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56 吻

当下,坐在高台上的几位强者,都是满面震惊的站了起来!神色颇为激动。

一旁的柳承修似乎早就料到他们是这个反应,眼底闪过一丝得意,转瞬又恢复了淡然平静的模样。

几人看着那半空之中,朝着叶子成飞去的白色火焰,都是难掩兴奋,睁大了眼睛想要看个究竟。

虽然他们没有见过神火,但是眼前这火焰,分明带着极强的威压,而且温度极高,叶子成的兽火,根本无法和其相提并论!

“这真的是神火吗?”有人低声喃喃,毕竟他们没有看到过真正的神火,也不知道神火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只是知道一个神火榜。而眼下,桑煦凝手中的白色火焰,却看着极像!

旁边的人立刻像一旁的柳承修请教:“敢问柳兄,这……可是神火?”旁边的人,也都立刻回过头来。

柳承修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没有回头,眼角却分明带着骄傲。

“是,也不是。”几人都是一愣。

柳承修顿了顿,才道:“她这火焰,是神火之子,凝聚了神火精华形成的。所以虽然不算是真正的神火,但是却有着神火的威力和特性。”

“哦?还有这等事?”

这里除了柳承修,都是灵力修炼者,对于神火的了解本来就不多,听柳承修这么一说,虽然不清楚这“神火之子”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是听着已是十分厉害。毕竟神火降世万年以来,神火榜十三位,极少现世,现下能够做到这一步,显然已经是有了极大的机缘和运气。当然,天赋绝对也是极好。

众人深知柳承修绝对不会说出这其中细节,便也识趣的没有再问,而是纷纷笑着赞叹,羡慕他有这般出色的徒弟。

柳承修看了一眼已经空了的苍离的位置,心中竟是忽然觉得有一丝遗憾竟然没有当着他的面。不过想到他终究会知道,心中的恶气,总算是出来一口。

抬眼,却看到沈剑平平静肃然的眸色,柳承修冷哼一声,径自转过头去。

奥斯帝国的人,没有一个看的顺眼的!苍离,你等着吧,这一次,我绝对会让你,和你的徒弟——一败涂地!

而除了这些人一眼认出这是神火之后,看台上的人则都是没有意识到这是什么,还以为和叶子成的差不多,虽然似乎温度更高一些,但是却也没有想过是神火。

纳克兰帝国的那些人,见桑煦凝终于出手,而且祭出了神火,都是精神一震,满面兴奋的看着。

“大公主居然一出手便是杀招,可见今日她必胜的决心啊!”“是啊!平时咱们怎么请求,她都不愿在和咱们切磋的时候亮出来,而这一次,竟是一开始就使了出来!看来这个什么叶子成,也挺厉害啊!”“再厉害,能有咱们大公主厉害?”

“就是!我看咱们大公主一出手,所有人都惊呆了呢!哈哈,你们说,今年会不会两个冠军,都是大公主的!”“那还用说?一定啊!”一群人热闹的议论着,显然桑煦凝在他们之中,威信极高。

而其他两大帝国的人,则是没有这么好的心情了,尤其是罗亚帝国。

虽然此时双方不过才开始交手,但是本来以为叶子成凭借强大的修为兽火,必定能够稳操胜券,谁知对方竟然这般难缠!

那从银白色的披纱之中出来的白色火焰,一看就十分不凡啊!

而众人的诸般猜想,议论纷纷,都没有影响到正在打斗中的俩人。

叶子成看到那向着自己飞来的白色火焰,也是心中微惊,当感受到那炽热的温度和深重的威压的时候,他终于神色微变,惊呼出声。“这是神火!”叶子成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因为太过惊讶,而没有控制住自己的声调,顿时引来一片目光。

自然,那话,也被人清清楚楚的听到!

一传十,十传百,竟是瞬间就传开来!

一石激起千层浪!

整个会场之内,迅速被点燃气氛!

人们震惊的看着那白色火焰,都是说不出话来,眼中既是惊诧又是艳羡。

“竟然是神火?”“真的吗?那少女竟然有着这般底牌?”“叶子成亲自说出的,还能有假?我看啊,这叶子成虽然厉害,但是想要赢了这神火,只怕——难!”“可是那少女未免也太厉害了!看着不过十六七岁的样子,可是竟然都已经有了这般机遇!”

