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65 新仇旧恨!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秦菁咬牙道。但是眼底却有一丝慌乱一闪而过。

见她不承认,凤长悦也并不着急,只是上下打量了她一会儿,才缓缓道。

“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改头换面,完全成了另一个人的样子,而且气质也和从前大不一样,但是人的特制是不会变的。你承不承认,都没有关系。想必你为了这一天,等了很久吧?”

秦菁脸色铁青,心中想着果然羽千宴回去还是和她说了,见凤长悦如此肯定,她心中还是有些忐忑不安。

凤长悦看向她的脸容。

“这张脸,想必花费了不少功夫吧。”

否则,按着她之前的手段,即使是用最好的丹药治疗,只怕也会留下疤痕,只是眼前的秦菁,却是完全换了一张脸,不用想也知道必定是用了什么特殊的办法。

她眸色深沉,语调轻缓,一字一句像是敲打在秦菁的心里。

“凤静雨,这么久不见,你倒是长进了许多。”

她果然知道了!

秦菁的脸色更加难看,还有了一丝被当众揭穿的难堪。

而凤长悦的话一出,众人都是陷入了一片迷茫之中。

“凤长悦方才冲着秦菁说了什么?她说秦菁是谁?”

“好像是凤、凤静雨?这是什么人?凤长悦怎么叫秦菁这个名字?”

“凤长悦方才说……好久不见,难道她们之前便认识?可是好像凤长悦也是今天才知道的啊!而且居然喊出的是另一个名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所有人都陷入了巨大的疑惑之中,看着擂台之上对立的二人,都是有些摸不着头脑。

而躲在角落的季明城,顿时惊愕的抬头看去!

凤静雨?这怎么可能?她不是已经死了吗?而且当年脸上分明被凤长悦用刀子刻了字,已经毁容,怎么会是如今的这个女人!

这个秦菁不仅手段狠辣,实力高强,而且容貌极美,脸上分明是什么伤都没有受过的!

而凤静雨虽然有天赋,却绝度不会如同现在这般厉害!她死也不过是一年多前的事情,怎么可能在这短短时间内,就一连越升这么多级,成为了灵皇?而脸容,也竟是完全变了一个人!

他仔细的看去,却还是看不出有什么类似的地方,可是凤长悦既然这样说了,那就应该不是空穴来风。

想到之前秦菁总是有些针对凤长悦,而且此时脸上表情也有些不对劲,季明城心中一惊:难道这秦菁,真是凤静雨?

场上诸人,还有一人是认得凤静雨的。

轩辕夜。

他是知道凤静雨的,而且当年也是知道凤静雨是被凤长悦划伤了脸,并且随后和凤家一同被处理了。但是现在……

凤眸深沉,看不出任何情绪的看着秦菁。

既然悦儿说了,那便是有证据的。可是,她究竟是怎么做到这一切的转换的?

同样疑惑这一点的,自然还有凤长悦。

当年她毁了她的容,而后凤家被灭,连同凤静雨也一同死去。她随后也并没有去查探,便跟随阿夜前往魔兽森林了。

只是现在看来,当年的事情,另有蹊跷。

看到凤长悦的眼神,秦菁觉得自己像是被扒去了所有的衣服,站在了众人审视的目光中。

那些人自然不知道她是谁,即使凤长悦此时猜出她,却是没有其他人为证的。她若是抵赖,那么凤长悦也拿她没有办法。

可是,在即将出口否认的时候,看到凤长悦脸上恍如看透一切的眼神,她忽然一阵恼怒!

凭什么她这么自信!凭什么她总是这样自以为是!凭什么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她现在不是凤静雨,她现在是秦菁!

她实力不弱于她凤长悦,甚至还更强,她为什么要怕她?

这种站在她面前,就矮一截的感觉,实在是令人厌恶!

秦菁看着凤长悦,看着她脸上胎记已经比之前淡了很多,若是忽略这一点,她姿容胜雪,明眸善睐,连一身清冷的气质,也总是能够让人一眼认出!

她为什么不承认?

此时的秦菁,已经完全被恨意冲昏了头脑,连头一天晚上,那人死死叮嘱她万万不能承认的话,也完全抛到了脑后。

她就是承认了又怎样?她本来就是凤静雨!她要告诉凤长悦,她不会永远是最厉害的!这个世界上,有太多人想要她死!有太多人想要她永不超生!

