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53 过来,让我仔细看看

“可以开始了吗,我赶时间。”苏牧一瞬间以为自己听错了。

然而当看到裁判脸上同样惊愕的神色时,他便明白自己没有出现幻听,眼前的这个少女,竟然真的那般狂妄的说出了这话。

因为感到极度荒谬和荒唐,苏牧甚至都没有感觉生气,反而是带着几分好笑的看了凤长悦一眼,这少女究竟是不是不知道自己面对的对手究竟是谁?

看她的神色,竟然真的有丝不耐烦。

苏牧带着几分好奇的看着凤长悦,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会在三国交流大会上,说出这样的话?这般敷衍而毫不在意?裁判似乎也没有料到凤长悦竟会说出这样的话,一时愣住,而后听到苏牧的小声之后,才忽然醒悟过来,眼神怪异的看了凤长悦一眼,道:“……可以开始了。”

说完这话,裁判起身飞起,落到了擂台外的裁判台上,在这个地方不仅可以完全清楚的看到二人的打斗,更是可以不受到两人能量的波及,若是有什么不可预料的事情发生,还可以第一时间上去。

当第一位裁判落下之后,剩下两个擂台也都准备完毕。

“二号擂台,第一场:奥斯帝国乐正羽,对阵罗亚帝国宾鸿!”

“三号擂台,第一场:罗亚帝国于飞,对阵纳克兰帝国沐泽!”

“比赛——开始!”

随着裁判的一声令下,三个擂台都开始了正式的战斗!

观众席上,爆发出巨大的掌声和叫好声。

而其中,大多数的人,都价格目光放在了一号擂台上。因为这同时进行的三场比赛,凤长悦是唯一的女子,自然就吸引了更多的目光。

凤长悦对于投注在自己身上的各色目光视如不见,平静的看着苏牧,而后——率先出手!

苏牧一惊,没有想到凤长悦会先动,但是他却没有任何惊慌,反而是带着几分好奇和悠闲。

他很想看看,这个少女,究竟有什么资格,这么狂妄!

凤长悦脚下微动,就已经出现在了苏牧身前,而后没有任何花招的,右手成拳,狠狠挥出!

这个动作十分简单,简直没有任何技巧可言,然而原本脸上还带着几分笑意的苏牧,在那拳头越来越靠近自己的时候,却忽然神色微变!

他能够感受到,那迎面而来的拳头,携带了多么强大的力量!

这少女,果然已经是灵皇!

而且这一拳,明显带着凌厉的拳风,显然这少女想要一上来就给他个下马威。

苏牧清俊的脸上,笑意微微收敛,而后在凤长悦的拳头即将抵达的时候,忽然身形一闪,就出现在了凤长悦的身后!而后,一掌劈出!

一股凉风从脑后袭来!

凤长悦顿时猛的停住、转身,纤细有力的长腿横扫而出!

二人顿时短兵相接!

*强横相撞的闷声,顿时响起!

二人一触即分!

凤长悦一击得手,顺势转过身来。而苏牧被踢中手臂,也立刻收手,双手负于身后。

二人对视,一个淡漠,一个淡笑,皆是看不透神色。

不过,苏牧虽然脸上仍然带笑,只是没有人知道,此时的他花费了多大的力气才忍住了手臂上传来的疼痛!

被踢中的一瞬间他觉得手臂一阵酸麻,甚至被凤长悦踢中的部分,都似乎丧失了知觉,然而那痛感却沿着手臂传递到了大脑,让他几乎难以忍受。

苏牧看着仍然淡定如初,甚至连眼神都没有变化一丝的凤长悦,心中恼怒。

他已经是四星灵皇,*力量也很是强悍,可是他万万没想到,和这少女的第一次交锋,竟然就吃了这么大的亏!

他怎么也不敢相信,这看起来纤细柔弱的少女,竟然有着比他还要强横的*!

苏牧咬牙,而且,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

方才这凤长悦,出手的第一招就是挥出一拳,而且显然携带了极强的力量,但是当他使用身法,移动到她身后的时候,她竟然似乎没有任何惊讶,几乎同时停下了脚步,并且回身攻击!

修炼者都知道,当全力进攻的时候,由于惯性想要立刻停下来几乎是不可能的,想要一瞬间将那些力量全部收回而且不损害自己的身体,并且同时做出反方向的攻击,基本是不可能的!

