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51 他说,我来了

季明城心里忽然有些不舒服,但是转念一想,则是忽然生出了一股痛快的感觉。

他毫不示弱的会看回去,眼底似乎还有着一丝嘲讽。

羽千宴眸色如初,淡漠如雪,似乎并没有觉察到季明城嘴角笑容的几分讽刺。

季明城冷冷一笑,有什么可得意的?

纵然他身份尊贵,天赋又好,姿容绝世,是整个奥斯帝国不可企及的天才少年,可是终究,凤长悦喜欢的,不是他!

她放在心中的,是另一个男人!

他和他,都是失败者!

如此,他还有什么可骄傲的?哈!

季明城虽然笑着,可是他的眼神已经再清楚不过的诉说着。

羽千宴再明白不过。

可是他不在意。

羽千宴的目光,似乎变得更冷了,可是却不是难堪,也不是失落,反而是带着几分轻视。

那是对季明城的不屑。

他喜欢她,与任何人无关。他也从来没有奢望过去得到,所以,他坦荡无比。

仅仅是这一点,季明城就已经输的体无完肤。

羽千宴澄澈淡漠带着几分嘲讽的目光,让季明城脸色瞬间涨红,巨大的难堪瞬间涌起!

不知道为什么,那眼神竟然让他觉得,自己就是一个跳梁小丑!

季明城率先狼狈的转过头去。

二人的交锋,只是瞬间,众人的注意力也都放在了其他的地反,并没有看到这两人的变化。

海涅学院这一次的带队是一个长老,看起来满脸笑容,若是仔细看,还能看出那神态之中,竟是带着几分讨好。

这和海涅学院以往的风格大相径庭,但是也没什么不能理解的。

海涅学院向来风格剽悍,遇到任何事情都锱铢必较,上至长老,下至学生,都是如此。而且这些年,因为苍离的沉寂,伽陵学院似乎显得有些弱势,海涅学院一直想要取而代之,所以始终作风强势。

但是在经历过照壁阁之后,整个海涅学院都遭受了极大的损失,不仅仅是那几个老师,还有很多的精英学生,都凄惨死去。整个海涅学院此时已经是强弩之末,能够派出季明城这样的,已经不错了。

所以这些日子以来,海涅学院一直大门紧闭,低调行事,生怕再招惹上惹不得的麻烦。

而这一次的交流大会,他们显然也带着几分忐忑,所以一来就率先示好,想要和其他人,尤其是想沈剑平以及苍离这样的强者打好关系,免得之后遇到什么危险了,连个帮忙的人都没有。

可惜,这个长老算盘打得好,却没有想到其他人根本不买账。

现场有了一瞬间的安静,顿时尴尬无比。

那长老脸上的笑容也僵了僵。

沈剑平向苍离微微点头,继而一伸手:“请吧,现在人都已经到齐了。”

那长老连忙带着季明城等人走上前去。

苍离等人也都不紧不慢的走到了中间的位置。

凤长悦这才注意到,整个巨大的广场中间,竟是有一块微微凸起的圆形石块。

沈剑平一声令下,原本守护在周围的将士全部离开,守护在周围。

“请诸位登上这圆台。”

沈剑平道,声音不怒自威。

众人纷纷走上前去。

凤长悦走上去的时候,才忽然觉出不对劲。

沈剑平的声音随即响起。

“诸位现在脚下的,是一个传送阵,也是灵州最大的传送阵。从这里出发,一旦启动,便可以瞬息抵达罗亚帝国。”

沈剑平的话,让一群年轻人都是有些兴奋。各大学院的带队老师都是知道的,以往也几乎都见识过,所以此时看着年轻人们满脸难以掩饰的激动,都是十分理解的笑了笑。

凤长悦舒展了眉头。

果然如此。

传送阵的建造需要极为厉害的炼器师和灵尊强者共同完成,消耗的材料和财力都十分巨大,而且它的维持和运启动,都需要极大的灵力消耗,所以即使是奥斯帝国,也不过只有五个传送阵。

