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54 亲密关系

男人的声音带着几分慵懒,还有几分不经意的魅惑,在其他人看来,虽然觉得有些惊讶,但是也都以为这不过是因为凤长悦确实实力不错,得到了那位的赏识而已。

三位国王尤其心态各异。

他们比普通人考虑的更多,此时轩辕夜不过一句话,在他们心中就已经生出了各种想法。

奥斯国王自然是心中暗喜,若是凤长悦真的被这位看上了,那才真是幸事!

而其他两人也是微惊,不知这不过是第一场,凤长悦竟然就入了这位的眼。

罗亚国王心中虽然百般不愿,但是却不敢违背轩辕夜,就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整个广场的焦点,都汇聚到了凤长悦的身上。

凤长悦站定,微微扬起脸,看向轩辕夜。

她清冷的眸色之中,似有微光。

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光明正大的叫她?

他来的时候,她已经知道他此次来必定是用了假的身份,而她和他的关系,就越发的不能让人知道。

所以她心中已经hi做好了一切准备,随时应付突发状况,即使今天不相认也可。但是她却没有想到,他竟然这般大胆。

不过…

凤长悦黛眉一扬,这有何惧?

既然他愿意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叫了她,那么她又有什么理由退缩?她只是停顿了片刻,便忽然转过身,朝着轩辕夜的方向走去。

整个会场,忽然就陷入了一片安静之中。

人人看着那个纤细玲珑的少女,一身黑色劲装,黑发束在脑后,容颜之上,没有任何表情。似乎并不惊喜自己被那样的强大存在看上,也不怯懦于那人不可抵挡的气势。

这份从容,忽然就折服了一众人等。

“苍离院长,您可真是交出了一个好徒弟啊!”

苍离旁边的人,突然感慨道。

且不说这少女实力强横,天赋纵横,便是这份气度,已是常人所不能比。

这一次,他们倒是发自肺腑的赞叹。

然而说过这话之后,半天听不到苍离的回应,那人回头,去看到苍离正看着看台之上的那人,目光却是有些说不出来的诡异。

“苍离院长?苍离院长?您怎么了?“苍离恍惚回神:“嗯?哦,没什么。只是看着那人……觉得不一般……”那人笑道:“这是自然。您没听吗,这人可是来自‘一城四族‘的人!能有这般威势,再正常不过!哎对了,听闻苍离院长早些年曾经和那里的人有过接触?不知,您是否对他们了解更深一些?”苍离浑身一僵,收回眼神,讪讪一笑:“这都是太久以前的事情了,老夫早就忘了!我只是觉得高兴,若是那丫头能够被他们看上,加以培养,那岂不是更好?”

“这倒也是。只怕其他人想要这样的福气还没有呢!”那人附和一笑,没有追问。

柳承修周围已经形成了一片低气压,脸色阴沉的很。

不就死被问了一句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凭着凤长悦的那张脸,绝对会遭到嫌弃!

他冷哼一声,看向对面看台上的蓝衣少女,安定了一些。

煦凝还未出场,一切,都是未知!

……

凤长悦的步伐看似缓慢,实则很快,不过片刻功夫,便已经走到了轩辕夜的看台之前。

轩辕夜语调更加散漫,似乎漫不经心。“上来。”众人又是一惊。

罗亚国王甚至难以控制的会过头去,难以置信的看着轩辕夜,但是看到轩辕夜那尊贵的旗帜,话到了嘴边,则是又转了几转。

“越、越大人,这样,似乎不妥啊……”轩辕夜瞥了他一眼,波光潋滟的凤眸之中似乎带着一丝疑问。“哦?”分明只是微扬的声调,罗亚国王却分明感觉到一股凉意顺着脊背而下,直通心脏。

他硬着头皮,有些迟疑道:“这、这……您身份尊贵,岂是轻易让人近身?况且这个地方,已经可以看到很清楚……”

他觉得自己是为了轩辕夜好,却不想轩辕夜忽然一声冷笑,原本的慵懒都变作凛冽,目光有如实质的朝着他射来,让他几乎站不住脚。

“怎么,你是怀疑我眼神不好?”罗亚国王额头上瞬间布满冷汗:“本……我绝对没有那个意思!请您明鉴啊!您、您若是想看,自然没有任何问题。请、请——”奥斯帝国国王心中忽然爽快了一些,脸上满是笑容。