然而眼前的凤长悦,却做到了!

而且干净利索,无懈可击!

这样的敏捷性,控制性……简直…。可怕!

苏牧心中,顿时改观了对凤长悦的印象,嘴角的笑意变得更浅了。

二人这一交手,不过试探,接下来,才是真正的战斗!

二人短暂的沉默,而后同时出手!

二人身上,同时浮现白色的耀眼光芒!

那是雄厚的灵力的象征!

苏牧运转灵力,而后右手轻挥,便出现了一道极为锋利的长剑!

到了他的这个境界,灵力化物已经十分凝实,看起来就像是真正的长剑一般,看着更让人觉得威压深重。

而后,他朝前——狠狠挥下!

强大的灵力带动了周围能量的波动,擂台上顿时生风!

凤长悦微微抬头,看着自己眼前即将落下的灵力长剑,没有任何犹豫,立刻幻化出长鞭,狠狠缠住!

二者在半空之中交汇,立刻纠缠在了一起!

苏牧眉头微皱,她竟然要选择和他硬拼?然而下一刻,他的眼前,忽然出现了一道如同鬼魅般的黑色影子!

他猛然回身!下意识的召唤出灵力铠甲!青色的灵力铠甲立刻覆盖全身!只是他之前的注意力都在那长剑之上,此时灵力和思绪都有些迟缓!

一道刺耳的声音,忽然从胸前划过!

苏牧心猛然一跳,而后来不及低头看,立刻推出一掌!同时向后跃去!

惊险的避过这一招之后,苏牧惊怒交加的看向自己胸前,却见自己坚硬的铠甲之上,竟然有了一道一寸长的浅浅划痕!幸好他躲得快,要不然,这刀痕只怕会更长,更深!

苏牧心中一时惊怒,猛然看向凤长悦。他没有想到,这个凤长悦,竟然真的有几分本事!

她竟是故意凝聚成鞭子缠住他的攻势,而后趁机对他下手!

她根本没有想过用灵力和他硬拼,反而是用了这么一个小小的手段!而他,竟然还蠢得中招了!

见此一幕,看台上都是陷入了一片安静。

众人有些不明的看着擂台之上的场景,苏牧的境界明显比凤长悦高,灵力也更加雄厚,可是这一交手,居然落了下风!

尤其是纳克兰帝国的人,看着这一幕觉得太不可思议。

“苏牧哥这是怎么了?居然被那个凤长悦给击退了!”“是啊!那个凤长悦明显境界不过二星灵皇的样子,苏牧哥怎么会失手?”“放心吧!咱们苏牧哥刚才肯定是轻敌了!只要他认真的对待,肯定很快就能拿下那凤长悦!咱们就安心等着吧!”一群少年看着,议论纷纷。

唯有坐在最前面的蓝衣少女,见此一言不发,只是平静的看着。

旁边的少年见此,都是面面相觑。

“大公主,您难道一点都不担心吗?”蓝衣女子闻言,回头温婉一笑。

“你们这是在质疑苏牧哥哥吗?”一群少年连忙否认:“没有没有!我们绝对相信苏牧哥的实力!苏牧哥连八级魔兽都能一战,何况这区区二星灵皇!”蓝衣少女似是包容的摇摇头:“这就是了。安心看着吧。”她抬头看了一眼天色:“这场比赛,应该持续不了多久。”

……

苏牧是真的生气了。

若说第一次交手的时候,他心中还存着几分试探的心理,甚至出于对面的是个女子,而想要手下留情,但是现在,被凤长悦狠狠一刺之后,他心中只剩下了羞怒。

“看来今天,要动真格的了。”他脸上的笑容终于完全收敛,缓缓道。

凤长悦收起手中的匕首,扬眉道:“我也这么想。”时间宝贵!

苏牧忽然站定,而后嘴唇微微蠕动,似乎在念着什么心法。

很快,他周身的能量,忽然疯狂的朝着他身上涌去!

像是一个无底洞一般,将周边的一切都纳入了自己的体内!

而他也忽然摆出了一个奇怪的姿势,一拳猛然轰向凤长悦!

“伏虎拳!”随着一声有力的低喝,他挥出的拳头之上的巨大力量,猛的脱影而出一只拳头形状,向着凤长悦而去!

那拳头通体竟是微微闪耀着金色,看起来尊贵而威严!