而这个,显然就是其中一个。

他们去往罗亚帝国,自然是直接到比较好,否则在别人的地盘上,时间越久,越不安全。

沈剑平走上前一步,也站在其上,神色严肃。

“请各位务必记住,等一会儿传送阵开启的时候,一定要召唤灵力铠甲,否则会遭受到极大的损伤。被开辟的传送带之中,空间乱流十分厉害,即使是灵皇强者,也很难完全抵御。所以诸位一定要全面警惕,注意安全。等到了地方之后,避过了空间乱流,确认可以出去了,我们才可以出去。”沈剑平语气深沉,可见这其中,确实是有着极大的危险。

不过在场的都是帝国最优秀的天才们,倒也不至于被吓住,反而大多是露出了跃跃欲试的表情,显然很是期待。

沈剑平右手竖起,而后猛的落下——“开阵!”数道强大的灵力匹练,瞬间到达!

那些分散开来的将士,全部倾尽全力,注入灵力,开启传送阵!

随着无尽的灵力注入,凤长悦逐渐感觉到,脚下的地面,忽然变得炽热!

一道耀眼的光,忽然从脚下的圆台亮起!冲天而起!

所有人的眼前,都有了一瞬间的空白!

凤长悦握紧双手,紧接着,就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忽然从下面传来,而后猛的将她扯了下去!

同时,数道惊呼声,纷纷响起!

不过片刻功夫,那白光就完全消散。

而传说阵之上,人影全部消失!

周围列队而站的将士们见此,纷纷收回灵力,因为强大的消耗,他们的额头都是出了很多的汗,但是没有人去擦,反而同时严肃行礼,微微弯腰——

“愿诸位——为帝国的荣誉而战!”

铿锵有力的声音,回荡在巨大的广场,久久不散。

……

凤长悦一瞬间觉得,自己浑身的骨头都要散开了!而身上的肌肉和肌肤,也几乎崩裂开来!

巨大的痛楚从身上每一处传来,几乎将她完全撕扯开来。

眼前一片黑暗,看不到任何东西,就像是自己一个人漂泊在未知的地方一般,令人心生不安。

当她的意识恢复清醒,便听到耳边不断传来惊呼声,还有似乎因为极致的痛苦而发出的惨叫。

然而下一秒,她忽然感觉到加注在自己身上的压力骤减,似乎有什么隔开了一般。

“长悦丫头!”

苍离带着笑意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她回过头,一片漆黑的空间忽然亮了起来。

那张在光下,满面笑容的面孔,不是苍离又是谁?

他手上拿着一颗巨大的明亮的珠子,那光芒,正是从上面散发出来的。

“师父。”

凤长悦迅速靠近苍离,这才发现,原来他们所有人都在这一片空间,不过相隔远近不同罢了。

而羽千宴等几人,也都迅速被苍离找到,并且拉到了自己的身边。

这一下,竟是瞬间就找齐了伽陵学院的人。

凤长悦这才发现,苍离不知什么时候布下了一层结界,正好将他们都包裹在其中。这才感觉到那疼痛的冲击减弱了。

虽然还是能够感觉到空间的挤压,可是相比较而而言,现在的就像是微风拂面一般轻柔了。

见到几人疑惑的目光,苍离冲着几人眨眨眼,似是有些得意。“怎么样,我是不是很有先见之明?”众人:“……”“真是多谢苍离院长了。”

沈剑平看到这一幕,冲着苍离拱了拱手。

原本他也带了照明用的东西,但是没想到苍离率先一步拿出来了,倒是省了他的力气。

不过,其他人此时还处在乱流之中呢。

沈剑平猛的甩出一个结界,将其余众人都包裹在里面了。

一时间,惨叫声减少了许多。

很多人感激的看着沈剑平,还有人对苍离只顾自己学生的行为很是看不惯,暗中翻了个白眼。

“还是沈将军好啊!顾忌所有人,真是宽厚。”

“这还是我第一次经历传送阵,若不是沈将军,我方才已经受伤了!那空间乱流的力量,实在是太强大了!”

“不过,话说回来,传送阵果真是不一般啊……”

一群人安稳了以后,就开始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似乎刚才的经历,只是如梦一现罢了。

“不过沈将军,您这样一直维持着结界,灵力消耗很大,不如我们轮着来吧!”