而纳克兰的国王,虽然也是带着笑容,怎么看都带着几分僵硬。

至于罗亚国王,更是已经不知道露出什么表情来了,说完话之后,就连忙转身冲着凤长悦道。

“没听到吗?越大人让你上来。”

凤长悦心中一动,看向上面坐着的轩辕夜,忽然觉得想笑,但是心中最深处,却忽然微暖。

她点点头,随即身形忽然跃起

“啊!“有人惊呼这才发现,凤长悦竟然跃了上去,而后轻盈准确的落在了轩辕夜身前一米远的位置。

轩辕夜忽然觉得,所有的声音都已经消失,只剩下眼前这人的呼吸声,所有的场景也都已经消失,只剩下了眼前这人的容颜。

让他日夜思念,辗转反侧夜不能寐的熟悉的一切。

有淡淡的冷香飘散到鼻端,那是她身上的气息,像是冬雪松木一般带着几分疏冷,却让人无法忘记,几次萦绕他梦端,沉沦蚀骨。

他忽然觉得有些紧张,所有的理智,所有的谋略,所有的自控,在此刻都化为了虚无,只剩下心脏疯狂的跳动。

血液似乎都奔涌起来,几乎将他燃烧,身体的每一处都在疯狂的叫嚣着——

是她!

她就在眼前!触手可及的位置!

但是他却忽然不敢伸出手去,只是无比贪婪的看着面前的人儿,凤眸之中似有漩涡想要将她完全包裹在里面,不被别人看到,只属于他。

凤长悦终于抬头。

四目相对。

轩辕夜看着那双干净纯粹没有任何杂质的眼睛,像是深秋湖水一般平静的眼眸,却忽然心生不安。

她会不会生气?

会不会觉得他这样大费周章的装扮成其他身份,很是不屑?他们这么久未见,他一直未能陪伴在她的身边,甚至连她有没有什么危险,什么时候已经成为了二星灵皇都不知道,也不知道她都经历了什么。好不容易相见,竟然还因为他,连拥抱都不能。

她……会不会生气?

凤长悦神色平静似水,却清清楚楚的看到了那双凤眸之中闪过的诸多情绪。

心中,先是一软,又是一酸,最后只剩心疼。

她如何不知他的心思?

但是,纵然他不知他为何这样装扮身份,也不知他来究竟想要做什么,可,他回来了不是吗?她能猜测到,他为了这一刻,究竟付出了多少,所以她怎么还会生气?她爱的人,就在眼前,她触手可及的地方。

她怎么舍得?

她嫣红的唇瓣,忽然微扬,而后张口,却没有发出声音。

轩辕夜紧紧的看着她,直到看到她的唇形,忽然如同万花绽放,一瞬间万物灿烂!

他看的清清楚楚——

她在说:阿夜,我想你。

没有声音,但是他的心脏,却像是敲响了万钟,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几乎将他淹没!

二人的交流不过瞬间,在其他人看来,不过是片刻时间,也没有任何异常。而且因为二人相互遮挡,竟是没有人看到二人的表情。

唯有苍离看着这一幕,终于头疼的扶住了额头。

为什么、为什么是那位来了!

他方才瞧着就觉得有些不对劲,虽然着装不同,脸上带着面具,甚至连气质都不太相同,但是他就是莫名的觉得一阵熟悉。

而当那人说出想要看看凤长悦的时候,他就心中一动,觉得不对劲。

忐忑半天,终于还是确认了——那人,就是轩辕夜!

苍离简直头疼的要死。

那位竟然换了身份,几番周折,只为回来!

若是被揭穿了,只怕会有大麻烦!

他倒是不怕这几个帝国的力量,只是但凡用脑子想想都知道那位来次必定不易稍不注意就会面临危险。

而他居然还是来了!

而且居然将她叫到了自己身前!他究竟是怎么想的!

这边苍离兀自忧伤,却忽然听到轩辕夜开口。

“果然是你。”

此话一出,举座皆惊!

所有人都震惊的看向二人,什么叫做——果然是你!?

