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59 激烈交锋!

然而看到凤长悦的反应,秦菁却笑得更深了,似乎很是期待一般,又像是等待已久终于到了快要实现的时候的那种兴奋。

她随即好似并不在意的转过头去,但是凤长悦知道,秦菁必定已经兴奋不已。

她似乎对她……有着很诡异的……恨意。

感觉到一道目光笼罩,她转头看去,正看到轩辕夜微暖的目光。

她微不可查的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无碍。

轩辕夜看了一眼秦菁,脸上逐渐如同覆了冰霜,带着几分锋锐之气。

然而这一切,都不过发生在一霎那,周围并没有其他人注意到这些。

第二轮的比赛,便继续进行着。很快便决出了最后的三十人。巧合的是,这三十人,竟然完全平分,三大帝国各有十人。

这三十人,需要隔一天进行一次次的抽签对决,才会决出最后的四人。

而这也意味着,比赛会越发的激烈,因为越是到后面,实力就越是强悍,而且这些人都是有着很好的战斗经验的,都会从别人之前的打斗中吸取教训,从而想出应对的办法,所以相对而言,比赛会更加惨烈和艰难。

当晚,安静的房间之内,苍离满脸严肃的站着,在他的身旁,站着随行而来的各个学院的长老,而代表帝国的沈剑平带着人去外面加强警戒了,此时在他的身前,则站着即将进入下一场比赛的十人。

这十人当中,伽陵学院赫然占了四席!除此之外,新月学院一人,北星学院两人,海涅学院一人,以及帝国选拔出来的年轻强者两人。

这个结果,无论如何是有些出乎众人意料的。

伽陵学院的人,未免也有点太多了。

其他几大学院的长老看着站着的凤长悦几人,神色各异。虽然早就知道这几个人不一般,可是却也没有想过他们居然只损失了宗云之一人!其余的全部进入了下面的一局!

“伽陵学院果真名不虚传啊!竟然出了这么多的天才人物!咱们一共剩下十个人,竟然四个都是伽陵学院的,实在是令人惊叹啊!”“伽陵学院屹立千年,自然是无与伦比的存在。况且现在,能够有天才人物出现,也是我们共同的幸运不是?”“没错没错,现在我们没有学院之别,之前若是曾有嫌隙大家都暂且放下,且为了下面的厮杀——战斗!”

虽然此时他们代表的都是奥斯帝国,但是此时看着这一幕,终究还是有些芥蒂的,只是这些人都知道现在也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都没有表现出来罢了。

而苍离自然是对于这些心思心知肚明,不过他懒得去计较。

现在最主要的任务,还是要保全这些人的性命。

想到这里,苍离脸色严肃了起来。“诸位——你们都是帝国最优秀的天才,也是这一次三国交流大会,咱们最后的希望。在接下来的比赛中,最终只有四个名额。然而想要获得这最后的四个名额,还要经历数场厮杀。”

他环视了一圈,沉声道:“我说的厮杀——是真的厮杀!你不知道有哪些人会做出什么事情来。也不知道他们为了胜利,会采取什么样的手段。总之,每一次都不会缺少遮掩的人物:他们依靠着各种各样的方法,无论伤了人还是杀了人,他们为了最后的比赛,会做出一切过分甚至遭受谴责的事情!所以,今天叫你们过来,我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警告你们,千万在接下来的比赛之中,保护自己的性命!”

“你们是最优秀的天才,前途无量,若是因为某些原因折损到这里,那么你就是白死了!因为在这里,除了擂台,还有无数的战场!你们现在所在的位置,就极有可能已经被敌人确认,而后伺机杀了你们!你们可知,上一次三国交流大会,参加的一百二十人之中,死了多少吗?”

整个房间鸦雀无声。

苍离神色沉肃:“前前后后,一共死了十七个!而且中,死在擂台上的,只有三个!而且还是因为没有及时抵抗,才导致的死亡!而其中人……都是死在了擂台之下!不过,说是擂台之下,倒也不是很准确。因为那些人,大多是因为在擂台上受了伤,才会在下来以后,不治身亡!而他们死亡的时间……自然,也是早早就算计好的!”

众人心中一寒:这话的意思是……那些人专门吊着他们敌人的命,等他们回去之后,再因为某些原因死亡!

