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55 美人来袭!

是她!

是那个用阴寒的目光看她的人!

虽然没有见过这个人,但是此时她已经可以确定,这个少女,就是那个神秘人!

两人,对视,凤长悦清楚的看到了对方眼底一闪而过的阴冷和怨毒!

然而不过一瞬,那少女就快速转过头去,而后手一扬,便将宗云之狠狠的抛飞了出去!

宗云之的实力只能算是一般,而这个少女手段狠辣,实力强横,竟是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够了!住手!”

看到这一幕,奥斯帝国的人都愤怒不已,蒂亚更是直接站起来,满脸怒容的喊出声。

纵然她之前看不惯宗云之高傲的样子,但是那也不过是她们之间的小矛盾,还不至于她记恨,而现在,宗云之更是被人这般的凶残虐打,她便立刻站出来为他说话。

连城的脸上也是一片严肃,但是却忽然拉了蒂亚一下,低声道:“蒂亚,冷静。现在比赛还在进行,你的话对他们产生不了任何作用。”

蒂亚杏眼圆睁:“难道就这样看着紫宗云之被打吗?他现在代表的我们奥斯帝国!别说是他,换做任何人被这样打,都算是过分了!“身后的众人也纷纷点头。

是啊,他们之前从没有想过,会有人这般作伪。那个少女明明可以快速结束战斗,可是却迟迟不结束,反而一点点的折磨着宗云之,便是他们看着,也觉得愤怒不已、

虽然不知道为何宗云之一直没有放弃,但是若是在这样继续打下去,人真的会出大事!

连城也是一脸担忧,看了一眼擂台,却见宗云之仍然在被那少女虐打着。

“难道我们就这样看着吗!?“

蒂亚狠狠的瞪着那少女,若是目光能杀死人,只怕那少女已经被她射成了筛子!

连城下意识的看向高台之上,苍离的方向。

蒂亚一看,立刻反应过来:“对了!还有院长!若是他开口,肯定有用!“然而当她扭脸看向苍离的时候,却只看到了苍离有些严肃的脸庞。

他没有说话。

蒂亚一下子急了:“院长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不说话?没看到宗云之已经快被打死了吗?!现在只有他能开口了!“

连城也不知苍离心中想法,皱着眉头,拉着蒂亚,以防她激动跑出去。

“你不要出去!此时咱们已经处于不利,你若是再出去惹事,只怕院长更难做!而咱们的麻烦也会更多!“连城的话像是一盆冷水让蒂亚猛的清醒过来。

她焦急的看着苍离,可是苍离却始终没有任何动作,她又看向台上,却看到宗云之的情况已经不容乐观。这一切直气的蒂亚脸色涨红。

就连后面的人,见此一幕,也都是沉默。

连城见此,安慰了蒂亚一下,皱皱眉道:“你放心,院长既然随着咱们来了,此时也在这里,便不会亲眼看着宗云之死的。”

蒂亚愤愤扭头。

连城说的不错,苍离确实不会让宗云之死在他的面前。

原因太多,宗云之的性命,绝对不可以搭在这里。

然而苍离眉头越皱越紧,却仍然没有开口的征兆。

旁边坐着的沈剑平也皱起了眉头。

虽然不知为何苍离还没有开口阻止,但是他不能让宗云之死!

他忽然站起了身。

苍离忽然脸色异常严肃的回过头来,盯着他缓缓道:“沈将军,别忘了大会的规矩。“沈剑平神色微变。

大会之上,所有的比赛都是自由的,虽然申明是点到即止,但是每一次都会有人死亡。场上的人可以选择放弃,但是此时,宗云之却没有一点要开口的意思!

他分明是被人用特殊的手段封了口!

沈剑平脸色肃然:“难道我们没有别的办法吗?苍离院长,又舍得这样的学生吗?”

苍离静默了一瞬,没有说话。

沈剑平见此,不再犹豫立刻决定叫停比赛。

苍离的声音,忽然传入他的耳中。“沈将军……”沈剑平没有停下来。

然而此时,擂台之上,那少女似乎有所感应,忽然看了这边一眼。

看到沈剑平的动作,她似乎笑了笑,而后竟是忽然将宗云之一掌推开——而后,负手而立。

这意思,表达的再清楚不过!