那拳头在飞出之后,竟是再度生变,变成了两个!而后是四个!最后在即将抵达凤长悦眼前的时候,已经变成了八个!

旁人或许会以为这八个里面,只有一个是真的,但是只有正面迎接的凤长悦,才能感受到:那八个,竟然全部都是真的!而且力量竟然都是和第一个完全一样!

苏牧这一招,竟像是完全复制了拳头一般,朝着她飞来!

顿时,她身上的各大要害,均被锁定!

危险,一触即发!

众人看着这一幕,皆是屏住了呼吸!不知凤长悦要如何应对这一招!

就算她身法极好,也不可能同时躲过这八个拳头,而若是硬拼,只怕自己死的更惨!

看台上,都是一片紧张。

凤长悦没有任何犹豫,在苏牧出手的一瞬间,就已经运转灵力,无数丰沛的灵力从灵皇之晶涌出,沿着经脉奔腾,在身体之内,运行了一个小周天,而后,尽速都涌到了她右手的食指之上!

她的手指一瞬间爆发出光芒,像是一簇燃烧的火焰!

而与此同时,空气中隐约传来了细微的轰鸣声,像是剧烈的能量撞击才会产生的声音。

但是这声音实在是太小,而且此时众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苏牧的拳头之上,所以竟是几乎没有人听到。

然而下一刻,所有人都震惊的睁大了眼睛——

只见擂台之上,凤长悦归然不动,在那拳头即将落下的时候,她的身上,忽然出现了红色的铠甲,而后竟然忽然伸出了一只手指!

她纤细玲珑的身体,似乎都被八个拳头包裹在了其中,显得有些渺小,而她细嫩如同嫩葱般的食指,在那面前,更是显得柔弱不堪。

忽然有人笑出声。

“她这是打算干什么?竟然妄图用一根手指挡住那攻击吗?真是太好笑了!”“该不会这小姑娘太害怕,所以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了吧?”“我看啊,这场,也就到这里了!哎,我还是看看另外两场吧!”而九位强者,看着这一幕,则都是沉默不语。

片刻后,才有人开口。

“那苏牧小小年龄,已经将这拳法练得这般精湛了。居然已经可以化出八重拳影了,果真不简单。”“确实。”然而几人的脸上,都没有露出轻松的神色,反而是带着几分凝重。

只有苍离脸上,闪过一丝惊讶之后,便又是笑容满满。

终于,有人转头看向苍离。

“原以为这少年赢定了,只是没想到……苍离院长的徒弟,竟然更胜一筹。”正在此刻!

那拳头终于尽数落下!

有胆小的少女一下子捂住了自己的眼睛,但是片刻之后又忍不住从指缝中偷看。

这一看,却都是愣住了。

而整个观众席,也都是突然消了声。

因为那些拳头,在距离凤长悦最后一丝距离的时候,终于停下!

一声清喝,忽然响起!

“逆山河!”天空之上,忽然狂风骤起!

这一招施展出来,竟是隐约达到了地阶!有了一丝天生异象的情况!

看台上的人尚未注意到,而一直关注着的强者,则都是面露惊色。

“她施展的竟是地阶武技吗?”“看起来似乎是,但是并没有完全引动,应该只是玄阶武技,但是因为发挥到了极致,所有也有了这样的场景。但是……即使是这样,也已经十分了不得了啊!”“说的有理啊,想不到这凤长悦,还真是深藏不露啊!”一群人感慨着,却已经没有人注意到柳承修难看的脸色。

虽然苏牧不是他的徒弟,但是他毕竟是纳克兰的代表,而且他的实力,绝对算是这些年轻人之中顶尖的,可是现在,居然不过几个照面,就一直被凤长悦打压,实在是丢人至极!

而此时的擂台之上,凤长悦强大的灵力将那拳头阻拦在外,而后手指轻轻一点!

两方正面对上!

轰轰轰!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忽然传遍了所有角落!

擂台之上,忽然爆发出巨大的能量!

一*的能量,以二人为中心,朝着四周扩散而去!

裁判一惊,立刻挥出结界,挡在了看台之前!

轰!

能量的余波打在上面,震颤不已!

离得近的人,甚至能够感受到那几乎吞灭山河的气势!一时都是惊呆在原地!

而凤长悦面前的拳头,在经历了短暂的支撑之后,竟是迅速溃败!

