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52 我赶时间

整个会场安静的呼吸可闻,而凤长悦,只听到了自己疯狂的心跳声。

全身的血液似乎都沸腾起来,心底不断有着一个声音在叫嚣着:他来了!他真的来了!

那一次生死离别,那一次黑暗之中的吻别,那一次几乎刻进灵魂的眷恋,那似乎到现在还缠绕在唇齿之间的淡淡血腥气和他的冷香……

她连眼睛都不舍得眨一眨,似乎生怕眼前的一切都会消失。

轩辕夜在天空之上,看到她仰起的脸上,难以描述的怀恋,和那那双总是冷清自持的眼眸里深深的动容和微微的柔光,忽然心中一软。

不过是几个月不见,她已经又长大了一些,少女纤细的身姿越发玲珑,每一处的线条,每一处的起伏和凹陷,都是不可思议的最美的风景。每一处,都是那般的恰到好处。

而她眉宇之间,也似乎多了一份成熟的气息,脱去了青涩的稚气,逐渐散发出让人移不开眼睛的魅力。

像是深海珍珠,终于呈现在世人眼前,展现出绝世的风姿。

此时,她微微仰头,眼睛里,只有他一人。

神色,竟是他从未见过的模样。

她向来杀伐果决,作风凌厉,此时却毫不掩饰自己的眷恋和思念,就那样看着他,似乎早已经等待了千百年。

轩辕夜心中酸疼,而唇边的笑,却深了三分。

能够见到她此番模样,一切都是值得。

二人目光交汇不过一瞬,却已经似乎叙述了千言万语。

他的眼神,随即看向旁处。

整个会场之中,数万人无声的看着那个自天空之中缓步走来的男人,似乎尚未从梦中觉醒,似乎一个恍惚,眼前的一切,都会消失一般。

他步伐从容,但是速度却极快,不过片刻功夫,便来到了高台之上,一脚落上。

此时,三大帝国的国王才忽然醒悟过来,惊疑不定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不知这人究竟是谁。

罗亚国王张了张嘴,想要叫人来,但是忽然发觉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人虽然只是一人,但是周身气势尊贵,就连他,也似乎感觉到了一股隐隐的压抑,而且实力强横,在场这么多人,外面还有很多强者守护,但是竟然也没有人发觉他的到来!

这人,显然身份不凡!

况且…

罗亚国王看着轩辕夜,心中忽然涌出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猜想——这个人,该不会是“那些人“吧!

他难道,是从那些地方来的不成?这番气度,这般容华,恐怕也只有那个地方,才会有!

若是真的,那他就更加不能得罪了!

而其他两国王看着,面面相觑,眼神交换,也都是涌出了相似的猜想。

罗亚国王犹豫了一下,向前一步问道:“敢问这位……“

他的话忽然停住,像是被猛然掐断,而且传来了细细的倒抽冷气声,似乎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

而同时,其他两个国王也都是猛的站起身来!震惊不已!

那个男人,竟然、竟然走向了那五把椅子!

这昭示着什么,他们三个最是清楚不过!

一时之间,三人的脸色变得异常严肃,而眼底,也带着几分忐忑和不安。

尤其是罗亚国王,虽然之前已经接到消息说说不定会有人来,但是他却没有想到,对方来的这般突然!

这是在所有人面前彰显了他们的存在!宣告了他们的主宰地位!

轩辕夜却全不在意,走到了中间的那水晶椅子之后,便一掀衣裾,坐了下来。

他坐的位置,本来就是最高处,此时从他的角度看,就像是在俯视一切,如同最高高在上的帝王般尊贵不可侵犯。

他目光淡淡,瞥向罗亚国王。

“继续。“低沉如同琴弦般的声音,虽然冷淡却带着几分不可忽视的魅惑,似乎每一个字音,都带着让人迷醉的声调一般。

然而也正是这一声,惊醒了愣在当场的几人。

罗亚国王猛的回神,神态恭敬,问道:“敢问阁下……可是来自……“那人却是一笑,如同碎雪浮冰清贵不可高攀。

“我来自哪里,你还没有资格知道。你只需要知道,我是来看这大会的即可。”

轩辕夜意态懒散,似是不愿多说,但是这尊贵的样子,却无法让人厌恶,反而觉得这些都是理所当然的样子。

罗亚国王被噎了一下,却是不知道如何是好。

虽然眼前这人,确实看着不凡,但是他也没有见过真的从“那里”来的人,怎么知道这人究竟是不是真的?