她当年划花了她的脸,甚至将她害死,而她却没有死!

而今,是该还账的时候了!

秦菁想到这里,浑身一颤,不自觉的抚摸上自己的脸庞。

触手不再是满面疤痕,而是光洁柔嫩。可是手下的感觉,却是那样陌生。

虽然她已经适应了这么久,却还是不习惯这张容颜。

而这一切,都是拜凤长悦所赐!

想到这里,她猛的抬头,犹如毒蛇般死死的盯着凤长悦。

“过了这么久,你这张嘴,还是这么利。可惜,从今天起,你怕是再也没有机会,开口说话了!”

她忽然站定,双手在身前变幻,厉喝出声——

“黑灵指!”

随着她一声落下,她体内的灵力开始迅速奔涌,沿着体内经脉疯狂流动,而周围的能量,也开始疯狂的朝着她身上涌去!

不过片刻时间,她周身便已经出现了无数细小的能量漩涡!即使只是这般看着,也能从那凌厉的风中,感受到狂暴的能量!

不过片刻时间,天空之上,便瞬间聚集乌云!一时间狂风大作!

天地异象!

这是地阶武技!

众人惊骇,这出手的第一招,竟然就这般厉害?动用了地阶?

然而这地阶武技,竟是和以往看到的,都是有些不同。

那些乌云,竟是逐渐变得暗沉,变成了黑色。而且看着让人心生寒意,不敢多看。

而随着秦菁的发力,黑云遍布的天空之上,颜色越发浓郁,也越发瞧着阴森诡异,直到——

一根手指,忽然从天而降!从那遍布的黑云之中,忽然缓缓探出一只巨大的手指!

那手指足足有小山大小,黑沉一片,看着竟是无比诡谲!

然而更让人惊异的是,那手指之上,竟然遍布纹路!看起来像是奇怪的咒文,光阴明灭的在上面出现又消失,隐隐约约竟是没有人可以完全看清那是什么!

然而从上面散发出来的森冷气息,却是让人不能忽视!

那根巨大的手指穿破云层,携带着巨大的威压降临!朝着凤长悦而去!

看到这一幕,凤长悦微微蹙眉,随即猛的腾空,召唤灵力铠甲!

一身赤红的灵力铠甲光泽莹润,一头黑发随风飘扬,眸色冷清带着杀伐之意,看起来像极了战神临世!

众人看着,一时都是怔然,目色之中闪过惊艳之色。

凤长悦飞上半空,随即竟也是双手变换,清喝出声!

“寂灭指!”

同一时刻,天空之上,忽现金光!

在她的身前,忽然也浮现了一根金色手指!

那金色手指几乎和那黑色手指一般大小,但是看着却更为凝实,甚至带着隐隐的远古气息!上面似乎也隐约有着一些痕迹,但是也看不清晰,但是若是远处看去,则有些像是一簇燃烧着的火焰!

众人看着这一幕,都是惊呆。

二人竟然全部都用指法相斗?

而且看着凤长悦的阵势,竟然也是地阶武技?

果然不出所料,那金色手指出现的时候,凤长悦头顶的黑色云层,忽然裂开!

一道金色光柱,忽然从里面散发出来!照耀在金色的手指之上!

一触之下,金光大盛!

一瞬间,耀眼的技术呢光芒几乎映亮了所有人的脸庞,人们怔然的看着天空之上,那恍如从上古降临的金色手指,都是陷入了短暂的痴然之中。

然而与此同时,秦菁的脸色却变得异常难看。

这凤长悦,居然还真的有两下子!

不过,也不过如此!

她当即加大力度,强大的吸引力几乎让周围的空间都碎裂!无数灵力涌进那黑色的手指中,让它看起来更加凝实也,威力也越发强大!

二者遥遥而立!一上一下,竟是朝着彼此冲去!

此时秦菁在上,凤长悦在下,而两根手指,就像是从浩瀚的天地之间出现,而后相抵!

一根从上而下,带着无穷威压!破开云层,几乎要将地面都戳出一个洞来!

一根从下而上,携带浩瀚力量!稳步上升,和天空云层破开而下的金色光芒融为一体,几乎让天空破碎!

