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66 逆战!

秦菁见凤长悦被困住,当即冷笑一声,向她飞来!

手中的黑色骨扇,却显得越发的暗沉!

凤长悦立刻后退!

然而这一次,众人却是明显的看出来她的动作变得有些迟缓!而秦菁挥出的那几道黑针,却也如影随形,紧紧的跟随在她的身体周围。

凤长悦注意到这东西竟然不是冲着她的身体来的,而是紧紧的跟在她的身边,像是一个牢笼般限制她的行动。她周身一共有五根,却已经给她的身体造成了极大的影响!

虽然不知道这东西究竟是什么,但是凤长悦却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那些黑针里面蔓延的束缚力量!

她身体之内的灵力,便是因此而变得迟缓!

她险险避开秦菁一击,然而那些黑针,却始终无法摆脱。

下面的人看着,自然已经看出了不妙。

苍离眉头紧蹙,依着他的眼力,自然能够瞧见那黑针,大约也能够猜到,长悦正是因为那东西,才会有些迟缓。但是长悦体内有着神火,之前云之和千宴受伤,还都是她帮忙驱除的。按理说,这东西,应该对她没什么用啊……

想到这里,他脑海之中像是有光一闪而过,随即眼底便浮现一丝一闪而过的笑意。

然而他面色看上去,依然是带着担忧,旁边几人看了,也都暗自思量。

秦菁虽然受伤,可是看起来,和凤长悦的这一战,倒是并不十分吃力。

反而是凤长悦,竟是一直躲避,两人在半空之上,来回追逐,倒像是秦菁更胜一筹。

虽然在他们眼中,谁赢都是一样的,但是秦菁之前一战,给人的感觉并不很好,所以其实很多人心中是希望凤长悦能赢的,也对她寄予了很大希望。

然而现在看来,却是没有那么容易。

暗沉的天空上,混乱的能量已经逐渐消散,但是这两人之间的气氛,却是更加激烈。

凤长悦一直闪躲着秦菁的攻击,每一次都是险险避过,这让秦菁的心情越发的急躁。

原本以为轻易能够拿下,却没有想到凤长悦看起来虚弱,动作迟缓,却总是能够在最危险的时候避开,实在是让人生厌!

她手中执扇,眼神阴鹜的看着凤长悦,森冷道:“凤长悦!今天你已经逃不了了!若是你现在跪下求饶,我还能给你个全尸!”

凤长悦眉目冷清,眼神睥睨:“不过是一段时间没见,你的口气,倒是比以前大多了。”

秦菁死死盯着她,像是想要用眼神杀了她。

“我能有今天的一切,都还是拜你所赐!别以为你有多厉害!这一切,不过是才刚刚开始!”

话音刚落,她的身影便猛然消失!下一刻,她忽然出现在了凤长悦的身后!手中黑色骨扇忽然脱手而出!直冲凤长悦面门!

那黑色骨扇原本是合着的,然而这一出手,却是迎风见涨!迅速分展开!立时便成了完全展开的模样,并且根根扇骨都似乎沾染了强大的气息!携带着凌厉的力量飞速而来!

凤长悦立刻觉得身前被牢牢堵住!然而想要后退,却发现周身的额黑针已经完全封堵了后路!

上天无路,下地无门!

秦菁狞笑:“去死吧!”

一声有些凄厉的吼叫,那黑色骨扇,忽然像是一只巨大的手掌,朝着凤长悦压下来!

感觉到一股渗人的森凉,强大的吸力忽然从头顶而来!

凤长悦豁然抬首——这东西,竟然想要将她吞噬了不成?

哼。

轩辕夜看着,笼在袖中的手,忽然动了动,凤眸深沉。

一旦有异动,他立刻就会出手!

正在此时,凤长悦忽然回头,看了他一眼。

他心里,忽然一松。

随即,她的身影,便朝着那扇子而去!

众人眼看着那原本精致的扇子,眨眼间便成了小山大小,都是惊呆了,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半空。

随即,众人便看到凤长悦被那扇子压住!

她的身形在那扇子的映衬下,显得越发的娇小,然而却瞬间就被压住!

不!那不是压住!反而……像是要吞噬一般!

不少人以为自己看错了,纷纷揉眼睛,然而再看,却还是那样!

那黑色的骨扇压下来之后,凤长悦却忽然不见了!

