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64 你和我,两不相欠(新年快乐!)

因为你在这里。

凤长悦简单一句话,便让整个会场陷入了一片死寂。

无论这句话究竟有几个意思,现在都是最好的理由。

因为轩辕夜,也是一袭白衣。

众人自然不知凤长悦的意思是自己的男人自然便应当独一无二,别人一概不准,却也觉得上面轩辕夜一身白衣,下面桑煦凝穿着,的确有些不伦不类。轩辕夜穿着,长身玉立,清贵无双,而她,在这份清贵洒然的映衬之下,确实失了几分韵味。

这个罪名,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自然全凭轩辕夜。

便是纳克兰国王,以及柳承修,都是脸色一白。

而桑煦凝,也是微不可查的身体僵了一下。凤长悦瞥了她一眼,冷笑一声。

“再说,赛场之上,本就只有输赢,若是因为我碰巧毁了她的衣服,便要对我施以各种惩罚,那我看这大会,也不必继续了!“

凤长悦看向高台之上,跪在那里背对着自己的纳克兰国王,眸光微嘲。

“纳克兰国王在罗亚帝国的地盘上,要惩治奥斯帝国的人,您这般厉害,倒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呢。“

纳克兰国王的脸色,彻底黑了。

他顾不得去指责凤长悦,连忙抬起头想要求饶。

“大人、大人明鉴!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啊!只是、只是小女遭此羞辱,才会一时冲昏了头啊!“

旁边两人,此时也都是神色淡淡。

凤长悦的话,虽然简短,但是倒也是说到了他们心里。三人都是帝王,谁也不需给谁低头。此时他这般张扬的要惩罚凤长悦,若是真的让他这样做了,只怕日后,不知人们会怎么议论他们。

想到此,奥斯国王笑了笑,道:“长悦虽然有错,但是恐怕错不在此啊!这高手过招,本就瞬息万变,她只怕也不知道会造成这般后果啊!难不成,要让她站在那里等死不成?依我看,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吧!“

罗亚国王也连忙打圆场:“是啊,这纯碎是一场意外,还是就此揭过为好啊!”

两人你一眼我一语,倒是让纳克兰国王说不出话来。

轩辕夜双手负于背后,看着凤长悦,深沉的凤眸像是要将她淹没。

良久,他才弯起唇,轻轻一笑。

“既如此,那便算了。”

纳克兰国王身体顿时一软。浑身都已经被冷汗打湿。

而擂台之上的桑煦凝,看不出面容的脸颊,唯有一双眸子,闪过一丝绝望。

她纵然此时心中再多不甘和愤恨,却也只能忍了!

凤长悦微微弯腰,向他行礼。

“多谢……越大人。”

轩辕夜笑意微深。

本来以为要他出面,但是没想到这小丫头倒是自己解决了。

而且这理由……深得他心。

凤长悦转头看向桑煦凝,偏了偏头,目光之中似乎有一丝关切,朗声道:“这样的误会,你这般温婉大方,单纯高贵,应当不会记恨我吧?“

桑煦凝死死盯着她,恨不得立刻扑上去撕了她!抑制着自己的冲动,桑煦凝的声音像是从牙缝中挤出来:“当然……不会!“

凤长悦这才舒出一口气,灿烂一笑:“那就好!我就知道你一定不会放在心上的。那么,我就安心的等着明天的比赛了。哦对了,你身上的伤似乎比较严重,我这里,有一些丹药,你要吗?“

桑煦凝闭上眼睛,不让自己看她的脸,强自忍耐:“不用!“

凤长悦点点头:”你也不用不好意思,你身上的伤,我们大家都是看到了的,不用勉强的!“

桑煦凝猛的吐出一口血,混了过去。

旁边立刻有人上来,七手八脚的将她抬了下去。

凤长悦眨眨眼睛:“我是为了她好啊,怎么就昏过去了?”

苍离听着,猛的咳嗽了几声,生怕自己笑出声来。

这丫头,当面揭露人家暴露了身体,分明是自己将人家打伤的,还要送药,只怕桑煦凝此时已经快要气死了。

看到苍离这般模样,旁边几人自然也都是握拳跟着咳了几声,但是抖动的肩膀,却出卖了他们。

几人都是人精,自然明白凤长悦的话,一字一句,都是针对桑煦凝的。

之前桑煦凝对待蒂亚也是这般,打伤了别人还要装作单纯的模样,此时全部被凤长悦还回来,只怕心中已是恨极。

就连观众席上,众多百姓见了,记忆好的自然也是想起来之前的蒂亚那一场,顿时了然的笑起来。

这般看来,这个桑煦凝,倒真是自找苦吃!

不少人开始高声喊着凤长悦的名字,狂热无比!

凤长悦却处变不惊,不卑不亢的看向裁判。

裁判立刻反映过来,高声喊道:“凤长悦胜!”

柳承修脸色难看之极,顿时甩袖离开。

旁边几人见了,也没说什么,倒是在他离开之后,转头恭喜苍离。

这等场面,苍离早就见怪不怪,随意敷衍,唯有眼中的骄傲,诚挚无比。

整个会场,陷入了彻底的狂欢之中。

没有人在意被抬下去的桑煦凝,更没有人在意失魂落魄的纳克兰国王,人们关注的焦点,只有那个一身黑色劲装的女子!

她赢了!

自然便是王者!

……

凤长悦走下去,迎接她的,便是一众的欢呼声。

蒂亚因为伤势的原因,一直卧床,所以今天便没有来,自然也就没有看到这般精彩的画面。

几人满是兴奋的看着凤长悦,连连夸赞。

“长悦!你真厉害!那个桑煦凝有神火,竟然也被你这般打败了!而且还是这么狼狈哈哈哈!只怕以后她都没有脸见人了!”

“可不是!你在上面真是酷毙了!本来还以为桑煦凝不好对付,你们今天要恶斗一场呢,谁知竟然会是这样的结果哈哈哈……”

“哎哎长悦,你究竟是几星灵皇了?我怎么觉得你的实力,比你的境界高出来一些呢?”有人好奇开口,凤长悦扭头看去,是帝国选出来的强者,看起来不过二十岁,正是热血的年纪,原本对她似乎很是不以为然,但是这几天她一直赢,这家伙便迅速转变了态度,已经对她很是崇拜了。

甚至连同原先的很多人,都在这些天对她改变了看法。

实力为尊的世界,本来就是这般。

不过这些人都不知道凤长悦在伽陵学院发生的事情,自然也就未曾怎么听说过她的实力向来比人们预想的高一些,所以才会有此一问。

然而不等她回答,旁边便有人笑答:“这有什么,长悦赢了不就行了!再说,咱们还有一个人,也很有希望赢呢!”