整个会场都陷入了一片死寂,所有人都激动而兴奋的看着这一幕,生怕错过了一点。

然而比看台更加安静的,则是半空!两根手指逐渐靠近,却没有发生激烈的碰撞,反而是彼此不断的吞噬消融!

两根手指犹如支撑起了这片天地一般直直伫立!天上的黑云遮蔽了阳光,一切看起来都是有些暗沉,然而唯有那从天空之上破云而出的金色光芒,几乎耀眼的让人睁不开眼睛!

而彼此的无声的吞噬,也让一众人等看的更加揪心。

每一分能量都被无声的湮灭,随着时间的流失,二者的力量不但没有减小,反而随着僵持而越发的激烈!

在手指周围,已经产生了无数能量爆出的火花,单是这些余波,便已经让周围陷入了一片真空!可见能量冲击之大!

金色手指上面,似乎是燃烧着火焰一般,逐渐朝着黑色手指靠近,而且似乎想要将它完全吞噬。

然而黑色手指却也不简单,竟然一边进攻,一边不断的吸收着周围的力量!

人们似乎隐约听到尖啸的哭号!,然而仔细听去,缺什么都没有。

一时间,风声鹤唳!天地变色!

然而这样的场景,没有持续很久,随着两人的不断相抗,那黑色的手指,终于有了一丝变化!

那黑色的手指,竟是忽然变得有些虚幻!

这本来就是靠着能量幻化出来的手指,而今变得虚幻了,只能证明——它的力量,正在被削弱!

众人脸上表情不一,纵然不知道究竟二人差了多少,却也明白,一旦有一方落了下乘,那么之后的比赛,便很容易一直处于劣势!一败再败!连连溃散!

当下,奥斯帝国这边的人,都是露出了惊喜的神色。

“好样的!凤长悦果真厉害!”

“这般手段,我竟是从来也没有见过。看来,能够被苍离院长看上的天才,果真有着过人之处啊!这一场,只怕凤长悦是赢定了!”

“这秦菁倒也真是不一般,竟然有着这般手段,只可惜,遇到了凤长悦!哈哈哈……你们看看罗亚帝国的人,脸色可真是难看啊!”

一行人笑着看向对面,果然瞧见那些原先在秦菁出场的时候还满脸笑容的人,此时脸上都是青白交加,很不好看。

也是,谁遇到这种事情,能好受?

纵然这不是他们的比赛,可是秦菁代表的可是他们罗亚帝国!而且,这么久以来,他们已经习惯了看秦菁赢,从来没有见过她输,在他们心中,秦菁是非常特殊的存在。她虽然手段残忍,但是这本来就是强者为尊的世界,加上她有着一张让人无法冲着她发火的美丽的容颜,所以即使平时她的一些行为让人看不过去,但是在他们心中,也早已经认定秦菁。

所以也会在秦菁上去的时候,那么兴奋,在看到对手被虐打的时候,也从来没有怪罪过她。

因为在他们心中,那本来就是理所应当的。

可是现在,这份理所应当,被彻底摧毁!

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竟然有相同年龄的人,稳压秦菁!

这两根手指,在看台上的数十万人看来,一直僵持,只是最后才落了下风,然而他们都不是等闲人物,眼光自然也是不同。自然是早就看出来,秦菁的手指,从一开始便已经露出了输掉的征兆!

可是现在,难道要看着秦菁输吗?难道她真的没有办法吗?

“秦菁向来没有输过,这一次……肯定也不会!”半晌,一个少年握着拳,紧紧的盯着半空之上,坚定说道。

听到他这般说,周围的人都扭头看了他一眼,目光各异。

“这……可不一定……秦菁虽然厉害,可是这凤长悦,也不是好像与的。秦菁第一招就是这般手段,可是凤长悦竟然接住了,而且,居然还是占了上风!这清醒,只怕不妙!”旁边一个看起来略微成熟些的青年皱着眉头,看着倒很不看好秦菁。

“那有什么?不过是运气好点罢了!秦菁那么多手段,都还没用出来呢!怎么能轻易就言败?”那少年脸色涨红,争辩道,“那什么凤长悦,不过是仗着自己是苍离的徒弟罢了!而且还有那位撑腰,可是若是论实力,我看她不如秦菁!”