要求裁判宣布输赢!

此时的宗云之,身上受了多处骨折,而口中也不断的涌出鲜血,凌乱的落在擂台之上,看着触目惊心。

而他细微的呼吸,更是让人怀疑此时他是不是已经昏迷,唯有几乎看不到的胸膛起伏,可以看出他还活着。

整个会场之内,观众都被这一幕惊住。

他们没有想过,第一轮竟然就出现了这般残忍血腥的场景,而且那个被打的人,竟然遭受了那么重的攻击,都没有认输!

不少人看向那少女的眼神,都有些变化了。意味不明,隐约还带着几分恐惧。

这少女看起来柔柔弱弱,出手竟然这般狠辣!甚至快要将对手打残!

虽然那人没有求饶,但是打到这种程度,早已经算是虐杀!

这少女强是强,但是这般心性,可真是让人无法欣赏!

不过自然,还是有着极少数的人觉得眼前一亮。觉得这毕竟是三国交流大赛,每一次比赛对于那些参赛的人来讲都是十分重要的,况且既然对方一直死撑着没有认输,那么打下去,倒也无可非议。

裁判看到这一幕,也是一惊。

而后看到那少女有些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才恍然醒悟过来,立刻扬声宣布——“二号擂台,第十三场,秦菁胜!”会场之内,响起稀稀拉拉的掌声。

唯有一个地方,爆发了极大的欢呼声。

正是罗亚帝国的选手队伍。

观众席上坐着的,大多都是普通百姓,平时极少见识到惨烈的厮杀,此时看到秦菁出手这般血腥,虽然是自己帝国赢了,却也实在是发不出高兴的欢呼。

然而和秦菁一起的罗亚帝国的其他人,则是难掩得意之色,纷纷鼓掌。

在他们眼中,打打杀杀是在正常不过,此时还留了对方一条命,已经是秦菁手下留情。

“不愧是秦菁啊!一出手便这般不凡!你看奥斯帝国的那个家伙,根本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哈哈!”

“就是!一上去就被秦菁打的找不着北了吧!就这样的水平,秦菁能够留他一条命,已经是恩赐了,是不是!”“就是!哈哈……哎,话说回来,秦菁最近似乎又进步了,对付这个人,简直就是大材小用啊!真是难得一见的天才啊!不过才几个月的时间,便已经这般厉害!咱们也只能羡慕了!”“也不知道她是怎么修炼的,实力精进这般快速!要不回头,咱们一起去请教一番?”“你小子,我看是想要趁机套近乎吧!看人家秦菁漂亮,就急着往上凑,也不看看自己配不配哈哈……”

“那也得试试啊!这般漂亮而且天赋又好的女人,可是少之又少啊!”……

一群人喧闹的讨论着,旁人一看便知,这些人似乎对秦菁都有着一丝敬畏和仰慕。而且似乎早已经习惯这少女的这种虐杀模式,不但没有惊讶,反而还有着几分崇敬。

显然这少女,在他们之中,挺有威信。

只有几个其他的女孩子都没有怎么说话,似乎不怎么想要插话。

但是这不影响整个队伍的喧哗。

整个会场的安静和这部分的喧闹形成了对比,然而这些人却似乎并不觉得尴尬,只觉得是自己一方镇住了场面,看着秦菁满脸崇拜。

宣布了结果之后,秦菁便转身走下台,脸上甚至依然带着几分笑容,似乎并不受到自己刚才打斗的影响,也似乎方才对宗云之下了那么重手的不是她。

迅速有人上去将昏迷的宗云之抬了下去。

几乎没有人注意,在那些人靠近宗云之的时候,他忽然咳了几声。

场面一片狼藉,上面还有着凌乱的血迹,虽然之前也有不少出血的,但是此时看着,众人却总是不自觉的想起那虐打的残忍场面。

一时静默无声。

裁判也不自觉的皱起了眉,想到秦菁带着几分淡淡笑容看着他示意他宣布结果时候的样子,心中就不知为何有些发毛。

“裁判,不进行下一场了吗?”

