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60 暗下黑手!

却见擂台之上,一线火焰,忽然从蒂亚身后窜出!直冲她的后心而去!

凤长悦的一声惊叫,立刻让蒂亚警惕,随即便感觉到身后那不同寻常的温度灼烧而来!她立刻下意识的就地一滚,避开了这一攻击!

那一条白色的火线,便直接打在了地面上,顿时呈现一片焦黑!

蒂亚立刻站起身,看到那被摧残的痕迹,豁然抬首!

看到蒂亚险险避开,凤长悦稍微放下了心,然而心中,却更加警惕。

这个桑煦凝,比想象中的更加难以对付。她不仅灵力修行极好,还是一个炼药师,而且看样子,天赋也极好,加上身上有神火,自然操纵自如。

这一招便是如此,表面上看,她似乎正在花费心思应付冲着她而去的独角兽,但是她却分出一分心神,趁机对蒂亚暗下杀手!偷分出一线火焰,从她背后攻击!

然而她面上,却分毫不显,足可见此人城府之深!手段多样!

而蒂亚惊险避过,卡西尔也是顿时长舒一口气,随即意识到自己这样似乎有什么不对?

“我做什么要担心那个剽悍的女人?!真是疯了!”

卡西尔烦躁的挥舞着扇子,一双桃花眼不知是因为恼羞成怒还是什么原因,而带上了几分潋滟波光,让人看着更是心跳不已。

周围的少女见此,更是眼冒桃花,心中赞叹不知是谁家少年,竟然连生气都这般让人沉沦?

更是有些胆大的,冲着他不断的招手,想要引起他的注意。

若是平时,美人投怀送抱,卡西尔自然是乐意之至的,但是现在,看着那各色美人,竟然觉得索然无味,甚至连多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他虽然用扇子遮着脸,但是仍然可以看出他似乎有些心不在焉,而且并没有如同往日一般回给她们春光潋滟的眼色。

当下有些少女便失望的扭过头去。还有一些不死心的,还在眼巴巴的等着。

可是这一切,也已经无法让卡西尔在意。

感觉到自己身上的目光骤减,还有周围少女有些幽怨而期待的眼神,卡西尔心中忽然烦躁。

自己这是怎么了?平时可不是这样的!他向来风流,最不忍见美人失望,也最乐意承受美人的目光。一旦有美人的眼神转移,他甚至还会觉得有小小的失落。可是现在,他居然有一瞬间,觉得这些人的眼神——实在是让人厌恶!

而那些少女不再看他,也没有让他觉得失望,反而隐约有些轻松一般。

这让他心中很是烦躁,不知道自己怎么忽然变成了这个样子。

他快速的扇着扇子,似乎想要将什么东西全都驱散。

可越是这样,心中,却越是烦躁。

无意间抬头,又看到了蒂亚险险避开一招。

他顿时心情糟糕透顶。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脑子里,竟然全部都是这个女人的身影!都是和她作对的那些场景!

他从未有过这般感觉,可是心中下意识的觉得有些烦躁,便想要将这一切关于她一切的东西都挥出脑海。可是却发现做不到。

而且他越是刻意,那人的身影,便越发频繁而深刻的出现!

他有些头疼的用扇子敲了自己的头:这到底是怎么了?而他又到底该怎么办?

他的眼睛不自觉的朝着擂台瞟去,虽然不想继续想着这些,但是却总是控制不住自己,而且脑子里也总是蒂亚的小脸在闪来闪去。

最后他干脆什么都不想了,果断继续看!

怕什么?看就看!

蒂亚惊险躲过,自然也是瞬间明白了这一切,顿时气的牙痒痒。“我呸!居然敢跟老娘玩儿阴的!今天要是不好好回报你一下,还真是对不起我自己!”

蒂亚的话顿时惊落一地下巴。

这、这原本说好的淑女呢?原本看着娇俏可爱的少女呢?

怎么一眨眼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不少人觉得心中幻想破灭,这哪里是温和安静的少女,简直是剽悍无比的汉子啊!这样的火爆脾气,果然还不是多数人能够承受的……

卡西尔看着翻了个白眼,就知道这女人改不过来!不过还是这样子看着舒服点。就应当这样!上去把那个女人彻底打败!

