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63 她没有资格(拜年啦!)

凤长悦神色微微惊讶,在别人看来,自然是为自己的失误抱歉,可是唯有桑煦凝可以看到,凤长悦眼底的冰霜。

桑煦凝神识已经有些模糊,然而看到这如同冰雪的一眼,还是瞬间清醒,浑身一个激灵,立刻惊醒。

但是虽然精神出于高度紧张,但是她的身体,却是一动也动不了,任何动作对于此时的她来讲,都是无比困难。

其实她灵力损耗并不多,身体里面也并未受到严重的损伤,但是此时,她的双手,哦不,四肢,都已经接近残废,如何让她还有心思?

她心中只恨不得立刻见凤长悦千刀万剐,然而身体被牢牢的束缚住,让她无比羞耻而嫉恨!

听了凤长悦轻描淡写的话,她心中积攒的恨,像是火山一般即将喷发!

她用尽身上的最后一点力气,努力的挣脱身上的束缚!

然而就在她用力的时候,身上的束缚,忽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她积蓄好的力量,顿时没了发泄的地方,在她的体内乱窜!而她的身体,也因为体内灵力冲撞和她之前做好的奋起的动作而腾起!

顿时,她像是猛然从地上弹起一般,重重的飞向后面,身子还踉踉跄跄,好不容易才站住。

她心中一惊。来不及惊喜自己身上的束缚是什么时候没有的,就猛然抬头看向凤长悦!

“凤长悦!你找死!”被狠狠虐打的她此时已经被疼痛折腾的没了理智,更加忘记了此时自己的模样,便歇斯底里的尖叫一声,含着深深的怨愤,朝着凤长悦大吼出声。

这一声嘶吼,顿时让整个会场,都陷入了一片死寂。

对面的凤长悦,神色淡淡,眼角似乎还带着几分戏谑,好像在嘲笑她做了什么可笑的事情。

这神情让出于崩溃边缘的桑煦凝顿时心中一凉,随即她便意识到,周围不正常的气氛。

这死一般的安静,着实让人心中发寒……

她从心底忽然涌出无尽的慌乱,然而面上却还是在努力镇定,强忍着身上传来的剧痛,若非此时她因为极度的愤恨而努力撑着,只怕此时的她已经连站都站不住了。

她甚至顿时清醒了一些,随即便意识到了什么似的,猛然低头看向自己的身上!

她的身体忽然僵住。

只见她原本整洁飘逸的白衣之上,此时已经沾满了凌乱的血迹和灰尘,而且因为摩擦而撕裂了一些,看起来分外的狼狈。

不用想,也知道此时的她,究竟是怎样一番模样!

她身体僵硬,缓缓抬起头,死死的看向凤长悦。

她脸上脏兮兮的,眼泪鼻涕灰尘血迹全部沾染混在一起,已经分辨不出容貌。然而那双眼睛,却闪烁着无比诡异而怨毒的光,让人心中极为不舒服。

但凡是看到这眼神的人,都下意识的避开,只觉得一股寒意窜上脊梁。

但是这丝毫不影响众人看向她的目光。

只因此时的桑煦凝,实在是太过……

人们目光各异,怜悯,同情,好笑,好奇,嫌弃……

这些目光,顿时让桑煦凝陷入了疯狂之中。

她就是不照镜子,从那些人的眼神之中,也知道现在的自己究竟是什么鬼样子!

而这一切,都是面前的这个女人——凤长悦造成的!

身上的剧痛无时不刻不在提醒她,她今日究竟吃了她多大的亏!

凤长悦神色似乎带着几分无辜:“就算我不小心,也只能怪你倒霉了。我虽然不小心伤了你,可是你也不用这么骂我吧。”她抬起脚,众人虽然看不清晰,但是都看到了眼光下一闪而过的亮光,显然是有着什么锋利的东西,大约就是她方才说的“钢针”了吧。

凤长悦看了自己脚下一眼,道:“这一路上,都有很多危险。为了安全起见,我鞋底一直都是这样的,只有出其不意,才能将敌人杀的片甲不留,不是吗?否则,若是别人一味的对付我,暗地里用手段对付我,而我却什么防备都没有,我岂不是太吃亏?”

