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62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宽阔的场地上,二人遥遥对立。

桑煦凝今日穿了一身雪白的衣衫,一头黑发飘扬,看起来更是显得容貌妍丽,一双眼眸如同秋水一般让人心生怜惜。若是这般看上去,谁也看不出来,她有着何等凌厉手段以及强大实力,才能从这么多人之中脱颖而出。

即使只是站在那里,也自有一股楚楚动人之韵味,神色悠闲不像是来比赛,反而像是来赏花的一般。

而她的对面,凤长悦笔直而立,一身黑色劲装看起来英姿飒爽,身子笔直看起来如同松柏傲然而立。神色冷清如同覆盖了异常呢给冰雪,让人看着便不敢轻易高攀,新生敬畏。

而实际上,这些天她的实力,也确实值得“敬畏”这两个字。

她的比赛每一次都是结束的极快,实力强悍,气势如同破竹不可阻挡。

而此时,她照旧是那样一贯淡定沉凝的神色,更加让人觉出一股强大自信。

若不是对自己有着足够的信心,只怕是无法像她这般淡定的。

两人对峙而立,一黑一白,颜色分明,格外吸引人的眼球。

凤长悦冷眼看着,眼神如同冰冷的刀刃从桑煦凝的身上刮过,几乎像是贴着肌肤划过一般让人心生战栗,就在桑煦凝觉得这种感觉十分不舒服想要说话打破平静的时候,凤长悦却抢先说了。

她眉色淡淡,眼神之中似有冰刃,带着彻骨的寒冷。

“这一身白,你没有资格穿。”她的声音清清淡淡,并没有刻意提高音量,桑煦凝却是听得清清楚楚。

桑煦凝当即笑了,脸上是一贯的温婉笑容。

“凤小姐,咱们虽然在这里是对手,但是我对你十分仰慕。若是这一身衣服,碍了你的眼,那我回去换了也无不可。”

随着二人交谈,众人陷入一片安静之中,不明白这两人怎么忽然说起了衣服的事情。

她唇瓣弯弯,声线温和:“反正,不过是一件衣服,伤了我们的和气,可就得不偿失了。您说,是不是?”

她的话说的很巧妙,表面是在和凤长悦表明和气,但是话中深意却是在暗指凤长悦心胸狭窄,因为一件衣服就对她各种挑剔。

场上对于这两人,是各有看法,支持谁的都有,但是这种小事,看起来还是桑煦凝更加占理一些。当下有一些人露出不屑的神色。

“是啊,不过是一件衣服而已啊,有什么可计较的?”“想穿什么是别人的自由,怎么还有了有没有资格这一说?哈哈,这我还是第一次听见呢!”“之前怎么没有看出来,这凤长悦似乎气度不是很大啊!倒是不如桑煦凝性情温婉,大方得体!你看她们说话,凤长悦也似乎很是强硬呢!”

“这有什么?谁让人家有人撑腰呢?”声音渐渐小了,但是却有人偷偷的看向高台之上,懒散坐着的轩辕夜。

众人顿时意会,是啊,桑煦凝虽然是纳克兰的大公主,可是这凤长悦,却是有着上面那位撑腰呢!在这里,有谁敢当面说她一句不字?

虽然没说话,但是很多人心中,却是各有心思。

凤长悦自然没有多余的心思去理会这些,别说她此时的注意力都放在桑煦凝身上,便是她听到,也只会直接忽略。

别人的看法,与她无关。她只是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罢了。

她觉得桑煦凝没有资格穿白色,那么她自然没有资格。

因为,在阿夜穿了白色之后,再看到面前这个人穿,她会觉得无比刺眼。

她眼神微动,余光看到阿夜的一袭白衣,单是坐在那里,便已经自成风景,如同皑皑雪山的一处动人场景,清贵无暇,不可高攀。

再看看桑煦凝,她此时心中的第一个想法,竟是想要将她这一身衣服扒掉。

她长眉微挑,像是水袖飞扬带起一线神采飞扬,湛黑如同黑玉般的眸子,顿时湛亮生光,让人心神一荡。

“这的确只是一件衣服的事情。可惜……我就是看不惯!”