“哎,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神火啊!不过这神火,怎么是白色的?不知是哪一位?”众人一时静默,本来了解便不多,此时更是没有人能够说出这究竟是哪一种神火。

然而高台之上,几位强者,也看不出来。

在简单地问了几句之后,几人都很聪明的没有深究,然而此时看着看着,半天竟也瞧不出这究竟是神火榜的哪一位。

但是转身问柳承修,又显得十分没有见识,几人都是拉不下这面子,一时之间,几人都是静默不语,没有人问这究竟是哪一位的神火。

“这究竟是哪一位的神火呢?“

无数人在心中默默开问。

而此时,二人的战斗,已经开始!

看到叶子成一眼认出,桑煦凝的脸上没有任何惊讶,毕竟神火的威力,炼药师体会的最清楚,也最是能够辨别其中差距。

她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叶子成的脸色变得严肃了起来,清秀的脸庞上,眉头微微蹙起,似乎在丝思考着究竟该如何应对。

若是所料不错,这应当是排名第十一位的银魂鬼火。

虽然排名比较靠后,但是毕竟是神火,这意味着,他们两人,从一交手,就已经不是一个水平了。

但是叶子成的脸上并没有惊慌之色,虽然对方有神火出乎意料,但是他并没有放弃的意思,反而战意更胜。

“来吧!就让我看看,这神火,究竟有何不同之处!“叶子成说完,比那立刻再度催动灵力,控制着那火球,越发剧烈的燃烧起来!

橙红色的火球,和一线白色火焰,瞬间相撞!

说是相撞,倒也不准确,因为两者都是火焰,所以接触之后,说吞噬更为准确。

二者交缠的地方,能量暴乱,不断侵蚀着彼此,发生激烈的冲突,在其周围,甚至产生了一道道的黑色空间裂缝,可见冲击力量之大!

二人第一次交手,就已经拿出了自己最擅长的底牌!

而且更为奇特的是,二人更多依靠的是火焰的比斗,这一场比赛,这样看来似乎更像是炼药师之间的战斗。

激烈的交缠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因为那白色火焰实在是占据了太大的优势,本身已经隐约对橙红火焰有着压制作用,而且显然桑煦凝的灵力修为,也并不低于叶子成!

这样两相比较,便瞬间可以出结果了!

白色的如同鞭子一般的火焰,在橙红色火球之上迅速缠绕,而后狠狠挤压!

轰!

巨大的轰鸣声瞬间响起!橙红色的火焰到处飞溅!

然而下一刻,那白色的火焰,已经瞬间朝着火球之后的人影而去!

啪!

那鞭子狠狠的打在了叶子成的身上!

顿时响起无数惊叫声!还有的让你因为太激动而站了起来。

然而下一刻,众人才忽然发现,那叶子成竟是没有受伤!因为鞭子打到的——是他的残影!

桑煦凝看到眼前的残影破散,瞬间意识到不对,而后毫不犹豫转身!一簇炽热的火焰,突然从她的手心飞出!像是忽然下了一场火焰!

而这些火焰,都朝着对面而去!气势汹涌!

果然,虚空之中,忽然传来一阵波动!

而后一道人影,猛的出现!

但是叶子成的身法非常灵巧,而且在那些火焰朝着自己飞来的时候,竟是快速无比的同时出击,在面前竖起了一道巨大的厚厚的橙红色盾牌!

那是火焰形成的盾牌!

这一招,几乎是立刻减轻了桑煦凝的进攻!

虽然二者不可相比,但是毕竟叶子成的也是很厉害的兽火,这一时的阻碍,还是可以做到的!

然而高手之间,意识,便是决定输赢甚至生死的关键!

面前竖起了巨大的火焰盾牌,叶子成毫不恋战,身形一闪,便忽然落了下来!

然而半空之上,桑煦凝的动作也十分快速!

看到那巨大的盾牌,她立刻眸色微闪,便向下看去,果然看到了那道矫健的身影!

她立刻朝着下方而去!