苏牧一惊,然而已经来不及了!

若是换做其他人,其余的拳头说不定还会起到作用,但是,此刻,他面对的是凤长悦!

因为凤长悦在轻轻点出一点之后,狂暴的能量竟是疯狂的涌出,灵力似乎永远不会枯竭一般攻击!其余的拳头,也都被波及!

她强悍的攻击,虽然看似是一指,实则十分广阔!甚至笼罩了身前大半空间!

苏牧惊怒交加,却忽然猛然吐出一口血来!

这一招,他消耗了太多精力,被凤长悦击溃,便受到影响,身体立刻虚弱了一些。而肺腑之内,似乎也受到了创伤。

凤长悦身上的红色铠甲,炽热的烈焰颜色,衬着她冰冷的神色,让人越发心寒!

周围狂卷而去的能量,几乎将擂台都掀起,甚至上面都有了裂缝,唯有她伫立不动,如同挺直的青松,永不弯折!

黑发飘扬,眉目凛冽。

一时间,无数人看呆。

这一刻,没有人在意她左边脸颊上的难看的胎记,却只觉得她一身风华!气势难当!

轩辕夜远远看着,忽然觉得一阵气躁。

那些人的眼神……实在是令人厌烦!

转动着手上的戒指,轩辕夜开始慢慢想着,等一下要怎么做,才能将这些心绪都平复呢……

片刻的愣怔之后,观众席上,仍然是爆发出响亮的叫好声。

“干得漂亮!我方才真是小看你了!凤长悦!厉害!”“厉害!这才是真正的强者啊!”……

蓝衣女子脸上的笑容忽然淡了些。

旁边的少年也都震惊的看着场内,有些不敢置信。

但是苏牧胸前的血迹,却让他们说不出话来。

“大公主……苏牧哥不会真的输了吧?”有人小心翼翼的问道。

蓝衣女子收敛了表情,明亮的眸子里,看不出什么情绪来。

“看着便是。”话语中带着的淡淡威严,顿时让其他人都住了嘴,再度忐忑的看向台上。

此时苏牧的眼中,已经只剩下了凤长悦一人的身影,耳边,也只听得到她的话。

他忽然一笑。

只是这笑容,带着血,让人看着很是不安。

二人之间狂暴的能量波动终于停下。

凤长悦脚下一动,身体像是离弦的箭,猛然射出!直奔苏牧!

苏牧不退不避,擦去嘴角的血迹,竟是忽然再度出手!

这一次,他的手上,出现了一柄真正的剑!

这把剑,和一般的剑都不一样,通体只比人的手臂长一些,但是宽却足足有一掌,而且通体呈现暗黑色,一点日光都没有反射出来。

苏牧一拿出来,凤长悦就感觉到了一股压抑。

而看到苏牧拿出这把剑的人,也都纷纷震惊。

观众们尚且不知道这是何物,都还算平静,但是纳克兰一方的少年少女们,以及高台上坐着的柳承修等人,都是脸色一变。

苏牧竟然祭出了它!

凤长悦竟然已经把他逼到这程度了吗?柳承修紧锁眉头,眼神变幻,不自觉的看了看和他隔着几个人的苍离,苍离似乎正专注的看着台子上,看神情似乎并没有认出来这是什么东西。

他心稍微安定了一些,然而在即将转过头的时候,却忽然对上了苍离转过来的目光。

那眼神……让柳承修忽然觉得不舒服。

他冷哼一声,随即看向擂台。

苍离带着几分兴味,也转过头去,眸色却在一瞬间犀利暗沉。

这苏牧居然拿出了这件灵宝……

虽然他不认识这苏牧,但是这宽剑,他却是一下子认出来了!柳承修以为他没有见过,自然也不了解,可惜,他早些年,还真的见过这剑!没想到,今天竟然在一个少年的手里!

苍离眉头微皱,脸上看不出其他神色,唯有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凤长悦。

这丫头,底牌不少,但是大多是不能轻易暴露的,那她,又该怎么办?沈剑平看着,也忽然直起了身体,面色沉肃。

整个高台之上,陷入了诡异的气氛。

……

看到那宽剑,凤长悦立刻意识到苏牧是拿出了杀手锏。

这宽剑,尚未靠近就已经感到一阵压抑,若是真的被砍中,不知又会有怎样的后果。

她微微蹙眉。

今天,她可不愿沾血。

苏牧右手执剑,忽然疯狂的注入灵力!