那扇子虽然大,却仍旧是薄薄的,只是此时,凤长悦却没了身影!

这。这显然是那扇子有古怪!

见到这一幕,众人先是惊愕,继而便是慌乱。

这是怎么回事?

蒂亚和卡西尔在角落里看着,为了不让苍离等人知道她偷偷跑了出来,她原本就想要说找个偏僻的地方,然而不等她说,卡西尔就像是已经知道了一样,带着她到了这个没什么熟人的角落。

在这里,苍离他们是绝对看不到的。

来不及道谢,便看到了凤长悦惊险一幕。

继而,便是她身影消失!

蒂亚一声惊呼,便要上前,被卡西尔一把拦住。

“你干什么?”

蒂亚头也不回的挣扎:“我得看看这是怎么回事儿!长悦怎么忽然没了?肯定是那个秦菁下的黑手!”

卡西尔不耐的用扇子敲了她的脑袋一下:“你傻啊?这时候你上去有什么用?这是她们两人的比赛,别人插不去手不说,单是你这一身伤病,上去了,凤长悦还得照看你!”

蒂亚气息一下子蔫儿了,她自然知道自己做不了什么,可是她脾性就是这样,凤长悦当着她的面被害了,她如何坐得住?

“可是难道我就这样看着吗?”

蒂亚回头看他一眼,避开他的扇子,嫌恶道:“把你的破扇子拿开!”

现在她最讨厌的就是扇子!

卡西尔:“……”这也不是他的错啊!

讪讪收起扇子,卡西尔懒散道:“你就放心吧,凤长悦出不了事儿。”他眼光瞟向轩辕夜,不敢多看,连忙收回眼光,“有人看着呢。”

闻言,蒂亚也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转头看了台上的轩辕夜一眼:“对啊!还有他!”

虽然不知道这男人究竟是谁,但是看样子也知道对长悦很好,再说现在他们可是师兄妹,他总不会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师妹被人杀了吧?

而且,这男人身份尊贵,那秦菁再厉害,也招惹不起他啊!

这样一想,蒂亚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

卡西尔斜睨她一眼,这女人真是奇怪。自己的身体不顾,也要来,她难道不知道她现在的情况,比凤长悦还差吗?

但是又不好说什么,卡西尔忽然觉得自己好像管的有点多,便将到了嘴边的话全部咽下去。

蒂亚倒是没有发觉他的异常,只是看着半空之上的场景,喃喃道:“那个女人,就是秦菁吧?还真是有一手啊…。难怪能将三殿下伤成那样……”

卡西尔心情忽然不好了,桃花眼潋滟生波,便道:“你怎么知道不是羽千宴自己没实力?这秦菁……”

“你凭什么这么说他?”蒂亚忽然回头,有些嫌恶的说道,“你自己比不过人家,怎么就这么说?再怎么说,三殿下也比你这个娘娘腔好多了!”

卡西尔语塞,顿时气恼的不说话了。

这个女人,总是能气到他!亏得他脾气这么好!

见他不再说话,蒂亚也不深究,转头看向半空之上,眉眼之中满是焦虑。

场上所有人,都看到了凤长悦被吞噬的场景,一时间哗声四起。

“这是怎么回事?凤长悦呢?”

“她方才不是还在那下面?怎么转眼人就不见了?”

“该不会是那扇子有什么古怪吧!我瞧着这秦菁,手上颇为有手段啊!”

就连高台之上的几人也都是严肃了很多,看着那声势浩大的黑色骨扇,凤长悦已经完全消失!

有人下意识的看向苍离,却见他一向笑眯眯的脸上,现在已经面无表情,唯有一双眼睛子啊死死地盯着。

也不难理解,自己的徒弟面对这般境地,任何人都会是这个反应吧。

苍离虽然现在看着还比较平静,谁知道心中有没有焦躁不安呢?

“苍离院长……您别担心,想必秦菁这一手,也不过困住她片刻时间,等一会儿必定能够想出办法的。”

“是啊,您看之前二人不分上下,怎么也不可能被这般轻易的打败。凤长悦可是您的徒弟啊,想必一定有什么杀手锏还没有使出来吧!”

