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61 战!

第一场的比赛,便以这样的结界落幕。

凤长悦喂了蒂亚一颗丹药,一方面她灵力消耗极大,一方面也加强她的身体,而双手的伤势颇为严重,她特地吩咐了等她回去之后再说,而后又简单的查看了一下赤瞳身上的伤势,确定都是一些皮外伤之后,让它先回魔兽空间呆着,一柄回去等着。

凤长悦收回目光,看向紧跟着过来的诸人。

“先把她送回去,记住别动她的手。另外她身体受伤太严重,我以及该喂了她丹药,先保住她的身体。将她送回去之后,暂且不要妄动。请老师看一眼再说。”

“是。”听了凤长悦的话,其他人都不自觉的听从点头。虽然没有说凤长悦是他们的领头,但是此时她身上散出的淡定沉凝的气息,却让人无法忽视,甚至下意识的遵从。

有几个已经落败的少年,伸出手,准备将蒂亚接过来。

然而突然袭来一阵微风,眼前闪过一团红影,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却看到蒂亚已经被人抱走。而那个人,却也已经消失。

“这、这是谁?”当即有人惊慌问道。若是有人专门来针对蒂亚,那此时的蒂亚可是应付不了啊!

凤长悦眉头舒展,自然知道那是谁,虽然他速度极快,但是他的身形她还是能够认出来的,当即说道:“不用担心。那个人我认识,不会伤害蒂亚。你们便呆在这里吧。他会将蒂亚交到老师手上的。你们也不必担心了。”听到凤长悦这般说,几人都是舒出一口气,安心下来。

解决完这里的事情,凤长悦便重新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对于场上的观众来讲,没有人知道蒂亚究竟受了多么重的伤,因为她一下擂台,便有凤长悦陪在身边,而且似乎有人将她带走疗伤了,也没有人知道,在比赛结束的那一刻,凤长悦和桑煦凝之间,便已经定下了一场战斗。

虽然最后独角兽带着蒂亚主动退出比赛,但是这也并不影响众人的热情。

这一场,他们看到了神火,也看到了传说中的独角兽,自然已经觉得精彩万分,讨论的也都是二人交手的场景,倒是没有人在意其他。

至于这其中细则,则是只有凤长悦等人知道了。

将事情都处理完之后,凤长悦才重新看向赛场。

蒂亚和桑煦凝一场不可谓不精彩,而后面的比赛,也因为剩下的人越来越少,变得越发的激烈。

齐总,自然也是有着各样人才不少人还拿出了之前没有显露出来的底牌。

凤长悦面色淡定,平静的看着擂台之上光怪陆离的场景。这情形自然是在她的预料之内,所以也能够泰然处之。

而且此时她心中,想的更多的,则是关于蒂亚。

桑煦凝心思歹毒,将蒂亚折损成这般模样,她自然没有放过她的道理。而且,她看的清清楚楚,蒂亚在半空中挥舞鞭子的时候,分明还是正常的,然而当她抵达桑煦凝身边,桑煦凝从那一团能量之中破出之后,便似乎有什么发生了变化。

蒂亚似乎变得有些力不从心,而且对于桑煦凝的攻击,也没有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回击,也正是因为如此,在后面桑煦凝对她下手,才会造成这般的后果。甚至,任由桑煦凝折断了她十根手指!

按着蒂亚的性子,怎么可能会发生这种事情?

唯一的解释就是——当时的蒂亚,确实因为某种原因,才会导致实力被限制,从而被桑煦凝如此折辱!