众人一愣,随即看向一旁的羽千宴。

当即有人一拍大腿:“是啊!三殿下年少成名,今天这一场,肯定能赢啊!”

也有人微微皱眉:“可是那个秦菁……手段狠辣,也不知是不是还有后招,之前对付的那些人,境界都没有三殿下高,自然只能看到她施展出那样的水平。若是……她实力比咱们现在看到的还要高怎么办?而且,我觉得,那个女人,好像总是有什么古怪。“”什么古怪?“”你们没有看出来吗?她每一次的对手,无论是谁,上去了之后,都会显得有些力不从心,而且迅速落败,最后被她虐打啊!三殿下虽然实力强横,但是保不准那个女人私下里动什么手脚!“

此话一出,众人都是默然。

是的,秦菁的这几场比赛,无一不是以压倒性的优势胜利,她的身上似乎有奇怪的力量让对手变弱,也有强者曾经质疑,但是什么都没有查出来,事情也就不了了之。

凤长悦微微蹙眉,宗云之虽然已近清醒,但是他对于那一天的事情,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印象,更是不知道秦菁究竟有没有对他做了什么特殊的事情。

她帮他治疗,自然是知道他身体里面那些黑色雾气的事情,然而却不能说,在查询出她真正的手段之前,不能打草惊蛇。

而随后,便是羽千宴和她的比赛,只怕…

正在此时,裁判的声音,已经响起——

“半决赛第二场,奥斯帝国羽千宴,对阵罗亚帝国秦菁!”

随着这一声落下,秦菁缓缓站起身来。

她身后是那些已经落败的罗亚帝国的强者,但是现在都满脸兴奋的高声呼喊,似乎对于秦菁充满了信心。

他们似乎并不觉得之前秦菁的手段太过残忍,或者说,是早就见怪不怪,而且此时在他们眼中,赢了,自然便是最好!

只是观众们都是迟疑了一下,不少人看向秦菁,她美丽的容颜上,依旧带着惯常的笑容,可是却总爱没有人为之倾倒,反而心生畏惧。

场面一时显得很是怪异。

但是秦菁显然并不在意,一身湖蓝色衣衫,径直上去了。

羽千宴抬脚,缓步上前。

走了几步,和凤长悦擦肩而过的时候,耳边忽然传来清淡的声音。

“她会下黑手,你小心。“

她看向面色淡淡的羽千宴,低声叮嘱。

羽千宴眸色微动,狭长的眼眸之中,淡漠如雪,掩去了一切痕迹。

他神色不变,轻轻点了点头。

“知道。”

随即,步履不停,走向擂台。

无人知晓,这一声嘱咐,于他,是怎样的酸涩甘甜交加。

凤长悦回头,看着他高大的背影,不知为何,突然心生不安。

……

二人遥遥而立。

羽千宴和秦菁,在之前的比赛中,都已经展现了非凡的战斗力,秦菁手段狠厉,从未摧枯拉朽,而羽千宴也是如此,从他来此,到现在进入半决赛,竟全部都是一招制胜。

所以此时二人相斗,倒也算是虎狼之争,让人期待。

秦菁上下打量了羽千宴一眼,笑容微深。

“三殿下名声如雷贯耳,现下看来,果真不凡啊。“

羽千宴面无表情,淡漠如雪。

秦菁笑意盈盈:“就连这冷清的性子,也和传言一样呢。本来,我也是很欣赏你的,可惜……谁让你和她,是一个组的呢?”

羽千宴抬眸,似有异光,看着脸容竟是忽然带上了一丝锋锐之气。

秦菁笑的更欢畅了:“果然如此,你果真对她……哈!真是可笑!堂堂奥斯帝国三殿下,竟然会喜欢这样的一个女人。难不成,你是瞎了吗?”

羽千宴气息微凛:“她怎样轮不到你来评论。”

秦菁缓步走了过来,似乎还想要继续:是吗?那你知道,她以前,究竟做过什么样不要脸的事情吗?”

羽千宴眸色致中国似有寒冰:“注意你的言辞否则我不确定,你的

舌头是不是还会留在你的嘴里。”

秦菁轻笑:“别装的这般样子,其实你心里,也是想知道的不是吗?她以前啊……”

话音刚落,她眸色一变,身体便猛的窜向羽千宴!直冲他的面门!

一道迅猛的灵力,如同利刃,朝着羽千宴而去!

这突发的一幕让众人都是一惊,明明看着两人好像还在谈话,怎么忽然就动手了?

虽然这本来就是比赛,但是秦菁这样贸然出手,到底是落了人口实,觉得她用不入流的手段。

而擂台之上,羽千宴则不慌不忙,似乎早就预料到一般,身体瞬间消失在原地!下一刻便出现在秦菁的身后,一掌推出!

秦菁一击未果,立刻回身!羽千宴这一掌,出击的速度太快,所以甚至有的人没有看清,就连秦菁,也是暗中吃了一惊,连忙双手格挡在身前!

羽千宴这一掌携带了强大力量,和秦菁强强碰撞!

咔嚓!

秦菁死死抵抗,然而身下的擂台,却是忽然塌陷了一块!可见羽千宴用力之大!

然而这还没有结束!

在秦菁勉力挡住之后,她脚下坍塌的擂台竟然再次裂开了缝隙!一路蔓延到了擂台边缘!

所有人极目看去便看到场上二人对峙,而他们脚下,竟是忽然蔓延出了一道极深的裂缝,一直延伸到了秦菁身后抵达擂台边缘!

众人皆惊!

不过才是第一招,便已经这般激烈了吗?

然而秦菁也不是等闲角色,感觉到自己受到压制,心中暗惊羽千宴竟然已经到了这般境界,立刻便猛地抬手,同时向后退去!

羽千宴紧随其后,打蛇随棍上!

他周身灵力气息暴涨,耀眼的光芒几乎让人看不清他的容颜,唯有一双眼睛,闪烁着冰冷的色泽,直逼秦菁而去!

秦菁冷哼一声,随即扬手,竟是忽然拿出了一道黑色锁链!

这黑色的锁链,看起来暗沉无比,在阳光的照耀下,隐约有一丝青黑色,但是转瞬便不见。那铁链随着她心意而动,竟是可短可长,挥洒自如!