几人议论纷纷,都不愿在这个时候惹恼苍离,毕竟是八品炼药师,他们是绝对不会不清楚自己的立场的。

听着几人的话语从,苍离没什么表情,连眼神都没有动一下,静默不语。

见此情形,其他人也都觉得自己一言一语挺尴尬的,也就纷纷闭嘴。

然而却没有人知道此时苍离的心中,却是十分矛盾。

他知道长悦丫头必定有别的招,甚至这被吞噬,也是她故意为之,可是就这般连个商量也没有,就这样自己以身犯险,让他如何不担心?

他眼神不动声色的瞟了一眼轩辕夜,见他依然沉静不动,心中稍安。

那位没动,那自然是不要紧的。

看着上面几乎遮天蔽日的黑色骨扇,好像是一座小山一般伫立在半空之中,让人心中十分压抑,心中暗骂。

这丫头,等出来了一定要好好教训她!

这一切不过发生在片刻之间,人们眼看着那黑色骨扇吞噬了凤长悦,连个声响都没有发出来,人就莫名消失了。

周围还有着尚未平息的狂暴的能量,然而却只剩下了一人。

秦菁看着那骨扇,感受着凤长悦的气息消弭,心中快意。

这一次,必定要让她生不如死!

人们紧接着便看到她一个飞身,便落到了擂台之上,而那黑色骨扇,竟浮在半空,逐渐变得安静。

似乎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秦菁落下,仰头看着那骨扇,忽然闭上了眼睛!

这一幕,顿时让人心生不安!

然而场上,却开始逐渐变得安静。

那黑色的骨扇,也再没有发生什么异动。

人们震惊的看着这一幕,都是有些不知所措。

这、这是怎么了?

凤长悦被吞进去了?可、可是这算什么?她是死了,还是活着?

秦菁却也不急,神色甚至有了几分悠闲。

那里可是一个好去处,等她受够了折磨,再让她滚出来受死不迟!

……

凤长悦浑身的灵力都变的迟缓,像是受到了极重的压抑,而且连身体的动作也变得迟钝,她眼看着那黑色的骨扇压下来,眸色之中,忽然一闪而过几乎锋锐的让人无法正式的光。

随即她便随着身体承受的压力,放任自己被吞了进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感觉到身体的挤压感终于消失,她才睁开了眼睛,开始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她的身体像是进入了一个奇怪的空间,四处都是一片暗沉,看不到任何东西。

但是这个和之前曾经进入的金色手镯空间什么的都不一样,这个空间虽然也是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见,可是她能够感觉到,这里比较小,而且总是能够感觉到一股压抑的气氛,让人十分不舒服。

看不到周围的东西,却并不影响她的行动。

她抬脚向前迈去。

一道迅猛的力量,忽然从前方迎面而来!

她立刻眉眼一厉,手中早就蓄势待发的灵力瞬间挥出,正好砍在身前!

能量撞击的声音响起!

这一击,却像是突然开启了什么开关一般,周围忽然响起了呼啸的风声!

凤长悦眉头一蹙,这声音……

她身体周围忽然布下结界!

下一刻,周围忽然铺天盖地涌来了无数能量!

不断有力量冲击着结界,就算不是很强,却也让人十分烦心。

她忽然打了个响指。

手上顿时出现了一簇金色的火苗!

她明显的感觉到,在金色火苗出现的时候,周围的那些力量冲击,忽然就小了!

她眉头一簇,继而身上火焰大盛!剧烈燃烧的火焰,顿时照亮了周围!

她立刻便看清了眼前的场景!

一瞬间,一股寒气,从脚底升起!

面前广阔的地面上,没有其他东西,只有……

锁链。

一截截,一条条,粗细不一,却都是暗沉的黑色,看着让人心中莫名不安,而那些锁链之上,也都像是她之前看到的一般,沾染着斑斑血迹。

有的年代久远了,连血迹都风干成了暗红色,而还有一些新鲜的,还显得鲜亮些。

凤长悦不用细看,就知道那的确是血液。

而且,是人的血液。

她手中火焰忽然分出一线火焰,映亮了这片空间,照亮了更远的空间。

她向四周更远的地方看去——

果然看到了一个个的刑台。

那些都是只容纳一个人大小的位置,都绑着锁链,似乎是用来禁锢的,然而此时,这里却没有一个人。

连微弱的气息,都没有。

上面,并没有尸骨,也并没有任何人的痕迹。

然而她却无比肯定,这里之前,必定是曾经关押了无数人!

而现在,那些人都已经死了!尸骨未存!

而在她皱眉思考的时候,也终于看清了那些攻击的东西!