那年长的青年看了他一眼,微微叹气,闪过一丝无奈。

“你不能因为喜欢秦菁,就这般看不清。现在,秦菁可是劣势的那一个啊。”

大约是这话有些过于直白,那少年脸色更红了,却吭哧了好一会儿。

“反正,我相信她!”

周围人见此,也都没有多说。纷纷看向半空之上。

不过是片刻功夫,那黑色的手指,竟然越发的虚幻了!

秦菁咬牙,想不到凤长悦比自己现象中的更加厉害,但是若是她以为,仅仅这样,便能够赢她,就太天真了!

她忽然咬破舌尖,一口血喷了出去!

猩红的血液落在那巨大的黑色手指之上,瞬间黑光闪耀!

那黑色手指像是一瞬间接受了什么能量补充一般,变得凝实了许多,甚至看着比凤长悦的还要厚重,而上面的那些黑色皱纹,也似乎变得更加清晰!

凤长悦遥遥看去,眉头微蹙。

这样森凉的气息……这样诡异的武技……好像,在哪里见过一般……

秦菁的实力显然没有她强,加上之前被羽千宴重重一击,此时的她,完全不应当有着这样的攻击力。然而不过是吐了一口血,竟然威力就加大了这么多!

当然,她是知道这算是心头血,也是精华所在,能够起到一些作用也是正常,但是她的心中,却始终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对劲。

当她无意间抬头看见秦菁的时候,终于明白这不对劲是什么!

按理说,秦菁这般作为,气息应当是有些萎靡的,但是现在的她,在半空之中,竟然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心头血对于身体的损耗很大,任何人都会显得有些精神不振,起码气息也会变化一些,然而秦菁切没有!

她虽然脸色不好看,但是却远远不及想象中的虚弱。

就好像……那力量不是她的!

想到这里,凤长悦眼前一亮,脑海之中像是划过流行,瞬间映亮!

是了!这就是问题所在!

然而她刚想要上前一探究竟,天地之间对立的两根手指,忽然变幻!

那黑色的手指上面的黑色符文,竟是若隐若现,并且增添了一分血色!看起来尤其让人害怕。

正是那一分的血色,让凤长悦顿时警惕起来!

二者僵持,不过转瞬!

黑色手指,竟是忽然朝着下方突进!

金色手指顿时如同被刺破了一般,被狠狠压制!

秦菁见此,冷冷一笑。

“去!”

一声厉喝,那黑色手指就像是忽然得到了巨大的力量一般,势不可挡而来!

二者狠狠撞击,终于爆炸开来!

以手指接触的地方为中心,巨大的能量余波朝着四周扩散而去!

黑色和金色的力量,顿时溃散!朝着四面八方激射而去!迅猛而来携带着绝对的强悍!暗沉的天色忽然变亮!那两根巨大的手指纷纷化开,却瞬间让黑色的云层破开,一霎间金光乍现,一片浩荡!那些黑色的云层,逐渐散开,却更加让人惊惧不安,看着那几乎混乱一片的半空,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开天劈地。

而在下面的擂台,也顿时裂开!

看到这一幕,高台上的几人脸色微变,而后立刻布下结界。

但是虽说如此,几人的脸色还是很是凝重。

须知今天的擂台,是专门用特殊的材料做成,就是为了免得像之前羽千宴和秦菁一战那般,化为粉末。原本以为已经可以了,却没有想到,凤长悦和秦菁的动静竟然这般大,不过是第一招的交手,居然就已经产生了裂缝!

几人脸色都有些凝重,尤其是罗亚帝国的几人,他们是监督着完成的,却没想到还是这般不堪一击。一时间脸上都是有些挂不住。

但是从另一个方面来说,这两人的实力,倒是都超出了众人的猜想。

强大的能量余波冲击到结界之上,顿时出现了巨大的涟漪。

只是幸亏这结界比较结实,所以才没有被打破闹出笑话。

即便如此,在外面的观众,也已经能够感受到其中利害。

有些人看着那场中清醒,都是神色怔怔,还有的是满脸兴奋,不断的叫喊着两人的名字。

然而处在其中的两人,却是没有任何心思去顾忌别的。

她们的眼中,此时只有彼此!

看到那溃散的手指,凤长悦眼疾手快,立刻朝着后面退去!一头黑发在空中飞扬,像极了翩然欲飞的黑色蝴蝶,然而那双黑色的眸子如此凌厉,带着决绝的杀意,却让人无法将她和蝴蝶联系起来。

人们看着那个一身赤红铠甲,身子玲珑,面容冷冽的女子,一瞬间如同看到战神降临!