她的身体倒飞而出,然而那黑色的锁链,则是携带迅猛的力量朝着羽千宴而去!

上面因为灌注了灵力而越发的强横,这一招出手,竟是瞬间引起阴风阵阵!

高台上几位强者都是一惊,顿时皱眉。

“这是什么东西?地阶灵宝?”

“看这情形,应当是,但是……不知为何竟是觉得有些不舒服,那灵宝,看起来总是怪怪的,你们可曾听闻过这东西?”

几人纷纷摇头。

有人见到苍离皱眉,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便问道:“苍离院长可是见过这东西?”

苍离缓缓摇头:“这倒是没有见过,只是……觉得似乎有些熟悉……”

熟悉,却没有见过?

几人都是有些糊涂,但是看苍离神色,确实像是不知道,便也不再追问。

“这威力,看起来自然是地阶灵宝无疑,只是……这里面,似乎还有着什么隐情啊!雷长老,这秦菁可是你们罗亚帝国的强者,你难道一点都不知道?”

站在中间的一位年老的强者顿时有些尴尬:“你们有所不知,这秦菁的来历,便是我,也不知晓。只是听说是一年前来到这里的,而且天赋极好,除了手段残暴了点,对于修炼的悟性,倒真是难得。所以一直以来,都没有人细究她的身份。至于她手上的这灵宝,就算是我,也是第一次见啊!“

连罗亚帝国的人都这么说了,几人便知道是问不出什么了。

只是这身份……到说不定真的有问题。

只是此时,却也来不及去查了。

场上,面对忽然而至的黑色锁链,羽千宴神色未变,直击而上!

灵力幻化成的刀锋,狠狠的砍在上面!发出巨大的轰鸣!

秦菁冷眼看着,将锁链收回,冷笑一声。

“还真有两下子,不过,也不过如此!“

华英刚落,她便如同大鹏展翅一般,突然飞向了天空!

随着她的动作,周围的能量,也不断的朝着她身体上涌去!

准确的说是朝着那黑色锁链而去!

随着能量的注入,黑色锁链显得越发灵活,而上面也隐约有着什么图案浮现。

虽然只是一瞬,但是凤长悦却看得清楚!

她猛的站起身!死死的盯着那锁链!

然而那图案,却只是一闪而过,当她再看的时候,却已经消失!

见到她这般模样,旁边的人都是有些惊讶,但是瞧着她脸上严肃的神色,又不敢多言。

最终还是连城开口问道:“长悦,你怎么了?“

凤长悦眸色深沉,顿了顿,才道:”没什么,看错了。“随即便坐了下来,似乎方才真的只是一个意外。

连城等人见此也深信不疑,不再追问。

然而此时,凤长悦的内心,却像是掀起了滔天巨浪一般!

那一闪而过的图案,和母亲被锁的枷锁上的图案——一模一样!

苦寻这么久都没有一丝消息,此时终于找到了一点线索,她如何不激动?

但是她也瞬间清醒过来,此时冲上去也只是打草惊蛇,等事情都结束了,再细细调查不迟!

想到这里,她逐渐平复了心中波澜,神色也恢复了一贯的冷清。

轩辕夜看着,微微蹙眉。

……

然而这小小插曲,却是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因为这两人,实在打的太过激烈!

那黑色锁链疯狂的吸收着周围的能量,就连天空之上,也隐约传来一阵波动!阴云密布,狂风大作!

分明是地阶武技!

然而这还不止!随着那锁链吸收的能量越来越多,地面上的碎石,竟然也忽然因为巨大的吸力而升空!被卷入了那能量漩涡之中!

周围的温度,迅速下降!便是连天空,都变得暗沉无比!模糊中似有阴风哭号!

众人惊骇的看着这一幕,都是难掩震惊的长大了嘴。虽然之前的比赛,不是没有人动用地阶武技,但是都没有这般惊天动地!

而且,竟是让人心中生寒!不自觉的心惊胆战!

而天空之上的秦菁,也终于握住锁链,而后迅速挥出!

那如同从天际挥洒而下的黑色锁链,携带无尽强大力量,带着巨大的威压,朝着羽千宴而来!

还未到身前,羽千宴身下的擂台,便已经尽数损毁!全部崩裂开来!无数的碎石乱尘被狂暴的能量席卷而去,朝着四周扩散而去!

几位强者见此,纷纷布下结界,挡住了那些狂暴的能量。

而坐在台上的观众,看着却还是心有余悸,望着半空之山,那飞速而下的锁链,纷纷露出惊慌之色。

羽千宴却忽然腾空而起!朝着那黑色锁链而去!

“啊!天啊!他竟然冲过去了!难道他不怕吗?“”那锁链太诡异了!他怎么正面就上了!?难道真是不怕死吗?“

“说什么呢?三殿下可不是一般人等,既然上去那就必定是有把握的!且看着吧!”

乱糟糟的喧闹声,此时都被场上二人摒除在外。他们的眼中,此时只有面前的敌人!

秦菁心中冷笑,找死!

那黑色锁链,越是靠近羽千宴,周身的温度便是越低,到最后,上面竟是结出了一层的薄霜!

然而那霜不是白色,反而是黑色!所以看起来并不明显,唯有离得最近的羽千宴,能够看清楚上面反射着阳光的黑色冰霜!

那寒气直逼入骨!几乎瞬间让他如处冰天雪地之中!

然而这还不是最要紧的,最要命的是,那寒冷的感觉,竟是顺着肌肤,渗入了身体之内!他几乎是瞬间,便感觉到经脉之中的灵力,像是冰冻了一般,猛的变慢!

他眼神骤变!

这便是,她的秘密!

然而纵然如此,他却依然没有停下,召唤出灵力铠甲,手中银光一闪,竟是忽然加快了速度,朝着秦菁而去!

此时,众人才看到,不知什么时候,羽千宴的手上,竟然已经拿出了灵宝!

他的左手执一扇盾牌,右手则握长矛,朝着秦菁而去!

仔细看去,众人才注意到那盾牌之上,竟是隐约有冰蓝色的闪电一闪而过!而长矛之上,亦是如此!伴随着轻微的声响,让人心中发麻!

仅仅是这般遥遥看着,便已经能够感觉到那长矛之上的巨大力量!