凤长悦眉头微蹙,当时场景很乱,她虽然是一直看着的,但是隔着这么远,桑煦凝动了什么手脚,她暂时也不清楚。

唯一的办法就是回去问问蒂亚,看看她有没有注意到什么事情。

凤长悦坐在那里,周身气息微凛,旁边的人见此,自然是知道她是为了蒂亚的事情在烦忧,想到蒂亚的样子,便是那几个原本和蒂亚没有什么关系的人,都觉得实在是可怜。再联想一下自己不知道会遇到什么样的对手,气氛一时间陷入低谷。

见到众人都是这般模样,先前对于凤长悦颇有微词的裴曼便更加不爽。

之前苍离院长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那么捧她,让所有人都知道他看重她,而现在,那个什么蒂亚出事了,她竟然还一副上位者的姿态,而那些人,竟然也全都自觉的听她的,她说什么便是什么。

真是不可理喻。

她也不是没有看到蒂亚受伤的样子,也就是蒂娜皮外伤,看不出有什么大碍,再说那个桑煦凝都说是不小心了,那么肯定也不会很严重啊。他们居然还一副已经人死了的样子,真是让人看了就心情不好。

但是这些,也都是裴曼的心里话,并没有表现出来,毕竟凤长悦是苍离的徒弟,她是不愿轻易得罪的,而且现在,苍离院长不在,其余的长老也都在远处看着比赛,这里只有他们十个人。这些人,此时显然已经将凤长悦当做了主心骨,她虽然心里看不惯,但是却还是没有表现出来。

而桑煦凝的胜利,自然为她赢得了极高的人气,一时间欢呼声不断。

后面的比赛,便进行的很快了。

凤长悦在意的,也不过其中一部分而已。

让她有些失望的是,季明城居然抽到了一个纳克兰的对手。而且那个少年已经是灵王巅峰,差点就要晋级为灵皇,这比起尚是八星灵王的季明城,自然是强上不少。

二人的比赛,自然也是没有什么悬念。

虽然季明城尝试用地阶灵宝挽回,但是还没有完全启动,就已经被对方完全压制,最后一脚踹出擂台。

凤长悦微微有些遗憾。

看到季明城在擂台之外的场地上一动不动,她甚至觉得有些不痛快。

原本以为有机会可以好好解决了他,不过看来现在还没有合适的机会。不过话说回来,她也知道此时杀了季明城不是好的选择,所以也就忍了。

总会有机会的。

她神色淡淡,眸色越发的暗沉。

然而过了一会儿,众人才发现,季明城受伤似乎有些重,一直没有站起来。

凤长悦身后的人有些犹豫要不要上前。但是看到凤长悦没有什么表示,也都没有动。

这些人,原本便是来自不同地方的,只是因为凤长悦所代表的伽陵学院人数最多,而蒂亚又是其中之一,加上凤长悦本人无法抵抗的尊贵,他们才会想着顺手帮上一把,然而季明城来自海涅学院,这十个人之中,也只有他一个人是来自海涅学院,便没有几人愿意帮他了。

海涅学院自从照壁阁事情之后,陨落了一大批的人才,整个学院都是陷入了一片低迷,这季明城能够剩下,还是占了几分运气。他们原本便觉得季明城一个八星灵王,是没有什么资格继续的。

纵然他也是奥斯帝国的代表。

可是来的时候,所有人都看得出来,海涅学院和伽陵学院之间的关系很是微妙。此时凤长悦不动,他们更是懒得理会。

季明城剧烈的咳嗽着,不断有血涌出来,但是依然没有站起来,似乎看向这边,又好像什么都没有看。

凤长悦眉目淡淡。

裴曼见此,终于忍不住出声道:“原本以为有些人是好心肠,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

气氛顿时尴尬。

坐在这的八人,个个都是人精,怎么会不知道她在说谁?

凤长悦连眼神都没有变化,犹自看着擂台,似乎根本没有听到。

羽千宴微微侧眸,看了一眼裴曼,目光微冷。

见到没人说话,裴曼心中更是确定这些人都是没主见的,一个个听从凤长悦的命令,生怕她生气才什么都没做。

“同样是受伤,关系好的就救,关系不好的就不救,真是让人心寒啊。”

裴曼轻轻淡淡道。

这一次,终于有人接话。

“你若是可怜季明城,自己去也行,没有人拦着你。”却是连城,向来稳重的脸上,似乎还带着几分认真。

“既然你这样为他抱不平,那么想必你和他关系匪浅。你去救他,再合理不过不是吗?”

裴曼一下子噎住,让她去?

她看了一眼,季明城躺在那里,似乎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可是她去了,没有人跟过去,岂不是很尴尬?