凤长悦的身体非常灵活,体内灵力奔涌,几乎燃烧起来!

而对面的秦菁,也已经召唤了一身黑色的铠甲!整个人看起来,像是从地狱而来的魔鬼眼神,阴森鬼厉!

其他人看不到,凤长悦却是看的清清楚楚,那双眼睛里,闪烁着的绝对的恨意!

那漫天狂卷的黑色和金色的能量,几乎将两人淹没。

然而这两人却像是雕塑一般,伫立在半空归然不动,遥遥对立。任凭周围已经混乱不堪,那些余波也几乎将周围损毁的差不多了,也依旧没有半分变色。

“这么久不见,你倒是变了很多”凤长悦看着秦菁,忽然开口,神色冷冽如同覆了一层冰雪,带着让人胆战心惊的寒意,“可惜,这心性,还是这般耐不住。”

秦菁闻言冷笑:“你不也是?之前就是只会仗着别人,以为自己有多么厉害就嚣张不已。你能够活到今天,真是出乎了我的意外!不过这样也好,只有这样,我才能——亲手杀了你!将那些你给我的折磨,尽数还给你!”

秦菁说着,便因为极度的恨意而扭曲了面庞。

凤长悦神色不变,似乎根本不在意。

“虽然不知道你是如何获得了重生,也或许当年你根本就没有死,也不知道你是如何成了现在的这个模样,可是,像你这样连自己的真实身份都不敢暴露,甚至顶着一张假脸苟活的人,只怕最后死的最惨!”

这话是彻底的戳到了秦菁的痛楚,她最恨别人提到这张脸,然而此时还是罪魁祸首凤长悦在说,如何不让她癫狂?

然而情绪到了极致,她却没有歇斯底里的喊出来,反而是笑了。

“这都轮不到你操心,现在,你不如想想怎么活下来吧!”

话音刚落,她手中,赫然再次出现了一把黑色的扇子!

而后不等凤长悦说话,便猛地挥出!

那黑色的扇子似乎是骨扇,扇骨根根笔直坚硬,甚至隐约有些透亮。

但是那扇面之上,却是没有任何的图案,看起来就像是一片黑色的夜幕。

然而当她挥出的时候,从那黑色的扇子之中,猛然射出了几根黑色的针!

不过眨眼时间,那黑针便已经飞到了凤长悦的周围!将她完全笼罩!

凤长悦顿时觉得周身的灵力流动,变得迟缓!

她豁然抬头——来了!

……

“哎你别拦我!我要去看看长悦是怎么虐打那个贱人的!”

安静的奥斯帝国行宫之中,几乎所有的人都已经去了广场观战,此时分外寂静。然而却从一处屋角,传来了一阵喧闹声。

“砰!”

在吵闹声中,门忽然被一脚踢开,一个少女正抬脚迈出去。

“小姐!小姐您等等啊!”

屋里面传来焦急的喊声,似乎在阻拦,却没有拦住。

那少女脸色苍白,嘴唇还有些干裂,一双眼睛却明亮如星子,即使是这样也依然难掩娇俏。只是身体虚弱,她的动作虽大,却没有什么力气,这踹出的一脚已经让她额头冒汗。

正是蒂亚。

然而就在她以为自己终于可以出去的时候,门口站着的两个侍卫,顿时挡在了身前。

“蒂亚小姐,请您回去。”

蒂亚皱眉,忍住身上传来的剧痛,道:“给老娘让开!”

今天是长悦的决赛,她必须去!万一那个什么秦菁用了下三滥的手段,她应付不来怎么办?

然而虽然她语气凶悍,却因为身体极度的虚弱而显得气力不足,听着就没什么威胁。

蒂亚暗暗咬牙,要不是因为桑煦凝,她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可是显然她的话的确没什么用,那两个侍卫依然面色不变:“苍离院长已经吩咐让您好好养伤,您不能出去。”

面色冷硬,声音平平,显然是没有商量的余地。

这里本来就是苍离说了算,蒂亚也知道自己是没有办法的。可是若真是让她就这么躺着,她真的会生锈的!