看台之上,顿时陷入一片喧闹。

“那是……雷神之矛和雷神之盾!奥斯帝国的镇国至宝!竟然真的在他手上!“”百闻不如一见!这灵宝,果然不凡!便是离得这么远,已经感觉到了那犀利无比的气息!若是正面对上,不知要如何应对!“”这两人真是强强碰撞!此番战斗,怕会是异常惨烈啊!“

便是苍离等人,见此也是微惊。

苍离知道羽千宴手中是早就有着这东西的,但是却没有想到羽千宴竟然这般迅速的拿出来了,这意味着……秦菁的那锁链,果然有猫腻!

而其他几人,看着则是连连赞叹,纷纷感慨二人层出不穷的手段和底牌。

只是到了这一步,倒真是不知道谁会赢,谁会输了。

凤长悦微微蹙眉。

这雷神之盾和雷神之矛,她之前是见过的,在金环蛇王的洞穴之中,羽千宴曾经用过一次,她知道这东西的威力究竟有多大。但是……不知为何,此时看着,她总是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对劲一般,却又不知道是哪里。

然而此时,羽千宴和秦菁,已经正面相抗!

他手中的雷神之矛,越发的锋锐,上面闪烁的冰蓝色闪电,也越发的频繁,甚至隐约会划破空间,留下黑色的缝隙,尤其是能量集中的顶端,强大的能量漩涡疯狂旋转,已经形成了一小片完全黑色的区域,看起来尤其让人心惊。

他身影不停,雷神之矛挥出!和秦菁的锁链顿时狠狠撞击!

铿!

伴随着巨大的声响,一道道的狂乱的能量,也以二人为中心,朝着四周扩散而去!

轰轰轰!

下面的擂台顿时化为尽数灰尘!

众人惊呆!

然而半空之上,二人却还在僵持!

雷神之矛上面,冰蓝色的闪电迅速汇聚,而后全部凝集在顶端,看起来异常耀眼!而在那上面,却是寂静无声,无数能量无声消弭!

锁链之上,黑色的冰霜被敲落一层,而后又迅速凝结!

羽千宴感觉身体里的灵力越发的迟缓,连身上的力量也在流逝,然而面上却不显分毫,携带雷霆之势猛然刺向秦菁!

秦菁心中不是不惊讶的,她之前对付那些人,都只是一点点就能够让他们尽数服帖落败,而羽千宴纵然实力强悍,也不应该在她拿出锁链之后,还这般自如!

他难道不受这东西的影响吗?

不、不可能!

秦菁惊险避开,而后身体翻转,握住锁链,感受到其中汹涌的力量心中稍微有了一些底气,眼底的怀疑之色也消失不见。

任何人都不可能对于这锁链没有感觉,这羽千宴不过是装出来的罢了!

她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而后再次掷出!

这一次,锁链的速度更快,迅速的包围了羽千宴的周身!

而后,猛的朝着中间挤压!

羽千宴祭出雷神之矛!

带着闪电之力的能量从雷神之盾上面猛的散发出去,震荡在锁链之上,发出巨大的撞击声!

这一次,那上面的黑色冰霜,几乎完全消弭!

而秦菁也忽然如同被重击一般,身体猛的一颤,吐出一口血来!

那血液全部喷到了锁链之上!

顿时,那黑色的锁链,逐渐彰显出诡异的暗红色!遥遥看去,竟像是有血液从锁链之中缓缓渗出一般!

秦菁容色阴狠,舔了舔唇角的血液,似乎很是享受,看向羽千宴的眼神,也忽然变得越发诡谲莫测,阴狠无比。

“这味道,可是好得很呢……你要不要,也来试试?“

华英刚落,她便猛地朝着羽千宴而去!

“千魂锁!“

一声厉喝,众人便震惊的看到,那锁链从她的手中,剧烈一震!竟是瞬间分化成数道,从四面八方朝着羽千宴而去!

黑红交加的锁链,顿时将羽千宴锁在其中!

羽千宴周身,冰蓝色光芒顿现!

一瞬间光芒耀眼,几乎看不清里面情形!

众人紧张的看着,生怕错过了精彩的场面。

然而秦菁不知是用了什么办法,竟是再度施力!人们便隐约看到,那些分散成数道的黑色锁链,竟然像是有了自己的灵性一般,猛的将羽千宴锁在其中!狠狠的勒住他的身体!

纵然他身上有着冰蓝色的铠甲,然而那黑红色的锁链,却是无比结实而且灵活,竟是让他完全挣脱不得!

羽千宴狭长的眸子里,一瞬间闪过暗光!

他猛然低头,看了那锁链一眼!

秦菁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然而看到羽千宴被困,她却没有时间去细想,只是抬起了下巴,露出一丝不屑。

“原来所谓的三殿下,也不过如此啊……怎么?你不是很强吗?你不是对那个贱人很是关心吗?现在这样,是不是很难堪?“

二人浮在半空,羽千宴被困,秦菁则是显得尤为自在,正在众人猜测羽千宴会不会反抗的时候,却见秦菁忽然拿出了一柄匕首!猛的朝着羽千宴刺去!

“三殿下!“”千宴!“

看台之上,苍离等人和奥斯国王,都是瞬间站起了身子,满脸紧张的看着!唯恐那一刀,刺进羽千宴的心脏!

虽然他身上有灵力铠甲,但是是个人都看处理啊此时羽千宴处于被动,秦菁又手段多段,指不定又什么下三滥的办法!

然而就在那匕首即将刺到他的胸膛的时候,秦菁忽然停止!

现场一瞬间变得死寂。

所有人都死死的盯着秦菁的手,生怕不知道什么时候,便一下子伤了羽千宴。

然而羽千宴的脸上,却没有丝毫惧怕,甚至连惊讶都没有,仍然是往常的淡定冷清的模样。

秦菁心中忽然恼怒,眼珠子一转,又笑了。

“不害怕?也是,按着你的水平,自然看出来我不是要刺穿你的心脏……“秦菁手执匕首,缓缓的划着,似乎在羽千宴身上划动,”我只是,想要看看,若是你这张脸,毁容了,不知道是什么样子呢……“

羽千宴抬眸,冷冷的看着她,没有说话。

那眼神让秦菁心中莫名一寒,转而就自嘲的笑了笑。

“只是你这张脸,虽然好看,却也不是我最想划的呢……我想划花谁的脸,想必,你也是知道的吧?“

羽千宴盯着她,冷冷吐出几个字。

“你被她毁过容?“

这句话顿时像是利刃,狠狠的刺进秦菁的心中,让她整个人都变得疯狂起来,忽然有些情绪失控的尖叫道:”你胡说什么?!她才没有!我这张脸完好无损,你凭什么这么说!你不要自以为是了!有这个功夫,你还是关心一下你自己的生死吧!“

说完,秦菁便加大了束缚,那数道捆绑着羽千宴的锁链,便再度收缩!