而这个时候,是没有办法追究责任的!

所以这也就意味着,这大会看似风平浪静,实际上早已暗潮汹涌!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将他们尽数吞没!

听了苍离的话,原本不甚在意,神色淡淡的一些人,脸色微变。

“苍离院长,这般行径,难道大会不管的吗?”有个新月学院的少女有些怀疑的开口问道。

苍离看了她一眼,认出来这是新月学院唯一剩下的参赛者,裴曼。这个少女天赋很好,实力也不错,只是出身大家,一直是天之骄女,所以性格有些高傲,也没有经历过什么生死厮杀,能够留下来,倒还是沾了几分运气。年龄尚幼,又是第一次参加,而且看着似乎新月学院的长老对她都十分宠爱,所以她才会对这些都不是很了解,也不知道这其中的危险性。

她一开口,新月学院的长老便皱了眉:“曼儿,慎言。这里不是你可以随便说话的地方。苍离院长在说的时候,你不要插话。”新月学院是女子学院,听闻她们对于学生的管教也很严格,现在看来的确如此。只是显然这少女并没有十分放在心上,大约是觉得自己实力不错,平时长老们都宠着,所以并没有发现长老现在真的在很严肃的说这个事情。

她调皮的吐了吐舌头,显然并没有很在意。那长老见此,看了一眼苍离,便皱着眉头要开口训斥。

苍离笑了笑,打圆场:“你是第一次来,自然是不知道。这三国大会看似公平,实则不然。而且虽然明面上说是点到即止,但是只要人不是当着众人的面死在了擂台上,那么是没有人去管的。若是想要查清,或者是讨回公道,那么都是需要自己去做的。大会是不会做出任何措施。”

那少女点了点头,喃喃道:“想不到这样的地方都竟然这般黑暗,实在是出乎意料啊……”苍离看向众人:“所以,你们要意识到这事情的严重性。你们的性命,若是自己不在意,那么,就没有别人能够帮你们了!”

一群人点头应是。

苍离气息微沉,顿了顿才道:“而且,这一次,大会之中,已经出现了神秘人物。他们在暗,我们在明。很容易受到袭击,从而吃亏甚至连姓名都丢掉。所以在这里,我必须警告你们——离秦菁远一点!若是抽签和她一组,那么就一定要做好万全的准备!见势不妙,立刻放弃!”

见到苍离语气这般严重,众人虽然不明所以,但是也都点头同意。

能让苍离这般慎重的人,必定不简单。

而且之前的比赛,他们也都是见了的。那个秦菁……的确很是诡异,手段残忍至极,但是偏偏还带着笑,似乎云淡风轻,并不觉得自己在做多么可恶的事情。而那些人像是她的跟随者一般,从来不觉得她的做法不对,甚至还为她的胜利喝彩。

此时想到那场景,仍然让人不寒而栗。

苍离看向凤长悦:“若是遇到秦菁,尽力而为。”凤长悦点点头。

苍离此举,众人虽然吃惊,但是也没有十分在意。毕竟这可是他的徒弟,若是没有什么把握,那么必定是不会这么说的。而且凤长悦的实力他们之前也是见识了的,应当是十分有把握的。

苍离这样考还有两个原因,一方面凤长悦体内有神火存在,对付那些神秘的黑色雾气很是容易,说是克星也不为过,另一方面,凤长悦已经有了一些了解,若是和她交手,凭借着她的能力,极有可能更加细致的观察,或者找出问题所在。

裴曼瞟了一眼凤长悦,心中不快。

这个凤长悦,从第一天开始就出尽了风头,赢了比赛不说,还和那个神秘的男人有联系,还得到他的特殊照顾,这几天外面讨论的,都是她!

可是她分明长了一张这么丑陋的脸,而且看起来生人勿进,难相处的很,真不知道那些人为什么那么夸她!

她也赢了比赛,进入了最后三十人的大赛之中了啊,而且她从小就接受十分系统的训练,怎么是这个半路认了苍离为老师的人可比的?

裴曼在新月学院的时候,天赋极好,实力又强,加上显赫的家室,即使是在全部都是女子的新月学院,也是佼佼者,很多人都十分敬佩她,也十分羡慕她。

可是现在来了这里,居然什么都没有了。那些光芒,全都被凤长悦给抢走了!