“那、那你们和我一起去吧!”

连城似乎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我们陪你去?哈哈,这怎么可能?你不会不知道,我们学院和海涅学院向来没有什么往来的吧?我们为何为他而去?这不是自找没趣?”裴曼脸色一下子被噎的通红,感觉到周围几道视线落在自己身上,更是觉得难堪。

“我、我们学院,和他们也是关系一般,我、我为什么要求?”

连城笑着看她一眼,摇摇头转过头去,似乎不欲再计较。

裴曼却觉得更加难受,那眼神她看的分明,就是在嘲讽她方才的那些话。

她看了一眼季明城,想要为了面子走上前去,可是心中又有些莫名的害怕,进退两难。

这情形看的周围几人都是冷淡一笑。

没有那个本事,就别开口说话,否则,丢死人都不知道!

正在裴曼尴尬的时候,忽然响起裁判的声音——

“奥斯帝国裴曼,对阵罗亚帝国秦菁!”

听到秦菁的名字,凤长悦眸光顿厉!而其他几人,脸色也是忽然变得严肃。

苍离早已经交代过,见到秦菁一定要注意,若是到了必要时刻,立刻放弃也可,千万安全为上。所以此时听到秦菁的名字,几人都是一惊。

然而听到这声音,裴曼的第一感觉,竟然是终于可以解脱出现在的场景,当下竟是连自己的对手都没听清,便瞬间站起身,准备上去。

看到裴曼脸上轻松的神情,其余几人都是有些惊讶。

她的对手可是秦菁啊!她这般神色,是自信自己不会中招吗?还是已经决定上去见势不妙就认输?

感觉到周围几人目光的异常,裴曼终于皱了眉头——

“怎么?你们怎么都这样看着我?”

有人迟疑问道:“裴曼,你怎么好像心情不错的样子?你的对手,可是秦菁啊!你真的不怕吗?”

裴曼听到那个名字,终于回神,当下心中一突。

但是看着几人都在看着自己,她怎么会承认自己心中担忧?当下露出一抹笑容,轻松道。

“你们放心吧,不就是一个秦菁,她也不过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女,虽然实力强悍,但是总不会把我吃了。而且,我倒是觉得,她说不定没有我们想象中的厉害!有什么可怕的?”听到她如此言论,众人沉默。

裴曼却是不在意,正好此时,季明城终于勉强站了起来,她情绪更是轻快。

“季明城已经站起来了,会自己走回来的。我先去比赛了,你们在这里看着便可。”说完,她便抬脚向前迈去。

经过凤长悦身边的时候,凤长悦没有抬头,只是神色淡淡的说了句:“该放弃的时候,就放弃。性命要紧。”裴曼的笑容,顿时僵在脸上。

她顿了顿,转头看向凤长悦,眉头微挑:“该放弃的时候放弃?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说我一定会输?”

凤长悦头也不抬:“该说的我都说了。”

这也是看在都是一起来的份上,况且她明显感觉到,秦菁是冲着她来的,那么对于她的同伴,自然不会手下留情。虽然裴曼和她并无关系,但是保不齐秦菁会怎么对付她,所以这一句,也算是她最后的劝告。

若是她不听,那么她也没有办法。

看到凤长悦这个样子,裴曼心头怒意更盛。

凤长悦凭什么这么说话?什么叫该放弃?难道她就一定会输?只有她凤长悦能赢?

她未免太小看别人,高看自己了!

不就是因为是苍离的徒弟吗?有什么可骄傲的?她自小天赋出众,即使是在天才云集的学院之内,也是长老们的宠儿,可见她确实很有潜力,实力也很不错。可是偏偏到了这里,一直受到凤长悦的压制。所有的光环,所有的夸奖,所有的荣誉,都是她的!

她实在是看不惯她这个样子!