她的声音之中带着久居上位者才会有的无上尊贵,虽然没有刻意表现,可是桑煦凝身份也不一般,对于这种感觉自然最是敏感,这让她心中顿时盛怒,脸上的笑容,也有些挂不住。

这个凤长悦,不过是仗着自己是苍离的徒弟,还有上面那位的偏袒,才敢这样出言不逊!她算是个什么东西,敢这样和她说话!若是没了这些身份,没有了身后的那些人,她就什么也不是!那时候,她还敢这样和她说话吗?

然而桑煦凝越是生气,声音便越是温和,虽然那笑容之中带了几分冷厉,可是外人看来,却是没有什么变化的。

“那真是可惜了,我现在,可是没有办法换衣服呢。”

桑煦凝笑道。

凤长悦却也忽然笑了:“是吗?”

桑煦凝心中一沉,顿时觉出一分不安,但是却又不知道是哪里不对。

凤长悦神色轻松。她正好,有一个好办法呢。

二人简单几句话,便已经是暗潮汹涌。桑煦凝不欲和她继续说话,便拱手示意自己开始。

随即,她展开双手,双腿错开,竟是摆出了进攻的姿势。

桑煦凝在和其他的人比赛的时候,虽然都赢了,但是却极少率先出手,像现在这般先摆出攻击姿态的,更是从来没有。所以看到她的动作,很多人都是吃了一惊。

而看台之上,也是议论纷纷。

“这两人,可都是今年最强的天才啊!两人似乎都是二星灵皇,实力相差不远,但是桑煦凝有神火相助,自然威力更盛,不过凤长悦也一直出手极快,除了第一场从未展露过其他底牌,倒也是不可预料。不知今日一战,究竟谁会赢啊!”

“没错。这两人,几乎算是实力相当。若是凤长悦还有其他手段,应当是能够平手的。”

“可是什么东西能够和神火相比?凤长悦虽然是苍离院长的徒弟,但是也未必就有着能够相抗的实力啊!这结果,还是要等到最后一刻才知道!”高台之上,几位强者仔细看着,各自低声交流着,倒是将两人都摆在了同一水平。

无他,左边是苍离右边是柳承修。这两人都稳稳的坐在这里,谁也不好得罪啊!

几人说着,一边交换眼神。

这两人从上来之后,便一直没有怎么说过话,苍离向来性格爽朗,今日倒似乎有些寡言,而柳承修向来孤僻清高,自是不会和他们多言。

于是这一小小区域,竟也是有些尴尬。

他们说着,却也不好一味的捧一个人贬低另一个人,只得一碗水端平,不得罪任何一个。

不过其实这几个人,心中还是都认为赢得会是桑煦凝的。

神火不是普通之物,威力极强,而若是桑煦凝全力相击,只怕这整个会场,都会被一片火海包围,何况一场比赛?

凤长悦之前几场虽然表现也好,可是却没有什么令人眼前一亮的东西,都是简单利落的赢了比赛,而后下场。看的甚至可以说有些乏味。

这自然不被他们看好。

而且……今天苍离的样子,也着实让人有些捉摸不透。

柳承修和他相争这么久,若是没有把握,只盼脸色早就难看之极,可是现在,竟然一直没有什么特殊的表情,甚至可以说有些轻松。

这两人的一言一行,都似乎在暗示着今天比赛的输赢。

当然,这些都是他们眼神交流得出的结果,倒是没有人敢当面说出来的。

桑煦凝一摆出进攻姿态,几人便是眼睛一亮:她有把握?!

而其他人,自然也都是这般想的。

在无数人的注视之下,桑煦凝摆出阵势之后,身上灵力猛然爆发!

强大的威势,瞬间降临!

毕竟是灵皇,而且显然她灵力十分充沛,不过是眨眼时间,倒动灵力便已经充满了身体各处,激荡的灵力几乎冲出身体,狠狠的轰击到凤长悦的身上!

桑煦凝身上,白色的灵力光芒闪耀,周围的能量,也不断的朝着她的身体而去,似乎像是一块海绵,在不断的吞噬着周围的能量为自己所用,等待着给出致命一击!

她看向凤长悦,而后猛的挥出一拳!

“得罪了!”一声娇叱,一道巨大的拳影,便脱离而出!

那拳头携带着巨大的力量,周围的空气因为强大的挤压而产生漩涡,仅仅是看着,便已经觉得一股强劲的风迎面而来!

白色的拳影,瞬间抵达!一下子击穿了凤长悦的身体!

有人震惊的睁大了眼睛,还有人忍不住尖叫了起来。场上有了一瞬间的骚动。

然而下一刻,有人指着台上的另一处高声叫道:“快看!”众人随即看去,却见到是凤长悦!她完好无损的站在了桑煦凝的侧方!身上一点伤痕没有!