而且她之前已经听说了羽千宴都被那个秦菁给暗害了,虽然她对长约有信心,可是不看着始终不放心啊!

此时,身后服侍的婢女也走上前来,苦心劝道:“小姐,您还是回去好好休息吧!若是院长他们回来看到您这样子,又要生气了!凤小姐那么厉害,一定不会有问题的,倒是您,您的身体受到了太重的损伤,尤其是……您的……您还是好好的养好伤再说吧!”

听到这话,蒂亚自然知道是在说自己的手指,实际上,现在手指还是剧痛,可是……

她皱起眉头,一瞬间变得尊贵不可侵犯,带着世家大族嫡女的气度,不容置疑道:“今天——这门,老娘是出定了!”

说完,便要强行往前走去。

身后的婢女一急便要来拉她,身前的侍卫也变得严肃,说着就要阻拦——

蒂亚闭着眼睛往前走去——她就不信,这些人真的敢冒着让她受伤的危险拦她!

然而猛的朝前一走,却忽然撞到了一个人的胸膛上。

蒂亚的脸一下子撞了上去,磕到了鼻子,当即疼的弯下腰,头也不抬大声骂道——

“你们!你们真是好大的胆子!”

居然真的挡住!

她弯着腰,似乎已经快要疼的不行了。

“快!给我让开!老娘的鼻子快要疼死了!”

趁着这个机会,她还是能逃出去的!

然而耳边却不是侍卫平板的声音,却是一道带着几分戏谑的笑声。

“别装了,没人。”

蒂亚的声音猛的顿住——有人!声音还有点熟悉!

她猛的抬头看去,却对上了一双桃花眼。

对着那张妖孽的容颜,蒂亚愣了一下,顿时低头看去,果然看到那侍卫和那婢女已经昏了过去。

这场景……

蒂亚顿时想到,自己之前的诸般丑态,竟然都被这家伙看去了!顿时满心怒火,看向卡西尔!

然而这眼神,卡西尔却没能领会精髓,只以为蒂亚是因为极度的高兴而在感激的看着他。

“唰!”

他手中骨扇一展,挡住半张脸,唯有一双桃花眼勾魂摄魄。

“怎么?看我看得入迷了不成?啧啧,不过是几日不见,你怎么就沦落到了这般境地?”

卡西尔有些嫌弃的看着蒂亚,上下打量着,调侃道:“你这浑身是伤也就算了,怎么着演技也这么烂?而且——一点逻辑都没有。灵皇强者,就算是受了伤,也不会因为撞了一下就鼻子疼的不行的。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再说了,这要是其他女人,疼了自然是梨花带雨,楚楚可怜,让人疼惜,可你这——”

挑剔的看了蒂亚一眼,他眼底满是戏谑。

“你这撞上去,疼的恐怕是别人啊……哎!你干什么打我!”

卡西尔一个没注意,顿时被蒂亚狠狠踢了一下小腿,顿时疼的跳脚,满脸悲愤的看着蒂亚:“喂!你这是做什么!恩将仇报?”

蒂亚翻了个白眼:“娘娘腔,你怎么这么阴魂不散?在哪里都有你?对于你刚才的问题,我还就告诉你——你这张脸我真是看够了也不觉得好看!而且你对我也没有什么恩,谈什么恩将仇报?你这脸皮还真不是一般的厚!给老娘让开!”

卡西尔顿时毛了:“喂!你可别忘了谁帮你把这人都打晕的!要不是我,你现在还苦哈哈的等着呢!你怎么过河拆桥?”

蒂亚瞧着他,眼睛微微睁大,似乎有些好奇:“哦?我什么时候让你帮我了?”

卡西尔:“……你这女人怎么这么不知好歹!”

蒂亚将他推到一边:“过奖过奖。”

卡西尔:“……”

看着蒂亚步履缓缓,卡西尔不厚道的笑了。

“就你这速度,到了只怕黄花菜都凉了!”

蒂亚闭了闭眼,忍!

身上疼的不行,虽然之前凤长悦帮她好好治疗了一番,但是双手却不是那么容易好的,此时就算是不碰,也依然锥心的疼。

她身体也虚耗过度,受了很重的内伤,此时能够下床已经不错了。

卡西尔瞧着,忽然也觉得自己这般说话挺没意思,便摇着扇子,一双眼睛波光潋滟,看向了她的手。

“你的手,怎么样了?”