“劳你费心了!不过我想,也许会有别的结果也有可能。毕竟这个世界上,不是只有你一个天才。”

裴曼冷冷说完这句话,便头也不回的走上擂台。

留下几人面色各异,看着她的背影各自不语。

这样的性子,终究是要吃大亏的。

凤长悦眉头微蹙,看向已经走上去的秦菁。

秦菁今天穿着一身湖蓝色的衣衫,衬得她娇俏的容颜越发美丽动人,然而此时却没有人对她的容颜感兴趣。

他们看着,只是觉得一阵敬畏。

这个女人,手段狠辣是公认的。若是今天继续大开杀戒……保不齐她的对手,会被她打成什么样。

整个会场的气氛,都是有些怪异。

裴曼却没有发现,心中只是想着要证明给那些人看看,她裴曼,是绝对不会输给凤长悦的!

凤长悦做得到的,她能做到,她做不到的,她也能做到!

就从眼前这个秦菁开始吧!

裴曼上下打量着秦菁,看着她也不过是一个纤弱女子,心中更加轻松。

其实她也知道不能小看秦菁,毕竟她之前的比赛她也都是看过的,但是她觉得都是因为那些人不够强大,才会沦落成那个样子。若是实力可以和秦菁抗衡,那么自然不会被随意拿捏。

见裴曼这般神色,秦菁脸上的笑容更深了。

“我知道你很厉害,不过我不怕你。今天有什么手段都使出来吧!顺便让那些人看看,是不是只有凤长悦,才能对付你!”

裴曼轻声说着,便摆开了阵势,蓄势待发。

然而这话落在秦菁的耳中,却是让她眼睛微闪,意味不明的问道:“哦?谁说只有凤长悦,才能对付我?”

裴曼颇为不耐烦:“这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和你比赛的人是我!而我,也会打败你!”

秦菁笑意不减,即使不说,她也能猜到这话是谁说的。况且,说的本来也没错。谁让她的目的,就是凤长悦呢?

她原本是没有打算怎么对付眼前这个女人的,可是眼前这个女人……也未免太不知好歹了,现在看来,对方似乎并没有把她放在欣赏啊。

她最讨厌的,除了凤长悦,便是别人看轻她。这样看来,今天是要给她一个小小的教训了。

让她知道,饭可以乱吃,有些话,却是不能乱说的…。

她红唇掀起一抹动人的弧度:“既然如此,那我可真是要好好应对了。”

裴曼满意点头:“自然应当如此。”秦菁的眼睛里,笑意越发浓厚。

裴曼率先出手!

她用的是从腰间抽出的一把软剑,剑身很窄但是十分锋利,而且上面还带着淡淡的青色,似乎不是一般的灵宝,当挥动的时候,随着灵力的注入,变得越发的灵活自如。在裴曼的手中,就像是一条灵蛇。

见到此等灵宝,不少人都是眼睛放光。

虽然不是很清楚这是什么,但是谁都看得出来,这绝度是一个极为厉害的灵宝!

竟然能够那般灵活,而且当她刺出的时候,似乎能够软硬自如,十分好用,实在是让人惊羡。

而裴曼显然对于自己的这个灵宝也十分满意,以手执剑,周身灵力光芒闪耀,顿时冲着秦菁而去!

那软剑挥动的瞬间,竟是似乎将周围都挥出了一片能量的分割而产生的漩涡,看起来有些虚幻。

她的速度极快,出手的一招没有任何花招,便冲着秦菁脖子而去!

“真是一把好剑。想不到,她手上竟然还有着这般的东西啊!”“看起来,最少也是高级玄阶灵宝,若是发挥的好,达到地阶力量,也无不可啊!”看台之上,见到这一招的几位强者,都是纷纷点头,但是脸上神色,却依然没有轻松。

“只是凭借着这般水平,想要赢,可是困难的很啊!”一人笑道:“赢?未免想的太远!这秦菁的水平,可不是一个地阶灵宝可以对付的。她若是能在秦菁手下走出三十招,便已经算是不错了!”另一人也连声附和:“可不是?看这少女,虽然灵力雄浑,可是有些浮躁,而且出招显得有些……刻板,显然没有灵活运用,招式更是青涩,很显然没有经历过厮杀,只是一味的修炼。三十招?我看,也悬!”这些人都是境界极高的强者,也都是各自经历无数才达到今天的水平,自然目光犀利,看得出问题所在。

而事实上,也的确如同他们所料。

裴曼的软件虽然威势强大,但是秦菁脸上轻松无比,似乎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然而在那软剑即将抵达的时候她却忽然动了!