人们急忙看向那个被打中的“凤长悦”,却见那道身影,逐渐消散。

——是残影!

凤长悦分明以极快的速度闪开了,然而却没有人看到她的动作,甚至没有人看出来这是残影,还以为她是真的被打中了,可见这残影逼真!

越是想象,证明速度越快!甚至连残影都几乎无差。

这让很多人都是吃了一惊。

实际上,凤长悦在第一天比赛的时候,便已经展现过这般的手段,当时她从看台抵达擂台,那么远的距离,也是瞬间便到。可是那个时候,她的残影,分明还没有现在这般凝实!几乎可以和她本人相比,甚至可以以假乱真!

可见这短短几天,她的身法又提高了!

这是多么强大的悟性和实力,才能做到!

便是高台上的几人,也有人忍不住震惊的张大了嘴巴:“这、这……她怎么进步这么快?”

无人应声。

他们境界颇高,都更加清楚想要达到这般水平,必定练得是极好的武技心法,然而越是等级高深,练得时候也越发困难。

短短几天,她却已经有了这般明显的进步,这样的天赋……

“她难道……之前有所隐瞒?”有人猜测。也只有这般的猜测,能够解释她为什么进步如此之快。否则便是……她真的有着无人可比的天赋!

他们宁愿相信前一种猜想!

然而这两种想法,柳承修听了,都是没什么好脸色的。

他冷哼一声,不就是躲吗?难道还能躲到天边去不成?

煦凝总会赢了她!

有几人偷偷看向苍离,却见他神色不变,当下便更是确定,这是因为凤长悦之前有所保留。当下都是舒了一口气。

然而没有人看到,苍离如此平静,不过是因为……

见怪不怪罢了。

场上,桑煦凝一击未果,看到那溃散的残影便知道凤长悦已经转移,随即便收手迅速朝着另一边而去!

凤长悦再次转移!桑煦凝再次打中了残影!

当桑煦凝第三次还没有打中的时候,终于有些心浮气躁了。

“凤长悦,为何不和我正面交手?难道你怕了吗?”桑煦凝一边问着,一边警惕着凤长悦,不知道她会从哪个方向冒出来。

凤长悦的身影幽幽浮现在她的身后右侧。闻言嘲讽一笑。

“好像,害怕的是你啊。”桑煦凝脸色微微发青,立刻转身!

她实在是讨厌这样的对阵方式,凤长悦一味的躲闪,根本不正面交手,这三次出击,她竟是连她的衣角都没有挨到!

这让她如何不恼怒!

而其他人,也都是被凤长悦的动作搞得一头雾水。

她之前的比赛风格,向来是能快就快,绝不拖延,怎么现在,一直躲闪,连正面的交手都未曾有过?

但是今天的凤长悦,似乎很有耐心,一次次的躲闪一次次的出现,因为她的身法实在是太过诡异,桑煦凝根本不知道她下一次会出现在那里,所以便一直处于被动。

不过几次,桑煦凝便显得有些狼狈。

这让她心中的恨意陡然飙升。

“既然如此,别怪我不客气了!”她低喝一身,随即站在原地,双手展开——

哗!

漫天的火焰,顿时升腾!

无数的白色火焰,竟是如同火海一般,将擂台包裹的严严实实!远远看去,竟像是被淹没了一般!

这样大量的火焰,顿时让整个会场的温度都升高了许多!有的人甚至能够感觉到那火焰的威压,浑身冒汗。

不过这也在众人的意料之中,凤长悦一直躲避,不正面交锋,自然将桑煦凝逼得没办法,只得这样。

然而这样一来,众人便看不到里面的场景了。

随即,一声惨叫声,顿时响起!

所有人瞬间精神一震,难掩震惊的看向那火焰之中!极目看去,都想要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便是柳承修,脸色也是忽然变化,猛的站了起来!

因为,这惨叫声,竟是桑煦凝发出的!

火焰之内。

凤长悦脸上神色冰冷,带着让人胆寒的凛冽气息,而她的对面,桑煦凝竟然已经躺在地上,狼狈不堪,一手捂住自己的左肩,虽然捂得很紧,可还是有血不断的渗出来,染湿了她的衣衫,方才的惊叫声,便是她没有忍住,才喊出来的。

因为是白色的衣服,那血迹,便显得越发的明显。

桑煦凝惊怒交加,她没有想到,才刚刚布下火焰,凤长悦便突然出现在她的身前,而后狠狠的刺了她一刀!