已经走下台的秦菁忽然转身,眼角弯弯,关切询问。

裁判浑身一抖,而后像是才想起来一般,急忙开口——“二号擂台,第十四场……”

比赛若无其事的继续进行着。

凤长悦坐回自己的位置,脸色微冷。

轩辕夜岂能没有觉察到不对?只是此时不好开口问,只得转头看了她一眼。

凤长悦的心绪一下子安定了许多,那份莫名的怪异,也被她压了下去。

她微微摇头,示意自己没事儿。

他忽然伸出手,揉了揉她的黑发,然而这般亲密的动作,他当着众人的面做,却没有丝毫变色。

“怎么,方才的场景恶心到你了吗?“轩辕夜无不懒散的道。

下面坐着的三个国王,听到他说话,都是心神一动,然而仔细听了之后,却是心情各不相同。

心情最不好的,自然是罗亚国王。

下手的那个少女,是他们一方的人,而打的人,又正好是奥斯帝国的!

要知道,凤长悦可是奥斯帝国的人!

若是她真的说了什么不满意的话,那……

和罗亚国王的忐忑不安不同,奥斯国王心中有些复杂,一方面,他是知道宗云之是难得一见的炼药天才,看到他这样被故意虐打,就如同在打他的脸,所以他心中是有些愤怒的,但是听到后面的声音之后,想到凤长悦是自己一方的人,那么自己无论如何都是最有保证的一个,倒又是生出了几分清醒和喜悦。情绪掺杂在一切,所以他脸上一片沉静,看不出什么表情。

而纳克兰国王则是暗中一笑。

坐山观虎斗,再好不过!

他们罗亚帝国的人,确实有些厉害的,可惜……惹了上面这位,那可就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三人在前面端坐着,心中情绪万千,然而脸上,则都是一片平静。

轩辕夜感受着手心的柔软触感,只想把人抱在怀里,忍了又忍,还是收回了自己的手,似乎这动作,真的只是师兄对待师妹的宽慰。

凤长悦摇摇头:“不是。只是觉得那人……似乎有些熟悉。“轩辕夜眸色微深:”是吗?“凤长悦眼睛瞟了一眼前面的几人,唇边噙了淡淡的笑意。

“但是我确实没见过,可能是我看错了。“轩辕夜了然的点点头。

看着她笑,轩辕夜微微垂下了眸子。

他怕自己忍不住翻涌的情绪和爱意,会让人看穿。

虽然此时,她在他的身边,可是就是因为还有着这最后的一点距离,而让他越发的渴望靠近。

是劫,却偏偏甘之如饴。

……

凤长悦随即看向台上,黑玉般的眸子却越发的暗沉。

那个少女,她确实是没有见过,可是她为何那般怨怼的看着她、像是积攒了很久的怨恨,无处发泄一般。

可是她分明没有见过她。凤长悦转头,看了一眼那即将走回到自己位置的秦菁。

却见秦菁似乎感觉到了一般,本来准备抬脚迈上阶梯的动作忽然顿住,而后侧过身来,看着她丝毫不惧,忽然微微一笑。

凤长悦明白,这是她的宣战。

她这般凌辱宗云之,一方面是为了胜利,更多的似乎是想要给她看。

她的眼神,分明说着:你的下场,宗云之就是个例子。

凤长悦的眼角,似乎带上了几分料峭寒意。

她忽然也弯唇一笑。

我等着。

…….

这件事情并没有过多的影响到下面的比赛,观众虽然觉得有些过分,却很快被下一场的比赛吸引,倒是没有多少人再去在意这件事情。

很快,又因为一些精彩的比赛,让整个会场都陷入了一片欢腾。

沈剑平也坐回了自己的位置,然而脸上神情依旧严肃,看着苍离,似乎在等着一个解释。

苍离却忽然叹了口气,转身下去了。

“苍离院长,您去哪里?“沈剑平出声问道。

而其他人,也都看向这边,不知苍离为何半途离场。

柳承修看过来,冷哼一声。

苍离没有回头,只是挥挥手示意他稍安勿躁。

“我去看看云之的伤势。“沈剑平便不再说话,其他人也都恍然。

宗云之毕竟是之后炼药比赛的有力竞争者,此时受了这样的伤,若是没有得到及时的治疗,只怕这比赛都难以参加啊!