他脸上重新挂上了笑容,而且似乎比之前还要灿烂,一双桃花眼就盯着场上去了。

蒂亚狠狠咬牙,而后身体也忽然腾空!而后手上皮鞭用力一挥!

一道迅疾的红影便顿时甩了下来!

而下面,赤瞳也即将撞到桑煦凝!

还未靠近,便已经感觉到身前强大的压力挤压,也瞬间让她警惕起来!

她身前,顿时初夏一个盾牌!而这盾牌,正是由神火所形成!

强烈的高温顿时让周围的空气温度升高!近一些的甚至隔着那么远的距离,也能感受到其中威压!纷纷色变!

然而赤瞳却恍如未见,速度分毫不减!向着桑煦凝而去!

同一时刻,上面而来的鞭子,也瞬息抵达!

两方夹击,桑煦凝顿时红了眼眸!没有人看到她眼中,一霎而过的狠厉!

她忽然向后退去!而那些火焰,也顿时朝着前方涌去!

赤瞳赤红色的眼睛里,充满了暴戾,看到那向自己扑来的漫天的火焰,竟是忽然闪过一丝人性化的鄙夷。

这样的,居然也胆敢称是“神火”?忒不要脸了!真当它没见识?

赤瞳身上携带着的能量,已经到了一个十分狂暴的地步,众人看不清,只能模糊的看到一个白影,而在那火焰即将将它包围的时候,却见它的身形忽然跃起!

独角兽虽然不算是飞行界的魔兽,但是在它们进化成神兽的时候,会生出两只翅膀,而此时赤瞳虽然还在幼年,但是简单的腾跃和近距离的飞行,还是不在话下的。

桑煦凝掌控神火攻击赤瞳之后,便猛然抬头,应付蒂亚挥来的鞭子!然而那鞭子不仅没有受到任何损伤,甚至这一次威力更大!

她情急之下,立刻起手推出一掌!

雄厚的灵力形成的巨掌,朝着那落下的鞭子而去!

二者相撞,顿时僵持!强大的能量波动,朝着四周散去!

然而正在此刻!赤瞳忽然便跃起,朝着她而来!

它的速度实在是太快,那些火焰虽然厉害,可是却被它甩过,而后用尽全力朝着她扑来!

桑煦凝恍然回头!

一团几乎凝聚成实质的能量,顿时迅猛而来!

她甚至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都已经遭受到了强大的挤压感,因为那力量来的太过迅猛!

还未到眼前,她身上的衣衫,便忽然发出轻微的撕裂声!

她脸色骤变!

若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衣衫尽碎,那才是让她永远抬不起头来!

心中越是急躁,她对于蒂亚的恨意,便多一层!

连忙召唤灵力铠甲应对,总算是惊险保住,然而她心中,却也越发的恼怒。

双方力量夹击,此时却是没有任何时间来考虑其他事!

她连连后退,似是被逼迫的无力回击,甚至几次惊险擦过袭来的能量风暴,看起来有些力不从心。

周围人看的纷纷摇头。

“怎么这般容易就被打败了?也实在是让人失望啊!”“花叶不能这般说。毕竟那个蒂亚,可是有魔兽助阵,而且还是独角兽这样的高级魔兽,自然是没得比。那桑煦凝虽然有点吃力,但是也还没有败下阵来不是?我看,指不定她还有后招呢!”“什么后招?现在她都快掉下擂台了!若是真的有什么手段,还不早就用了!”

众人议论纷纷,然而却也都紧紧的盯着,不肯错过分毫。

正在此时,赤瞳身上的能量,终于脱离而去!瞬间笼罩桑煦凝!

她的身影顿时被吞没!

有不少人顿时震惊的睁大了眼睛!

虽然看不清晰,但是他们也能看出,那一团力量,究竟有多么强大啊!那里面掺杂的无数刀刃一般的力量,仅仅是这般看着,便觉得一阵肉疼!

高台之上,几位强者,则是面色不同。

而上方,蒂亚的长鞭,也终于打散了那巨掌!蒂亚干脆飞身而下,直冲桑煦凝而去!