虽然她的身上有着灵力铠甲,可是她的匕首显然不一般,竟然锋利的几乎瞬间刺穿铠甲,而后扎进了她的肉里!

她甚至能够感受到自己的骨头摩擦锋利匕首的声音!

那让她不寒而栗!

而一个没忍住,便也突然痛呼出声。

意识到自己此时有多么狼狈,桑煦凝心中恨极,忍住身上的疼痛,死死盯着凤长悦。

“暗下杀手,真是耍的一手好手段!”凤长悦似乎听到什么好笑的事情一般,微微一笑。

“这不是你惯用的手段吗?哦,对了,我记得你当时还是当着众人的面做的那些事,虽然没有人看见,不过好歹也没有被火焰遮掩是不是?既然如此…。那我就满足了你!”

而正在此时,那些火焰,也突然朝着凤长悦扑来!却是桑煦凝在受伤的时候,便已经默默等待这一刻,伺机而动!

趁着她说话的空挡,瞬间将她包围!

桑煦凝的脸上,露出快意,然而笑容还没有完全展开,便震惊的看到那些白色火焰,在即将吞噬凤长悦的时候,忽然顿住!而后猛的朝着四周散去!

看起来,竟像是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般,在四处逃窜!

桑煦凝震惊的几乎说不出话来。

这、这怎么会?那可是神火啊!那可是排名第十的神火!乃是世间难寻的天地灵宝,怎么会做出这般反应!?

她随即猛的抬头看向凤长悦!却见她神色轻松,仍然维持着方才的姿势,眼中的神情……

嘲讽!

她是在嘲讽她!

桑煦凝一瞬间觉得难堪至极。

眼下这场景,虽然没有其他人看到,却让她无比难受!凤长悦站在那里什么都没有做,却比之前的任何动作,都让她难受!

此时她就像是被人当着众人的面扇了耳光一般!

她自以为厉害的神火,居然这般轻松的被解决了!甚至,还是溃不成军!

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桑煦凝狠狠的咬着嘴唇,瞬间渗出血来,她却毫不在意,只是死死地盯着凤长悦,眼神阴毒不甘。

然而那些火焰,却已经完全散开!

二人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那神火忽然散去,但是所有人此时关注的,都是擂台之上究竟发生了什么。那一声惨叫……

擂台之上,凤长悦脊背挺直,毫发无损,而她的对面,桑煦凝跪坐在地,左肩上,赫然有着浓重的血迹!

二人方才,果然是凤长悦占了上风!

有不少人都是难以置信。

分明是桑煦凝使用的神火包围了凤长悦,怎么此时片刻功夫,再次出现,受伤的竟是桑煦凝?

这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发生了什么?我怎么知道!”

柳承修脸色阴霾,重重坐会自己的位置。

他比任何人都想要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煦凝分明是占优势的,怎么一眨眼功夫,变成了现在这样?

然而此时的桑煦凝,已经来不及去思考为什么,她现在心中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想办法打败凤长悦!

忍着左肩的疼痛,她站起身,随即忽然抛出白色的披纱!

那披纱,曾经伴随着那白色火焰出现,当时众人都以为不过是辅助,然而此时见到桑煦凝再次取出,竟是似乎有别的作用?

自然是有别的作用。

桑煦凝一手抛出,携带了她丰沛灵力的披纱,竟是瞬间坚硬如铁!丝丝锋利!朝着凤长悦而去!

那锋锐的气息,即使隔着这么远,凤长悦还是一瞬间便觉察到了,随即她翻手便取出了射天弓——

二人瞬间对立!

闪耀着丝丝银色的披纱,在半空之中迅速分散,竟是瞬间形成了一张巨网!铺天盖地而来!瞬间将凤长悦笼罩其中!

凤长悦抬眸,随即飞起闪过!

然而最为诡异的是,那披纱形成的网,竟像是会认准目标一般,随着她的动作而转移,她去哪里,那巨网便伸展到哪里。

而且未有处在下面的凤长悦能够感觉到,那巨网飞下来的时候,带来的强大的挤压感!

它似乎将周围的能量都聚集在了一起,而后全部朝着她压来一般!

她甚至能够感觉到肌肉都在瞬间绷紧!

