憾,也好像带着几分痛快,“你会后悔的。“

那人必定会知道,是凤长悦毁了这东西,那么凤长悦今后的日子,可就有的看了。

凤长悦眼眸微眯,秦菁的表情,有些奇怪,却也不难理解,无非还是仗着身后的人物罢了。

她不在意的点点头:“是啊,我在这里面,可是享受的很呢。今天倒是要多谢你,让我进去了。“

秦菁脸色一变,继而冷笑:“逞口舌之快,这么久了你还是这个样子,实在是让人厌恶!“

那里面怎么可能会享受?无尽的痛苦还差不多!今天不过是她仗着自己有着几分运气逃出来,才敢这么大放厥词。若是她死在里面,可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凤长悦无意跟她解释,这里面,对别人或许是煎熬,然而对于她来说,却真的是一个好地方。

那些灵魂体,可是世间难找,对于玉瓶中的那个人,可是大补之物。

她倒是有些借花献佛的意思,虽然这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这人情,却是实实在在的。而且……还有那些出现的奇怪的图案,总算是找到了一点和母亲有关的线索,也省的她总是漫无目的的寻找。

这一趟,从此她多了一分保障不说,也能够加快寻找母亲的步伐了,倒真是一举多得。

不过这些话,自然只是在她脑海中一闪而过,面对秦菁有些扭曲的脸容,她也没有兴趣解释。

她红唇微勾:“彼此彼此,你的容貌虽然变了,只是这性格,还是这般自私狠毒。”

而且手段明显比之前的多了,心思也更加狠辣。

看着秦菁难看的脸色,她脸上的表情忽然收敛,露出一分杀伐之意,缓缓问道。

“想必你来这里,目标是我。随便你怎么对付我,我都坦荡相迎。但是……你最不该的,就是伤了那些你不该伤的人。今天,一并还了吧!“

秦菁闻言,顿时笑了,笑的很是欢畅。

“你是说羽千宴?哈哈!那只能怪他自己!不过是提了你的名字,就那般反应,也难怪最后那样惨!”

秦菁说着,倒是忘了自己当时也并不比羽千宴好到哪里。只是此时她还以为羽千宴还躺在床上不能动,毕竟当时她可是在他身体里弄了那么多……她最是清楚不过,此时的羽千宴,必定还在昏迷,甚至严重了,永远这样衰弱下去,直到痛苦的死去,也不是没有可能。

想到这里,她心中一阵快意。

“凤长悦,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若不是因为你,他们都不会变成现在这样!当时的季明城是这样,而今的羽千宴,也是这样!”

她冷哼一声:“像你这样的人,应该早点去死!永世不得超生!”

凤长悦微微敛了眼帘,看不清神情。

她缓缓举起手中的射天弓,动作虽慢,却带着让人心惊胆战的力量,仿佛下一刻就会爆发。

她无声落箭,瞄准——

“废话真多。“

嗤!

一道划破空间的声音顿时响起!

紫色长箭顿时飞出!在半空之中划出一道耀眼的光芒!尾部的像是凤尾一般的雕刻,在急速的前进中,逐渐由浅红变得深红,直到变得赤红!

而携带的力量,也越发的强悍!

那长箭极快,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到了尖锐的头部,一瞬间光芒大盛!

而周围,只是无声的划开了空间,留下一线深邃的黑色!隐约有空间乱流即将出来,却随即就被长箭的余威打回,只留下一片小小的漩涡。

秦菁的眼中,顿时映出那长箭!直冲自己而来!

她立刻觉察不妙,闪身后退!

然而那长箭实在是太快,她的身形刚刚挪动了一点,那长箭就已经抵达了身前!

情急之下,秦菁的眉心,忽然涌出一线黑色!

这可是凤长悦逼她的!

那一线黑色出现的一瞬间,秦菁的气息忽变!

她迅速转移!然而速度却是比之前快上了不少,竟也瞬间躲了过去!

然而射天箭却像是长了眼睛一般,紧随其后!

秦菁还来不及喘气,就震惊的看到那射天箭竟然再度飞来!而且威力,竟然隐约变得更强!

她惊怒交加,这凤长悦,手上怎么总是有这么多底牌!

这一幕,自然也是引起了不少人的惊呼。

“那箭真是厉害!竟然能够跟着走不成?“”我活了这么久,还没有见过这样的箭!难不成这里面,有什么猫腻?“

就连苍离身边的几人,也都皱起了眉头。

这般看来,和东西……竟似乎是有灵性一般……

苍离的气息微沉,这长箭……这丫头,该不会……

想到某个可能,他后背顿时出了一身冷汗,而后豁然看向凤长悦!

那灵宝……

若是真的,那么此时绝对不是展露的时机!这丫头可别一时兴起,就忘了这一茬!