若是随便一个人冒充的,那以后岂不是成了笑话?纳克兰国王和奥斯国王显然也都是这样的想法,站在一旁不语。

而此时,看台上的观众,也都清醒过来,看着轩辕夜满脸好奇和兴奋,相互低声讨论着,想要知道这人究竟是什么身份。

更有无数少女,看着那一袭白衣,一张黑玉面具,醉了心神,只觉此生从未见过这般风华绝代的男人,便是能够让他正眼看上一眼,也是知足了。

虽然没有露出容貌,但是这一身风华,足以倾倒众生。

就连一向大大咧咧的蒂亚,在短暂的迷恋之后,回过神来,惊叹道:“这般人物……果真少见。恐怕整个奥斯帝国,也只有三殿下可以相比了!”

凤长悦不语,只是看着那熟悉而陌生的身影。看着他走上去,看着他坐下,看着他唇瓣微挑,睥睨天下。

“你们还没有资格。”

还是他一贯的作风。

她忽然一笑。

真的是他。

她能够看到他的身姿,听到他的声音,感受到他与生俱来的清贵,已经足够。

她这一笑,极浅,却还是被轩辕夜看的清楚。

他的心情忽然也便好了。

而后,他伸出一只手,做了一个手势。

三大帝国的国王见此,都是瞬间睁大了眼眸,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他、他果真是!

在各大王室的绝密记载之中,关于“一城四族”,都有着一点记载,而方才眼前的男人做出的手势,正是代表了其中的南越一族!那是绝对的权威,也是身份的象征!

“不知能否告知,您的称呼?”罗亚国王喉咙有些发紧。

轩辕夜一顿,目光淡淡,轻笑。

“越思风。”

思风。

思凤。

“恭迎您的到来——“罗亚国王连忙躬身行礼,而其他两人也都立刻紧随其后,姿态恭谨。

这一幕,让原本喧闹的会场,再度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之中。

众人惊愕的看着那高台之上,令人震惊的一幕。

他们如何认不出来,那是三大帝国的国王,是绝对的统治者!

然而此刻,他们竟然如此恭敬的冲着一个年轻的男人行礼?!而且显然是心甘情愿,离得近的人,甚至能够看到三个人脸上的小心翼翼和难以掩饰的兴奋。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不仅仅是坐着的观众全部都迷了,就算是场中的三国精英们,也都满面疑惑。

而其中,只有个别人眼里露出深思,而后难掩震惊的看向那位于最高处的男人!

怎么会?难道真的是……“那些人”?

他们不是想来不涉及大陆之上的事情的吗?为何现在竟是这般光明正大的出现了!

凤长悦隐约听到有人在低声议论着什么、

“难道真的是‘那些人’?来之前就听闻此次会有特殊的人到来,也曾有猜测说是他们,可是想不到,竟然是真的!”“你知道他是谁?快说说!我看那男人身份可是不一般啊!竟然连三大国王都如此恭敬的拜服!”“你不知道吗?这大陆之上,可不是仅仅只有这三大帝国!其实在不知名的地方,有着更为强大而神秘的存在!我也是听说的,没想到竟然是真的!”“真的吗?天啊!那这个男人是不是很强大?”“你说呢?看他方才那一手,绝对是灵宗以上的强者啊!而且看着年龄不过二十左右,竟然就已经这般境界……唉,我等真是自愧不如啊……”纷乱的议论声,人们脸上或兴奋或好奇的神色,都被凤长悦自动忽略了。