那些一个个漂浮的半透明的东西,竟然……都是灵魂体!

凤长悦仔细看去,这些东西,果真都是!而且不仅仅有人的,甚至还有不少魔兽的!

此时的这些灵魂体,个个都像是幽灵一般,在她的周身四处飘荡,像是想要冲上来,但是又似乎很是忌惮她身上的天堂火,所以不断的徘徊,不远不近。

这些灵魂体,都还大多保持着原来的形象,只是也不知是不是在这里呆的时间久了,有些灵魂体,看起来已经有些变形,看着很是畸形。因为整个都是半透明的暗灰色,所以其实他们的容貌,也看的不是很清晰,却唯有那双眼睛,竟然都是幽绿色,看起来充满了贪婪和暴戾,看着她流露出浓重的渴望,似乎下一刻就会猛然扑上来将她摧毁。

但是纵然眼睛里面的贪婪已经快要将他们淹没,却始终没有敢上来的。

凤长悦身上,金色的火焰剧烈燃烧,而她的身前,也有着防线,他们显然十分忌惮。

一方面,是不可压抑的本能的渴望,一方面,是无比清晰的危险信号,让他们不敢越雷池一步。所以凤长悦看去的时候,就清晰的感觉到了他们的矛盾心理。

但是凤长悦却依旧没有放松警惕,依旧死死的盯着。

她知道,此时他们没有立刻离开,那就是还想要对付她。而这份贪婪,最终会让他们不挂不顾的冲上来!

凤长悦现在已经对于灵魂体有了更深的了解,之前她以为,只有灵皇以上的强者,才能留下灵魂体,但是随着阅历的增加,她知道的更多,也了解到其实只要是修炼者,灵魂体都是可以从人体抽离的!

只是灵宗之类的强者,因为本身的精神力已经很强,即使是肉身被毁,他们只要找到合适的宿主,那么自然也能再次复活,而一般的修炼者,因为本身力量微弱,所以在灵魂体抽离肉身之后不久,就会彻底死亡。

然而唯有一种情况,可以让他们存活——

就是将他们全部聚集到一个封闭的空间里面,不断的供养能量,那么他们就可以不断的汲取能量,而后不断存货。

只是这空间,十分难找,而且一般人也不会去供养一些没有什么用的灵魂体,毕竟这是个很麻烦的事情。所以知道的人,实在是少之又少。

而她,也不过只是听说过而已。

而眼前,居然真的出现了这样的东西。

那些灵魂体,需要不断的吸取能量,也就是说,他们需要不断的从外面找寻力量。

而这力量的来源…。

她的目光,缓缓的从那些死寂的锁链之上扫过。

这力量,自然是从外界汲取。

想到秦菁在她即将被吞噬的时候,脸上痛恨而快意的神色,她忽然灵光一闪,有了一个猜想。

这些灵魂体,不知是什么时候就已经进来的,而这长久的时间,他们想要活下来,自然是要不断的汲取能量。而这些能量……

自然是从那些新进来的人身上得到!

这里有这么多的锁链,想也知道这里究竟是做什么用的!

这骨扇,想必被她用了不少次,每一次若是有人像她现在这般被吞进来,那么就会面临这些已经存活了不知多久的灵魂体!

他们这么多,便是没有那么强大,可是蚁多咬死象!任何单打独斗的人,都会面临着绝对的危险!

而进来的人死了之后,自然也就变成了新的灵魂体!

而当数量增加到一定程度,他们互相之间,就会进行厮杀!强者存活,弱者灭亡!

而这些留下来的灵魂体,自然就将目标定在了下一轮进来的人身上。

这样反复循环,这里的灵魂体不仅能够存活,甚至总是能够留下最强的!变得越发强悍!

凤长悦忽然觉得一阵发寒。

这骨扇之内,居然有着这样让人毛骨悚然的龌龊事情!

而秦菁,想必也早已知道,所以才会让她进来这里!

她现在是越来越好奇了,那个女人,究竟是怎么在一年多的时间里,从凤静雨变成了秦菁?

而且这东西,绝对不是她可以随便弄得到的。

她似乎是依附了什么势力,却始终没有露出一点踪迹。

便是她,也不过是在看到了那锁链之上的图案之后,才产生了一丝猜想。

然而她手上的证据也只有这么多,想要找出她身后的人,恐怕还要出去,好好后拷问一番。

而眼下,她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从这次出去!