轩辕夜凤眸微敛,不断的转动着手上的戒指,呼吸几不可闻。

看着即将射来的长箭,秦菁竟也是莫名的生出而来一股慌乱。这东西、这东西……

凤长悦当即眼眸微闪。

“娃娃,收手。“

原本玩的开心的娃娃,顿时愣住,却也立刻乖巧的停了下来。

正在此时,秦菁一袖挥出!强大的灵力立刻正面迎击那射天箭!

众人瞩目之下,那长箭顿时失了劲头,和秦菁相持半刻之后,便摇摇坠落。

凤长悦当即手一扬,将长箭收回。

娃娃有些奇怪,还有点不开心:“娘亲,为什么不让娃娃继续啊?只要一下下,就可以将她完全杀了呢!“

凤长悦用神识交流:“娃娃,现在还不是你可以出来的时候。我现在实力不够强大,所以无法保护你。而你却会引起太多人前来,若是你真的出了全力,杀了她自然不在话下,可是却会引来无尽的麻烦。所以,今天你只能打到这里。“

娃娃听得眉头一皱,圆润白皙的小脸轴承一团:“是这样啊……那也没关系!娘亲不用怕!娃娃会保护娘亲的!只要娘亲一直和娃娃呆在一起就好了!“

说着,顿时眉开眼笑,似乎在说夸我夸我。

然而凤长悦的夸奖没等来,倒是等来了小白凉凉的冷水。

“主人有我就够了,哪里还需要你?你这成天叫的亲昵,可是还不是不能帮住主人?别说主人不应你,就是她应了你,你也排在我后面呢!我可是一早就跟着主人了!自然是我们最亲近!“

小白说着,毛茸茸的尾巴一扫,就把娃娃扫到了一边,自个儿满脸堆笑的冲着凤长悦撒娇。

‘主人,你说对不对?“

凤长悦瞬间有了扶额的冲动。为什么当年那个无比神圣的魔兽,竟然成了现在这般模样?

娃娃听到她的心声,立刻小嘴一撇,嫌弃的看着小白:“听到没?主人也嫌弃你呢!哼!“

小白:“……“

它这么辛苦的是为了谁!?

见到凤长悦收回了长箭,轩辕夜忽然扬起唇瓣,赞赏一笑。

苍离长舒一口气。

一些莫名的眼神,也终于消失。

原本猜测的话语,也都不攻自破。人们重新将注意力放在了两个人的身上,不再关注那长箭。

秦菁看和凤长悦,心中忽然有了一股怪异的感觉,但是却不知道到底是有什么不对劲,但是此时,却是没有时间了!

她浮在半空,和凤长悦遥遥而立,双手忽然结出复杂的手势!

周身气息突变!

她身上的气息,竟然忽然变得强悍!

像是有什么强大的力量,在被她唤醒!

而那浩淼威严的气息,也从她的体内,逐渐散发出来!

紧接着,她的脚下,忽然出现了巨大的银色圆阵!

上面浮现着复杂的纹路,耀眼的光芒瞬间映亮了这一片的天空。

一道威重的仿佛来自远古的气息,忽然从上面散发出来!

凤长悦心中一动,顿时警惕起来。

不出片刻,那银色圆阵上面,终于缓缓浮现了一道巨大的阴影。

秦菁的眼神变得疯狂,似乎很是兴奋,也很是骄傲——

“出来吧!暗灵螣蛇!“

一声压抑的嘶吼之后,似乎是与之对应,天空云层之中,竟也忽然传来了一道嘶鸣!

那声音有些嘶哑,却带着无上的威压,重重压下!似乎瞬间穿破云层,直逼而下!

“是魔兽!“”她竟是在召唤魔兽吗?但是这般威压,究竟是什么等级!?“

“秦菁居然还有这样的杀手锏?我的身体好难受!这魔兽,究竟是什么?“

众人顿时觉得耳中似有轰鸣声!几乎无法听清那声音!而一些实力微弱的人,甚至觉得呼吸困难,胸口像是压了什么东西一般,无法喘气。

即使是有着一定实力的人,也觉得那威压像是海浪一般朝着自己涌来,整个人都几乎被淹没!

看台之上的苍离等人,瞬间脸色变得严肃起来,迅速布下结界,将下面的众人都保护好,才纷纷站直了身体仰头看去——

下面的人,也都满是惊惧的看着天空,想要看看究竟是什么东西,出现竟然引起了这么大的动静。

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到了半空之中!

那巨大的银色圆阵,此时显得越发的耀眼威重。

凤长悦眉头微蹙,也抬眼看去——

一颗巨大的青色头颅,突然破出云层!

那是一个长相极为怪异的头颅,前端较尖,整个脑袋呈现倒三角形,额头生出一只青色的角,整颗脑袋都被青黑色的鳞片覆盖,唯有一双黄色的眼睛,闪烁着绝对的冰冷和残暴!