与此同时,她双手忽然向下推出!

一道巨大的掌印,忽然浮现在二人之间!

而那手掌之上,甚至还燃烧着白色的火焰,而显得越发的威重!

那手掌携带巨大的力量,朝着下方而去!迅速靠近叶子成的身影!而那其中的强大威压,和炽热高温,甚至让叶子成也有些吃力。

感受着背后几乎灼烧起来的高温,以及那不可避免的威压,叶子成眉头狠狠皱起。他虽然知道神火威力甚大,却还没有想到会是这般强大!

他甚至几个照面,便已经落了下风!而且甚至还没有靠近,他的身体,都有些受不了了。

要知道他体内也是有着兽火的存在的,而且是九级魔兽身上取来的兽火,威力已经极强却不想遇到神火,还是没有丝毫招架之力!

他的额头上不断的冒出汗来,甚至可以闻到空气被灼烧的味道!

而同时靠近的,还有死亡的气息!

他全力运转体内灵力,再度朝着下方而去!

因为速度极快,所以甚至连他身下的擂台,都因为承受了极大的威压,而瞬间坍塌了一块!

甚至因为高温,擂台之上,甚至隐约有了被摧毁的迹象!

然而叶子成没有惊慌,他急速的朝着下方而去,越是靠近,越是快速!似乎并不担心自己会一股脑的冲下去,难以控制撞到擂台!

不过眨眼时间,他便已经接近了擂台之上!

而就在众人以为,他即将撞上去的时候,却忽然一掌推出!

这一掌,他是斜着打出去的,所以接着反冲的力量,他的身体借力翻滚而出,朝着斜方向飞出!他竟是瞬间变重新朝着反方向而去!

而且,刚巧避开了即将落下的巨掌!

桑煦凝一愣。

所有人都愣住了。

谁也没有想到,叶子成会来这么一手,竟然接着反冲力而在绝境之中寻求突破!

不说别的,单是这份心思计谋,便可看出天赋之高!

这一场,若非遇到的是桑煦凝这么难缠的对手,只怕他是赢定了的!

可惜二人实力相当,而且桑煦凝最大的优势,便是他原本占优势的火焰!

他的火焰几乎可以算是兽火之中的极品,但是终究,是兽火。

叶子成避开之后,便迅速翻滚,而后落在了擂台边缘,站定。

而同时,桑煦凝也已经落了下来,和他遥遥相望。

二人之间,有了短暂的沉默。

而后,正在众人以为,二人即将进行更加剧烈的打斗的时候,叶子成忽然笑了。

他气质安宁,这一笑,显得十分亲近,让人不忍责怪,倒是生出几分亲切之感。

他忽然拱手,微微弯腰——

“在下认输。“这清朗磊落的声音,瞬间让整个原本就比较安静的会场,彻底陷入了死寂。

最先反应过来的,自然是那些和他一同参赛的人。他们都知道,叶子成究竟天赋多高,也知道他实力多么强劲,而此时,才不过过了几招,他竟然就主动认输了?

这、这也太出乎意料了!

况且,虽然对方有神火,但是也不应当这么早就认输吧?

就连观众席上,也都是惊落一地下巴。

而高台上的几位,则都是露出了赞赏的神色。“知进退,明轻重。这小子,不简单啊!”“能够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直接认输,倒也是好胆量。”“他知道自己和桑煦凝相差不多,若是交手继续打下去,人桑煦凝又没有神火的话,倒不是没有胜算。但是既然已经知道桑煦凝有神火了,二者在这一方面已经是天差地别只怕死战一场,也不过落一个败。还有损失大量的精力,甚至还会受伤。何必呢?况且,他本来就是以炼药师的身份来的,这场比赛的输赢,对他来讲,恐怕真是没什么重要的。“”这小子心性极好,怪不得听闻叶家那老头已经决定将叶家交给他了。果然不凡。“一群人低声议论着,倒是都对叶子成的作为很是赞赏。

他们都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自然更多的考虑最后的利益,所以看到叶子成这般做,都是十分赞赏。

然而下面的人,却不这么认为。

众人只觉得这刚刚开打,居然就结束了?而且,还是以叶子成的认输结束的!?