她看着气的说不出话来浑身颤抖的桑煦凝,微微一笑,甚是真诚。

“只是没想到,竟然不小心上了你。刚才烟尘四起,火海遍布,我一着急,就什么都没有看到,一不小心踩到了你的手上。你应该……不会介意吧?”凤长悦声音淡淡,似乎在说着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然而正是这语气,却让桑煦凝心中的愤恨几乎涨满!

她怎么可以这般无耻?怎么能这般不择手段?!

她死死咬牙,声音像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若你真是不小心,那为什么,你踩了我足足数下有余!而且!而且……”

她话说了一半,便已经气的不行,凤长悦饶有兴致的问道:“而且什么?”桑煦凝一口气堵在胸口,差点没有背过气去。

她竟然还问而且什么?她不仅踩了她的手,还踩了她的脚!并且在上面狠狠碾压!

这事情,她分明是故意做的,此时竟然装作不知道!

然而这话,桑煦凝却是无法说出口的。

难道让她堂堂纳克兰大公主,就这样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当着三大帝国的强者,说自己被凤长悦狠狠的踩在脚下,而后还满是屈辱的碾压了吗?

她没有这个脸!

但是不说出来,她心中又是满是愤恨,无法发泄,只是怨毒无比的盯着凤长悦,若是眼神可以杀死人,那么此时的凤长悦,早已经被凌迟了。

可惜,这些对于凤长悦,一点用都没有。

桑煦凝的胸膛剧烈起伏,她的手此时疼的要死,而她若是亮出来,那么众人的注意力,立刻便会转移到她的身上,只会觉得她受了重伤,怀疑她的实力,质疑她的未来!而不会有人追究凤长悦究竟下了怎样的狠手!

这也是大会最为残忍的一点,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向来如此。

想到这里,桑煦凝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但是还是有一些人看向了她的双手,想要看看究竟被凤长悦弄成了什么样子,但是因为有着衣袖的遮掩,所以看的不是很清晰。

但是隐约可以看到有血在不断的滴下。

柳承修脸色难看之极。

感觉到他身上的冷气,周围几人都是识趣的安静下来,生怕说了什么惹了他,招他的烦。但是这些人也都不是吃素的,眼睛都是尖的很,自然也是看出来桑煦凝双手的不自然。

她从站起身,到和凤长悦对立,都没有什么动作,看起来总是觉得有些怪怪的,等看到那些血,自然猜到了一些。

但是这也无可厚非。

比赛本来就是这样,其中不是没有更加残酷的手段,他们也早已经见怪不怪。

只能说,遇到这样的凤长悦,是桑煦凝的不幸。

况且,他们比较奇怪的一点是,方才被火焰包裹之前,凤长悦似乎还处于劣势,一直在躲闪,似乎不愿和桑煦凝正面对抗,然而这火焰包裹之后,却是境况突变,桑煦凝竟然短短时间内便落于下风,而且受了这样的伤,看起来似乎没有丝毫反击之力。而凤长悦,则很显然几乎没有受到那神火的影响,甚至可以说,更强悍了。

她在里面究竟做了什么?二人方才的短短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些,反而是他们比较好奇的。

其实,谁输谁赢,他们根本不在意。

若是说实话,苍离比柳承修名声更盛,他们其实更加希望凤长悦赢,这样,即使柳承修这边不爽,他们也还有苍离作为最后的选择。

所以此时,柳承修怒意凛然,却也没有人上前规劝。

柳承修却是已经顾不上这些了,他死死的盯着擂台之上的情形,心中恼恨。煦凝的实力如何,他是最清楚的,别说和她一个等级的天才,便是比她等级更高的四星灵皇,只怕她拼尽全力,也可一战!然而现在,不过是眨眼功夫,竟然就落于凤长悦之下!

而且身上还受了那么重的伤!

别人看不出来,他却是清清楚楚,煦凝身上的气息,明显萎靡了不少,而且她的手,看样子也不是简单的挫伤!她最擅长的招式之中,便有拳法,然而此时,她却迟迟不用!

甚至,她都没有怎么挪动自己的位置!

柳承修作为八级炼药师,精神力感知最为灵敏,自然感觉到她的不对劲!

此时他恨不得冲上去好好问问究竟是怎么回事,但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唯一的期盼就是等着看煦凝在后面能够翻盘!将凤长悦打败!