柳承修看着远去的苍离背影,似是出了一口气般。

不管怎样,这对于苍离他们都是一个很大的损失。他之前也听过宗云之的名号,也听闻他炼丹已经成了五品炼药师,若是真的任由他发挥,倒是真有可能会给煦凝造成威胁。

现在……

哼。

能不能保住命,都还是一说。

他的这般反应,自然在众人的意料之中,二人相互之间看不顺眼,也不是第一天,所以倒也没有十分在意。

虽然不知这两人到底是为什么有积怨,但是这两人,可都是不能得罪的人啊……

几人相互笑笑,便重新将注意力放在了比赛上。

毕竟是第一轮比赛,虽然都是从各国选出的天才,但是相互之间,难免还是有着差距的。

而淘汰,更是要看实力和运气。

若是一个不那么厉害的抽到了一个比较弱的人,那尽管这个人不是很强,那么还是能够胜出,进入下一轮,可是若是一个强者抽到了另一个强悍的,那便是一场惨烈的厮杀。

而其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除了最开始的凤长悦和后来的秦菁,还有几个少年,也因为出色的发挥,得到了极大的肯定。

“二号擂台,第十九场——奥斯帝国羽千宴,对阵罗亚帝国卡罗!“

听到羽千宴的名字,很多人都是一愣。

羽?

这可是奥斯帝国王室的姓……

“羽?难道是王室的人?“”你不知道吗?这位可是盛名在外的奥斯帝国的三殿下!天赋纵横,而且实力强横!听说是奥斯帝国王室百年不出的天才!“”是吗?可是若是这样,他这样尊贵的身份,为何还要来参加三国交流大会?“”这你就不知道了!这大陆之上,无论是什么样的财富权势,都比不上真正实力上的强大!等到了一定程度,毁天灭地,何愁没有其他?再说了,这三国交流大会,怎么说也是一场极为盛大的比赛,来这里倒是可以得到很多经验啊!“”没错!听说真正的强者,都是从厮杀中产生的!我听说这位三殿下,早些年就已经在外历练,这次肯定也是冲着这个来的!“众人议论纷纷,都满脸好奇的看着擂台之上,想要看看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

然而当那人出现的时候,还是让现场陷入了一瞬间的寂静。

无数人看着那个一身青衫的少年,都失却了言语。

一瞬间,似乎连阳光都变得微凉。

线条完美的容颜,淡漠如雪的气质,尤其一双狭长的琥珀色眼眸,似乎只消一眼,便嫩将人包裹其中,沉沦下去,整个人看上去,都如同水墨画一般带着几分让人平心静气的气质。

而他的周身,似乎带着一股特别的气场,外人不可靠近,不敢高攀,疏离而尊贵。

无数少女看着,都是呆呆的红了脸。

这样的融容华,甚至可以和之前出现的那个神秘的男人相比较了。

不、二者是完全不同的类型,甚至拿来比较都会觉得十分不合宜。

那个男人是强大而慵懒的,而羽千宴,则是淡漠而疏离的。

况且,那个男人脸上带着面具,根本看不清容颜,更是没有办法做出具体的比较。

但是这丝毫不影响众人激动的心情。

很多少女都是激动的说不出话来。她们怎么会想到,竟然是个这样风华的人物。

于是,虽然另一个人是罗亚的人,还是有不少人,都转身支持羽千宴去了。

羽千宴表情淡淡,似乎并不受影响。

他对面的是一个十分健硕的少年,看到羽千宴这么受欢迎,那人脸上有些尴尬,还有一丝羞恼。

“不过是个小白脸罢了!“竟然这么多人都在喊他的名字,几乎完全忽略了他!

他的声音并没有放轻,显然是故意说给羽千宴听得。

羽千宴掀起眼帘看了他一眼。

这一眼,让那人忽然心一颤,竟是不敢再放肆。

而后似乎觉得自己竟然被对方的一个眼神吓到,心中羞恼,竟是率先攻击!

坚实的拳头携带着巨大的力量而来!灵力光芒闪耀,显然已经到达了灵皇!

这一拳出击,他脚下的地面,竟是忽然塌陷!

可见这力量之大!

有不少人惊呼出声。

想不到这个少年看上去不过是只会用蛮力,可是现在看来,却分明也是一个强者!