她身上灵力暴涨!白色的光芒闪耀,在她的身前,也顿时出现了一个十分结实的结界!

那软剑在靠近的时候,速度竟然快速减慢!甚至连肉眼都可以看到那软剑在不断的减缓速度,甚至最后像是陷入了一片沼泽一般,动弹不得!

这样诡异的场景,裴曼是第一次见,她心中闪过一瞬间的慌乱,她强行抽出那软剑,却发现几乎难以抽出,最后只得灌入丰沛灵力,让那些力量透过软剑都冲到了里面!

如此倒也算是另辟蹊径,然而秦菁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被她得手?她面上含笑,然而眼神却是没有丝毫情绪,甚至有些森凉,看的原本信心满满的裴曼心中一抖。

却见那股能量,刚刚出现便被秦菁翻手一掌强行挡住!

按理说,秦菁虽然是灵皇,能召唤灵力铠甲,增加抵抗力,但是此时的她什么都没有做,完全是用肉身的力量去阻挡这一击!

然而她真的做到了,那些力量,像是被什么吸收了一般,顿时消失不见!

她的手掌,似乎是有魔力一般!

这一幕,让裴曼顿时惊呆!

随即,秦菁竟然是忽然伸手,捏住了那软剑!

裴曼心中忽然不安起来,然而却已经来不及!

秦菁捏住那软剑的头,纤细的双指看起来柔软可人,然而下一刻——

轰!

一股强大的历练个,忽然从她的手上涌出,直接打在了来不及避让的裴曼身上!

她身体一颤,顿时吐出一口血来!

这一掌,似乎是瞬间消减了裴曼的气势,她身上的灵力顿时减弱,像是遭受了重击一般,连站起的力量都没有。

众人都以为是裴曼不经打,然而却只有极少数的人,皱起了眉头。

凤长悦神色愈发冰冷,她看的分明,裴曼的气势在遭受这一掌之后便急速下滑,根本不像是普通的遭受掌击之后的状况。

秦菁分明有问题!

然而此时,她也无法冲上去仔细检查,便只能这般远远地看着,心中划过数个猜想。

而擂台之上,裴曼也顿时陷入困境!

裴曼吐出一口血,倒在地上,狼狈不堪,感受到周围的目光,她急切的想要站起来,想要给秦菁一个有力的回击,却根本无法做到。

越是如此,她越是气恼,最后脸色涨得通红,刚刚蓄力准备给出一击,却再度晚了一步!

秦菁撤去结界,走到了她的身前!

裴曼只看到眼前的地面上,忽然出现了一双精美的鞋子和一道湖蓝色的衣角。

而后,她便感觉到一股力量,迅猛无比的朝着自己的脑袋而来!

她新中国顿时惊慌,连忙躲向一旁!

然而她的身体之内,似乎受到了什么牵制一般,竟是比往常动作慢了一拍,于是这原本可以躲过去的一招,竟是顿时打在了她的左肩!

那灵力实在是太过雄厚,竟是瞬间洞穿了她的肩膀!一个拳头大的血洞,顿时出现!而上面,还在不断的涌出血来!顿时沾湿了一片。

这触目惊心的一幕,顿时看的人哑口无言,有的还震惊的捂住了嘴。

裴曼心中恨极,万万想不到这个秦菁竟然有这般手段,而且下手如此狠毒,竟然将她的肩膀洞穿!

她想要起身回击,却发现已经做不到了!

秦菁却好像刚刚开始一般,悠闲自在的又挥出一道灵力!

这一次,洞穿了她的右肩!

裴曼疼的脸色发白,低低呻吟,然而秦菁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再一次,是她的左小腿。

裴曼眼神里,已经满是愤恨!

她狼狈的躲闪,却还是无法避开,每一次都被秦菁打在最疼的地方,虽然不致命,却十分痛苦,而且还十分折磨,让她的心里也十分难受。

这样的狼狈,简直比直接把她踢出去还难受!