“桑煦凝怎么一直连连溃败?”“按着她的实力,即使无法完全压制蒂亚和独角兽的联合,但是也不至于这般啊……她身上毕竟还有神火,也应当有其他手段,怎么会被逼到死角?”“不过蒂亚也确实厉害,再加上独角兽也不是吃素的。要知道,独角兽有进化成神兽的潜力,本身实力就十分出众,而且他们这一种族,对于神火并没有其他魔兽那般恐惧。也许,这就是为什么蒂亚反而更胜一筹吧……”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觉得,桑煦凝似乎没有那么容易认输…。她溃败的如此快……”

几人低声议论,柳承修面无表情。

然而在看到蒂亚俯冲而去的时候,却忽然冷笑一声。

蒂亚的身影瞬息而至!

凤长悦眸色一惊,立刻看向桑煦凝:“她在装!”

转头想要警告蒂亚,但是蒂亚已经到了!

被一团狂暴的能量笼罩的桑煦凝,在蒂亚即将靠近的时候忽然发出了一声低笑!

蒂亚立刻觉察不对!然而已经来不及!

一只手臂,忽然从里面探出!狠狠的抓住蒂亚!

蒂亚一惊,随即立刻要挣脱,但是也不知桑煦凝是怎么了,手臂的力量忽然大了许多!竟是没有让蒂亚挣开!

随后,她忽然从里面扑出!拉着蒂亚倒飞而出!不过是一瞬,但是众人还是看到,桑煦凝周身的灵力铠甲竟是有些破损,但是这丝毫不影响她的速度,她的前胸,似乎还有点血迹,面色微微苍白,似乎是受了伤,但是众人却没有感觉到她周身气息变弱,反而——更强了!

这一幕顿时惊呆了众人!

然而不过是瞬息之间,桑煦凝便拉着蒂亚,飞到了擂台的中间,而后一掌狠狠打在她的胸膛!

蒂亚被她牵制,虽然有灵力铠甲护体,但是还是受到重创,顿时吐出一口血来!

卡西尔的扇子骤然止住!

凤长悦眸色顿厉!

柳承修缓缓笑开。

这突然的转变让众人都是有些反应不及,然而不过是一刹那的时间,桑煦凝便连连出手!连连攻击!

蒂亚反手相抗,却似乎无法抵抗,想要挣脱,却也没有办法。

赤瞳见此,眼睛里面的暴虐气息顿起!随即冲了过去!头顶的角,也越发鲜艳透明!

然而正在此时,身后忽然传来一阵火热!

而桑煦凝,此时也忽然看了过来!白皙的手,正放在蒂亚的脖子上!

她狠厉的一眼,顿时让独角兽明白了她的意思!

若是再靠近一步,便杀了蒂亚!

赤瞳的脚步,顿时变慢!而此时,身后的火焰,也突然扑了上来!顿时吞没了它的身影!

这一切发生在瞬息之间,而且桑煦凝的动作很快,又有着二人身上的灵力光芒遮掩,所以竟是没人看到这一幕。

有不少人都以为是那火焰太快,独角兽躲闪不及。

但是看了一会儿,却发现那独角兽竟像是停住了一般,任由那火焰在自己身上灼烧!

不少人看着,捂住了自己的嘴。

普通的火焰灼烧,已经是足够疼痛,何况神火!而它竟然还这般的受着!可想而知这是在遭受何等的痛苦!

蒂亚自然是看的清清楚楚!

她此时被桑煦凝压制,不知道为什么身上像是失去了所有力气,无法反抗,但是看到这一幕,却仍然让她气的浑身颤抖。

这个桑煦凝,竟然敢威胁赤瞳!还这样折磨它!真是好歹毒的心肠!

“贱人!不管你对我用了什么手段,敢这么对待赤瞳,我一定会想办法让你生不如死!你给我等着!”

蒂亚愤恨的瞪着桑煦凝,那眼神警示让她心神一颤,里面的森凉和恨意,竟是让她顿时浑身出了一身冷汗。

然而她瞬间调整了自己的情绪,冷笑一声:“是吗?”

此时她们二人,是浮在半空,桑煦凝将蒂亚的双手困于身后,将她紧紧牵制住,她们紧紧挨着,旁人便也听不到她们的对话。

桑煦凝的手,忽然一个用力。

轻轻的骨折声响起!

蒂亚的脸色顿时一百!

桑煦凝竟是趁着众人看不到她们交缠的双手,在背后下了毒手!生生折断了蒂亚的手指!