那人猛的一蹬地面,地上瞬间出现了一个深深的脚印!随后,他壮硕的身体竟然如同离弦的箭一般猛的飞出!直击羽千宴心脏而去!

羽千宴青色的衣衫忽然被吹动。

然而在此时刻,他却依然站在原地,似乎并没有躲开的意思。

携带雷霆之力的拳头,瞬息而至!

有胆小的人忽然捂住了眼睛。

然而同时,场上爆发出一道道的惊讶的叫声,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却原来,场上的羽千宴,在那拳头距离自己小臂之距的时候,忽然伸出右手格挡,拦住了那拳头。

没有任何声息,那本来充满了力量的拳头,像是忽然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一般,被羽千宴轻松挡住。

他眉色淡淡,似乎只是随意伸出手挡了一下。

这淡然的神色,却让对面的少年更加愤怒!

他立刻收回拳头!

然而已经晚了!

羽千宴忽然变掌为拳,将他的拳头包裹住,而后猛的一拉,又一推!

他这一拉,先是乱了那少年的阵法,也打断了他的灵力运转,一推,更是瞬间出击!将所有的力量,都倾注其中!

一招出,破强敌!

众人还来不及看清羽千宴的动作,便看到了那壮硕的少年,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般飞了出去。

而后,狠狠的落在了擂台之外的场地上!

众人瞬间倒吸一口冷气!

这擂台极大,而且两人是在偏向角落的地方,而羽千宴这不过一拉一推,便将那如同牛犊一般的少年,朝着对面最远距离外的场地,抛飞了出去!

那少年还没有来得及反应,便感觉到自己猛然狠狠的落在了地上!发出沉闷的声音!

整个会场顿时陷入了恶意骗安静之中。然而这份安静,却更让他羞愧难当。

他咳了两声,死死的盯着羽千宴!而后立刻站起身来,就要重新冲过去!

“羽千宴——胜!“耳边忽然传来裁判的声音,少年顿时惊呆!

而此时,他才忽然发现,他已经被打下了擂台!

他输了!

不过是一个照面,不过是一招!

他只用了一招,便结束了战斗!

少年满心的愤怒,却不知如何发泄!脸色顿时涨得通红!

“你!“他愤怒的想要冲上去,却忽然发现身上传来一阵剧痛!

他双腿一软,顿时瘫倒在地,这才惊恐的发现,自己身体之内,似乎有一股暴动的力量在到处乱窜!

他满眼恐慌的看向羽千宴,想要开口质问,却忽然咳出一口血来!

然而此时,却是没有人去注意这些了。

人们在意的,只有羽千宴。

一招制胜!

羽千宴从上去,到出手,再到赢了下场,不过一分钟的时间。

他淡漠的脸上没有任何情绪,似乎对于周围的欢呼,也都并不在意。

甚至连裁判都被他的利落惊住。但是他都不在意。他狭长的眼眸里,没有任何波澜,长身玉立,如同青竹。

随即转身,他甚至没有再多看那个对手一眼,便回到了自己的的位置。

那少年这才感觉到一股深深的寒意从心底涌起。

这个男人,这个男人,竟然是这般强悍!

别人或许会以为因为他抓住了机会才能这般轻巧的将他制服,然而只有他知道,羽千宴对付他,真的只是随手而为!再轻松不过!

他身上的疼痛越发剧烈,直接昏了过去。

有稀稀拉拉的惊呼声,而后便来了人,将他抬走了。

但是人们的注意力,已经全部放在了羽千宴的身上。

人们满眼惊艳和兴奋的看着渐行渐远的羽千宴,都是惊叹连连。

而高台之上,奥斯国王见此,也终于露出了一丝笑。

这笑容,显然是绝对的骄傲。

旁边,另外两人自然不是那么开心,但是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

“羽兄,你真是有一个出色的儿子啊!这般天赋,这般实力,真是令人艳羡啊!“”是啊!若是我那些小子,能有千宴的一半,我也就知足了啊!“奥斯国王感慨一笑:“不过是取巧了,能入了二位的眼,也算是他的福气。”几人相互客套的说了一番,倒也相安无事。

轩辕夜眼眸中,闪过微光,看向凤长悦,却忽然发现,凤长悦的目光,看向了某一处。

他随即看去,而后微微蹙眉。

日头逐渐偏西,时间流逝,比赛也进到了最后一场。

凤长悦忽然眯起了眼睛。

终于等到了——“三号擂台,第二十场——罗亚帝国叶子成,对阵纳克兰桑煦凝!”