她抬手——拉弓,瞄准,射!一道灵力弓箭瞬间飞出!狠狠的打在了那巨网之上!

然而力量强大的箭矢,却没有给那巨网造成伤害,它只是随着箭矢的冲击朝着里面微微塌陷了一块,随即便像是融化了那些力量一般,让箭矢湮灭,而后那塌陷的地方,也迅速恢复原状。

而且,威力比之前还要强大!

凤长悦蹙眉。

这东西,似乎有些诡异。

桑煦凝露出一丝笑容。

这东西,可是好玩得很呢。

她越是挣扎,那其中的力量,便越是强大,而且受到攻击的力量越强,那么吸收的能量便越多,再次攻击的时候,便更加具有威胁。

凤长悦若是想要硬碰硬,只会头破血流!必死无疑!

凤长悦射出一箭,自然清晰无比的感觉到了这网的诡异,那些力量被吸收,随后被转化成它自己的力量,越是攻击,越是受困,怪不得桑煦凝这般志在必得。

看到凤长悦脸上若有所思的样子,桑煦凝知道她以及该猜到了这里面的秘密,但是那又怎样?她段时间之内是不会找到破解办法的,她——只能受着!

想到此,桑煦凝的心情,就忽然愉悦了一些,似乎左肩的伤也不那么疼了。

看到这一幕的众人,虽然不知道这里面究竟有什么猫腻,但是看到凤长悦射出一箭之后便停了下来,静默不语,都是猜到了什么。

若不是遇到了麻烦,怎么会是这样?

而柳承修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见他心情不错,便有人大胆问道:“柳兄,那东西,莫不是传说中的‘锁魂‘?”

锁魂,是传言中,纳克兰王室的至宝,乃是高级地阶灵宝,威力极强,作用也极为诡谲莫测,但是因为要使用的要求太高,所以这些年来,竟是销声匿迹,再未出现。

没想到,桑煦凝小小年纪,便已经将这东西运用自如了。可见天赋之高,也可见纳克兰国王究竟有多么宠爱她。

柳承修知道这东西在这些人之中不算秘密,当下骄矜的点了点头。

“煦凝从十四岁便已经让这东西认主,现在只怕没有人比她更熟。”几人心中咋舌,十四岁?比他们想象中的还要早,可见桑煦凝那时候,实力便已经很强了?

那么经过这几年的锻炼,只怕已经炉火纯青了啊!

看向擂台,果然看到凤长悦仍然一动不动,似乎已经被困死。

柳承修看了一眼没什么表情的苍离,笑道:“煦凝性格太过随和,若是平时是断断不会在这等比赛上用这样的东西,但是现在,似乎也是受到了什么刺激。她左肩的伤,可是还在流血呢。”他这话,无非就是在说凤长悦的不是了。认为凤长悦受到这样的对待,也只是咎由自取。

几人虽然心中不是很赞成这话,却也不敢当面反驳。

苍离之前一直没有理会柳承修,这时听了,却忽然动了。

他急忙捂住鼻子,像是闻到了什么极其难闻的味道一般,不断的四处搜寻着什么,声音嗡嗡的。

“哎呀好臭啊!这是什么味道?真是恶心透了啊!难道有的人吃了不该吃的东西?还是身上本来就有这般难闻的气味?哎,真是让人难以忍受啊!”

柳承修带着笑容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之极。

旁边几人立刻低下头,想要忍住即将脱口而出的笑声,但是抖动的肩膀,却将一切都展现了出来。

柳承修羞愤至极:“苍离你!”苍离像是才注意到他,皱眉捂着鼻子急声道:“哎呀!你闻到了没有啊?这气味真是让人作呕啊!”

柳承修气的浑身发抖,随即狠狠一甩袖子,看向擂台——他就不信,等凤长悦落败,他还能这般轻松!

但是就在桑煦凝以为,凤长悦会放弃的时候,凤长悦竟然再度拿起了射天弓!

桑煦凝冷笑:第一次不行,难道第二次就行吗?凤长悦不像是这种没有脑子的人啊!

然而凤长悦接下来,却忽然拿出了一只箭。

这只箭通体也是呈现紫色,上面隐约泛着金色的光芒,只是遥遥看上一眼,便能感受到一股厚重的气息扑面而来,让人心头微颤。

桑煦凝心猛的一跳。她手中的那把弓不是没有箭的吗?之前她出手,便总是拿着这一把弓,而后凝聚灵力为箭,激射而出!然而现在,这箭是怎么回事?