咔嚓!

羽千宴周身的灵力铠甲,竟是瞬间崩碎!几块冰蓝色的铠甲,顿时剥落!

一片哗然!

灵力铠甲竟然碎裂了?

这对于修行者来说是极大的损伤,就算不致残,身体也会遭受很重的损伤,而现在,羽千宴竟然……

那黑色锁链,竟然真的这般厉害吗?

几位强者的脸色,都不是很好看了。而奥斯国王,更是急出了满头大汗。

然而此时,却没有人能够叫停比赛!

半空之上,收缩的锁链深深的锁住羽千宴,他的脸色迅速沾染了一分不正常的红色,那是浑身血液被锁住的迹象。

若是时间长了,只怕他的身体更加承受不住!

然而纵然承受着这般痛苦,羽千宴的脸上,依旧没有什么变化,唯有微微蹙起的眉头,可以看出他也是在强行忍耐!

却听他忽然看着秦菁一字一句道:“看来你的确被她毁过容。”

这一次,是简单的陈述,显然是已经确认无疑。

秦菁脸容扭曲,似乎陷入了什么可怕的回忆之中,顿时一声尖叫:“啊!”

所有人都是心中一寒,猛的抬头看向秦菁!她这是怎么了?

然而这一声尖叫之后,秦菁却好像想到了什么似得,脸上露出一丝阴狠的笑意:“那又怎么样?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了……你去死吧!“

最后一句她含着巨大的怨念,厉吼出声!

看着的众人顿时惊骇!

而就在此刻,那黑红的锁链再次紧缩!深深的嵌入了羽千宴的身体之中!他周身迅速渗出血来!和那黑色锁链上的暗红痕迹混合在一起,显得触目惊心!

咔!

伴随一声轻响,他身上的铠甲顿时尽碎!那锁链几乎绞进他的肉里!

顿时血肉翻卷!青衫尽染血!

不少人顿时变色,觉得这一幕实在是太过血腥!

同一时刻,任何人都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的时候,秦菁的匕首,再度朝着羽千宴的脸上划去!

“她做了什么,我必当要她百倍偿还!既然你维护她,那就从你开始吧!“

匕首之上,光芒幽幽!显然是淬了毒!

此时的羽千宴,浑身被缚,几乎毫无反手之力!

那匕首眼见就要刺破他的脸容!

所有人都震惊的睁大了眼睛!

苍离猛的怒吼出声:“住手!“随即便要冲出去。

凤长悦也猛的站起身来!

奥斯国王呼吸急促,几乎昏厥。

场面无比混乱!

然而就在这一刻,原本被绑住不能动弹的羽千宴,忽然动了!

在匕首即将靠近的时候,他身体猛然一转!抬脚踢中秦菁手腕!秦菁吃痛顿时撒手!

那匕首便顿时脱离!

而同一时刻,羽千宴身体猛然一挣!

雷神之矛竟是瞬间脱手,而后朝着他身体刺来!

铿!

雷神之矛顿时刺到了锁链之上!

他的身体自然也受到冲击,然而这却是唯一的办法!

被撞击的部分,顿时出现一个血洞!不断淌出血来!

然而羽千宴神色不变,似乎根本不觉得痛,继续刺来!

铿!

光芒四溅,能量狂暴,而他的身上,自然也添了不少新伤!

而秦菁,也是被这一幕惊呆了!

然而当她想要扑上来的时候,羽千宴手中的雷神之盾,忽然浮在了她的面前,而后狠狠压去!

一时间光芒大盛!

数道闪电,忽然从雷神之盾上激射而出!

而她头顶的天空之上,也忽然出现了数道闪电,直劈而下!

秦菁顿时陷入一片闪电的海洋!不少都是威力极大,不出片刻时间便已经将她弄得灰头土脸,身上也有了好几处伤痕,有的地方还被烧焦了,流着血,看着好不凄惨。

咔!

羽千宴这边,也终于完全挣脱!

那锁链竟是被他强行斩断!

在锁链碎裂开的一瞬间,秦菁的脸色,顿时变得苍白!

随即她猛地抬头,便看到羽千宴伸手抓向锁链!

秦菁一惊,顾不得自己身上的伤势,立刻飞奔而去就要抢!

然而羽千宴怎么会让她得逞?

他做了这么多,就是为了这一刻!

此时他浑身浴血,一身青衫一惊尽染,几乎成了血衣,身上还有着锁链勒出的血痕以及爆出的血肉,那些血洞还在不断的流血,然而他精致的容颜上,却是没有露出一分痛苦,在将锁链拿到手中以后,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

秦菁大惊,随即便猛地追击!

二人的身影,竟是瞬间从天空落下!

然而擂台已经被损毁的无法站立,羽千宴眸色一厉,当即飞向一旁!

此时他体内灵力损耗极重,身体十分虚弱,剧烈的疼痛几乎让他站不住,但是他的动作依然敏捷,清淡如雪的容颜上,带着几分血迹,让他看起来多了几分凄厉。

身后秦菁已经疯狂,那锁链若是被抢走,那么一切都完了!

她狠狠的咬了一下舌尖,而后竟是忽然停住,浑身灵力逆转!而周围的能量,也忽然开始疯狂的涌进她的身体!

不过片刻功夫,实力竟然瞬间突破了二星灵皇!

短短时间,就再度暴涨!可是她还是在继续!周围的能量,几乎都要被她全部卷走!

二星灵皇初期二星灵皇中期,二星灵皇末期……三星灵皇!

众人惊愕!看着秦菁的脸上似乎有黑色蔓延,看起来极为诡异,却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只是莫名的觉得不安起来。

而半空之上的秦菁,却没有停止,直到脸颊上都覆盖了一层暗灰色,看起来像是死气一般,让人震惊无比。

可是她却没有丝毫顾忌!

三星灵皇初期!三星灵皇中期,三星灵皇末期!

整个现场都变得一片死寂。人们震惊的看着这一幕,只觉得已经超出了现象。

然而最终,秦菁的实力,竟然停在了五星灵皇初期!

凤长悦眉头紧蹙,双手紧握。

苍离紧紧盯着,若有不测,立刻出手!