她目光一点点的扫过那些半透明的灵魂体,余光时不时的落在那锁链之上,浑身的肌肉都已经绷紧,精神也到了最警惕的时候,只等着致命一击!

这里说不定,也能找到什么线索!

短暂的对峙之后,那些灵魂体,终于忍不住,朝着她扑来!

她立刻在身前布下一道火线!

一时间,凄惨的声音遍布整个空间!

在最前面的那些,隐约还可以看到脸上扭曲的表情,似乎伤的不轻,也极为痛苦。

天堂火是万火至尊,对于这些东西,自然是最具有威胁的。

然而后面的灵魂体见此,虽然害怕,却还是不顾一切的冲了上来!

她再厉害,也不过是一个人!

而且,这里面本来就有着极为厉害的阵法,她在进来之前,身体就已经受到了限制!在这里她能够发挥出来的实力很少!

只要继续,她必定会像是以前的那些家伙一样,惨死在这!

抱着这样的简单想法,那些灵魂体竟像是不要命一般纷纷冲来!

凤长悦眉色一厉!

她周身的火焰,顿时大盛!

一瞬间如同坠入金色火海!

凄厉纷乱的惨叫声,顿时从四面八方响起!

凤长悦身上的灵力,顿时疯狂的涌出!气息大张!

这一幕,顿时惊呆了所有蠢蠢欲动的灵魂体。

他们震惊的看着场中的那个少女,身姿笔直,窈窕玲珑,看起来甚至有些弱不禁风。

然而不过是抬眸瞬间,无数的火焰便朝着四周疯狂涌动!

整个空间,顿时被炽热的高温所充斥!

更加凄厉的惨叫传来,似是百鬼哭号。

凤长悦看着那些还在挣扎的灵魂体,还有那后面几乎数不清的锁链,气息沉凝。

然而身后忽然传来一阵冷风!

她豁然回首!身形如同豹子敏捷的避开了即将穿透她琵琶骨的锁链!双手狠狠劈下,顿时那锁链彻底断裂!

她的肉身,也已经变得越发强悍了。

这一幕,顿时惊呆了原本等着看好戏的灵魂体。

他们不比那些灵宗,能拥有自己的意志,但是简单的意识他们还是有的。

比如,贪婪,恐惧,惊讶,兴奋等等。

而现在,凤长悦短短时间,就让他们体会了所有情绪!此时,他们心中,除了惊讶,就是极度的恐惧!

那是本能的对于强者的敬畏,以及对于危险的警惕!

见此情形,不少都开始后退!

然而凤长悦怎么会这般便宜了他们?

她忽然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玉瓶,厉声道

“这是赏你的!好好享受吧!”

随即,她猛的解开了玉瓶之上的封印!

一道几近完全透明的灵魂体,忽然出现!

那是个肉眼几乎难以分辨的灵魂体,看起来似乎是一个中年男人,体型高大,面目威严。

然而,最重要的是——这是个绝对的强者!

这个人一出现,强大的威压顿时降临!

“哈哈!谢了!”

只听一道有些嘶哑的声音响起,那个人的身影,顿时冲向了那片灵魂体之中!

那些灵魂体反应不及,便立刻被吞噬!

那个人显然十分强大,那些灵魂体几乎无力反抗,就已经被他摧枯拉朽的解决!继而将他们的力量,收归己用!

凤长悦冷眼看着,手上的动作也不停,立刻朝着那锁链抓去!

这个人,是她之前在凌云阁顶楼的小空间之内,抓到的那个灵魂体。当时她并没有将他杀掉,反而是封印了起来。

而现在,果真派上了用场。

须知灵魂体没有*,很多攻击都是无效的,而且也更加自由,所以并不好对付。而若同样是灵魂体,则好上许多。比如现在的情形,那个被她放出来的灵魂体,之前是灵宗强者,对付这些小喽啰,自然不在话下。

而且他一直受着她的制约,所以并不担心他会回头来对付她。

若非她有天堂火傍身,只怕此时也已经被他们吞噬了。

秦菁心中,打的也是这个算盘吧。

只可惜,她算计这么多,却不知道她手上,还有这样的底牌。

她冷哼一声,立刻抓住了那急于逃窜的锁链!