裴曼已经疼的说不出话来,身上也沾满了尘土。

她看着秦菁,感受到身上传来的一阵阵的的无力感,心中简直想要将秦菁千刀万剐!然而此时,她能做的,也只是不断的凝聚灵力!

看着裴曼死死瞪着自己,秦菁脸上的笑容似乎更深了,看到她身上凌乱的血迹,她眼神中闪过一丝满意的光,似乎躺在地上,生死攸关的裴曼,只是她的一个“杰作”,而现在,她对这个作品,还比较满意。

这般的神情,终于让裴曼心中生出了恐惧感。

这、这个女人,绝对不正常!

她怎么可以对着一个受伤濒死的人,露出这样的神情!

那、那种感觉,实在是天恐怖了!那是绝对的蔑视!是绝对的冷漠!

生或死,全在她的一念之间!

裴曼从未见过这般的对手,心中充满了前所未有的恐惧。她自小天赋出众,得到家人宠爱,进入学院以后,也因为极好的悟性而备受长老们青睐,而她也一直以为,自己是最好的,是最厉害的,最应该受到尊敬的天才。

然而出来以后,她才发现,原来世界上不止有她一个天才,四大学院里面,有不少和她一样的,甚至,还有比她更加厉害的。

她喜欢众星捧月的感觉,享受人们羡慕惊叹的眼神,这也是为什么凤长悦抢了她的风头之后,她一直耿耿于怀的原因。

只是那个时候,她不愿意去想这些事情,也懒得理会,认为只要认真修炼,便绝对会处于不败之地,也以为凤长悦等人不过是仗着有一个厉害的师傅,才能这般横行霸道,出尽风头。若是她出手,必定不会差,甚至比她更好!

可是她做梦也没有想到,秦菁竟然真的这般厉害!而且手段如此残忍!竟是想要生生的折磨死她吗?

感觉到裴曼愤恨的眼神,秦菁似乎很是满意,微微低下了身体,看着她身上的血洞,还有不断冒出的温热的血,神色竟是有些贪婪。

“真是美好的味道……”新鲜的,温热的,属于鲜活生命的味道啊。

秦菁的神色,让裴曼心中如同被冰冷的毒蛇缠绕爬过,瞬间生出一身冷汗。

她从未见过一个人的笑容,竟然这般让人害怕!

裴曼心中害怕,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壮着胆子问道:“你……你……你是不是……”

她的声音有点小,秦菁听不清晰,微微靠近了一点,笑道:“你说什么?”裴曼却像是已经没有了力气,声音越发的虚弱:“……你……”

秦菁更靠近了一点:“什么?”

正在此时!裴曼眼眸一瞬间变化,而后猛的使出全身的力气,一把拉住秦菁的脖子,狠狠勒住!与此同时,双手狠狠用劲,几乎将她的脖子掐断!

秦菁面色却是没有变化,尽管被勒住,却仍然带着笑,只是这笑容,却是让人害怕。

“想了半天,就想出来一个这样的手段?哎,真是让我失望啊……”

秦菁的话让裴曼瞬间震惊的睁大了眼睛:她说什么?

然而芊儿已经来不及反应了,秦菁一手早已经按住了她的后心!

“既然这样无趣,那,你就去死吧!”

秦菁的话音刚落,放在裴曼后心处的手掌,便猛地用力!

然而裴曼却忽然扑向她的怀里!狠狠撞在她的身上!

秦菁一时没有觉察,竟是被她撞得一个趔趄。

裴曼趁势滚到了一旁,而后一个翻身,逃离了秦菁的掌控!与此同时,一道灵力也瞬间飞出!

只是这灵力一出,裴曼便瞬间如同抽空了一般,再次倒了下去。

不知道为什么她体内的灵力不断流失,还没有怎么消耗便已经接近枯涸,而这些灵力,是她好不容易积攒的,就是为了给出致命一击!然而这威力却比她想象中还要弱!

秦菁回头看着裴曼,脸上的笑容也似乎收敛了一点。

“不知死活。”面对那冲来的灵力,她面色无波,只是随手一挥,便已经打散!而她连一点伤,都没有!