她静静的看着,却生出更多的渴望。

她多么想,抱抱他。

她却不知,坐在水晶椅子上,位于最高处的轩辕夜,又是靠着怎样的毅力,才控制住自己不要立刻冲过去,狠狠的将她抱在怀里,感受着她的存在。

他命令自己将眼神收回,怕再这样下去,只要她一个眷恋的眼神,他就会毫无顾忌的冲过去,让今天的一切就都白白准备,前功尽弃。

他垂下头,转动着手上的戒指,有些散漫。罗亚国王不敢抬头正视,眸光微微低垂,压抑着有些颤抖的声音激动道:“您今日到此,实在是出乎我们的预料,也着实让我们太过惊喜。您能够来到三国交流大会,是我们的荣幸!”

这话说的其他两人也纷纷点头。

罗亚国王心中暗喜,这三国大会举办了这么多次,从来没有来过这样重量级的人物。而这一次,轮到他们罗亚帝国举办,那自然是他们的荣誉!

这将会被载入史册!成为他们永久的辉煌历史!

一想到这里,他就忍不住激动起来,嘴角也似乎总是想要上扬。

奥斯帝国国王倒还好,虽然也惊讶于轩辕夜的出现,但是奥斯帝国毕竟是三大帝国之中,最强大的一个,所以即使到此时,他仍然保持着一个大国的风度,并没有多说话。而纳克兰的国王,则是有些掩饰不住的嫉妒。垂下的眼眸里,满是懊恼。

若是这一次是在纳克兰举办,那么必定出尽风头的就是他们啊!

这样的一个强者,身后代表的是大陆之上,最顶尖的强大存在。他来到这里,以后其他人若是想要招惹罗亚,免不了要考虑到这一层!

虽然那人只是来露了一面,但是在上位者眼中,却已经是一个极为明显的讯号!

不过心中虽然百般不爽,他的脸上还是带着合体的微笑,频频点头附和。

此时已经顾不上自己是一国之君的尊贵身份,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讨好这位啊!

况且在他面前,即使是做了几十年的国王,却还是会感觉到一股威压,让人不自觉的臣服,放低姿态。

三人的这般反应,更是让猜出了一些苗头的人,肯定了自己的猜想。

一时之间,场面竟是再度沸腾。

轩辕夜却是一点都不想听他们的废话。

他忽然抬头,道:“想必你们已经猜到,我来此的目的。随着大陆变化发展,强者不断涌出。我们虽然隐世千年,但是并不会冥顽不灵,固步自封。此次我的到来,就意味着——我们,已经决定出世!““所以我今天来,就是想要看看,这大路上,最精英的天才,究竟是个什么水平。你们不用太在意,继续进行即可。”虽然说了不要在意,但是几人还是不敢有一丝懈怠,恭敬的听完之后,虽然脸上都还是带笑,但是心中都是震惊不已。

那些人,竟然要出世!

怪不得会选在这样的一个场合,只有在这里,才能最为快速,也最为郑重!

罗亚国王压下心中翻涌的巨浪,笑道:“既然如此,我们必定会为您呈现最好的比赛!”轩辕夜唇边一抹浅笑,似笑非笑。

三人回到自己的位置,重新坐好。

这一次,数万观众终于看到,罗亚国王脸上,竟然带着笑容!甚至连眼角眉梢,都带着难以掩饰的喜悦!他气沉丹田,雄厚的声音迅速传遍整个会场!

“诸位!本王今日要告诉你们,今天,是一个伟大的日子!”“因为,来自大陆之上,最神秘最强大的‘一城四族‘,选择出世了!而现在,坐在这里的这位,就是他们的代表!——南越家族,越大人!这一次的大会,将会因为这一件事,而永远的载入史册!而诸位,便是这伟大时刻的见证人!”

罗亚国王的一番话虽然简短,但是已经充分解释清楚。

众人虽然不知道“一城四族”是怎样的存在,在什么地方,代表了什么,但是他们却听得出来,这是他们从未知晓的存在!原来除了三大帝国之外,还有着这样的势力!