他可是闻名整个罗亚帝国的天才少年,此时居然直接认输了,这不是太轻率了吗?对方还只是一个少女,虽然有神火,但是好歹也应该多多争取一下啊!

现在这样子,倒是让人觉得窝囊了!

不少人脸上露出失望之色,似乎对于叶子成的做法十分不理解,也不愿意接受。

这里坐着的,都是罗亚帝国的百姓,说到底还是希望自己人赢得,现在他们最看好的叶子成都直接认输放弃了,自然让他们泄气。

桑煦凝和他遥遥对立,看了他好一会儿,才终于缓缓笑开。

“叶少主真是好度量。“叶子成淡淡一笑:”不过是技不如人。大公主实力强劲,又有着神火傍身,此次,应当会载誉而归啊!“桑煦凝看着他,想要看出一点点不服气或者其他情绪,却都失败了,他平静的脸容上,什么都看不出来。

最后,她轻轻弯身行礼。

“叶少主过奖。”

随即,便转身准备离开。

叶子成却忽然扬眉:“大公主,今日比赛我认输,可是改日,炼药大赛,可不会轻易放弃。希望到时候,还可以和大公主进行酣畅淋漓的较量。“桑煦凝侧过身来微微一笑:”自然。“

二人的比赛,便这样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便忽然结束了。现场顿时陷入了一阵尴尬的气氛之中,很多人脸上还带着茫然。

叶子成似乎也感觉到了周围的气氛,却只是看向了裁判,似乎在等待宣布结果。

裁判也是有些吃惊,但是既然已经认输,那么便可以宣布结果了。“桑煦凝胜!”

裁判声音落下的一瞬间,整个会场,还是陷入了巨大的欢腾之中。

除却一部分人因为叶子成的认输而心有芥蒂,但是当结构出来的那一刻,看到那张娇美容颜,便让人忍不住责备,甚至想要为她庆祝。

而实际上,人们也确实这么做了。

很多人转眼只记得,眼前这擂台上的女子,是何等的美貌,又是何等的强大。

对于强者的崇拜心理,已经让他们陷入了热烈的庆祝之中。

还有很多人在高声叫着她的名字,满脸通红。

“太厉害了!这应当是今年最厉害的黑马了吧?!“”不仅实力强大,而且长得也漂亮,气质极好,真是难得一见的天才!““若是能够让她正眼看我一眼,我也就满足了!”

……无数的赞扬声,夸赞声,顿时充斥了整个会场。

就连那些眼神极高的强者,也都露出赞赏之色。

“柳兄,你这徒弟,确实是厉害啊!”“哈哈,单是这神火,已经是无数人求而不得的宝物,她能够拥有,只怕这一次的交流大会,她有极大的把握,拔得头筹啊!”有人无意间看到坐在上首的凤长悦,夸赞的话,到了嘴边,忽然便说不出来了,迟疑了片刻,才道:“只是不知,这凤长悦和她比起来,二人谁更胜一筹?“此话一出,陷入一片安静。

柳承修原本满脸的笑容,瞬间淡了。

他瞟了一眼坐在上面的凤长悦,心中暗恼。若不是因为那位神秘人物出现,怎么可能让这个丫头抢了风头!

不过是仗着之前的运气罢了!真到了比赛的时候,煦凝对付这样的人,还不是手到擒来?

想到这里,他忽然将视线转移到了轩辕夜的身上,想要仔细看看……

然而霎时间,一股刺痛,忽然从太阳穴猛的传来!而浑身的灵力,也似乎在一瞬间被冻结!几乎失去直觉!

浑身的肌肉,骨头和肌肤,似乎都要被强大的无形的力量挤压炸裂!

然而这感觉没有持续很久,片刻之后便消失了,似乎像是梦一场。

然而柳承修知道,这不是梦!

他的额头上,顿时布满冷汗,就连后背,都瞬间被打湿!

他的身体抑制不住的微微颤抖,甚至不敢再抬头,低垂着脑袋,生怕再一次遭受这样的酷刑!

没有人看到,他的眼中,满是惊恐!

那、那个人,实在是太强大了!