而苍离的脸上,依旧是惯常的神色,似乎并不觉得惊讶。

这样气定神闲的模样,倒是让其他人心中惊疑不定。

难道,这凤长悦真的可以完全打败桑煦凝?

而在擂台之上,桑煦凝语塞半晌,终于哽咽道。

“我知道,我之前打败了蒂亚,你很生气,也对我心有怨言,可是,你大可以说出来啊!我会赔礼道歉的,也会想办法救治她的伤势。但是你为什么要这样报复我!?”她的眼中含着泪水,似乎很是不解,也很是委屈。

凤长悦冷笑一声。

这大概是她惯用的伎俩了,连眼泪都瞬间可以出来,方才还是一副生死不共戴天的模样,转眼便换了神色,实在是灵活至极呢。

可惜,她此时还不知道自己的狼狈模样,若是她能看一眼自己现下的样子,肯定不会用这一招。

因为——丑人多作怪!

若是平时的她,仗着一张温婉容颜自然是可以赢得很多人的心,可是现在,她的样子和乞丐无异,甚至更为凄惨落魄,人多看一眼都会觉得脏了自己的眼睛,又怎么会在意她楚楚可怜的模样?不过看了碍眼罢了。

凤长悦忽然笑了,眼角带着几分讽刺和好奇:“桑煦凝,你是以为,这里的人都失忆了吗?方才冲着我声嘶力竭大吼的,是你,让我去死的,也是你,布下火焰想要逼死我的,也是你。怎么现在,哭喊着觉得自己可怜的,还是你?”桑煦凝脸色一僵,若是她脸上没有那么脏乱,还能看出脸色青红交加,然而此时,却是只能看到一双眼睛眼神躲闪莫测了。

凤长悦黛眉轻扬,淡声道:“没错,蒂亚是输给了你,而且十根手指,都被你尽数折断!几不成形!但是我们却都没有打算对你怎么样,因为我们知道,这里是交流大会,任何受伤,都是有可能的。虽然不知道,蒂亚的手指,究竟是怎么完全碎裂的,可是我们没有证据,便也并没有随便猜疑,一直忍耐。然而现在,你却说是我报复你?这报复…。你是说,蒂亚的手指,的确是你故意折损的吗?”

凤长悦的话,像是钉子一样一点点的扎进她的心中,直到将她弄得体无完肤。

周围的目光,瞬间变化。“什么?桑煦凝之前竟然故意折断了蒂亚的手指?这是真的吗?”“那一天的比赛我也在,却是没有瞧见。但是那一天,那个蒂亚的确受伤很严重,最后还是被自己的魔兽拖下去的呢!而且一下来便昏迷了,也不知是怎样了。难道……”“若这是真的,那这个桑煦凝,未免心思太过狠毒了些!”“亏得还是纳克兰的大公主,竟然这般狠毒心肠?真是瞎了我的眼!我呸!”桑煦凝几乎崩溃,身体一晃,差点倒下来。

她难以置信的看着凤长悦,不知事情怎么变成了这样子。凤长悦不过是说了几句话,怎么所有人都开始指责她?再说了,蒂亚的事情,他们根本没有证据!可是现在,这些人却全部都莫名其妙的信了?!

分明是凤长悦对她下了狠手,让她遭受了苦难和折磨,可是现在接受谴责的,却是她?!

她几乎昏过去。

但是最后一丝理智还在勉强支撑,提醒着她若是此时输了,那么便永远没有赢得机会了。

她咳嗽了几声,擦去唇边的血,轻声道:“若是你执意认为是这样,那我也无可奈何……我只说,我是问心无愧的……蒂亚的伤我也很抱歉,可是你也不能…。”

凤长悦笑意微微收敛,脸色显得有些严肃,微微抬起下巴,便显得尊贵无双,像是帝王般无可反驳,也不敢反驳。“今天是我们的比赛,本来便不搀和蒂亚的事情。那么…。我们还是继续吧!”

话音刚落,她的身影顿时朝着桑煦凝而去!

桑煦凝一惊,顿时召唤神火!

白色的火焰顿时在她身前形成了一道火线!将凤长悦阻拦在外!