裴曼心中早就不爽,只是一直忍耐,此时看到苍离公然对凤长悦特殊对待,心中更是不屑。

有什么好招摇的?不就是想要突出凤长悦比他们都强吗?

她是不错,这点她也承认,可是其他人未必没有她好。

他们见了秦菁要尽量避让?要认输?

哼,别人会,她可不会!

她既然留到了现在,那么必然是要一较高下的!她要让他们都看看,她裴曼,比凤长悦优秀的多!

裴曼收回目光,心中早已经做了其他打算。

“总之,云之的伤你们也看到了,秦菁分明有所依仗,所以若是遇到,也尽量不要被她控制。这接下来,就是真正的强者之争!”

苍离一番话落,众人都是一阵兴奋——

无论如何,这一天,终于到了!

……

第四天,三十人抽签赛。

三个擂台已经被撤去了两个,中间的那个也似乎更大了一些,更牢固了一些。

周围的欢呼声和尖叫声已经几乎将人淹没,这热烈的气氛,让众人更是热血沸腾。

而第一场,很快就抽出来——

“第一场:奥斯帝国蒂亚,对阵纳克兰帝国桑煦凝!”

响亮有力的声音,顿时传遍整个会场!

短暂的沉默之后,所有人都热烈欢呼起来!

这块真是一场让人期待的比赛!

“我没听错吧?是两个少女比赛?”“是啊!而且还是两个标准的美人呢!你看——那个一身火红色衣衫的,就是奥斯帝国的蒂亚!是不是很漂亮?还有那个桑煦凝,之前也印象很深的,就是那个穿着白色衣服的!今天也很是漂亮啊!”“啧啧,两位美人交战。这可真是有看头啊!你们猜猜,这一场,到最后谁会赢?”“我觉得啊,可能是那个蒂亚赢!之前她比赛,动作都很是迅速,反应也很是敏捷,而且小小年纪,已经是灵皇,我觉得,她赢有可能!”“那可不一定!我看这桑煦凝,可不简单!虽然之前那件事挺丢人的,可是实力在那里呐!毕竟可是打败了叶子成的人啊!我看,她稳赢!”所有人都在争论不休的时候,桑煦凝已经上了擂台,神色淡定,倒是没有之前的温婉笑容了,大概被轩辕夜羞辱之后,便已经觉察出自己笑的不那么讨人喜欢了。

蒂亚瞧着桑煦凝,抬脚便要上去。

“太好了!终于可以好好教训这个女人了!老娘已经忍了好久了!今天要是不打的她满地找呀,老娘就不叫蒂亚!”

蒂亚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兴奋和痛快,显然跃跃欲试。

之前那桑煦凝居然当着长悦的面勾引那个男人,真是不能忍!虽然她不知道长悦是什么时候认识了这样的人物为朋友,但是想到桑煦凝当时装作看不见长悦,只跟那男人说话的讨人厌的样子,她就快吐了!

凤长悦从一旁拉了她一把,低声道:“蒂亚,量力而行。”

桑煦凝的实力是高于蒂亚无疑,她只是担心蒂亚一时冲动,非要硬拼受伤就不好了。毕竟那个女人,谁也料不准会不会下重手。

蒂亚冲她一笑:“你放心吧!”说完,蒂亚便一个箭步,冲了上去。

二人遥遥对立。

蒂亚上下打量了桑煦凝一番,便扬手一抖,一道赤红色的鞭子,忽然闪现!

“听闻你实力很强,不仅是灵力修炼者,还是炼药师?而且,似乎还有什么神火?嗯?”

蒂亚饶有兴致的问道,眼眸晶亮,似乎真的很好奇。

桑煦凝神色淡淡:“若是你想体验一番,我自然欢迎。”

这话的意思,自然是承认了蒂亚的一番话。

众人看着,想到她身上的那神火,也是神色一变。

是啊!她身上可是还有着神火!那一天和叶子成比赛,不就是这样取胜的吗?

而且那一天,似乎她并没有用尽全力,这样看来,这桑煦凝倒是赢面更大!

很多人神色兴奋,想要再次一睹神火,毕竟是只有传说中才存在的东西,他们此生或许也没有机会再见。若不趁着此时多看看,以后上哪里看去?