他不过是刚刚想要看一眼,就受到了这样的惩罚!方才的一瞬间,他真的以为,自己会这样突然死去!

那种濒临死亡,和死神擦肩而过的感觉,实在是太令人害怕!

他纵然知道那里的人很厉害,却不知,对方一个眼神,便能杀人于无形!

只怕若不是此时在众人眼前,他已经成了一滩肉泥!

柳承修的异样,很快被其他人看出来。

有人疑惑而关切的问了一句,被他随便搪塞了过去,而后便将眼神放在了擂台之上,再不敢看向那个方向。

凤长悦感受到轩辕夜身上一瞬间爆发的力量,忽然看了他一眼。

她自然是知道柳承修在看他们,但是阿夜这样,未免有些张扬。

轩辕夜和她四目相对,微微一笑。

若是他在她身边,还不能帮她遮风挡雨,那么他的存在,有什么意义?

况且,那人绝对不只是看一眼这么简单……

轩辕夜收回目光,眼角闪过凌厉如雪的光。

凤长悦见此,知他心意,自然是不再阻拦。

总之她相信他。

……

而在众人欢呼的时候,叶子成随即也神色平静的走了下去。

看到他不卑不亢的样子,那些原本想要指责他的人,却又忽然说不出口了。

也是在这时,他们才忽然想起,叶子成还要参加之后的炼药大赛。

不少人重重叹气,只希望之后,可以在炼药上扳回一局。

随着比赛的结束,三位国王的心情也各不相同。

尤其是看到桑煦凝之后,结果出乎意料。罗亚国王的脸色,又黑了一层。

自然,纳克兰国王是笑开了花。

桑煦凝是他最宠爱的一个女儿,便因为她天赋最好!容貌最好!性子最好!

而且现在,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还为他挣了不少光!

他心里怎么怎么会不欢喜?

看着桑煦凝一身整洁,甚至连发丝都没有凌乱,一身蓝衣随着微风飘扬,更是显出了几分飘渺的美。

众人看着,虽然不是第一次见了,但是还是觉得无比惊艳。

纳克兰国王满意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心中得意。

然而此时,桑煦凝即将走下台的时候,却忽然停住,而后转过身来,微微仰起头,直直看向轩辕夜。

她的动作,顿时吸引了众人的眼神。

看到她这般作为,不少人都是心生2疑惑,不知她想要做什么。

而纳克兰国王,更是惊出了一身冷汗。

那丫头难道不知道,现在看着的,究竟是什么人吗?她居然这般大胆?!

他顿时心都提了起来!生怕会发生什么不可掌控的事情。

于是,整个会场,都陷入了一片安静之中。

就连叶子成,也忽然回头看了过来,目光微闪。

桑煦凝看着轩辕夜,眸色澄澈,一双亮如星子的眼眸,像是一潭深水,不可捉摸,眉宇之间,却又带着清纯气息,配上她娇美容颜,更显得貌美不可方物。

尤其是,微风吹来,她头上的蓝色凤凰玉簪,更是微微摇晃,荡出动人弧度,衬得她遗世独立,清美绝伦。

轩辕夜眸色之中,忽然闪过一丝不耐烦。

桑煦凝忽然笑了,微微弯身行礼。

“小女子桑煦凝,见过越大人。“轩辕夜慵懒的靠在椅子上,不为所动。

众人都不解她的作为的时候,立刻被她下一句惊呆。

“小女子有一个不情之请,不知越大人,可否答应?”众人顿时惊呆!

她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直接问越大人能不能答应她的请求?甚至还没有说是什么请求,就这般唐突!

她到底怎么想的?活的腻歪了吗?

纳克兰国王方才还带着几分笑容的脸,顿时垮了。桑煦凝的那些话,像是钉子一样一个个的钉在他的心中,几乎让他的心脏承受不住。

这孩子虽然实力强大,天赋绝佳,可是她毕竟涉世未深,更加对于“那地方”没有任何了解,怎么敢这么贸然行动!

稍有不慎,就会给他们带来极大的危险!