海涅学院的那个长老再一次开口,但是这一次却是得到了其他人的同意。“是啊,沈将军,您还是不要太累了。我们也可以。”“您这般努力,我们可不会像是某些人一样,自私自利。”沈剑平皱了皱眉头,沉声道:“不必。这结界是我催动灵宝形成的,不会消耗很多,你们不必担心。而且虽然在这里面,诸位也不要放松,一定要召唤灵力铠甲保护着自己。等一会儿出去的时候,还会有一场暴乱的乱流。”沈剑平话一出,几人连忙应了。

苍离忽然一笑。

有人看过来。

凤长悦看着他这样子,就知道他想做什么,当即兴致起了,也就配合着做了。

清了清嗓子,凤长悦忽然问道:“师父,您手里这是什么?”苍离冲她挤挤眼:“这个啊,也不是什么特别的东西,就是专门用来过传送阵的小东西罢了。和沈将军的那个大同小异,不过范围比较小,刚刚好可以容得下咱们几个。毕竟这一路上,还要沈将军多多照顾,所以这点事情就不麻烦他了。能不拖累就自己做好。你说是不是?”凤长悦心中好笑,刚想要点头,却已经被蒂亚抢先大声道。

“院长,原来如此啊!你是为了帮沈将军减少麻烦啊!你真是有远见啊!不像某些人,只会动动嘴皮子呢!”按着蒂亚的火爆脾气,怎么可能容忍对方在自己眼前放肆?更何况还是对着自己尊敬的院长冷嘲热讽?

凤长悦一愣,蒂亚回头看她,给了她一个得意的眼神,凤长悦一笑。

蒂亚这性子,倒是和老师很合啊。

苍离满意的眨眨眼,而后才不在意道:“没什么,都是小事。哈哈。”

听清了两人对话的众人,也都明白过来原来苍离不是故意不帮他们,反而是为了帮沈剑平早早坐下的准备。一时都是有些羞愧。

还有的人低下头低声不忿道:“不早说,现在在这装什么!”声音虽小,但是在这的都是强者,却都是听得一清二楚。

凤长悦扭头看去,却是一个陌生的脸,看着二十出头的样子,样貌平平,应该是这一次帝国选拔出来的。

现场也似乎一瞬间尴尬了。

蒂亚听了柳眉倒竖就要冲上去,被凤长悦一把拉住。

这种地方,还是小心为上。而且闹大没有什么好处。

而苍离竟也不怎么生气,只是低头笑着摇了摇头。

那人见没人追究,竟是忽然胆大了起来,偷偷看过来的目光之中,似乎都带着几分得意洋洋。

沈剑平看了那人一眼,声音忽然沉了几分,也带上了几分铁血的肃然。

“从出发开始,我们就是一个团体,都代表着帝国的荣誉。所以禁止任何内斗!若是被我发现,一缕取消参赛资格,并且立刻遣送回来!”

那人脸色一下子煞白,而后战战兢兢的看了沈剑平一眼,小心的往后面躲了躲。

而他身旁的人,似乎也不愿和他牵扯过多,都是不动声色的往旁边走了走。

一时之间,整个空间都陷入了死寂。

一行人继续向前行进。

不知过了多久,在经历了一片黑暗之后,终于快要抵达了!

沈剑平忽然大声道:“所有人都警戒准备!前面就是出口!空间乱流会达到一个顶峰,所以务必做好准备!我们这就出去了!”

听了他的话,所有人都是立刻警戒的看着那未知的出口,调动全身的灵力。

一道巨大的挤压力量,忽然传来!

啊!

有人还是痛呼出声!