因为浑厚的灵力注入,那宽剑竟是隐隐有了一层白色,暗黑色的剑身里面,也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一闪一闪,像是有明亮的液体流动。

苏牧的脸色已经有些发白,显然是因为注入了太多的灵力,导致体内灵力接近枯竭,但是他仍然没有停止,疯狂的继续。

而后,他双手握剑,忽然高高举向天空!

在阳光的映衬下,那剑身里面,涌动的白色流体似乎更加透亮,而一股弘大广阔的力量,也忽然散发出来!

而与此同时,天空之上,也忽然飘来了一片片的阴云,迅速的聚集到了一起!而那些云,比起一般的阴云,甚至更加暗沉,几乎可以算是黑色。

这场景,顿时吸引了场上众人的目光,纷纷惊愕的抬头看去——

这一看,却是震惊不已!

“这、这是地阶灵宝!”“难道这就是地阶出世,天降异象?这、这叫苏牧的少年,果真厉害!”“这下,只怕凤长悦是输定了!”

观众席上议论纷纷,贵宾席上,众人也都是面色肃然。

苍离双眼紧盯,想着万一真的不行,起码不能让长悦受伤,但是……

他却怎么也不肯相信,长悦那丫头会没有办法。

他匆忙回头看了凤长悦一眼,看到她的小脸上仍然是一片平静,心忽然就定了。

沈剑平也在专注的看着,身体挺得更直了。

苍离觉察出沈剑平的紧张,转眼看了他一眼。

放心,长夜那丫头搞的定。

沈剑平顿悟,但是仍然蓄势待发。

苍离也不管,径自看去。

而轩辕夜,也忽然停住了手上的动作,暗沉莫测的凤眸看去,几乎带着让人心惊的杀意。

这里,绝对,没有人比他更快。

……

不过是一柄稍短的宽剑,竟是忽然生出了一股几乎刺破苍穹的气势!

众人都是有些吃惊的看着,尤其是不知道这宽剑的来历的人们,更是带着几分惊异的看着苏牧的动作。虽然不知那是什么的,但是就连他们,也感觉到了那一股遥远浩瀚的气息!

威重,尊贵,不可侵犯!

而苏牧,还在继续!

他的身体甚至因为脱力而微微颤抖,那是因为灌入了太多灵力,而他花费的时间越久,注入的灵力越多,也就意味着,他手上拿着的这把剑,越是来历不凡。使用一次就需要这么庞大的灵力消耗,绝对已经是地阶灵宝!

凤长悦比任何人都感受的清晰,那从宽剑之中,散发出来的威势!

她眉目凛冽,忽然往后退去。

看到她后退,苏牧终于抬头,苍白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只是这笑容,却没有一开始的潇洒自如,反而显得有些执拗和快意。

“想逃?——晚了!”苏牧忽然发出一丝嘶吼,显然是用尽了身上的力气——“冰封斩龙剑!”随着他的一声厉吼,暗黑色的宽剑,顿时狠狠斩下!

一道无形的力量,忽然从剑身散发出来,瞬间笼罩了凤长悦!

凤长悦只感觉一瞬间,自己周围都被冰封了!

她的身体,像是被冰块彻底封住了一般,无法动弹!

而随之而来的,是真正的杀招!

一道暗黑色的剑气,忽然射来!

那剑气速度极快,不过眨眼时间,就已经到了凤长悦身前!

有人发出惊呼。

然而出乎众人意料的是,本来应该躲避或者迎战的凤长悦,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她整个人似乎都僵在了当场,归然不动!

然而那剑气已经到了眼前!

强大的力量,甚至让擂台上产生了一道道裂缝,他脚下的巨石也纷纷碎裂!可见威力之大!而随着那剑气的袭去,一路而去,竟是掀翻了一路的砖石!

无数碎石烟尘疯狂的卷入!然而却只让它显得越发的疯狂!甚至看不清那席卷而去的场景!

在众人眼中,那一团狂暴的能量,直接朝着凤长悦而去了!

然而!——凤长悦还是没有动!

苍离终于皱起了眉。

沈剑平眉目微抬,时刻准备出手。

轩辕夜眸色沉寂,却像是暴风雨即将到来的大海一般,充斥着让人不安的平静。

苏牧看着这一幕,眸色微冷,唇边没有一丝笑。

冰封斩龙剑,最大的特点,就是能够提前冰封对手!