十指连心,蒂亚顿时疼的额头冒汗,但是却没有如同桑煦凝预料的那般求饶,甚至连痛呼声都没有喊出口。

蒂亚忍着疼,嘴唇青白一片,却忽然笑了。

“你等着,你今天给我的,我一定会千倍讨回!”

咔!

桑煦凝心中恼恨,竟是瞬间再度折断蒂亚的手指!

蒂亚紧紧的闭上眼睛!那疼痛太过,甚至让她的脑子出现了空白。

然而这般样子,看在众人的眼中,却只觉得莫名其妙。

桑煦凝唇边带着笑:“好啊,我等着你。只是在那之前,你最好,还是保住你自己的命吧!”

随着她的话音落下,她竟是接连不断的折断了蒂亚的其余手指!

咔嚓!

紧接着的几声骨折声,听得桑煦凝心中痛快,看着蒂亚疼的脸色几乎都扭曲了,才终于觉得出了一口恶气。

然而正在此时蒂亚却忽然睁开了双眼!感受到赤瞳承受着的剧痛,以及自己身上的疼痛,她此刻对桑煦凝已是恨极!

赤瞳看着她,虽然恨不得立刻冲上来,但是还是担心桑煦凝会真的立刻要了她的命,只得在火焰之中忍耐着,身上甚至出现了几处严重的灼伤,却还是不敢妄动。

蒂亚看着,心中心疼不已,想要劝它别顾虑这么多但是它却宁愿自己受着,也不愿意让她冒一份的危险!

感受到这些,蒂亚心中又暖又急切,而后猛然回头看向桑煦凝!

她的眼中,带着全然的无畏和痛恨——

“有本事,你现在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死我。否则……将来你一定死的比我惨!”这话让桑煦凝心中顿生厌恶,她不屑冷笑。她才不会这般傻,在这里杀了她。可是就冲着这个倔劲儿,她也会送她一程!

“那就看你有没有那个能耐,活到那一天了!”

她在蒂亚耳边低语,而后忽然将她撒开,而后一脚踹向蒂亚!

这一脚,她倾注所有灵力,用尽全力!

蒂亚虽然已经处于劣势,但是见此还是立刻伸出手臂交叉在胸前,挡住了那一脚!

咔!

清脆的碎裂声顿时响起!

紧接着,她的身体,便飞速的朝着地面飞去!

赤瞳立刻飞身而上!稳妥的将她接住!

卡西尔眸色顿厉,一双潋滟的桃花眼之中,似有寒风闪过,周身的气息也变得冷厉。周围的人顿时觉得一阵寒冷,转头看他,却被他周身气势所惊。

卡西尔此时心中简直怒火滔天!

别人看不见,可不意味着他看不见!那个桑煦凝,竟然敢暗下杀手!真当他们都瞎了不成!

而此时,众人也终于看清,赤瞳身上的伤!

原本漂亮的白色毛发,竟然已经损毁的不成样子,烧焦参差不齐,而且身上也出现了不少灼伤的痕迹,血肉翻卷,看着触目惊心。

不少人不忍心的扭过头去。

而此时,赤瞳却似乎并不在意,将蒂亚接住之后,便感受到她微弱的气息,心中焦急,一双红色的眼睛里,满是焦急和慌张。

桑煦凝随即落下,脸上有些惊讶还有几分惶恐,甚至还有几分不知所措,好像不知道自己会造成这般结果一般。

看着她靠近,赤瞳立刻警戒的往后退去。猩红的眼睛充满了愤怒和敌意,死死的盯着她。

桑煦凝有些无措:“对、对不起,我没有想到,她会这般柔弱的,我见先前她都是很厉害,所以也就出了全力应对,却没有想到会造成这般结果……对不起……”

赤瞳低低嘶鸣一声,浑身气息都十分暴乱,整个都显得十分焦躁不安而又愤怒。

桑煦凝想要上前,又似乎有些担心。

“对不起啊,我不应当出那么大的力气的。我也没想到会这样……神火危险,你为什么不尽力挣脱?我虽然想要赢,却没有想过伤害你们到这个地步的!”