凤长悦做好了一切准备,却发现不知为何,自己竟是没有受到很大的冲击一般。扭头看去,却发现蒂亚几人,也似乎不是很痛苦的样子。

她的眼神,再次飘向了苍离手中的那珠子。

“别看了,我从佘宁那老家伙那里,给你找了个更好的。”苍离的声音忽然出现在耳畔,凤长悦心中一动。

然而来不及反应,她就感到眼前一片大亮。

下意识的闭上眼睛,那一刹那,一个方形的东西,忽然塞入了手中。

她知道这是苍离给的,便顺手接下了。

强大的挤压感,忽然消失。

而其他人则似乎正好到了一个顶点,沉闷的压抑的声音传来。

不过一瞬。

她的身体忽然落空。

而后,她睁开眼睛,就看到自己已经身处一个陌生的地方。

这也是一个巨大的广场,但是脚下这一片区域还是一个极高的高台,应该也是一个传送阵。

而同时,一行人纷纷从空间中出来,而后落到高台上。

沈剑平稳稳落下,显然已经很有经验,而几位年长的长老,也都姿态稳稳,而大多数的年轻人,都是踉踉跄跄,晃动了几下才站稳,而脸上更是一片茫然,很显然是没有经历过这般阵仗。

因为苍离一直照看着,所以伽陵学院的人倒是都还在一起站着。

有几个似乎在空间中受了一点轻伤,但是在沈剑平的控制下,倒是没有出现重伤的,也算是平安抵达。

而他们的出现,也似乎引发了一阵骚动。

“看,又有一批人出来了。”“那个方向……应该是奥斯帝国的吧!来的人倒是不少。”“哎哎,你看那个少女,是不是长得蛮漂亮的!”

一瞬间,周围喧闹的议论声,像是水流一般灌入了耳中。

凤长悦蹙眉,这才发现,在旁边已经有不少人到来。而那些人,此时正注视着他们的方向。

而其中,有一些极为热烈的目光,投注在她的身上。

“天啊,你看那个黑衣的少女……只是一个侧脸,就已经这般精致了!而且周身气质冷清,倒是难得一见的美人!”

一道极为响亮的声音,忽然破空传来。

众人都是一愣。

紧接着,一行人的目光,都是默默的看向了——凤长悦。

同行的少女本来就少,今天穿着黑衣的,只有凤长悦。“原本以为咱们大公主是最美的,现在看来……哎!大公主,我什么都没说!”“闭嘴!大公主天赋绝佳,性情也好,身份更是显赫,怎么是随便能被人比较的!大公主本来就是最美的!”一行人叽叽喳喳笑闹着,而站在前面的那个一身湖蓝色的少女,头上戴着一只蓝色的冰玉簪子,容貌温婉,气质大方,显然就是他们口中的“大公主”,则只是淡淡的笑着,似乎在看着一群孩子顽皮一般。

而奥斯帝国这边的人,则是忽然陷入了一阵安静。

很多人都是有些怪异的看着凤长悦。

这些人……一定是没有看全吧?

若是不看凤长悦的左脸,那么肯定是绝对的美人,世间少有,但是关键是……她的左脸上,有着那么大的一块胎记啊!虽然只是淡淡的暗紫色,但是无论如何也和美人两个字搭不上边啊!

一时间,也不知是要笑还是哭了。众人控制自己脸上的表情十分辛苦。

凤长悦倒是不在意别人怎么看她的容貌,只是这言辞颇为出出格,对方显然知道他们的身份,更是知道她是奥斯帝国的代表之一,可是此刻,不过是刚刚见面,竟然就这般放肆的品头论足。

若是单纯的欣赏,似乎……完全不需要这样喧闹。

她黛眉微蹙,侧过头去。

顿时,左边脸颊上淡淡的暗紫色胎记,瞬间映入那些人的眼帘。

原本嘻嘻哈哈的笑闹声,忽然像是被掐断了一般。

似乎连他们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场景一般。

凤长悦长眉微扬,直直的看着他们,似乎专门将自己的容颜展露在他们面前一般。

就连最前面众星拱月的那个少女,也有了一瞬间的愣怔,然而迅速的,她的眼中,就恢复如常,没有嫌弃,也没有惊异。

凤长悦眸色微闪。

那些人经历了短暂的愣神之后,终于反应过来,纷纷尴尬的转过脸去,还有的则是垮了脸,道:“原来是个丑女!真是浪费我的精神!”“这不看还好,一看真是吓一跳!”“那是胎记吗?看着挺吓人呢!她怎么也不那东西遮一下?就这么露出来,她不在意,别人看着还在意呐!”“就是!而且若是这整张脸都丑就罢了,可是这右边的脸,分明极美,左边的脸,又是极丑,这一映衬,倒是显得更让人难受!唉!不看了!街上随便找出来一个女人,恐怕都比她美!”