然而就在众人以为凤长悦即将被这神火挡住的时候,却震惊的发现,凤长悦的身形,竟是没有一丝的停滞,径直穿过了那火焰!

“啊!她竟然、她竟然没有受到影响?难道她不怕吗?”就连站在苍离身边的几人,也终于忍不住扭头,难掩震惊的道:“苍离院长,这、这凤长悦竟然不害怕神火?”苍离脸颊微微抽搐,这让他怎么说?

她若是害怕神火,这世上便没有人不怕了!

但是这话自然不能说,感觉到几人炽热的眼神,甚至还有柳承修阴森的目光,苍离洒然一笑,很是随意道:“这个嘛,其实也没什么。她之前曾经吃过用火系魔兽的魔核炼制的丹药,所以对于火焰一直很有抵抗力。现在……自然也就不奇怪了!而且你们也能看出来,这神火虽然传言威力极大,可是似乎……桑煦凝并没有完全发挥出来啊……这样一来,长悦丫头能够闯过去,也就没什么震惊的啦!”苍离脸上带着笑容,语气诚挚,分毫看不出任何虚假,而且这话听起来似乎也有几分道理,其他几人都不是炼药师,对于这些懂得不多,对于身为八级炼药师的苍离的话,自然深信不疑,当下频频点头:“原来如此啊……”

柳承修将信将疑,看着苍离。他之前怎么没有听过这样的说法?

难道是那用的魔兽魔核太过厉害?还是他炼制的丹药有着特殊的功效,所以凤长悦才能这般轻松?

他心中自然是不太相信苍离的,但是若是不信,那么此时凤长悦怎么解释?她甚至视如无物的穿过了火焰,扑向了桑煦凝!他方才看的非常细致,那白色火焰才挨到她的身体,便瞬间退缩,似乎忌惮着什么。

他眉头紧锁,想要细想,却又没有任何头绪。

然而此时,场上的场景再次引发众人的惊呼!

所有人都看向擂台之上!

却见凤长悦已经穿过火焰,抵达了桑煦凝身前!

桑煦凝躲闪不及,被凤长悦抓住!

而那些白色的火焰,在她们周身燃烧,连擂台都快要融化,但是这两个人,却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一般对峙!

而在凤长悦一把抓住说那些的时候,桑煦凝终于眼神一厉!

她仰头看了天空一眼,看到锁魂已经破损,顿时明白已经不能将希望放在这上面。虽然不知道她视为珍宝的地阶锁魂是怎么被她一箭射穿,可是此时她已经没有时间考虑这件事情了。

看了一眼收回目光,若是不能依靠锁魂,那么必须依靠别的办法!

感受着身前凤长悦的呼吸,以及她狠厉的目光,桑煦凝心中一抖,面上却是不显惊慌,甚至还带着几分不屑。

“你只会用这一招。那一天,蒂亚蠢,而你——更蠢!”话音未落,她忽然脸色一变!一抹淡淡的幽蓝色,忽然飘向凤长悦!

凤长悦却忽然勾出一笑。

“你以为,我会上你的当?”桑煦凝脸色突变!猛的看向凤长悦!

然而凤长悦却已经一拳狠狠打在她的胸膛!而后借力后退!

身受重击,桑煦凝即刻狠狠咬唇!

“去!”

不过一刹那,那些白色的火焰,顿时形成了数道火星,朝着凤长悦而来!速度极快,瞬间像是星海将她淹没!

二人分别朝着相反方向倒飞而出,竟是都没有减缓速度!

凤长悦随手一挥,躲开身边的火星,神色淡淡,眼神睥睨,如同看着一个小丑。

那些火星,像是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般,迅速停住!而后猛的换了方向!朝着还没有飞出的桑煦凝而去!

桑煦凝胸膛剧痛无比,她甚至感觉自己内脏都快要被凤长悦打烂,然而此时却只能忍着!但是当她咬牙看向对面的时候,不断飞行而来的白色流行一般的火焰,顿时让她一惊!

来不及反应,那些火星便擦着她身体而过!

唰唰唰!

细微的破裂声,顿时响起!

虽然很轻,但是听在桑煦凝的耳中,却几如惊雷!

因为那声音,竟像是衣服撕裂的声音!

她顿时顾不得疼痛的强行停下,而后低头看去!