众人瞩目中,先是一个身姿矫健的男人跃上了擂台。这少年脸庞清秀,看着十分稳重,脸色有一点苍白,却不显得羸弱,反而看着有一股斯文的书生气息。当他上去的时候,不少人都开始尖叫起来。

“是叶子成啊!居然真的是他!”“想不到他居然还来参加灵力比赛?真是出乎意料啊!“当然也有人并不认识他,便问道:‘他是谁?很厉害吗?“当下旁边的人便惊讶的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问道:“你不知道?他就是叶家的少主啊!十七岁便已经成了五品炼药师,天赋惊人啊!而且他心肠很好,有时候还会炼制一些治伤的丹药送给下人,对他们很好!叶家也早有传言,这个叶子成,必定会带领叶家走向繁盛啊!”

那人恍然大悟:“原来是他啊!我知道!听说之前几大世家争夺第一世家之位,便是他力挽狂澜,用一手炉火纯青的炼药术帮组叶家保住了第一的位置啊!”“可不是!可见他炼药多么厉害!可是现在,他不是应当等着参加炼药比赛吗?怎么上来了?”这些人虽然疑惑,但是还是满脸兴奋的看着,想要看看这个年少成名的天才,究竟能不能在灵力比赛之中拔得头筹。

叶子成上去之后,便看到一个身姿轻盈的蓝衣少女走了上来。

随着那少女逐渐走上阶梯,越来越多的人看到她的容颜。

当下便有不少人眼中闪过惊艳之色。

这少女一身蓝衣,一头黑发只用一只蓝色的玉簪挽住,那簪子似乎是雕刻成了凤尾的模样,只在尾部呈现一点点的红色,看起来为她增添了几分魅惑。

然而她容颜温婉,气质大方,眉宇间带着清纯之气,看着竟是格外引人注目。

这般不同风格的气息混合,只让人看直了眼。

有不少人,当下便看呆了。心想这般容貌虽美,倒也不是没有见过一样漂亮的,可是这气质,倒是真的令人印象深刻,尤其吸引男人的目光。

便是女人,只怕连羡慕嫉妒的心思都没有了。

她缓步走上台,显得很是沉稳,似乎并不觉得自己面对的是一个强大的对手,反而如同散步一般悠闲。

叶子成见了也是一愣,随即便露出温和的笑容。

“大公主,请——“桑煦凝一笑,晃花了不知多少人的眼,然而她神色清纯无辜,似乎并不知道自己这一笑,有多么美丽。

“叶少主,请——“这两人倒不像是打斗,反而一个比一个有礼谦让。众人一时都是笑意不明。

这两人,无论谁输,似乎都让人不忍心啊!

柳承修看着上去了的桑煦凝,眼神里终于露出了一丝满意。

煦凝是他见过天赋最好的人,无论是炼药,还是灵力修炼。

此次,她赢定了!

在众人期待的眼神之中,两人终于开始!

叶子成瞬间腾空而起!双手交叉,而后做出一个繁复的手势,汹涌的力量,便从四面八方朝着他涌来!

众人没有想到叶子成一出手便是这般手段,一时都是惊住,同时很多人也没有料到,叶子成居然也已经晋级为灵皇!

很多人都知道,炼药师忙着炼药,平素灵力修炼都很是一般,再说即使他们不去请,也有大把的强者争着抢着保护他们,只为求一颗丹药。

所以一般的炼药师,对于灵力修炼,都不是十分精通,境界也不高。

然而此时,叶子成一出手,便是惊呆了一地眼球。

他已经是一个炼药师了,可是居然是灵皇!

一般人在他的年纪,成为灵皇已经算是天才,而他居然双修!毫无疑问他已经是天才中的天才!