惊讶之余,更多的是兴奋。

罗亚国王的话很有煽动性,只是寥寥几句,就已经点燃了众人的激情。

他们才不会去理会那些人有多强,也不会理会轩辕夜的到来,究竟意味着什么,他们只知道,今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而眼前的额这个男人,更是一个十分厉害的人物!

这场大会,将会因为这个男人,变得更加精彩!而他们,也会因为他,而见证这一天!

一时间,整个会场都陷入了一片狂欢的海洋!

欢喜的喧闹声,几乎让人震耳欲聋,人人脸上带着兴奋之极的表情,充满热切的看着在最高处的轩辕夜,都在尽情欢呼!

而其中,尤其是一些少女,涨红了脸拼命的挥舞着双手,完全忘记了矜持,只为吸引那个男人的目光。

但是被黑玉面具遮挡了容颜的轩辕夜,却看不出任何情绪,唇瓣的一丝浅笑,却更让人为之疯狂,却又不敢造次。

罗亚国王很满意现场的情形,最后冲着凤长悦等人所在的场中,慈祥而不失威严的笑道:“诸位还请竭尽全力,这样才会有更好的机缘啊!众人露出会意的笑容。

随后,罗亚国王便示意雷修可以进行比赛了,雷修便当即派人将所有的带队老师都带到了各自的休息处,而参加比赛的选手则是全部都留了下来。

片刻功夫,场上三个方向,便分别坐了三方的带队之人。

而这些人之中,则是有一些人,随即被请到了上面的那九只椅子旁落座。

其中便包括苍离和沈剑平以及其他队的强者。

苍离的到来,仍然是引起了一些骚动,但是在整个会场的喧闹中,倒是没有那么显眼了。在苍离上去之后,沈剑平紧随其后,坐在了右手边。而还有一个,是奥斯帝国王室著名的强者,几人见面都是会意点头。和其他人寒暄之后,苍离便坐了下来,神态轻松的看着场内。

坐在他身旁的是罗亚帝国的德高望重的强者,见此微微笑道:“听闻这一次有苍离院长的徒弟参加,只是不知是哪一位?能够被苍离院长看中的,想必一定是天赋绝佳啊!“

坐在一旁的其他人都是笑着附和。

苍离笑眯眯道:“既然李长老都已经知道我收了徒弟了,又怎么会不知道哪一个是呢?”

那人一瞬间有些尴尬,讪讪笑笑:“这、这只是好奇而已……”“诸位与其把精力放在我这里,倒是不如好好看看这比赛。我看今年,一定会有十分惊艳的天才横空出世啊!”苍离的眼睛扫过场上的一百二十人,却是不知落到了那一点,让一旁看着的人无从判断。

那人连连点头:“是啊是啊……看来苍离院长也很是有信心呐……“苍离笑意未减,却没有搭话。

一时之间,场面有一丝的尴尬。

三国看似交好,但是在这个时候,三国的强者互相是对立的关系,他们虽然早就听过苍离脾气耿直,却也不知道他居然真的这般不给面子,甚至懒得和他们应付。

但是苍离身份尊贵,尤其是八品炼药师的身份,是多少人排着队等着巴结的,这小小的不满自然很快就消失。

八品炼药师,整个大陆也不过一手之数,他们怎么会轻易得罪?

不过显然还是有人看不惯他,冷哼道:“有什么可装的,不就是收了一个徒弟吗?到时候还不知道会不会被打的满地找。这里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撒野的地方。有的人若是想要护短,只怕是不行咯!“

苍离眼睛微微眯起,转头看去,却见是纳克兰的一个强者,国字脸,却长着一双倒三角眼,看着让人心中很不舒服。

旁边几人都是没用想到这人hi直接和苍离呛声,都是有点不知所措,连劝都不知道怎么劝。

因为,这个人,也是个八品炼药师!