果然看到身上竟是已经划破了几十道划痕!

那飞速而过的火星,虽然只有小部分擦中,但是依旧留下了不少划痕,若非衣服繁复,此时只怕早已经裂开!衣不蔽体!

桑煦凝毕竟是妙龄少女,便是有几分不正的心思,会耍一些手段,却也是没有见过这般阵仗的。凤长悦,居然想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撕了她的衣服!

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桑煦凝纵然原本气息微弱,此时也别凤长悦气的活过来了。

她何等身份,何等尊贵,竟然要面临被一个卑贱女子撕烂衣服的窘迫境界!这让她如何能够咽得下这口气?

此时她已经不想去思考为什么神火是自己身上的,为什么会烧了自己的衣服,对自己造成伤害,也不知道那些火星,为什么在即将打中凤长悦的时候,那些火焰自己换了方向。

她此时,只看得到自己身上的划痕!

桑煦凝连忙将身上比较明显的地方遮住,愤恨怨毒的看着凤长悦。

“你、你!你好歹毒的心思!”凤长悦不甚在意的看了她一眼,嗯,差不多了,虽然有些地方的大小不太一致,但是好歹也算是均匀。

她没有理会桑煦凝,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

这一眼,让桑煦凝顿时心中发寒。

此时,整个会场都是一片安静,人人看着这一幕,都是震惊不已。他们想不通凤长悦究竟是怎么让那些火焰倒飞向桑煦凝的,更加不知道为什么凤长悦始终对待桑煦凝的神火都是游刃有余的模样。

天空之上,也逐渐清朗。凤长悦之前的那一箭,几乎射穿了整个云层,阳光也逐渐洒下,微风飞扬。

然而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令人众生难忘的场景,忽然发生了。

凤长悦和桑煦凝遥遥而立,而后脑袋微偏,眸光之中似有异彩。

她红唇微启,轻轻吐出一个字。

“爆。”短暂的沉寂之后——

轰!

一道闷声,忽然从桑煦凝的体内响起!

桑煦凝身上的白衣,忽然碎裂成数条,飞向四周!桑煦凝里面只穿了了一件中衣,而且因为那些划痕而若隐若现的身体,顿时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所有人都震惊当场!

有的人当即不敢置信的捂住了自己的嘴,还有的人拼命的揉着自己的眼睛,生怕是自己看错了,还有的人已经站起身来往前探着身子,想要看的更加仔细一些……

整个会场顿时陷入一片喧哗和混乱之中!

当然,这之中,不乏有尖叫声和口哨,显然这一幕,经过短暂的适应之后,便让众人陷入了绝对的热烈情绪之中!

桑煦凝终于傻了。然而只是片刻,她便忽然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立刻尖叫一声,蹲下了身子,同时立刻从自己的空间戒指之中取出了一件衣服,披在了自己的身上。

此时的她,已经失去了所有的斗志,整个人都彻底崩溃了!

没有一个女子,能在遭遇了这样的事情之后,还能淡然的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继续比赛!

虽然那碎裂的白衣杀光,已经沾染了不少凌乱的血迹和灰尘,看起来脏兮兮的,完全没有了一开始的飘逸出尘,但是她从来没有想过,这样一件衣服,会给她带来这样的麻烦!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衣不蔽体!

虽然只是短短一瞬,可是却已经足够了!

桑煦凝用衣服遮住自己的身体,也将自己整个人都埋在了里面,不愿再露面。

她不知道,此时的她,应当怎样站起身,抬起头面对这些人的目光!

甚至因为极度的恐惧,她的身体也开始颤抖起来。

凤长悦冷眼看着,没有一丝波动。

而同一时刻,高台之上,纳克兰国王看到这一幕,顿时惊呆了,猛的站起身来,神色惊怒交加。

“来人!来人!”

旁边两位也都是有了一丝尴尬,无论怎样,女儿在这样的场合被这样对待,发生了这样的情形,任谁都受不了。

何况这还是一国的公主。

整个纳克兰的脸,都被丢进了。而桑煦凝的名声,只怕也是毁了!

此番情景之下,两人便默默不语,不再开口。

谁都看得出来此时纳克兰国王已经处于盛怒边缘,他们怎么好上去劝?