它的眼神实在是太过冷酷,那是对弱小生命的绝对漠视,是强大的存在才会有的凶戾。

它看向秦菁,突然口吐人言。

“你唤吾来,是做什么?“

能够说人话!

在场的众人顿时惊呆!

能够口吐人言的魔兽……起码是九级魔兽!

秦菁竟然召唤了这样的存在?

凤长悦看着,却是眉头一皱。

这魔兽……似乎并不是秦菁的契约魔兽?

果然,秦菁看着那魔兽,竟是有些敬畏,连忙恭敬道:“请您体谅,此番请您出来,也实在是无奈之举。“

仔细看去,凤长悦发现这秦菁,对于这魔兽竟然连正视都不敢,似乎更像是上下级的关系…

那魔兽似是有些不屑,转头看了一眼凤长悦,声音轰鸣。

“你想杀的人,是她?“

秦菁连忙点头道:“没错!就是她!“

那魔兽冷哼一声,似是嘲讽。

“不过是一个二星灵皇,你竟也对付不了?要召唤吾?你究竟知不知道,你会为此付出多大的代价?”

秦菁冒出一身冷汗,眼中顿时惊惧交加,连忙解释道:“您、您有所不知!这女人不择手段,也颇有几张底牌,实在是不好对付!”

那魔兽冷睨了秦菁一眼。

“纵容如此,你也不过是想要借力将她杀了报仇而已。别以为吾不知道,你的那些心思。“

秦菁脸色一白,头垂的更低,却是不敢反驳。

“求您……”

那魔兽随即探出了身体。

巨大的蛇身,缓缓从云层中探出。浑身覆盖着青黑色的鳞片,没有四足,脊背上有一线立起的锋利的尖刺,闪烁着冰冷的色泽。

凤长悦对上它的眼睛,一字一句。

“暗、灵、螣、蛇?”

那魔兽俯视着她,似乎随时都会张开血盆大口,将她吞掉。

“没错。你最好记住这个名字,因为,这会是最后杀了你的存在。”

它的声音像是重雷落下,砸在人的心上,让人忍不住心尖颤抖。

即使只是这般看着,也让人心生畏惧。

苍离目光紧紧盯着,手一下子握紧。

竟然是……

旁边的人闻言,顿时一惊,随即猛的回头看向苍离:“苍离院长!这魔兽!……”

原本就要吐出来的话,到了嘴边,看到苍离的脸色,顿时咽了下去。

几人都是觉得喉咙有些发干,浑身似乎僵住了一般,看向那暗灵螣蛇,一瞬间觉得如在梦中。

若不是梦,那这场景,也未免太过惊悚!

即使是他们,也少见这样的情形!

这魔兽一开始出现,只是探出一颗脑袋,他们都没有反应过来而现在,看到了它全部的模样,再听到凤长悦的肯定的声音,以及苍离的脸色,若是还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那他们就算白活了这么久了!

一个人看着,不自居的朝着后面退了一步,艰难的咽了口唾沫,眼神发愣。

“这、这……”

“这东西居然能出现在这里?”

卡西尔看着半空之上出现的巨大的暗灵螣蛇,脸色也是微变。

觉察出他的不对劲,蒂亚一时间也忽生出了不好的预感,皱眉问道:“这是什么?”

卡西尔看了她一眼,有些迟疑。

“这……”

“很厉害吗?长悦能不能对付?”蒂亚声音更急。

卡西尔向来波光潋滟的桃花眼里,此时竟是少见的严肃,看的蒂亚心中一凉。

“你放心,她……还有那位,不会有事的。”

也就是说,她若是单打独斗,是绝对不可能了。而且看样子,秦菁是不会轻易放过她的,那么……

长悦危险!

卡西尔随即安慰道:“你放心吧,那位不会坐视不管的。”

说着,他下意识的转头看向轩辕夜,却惊讶的发现轩辕夜竟然没有动静,甚至连坐着的姿态都没有怎么变化,似乎根本不担心。

他心中忽然升起一抹异样的感觉,立刻抬头看向凤长悦!

所有人都在看她。

她的话,也清晰的落到了每个人的耳中。

“果真是暗灵螣蛇……原来,神兽,长这个样子?“

一言落,众人惊!

神兽!

然而不待人们反应,凤长悦又看着它,神色淡淡,而眼中,却忽现战意!

“神兽……也不过如此…“

她身前忽然也显出巨大的银色圆阵!然而那银光之中,却闪烁着金色!看起来更加神圣不可侵犯!

浩瀚威压,突然摧枯拉朽而来!

“出来吧!苍!“

------题外话------

咳咳,没错,小白的名字,的确是苍,至于偶喜欢苍这个字,大家就表计较惹,这两天忙着过年,还有同学聚会,恐怕明天也不能万更,大家包涵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