并且,是纳克兰王室的供奉炼药师,也是王室子弟的老师。

他的地位之高,甚至连纳克兰的国王,都要避让三分。

所以此时二人呛声,其他人都是静默不语,不想搀和到这事情之中。

苍离一看,笑了。

“我还当是谁对后辈都这般口不留情,原来是老熟人啊!多年不见,柳承修,最近过的可好?哦,看我这脑子,你怎么能过的不好?看你现今这样子,只怕不能再好了啊!“

苍离笑吟吟道,似乎真的是遇到了多年未见的朋友一般。

只是苍离一开口,那人的脸色就瞬间变得十分难看。

“哼!老夫过的怎么样,用不着你来操心!有这时间,还是担心一下你那徒弟吧!“苍离似乎并不生气,继续道:”听说你成了纳克兰王室的炼药师,那肯定待遇不错啊……对了,听说你也收了一个关门弟子?好像还是王室的公主,不知道这一次来没来啊……“柳承修冷哼一声,似是不屑:”我徒弟关你何事!?“

苍离笑容微微收敛,苍老的眼中却仍然锋利如刀:“那……我徒弟,又关你屁事!?“

柳承修似乎没有想到苍离会这样反将一军,而且说话竟然这般粗俗直白,一时之间脸色气的通红,却想不出什么话来回击,最后只得恨恨拂袖:“粗俗!“苍离似是有些小得意,笑的张狂:”粗俗又怎样?难道不是这个理吗?“

柳承修干脆扭头不愿理会他。

只是苍离怎么会容忍别人在侮辱了长悦之后全身而退?

就算只是一句话,他也一定会讨回来!“想不到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这个脾气,这般冲动,只是不知你那徒弟,会不会随了你。“

见两人之间火药味这般浓重,旁人连忙打圆场。

“二位这是何必争执呢?来的都是天才中的天才,无论输赢,都是佼佼者啊!况且……二位的徒弟,不都是最后参加炼药比赛吗?现在何必…“”谁跟你说,我徒弟,只是来炼药的?“

看到几人脸上惊讶的神色,苍离笑的灿烂。

“其实,她是来参加灵力比赛的。“…

在场外的人们热烈的讨论着的时候,场内的一百二十人,都已经开始选择自己的擂台。

每一队都有四十人,平分为两队,然后分别挑选擂台。

凤长悦和蒂亚,以及那个历练归来的师兄一组,羽千宴和连城在另一组。在均分之后,凤长悦一组的,统一选择了一号擂台,而羽千宴一组的,则是选择了二号擂台。

其他两大帝国的人,也都分别做好了选择。

最后的结果就是,一号擂台,是奥斯帝国对阵纳克兰帝国,二号擂台,是奥斯帝国对阵罗亚帝国,而最后一个擂台,则是纳克兰对阵罗亚。

在所有人都决定了擂台之后,每一个擂台上的裁判,对四十人进行了抽签。

三个擂台,同时进行。

毕竟是第一轮,几乎所有人都会有所保留,所以这样三场一起进行,倒也省了时间,而且可以让观众更加直观快速的了解场上之人的实力。

很快,比赛,就正式拉开了序幕!

所有参赛者都被带到了看台上专门留出的位置,周围离观众还有着一段距离,倒是可以让他们好好的观赛。

“一号擂台,第一场——奥斯帝国凤长悦,对阵纳克兰帝国苏牧!“

裁判的声音,清晰的传遍了整个会场。

短暂的沉默之后,观众席上爆发出巨大的掌声,显示自己的期待。但是显然这里的人对这两个名字都十分陌生,脸上都是带着几分疑惑,眼神也在一号擂台周边搜寻,似乎想要看看究竟是谁。

凤长悦缓缓抬起头,神色淡漠。

对面的人群之中,似乎爆发了小小的笑声,似乎是其他人在调侃着那个第一个出场的少年。“哇,苏牧哥,你居然是第一场!一定要好好表现啊!“”就是!听着名字,似乎是个女孩子,你可是要手下留情啊!说不定下手重了,可是会不依不饶呢哈哈!“”这什么长悦也不知是运气是好是坏,咱们苏牧哥可是咱们之中,实力最强的几人之一,居然第一场就碰上了!不过,既然是个女孩,要是长得漂亮了,咱们苏牧哥可是会十分怜惜啊!谁不知他最是会讨女孩子欢心!“”就是!“