它扩散的无形的力量,可以将敌人完全封锁,无法动弹,而高手对决,片刻便是输赢,甚至生死!

虽然他现在催动这冰封斩龙剑还有些吃力,更是因为之前已经消耗了一部分能量而越发艰难,甚至此时身体之内,几乎一点灵力都没有,连腿都在打颤,但是,唯有一双手——稳固如斯!

他深知,这一剑,就是定生死!

之前他并未打算动用这一招,因为毕竟是第一轮,但是没想到,居然碰到了这样难缠的凤长悦。而大会上,一场输了,就是永远的输了!

所以此时,虽然这极有可能会给凤长悦造成极大的伤害,苏牧却也是顾不得了!

他死死的盯着凤长悦,只消片刻——

什么!

他忽然震惊的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眼前发生的一幕!

在剑气即将射穿凤长悦的身体的时候,她忽然动了!

她像是鬼魅般的黑色影子,瞬间消失在眼前!

而下一刻,她竟是忽然出现在了另一个方位,手上,竟然拿着一把长弓!

苏牧看的清楚,那长弓通体紫色,没有一丝花纹,甚至,凤长悦的手上,没有箭!

可是他却忽然心生警觉!

苏牧立刻想要躲避,但是身体虚弱,甚至无法跃起,他只得狼狈的朝着一旁滚去!

咄!

箭矢射中的声音响在耳畔!

苏牧顿时惊出一身冷汗!

他已经来不及去思考凤长悦究竟是怎么在那冰封的力量之中移动的,他现在脑子里唯一的想法就是立刻躲开凤长悦的箭!

轰!

伴随着他这一动,那激射而去的剑气,忽然打中了原本凤长悦所在的位置!发出了巨大的轰鸣声!

强大的能量瞬间像是波浪一般朝着四周涌去!

不同于二人之前的打斗,此次的力量,比方才多了十倍不止!

就连裁判,也露出了惊慌之色,连忙加强了结界。

然而纵然如此,强烈的能量撞击,仍然差点穿透结界!

高台上的几位,也皱着眉头布下了更加结实的结界,防止看台被波及。

众人感受着那几乎冲击到脸上的力量,心有余悸的看着擂台上的二人,心中惊骇!

这、这只是第一场啊!居然就已经这般惨烈!

这两人的实力,显然都超出他们本身的境界!

看着擂台上纷乱的场景,破败的地面,裁判皱起了眉头,而观众,也都是眼露惊慌。

然而此时的苏牧,却比任何人都心急火燎!

他耗尽全身灵力,只是为了这一招,却没有想到凤长悦竟然脱离了掌控,而且还直接反击了!若是凤长悦没有脱离,那么此时早已经结束了战斗!

可是现在,她居然逃脱了,而且显然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他的那些努力,竟然全都白费了!

可恨!

苏牧心中恼恨,恨不得立刻扑上去和凤长悦厮打,但是现在的他,却只能顾得上逃命。

就地一滚,苏牧觉得,杀了凤长悦的心都有了!

凤长悦一箭不中,却似乎并不着急,反而是任由苏牧躲着。

看到苏牧看过来的眼神,凤长悦似乎不以为意,缓缓的拉弓、瞄准——“既然你都这么拼了,那我也只好——礼尚往来!”说着她,她猛然射出一箭!

闪烁着耀眼光芒的长箭,几乎只是眨眼的瞬间,就到了苏牧的身前!

苏牧刚想要站起来,却被这一箭逼得无法站起,只好闭眼,再躲!

不得不承认,苏牧的身法,还是很好的,因为这般短的时间内,他依然能够躲过,着实不易。

这一次,苏牧甚至闪身到了擂台的边缘,但是他也终于站了起来!

苏牧心中一喜,看到凤长悦射出的第三箭,立刻就要再躲,然而这一次,竟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竟然僵住了!

而也就是这一瞬!凤长悦的第三只箭,终于到了!

嗤!

利器刺穿血肉的声音,听着让人牙酸。

然而苏牧此时,却只感觉心中寒意一阵多过一阵!

当他可以动的时候,右胸上,已经多了一个血洞!