他焦急不已,却不敢当面阻拦,拼命的冲着桑煦凝使眼色,然而桑煦凝仿佛看不见一般,或者说,视而不见。

旁边两人,则都是作壁上观,甚至,还带着几分看好戏的心态。

见轩辕夜没有搭理自己,但是眼神却已经看了过来,而且似乎带上了几分兴味,桑煦凝心中一喜。

早就说这样位高权重的男人,越是特立独行,才越是吸引他们的目光。若是像普通人一般服帖顺从,才会真正被忽略。

现在她大胆走出来,便是吸引他的第一步!

桑煦凝心中冷笑,那个凤长悦,不过是仗着先前的一点幸运,便占据了这般好的位置,甚至可以和他平起平坐,比三国国王都还要尊贵,她凭什么?!

这样的靠山,这样的特殊,这样的尊贵,她凤长悦——配不上!

若是她将越大人的目光吸引过来,到时候,一个小小的刚认的师妹,又算得了什么?若是不拼一把,才会后悔!

而且,她对自己很有自信。她知道自己的美,也知道如何利用自己的美。纵然那人没有心思,但是但凡是男人,对着美丽的女人,总是会心软一些的。

而他这样的男人,柔弱没有用,唯有快速直接!

对于轩辕夜的不语,她并不觉得尴尬,反而一笑,道:“这要求,对于您来讲,十分简单——对于方才的打斗,我希望能够得到您的指导。若是能够得到您的只字片语的评价,于我,便是极大的荣幸。不知这个要求,您是否能答应?“

这话明着似乎是想要得到轩辕夜的指导,实际上,若是指导了第一次,怎么会没有第二次?

而且一旦轩辕夜答应了,那么就意味着他将会倾斜到纳克兰这边一些。

所以这话问的巧,问的妙。这样的“小小要求“,若是不应,才显得这人度量狭小,他身份又是如此贵重,必定会答应的。

桑煦凝满怀信心。

然而,她这般自信,却不知上面自己的父王,已经是凉透了心。

他来不及去看自己女儿的神色,转头便看向轩辕夜,想要看他的反应。

然而轩辕夜静默了一瞬之后,却忽然笑了。

这一声轻笑,直笑的纳克兰国王身上一身冷汗,而桑煦凝的心,也忽然一跳。

轩辕夜一只手忽然覆上了凤长悦的脑袋,轻轻揉了揉,眸色带着别人不可见的宠溺。

“悦儿,你是不是觉得,有些吵?“

凤长悦黛眉微挑:“嗯。“轩辕夜笑意更深,语气轻慢而懒散,像是醇香的酒,让人欲罢不能。然而他说的话,则是顿时让人生出一身冷汗。

他说。

“那我帮你,让她永远安静下来。“桑煦凝的小脸一下子煞白!不敢置信额看着轩辕夜,却发现轩辕夜的目光,根本一丝都没有放到她身上!

她忽然觉得无比羞辱!

而同时,纳克兰国王也顿时神色骤变,而后立刻起身离开自己的位置,朝着轩辕夜求饶:“越大人!小女无知,您万万不要和她计较啊!我定当将她带回去,好好管教一番!求您饶命啊!”

场上巨变,顿时让其他人都惊呆了。

没有人想到,桑煦凝不过是说了两句话,便要被那位处置了!

然而此情此情,除了她的父王,却是再没有人帮她说情!

谁都知道,现在谁开口,谁就是和那位过不去啊!他们又不是想死了,又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

桑煦凝的小脸煞白,犹自不可置信。她眼睛里面还带着方才尚未褪去的得意,然而脸色已经变得异常难看!

看到自己父王立刻起身为自己求情,桑煦凝立刻意识到,自己犯了大错!

但是她怎么也想不通,自己一切都计划的好好地,怎么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

这个男人,竟是和以往的那些权贵人物,一点都不一样!

但是此时已经顾及不了其他,她立刻抬头,苍白着脸道:“是煦凝的错。大人若是怪罪,还请责罚我一人,请不要牵连我的父王!说着,她猛的跪了下来!

她低垂着头,心中颤抖,这是最后一搏,她赌这个男人不会因为这点事情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真的要了她和父王的命!

纵然他再厉害,也不可能完全不顾及这些!