就连轩辕夜,也忽然眸色微变。

秦菁的额头上,似乎有一抹黑色一闪而过!

然而实在是太快,人们大多都没有看到,而只看到了秦菁猛的朝着羽千宴挥出一道灵力!

若是仔细看去,还能看到那灵力上面,似乎沾染了一丝黑色!

羽千宴豁然回首!眸中厉色微闪!

而后,在众人以为他会全力相抗的时候,他却毫不犹豫的——朝着旁边就地一滚!

躲了过去!

然而!却也出了擂台!

整个会场气氛如同冻结……

人们看着那个狼狈的身影,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做,虽然他身体已经受了极重的伤,可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是故意放弃!

为什么?

然而无论怎样,这场比赛,到此为止!

秦菁恼怒不已,那灵力瞬息而至!

然而却被瞬间打散!

秦菁猛的抬头看去,却看到苍离一霎而过,迅速跑到了羽千宴身边。

秦菁面容扭曲:“你做什么?我们还在打!比赛还没有分出输赢!“

苍离小心的扶起羽千宴,转头极冷的看了秦菁一眼,声音如同碎冰。

“他已经出了擂台。比赛,方才便已经结束!“

秦菁猛的愣住。

然而苍离却已经将羽千宴搀扶着往回走。

她愣了一瞬,随即想到自己的锁链还在羽千宴手中!立刻便抬脚去追!却被苍离一道雄浑的的灵力困在当场!

那灵力打在她的身前的地上,顿时塌陷一块!形成一道沟壑!

苍离的声音像是惊雷落下,带着绝对强者的威严,不可抵抗!

“若是胆敢逾越鸿沟一步,我必定不会手下留情!“

秦菁浑身一颤,怔怔的看着羽千宴和苍离远走,只觉得天旋地转。

那东西……那东西……

而这个时候,裁判的声音,也终于响起,传遍了整个会场——

“秦菁胜!“

会场之中,第一次没有在宣布胜利之后,发出热烈的欢呼声。

这一场打斗实在是太过惨厉,让人即使是看着也已经觉得心神俱颤,看到羽千宴最后的行为,更是没有丝毫庆祝的气氛。

秦菁本来就不得人心,此时赢了,却比输了还让人厌恶。

她所施展的那些手段,残忍无比,而到了最后,对方认输了,竟然还追着不放,实在是太过分了!

于是,所有人都安静的看着场上的秦菁,脸上都是嫌恶之色。

紧接着,铺天盖地的指责,纷纷而来。

秦菁心神俱惊,顿时两眼一翻,昏了过去。

……

奥斯帝国的行宫。

偌大的房间内,羽千宴闭着眼睛躺在床上,苍离站在他的身边,皱着眉头,查看他的伤势。

不知过了多久,苍离才放下手,叹了一口气。

站在一旁的凤长悦见此,微微蹙眉。

而一直牢牢盯着羽千宴的奥斯国王,也终于按捺不住问道:“苍离院长,千宴他……怎么样?”

一旁的连城等人,也都是一脸紧张。

苍离顿了顿,才道:“灵力耗尽,内脏受损。只怕要好一段时间的休养了。“

房间陷入安静之中。

苍离抬头:“你们都先下去吧,都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他的身体,自然由我来照看。”

奥斯国王脸上愁容未减:“苍离院长,千宴这个样子……可是会对以后……”

苍离轻轻摇了摇头:“您放心,我会尽我所能。毕竟千宴也是我的学生。”

听到苍离此话,他才终于稍微放心了一些。

“既然这样,那就拜托您了。”

苍离点点头。

一行人这才退了出去。

在凤长悦即将离开的时候,苍离忽然开口叫住了她。

“长悦,你过来帮我护法。”

凤长悦回头,和苍离对视一秒,点点头:“好。”

其他人纵然心中担忧,却也不敢擅自留下,只盼着苍离和凤长悦能够早点治好羽千宴的伤。

等所有人都离开了,苍离才向凤长悦招了招手。

“丫头,你过来。”

凤长悦闻言走上前去。

苍离却忽然取出了一段碎裂的锁链。

凤长悦凝目看去,正是秦菁之前所用的那个。

只是此时,它已经被羽千宴损毁,看起来暗淡无光,上面沾染了一些血迹,此时风干成了暗红色,看起来有些森凉。

“这是千宴在昏迷之前交给我的,说让我给你看看,是否能够找出秦菁的问题所在。”

凤长悦一愣。

苍离叹了一口气。

“这小子觉得自己可能要昏迷很久,就提前将这个东西给我了,应该也是想要帮你一把。毕竟秦菁身上,确实有古怪。”

凤长悦静默不语,接过了那锁链。

“我已经暂时用灵力压制了他体内狂暴的能量,等稍后便帮他炼制丹药,你回去之后,先好好看看这东西,看看能不能看出什么。毕竟你和秦菁,还有最后一场硬仗要打。”

凤长悦点头,将东西收起:“好。”

她转头看了一眼昏迷的羽千宴,道:“师父,他身上的伤势,我倒是也可以看看。”

苍离一愣,随即蹙眉:“你是说?”

凤长悦无声点头。苍离顿时明白。

她身上的赤心之炎对于伤势的治疗是很有用处的,若是她出力,自然能够帮他很多。

“可是,你明天……”

秦菁虽然也受了伤,但是就怕明天依旧有什么底牌,若是此时她帮羽千宴,那明天……

凤长悦却已经走向了床边:“无碍。”

见此,苍离只好同意。

“那我先出去帮你看着。”说完,便走了出去。

整个房间,顿时只剩下两人。

凤长悦伸出右手,一簇玫瑰金色的火焰顿时出现。

整个房间的温度,都瞬间提升了不少,但是好在苍离已经布下结界,外面的人倒是感觉不到。

她手指一错,玫瑰金色的火焰,顿时分成了两簇。

一簇是金色,一簇是赤红色。

她手指一动,那赤红色的火焰,顿时朝着羽千宴身上飞扑过去。

他的身上,一瞬间燃起了火焰!