裴曼看着,心中彻底凉了。

此时她身上已经有了三个血洞,都还在缓缓的流出血来,对面的秦菁分明还可以轻松应战,而她却已经无法动弹!

裴曼心中第一次涌出恐惧,下意识的想要求饶,可是却忽然惊恐的发现自己竟然说不出话来!

秦菁慢慢走到她的身边。

每靠近一步,裴曼便觉得自己身上遭受一层更加严重的挤压,各处都承受着更加厉害的疼痛!甚至她的脑子已经疼得没有办法思考,可是却没有办法出声求饶!

秦菁不过是走了几步路,裴曼便已经几乎浑身骨头尽碎!

然而外面的人,却看不出分毫!

终于,秦菁走到她的身旁,低声笑道。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对你吗?”裴曼眼神惊慌的摇头,恨不得立刻放弃这场比赛,离这个女人远一点!

“谁让你和凤长悦是一个组的?要怪,就去怪她吧!”

说完,便不顾裴曼震惊的神色,猛的将她踢了出去!

裴曼的身体狠狠的落在远处的地上,正好在季明城方才落下的地方,浑身一震,而后便昏了过去。

一场比赛,终于结束!

……

奥斯帝国行宫。

经过几天的修养,宗云之的身体已经好了不少,加上苍离之前专门为他炼制的丹药起了作用,总算是将他的情况控制住了。

凤长悦站在床边,仔细查看着他体内的伤势。

过了一会儿,凤长悦松开手,看向一旁的苍离:“可以了。等一会儿我便直接帮他清除体内的那些东西。”闻言苍离松了一口气,但是脸上却又浮起一丝担忧之色。

“虽然我很想云之快点好,而且现在也只有你可以出手,但是……已经快要到决赛了,明天你们四人相斗,除非你抽到千宴,否则面对秦菁和桑煦凝,都是一场硬仗要打。你……”

苍离心中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的,经过这些天的选拔,终于决出了最后四人来争夺冠军。秦菁,桑煦凝,羽千宴,凤长悦。这四人无一不是天才中的天才,而且各有手段,都不是好像与的。

若是千宴还好,可若是另外两个人,只怕今天长悦消耗一番,明天……

凤长悦摇摇头:“您放心。无论是谁,我都会赢。”

她语气平静,像是在说着一件在正常不过的事情,仿佛结果早已注定,不用再费神犹豫。

苍离还想说什么,凤长悦却道:“我要开始了,还请您帮忙护法,不要让别人来打扰。”

苍离叹了口气,道:“好。”

随即便走了出去,守在了门口。

这丫头,性子向来倔强,只是若是她这样说,应当也是的确有把握吧……

想着这些,苍离沉默不语,开始将精神力扩散而去,笼罩了附近整个场所。若有任何异动,就能早点发现。

房间之内,凤长悦静下心神,随即用灵力包裹天堂火,探入宗云之的身体之中。

她一进去便感觉到那黑色雾气似乎更加浓郁了,身体似乎也受到了很大的损毁,好在苍离已经用丹药控制住,并且加强了他身体的强度,此时若是开始,他也能承受住。

凤长悦便沿着他的经脉,缓缓探去。

这一次,没过多久,她便觉察了那黑色雾气的存在,随即将天堂火分散成好几股,分别涌向他的四肢百骸,同时将那些黑色雾气逼迫追至丹田之内的灵皇之晶。

这是一个极为细致的过程,因为那些黑色雾气太过分散,而且量少的时候非常不容易察觉,最关键的是,人体内经脉实在是太过复杂,所以她要将这些全部清除,便需绝对的耐心和精力,一点点的清除。

时间缓缓的流逝,那些散在各处的黑色雾气,也终于全部聚拢到了灵皇之晶!