她言辞恳切,神色纯真,还带着几分不知所措的慌乱,盈盈眸光,看得人一阵心软。

赤瞳心中恼恨至极,但是此时它还未能达到口出人言的境界,便只能低低的嘶鸣,无法辩驳。

看着这一幕,原本对桑煦凝有些怨言的人,也都释然了。

“原来她不是故意的啊!我就说嘛,她怎么回事这么狠毒的人呢?毕竟是那可怜的公主,这点心胸还是有的吧!”

“是啊!我方才看到那独角兽,还真的以为是她故意的呢!原来不是啊!那这就谁都怨不了了,要怪,也只能怪蒂亚没有实力了!”“这种比赛,向来如此,你若没有实力,自然要承受后果!怎么能受伤了之后,便怪罪别人太厉害呢?我看着场,胜负已定!谁也不能怪罪别人!要怪,也只能怪罪自己!”场上众人议论纷纷,却都是站在了桑煦凝一边。

凤长悦眉头紧蹙,蒂亚看样子似乎快要不行了,但是还没有认输。难道她还想继续吗?

她清楚蒂亚的性子,必定是要准备和桑煦凝打到底!

但是此时的她,如何打得过桑煦凝?

凤长悦看向赤瞳,却发现它已经接近疯狂,根本听不到别人的话。

而且魔兽本身便是和主人心神相依,只怕此时它已经因为蒂亚受伤,而想要将桑煦凝千刀万剐了。

虽然她不知道方才为什么蒂亚一瞬间处于劣势,而赤瞳又一下子停住,但是现在,她们还是先保住命要紧!

凤长悦在心中叫了小白一声:“小白,你能让赤瞳回来吗?”

小白知道此时凤长悦心中焦急,便直接道:“主人,现在那独角兽已经处于疯狂的边缘了,不知受了什么刺激,此时竟然这般激动。若是继续放任,也确实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不过您放心,这点小事,我还是有办法的!”

闻言凤长悦顿时长舒一口气。

小白随即从魔兽空间出来,窜上了她的肩膀。

坐在一旁的连城,顿时看到了小白,心中有些惊讶,却也没有十分在意,只当是凤长悦的小宠物。

小白蹲在她的肩膀上,看向赤瞳。

赤瞳情绪暴戾,头上的角也越发的鲜艳欲滴,虽然身上满是灼伤,却分毫没有退缩的意思。背上的蒂亚头微微一动,似乎想要起来。

凤长悦立刻示意小白行动!

小白随即看向赤瞳!

正要冲上前去的赤瞳,终于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一般,扭头看来!

凤长悦一瞬间,看到了它眼中浓郁的愤怒和悲伤。

她心中不安的感觉更甚,不知道蒂亚此时究竟是什么样子了。

小白和赤瞳对视了一瞬,便是凤长悦,也感觉到了小白身上一瞬间爆发的尊贵气息。

然而不过是一刹那,便消失了,似乎那感觉,只是错觉。

而周围更是没有人注意到这点。

唯有一双眼眸,看了过来。

凤长悦扭头,对上那双深邃的凤眸,轻轻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无碍。

虽然只有一瞬,但是小白明显对于赤瞳起了作用,它眼神之中的暴戾稍微退去了一些,浮现的,竟是欢喜和希望。

它热切的看着小白,眼中却越发的悲伤。像是一个受了欺负的孩子,终于见到家长时的样子。

小白眼睛一闪。

赤瞳眼中闪过几分犹豫,最终还是动了——

它向后,退了一步。

注视着擂台上场景的众人顿时有些摸不着头脑。

这独角兽前一刻还愤怒不已的打算冲过去,可是现在怎么忽然后退了?

桑煦凝心中一沉。

若是它此时冲过来,疯狂不已的战斗,那么她便可以顺理成章的彻底将她们打残,而现在……它为什么突然后退了?

魔兽看到自己主人受了伤,感应到主人心中的愤怒,不应当不顾一切的吗?

现在这一只是怎么回事?

就连高台之上的诸人,也都是有些疑惑。不过想到独角兽毕竟不同于一般魔兽,而且这样分明是对蒂亚更好的选择,也都没有太过在意。

唯有柳承修面色难看的冷哼一声。

而场上,退出了一步之后,赤瞳没有犹豫,继续向后退去!

三步之后,它已经退到了边缘!

只要再退出一步,便可以当做放弃!那么这场比赛就会终止!

桑煦凝心中暗恨,怎么能这么便宜了那个女人?!