不过因为有凤长悦的灵力包裹,所以这火焰并不会伤害到他,反而效果更好。

而另一簇金色的火焰,也顿时进入他的经脉,查探着他体内的情况。

随着赤心之炎蔓延过他的身体,那些皮肉伤很快便止住了血,而且损伤严重的地方,也开始重新愈合。

虽然这过程需要极致的耐心和充沛的灵力,但是能迅速帮他恢复,倒也值得。

因为回来的急,他身上甚至还是那一身带血的青衫,此时已经看不出本来的颜色,血也全部凝结在了上面,有些干硬。

而他的脸色,也是异常苍白。似乎已经昏迷了很久,没有醒来的迹象。

不过好在赤心之炎确实有作用,那些伤口都开始恢复,用不了多久便可以结痂了,而他身体内脏的损害,也得到了一些改善。只要好好将养,可以很快恢复。

而另一方面,天堂火进入他体内,简单探查了一番,却让凤长悦皱起了眉头。

他身体里面……竟然已经有了这么多的黑色雾气!

不、不应当算是雾气,因为实在是太过浓郁,所以甚至有的都开始凝结!

在靠近丹田的地方,甚至有了一些黑色的液体!须知她之前帮助宗云之的时候,用尽全力把他体内所有的黑色雾气都聚集到一起,也才不过那么多!而现在,羽千宴的身体之内,竟然随随便便就这么浓郁!可见他身体之内,究竟有多少!

凤长悦看了一眼灵皇之晶,甚至那周围,也都充斥着不少。

这种东西,能够限制人体内灵力的运转,让动作变得迟缓,反应变得迟钝,甚至在对方攻击的时候,连躲闪的能力都没有,还能吞噬人体内的能量,让人迅速变得虚弱。

可是,羽千宴在擂台之上的那么久时间,却分毫没有显露出来。

他的动作一如既往的灵敏,不仅抵抗了秦菁的攻击,还伺机而动找准时机给了她致命一击。

虽然最后他输了,但是毫无疑问,若是继续下去,他未必不能赢。

现在虽然是他主动退出,可是秦菁那方面,绝对也不好过。她甚至可以肯定,秦菁和她一战,必定带伤。

而整个过程,他竟是没有展露一分一毫的不适,甚至在最后,为了那翻身的一击,任凭自己被束缚,任凭秦菁言语践踏行为作践他。

只是为了最后一击,将那锁链抢回来。

凤长悦忽然狠狠的皱起了眉头,而后将天堂火撤出,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而后,她睁开眼睛,一瞬间飞雪流光,像是被水流浸过的黑色玉石,带着让人迷醉的冷清光泽。

她的容颜上如同覆了冰雪,带着几分寒意,不可亲近。

她清朗的声音,如同玉石相击,一字字敲落在寂静的房间内。

“我不需要你这么做。我的心中,自始至终,只有一个人,也只会有一个人。你的恩情,我虽然感激,却永远不会等同于对他的感情。我这个人,不喜欢欠人东西,你的恩情,我会尽数奉还。“

月光映进,照亮她的眼眸,一瞬间泓亮如秋水,却带着初冬的凛冽寒意。

“我和你,两不相欠。“

房间之内,光影交错,她的面容隐藏在其中,半明半暗。

可是她的声音,如此坚定,如此确信。

如此,不可反驳。

时间缓缓的流淌。

她终于收回手,擦去额头的汗,看了看羽千宴已经好了很多的身体,眉目冷清。

“你体内的伤,暂时还不能动。等身体的伤好一些,再全部驱除会比较好。你暂且安心养着吧。“

说完,她便收回赤心之炎,转身离开。

门被打开,又被关上。

隐约传来她和苍离说话的声音,而后一切便归于平静。

一切安静的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他缓缓睁开眼睛。

琥珀色的眼眸,此刻在月光的映照下,竟似乎有微光闪烁,看着分外透亮。

她走路的声音很轻,却步步落在他的心上,无法入眠。

他向来性子冷清淡漠,对什么事情什么人,都并不在意,而那双眼睛,也向来像是蒙了一层雾一般,让人有些看不清。

唯有此刻,他的眼神,如此清澈,干净,纯粹。

唯有此时,没有任何人在这里,所有人都以为他昏迷着,听不见,看不见,才敢将所有的情绪展露出来。

他甚至连回头看一眼,都不想。

虽然她不在,可是依旧让他觉得,不能回头,不能展露。

虽然她,什么都知道。

身上的伤,似乎好了一些,但是疼不疼,他却并没有什么感觉。

因为此刻最疼,不是身体。

左胸好像被压了一块巨石,让他喘不过气来。他苍白的唇动了动,似乎想要开口说话,可是最终还是无声。

他不知道说什么,也不知道如何说。

他忽然自嘲一笑,其实,这些辗转反侧,她又如何知晓?

她心思玲珑,什么都看在眼里,甚至连他清醒着都看的出来,也知道这一切,都是为了她。

可是那又怎样?

她终究,爱着别的人。

连一点点的余地,都没有。

他自欺欺人,他甘愿如此,一切都是不过是因为他愿意。

他有什么办法?

若是可以,他宁愿从来没有见过她,从来不曾在意过这样一个女子。

如此,便不会如同现在这般,狼狈不堪。

她说的那些话,他听得清清楚楚,却仍然像是在梦里一般虚幻,觉得似乎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他闭上眼,呼吸可闻的房间里,只有他一人纠结不堪,辗转反侧。

她说的那些,左不过一句“我和你,两不相欠“罢了。

他不知道这样的情绪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更不知道会持续到什么时候,其实他很想开口,说他不是为了求得她的喜欢,只是因为他想要这样做而已。

可是,他仍然什么都没有说。

因为说了,便连这难得的相处时光,也没有了。

他微微苦笑,带着几分涩意。

谁说他无欲无求?谁说他什么都不求?

他心中,到底还是有着渴望的,不是吗?

但感情若是说停止就可以停止,世上哪里这么多烦忧?