但是这一点,就已经足够成为日后茶余饭后的谈资了!

一时间,场上的气氛变得热烈起来,掺杂着隐隐的期待和兴奋,显然是在等着桑煦凝祭出神火。

蒂亚懒洋洋道:“你身上的神火,不知是拍在第几位的?威力又有多大?”

桑煦凝眉宇之间,浮现几分淡淡的清傲。若是其他,她自然不在意,可是神火……她确实有资格俯视他们!

神火榜十三位神火,降世万年以来,得到的也不过寥寥之数,她此时能够得到,已是天大的荣幸,她们,又怎么比?“第几位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今天,一定会输!希望你见了之后,可以没有遗憾的走。”

桑煦凝脸上,带着绝对的自信,似乎已经看到蒂亚认输的场景。

蒂亚听闻,差点笑出声。

这排名当然重要!只有这样,她才能知道,她究竟和长悦,差多少啊!她又不是没有见过神火,甚至她见得,是万火之王——天堂火!

长悦还什么都没说呢,她在这里倒是起劲!

看到蒂亚脸上露出的奇怪神色,桑煦凝心中微微觉得有些怪异,却也没有深思,只当是她被神火之名镇住,心中略过淡淡嘲讽。

蒂亚不欲废话,充满了战意,手上长鞭一甩——

啪!

清亮的破空声瞬间让人精神一震!

蒂亚看向桑煦凝:“既然你这么有自信,今天我便来领教一番,看看你这神火,究竟有多么厉害!”

蒂亚话音一落,手上长鞭便瞬间挥出!

红色长鞭挟带着雷霆之力,瞬息而至!

人们只看到了一道红色的影子,下一刻,那鞭子便飞到了桑煦凝的脸前!似乎下一刻,便会抽到她的脸上!

有人惊叫一声!

然而不待众人反应过来,桑煦凝神色淡定,面对那红色长鞭静海寺丝毫不惧,也没有躲闪,反而是忽然一扬手——竟也是瞬间挥出了一道长鞭!

那长鞭呈现白色,带着炽热的高温,瞬间将周围的温度提升!赫然便是她用自己的神火所变!

众人看到,感受着那难以企及的高温以及那火焰之中的强大威力,都是一阵惊叹。之前没有见到过的人,更是激动的几乎要站起来——

“那便是神火吗?果真不凡!”“没错!那就是她身上的神火!不知是第几位的神火,但是看着威力极大啊!别管第几,此生能够一见,已是不易啊!”

“神火出,自然是强悍无比!多少强大的炼药宗师都没有神火,这一个少女,便已经拥有。单是这一点,这里便没有人可以和她相比啊!”和观众席的热闹不同,这一次,观战的高台上,诸位强者都是静默不语。

他们自然知道神火之威,这场比赛是没有什么悬念的。

柳承修眼底划过淡淡的得意,转头看向苍离的位置。

空的。

他眉头一皱。

开场这么长时间了,苍离还没有来,那就是今天不会来了?

那么他去干什么了?

看到柳承修的目光,旁边几人顺着看去,果然看到苍离的位置是空的。

“苍离院长今天没有来?”“不知道,也许临时有什么事情吧。”“今天的比赛,应该很是精彩,也很是激烈。他怎么会不来?”

几人低声议论着,心中猜测各异。

柳承修冷哼一声:“该不会是怕了吧!不来也好!毕竟看到自己的学生失败,也不是什么高兴的事儿。”

柳承修的话,让几人都是一愣,随即不语。

看来这位还是和苍离过不去啊。

不过,桑煦凝身上有神火,也确实是十分占优势。

众人都看向场内。

此时,二人的长鞭正撞在一起!

桑煦凝的神火之鞭挡在身前,不过短短之距,蒂亚的长鞭则是压在其上,威势极大,可是却怎么也无法前进一步。

蒂亚见此,立刻收手,身形一转,便再度挥出!

长鞭在空中转了一个方向,瞬间再次朝着桑煦凝而去!

这一次是侧身方向!而且显然威力更大,鞭子上带着的凌厉气息,几乎犹如实质,让人看着便心生寒意!

桑煦凝脚步一错,这一鞭,便落了空。

啪!

长鞭狠狠的打在了擂台之上!