上面的纳克兰国王,也是满头大汗,心中暗暗后悔竟然没有提前告诉她那地方的人,究竟是何等厉害!

但是此时,他也只能这般求情!

所有人都注视着这一幕,神情各异。

柳承修听得清清楚楚,听到自己引以为傲的徒弟,竟然当面招惹了那位,听到自己帝国的国王,在低声下气的求情,不由得觉得十分羞恼,可是又不敢抬头反驳,便只能脸色铁青的低着头,默默忍耐着。

轩辕夜闻言,没有回头,散漫的拨弄着凤长悦的头发。

整个会场的气氛更是僵持。

纳克兰国王见此,忽然眼睛一亮,朝着凤长悦求情道:“凤小姐,还请您劝劝越大人息怒啊!今日情分,我必定感激不尽!”

看到自己父王竟然向凤长悦求情,桑煦凝心中简直气氛的要死,可是却又不敢多言,只得暗自咬牙。

旁边两国王,虽然心中希望他们没有好下场,但是场面上,还是要做足功夫的。

奥斯国王当即缓缓笑道:“长悦啊,你看纳克兰国王都这般拜托你了,你可千万要帮帮他啊!今日毕竟是第一日,你看……何必闹得这般大,是不是”凤长悦看了轩辕夜一眼,如何不知这是他在为她?

这些人无论之前对她何种态度,此时都只能俯首贴耳,她若是开口,自然是等于让这些人欠下了一个大人情。

她看着他,凤眸清澈缱绻,心中微暖。

只是这女人,想要抢她的男人,还想她求情,这世界上,哪里有这么好的事情?

凤长悦眸色之中,闪过一瞬的杀意。桑煦凝这个女人,以为自己的心思藏得很深,却不知在别人眼中,早已经清清楚楚,看着她就如同看着一个小丑!

她红唇掀起一抹笑:“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她打完之后不下去,反而要请你指导,我知道你向来讨厌这些,但是确实罪不至死,是不是?不如今日暂且罢了吧。”

她笑意盈盈,竟是难得的温和。

罪不至死?那就只能惨死了。

今日罢了?那就日日清算!

轩辕夜看懂她心思,心中竟是忽然生出一股甜软。从心中涌出的那些喜悦,几乎让他整个都如同酣醉。

她生气了,为什么?

他凤眸之中,忽然闪过微光,几乎映亮这日天光,一瞬间波光潋滟,醉人心弦。

凤长悦微楞,随即听到他轻声道。

“好。你说什么,便是什么。”桑煦凝顿时浑身一软,纳克兰国王也是赶紧擦了擦自己头上的汗,冲着凤长悦连连道谢。

轩辕夜忽然站起身来。

“我们很久没见了,这里的事情反正都结束了,不如找个地方好好叙叙旧。”

凤长悦发誓自己绝对看到了轩辕夜眼中闪烁的光。

众人闻言,也并不觉得不对,反而都催促着他们赶紧。

“长悦啊,越大人都这般说了,你还是赶紧去吧!”奥斯国王笑眯眯。

其他两人也都连声附和。

凤长悦刚刚落下一个“好”字,便被轩辕夜一把拉走。

二人的身影,瞬间消失。

众人惊叹不已,这般境界,果真强悍!

也并没有人觉出任何异常,只当二人这般关系,确实需要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叙叙旧。

第一天,总算落下帷幕。

凤长悦只感觉自己瞬间被拉近了一个温暖而坚韧的怀抱,鼻端顿时充盈着熟悉的冷香。

这分明是思念了太久的一刻,然而却因为长久的等待,而让她心中忽然生出一种虚幻的感觉。

她心一动,忽然下巴被人抬起,一张清贵容颜,便顿时出现在眼前。

下一刻,唇忽然被吻住。

柔软,微凉。带着刻骨的思念,穿过万水千山,终于抵达。

------题外话------

小广告时间么么哒!基友凤栖梧桐《一品农家女》种田温馨文铛铛~天下为奴《黑暗千金的男妖仆》,吸血鬼神马的好激动!墨染邪《盛世恩宠之女宦当道》,欢脱幻言,极品女太监爆笑逆袭!大家爪子动一动,喜欢就点点哇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