她不愿相欠,不过是因为,不爱。

若他有办法,他当然想忘记这个人,可是他做不到,便只能这般受着。

任由这份贪恋,让他满心无奈,一声风霜。

……

凤长悦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自然是很晚了。

她抬眼看了一眼,发现轩辕夜已经合了眼,呼吸平稳绵长,似乎已经睡了。

她轻手轻脚的走过去,怕吵醒了他。

一路走来,她的手脚都是冰的,自然不想惊醒他,便轻轻的坐下,用被子的一角盖住自己的腿,想要等暖和一些了再躺进去。

然而她刚刚坐下,便被搂紧一个温热的怀抱。

“回来了?“

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耳边,让她的耳尖微红。

她点头:“嗯。你怎么还没睡?“

轩辕夜将她扳过来,把她小小的身体安心的放在自己怀里,感受着她身上微凉的触感,眉目之间有些心疼。

“你不回来,自然睡不着。”

一边说着,一边用自己的身体温暖她,似乎并不觉得凉。

凤长悦本不想凉着他,最后挣了一下没有挣开,便就随他去了。

她从戒指中取出那黑色锁链,仔细看着。

这锁链通体有小孩儿手臂粗细,环环相扣质地坚硬,而且光泽暗沉,看久了就会让人觉得不舒服,似乎很是阴森。

而上面隐约的暗红色血痕,看着更是增添一股寒气,让人不寒而栗。

凤长悦皱眉,只是这般看着,便已经觉得不舒服了,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轩辕夜看他拿出这东西,也是眉心微动:“秦菁的锁链?“

凤长悦点点头:”羽千宴拿回来的。师父给了我,让我好好看看,一方万一。说不定看出什么,明天也好做准备。“

她拿起锁链,皱眉道:“这东西,似乎确实古怪。我只是多看了一会儿,便觉得不是很舒服了。“

轩辕夜拿起看了眼,眉色微敛。

“这东西损坏了,所以才会只是让你不舒服。若是完好,只要靠近,便能抑制灵力的流动,顺便削弱能量,让人迟缓,也不能发挥出全部的实力。”

果然如此。

她身上有这样的东西,怪不得之前交手的人,都会莫名其妙变弱,想必那黑色雾气,也是从这里面来的。但凡秦菁神不知鬼不觉的弄一些,那东西便顺着灵力攻击,渗入了敌人的体内,自然也就无迹可寻。

凤长悦脑海中给闪过白天看到的那个图案,便有意寻找那个图案,只是翻看了一会儿,却依然什么都没有找到。

“你在找什么?“轩辕夜问道。

凤长悦看向他,顿了顿,道:“我白天曾经在这上面,看到一个特殊的图案,你见过吗?”

轩辕夜眉尖微蹙:“图案?什么图案?”

凤长悦在手上大致划了一下:“就是这样的。”

轩辕夜摇头:“这就是你今天失态的原因?你要找这个做什么?”

凤长悦声音微沉:“这个图案……可能和我娘亲有关。”

轩辕夜气息微顿。难怪。

“白天我确实看到了,只是现在,却没有了。”

见此,轩辕夜揉揉她的头发。

“放心,这东西既然在你这里,若真是有什么问题,自然早晚可以查出来。而且明天还有和秦菁的比赛。等一切结束之后,再问不迟。”

也只好如此了。

秦菁手中,只怕还不止一件这样的东西。

凤长悦觉得,秦菁这个人,很是诡异,好像一直针对她,似乎有什么怨仇一般。

手中的东西,的确是一个重要线索。

她静默了一瞬,忽然抬头看着他。

“你……没有什么要说的?“

她回来的这么晚,他自然知道她是去帮羽千宴了,而且今天,他必定也看出来了端倪,怎么一句话也没有?

按着以往,他怎么也得稍微吃醋一下啊……虽然她并不是想求证这一点,但是这样的阿夜,好像还是有点奇怪。

对上凤长悦明亮的眸光,轩辕夜一瞬间便明白她在想什么,顿时剑眉一扬。

“怎么?想我吃醋?”

看着他眼中笑意,凤长悦竟是没有像以往一样,反而是直直的看着他,一字一句道:“是,也不是。“

她知道阿夜的感情,也肯定自己的感情。可是若是两个人相处久了,她忽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做的不够?

她和他相隔万里,是他一直在努力的来到她身边,遇到任何事情,也都是他最赤诚相对。

她心中唯有他,可是她,似乎从未说过。

今天,羽千宴的行为,他自然是看在眼中的,而且她回来这么晚,他竟然没有一丝丝的动摇吗?

听了她的话,轩辕夜眸中戏谑的笑意逐渐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深不见底的眷念。

“悦儿,“他声调低缓,带着特有的优雅,还有唯独对她的温柔,“其实看到他为你做这些,我今天真的很生气。我生气为什么那个为你付出的不是我,而是别的男人,我生气为什么我给了别的男人这样的机会,让你看见他们,我生气我明明在这里,却还是要看着其他的人对你好。”

“可是,我回来想了很久。你是我的明珠,现在的你不过蒙尘,等将来有一天,你终究会站在这个大陆最顶端的位置,有人倾慕你再正常不过。我要做的,其实只是对你更好。你的心在这里,那么自然永远都在这里。”

他将她搂得更紧。

“我知道你去帮他,是因为不愿欠他的。而这,恰恰证明,在你心里只有我不是吗?”

“我虽然不能阻挡他们,却相信你。”

他闭上眼睛,气息沉静。

“我信你。”

我信你,终此一生,和我一般,唯有彼此。

凤长悦愣住,而后回抱着他,蹭了蹭他的肩窝,低声道。

“我也是。”

无论前途艰险,万般风景,唯有你,此生无憾。

……

最后一天的比赛,吸引了最多的人来。场上甚至过道中,都挤满了人。人们热烈的高声呼喊着,只盼望迎来一场精彩之极的争斗。

这一场,便是决出冠军的一局!三国交流大会的最后一场,自然是无比热闹!

场地之上,被损毁的擂台已经被修复完毕,不得不说他们的速率还是很快的。

中间新的擂台比之前的都要大,而且通体黑色,看着倒像是用特殊材料制成,坚固的很。

裁判的脸上,也带着几分难以掩饰的兴奋。

随着众人的欢呼声,裁判嘹亮的声音,传遍全场!

“三国交流大会,总决赛——奥斯帝国凤长悦,对阵罗亚帝国,秦菁!”

秦菁的身上,还带着伤,但是却比凤长悦想象的要好一些。

看着对面的秦菁,凤长悦黛眉微扬,伤好了一些自然没什么奇怪的,可是这般的恢复速度,未免太诡异了。

想起上场前,苍离带给她的一句话,她忽然微微一笑。

“秦菁?”

秦菁警惕的看着她。

“听说,我毁过你的容啊?”

凤长悦声调缓缓,带着几分笑容,似乎是见到了很久不见的熟人。

“这么久不见,别来无恙?”

秦菁的脸色顿时苍白如雪!

------题外话------

新年快乐!此时外面都是鞭炮和烟花的声音,忽然觉得一年匆匆。想不到有一天,会有这么多人陪伴我,和我一同成长。这一年的最大幸福,就是有了你们,才会觉得年华未曾虚度。新的一年,还是要恭喜大家天天开心,羊羊得意!生活幸福健康长乐!群么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