上面瞬间出现一道深深的鞭痕!沿着那一道鞭痕,还有无数细小的裂缝横亘其上!看着触目惊心,可见这一鞭的威力!

众人看着,都是浑身一抖,想象着那一鞭若是打在自己的身上,便觉得一阵肉疼。

蒂亚未得手,也并未露出失望之色,反而战意越发强烈,凝聚灵力注入长鞭,瞬间再度出手!

桑煦凝见此,冷哼一声,终于直接迎上!

她手中的神火之鞭如同一条灵蛇,蜿蜒而去!瞬间将蒂亚的长鞭缠住!

二者在半空之中,出现了片刻的停顿!

桑煦凝眼神一厉,操纵着神火,瞬间剧烈燃烧起来!

蒂亚的鞭子,顿时陷入一片火海!

桑煦凝眼眸之中闪过一丝冷意。凭着神火的威力,这一次,她的灵宝——必毁无疑!

然而她随即便觉察到不对,立刻抬头看去!

那神火之中的鞭子……怎么会没有丝毫的损毁!这怎么可能?!

剧烈燃烧着的白色火焰遮蔽了一切,一点也看不出里面究竟有什么,别人觉察不到,可是她却清楚的很!

这鞭子在里面,竟是没有一点影响!

桑煦凝狠狠咬牙,看向蒂亚,却见蒂亚正带着几分得意的笑容看着她。

“你继续,你继续。”

蒂亚满脸笑容,似乎不是在比赛,反而是在看笑话一般。

这样的神情,自然瞬间惹怒了桑煦凝!

她猛的抬头看去,面色有一瞬间的狠厉。

这个蒂亚算是什么东西!竟然也敢这般嘲笑她!这鞭子居然能够抗住神火,那么……最少是高级地阶灵宝!

见到二人僵持,过了一会儿,那神火居然还在燃烧,众人逐渐变得疑惑。

这……这是怎么了?

“那神火怎么还在继续?这好一会儿了,怎么还没有结束?难道是那鞭子还没有毁掉?”“这怎么可能?那可是神火!你不也感觉到那股高温了吗?!那还能有假?”

“可是这怎么回事?那火焰在半空之上,烧着玩儿吗?”

“……”

此时处在交战之中,旁人的议论声,桑煦凝和蒂亚自然都是无心顾及,也听不到。

可是想也知道现在这场景有多么可笑!

然而就在桑煦凝打算撤回的时候,旁边忽然袭来一阵冷风!

她豁然回首!便看到蒂亚一拳冲到了眼前!

桑煦凝一心放在神火之上,这一招竟是躲闪不及!

情急之下,她干脆直面迎上!也一拳打出!

二人拳头相撞!

巨大的能量波动,朝着四周扩散而去!顿时二人脚下坍塌了一块儿!可见威力!

众人都是惊呆,没有想到两个娇俏的少女竟然这般赤手打了起来!

而且竟然都这般强悍!

桑煦凝感受着拳头之上传来的痛感,简直想要立刻杀了蒂亚!

她从来不知道,一个女人的*竟然也这般强悍!

她平时大多都在炼药或者是灵力修炼,身体力量倒是一般,此时和蒂亚一交手,虽然她的灵力更加雄厚,可是蒂亚的靠着自己强悍的*力量,竟然和她打了个平手!

二人一触即分!

同时,桑煦凝立刻召唤会神火,顿时铺天盖地的朝着蒂亚而去!

漫天的白色火焰,顿时如同江水,涌向了蒂亚!

蒂亚腾空跃起,将那长鞭重新握在手中,便见到眼前满眼的白色火焰!

桑煦凝催动着神火,越发剧烈的燃烧,其中的力量自然也是越发强横!

审核连呆在观众席上的人,都已经感受到了那浩瀚的气息!

一时间,众人色变!

桑煦凝死死的盯着蒂亚:“既然你想要见识一下,那么我就满足了你!”

随即,那些白色的火焰,呈现包围状态朝着蒂亚而去!

不过眨眼时间,她身边已经被白色火焰占据!

蒂亚也忽然冷笑:“以为我真没有办法对付你吗?!”

说完,蒂亚长鞭忽然一收,双眼瞬间变得赤红!

而在她的脚下,竟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银色圆阵!

她周身的气息,也忽然变化!短暂的沉寂之后,猛然向上攀登!