……

一群人嬉闹着似乎并没有将这第一场的少女放在眼里。而那个即将出战的少年,也站起身,笑着打了那几人几下,但是神色纵容想,就像是真正的大哥容忍弟弟们放肆一般。

但是他的眼神,却不受控制的往旁边不远处坐着的一身蓝衣的少女身上看去,似乎有些忐忑,生怕这些人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那少女似乎觉察了他的眼神,却像是没有看到,温声道:“苏牧哥哥去吧。想必这一场,应当很快会拿下。“简单一句话,那少年却红了耳尖,幸好被黑发遮住,没有人看到。

他点点头,转身。

擂台在下面,而且他们所处的位置有些高,若是一般的修炼者,没有极好的身法或者极为雄厚的灵力支撑,这一口气飞跃其上倒是有些困难。所以一旁还有专门设置的阶梯。

苏牧看了一眼下面的巨大方形擂台,忽然深吸一口气,而后运转灵力,双臂展开,竟是就那般如同大鹏展翅一样飞跃了下去!

观众席上响起一片惊呼声,似乎没有料到会有人这样出场。

即使是参赛者的看台处,距离这擂台也有这极远的距离,所以看到苏牧挥洒流畅的动作,都先是惊讶,而后赞叹。

他们都知道,这一段距离若是想要越过本就不易,而此时苏牧显然游刃有余,身形没有一丝停顿,就已经跃到了擂台之上,轻巧落下!

“好!“”厉害!“观众中一片叫好声。

就连位居其上的几位绝世强者,也都频频点头,而纳克兰的几位,更是透出淡淡的骄傲之色。

单是这一手,就已经可以秒杀很多在场的所谓“天才”!

“灵力雄厚,身法灵妙,看起来还不到二十岁,却已经达到了四星灵皇,果真厉害。““这第一场,竟然就出现了水平这么高的人,看来这一次的大会,会很有看点啊!”“那少年似乎叫……苏牧?柳长老,看来你们可真是深藏不漏啊!来之前可是没有听过这少年的名号呢!可是这一出手,竟然就这般惊人!”柳承修脸上终于缓和,露出了几分淡淡的傲然。

“这苏牧天赋极好,而且极为勤奋,平日里虽然性子散漫,但是倒是确实有实力。而且他确实在三个月前就已经晋级成为四星灵皇了。今天第一场是他,倒也省事。”柳承修忽然看向苍离,露出了不明意味的笑容,大约是平时极少笑,所以看起来倒是有些怪异。

“真是巧啊,想不到这第一场,就是碰到你的徒弟。希望……你那小徒弟能够坚持半柱香。”其他几人一愣,随即才反映过来方才那“凤长悦”,就是苍离的徒弟。

他们之前虽然打听过,但是毕竟没有什么印象,这经柳承修一说,他们才反应过来,这第一场对阵的奥斯帝国的一方,竟然就是苍离的徒弟!

只是苍离听了,却出乎意料的没有生气,只是眼神有些异样,而嘴角…似乎想笑,又忍住了……

众人被他搞得莫名其妙,见他只是摇摇头就看向了场上,便也都安静下来,看向擂台。

柳承修见此,冷哼一声,也转过头去。

也不知苍离是怎么想的,一个炼药的少女,怎么参加灵力比赛?

炼药师一生精力全部交付炼药,极少数能够在灵力上有大的成就,而这一次前来参加的不少炼药师,都是抱着一试的心态,他们的真正目的,也都是炼丹比赛罢了。

只是这苍离,似乎挺有信心一般……

哼,苏牧会让他知道,什么是真正的修炼天才!