很快便有人跪倒在前面,恭谨的等着。

纳克兰国王的嘴唇都在颤抖,伸出手指,微微晃动着指着擂台之上的凤长悦。脸色铁青。

“将她、将她给我抓起来!鞭刑!绞刑!所有刑罚通通用遍!快!”盛怒之下,他竟是完全忽略了其他,竭力嘶吼出声。

旁边两人则是顿时惊住,他、他难道忘了那凤长悦是谁的人了吗?果然,前面跪着的人听完,刚想要起身行动,便忽然被一股大力狠狠压制!重新跪倒在地上!

同时,一道低沉优雅的声音,缓缓道。

“怎么?纳克兰这是想要将我的人带走,好好惩戒吗?”。轩辕夜凤眸微凉,看向纳克兰国王的背影。

已经被怒气冲昏了头的纳克兰国王听到这个声音,顿时如同被一盆冷水浇了下来,浑身一个激灵,脑子里顿时清明了一些,而在咀嚼了这句话之后,瞬间冒出一身的冷汗。

只是这件事,实在是太过分,他心中的怒意竟是再度战胜了恐惧,深吸一口气之后,猛的回身跪倒在地——“还请越大人明鉴!还我女儿一个公道!”

轩辕夜神色微懒,脸上的黑玉面具遮挡了脸颊,看不出神情,而啡色的薄唇,却也看不出什么端倪。

看轩辕夜不说话,纳克兰国王心中忐忑,但是还是硬着头皮道:“大人!您也看到了!这、这凤长悦目无尊上,还侮辱小女,实在是嚣张至极!若是不惩戒一番,只怕难以服众啊!煦凝还是闺中少女,怎么能够被这样对待?大人虽然和凤长悦关系匪浅,但是您也不能过于偏袒吧!这样的行径,便是受一些刑罚,也是应当的啊!”

纳克兰国王言辞切切,满脸悲愤,字字句句都看似请求,实则已经是当着众人的面将逼迫轩辕夜。

这里的人都知道他和凤长悦关系很好,他对于凤长悦向来脾气极佳,甚至有什么要求也都一并满足,可见宠溺。所以即使是这样的事情,也难保他不会直接保她。

只有先发制人,才能占据优势!将他的一切路途堵死,这样才能够让他无话可说!无法偏帮!

纳克兰国王说完便重重的磕了个头,可见决心。

他也只有这样,才能为桑煦凝赢得最好的结果!让凤长悦得到惩罚!

他垂着头,心中暗恨。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这位总不会置这么多人的目光于不顾,不管一切的维护凤长悦吧!他纵然再强,也不会为了一个小小凤长悦损毁自己的名声!

纳克兰国王静静的等着。

整个会场,也都安静了下来,看向这边。

所有人都在等着。

轩辕夜神色却并无波澜,不见被逼迫的窘迫,反而依然是慵懒而闲淡。

他身子微微靠后,微微扬起下巴,似乎在看远处。

他在看凤长悦。

然而依旧是无比安静。

这样的氛围,让人心中忐忑不安,连几位国王也是如此,不敢抬头看他的神情,也不敢开口直接问。

纳克兰国王头垂的更低了。

终于,轩辕夜懒懒开口。

“你想要什么公道?”

听了这话,纳克兰国王心中一喜,连忙道:“多谢大人!正如您所见,小女被这凤长悦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侮辱!实在是奇耻大辱!请您一定要为小女做主啊!”

轩辕夜顿了顿,才道:“她做了什么?”纳克兰国王一愣,才觉出是在问凤长悦,他心中暗怪,做了什么所有人都看见了,他难道没有看见?可是他却是不敢这么说的,只是恭谨的回到道:“这……您也看到了,小女被她……”

那几个字实在是说不出口,他回头看了一眼,看到蹲在那里不敢抬头的桑煦凝,心头火起,咬牙道:“她这般模样,声名有损,皆是拜凤长悦所赐!若说她不是故意的,只怕没有人会信!所以若是不能给小女一个交代,只怕于您,也是威名有损啊!”轩辕夜看着擂台之上神色淡淡,似乎一点也不紧张的凤长悦,心中好笑,面上却依旧懒散。

“既然这样,那你说说,桑煦凝身上的衣服,为何会裂开?”纳克兰国王脸色尴尬,却也只好答道:“自然是凤长悦所为!”“那她是用的什么东西?”他拨弄着手上的戒指,淡淡问道。