她原本不过一星灵皇,然而此时,竟是飞速上涨!周身威压不断加强!

这一幕,顿时惊呆众人!

“那是……魔兽!”

随着众人的惊呼声,一道巨大的白色身影,忽然出现在蒂亚头顶!

通体雪白,六条腿强健有力,通体线条流畅,唯有头顶一只角,呈现血红色!

那角上面,已经有了小小的分叉,却并不明显。一双湿漉漉的红色眼睛,看着让人心生怜惜。

却又带着通身的尊贵气息,强大的威压让人不敢冒犯。

即使只是这般看着,便能够感觉到那魔兽身上传来的浩淼神圣气息!

在众人震惊的眼神中,那魔兽凌空飞行,缓步而来!一步步优雅无比,仿佛漫步云端!

随后,它便停在了蒂亚的身旁,乖巧的蹭了蹭她。

而蒂亚身上,此时也已经召唤灵力铠甲,看起来神圣不可侵犯!

这一幕,顿时惊呆众人!

“那、那是什么魔兽?竟然……竟然六条腿!”

“而且看起来威压极重,似乎不是普通魔兽啊!”“这一场比赛,可真是有看头了!”

因为这魔兽的出现,现场在短暂的沉寂之后,便瞬间沸腾起来!

而在高台之上,那些强者也都是难掩震惊的看着。

“竟然、竟然是独角兽?”

有一人难以置信的看着,喃喃道。

独角兽,天生便是八级魔兽,乃是魔兽中血脉力量极强的一个种族!当它们成年,便可以自动进化成九级魔兽!而好好修炼,那么承受雷劫,而后成为神兽的,也不在少数!

也就是说,独角兽,根本就是神兽的代名词!

这个蒂亚,竟然有着这般底牌!

魔兽性情暴戾,能够契约成功的实在是少之又少,而独角兽十分珍惜,又极为敏捷,行踪成谜,更是难上加难。

而此时,居然真的出现了!

便是这些强者,也忍不住有些感慨。

能契约独角兽,那么绝对是得到了极大的机缘了,这般运气,别人羡慕不来。

不过虽然羡慕,但是却没有人想去抢。因为独角兽身份尊贵,一旦认主,终生便不会更改。若是主人死了,那么基本也会在极短的时间内自陨。

所以即使眼热,却也没有人动别的心思。

“这只独角兽,头上的角似乎还没有完全分化,应当还是幼年期。不过看着蒂亚实力晋升的速度来看,那么起码也是快要成为九级魔兽的存在了。”

“不错。看来这次,真的会有一场异常精彩的战斗啊!”

几人相互交谈着,没有看到柳承修的脸色又难看了起来。

他看着那个独角兽,心中暗恼,本来可以轻松解决的,现在偏偏又弄出这么多麻烦!

现在的比赛,自然是赢得越轻松越好!否则到最后的决赛,又怎么办?

可是眼下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看煦凝了。

柳承修沉着脸忽然冷笑。

独角兽又怎样?现在还不是神兽,而煦凝手中,可是真正的神火!

凤长悦看着,也是有些惊讶。想不到蒂亚平时大大咧咧,竟然有着这般手段。

不过这样一来,倒是有一些把握了。

她之前已经暗中交代过蒂亚,桑煦凝身上的神火,并不是真正的神火,而只是取自神火的一部分,所以威力也不会那么强。让她不要过于担忧。

当时她脸上带笑,眼神狡黠,却原来是因为确实有着这般的底牌!

整个会场,都因为这独角兽的出现,骤然欢腾!

“我曾经看过一些杂谈,看着这魔兽,倒是和传说中的独角兽十分相似啊!通体雪白,身有六腿,而且头上有一赤红色的角。现在看来,倒是分毫不差!”“真的?是独角兽?天啊!这少女太厉害了!”“哎,你们说的那么厉害,可我看着这什么独角兽,温顺的很啊!该不会只是看着好看吧?”

有人看着场上温温柔柔安安静静的独角兽,发出了这样的疑问。

旁边的人一看,哎,好像还真是……

不过场上的两人,却并没有被外界的气氛所扰。

看到蒂亚身边温顺的独角兽,桑煦凝的脸色有了一瞬间的难看,但是很快收敛。

她倒不是怕,只是这又要费一番功夫了……

蒂亚站在独角兽身旁,显得越发的娇俏玲珑,然而此时,却没有人把她当做好欺负的柔弱少女。

“赤瞳——给我打!”她厉喝一声,赤瞳便看向了对面的桑煦凝。温顺的眼睛里,忽然泛起波澜!