这东西,入手滑溜,像是毒蛇一般灵活,好像是有着什么阵法操纵着一般,竟然能够突然对她发动攻击。

而且,被她抓住的时候,竟然还有一瞬间想要逃窜。

凤长悦低头看着这东西,唇瓣忽然掀起一抹冷冷的弧度,而后手上忽然猛地用力!

一线耀眼的金色火焰,顿时沿着锁链蔓延而去!

不过眨眼时间,那锁链便已经被尽数灼烧!

而旁边牵连着的粗细不一的锁链,也竟然都或多或少的受到了牵连。

整个空间,顿时被映亮!

凤长悦甚至能够清晰的听到,那黑色的锁链在被灼烧的时候,似乎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

她豁然回首,一扬手!将那些锁链尽数扯来!

一动而全起!

瞬间像是扯动了漫天火线一般,金色的火线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

她忽然抖手一扯!

那些火线顿时汇聚,全部盘在了她的身前!

她立刻看去!

在天堂火的映衬下,那些锁链分毫毕现!

上面似乎缠绕了一层黑雾一般,看不清晰,但是在天堂火的灼烧下,那些黑雾都在不断的撤离!消耗殆尽!

她的目光快速的从上面扫过,而后终于眼前一亮!

在黑色雾气尽数退去的时候,有一瞬间,她果然看到了那奇怪的图案!

正是和捆住母亲的那牢笼之上的图案!只是没有那般的复杂,然而她还是看的清清楚楚!

果然有猫腻!

但是看到后不久,那些失去了黑雾的锁链,就像是被抽去了骨头一般,全部失去了力量。

她眼神冷沉,这东西,果然不简单!不过是看了一眼,竟然就这般快速的消退!

而同时,耳边忽然传来了细碎的声响。

她低头看去,果然看到那黑色的锁链,竟是忽然全部碎裂!

一点点的,化为粉末!一丝不剩!

哼,好谨慎的心思!

她随即不再恋战,此时那些灵魂体也已经解决的差不多了,她抬头冷声道:“好了吗?”

那人此时已经吞噬了不少灵魂体,能量自然是得到了不少的补充,听到凤长悦催促,也不生气,反而是感激的冲着她行了礼。

“多谢了!日后若是有需要,我必定在所不辞!”

满意的握了握拳,他已经忘记强大究竟是什么滋味了,而今天,总算是有了些补偿。这让他的心情非常好,对于凤长悦的冷清话语也不在意。

既然已经迈出了第一步,那么……重生,也未必没有可能!

想到此,他对于凤长悦更是敬重了一分,不待她说话,便闪身进入了玉瓶之中。

“此番恩情,必不敢忘!”

凤长悦随手布下了一个结界,便将玉瓶放进了金色手镯之中,而后抬起头看向周围。

这蔓延的黑暗,看着实在是不爽!

她体内灵力如同沸腾一般飞速流动,而后猛的蹬地!身形如同炮弹一般朝着上面飞去!

双手之上,金光闪耀!

她随即取出射天弓和射天箭,搭箭,向着身前的无尽黑暗——射!

一道金光乍现!

……

黑色骨扇毫无动静已经有了一段时间,众人看着,也终于逐渐不安起来。

然而秦菁却始终饶有兴致的看着,似乎可以看到里面的情形一般。

甚至嘴角的几分笑意,也看着让人心中发毛。

见此,众人终于耐不住了。

“这到底算是怎么回事?这到底是谁赢了?”

“这你还看不出来吗?显然是秦菁赢了!凤长悦都不知道进去之后,还能不能活着出来呢!”

“可是她不出来,难道就不宣布输赢吗?咱们总不能一直这样耗着吧?”

‘你急什么?那秦菁都不急!你看她脸色,可是悠闲自在的很!而且你也不是不知道,这大会之上,必须得瞧着人,否则是不会宣布结果的!“”可是……这凤长悦进去了好长时间了,若是她已经死了呢?“有人惴惴不安的问道。

众人沉默片刻。”管他呢!看看再说吧!“

而奥斯帝国这边,也从一开始的满怀希望,变成了忐忑不安,甚至气氛开始低迷。

没有人说话,都是紧紧的盯着场上。

虽说他们大多和凤长悦关系一般,也并没有说过很多话,但是有不少都是被桑煦凝和秦菁打过的,因为凤长悦赢了,也算是帮他们报仇雪恨了。

原本以为她可以,但是这么长时间了,却依旧没有任何动静,实在是让人无法不担忧。

蒂亚瞧着,也早就坐不住了,转头无意看到卡西尔满脸懒散,一双桃花眼潋滟生波,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这小子不是说和长悦好似好朋友吗?之前长悦受到了那么多权贵逼迫,他还赶过来救场。原本以为他是个靠得住的朋友,谁知现在竟然依然这般不在意!