她上前一步,脸上露出担心的神情。

“你的主人好像伤势很重,都是我的错。我、我这边还有一些丹药,可以帮助她稳定伤势,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再动手的!我也不希望看到她变成这般模样的!你和你的主人心意相通,必定知道此时的她,究竟有多痛,我可以帮你……”

她每说一句,赤瞳眼中的愤怒,便多一分,心中的恨意,便厚一层。

它的脚步忽然顿住。

凤长悦心中一顿,

小白也是一愣。

众人的眼神,都看了过来。

所有人都以为这是桑煦凝在道歉,因为自己出手过重而心怀愧疚,还想要帮忙治好蒂亚的伤。

唯有赤瞳知道,她的每一句,都像是刀子一般锋利!

若不是她暗下黑手,主人又何至于此?

此时竟然还有脸说出这样的话,真是不要脸至极!

赤瞳眼睛里,重新被疯狂的情绪覆盖!

凤长悦蹙眉,小白立刻咬牙:“这个女人说的话,刺激了赤瞳!”

但是想要跟它比?还差得远!

小白的威压,顿时降临在赤瞳身上!

这种魔兽之间的血脉威压,别人是感觉不到的,唯有魔兽才能最清晰的感应。所以赤瞳立刻再度清醒了过来,虽然它的心中,十分想要冲上去杀了那个女人,但是带着远古气息的血脉威压让它无法反抗。

它死死的盯着桑煦凝,几乎哟啊把她刻进心里。

桑煦凝见此心中暗喜,只要朝前一步……

咔。

赤瞳忽然后退一步,一脚踢烂了擂台的边缘,溅起无数碎石烟尘!

它的驮着蒂亚,一脚出了擂台!

桑煦凝一惊!然而面前却忽然飞来了无数乱石,携带着赤瞳的愤怒而来,飞速划过,几乎能够割裂脸颊!

她连忙遮挡!

然而还是被这东西搞得灰头土脸,身上也瞬间落满碎石和尘土,整个人都狼狈不堪。

虽然没有受伤,可是这样的形象,却是丢人至极。

当下有不少热掩唇而笑,还有一些更放肆的,直接开怀大笑。

桑煦凝难堪至极,心中羞恼,下意识就要出手,然而抬头看去,才发现赤瞳和蒂亚,已经出了擂台!

她已经不能再出手!

这怎么可能?

她方才明明说了那样的话刺激它,别人不懂,它不会不懂!而且她分明已经看到它满是愤怒就要冲上来了,怎么会忽然退后了?

然而这些,她却是永远不会知道了。

就在这愣神的时候,裁判的声音传遍了整个会场——

“桑煦凝胜!”

然而虽然宣布了胜利,场上的众人依旧在笑她的造型,掌声和欢呼声掺杂着不明意味的笑声,让桑煦凝第一次感觉到即使是赢了,也无比难堪!

她强自镇定,微微一笑,转身离开。

然而却没有人看到她放在袖子中的手,已经握紧,甚至因为指甲嵌进手掌,而传来刺痛。

凤长悦和连城立刻前去,快速抵达蒂亚身边,将她从上面搀扶下来。

她的意识已经有些不清,眼眸紧闭,脸色惨白,身上还有着凌乱的血迹。

凤长悦小心的将她扶下来,然而却忽然发现,她的手指,呈现扭曲的姿态!

她心猛然一跳,浮现一个猜想,仔细看去,果然如此!

十根手指,竟然尽数断裂!

而一旁的赤瞳,也终于昏倒。

凤长悦豁然回首:“桑煦凝!”

快要走下台的桑煦凝回头,却见凤长悦正冷冷的看着她。

突然寂静。

凤长悦唇瓣微弯,然而笑容冰寒刺骨——

“多谢你。”

旁人都以为她是谢桑煦凝手下留情以及最后的示好,然而只有桑煦凝看懂,凤长悦绝对是在警告她!

感受着蒂亚几乎不可闻的呼吸声,凤长悦在心中,一字一句道。多谢你,让我多了一个,杀了你的理由。

------题外话------

咳咳,本来是要万更哒,结果昨天半夜坐着对着电脑睡着了也是醉了。今天早上起来结果半路饿的不行喝了粥,为了准时发就先这么多吧么么哒!我先去吃饭鸟~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