难道,这本来就是一体的?

可是若这本来就是一套灵宝,那么为什么凤长悦之前只拿出一部分?只是用弓?

而现在,却又拿出了箭?

她紧紧的盯着凤长悦手中的弓箭,心中翻江倒海。她甚至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当二者靠近的时候,猛然增加的强大气息!

那绝对不是先前那把弓可以有的!

这种感觉……这种感觉……

桑煦凝随即猛然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凤长悦——难道说,这弓箭合在一起……威力剧增?下一刻,凤长悦便立刻解答了她心中的疑问!

她左手执弓,右手握箭,瞬间搭上——

二者相触,气息陡变!

狂风忽起!

人们震惊的看着四周不断卷集而来的风,不断的聚拢,而后在凤长悦的头顶,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

而在那之上,人们抬头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天色,忽然暗了!

伴随着那狂风而来的,分明就是阴云!

天生异象!

几位强者纷纷变色,看着这一幕,而后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看向了凤长悦,准确的说,是她手中的弓箭!

不过是搭在一起,便瞬间引动了这般的能量!

凤长悦其实也没有料到会引起这般动静,虽然知道射天弓和射天箭合体的时候,威力不凡,但是她修习之后,始终没有几乎完整的尝试一次,却不想,竟然这般撼动。

轩辕夜微微抬眸,深邃的凤眸之中,映出那一片狂风,还有那个笔直的纤细的身影。

他忽然一笑。

她居然在他不在的时候,做了这么多的事情,还找到了媲美天阶灵宝的存在,并且领悟的这般透彻。

她成长的速度,果然没有让他失望,甚至,超出他的预期。

这样的她,无人可比。

她是他的。

这让他心生骄傲,而又心疼不已。

他知道在这么短的时间取得这么大的进步,究竟要付出多少。人们只看到她现在的风光,背后的心酸没有人知道。

他的心情如此矛盾,欣喜,疼惜,怜爱,眷恋,骄傲……

只有她。

而此时,那凝聚的力量,也终于到了一个极限!

在天上的阴云几乎遮蔽了整片天空的时候,凤长悦手中的箭,终于脱手!

“射天!”

紫色长箭瞬间飞出!

尾部呈现羽毛形态,紫中带红色彩纯正,如同在半空之间划过一道血痕,凌空而去!

一箭出,便是迅猛无前!带着雷霆之势,瞬间抵达!

凤长悦心中,响起一道稚嫩的嗓音。

“就这破网,居然还敢拦住娘亲?真是找死!”凤长悦顿时想起,呆在这射天弓箭之内的灵宝之魂,娃娃……

然而还来不及说什么,小白的声音也忽然响起。

“娃娃,你确定你可以吗?这好歹也是地阶灵宝啊!”

娃娃似乎有些不服气,当即反驳道:“当然啦!这破网空有外形,没有魂魄,自然不能和我比了!我可是忍了好久,娘亲才想到我的!若不是为了娘亲,我方才就自己冲出去了!”

小白连忙道:“哎哎,好好好知道了,你可千万别随便行动啊!要是被别人知道你的存在,那就会给主人带来麻烦的!”拥有灵宝之魂的天阶灵宝,自然是所有强者争抢的目标。此时看上去,射天弓不过是勉强地阶,一旦娃娃暴露,那么立刻就会被人知道这其实是天阶,而且是威力极大的天阶灵宝,那么麻烦也就随之而来了。

只听娃娃奶声奶气的问道:“那么爹爹也不能告诉吗?”凤长悦:“……”

小白:“……”

不知道为什么,轩辕夜忽然觉得身上一凉,仔细看了看凤长悦,却见她的表情有一瞬间的怪异。

她似乎看了他一眼,意味……不明…。

轩辕夜眨眨眼,心想今天晚上还是回去问问……

感觉到凤长悦和小白都安静了,娃娃扣扣手指:“怎么了?”

小白:“……主人我很忙您先打着有事叫我我先走了!”

娃娃:“……”

凤长悦从凌乱中清醒过来,想着晚上还是好好教导一下……

然而就在此时,那射天箭已经飞抵巨网之上!

二者强大的能量顿时产生强烈的波动!力量散开,下面的擂台瞬间被震碎!

凤长悦周身,顿时陷入了一片烟尘乱石之中!