一群人又迅速炸开,热烈的讨论着,虽然只是彼此之间的交流,可是声音根本没有压低,而且两方人本来相距就不是很远,这些话,凤长悦等人听的是清清楚楚。

一行人顿时脸色各异。

季明城听着,心中却是不知为何有些难堪。

看着那些人,似乎就像是看到了当年的自己,也是这般嘲讽着她的容貌,根本没有顾忌到她的感受。

所以,后来她才这般决绝不是吗?

而且其实现在的她,在他心中,已经是最美的人。

听着这些人诋毁,他忽然心生怒意,可是又无法站出来为她说话。

他忽然转头看向羽千宴。

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羽千宴神色淡淡,似乎并不在意。

羽千宴收回自己的眼神。

那些人,根本就只是在让自己出丑罢了。更何况,她性格坚韧,又怎么会在意这些?

沈剑平微微皱眉。

苍离脸上的笑容微微收敛,却是拉着了即将冲出去的蒂亚。

现在可不是闹矛盾的时候,不过是些小伎俩罢了。

而且,长悦那丫头,怎么会因为这点破事儿就气急败坏?其他人也都默默地看着凤长悦,似乎在等她生气或者作出回应。

但是凤长悦却只是看着那些人,不发一言。

渐渐地,那些奚落嘲笑额声音,逐渐降低了。一些人对上凤长悦平静如水深邃无比的眼眸,忽然就觉得自己很是不堪。

竟然莫名的生出了羞耻感,就像是自己的所有心思,都被人识透了,而自己还得意洋洋般难看。

而正在这时,站在前面的那个蓝衣少女,眉头微蹙,似是责备一般,回头冲着那几个人道:“来这里是为了帝国的荣耀,你们都忘记了吗?况且,是谁教导你们这样当面议论一个女子的?立刻道歉。”她的声音虽然柔缓,但是却带着几分不怒自威的感觉,让人不自觉的听从。

而且她似乎在这些人之中十威信很高,说完立刻得到了回应。

“是!大公主,我们错了!我们这就道歉!”

当先的一个少年站了出来,冲着凤长悦一弯腰:“抱歉!”其他人也都跟着弯腰:“抱歉!”那少女满意的点点头,随即她看向凤长悦,微微点头,红唇微弯,露出了温婉而带着几分歉意的笑容,似乎是在道歉。

凤长悦收回目光,似乎不欲计较。

那少女笑容更深,眼神不经意的扫过其他人。

凤长悦心中冷笑。

这女人真以为自己那拙劣的手段,别人都看不透吗?在这里的,都是各国的精英,怎么可能那般放浪?当着众人的面,对一个陌生的少女品头论足,而且后来更是出言不逊,十分出格。

而且她当时没有立刻制止,却是在她直面而上的时候,觉察到自己一方气势变弱,才站出来的。

若是真的抱歉,早就道歉了,何必等到什么话都说完的时候?看来,这一趟,不会太平了。

而在这时,终于有人来到。

从这个场地恢弘的大门处,忽然走进来两队士兵。

那些士兵小跑分列两旁,从后面忽然走出一队人。

显然是来迎接的官员。

最前面的人,也是一个身着将军铠甲的中年男人,一身凛冽的气势,即使是隔着这么远,也能感受到。

跟在他身后的人,瞬间黯淡无光。

那人一走进,就看到了站在那里的两方人,当即站定,行了个军礼,声音似铁。

“雷修代表罗亚帝国——欢迎各位的到来!在这里,我谨代表整个伟大的陛下和王后以及所有罗亚帝国的人民,欢迎你们!”