却见高台之上,那白衣男子忽然身子慵懒的靠在椅子上,下巴微抬,唇瓣微弯,竟是一副熟人的语气。

凤长悦也忽然愣了一下。

阿夜在做什么?然而下一刻,她整个人忽然被一股冷香包围,阿夜带着黑玉面具的容颜,忽然到了她眼前。

一只骨节分明白皙有力的手掌,带着干燥的熨帖的温度,覆盖在了她的头上。

“不过才这么段时间,你已经长得这么高了。“凤长悦眼角一抽。

看着眼前这个带着面具,一本正经说着莫名其妙的话的阿夜,她忽然心生异样。

几位国王也都是惊掉了一地下巴,见此情形,哪里还顾得上其他?恨不得立刻问清楚这是怎么回事!?而看台上的人,也都是如此。

罗亚国王有些结巴问道:“越、越大人……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难道你们早就认识?”轩辕夜揉了揉凤长悦的脑袋,忽然一笑,不经意道。

“也不算认识。我之前和她,有过一面之缘。那时候我才出来不久,在路上曾经遭遇到小小的麻烦,她路过,正好帮了我。不过她并不知道我的身份。不过当时我还被其他事情牵制,等我解决,她早已经走了。所以我并不知道她的名字,也不知道,她的身份。”

他扭头看向凤长悦,似在赞赏。

“想不到,会在这里遇到。方才我看着便有些眼熟,这才叫她上来。”

轩辕夜语调淡淡,似乎在叙述着一件在寻常不过的小事。

几位国王都是惊叹不已,转头看看凤长悦,再看看轩辕夜,怎么也想不出究竟这少女能够帮到他什么忙,但是却也不敢反驳,纷纷露出了焕恍然之色。

“原来如此啊!”“如此说来,还真是巧啊!”

“是啊!想不到她竟然有这般的幸运,早就遇到过您。”

几位国王脸上都是笑容满面,似乎都高兴不已。

按着现在这情形,轩辕夜说什么,他们都会信,而且必须相信。

轩辕夜终于松开手,然而却忽然凑近了凤长悦,两人的面颊甚至呼吸相闻。

一瞬间,二人在彼此的眼眸里,看到了自己的小小身影。

甚至连温热的呼吸,都喷洒在对方的面颊上。

凤长悦没有任何回避,反而坦荡迎视,好像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

轩辕夜以为这般靠近一下,能够缓解心中的渴望,然而当他和她挨得这么近的时候,他却忽然发现自己舍不得离开。

甚至,想要立刻伸出手将她按在怀里,紧紧的抱住。

他甚至忽然一瞬间无比怀念二人血腥弥漫的吻。

极力克制自己,轩辕夜闭了闭眼,终于后退站直了身体,面色已经无异。

“你不错。我决定收你为徒。”轩辕夜懒懒散散道。

凤长悦:“……我已经有师父了,恐怕不能再认你为师父。”轩辕夜轻轻嗯了一声,似乎也不怎么惊讶。“按着你的水平,确实应当是有师父了的。既然这样,认作师兄也可。我向来不喜欠人人情,那就这样吧,作为师兄,我会帮你提供最好的资源,助你一臂之力,也算是还了这人情,你我两不误,如何?“

凤长悦:“……“

轩辕夜声音似乎轻快了一些:“同时,若是这里有人欺负你,你也可以跟我说。我绝对不会任由其他人……随意欺凌你!别人欺负你一分,便还他十分!懂了吗?”凤长悦忽然风中凌乱。

见凤长悦没有说话,轩辕夜忽然生出了一股兴味,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她脸上露出这样的表情呢。

不过片刻时间,轩辕夜便已经重新为两人建立了一个新的关系。

他们两个,一个随意而洒然,似乎只是在聊家常事,一个脸色无波,更像是连听都没有怎么认真听。

似乎方才他们真的只是进行了简单的寒暄。

但是——

其他人怎么可能真的将这件事当做小事?这一次,便是连苍离,都完全愣在了当场!更何况场上其他人!

这个出现的神秘而强大的男人,竟然就这般轻易的认了凤长悦当做自己的师妹!二人交谈绝对还没有超过十句话,竟然就定下了这样的事情!

一时间整个会场都陷入了一片死寂!

所有人都明白,方才的那一句话,究竟意味着什么!

方才,凤长悦还不过是一个可以任由欺凌,甚至遭受嗤笑嘲讽的普通少女,纵然是苍离的徒弟,在一部分眼中,却更加如同眼中钉。

而现在,她却摇身一变,变成了这样一个厉害人物的师妹!