蒂亚顿了顿,扬起长眉:“老娘这体质,当然已经好了!”

苍离院长帮她炼制了丹药,用了以后便好了许多,而长悦似乎也在她昏迷的时候,帮她治疗了一番,另外,若不是每天都有婢女帮她按时换药,甚至连夜里她睡着的时候,也会极轻的帮她换好,只怕也不会好的那么快。

不过虽然这样,说“好了”,却也是不够的。

骨头碎裂的太过厉害,能够保住已经不易,若是想要完全好了,只怕还要好一段时间。

只是这话,她自然不会说。

卡西尔听了,也是冷笑。

“好了?你还真是看得起自己啊!这般的伤势,就是灵宗强者,也不敢说自己几天就好了,你倒是口气够大。”

说着,卡西尔忽然微微恼怒,这个女人,永远都不会说自己虚弱,也不会承认自己不行。似乎永远强悍无比。

说的好听点,那叫坚强,不好听的,那就是倔!

她这么倔,真是让他很看不惯!

她明明走路都勉强,居然还要强行去观战?手指只怕一直疼的厉害,却也装的若无其事。

蒂亚脚步顿住,回头看了他一眼,眼神在他身上扫了一圈。

卡西尔忽然就觉得有些窘,却怎么也不敢看那双明亮澄澈的眼睛。

“看什么看!?”

蒂亚颇有些同情的摇摇头:“没什么,只是想要看看,这世上,为什么会有你这样的娘娘腔。再说,你这样的人,是不会理解我这样的人的。我时间很紧,先走了!”

说完,蒂亚就转身,继续朝前走去。

卡西尔:“……”

他方才怎么会觉得她虚弱?又怎么会觉得那双眼睛太明亮以至于不敢看?

这人分明强壮的很!而那眼睛,也不过是寻常!他真是瞎了!

“你怎么非要去?凤长悦必定会赢的,你不如担心你自己!”

就算凤长悦不赢,那位在那里看着呢!还能有其他结果吗?

简直笑话!

本来只是随意的一句话,蒂亚却忽然转头,认真的看着他,回答道:“担心长悦是一方面,可是还有个原因。我得去看看,那个秦菁,到底是个什么人物,居然将三殿下伤成那样。”

她眨眨眼睛:“这仇,我也得看着她全部还回来!”

看着她脸上坚定的神色,显然是在为羽千宴鸣不平。

而且,她说的是——我。

她在很认真的说这话。

看着她平静而认真的神色,卡西尔却忽然觉得心头一阵烦闷。

蒂亚却已经转离开。

卡西尔沉默不语。

蒂亚却忽然转过身来,抬了抬手,有些得意。

“我这手,可是顽强的很,你想看它废了,下辈子吧!”

说完,再次离开。

卡西尔烦闷的扭过头去。

然而身后却忽然传来一声惊叫。

他立刻转头看去,却看到蒂亚被什么东西绊住了脚,朝着地上飞扑过去——

他想也不想,立刻飞身到了她身前,将她一把捞在怀中,而且极为小心的避开了她的双手,揽住了她的腋窝,而后将人放在自己怀里。

一瞬间电光火石,蒂亚还没反应过来,背后已经靠着一个温暖的怀抱。

她愣了愣,立刻回肘一击!

“好大的胆子!”

卡西尔一时不查,被她打个正着,却没有松开手,见她还要继续,卡西尔连忙道:“行了!小爷我对你没兴趣!我就是可怜残障人士行了吧!你也别折腾了,我这就送你去!”

说完,便带着蒂亚,闪身消失!

……

等两人到了现场,正看到半空之上,两人遥遥对峙!

而半空之上,凤长悦感觉到体内灵力迟缓,整个人都像是陷入了一片沼泽!

她猛然看向秦菁,却看到她面露诡谲笑容,朝着她而来!

一道银光,从她的袖中闪过!

“这一切,到了还给你的时候了!”

天地间,忽然风云变幻!暗沉如海!

------题外话------

今天走亲戚去啦,然后这两天精神也有点疲惫,本来想着少写点,结果还是码了这么多咳咳咳。正好也算是庆祝收藏破七千么么哒~明天的更新我会尽量争取在中午之前更新,大家中午再刷就行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