长悦的情况,拖得时间越久,就越是危险啊!他竟然一点都不在意!

感觉到蒂亚的目光,卡西尔扭头,笑吟吟道:”怎么?我坐在你身边,你紧张啊?“

蒂亚翻个白眼:”亏我之前还觉得你挺靠谱,谁知道果然靠不住!有这时间,你怎么不担心一下长约!?

卡西尔顿时明白她的意思,脸色变得有些古怪。

“这……我虽然和小悦儿关系很好,但是可轮不到我担心啊。”

他若是真的担心了,只怕先死的就是他!

想到那位的手段,卡西尔胃疼不已。

只是这话,却是无法和蒂亚说的。

蒂亚干脆不再搭理他,心中再焦急,却也是没有办法,只能在心中祈祷。

按着长悦的实力,应当不至于落败……

长时间的安静,也让看台上陷入一片安静。

那几个人不时地回头看看苍离的脸色,却发现他始终是那个脸色,没什么表情,看不出担忧与否,也看不出悲喜。

在让他们更是摸不着头脑。

终于,等了半晌,有个人小心翼翼道:“苍离院长……您莫要担心……这、这毕竟这么多人在,秦菁纵然再大胆,也是不敢轻易下杀手的……”

苍离看了他一眼:“谁说我担心?”

再说,谁下杀手,还不一定呢!

然而这话,在旁边几人听来,都是他强自硬撑,面面相觑,也都连忙附和

“是是是……这比赛,还没有结束,说不定还是有转机的……”

再看苍离,几人已是带上了几分同情。

若是凤长悦真的出事,也不知他会是什么反应?

看着那安静无比的黑色骨扇,轩辕夜凤眸逐渐陷入一片暗沉,深邃如同最深的海,让人捉摸不透。

而他的身上,也忽然开始散发出危险的凛冽气息。

坐在前面的几位国王,都是敏感的感觉到了他身上的危险气息,顿时都是惊出了一身冷汗。

连脸上原本还有着几分喜悦的罗亚国王,也顿时惊醒。

若是凤长悦出事了,这秦菁是赢了,也扬名立万了,可是身后这位怎么办?

说不准整个罗亚帝国,都会被牵连!

想到此,他忽然就想要立刻开口阻挡秦菁,可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又实在是不敢,只得如坐针尖的呆着,生怕等下出来的就是凤长悦的尸体。

轩辕夜依然懒散的靠着椅子上,然而整个人都已经进入了完全的准备之中。

虽然对她有信心,但是这么久了,看不见她,他的心情,忽然有些糟糕呢。

他凤眸微敛,唇瓣微抿。

又停了一瞬,他忽然微微坐直了身体,便要站起来。

然而忽然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他忽然抬眸,看向那黑色骨扇,眼眸忽然比这阳光还要明朗,几乎让人心神俱醉。而他的唇角,也忽然微扬。

不过一笑,便已是万花盛开,回雪烁光。

只是这一幕,却无人看到。

因为所有人的目光,都忽然被吸引到了半空之上!

撕拉!

一道巨大的撕裂声,忽然响起!一道金光,忽然穿云破日而去!

一道纤细玲珑的身影,忽然从其中跃出!一身黑色劲装猎猎作响,手执紫金色长弓,黑发飘扬!清美的容颜上,携风带雪,一双墨色眼眸,像是初春刚刚破冰的湖面,泛着冰冷的色泽,却让人觉得无比炽热!

似乎从那里,便已经感受到强烈的战意!

而她的眼中,此时只有一人!

“凤静雨!滚上来!”

------题外话------

亲们不好意思,今天临时有事,结果更新晚了。最近几天精神不好,而且正好是高超,所以也不愿四千的更,大家包容一下,这两天的更新,大约都会晚一些,大家晚上六点刷新就行么么哒。我争取早点调回早上九点。

另外,推荐基友苏唐揽月的文文:圈养夫君之老婆太狂霸。这个文文花费了她很多心血,但是首推扑了,也就是不会上架,但是还是在坚持更新。大家若是喜欢,可以去看看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