更直白点说,她忽然间有了最大的靠山!

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那个男人方才说的那些话!分明就是在说,任何人敢欺负凤长悦,就是和他作对!

这样的一个连三大帝国国王都不敢招惹的人,他们,又有什么勇气来抵抗?

看到这两人瞬间成为了这样的关系,下首的三位国王顿时心思各异。

最高兴的自然是奥斯帝国国王,眼见这一幕,他心中几乎乐开了花,若非轩辕夜气场太过强大,让他不敢上前,此时说不定他已经冲到凤长悦身前狠狠的夸奖她一番了!

真是干得漂亮!

这样一来,这位明显就是站在他们这一边的了!其他两大帝国,本来就没有他们强悍,这一次,只怕更是不敢造次!

奥斯帝国,成为了毫无疑问的赢家!

和这个比起来,甚至这三国交流大会的结果,都变得不是那么重要了。

这位既然是来自于那地方,又是南越代表人物,那必定拥有着最好的资源,最强大的人物!但凡照顾他们一点,那么就会是极大的好处!

想象着那一幕,他甚至心底隐约激动起来。

而和他相反,另外两位的心情则是瞬间跌倒了谷底,甚至可以说是糟透了。

这一句话,象征的意义实在是太大了!

这场比赛,他会站在凤长悦所在的帝国,而且还会成为他们的靠山!

他们怎么去争?此时他们只恨凤长悦不是自己的人!否则,现在笑的就是他们了!

罗亚国王吭吭哧哧:“越大人……您真的决定要这般做吗?这世上,有认人为师的,也有认人为主的,可是却没有……这、这认人为师兄妹的啊……况且若是真的要这样,没有任何的礼节,也没有任何的程序,也未免显得太过草率……”

无论如何,他们都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事情发生啊!

一旦成功,他们之后该怎么办?

然而罗亚国王温声细语显然让轩辕夜很是不耐。

他忽然瞥了他一眼,语调微凉。“你是在质疑我的决定?”罗亚国王立刻出了一身冷汗:“没有没有!绝对没有啊!”

轩辕夜眼神冷厉,连话语都似乎带着风刃。

“我的话,便是最隆重的仪式。我既然说了,那么她便是我的师妹。任何人若是有疑问……也一律放在肚子里,绝对不要让我听到!“他这般强硬态度,让原本打算也说上两句,搀和一下争取将这件事情搅黄的纳克兰国王住了嘴。

所有人都是惊住。

想不到……这个男人居然这般护短!

但是这一行为,倒也得到额很多支持的声音。

“这凤长悦真是运气好啊!竟然能够找到这么大的靠山,我看连国王都不敢多言呢!“”

“这多正常啊!那凤长悦也不知是攒了什么运气,竟然能够随便出手帮一个人,就帮到了这么厉害的人!”“哎,这种事情咱们可是羡慕不来,还是好好看比赛吧!不过话说回来,凤长悦这一下,可真是成了香饽饽了!“

“可不是!那人在这里看着,其他人哪里还能真的下杀手?今年的比赛啊,我看——热闹着呢!“……

看着轩辕夜带着满满笑意的轩辕夜,凤长悦若是再猜不出他在做什么,才是不正常。

原本他叫她上来,吸引了太多目光,其中自然有着无数嫉妒恶毒盘算着怎么害她的,甚至有人会进一怀疑他们的关系,但是现在他这样一做,反而是将一切都摊开来,反而让那些人都没了可趁之机,而且最重要的是,他找了一个小小的理由,将两人的关系变得亲密,顺理成章的成了她的靠山。这一下,那些原本怀疑她的,或者想要狠狠对付她的人,都会重新考虑了,毕竟他们惹不起“一城四族“这样的存在。

甚至,有些人还会来巴结她,讨好她,只为她在他面前有话语权。

当然,还有最后一个原因……

凤长悦湛黑的眸子里,映出了某人灼热的眼神。

这样的关系,倒是可以光明正大的靠近了……

真是一举数得。

凤长悦一时竟有些哭笑不得。

轩辕夜却是已经坐了回去,姿态慵懒,而且冲着凤长悦招了招手。

“过来,坐旁边。”凤长悦静默了一瞬,还是走了过去,大大方方坐下。

罗亚国王这次是真的急了。“越大人,这五张椅子,是留给你们的,却不是留给……”

却不是留给像凤长悦这样的人的呀。

这里放着五张椅子,是因为这五方势力全部都是强横至极的存在,而现在,凤长悦居然坐上去了,这无论如何,都是说不通的啊!