然而此时,众人的注意力,已经全部都放在了半空之中僵持的灵宝之上!

随着射天箭的攻击,锁魂顿时深深的陷进去一块,甚至因为激烈的能量摩擦而产生了一些细小的空间裂缝。

二者的能量彼此吞噬,消弭,缠斗,最后都化为了乌有。

然而双方始终都在僵持着,看不出输赢。

桑煦凝松了一口气,锁魂可是地阶灵宝,怎么可能这么轻易……

轰!

正在她走神的时候,她的面前,忽然袭来一道人影!

速度实在是太快,她只来得及徒手阻拦!

然而让她惊讶的是,凤长悦却也是徒手而来!

二人短兵相接!贴身肉搏!

凤长悦一把死死攥住桑煦凝的双手,而后一个交错,转身一个狠狠的小擒拿手!

这一摔她用了十成十的力量,包括灵力!

桑煦凝应接不暇,对她的动作更是摸不着头脑,瞬间被狠狠的摔在地上!

周围都是能量碰撞荡起的烟尘乱石,外面的人只能看到模糊的人影,以及大的动作,却是看不清其他的。

而这——正是凤长悦要的!

将桑煦凝狠狠摔在地上之后,她便紧接着一脚狠狠的踩在了她的胸口!

咔嚓!

肋骨碎裂的声音清晰传来!

桑煦凝顿时吐出一口血来,和烟尘掺杂着粘在脸上,身上,狼狈不堪。

她咬牙想要反击,却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能动弹了!

她惊恐的低头看去,才发现自己身上,竟是有着无数条泛着淡淡金色的线条,将她紧紧包裹!

那些并不是实物,而是特殊的武技!

凤长悦随即的将她困住,心中感慨从血衣人那里学到的这一招,还真是有用。

随即,她便忽然抬起一脚,将桑煦凝踢翻。

桑煦凝趴在地上,姿势屈辱,心中恨极,却是毫无办法。

然而她的愤怒,很快被疼痛取代。

咔嚓!

凤长悦一脚狠狠的碾压她的左手上!顿时五根手指骨头尽碎!甚至有些细碎的骨头,都扎破皮肉,露了出来。血肉翻卷的手指上,掺杂着几星白色,看起来分外的惨厉。

桑煦凝的大脑,出现了短暂的空白,这剧烈的疼痛,几乎让她的心脏都颤抖起来。

然而凤长悦神色散漫,似乎哈不尽兴。

怎么会尽兴呢?

想到前几天看到蒂亚惨白的脸色,摸到她软软的几乎不成形的手指,想到她浑身无力昏迷之中还在喃喃让她小心桑煦凝……

她怎么能尽兴?!

想到这里,她微微抬起下颌,精致的下巴蹦出美丽的线条,眼角带着几分彻骨寒意。

随即,她的脚,缓缓的,一点点的,在桑煦凝的手上辗转反侧。

桑煦凝疼的眼泪鼻涕都出来了,混合在脸上,和血液,灰尘掺杂在一起,简直不忍直视。然而此时,她疼的连呜咽的声音,都发不出来了,只有身体不断的微微颤抖,证明她还在感受着这难得的经历。

她的左手掌,很快成了一滩碎泥。只能勉强看出一点形状了。

这样子,即使是恢复了,也绝对不能像是以前那样好用了。

终于,凤长悦停了下来,抬起了脚。

然而就在桑煦凝以为这一切终于结束的时候,凤长悦居然再次狠狠的踩在了她的右手上!

一瞬间血肉飞溅!

在这一次,凤长悦速度加快了,她受的伤自然也就更重。整只手掌,都瞬间不成形了。

而后,是左脚,再然后,是右脚。

直到将她的四肢都踩了一遍,凤长悦才停下。此时桑煦凝已经快昏迷了。

凤长悦低头,在她耳边轻声道。

“你知道吗?人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桑煦凝浑身一颤。抖得更厉害了。

此时,周围的烟尘终于散去,那射天弓,也瞬间破开巨网!刺出一道耀眼路途!

众人连忙看去,却见凤长悦忽然有些急忙的撤离。

桑煦凝连抬眼的力气都没有了,只看到凤长悦的鞋底,似乎有一层东西。

而后,所有人都听到凤长悦微惊的声音。“哎呀不好意思,为了安全我的鞋底上,钉了一些钢针。你……没事儿吧?”

桑煦凝猛的吐出一口血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