他微微转身,冲着那少女道:“见过大公主。欢迎你们。”

那少女回礼,温声道:“雷修将军有礼。”

雷修又看向沈剑平,眼神似乎猛的变得犀利,而后微微垂眸:“欢迎沈将军,苍离长老以及诸位。”沈剑平见到是雷修,竟是忽然笑了,眉宇间生出了几分战意。

而苍离,也似乎明白了什么,眸光微闪,而后又恢复了一贯的笑眯眯的脸容。

“雷修将军何必这般客气。”沈剑平声音朗然,却自然带着一个铁血的悍然。

苍离更是笑吟吟道:“多年不见,雷修将军似乎还是老样子啊!”雷修一笑,手向后一伸:“请诸位和我一起。陛下已经在大会场地等着了。”

两方人都是走下高台,跟在后面。

虽然没有想到一来就要去会场,但是对于这些人来说,显然都是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两方人一方在左,一方在右,在雷修等人的带领下,走出了大门。

气氛有些微妙,但是双方都保持安静,便也似乎相安无事。

雷修似乎没有感觉到这异常,只是迅速的带着他们走向会场。

等出去了,众人才发觉,这里的氛围,已经热烈的如同火焰。

宽敞的街道上虽然早已经戒严,但还是有无数的人走到街上,隔着士兵的防线,好奇而兴奋的看着他们,时不时的指指点点,显然充满期待。

显然,三国大会就是一个巨大的盛世。

无论成功或者失败,都会带来无数精彩。

一行人没有走很久,就抵达了会场。

伫立在眼前的,是一个巨大的恢弘的入口,巨石搭建,上面的精美的雕刻更是显得十分壮丽气派,站在这里,似乎已经能够感受到浓郁的战斗气息。

等走进去,众人才发现,这是一个圆形的巨大的战斗会场。

这个场所都是用白色的巨石累积起来的,显得宽阔大气,而中间的场地上,更是分布着青色的巨石搭建而成的擂台,一共有三个擂台。

四周有数以万计的座位显然是留给观众的,此时上面竟然全部都坐满了人,座无虚席!

而且现场的气氛十分热烈,无数人都在满脸期待的看着他们,似乎正在等待一场场精彩绝伦的战斗。

凤长悦大致一扫,这里竟然足足有十万人!

可见规模之大!

不过虽然人多,但是此时并没有喧闹的声音,反观那些观众,都在安安静静的坐着,纵然神色激动,却也没有怎么发出噪音。这倒是让整个会场都十分安静有序。

而在正东方,则是一个高立的台子,共分为三层,

下面的一层,摆着九张椅子,显然是留给三大帝国的贵宾的。此时已经坐了一些人。

而中间的位置,则依次摆着三张黄金椅子,而在那之上,还有着五张晶莹剔透的水晶椅子。

只是此时,上面的三张黄金椅子都坐了人,可是那五张水晶椅子,却是空的。

而黄金椅子上,坐着的,却正是三大帝国的帝王!

显然,其他两大帝国的帝王,都是通过特殊途径抵达的!此时,他们在上面言笑晏晏,似乎感情很好的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是三兄弟。

看到雷修带着人进来了,位于中间的罗亚帝国的国王当即笑了。

“看,这不来了。”其他两人也扭头看来,看到自己的队伍都进来了,都是泛起笑意。

“真是朝气蓬勃的年轻人啊!看起来,这一届的交流大会,会很精彩啊!”罗亚帝王笑的满脸和气。

此时场地内,正对着那贵宾席的地方,正有一队人,等待着!

赫然是罗亚帝国的人!

等这两队人都过去了之后,三方都各自谨慎的交换了眼神,没有说话。

凤长悦随着人流走着,等站定的时候,忽然觉得似乎有人在看她一般,扭头看去,却并没有发现任何人。

她面色无波,然而浑身都开始警戒起来。

她没有扩散精神力去搜寻,此时实在太过冒险,说不定便会打草惊蛇。

但是心中,那似乎带着几分凉意的眼神,着实让她无法忽略。

她仰起脸看向高台,似乎什么都没有注意到。

蒂亚站在她的身旁,见此阵仗倒也不怯场,嘀咕道:“原来三国交流大会,三大帝国的国王都要来啊!我还以为只有我们来呢!”凤长悦无奈扶额:“蒂亚,你是不是都不了解这究竟是个什么就来了?”蒂亚扭脸,疑惑道:“这种不重要的东西,我怎么会记得?长悦,你是不是什么都知道,快给我说说!”凤长悦无奈摇摇头,眼神往台上的人瞟去。

“看到了吗?上面的人?”蒂亚顺着她的目光看去,点点头。

“下面的那九个,是留给三大帝国的贵宾的,一般是绝世强者,或者是宗师级人物。而中间的那三人,自然是三大帝国的帝王,来这里也不过是因为今天是第一天,都来表示一下,同时也是一种暗含的警告,让举办的罗亚帝国不要太过分。但是他们之后,便只有最后结束的那一天来了。而那九个贵宾,也是监督作用的。至于上面那五个…。”凤长悦沉吟了一下,墨玉般的眼眸一瞬间深沉似海,若是五个…。而且高于帝王之位…。那就必然是那些隐秘家族的位置了!