那原本湿漉漉的惹人怜惜的眼睛,突然变得凶狠异常!那红色的瞳孔,看着竟是让人不寒而栗!

通神的额威压忽然降临!愈发的让人不敢冒犯!

随着蒂亚的一声令下,它看向桑煦凝,赤红的眼眸里,全然的杀意!似乎只等着合适的时机,便会将她完全毁灭!杀的片甲不留!

随着一声几乎穿破天际的嘶鸣,那白色的身影瞬间消失在原地,冲向了桑煦凝!

这一瞬间的转变,也是看呆了众人。

它头上的赤红色的角,此时也忽然散发出耀眼的光芒,席卷无数狂暴能量而去!所到之处,竟是留下了一串脚印!

擂台之上,瞬间被它踩出了数个深坑!

那些碎裂的石块和粉尘,也跟着卷进它周身越发狂暴的能量漩涡之中,直冲这桑煦凝而去!

它的身影几乎看不清,众人一眼望去,却只能看到那一团白影!

所过之处,狼藉遍地!

不过是眨眼时间,发生的这一幕,便瞬间惊掉了一地下巴。

这、这是刚才那个温顺服帖,安静无比的独角兽?

怎么瞬间就成了这样子?原本还担忧着这独角兽太过柔弱的人,纷纷捂住了脸。

便是高台之上的那些强者,也是差点被呛住。

他们没有人见过真正的独角兽,但是也知道独角兽性情确实温和,即使是战斗,也绝对是优雅的,绝对不会像是现在这样……这样……

简!单!粗!暴!

可是又没有人说过独角兽不能这样……毕竟看似这一招威力还是蛮大的…。

甚至原本对着那漂亮的独角兽痴迷不已的少女们,也都风中凌乱,纷纷觉得自己方才必定是看花了眼,怎么会觉得那独角兽温柔?

凤长悦扶额。

不愧是蒂亚的魔兽,竟然连性子都一模一样……看着淑女,实际山一旦爆炸,真是没有几个人受得了……

而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一个男人也正满眼嫌弃的看着这一幕。

他手上执着一把扇子遮住了自己的容颜,一双桃花眼笑意盈盈,虽然没有露出容貌,但是身上自有一股潇洒风流,让不少人频频回头。尤其是还有不少怀春少女,羞涩而大胆的看了好几次。

原本他还有几分心思应付,但是看到这一幕,他是彻底没了心情。

他坐在那里,无不哀怨的想:为什么?为什么凤长悦身边的人,都这么不正常?且不说轩辕夜竟然为了她来到这里,还装作是越家之人,像模像样的坐在了最上面。

虽然他本来就有资格坐在那里,可是干嘛要抢了他的位置!

他幽幽的看了轩辕夜身边的位置一眼,那里,原本是属于他的啊……

可是还没等他玉树临风潇洒风流的出现,那个男人竟然就比他还要风骚的出现了!而且居然还让凤长悦坐在了那里!

他才不会是因为惧怕他的眼神警告才坐在这里隐姓埋名!

卡西尔轻轻叹了一口气,这还不算,那个蒂亚本来他也没想着她有机会赢,谁知还算是有点手段,居然契约了独角兽。

可是…。

可是谁来告诉他,为什么这个原本应当高贵优雅的魔兽,居然成了这样!

狂!躁!粗!糙!

和它主人真是没有什么两样!

卡西尔无奈的摇着扇子,想着下日后一定要好好教教她,怎么样教导出一个尊贵而强悍的魔兽!

然而就在他无意看向擂台时,却忽然睁大了眼睛!

凤长悦的声音也难得掺杂了几分焦急,顿时响起:“蒂亚!”

------题外话------

今天是情人节。

阿夜:什么东西?呵,我有悦儿,还需要这种东西?不过悦儿,今天能不能早点回来睡?

长悦:情人节?嗯,好像只能和阿夜过。不如今天换个姿势?

阿夜:自然如此!

二月:汪汪汪!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