“她……”纳克兰国王一愣,随即回想起来,而后脸色有些不好看,“是火焰。”轩辕夜再问:“火焰?是谁的?”纳克兰国王脸色已经难看到死:“是……是小女的……”

为什么还要问这个问题!这里谁不知道那神火是煦凝的!可是他这般问,他却不能不答。他心中隐约觉得哪里不对劲,但是又不知道是哪里不对,只好跟着回答。

轩辕夜轻笑一声。

“这不就完了。既然这火焰,是桑煦凝自己的,那么造成了这般后果,自然也是她的错,怨不得别人。”

纳克兰国王顿时急了,抬起头便要反驳,却在看到那一双深邃莫测的凤眸的时候,莫名心中一震,到了嘴边的话,便说不出来了。

轩辕夜伸出手指,轻轻摇了摇。

“你还不明白?这东西,是你的女儿自己弄出来的,最后伤了她自己,那就怨不得别人。只能怪她没有本事。”

他声音微沉,带着上位者绝对的尊贵,让人不敢反驳,也无法辩驳。

“这里,是三国交流大会,你若是忘了,那么我可以提醒你。在这里,比赛是绝对的王道。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任何人都有权利反抗,也有权利攻击。难道只允许你的女儿去虐杀别人,却不允许别人反攻吗?”说道最后他的声调微沉,显得越发清贵不可侵犯。纳克兰国王心头慌乱,想要开口反驳,却又不知如何说起。

他也不知道怎么会成了现在的样子,他对于煦凝是很有把握的,她的实力,绝对是佼佼者,而且这神火,是世所罕见的宝贝,人人羡慕,谁曾想会造成现在的场景?

他无法辩驳,却又不甘心,难道自己女儿受的这些凌辱,便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吗?他最清楚不过这三国交流大会的广泛性,不超过三天,肯定人尽皆知!到时候,煦凝还怎么做人!

但是他说的,好像也不是没有道理……

难道这件事,就这样算了吗?轩辕夜瞥了一眼,似乎没什么兴趣多言。“况且,她其实里面还有着一件中衣,倒还没有到你所说的那般程度。”

纳克兰国王心中更加抑郁。

是,里面是还有衣服,可是那衣服也是烂的,还不如……!

“越大人此言差矣!”

柳承修忽然站起来,看向轩辕夜,即使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不凡身份的人,柳承修也依然面色不变,脸上带着一贯的骄矜和孤傲。

轩辕夜神色清淡:“我什么时候,允准你说话了?”

柳承修一下子气短,心中不平,强自忍了。

“在下柳承修,八品炼药师。也是煦凝的老师。想必,在下还是有着说话的资格的。在下认为,这件事情,凤长悦必须要受到惩罚。否则任由如此下去,只怕越发的嚣张了。而大会之上的风气,只怕也会被带歪。”

轩辕夜忽然轻笑一声,让柳承修不自觉住住了口。

“我说了,你没有资格说话,那么,你便没有资格。”不去看柳承修一瞬间青红交加的脸色,也不看纳克兰国王愤愤不平的模样,更不看众人此时投来的异样的目光。轩辕夜缓缓站起身,看向凤长悦。

“悦儿,你有什么要说的?”二人隔着那么远的距离遥遥相视。

短暂的沉默之后,凤长悦忽然扬起一抹笑。

这笑容淡淡,却带着唯独对他的缱绻。

她一身黑衣,如同他以往穿得那般,深沉莫测,脊背挺直,腰身纤细,像是永不弯折。

她负手背后,微微抬起下颌,和他四目相对,声音若玉石相击,一点点的敲到他心里。

“因为你在这里,便没有人有资格,穿这一身白衣。”

------题外话------

今儿年三十儿,给大家拜个早年!今天这一章就是打小人!求所爱!预祝大家羊年大吉要咩有咩!身体健康阖家欢乐!咳咳,介话虽然老套但素实在啊有木有!到现在将近六个月了,感谢大家一路陪伴,无以为报唯有好好更新。也再次祝愿大家心想事成!爱你们的和你们所爱的,都无比幸福啦啦啦啦~咱们明年见!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