羽千宴看着那五张水晶椅子,也神色莫测,狭长的眼眸中,似有微光。

那明明是各大帝国王室死守的秘密,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公开?

这样的讯息,猜到他们的存在的人必定不在少数,他们不是隐世吗?为何这一次会这般例外?这般张扬?

而那些人,又会不会来?

还有……

他侧眸看了一眼左前方的凤长悦,看着她精致的容颜,流畅的线条,以及她柔韧挺直的脊背,忽然心生微澜。

他…。会不会来?

想到这里,他忽然闭上了眼睛,似乎要压下心中翻涌的情绪,将一切都掩埋。

“那些人为什么要来监督?难道这大会,还有什么猫腻不成?”

蒂亚没有注意到凤长悦的走神,径自问道。

凤长悦回神,而后眼神忽然凛冽,低声道:“这里,什么事情都会发生。一切都要小心行事,知道吗?”蒂亚看着她的神色,瞬间明白了什么,也聪明的沉默了。

而当一切就绪的时候,罗亚帝国的国王终于站起身来,脸上噙着适当的笑容。

他雄厚的声音随着灵力扩散到整个会场,几乎如同在耳边响起一般清晰。

“欢迎各位前来参加第三十七界三国交流大会!在场诸君,都是各大帝国绝对的天才,绝对的强者!是天下年轻人中的佼佼者!而在这里,接下来的十天之内,你们将会在这里进行切磋!和来自各地的最顶尖的天才相互交流!十天之后,获得第一的人所代表的帝国,自然获得胜利!而冠军,也会得到丰厚的奖赏!”

“在这里,你可以尽情发挥!尽力施展自己的实力!成为万众瞩目的强者,从此享誉各国,扬名立万!这个世界,优胜劣汰,自古如此!若是能够拔得头筹,必将扬名立万,万众敬仰!”他的一番话,说的下面的年轻人一阵热血沸腾,甚至有的脸色涨红,已经开始幻想自己打败敌人,获得胜利,赢得世人的尊崇和敬仰的一刻了。

年轻人毕竟是最热血的人,此时正是对成功最渴望的时候,听到这些话,又有谁会不心动呢?看到下面的人果然露出了期待渴望的神色,罗亚国王一笑:“自然,这交流大会,会选出两个冠军。一个是灵力修炼者冠军,一个则是——炼药冠军!他们,都会得到最丰厚的奖品!灵力强者,将会得到一卷天阶武技!而炼药……则可以得到一卷七品丹药的药方,以及关于神火的一条重要线索!”哗!

这话像是往油锅里倒了一盆水,瞬间激起波澜!

所有的人都沸腾了!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两个冠军的奖赏,竟然都这般丰厚!

天阶武技!绝对是世上难求的宝物!就算是三大拍卖行,都不会有这般手笔,说拿便拿!

炼药冠军,若说那七品丹药的方子并不足够吸引人,那么那神火的线索,足可以让所有的炼药师都趋之若鹜了!

这样的诱惑!这样的让人难以抗拒!

就连凤长悦,心脏也忽然剧烈一跳!

这些…。尤其是神火,是她必须得到的!

怪不得,每一次的三国交流大会都是那般凄惨凶残,现在看来,似乎也没那么难理解了。

这样的奖品,她势必要拿到!

凤长悦已经能够感受到,那漂浮在空气中的浓重的渴求!以及火热的拼杀!

“下面,我宣布——三国交流大会,正式开始!”

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钟声,大会——终于拉开了序幕!

现场的观众爆发出剧烈的尖叫声和欢呼声,像是陷入了一片热情的海洋!