然而场上的桑煦凝,微微抬头看向半空,娇美的脸庞上,则是没有一丝惊讶,似乎早就猜到了一般。

也或者,根本不惧。

高台之上,几位强者纷纷露出赞叹之色。

“这叶子成倒真是出人意料啊!我先前可是只听说他是个天才炼药师,没想到竟然还有这般修为!果真英雄出少年啊!“”没错没错!而且依我看,这小子虽然实力强大,却低调内敛,性子沉稳,必成大器啊!“”那个煦凝…….哎,柳兄,似乎她便是你的徒弟啊?也是纳克兰的大公主。“

柳承修微微抬起下巴,并不回头,淡淡道:“嗯。”“既然是柳兄的徒弟,那想必炼药也是一绝啊!”

下面在进行灵力比赛,然而这人却只说炼药,显然是已经认为她输定了。毕竟双修都取得成绩的,可是少之又少。

眼下叶子成已经算是一个,难道那般巧合,这个桑煦凝,也是这样的天才吗?柳承修自然听出来了,转头淡淡看了那几人一眼,神色竟是有些奇异。嘴角似乎在微微上扬。

“若只是炼药一绝,她怎么会下场比赛?“几人一惊,这话的意思是……

几人立刻看向擂台!

却正好看到擂台之上,那道蓝色的纤细身影,忽然也腾空而起!

她身上一瞬间爆发出来的气息,竟然……

也是灵皇!

而随即,桑煦凝手上,忽然出现了一条长长的白色披纱!

那披纱看着和一般的没有什么不同,然而仔细看去,却能看到上面隐约闪烁着银色的光芒,分外耀眼漂亮。那披纱在身上,更是衬得她生出了几分飘渺气息,不似人间所有。

但是此时此景,她拿出来这东西,显然不是为了漂亮。

半空之上,叶子成见此,微微蹙眉,而后双手之前,迅速凝结了一个极大的……火球!

没错,正是火球!

橙红色的火焰剧烈的燃烧着,连周围的温度,都似乎瞬间升高了一般!

而后叶子成再不迟疑,一甩手,巨大的橙红色火球便猛的冲向了桑煦凝!

剧烈燃烧的火焰,带着炽热的温度,冲向了桑煦凝!

旁人看着只会觉得叶子成似乎很厉害,出手不凡,然而看出门道的强者们,则都是震惊不已。

“他居然将灵力和火焰结合到了一起!这样的攻击,显然更具有力度!他究竟怎么做到的!”

“是啊!虽然说炼药师拥有兽火也不是什么罕见的事情,但是能够将之和灵力完美结合的,倒极为厉害!”

“这火球,外面是兽火,里面只怕却是丰沛的灵力啊!这一招——真是别出心裁!出奇制胜!”一群人议论纷纷,似乎都很是惊讶。

看那火球,便可知叶子成已经将兽火掌控的炉火纯青,甚至可以随心而动!果真不凡!

听到周围的议论声,凤长悦神色淡淡,而后忽然在心底问了小白一句。

“小白,灵力和火焰的结合……很难吗?”

为什么她从来没有感觉?似乎从一开始,二者便已经完美融合,想要分离便可以分离,想要结合,也可以结合啊。

小白在魔兽空间懒懒的翻了个跟头,甩了甩尾巴,很是不屑。

“主人,您和他们不一样。您已经和神火签订了契约,本身便已经成为了您体内的一部分,再说您本身……”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事情,小白忽然住了嘴……

凤长悦心中一动:“我的身体怎么了?”

她也觉得,似乎她的身体,有一些奇怪的地方。比如神火,比如冰焰之子。

小白吭吭哧哧:“您的身体……您的身体比较和神火契合嘛!这才这般轻松的!哎呀,您就不要纠结了,这些人,和您没法比的!”凤长悦和小白心意相通,如何不知小白似乎有事情瞒着她。但是她并不想要逼问,它不想说,必定也是为了她好。况且此时,她虽然疑惑,但是并不是非知道不可。

她抬眸看向半空之上对峙的二人,眸色微深。

反正总有一天,她都会知道。

而此时,众人的目光,也终于被桑煦凝吸引!

只见她面对那迎面而来的火球,面色无波,竟是忽然身形一转,如同飞舞一般,将手中之物抛出!

随着那披纱飞出,一簇白色的火焰,忽然升腾!

周围的温度,霎时间升起!一股难以言喻的威压,瞬间降临!

“神火!”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