凤长悦操纵着天堂火,将那些一点点的驱赶到中间的位置,那些东西变得越发浓郁,甚至看起来已经有些像是黑色的液体了,可见分量之多。

这些黑色雾气,凤长悦可以肯定,是最开始的那些在他体内吞噬力量而后生成的,这才几天时间,便已经成了这般模样,可见有多么厉害。

若是再晚几天,只怕就算是她将他体内这些东西清除,他也会成为一个废人了。

凤长悦平心静气,将天堂火扩散开来在他丹田之内形成一道火墙,将那些黑色雾气全部包裹在里面。

感受到天堂火的威力,那些东西似乎有些慌张,想要逃窜出去,可是却被凤长悦堵得牢牢地,一点都无法渗出去。

短暂的停顿之后,凤长悦便闭上眼睛,天堂火开始疯狂的燃烧起来!

尽管有着灵力的包裹,但是当天堂火开始的时候,宗云之的身体,还是迅速的发热,甚至连脸颊都变得通红,而后不断的出汗。

但是他一直昏迷着,没有醒来。

金色的天堂火在他丹田之内,疯狂的绞杀着那些想要流窜的黑色雾气,天堂火似乎真的是那些东西的克星,每次靠近一些,便迅速的灼烧殆尽,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越是这样,那些剩余的黑色雾气便越是疯狂,想尽各种办法,拼命的想要逃出去,甚至有一些想要渗进灵皇之晶,可惜那个,也已经因为苍离的丹药作用,而变得强悍许多,加上凤长悦早已经分散出一丝将它保护起来,所以那些黑色雾气真正成了丧家之犬。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些东西,终于被尽数清除。凤长悦甚至感觉到,最后一点被清理的时候,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尖叫,然而细细听去,却又没有。

她眉头微蹙,检查了他体内一遍,终于确定他的身体里,已经完全干净了。

她光洁的额头上,也不知什么时候,冒出了一头的细密汗珠。

她不知道,已经过了一个半时辰了。

将自己的力量抽出,她才轻轻吐出一口气。

转身,却忽然撞进一个温暖的怀抱。

“他是什么身份,也值得你这般全力相救?”轩辕夜的声音,似乎带着几分不悦。

“你以为自己真的无所不能吗?虽然只有你有神火,只能你来救他,但是何必如此?你知不知道你明天还有一场营帐要打,若是再这样下去,你的身体也会变得虚耗!我让你好好照顾自己,却原来,你都是这样做的吗?你究竟,有没有把我的话放在心上?”

轩辕夜极少会一次说这么多话,而且也极少这般带着几分严厉的对她,显然是真的生气了。然而凤长悦却分明感觉到,从后心处涌进一股温热的力量,顿时觉得那一点疲惫都消散了。

凤长悦不知他是什么时候来的,却也不想去问,苍离知道他的身份,自然不敢不放他进来。她今天说了来帮宗云之,可能时间也有些长了。

听着轩辕夜的话,她只是身子一软,便靠在了他的怀里。

“嗯,这不是有你吗。”

温香软玉入怀,轩辕夜已经是心软,然而这话,却让他更加心疼,也突然生出愉悦。

她性子向来杀伐果决,极少露出这般模样,也极少依赖他人。

可是现在,她靠在他的怀里,说了这样的话。

如何不让他心疼?如何不让他欢喜?他眉目之间似有微风,眸色顿时潋滟,似有月光映亮飞雪,一瞬间让人迷醉。

“嗯。你还有我。”所以,一切都交给他吧。

……

比赛已经接近结束,现场的气氛,也是越发的热烈。

甚至场外,已经开设了赌局,纷纷猜测谁会夺得第一。

最后剩下的四人,便在今天,决出最后两人。

大约是被气氛感染,便是裁判的,都比往常更加快速敏捷,带着兴奋。

“半决赛第一场——奥斯帝国凤长悦,对阵纳克兰帝国桑煦凝!”

感觉到对面的目光,凤长悦缓缓抬起脸,忽然勾唇一笑,一瞬间如同万花盛开,灿烂耀眼。

她极少笑的这般灿烂,虽然左边脸颊上,还有着淡淡的胎记,可是还是让人忍不住惊艳。

然而对面的桑煦凝,却忽然觉得,一股刺骨的寒意,从脚底升起。

桑煦凝,我等了很久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