若是被其他势力的人知道了……

“放心。这里,今天,只会有我一个人。”似是看出来他的心思,轩辕夜淡淡道。

闻此,纵然心中不愿,也是没有任何办法了。

罗亚国王脸色苦涩,转过身去重新坐下,心中简直郁闷之极,甚至想要立刻拂袖而去。

而纳克兰国王,也没有好到哪里去,脸上虽然还算正常,但是眼神却懊悔而嫉妒。

唯有奥斯帝国国王,心里的喜悦简直要爆开了!

即将转过头的时候他冲着凤长悦温和慈爱的笑了笑。

他们以后,说不定还要仰仗她呢!

整个高台,再次平静。

而看台上的观众,则是纷纷欢呼。

很多人脸上先是露出恍然大悟之色,而后便是带着几分莫名意味的笑容。

这凤长悦竟然还有着这般机遇,真是幸运!不少人看向凤长悦,却只能看到没什么波澜的侧脸,一时之间纷纷感慨,这少女小小年纪,竟然就这般宠辱不惊,心性实在是极佳啊!

这样的人,赢了,才是最正常的啊!

不少人顿时对凤长悦改观不少,心生好感,纷纷满脸欢喜的欢呼着。

然而和这热闹的场景格格不入的,却有好几处。

苍离无力的捂住脸。

他从来不知道,那位竟然这般会编故事啊……说谎话都不打草稿,脸色也不带红的!哦,对了,他脸上带着面具,看不出来有没有变化……但是!从他那气定神闲的语气之中,就可以肯定他绝对早就已经做了这般的打算!竟是分毫都没有不好意思!

苍离只觉得以前自己真是瞎了眼,怎么会觉得那人高高在上不可玷污…

原来为了长悦那丫头,他是什么都做得出来,而且做得很好!

看看这满场的欢呼声!

蒂亚等人则先是震惊,而后纷纷欢喜起来-凤长悦竟然和这样的人物有交情!无论如何,对于他们都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啊!

羽千宴静静的看着,看不出神色,周身气质越发冷漠。

最糟心的,自然是另外两大帝国的人,尤其是那些来参赛的人,看到这一幕都是咬牙。却又没有办法。

凤长悦便这样,坐在了轩辕夜身边,相隔,不过一臂之举。

看着这场景,所有人反应不一。

奥斯帝国的人,自然是没有什么异义的,而其他两国,心情则是复杂的多。

苍离看着最后坐在了一起的两人,看到轩辕夜唇边一直没有散去的微微笑意,心里几乎抓狂。

他都听到了!

他居然让凤长悦认他为师父!他苍离还在这里呢!居然就说出了这样的话!

而且,显然他是早早就打算好的!因为长悦丫头肯定会说她有师父,于是他就顺水推舟,成了她师兄!

哪有这么好的事情?!竟然当着这数万人的面,将长悦丫头留在了自己身边,而且光明正大!

况且有了这个关系,他接下来自然可以顺理成章的袒护她,保护她!

而且其他人还要因为这层关系而讨好长悦丫头!

苍离痛心疾首,自己的徒弟怎么就跟了这么个腹黑的主!

但是转念一想,这些都是为了长悦丫头,便也没有那么激动了……

苍离脸色变换,却没有注意到一旁,用热烈眼神注视着他的几人。

终于,想了半天决定不想的苍离回过神来,便看到一旁用奇异的眼神看着他的几人。

“……怎么?”