……

苏牧轻巧落下,一身白衣倒也是显得潇洒不羁,尤其容貌清俊,倒是引得不少少女纷纷尖叫,眼神炽热无比的看着他。

他脸上浮现恰到好处的谦虚的笑容。

方才这一手,一半是为了上来,一半则是……

为了吸引身后某人的目光。

听到那些欢呼声,他似乎并不是很在意,站定之后,就看向了对面,搜寻着自己的对手。

下一刻,一道纤细而挺直的身影,忽然从人群之中站起。

他微微一愣。

那少女,怎么看着有些熟悉?

凤长悦站起身,蒂亚在一旁鼓励的冲她挥拳:“长悦,加油!让那个臭小子看看,究竟谁才是这场比赛的胜者!而谁——才是真正的天才!”

她瞧得清清楚楚,擂台上那少年,正是他们刚刚抵达这里的时候,对着长悦冷嘲热讽的那些人之中的一个!也就是围在那蓝衣山女身边的人!

她可是记得清清楚楚,当时这个人,是笑的最欢畅,也是说的最过分的一个!

真是苍天有眼,让长悦第一轮就遇到了他!

她咬牙道:“长悦,上去之后,千万不要手下留情!狠狠的虐死他!“一旁的连城看着两人这样子,平凡的脸容上浮现几分犹豫。之前他也听说了关于凤长悦的一些事情,所以对于输赢倒是没有担心,唯一的担心是万一凤长悦真的下了狠手怎么办。

“这个…不太好吧?毕竟是第一场,长悦,你还是注意点,点到为止就可。他之前的那事,我们私下也可以找机会。现在这么多人看着……”

做了,可就容易被人抓到把柄。

连城毕竟年龄大一些,而且在外历练,人情世故也懂得比较多,生怕凤长悦一个冲动,上去就和人死斗到底。

但是这样做实在是太容易被人抓住把柄,所以虽然他也生气之前凤长悦被人嘲笑,但是还是给出了保守建议。

凤长悦了然的点点头。“我有分寸。”连城这才放心。

蒂亚开口想要反驳,却被凤长悦一个眼神制止。

她抬步向擂台走去。

然而从她站起身的那一刻,却忽然感觉到一束目光凝聚在自己身上,虽然只是目光,却像是火焰一般炽热,像是想要将她整个人都灼烧起来一般。

即使没有回过头去看,即使没有发出一丝声音,她已经感觉到他的心意。

像是绵长的线,一点点的将她笼罩。

她一向冷清的眸子,忽然泛起微澜,唇边,却忽然扬起一抹几乎看不见的弧度。

而后她脚步不停,继续朝前走去,而后——忽然消失在原地!

“人呢!”“那少女去哪儿了?”“怎么不见了?!”看台上,关注着这里的观众,顿时陷入一片喧嚣之中,甚至有不少人,都站起了身,到处搜寻着。

轩辕夜高踞台上,见此忽然忍不住一声轻笑。

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她这般着急呢…

他清澈的凤眸之中,忽然像是生出了漩涡一般,变得越发的深邃,引人沉沦。而白皙如玉的下巴,薄唇忽然掀起淡淡的笑容。

因为要掩饰身份,而不得靠近只能这般远远看着她的不快和烦躁,忽然就消散了。

整颗因为长久的思念和眷恋而变得有些急躁的心,像是忽然涌进了甘甜的溪水一般,甘甜而微烫。

那是她给予的温度。

几乎无法控制自己的眼睛离开,而这般的距离,他也忽然觉得一寸都遥不可及,而这时间,也忽然觉得每一刻都漫长无比。

他和她,四目相对,不过一瞬,却已经如同万年。

旁边有无数人,喧闹的声音充斥着,还有各色目光注视着,但是她在眼前,一切都变得浅了,淡了。

而凤长悦这一招,却只让他心情越发愉悦。

为了这一刻,便是再多艰难,也值得。

轩辕夜目光随即落到苏牧身上,微凉。

在众人都惊异凤长悦的消失的时候,下一刻,便有人忽然惊叫道:“快看!擂台上那个,是不是那少女!”一声惊叫,唤回众人眼神,仔细看去——一身黑衣,一头墨发,竟然真是!