他震惊而不敢置信的缓缓低头,看到那个一指大小的血洞,正在汩汩的涌出血来。

这、这怎么会……

他的身法这么好……前两箭也没有射中不是吗?可是,他的身体为何,会出现了一瞬间的僵硬?

他想要回想,却发现,眼前的一切忽然开始模糊了。

砰。

苏牧的身体猛然摔倒在地上。

“苏牧哥!”看台上,和苏牧一起的少年们见此纷纷站了起来!

看到苏牧的身体没有任何反应,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心急的少年们纷纷要跃下去。

蓝衣少女却忽然开了口。

“都回来。”她一出声,原本被怒气和担忧冲昏了理智的少年们都回过神来,转头看着她,带着几分希冀问道:“大公主,您是不是打算帮苏牧哥讨回公道?那女人实在是太过分了!竟然敢这样对待苏牧哥!等她下去了有她好看的!”蓝衣少女神色淡淡,闻言忽道:“谁都不准去。”

少年们惊叫,满脸愤怒:“为什么?您没看到苏牧哥……”“我看到了,可是现在你们上去,只会让他醒来更加羞愧。”少年们愣住,准备翻出去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输了便是输了,难不成我们还输不起吗?苏牧哥哥今日大意,铩羽而归。你们若是真的想要为他出气,那就在接下来的时间好好努力,赢了他们!”少年们被她这一番话说的羞愧而激动,纷纷回来,眼神炽热。

“大公主说得对!我们要帮苏牧哥报仇!”“没错!奥斯帝国的人,咱们接下来就好好让他们尝尝滋味!”“尤其是那个凤长悦,咱们一定要给她点颜色看看!看她是不是能一直这么嚣张!”蓝衣少女收回目光,看向擂台上躺着一动不动的苏牧,眼底有一丝不耐。

竟然这般容易就败了。

她又把眼神看向凤长悦,漂亮的眼睛里,似有异光。

竟然小瞧了她。

暂且就让她高兴一会儿吧。总之,这场大会冠军……

她要定了!

凤长悦将长弓收起,看了一眼裁判。

裁判还沉浸在方才的一幕里不能回神,对上凤长悦的眼神,简直觉得一盆凉水从头顶下来,只觉得一阵冰凉彻骨。

他连忙宣布:“第一场——凤长悦胜!”观众席顿时爆发出巨大的掌声!

人人面色激动的看着凤长悦,看着那个在擂台上,凭借着自己看似柔弱的身躯,用层出不穷的手段赢了苏牧的少女,毫不掩饰自己的崇拜。

这本就是个强者为尊的世界,人们对于强者的尊崇,是最狂热的。

凤长悦由不被看好,到逆袭成功,实在是让太多人感到不可思议。

人们喜欢这样额戏码,看着凤长悦自然也就如同看着英雄。

凤长悦神色淡然,听到裁判的判决之后,转身就走。

整个会场的喧嚣似乎都和她无关,她只是上来打了一场,而后又下来了而已。

昏迷的苏牧,则已经完全没有人注意。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本来就是这般残酷。

苍离笑眯眯的转头,忽然叹气道:“这丫头,就是这点不好。不喜欢张扬。人家都喜欢说点什么,展示点什么,唯有她这性子,实在是冷啊,哎!”

旁边几人都是笑了,唯有柳承修,脸色铁青。苍离这,显然是在讽刺苏牧,也是间接的讽刺他!

哼!等他徒弟出来了,看他是不是还笑的出来!

蒂亚和连城都笑着看着凤长悦,等着她回来。尤其是蒂亚,细长的眉毛简直要飞上天去了。

“我就说长悦一定行的吧!对付那样的还不是小事一桩!等她回来……哎,长悦怎么忽然站住了?”连城看去,果然看到凤长悦停住了脚步。

正在此时,会场之内,忽然响起了一个男人低沉优雅的声音。

“这女子甚好。”

众人愕然抬头,却见那风华绝代的男人唇边一抹笑。

唯有凤长悦可以看到,他清澈的凤眸中,忽然沾染了几分不可觉察的急切,以及即将翻涌而出的眷恋和思念。“过来,让我仔细看看。”

------题外话------

咳咳,看过来看过来,基友520小说非墨,种田文《风生水起之超强农家女》,还有基友钱菲菲,女尊文《一朝农女一朝爷》大甩卖了哎!走一走看一看了哎!欢迎跳坑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