“苍离院长,您的徒弟真是机缘太深啊!居然能够入了那些人的眼!果真不凡!这以后,说不定咱们还要靠着你们帮忙呢!我们在这里,都先行谢过了!”一群人都是很有眼色的,他们实力强大,并不拘束于某个帝国,真正在乎的还是自己的,所以见到此番清醒,都想要和苍离攀上几分交情。

只是此时的苍离完全没有心情,随便几句便敷衍了过去。

柳承修脸色阴沉,没有说话,连他身边的人,都想要扑上去和苍离攀交情了,只是看着他一脸不郁,才没有动。但是这一片的气氛,仍然非常冷清,甚至压抑。

柳承修看向对面的煦凝。

少女似有所觉,转头过来,冲着他露出了一丝安心的笑容。

柳承修稍微安了心,依着她的天赋,容貌,智谋,还怕赢不了一个凤长悦吗?然而这一边,煦凝收回了目光,在周围人都还沉浸在这一令人震惊不已的事情当中的时候,率先抽离出来。

她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更清楚,该如何得到。

她微微垂下眼眸,敛了呼吸,看着宁静安详,倒是在一众喧闹之中,显得别样引人注目。

时间,还早。

……

在这一段插曲过后,整个赛程终于继续进行。

三个擂台同时进行的三场比赛,因为凤长悦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所以竟是很少有人注意到那两场比赛在之前就已经决出了胜负。

二号擂台是奥斯帝国的人赢了,而三号擂台,则是纳克兰帝国赢了。

第一轮下来,作为主办国的罗亚帝国,竟是没有一人获胜。

罗亚国王脸上的皱纹更深了。

三方气氛不同,唯有罗亚帝国,最是消沉。

第二轮,很快就开始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三个擂台上,比赛也不断的进行着。

其实后面的比赛之中,也有较为惊艳的人物,也有很是精彩的对决,可惜第一场的时候,凤长悦和苏牧一战,珠玉在前,一时竟是没有再超越的。众人看着后面的比赛,竟都是有着失落的感觉。

看过凤长悦和苏牧震撼一战,下面的比赛,便显得很没用看头了,也有些平淡。

而场中,也没有再出现过那般激烈的场景。

而坐在高台之上的轩辕夜和凤长悦,也都神色淡淡,看似都不是很在意。二人坐在这么多人眼前,自然是不会做出什么亲密的动作,但是即使只是呆在身边,那股熟悉而安心的气息,也让人满足不已。

二人心意相通,都没有相互扭头也没有什么交流,可是却偏偏,觉得仿佛已经一同说过了千言万语。

轩辕夜对于这样的比赛,是一点兴趣都没有的,但是若是离开,则是没有借口将凤长悦也带走,便一直呆在这里,眸色深深,极力压抑着自己心中的几乎溢出来的喜悦和冲动。

整个会场,都似乎终于回到了一个比较平稳的环境。

直到——“三号擂台,第十三场,奥斯帝国宗云之——对阵罗亚帝国秦菁!“擂台之上,一身淡色衣衫的宗云之显得气质洒然,从容淡漠的气质,更是引得不少少女脸红,纷纷看来。

宗云之炼药天赋极好,但是却有着炼药师的通病,就是灵力修行并不出众,现在的他,也不过是七星灵王的水平。所以此行,他的目的是为了炼丹大赛,而并非是这灵力比赛。所以他打算上来打一场,见识一下,多多磨练一番就行,倒是并没有把输赢放在眼里。

所以他出现的时候,心态自然十分平静,看着也让人心神安定。

凤长悦凝目看去,这还是那一次矛盾之后,她第一次见到宗云之。

听闻后来他完成惩罚之后,却坚持不肯出来,说自己心浮气躁,要坚持在里面平心静气。

而这一呆,便一直到了三国交流大会。

凤长悦虽然没有什么兴趣去了解他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也看出来宗云之身上的气质,确实有些不同了,似乎……更加内敛了一般。

她不过随意一瞥,眼神却在看到宗云之的对手的时候,忽然顿住!

宗云之对面,是一个身材窈窕的穿着一身白色劲装的少女。

这少女长得十分漂亮,眉宇之间还带着几分楚楚可怜,让人看着不忍下手。

然而分明不认识这少女,凤长悦却不知为何,突然心生异样。

他仔细的盯着那少女,却看不出任何的异状。

然而此时,两人的战斗,也已经开始!

宗云之先是微微拱手:“刀剑无眼,姑娘小心。“对面的少女似乎有些惊讶,继而缓缓笑开:”自然。“二人短暂的交谈之后,才终于出手!

宗云之送出一掌,直击那少女的面门,而那少女的身形居然十分灵动,瞬间躲开,到了宗云之身后!

宗云之一惊,身后却已经传来了一阵疾风!

他立刻挥出一剑,挡在了自己身后!