无数人都在挥舞着手臂,有不少都是年轻人,显然对于这种赛事,他们有着最高的热情。

年轻的男人们看着场中的少女,都是满脸倾慕。年轻的女人则是看着场中的少年,纷纷红了脸,有大胆的还在尖叫。

整个会场,都被欢腾的气氛充斥着!

这样的氛围,连带着这些参赛的年轻天才们,也都有些跃跃欲试。

罗亚国王的话说完,雷修便走了出去,站到了旁边的一个显眼的位置。

双手压了压,示意大家都安静之后,雷修似乎还带着几分血腥气的声音,便传遍了整个空间。

“此次大会,参赛者来自三大帝国,一共一百二十人。参赛时间持续十天。第一轮,每一个队的四十人分别在这三个擂台上选择一个进行比赛,而且同一帝国的,不能进行比赛。如此决出六十人。第二轮,同样的办法,决出三十人。第三轮,则是完全混乱抽签,轮番进行比赛,直到决出最后四人。第四轮,决出三四名,第五轮——决出冠军!从第二轮开始,赛一天,休息一天。第十天——进行炼药师决赛!”说白了,就是一轮轮的打进决赛。

简单直白,却也昭示着绝对的血腥。

因为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绝对的天才,所以没有车轮战,没有团体战,只有两人的战斗。

这样的战斗,最精彩,也最吸引人眼球,也最能彰显实力。

所有人都认真的听着,并且开始不断的朝着旁边队伍看去。似乎想要猜测一下自己未来几天的对手。

凤长悦也感觉到了数道目光从自己身上扫过,但是——某一刻!她忽然感觉到了什么,猛然转头!眸色如刀!看向某个方向!

罗亚帝国的队伍里面——有人!

但是当她看去,却还是没有对上任何人的眼神。

她忽然冷冷一笑,她的直觉不会错,那冰冷的仿佛毒蛇缠绕爬过的感觉……

绝对有人针对她!

虽然现在还不知道是谁,不过,她等着就是!

蒂亚似乎觉察到她不对,问道:“怎么了?”凤长悦回过头来,垂眸淡淡道:“没事儿,看错了。”

蒂亚了然的点点头,而后忽然瞥见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般,忽然拉扯着她的袖子叫道:“长悦你看!”

凤长悦疑惑的转头看去,却忽然愣在当场。

浑身似乎都僵住了一般,无法动弹,然而脑子里却在疯狂的涌进无数画面,心脏也似乎已经脱离了掌控,疯狂的跳动着,似乎要将跳出胸膛才罢休。

血液似乎也在那一刹那凝固,然而却像是沾染了无尽的炽热一般,让她的身体都微微发烫。

她的眼神,忽然绵长而深刻,不可捉摸。

日光映照,似有微光在眼角闪烁。

她的墨色瞳孔里,此时只有一人。

半空之上,正缓步而来的一人。

一身再简单不过的白衣,腰间束着黑玉带,袖边隐约有着银色祥云,滚金丝边的衣摆也似乎比这阳光更加灿烂,更加吸引人的目光。

他步伐缓缓,意态懒散,似漫步在宫阙玉阶,却带着无上的尊贵气息,让人甘心情愿俯首称臣,而他似是漫不经心的步伐,更是带着几分散漫,却让人决出一份慵懒。

宽肩窄腰,身材颀长,站在那里,似乎就已经写尽了这世间潇洒之意。

他的脸上带着一张黑玉的面具,只露出了白皙如刻的下巴,微微一扬,便是清贵无双,雍容雅致。

他在那里,便是一切,让天地瞬间失色。

随着他的出现,数十万人的会场,忽然陷入了一片安静。

人人仰头看着,目光痴迷,看着这不似人间色,似有恍惚。

而凤长悦,却觉得若这是梦,则是此生最美。

尽管他带着面具,尽管他穿着少见的白衣,尽管他姿态不同,一言未说。

她知道,是他。

她微微仰头,有风吹来,扬起她的黑发,有一丝飘到了她的脸颊,遮住了她的眼眸。

但是她依旧看到那人唇角忽然扬起的笑。

他说:我来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