一时之间,确定了的人,都忽然失去了语言,难掩惊叹。

半晌,才有人结巴问道:“这、这是什么?我怎么瞧着前一秒消失了,下一秒,竟然就出现在擂台上了?该不会是我眼花了吧?“”不光你看见了!我也看见了!那少女,就是突然出现的!“”看来这奥斯帝国的人,也不简单啊!哈哈!今天这一场,只怕有的看头啊!“

吵吵嚷嚷的观众席因为凤长悦的这一动作变得更加兴奋。

而苍离身边的几人,也都忽然睁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置信。

“这……便是苍离院长的徒弟吗?“

“年龄看起来很小啊…有十六岁吗?可是这一身炉火纯青的身法,却实在是精妙啊!而且在她离开的时候,分明还留下了残影!这程度…只怕比方才那少年,需要更强的掌控啊“”苍离院长,您这徒弟,果真不同凡响啊!“

一行人纷纷开口赞叹,柳承修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眼睛死死的盯着凤长悦,似乎要看出她是怎么做到的一般。

苍离脸上的笑容深了几分,不管这些人的这些话,多少是真多少是假….有一点是事实:长悦那丫头,是真的厉害啊!

苍离之前以为,按着凤长悦的性子,是不会把精力方在这种事情上的。可是当她真的这样做了的时候,他心里又忽然无比畅快!

他转头看着柳承修等人,笑而不语。

这可真是好响亮的一记耳光啊!

长悦丫头——干得漂亮!

接下来,就好好的让那些人见识见识,她的实力!

苍离满眼期待的看着凤长悦。

不过苍离并不知道,凤长悦并没有把时间浪费在这一场战斗上的打算。

而站在擂台上的苏牧,也是被凤长悦的出场弄的微惊。

本来还想仔细看看她是怎么样施展的,但是当他看到凤长悦的脸的时候,忽然就震惊了。“是你!?“怎么会这么巧!竟然是那个被他嘲笑过的那个少女!

苏牧一时心中情绪不明,看着凤长悦有些反应不过来。

他们在奥斯帝国那些人来到这里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了这个少女,当时他也确实觉得侧脸十分惊艳,但是随即他就发现这少女的左脸上,竟是有着一块极其难看的胎记,当下便失了兴趣。

他们本来就想要给奥斯帝国的人一个下马威,看到这之后,他瞬间就想出了那个办法,先是装作惊艳额,然后再装作才看到她胎记的样子,嘲讽一番。

这样的玩笑,说轻不轻,说重不重,既可以打压他们,还可以不受责罚。况且其他人本来就听他的话,一拍即合,便有了那场景。

只是他没想到,第一场,竟然就是自己和这个少女。

苏牧眉头微不可查的皱了皱,而后脸上浮现洒脱的笑容。

“真是巧啊!“他知道自己受到很多女孩子喜欢,但是平时并不放在心上,眼前这少女…虽然被选作参赛的人,但是这样的容貌,只怕平时没有少受到奚落,而她被嘲讽的时候,也没有人出来为她说话不是吗?

想到这里,苏牧脸上的笑容愈发散漫。虽然凤长悦施展的这一招,让他慎重了一些,但是他觉得,真正的战斗,只怕这女孩都不知如何下手。

这样的话,他等下就下手轻一点好了。

“你放心,我不会对女孩子下重手的。“然而凤长悦并没有如同他想象的那般脸红,更是连眼神都没有变化。

她一双澄澈而深邃的墨玉般的眸子,闪烁着冰冷的色泽,让他一瞬间几乎以为自己是面临死神的审视。

而后,他终于听到了那少女的声音。

她歪头看了一眼裁判,声音如同冷玉相击,敲落一地日光。

“可以开始了吗?我赶时间。”

------题外话------

推荐好友潇芷的特工文~凰谋之特工嫡妃。欢迎跳坑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