强烈的撞击声响起,宗云之觉得自己的背几乎也跟着剧烈的颤抖起来!

这一交手,众人纷纷惊呼。

原本以为这少女应当是比较柔弱的,谁知竟然这这般强悍!

一时间,众人都是生出了几分兴趣。津津有味的看着,不知这少女,最终能够否胜利?

宗云之挡住这一下,立刻转过身来,只是脸上,却没有任何的惊慌之色,似乎这少女的实力,在他的预料之中。而且他迅速调整了过来,立刻转变了攻击手段!

不再用掌法,反而是挥剑而来!

剑身之上,白色灵力光芒闪耀,携带着巨大的力量,从半空斩下!

这一剑极快!

然而那少女更快!在那长剑落到自己的脸上之前,就已经腾跃到了另一个位置!

而同时,她也忽然回击!

从她的双袖之中,忽然飞出了一把把的飞刀!

飞刀不过柳叶大小,却十分锋利,堪称真正的柳叶飞刀!而且这一类的暗器,速度极快,而且极不容易引起人的注意,所以当那飞刀飞出去的一刹那,甚至很多人都没有看到。

而再次注意到的时候,那飞刀是因为反射了阳光,才露出了一点点的光,刺痛人眼。

而这一次,才终于有人看到,那飞刀,竟然足足有五只!

有人惊呼出声——这么多飞刀,怎么才能躲的过去!?

不过瞬间,那飞刀就已经笼罩了宗云之全身要害!

宗云之却没有丝毫慌乱,反而是立刻挥剑格挡!

铿铿!

两柄飞刀被猛的打飞!

然而同一时刻,一声清脆的响声,也忽然响起!

宗云之皱眉,手上的长剑竟是瞬间出现了一道划痕,甚至另一处,竟然出现了一个豁口!

须知这长剑好歹是高级玄阶灵宝,怎么会这般轻易的被打碎!

显然这少女的匕首——不简单!

然而此时的宗云之已经没有时间去思考这些,在用剑挡住了两把飞刀之后。又猛的蹲下身子,同时几道闪烁着橙色光芒的灵力,忽然挡在了身前!

凤长悦眉头微蹙。

宗云之竟然动用了兽火?而且明显将那些力量全部都用来对付那少女了!

然而让她惊讶的不是这个,而是……

在那兽火出现的时候,竟然忽然从心底生出渴望!

她心中一凛,而后猛的看向宗云之!他所用的兽火,竟然对她有着吸引力!虽然远远比不上当时发现赤心之炎的时候,但是已经足够她警觉!

她需要问问宗云之这兽火的来历!

然而下一刻,让人震惊无言的一幕,突然出现!

只见那少女将飞刀掷出之后,看到那携带着兽火的灵力攻击将自己的招式都化解了,竟也没有紧张,反而似乎有些悠闲的走向了宗云之,似乎并不畏惧!

就在飞刀被全部打落的这一刻,靠着灵活的身法,她和宗云之的距离极近,而后她的手掌,忽然落下!而后紧紧的抓住了宗云之的左臂!

凤长悦忽然心生不安,猛的站起身来!

然而已经晚了!

咔嚓!

宗云之的手臂,竟然忽然被那少女向后狠狠弯折!形成了一个扭曲的角度!

凤长悦眉目一凛!

她这竟然是要准备废了宗云之!

但是不过眨眼时间,那少女又是一腿狠狠的踢在了宗云之的胸膛!

此时众人才发觉,那少女竟是灵皇级别!

她对阵宗云之,完全是赢定了!

可是她却没有立刻结束的意思!反而继续虐打!

苍离等人脸色早已经难看之极!

然而宗云之不说投降,旁人便没有权利去干扰比赛!

所有人都在等着宗云之说出投降,因为他的身体已经被虐打的不成样子,可是他却迟迟不语!

骨头碎裂的声音不断响起!宗云之的身体甚至在被抛出去的时候是软的!可见受伤之重!

凤长悦凝目看去,却忽然发觉了不对!

宗云之,似乎想要说话!然而却始终没有声音!

她站起身来!

然而正对上那少女的目光。

她忽然心中一寒。

是她!

------题外话------

号外号外,凤栖梧桐的种田温馨文《一品农家女》欢迎大家跳坑了诶!前排瓜子水果便宜卖了诶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