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50 好,或不好,都不敌他

虽然没有任何的证据也没有任何的线索,但是她就是忽然觉得,阿夜的身份,必定是和那一段话有关的!

从第一次见面开始,他的身份就十分神秘,实力高神莫测,背景强大无匹,就连老师见了他都要避让三分,显然身份绝不简单。

原本她并没有十分在意,但是在听到这些话的时候,忽然就有些难以抑制了起来!

她忽然走近了几步。

原本聊得火热的几人无意间看到凤长悦竟然站在他们身后,都是吓了一跳。

凤长悦看向那个说话的少年:“你刚才说的,可是真的?”

那少年先是有些惊吓,而后等看到站在自己眼前的真的是凤长悦的时候,竟是激动的结巴起来。

“你、你说、说什么?哪些、哪些话?”

凤长悦湛黑的眸色之中闪过一丝微光:“你说的‘那些人’……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

那少年松了一口气,见凤长悦没有自己想象中的凌厉不可接近,便镇定了一下情绪,道:“哦,你说那些人啊,其实我也不清楚,这还是我偶然从父亲那里偷听到的。只知道是很强大的人,别的就……不知道了……”

凤长悦想也知道,这种事情,绝对是秘闻,他能够知道这一点就已不易。看来真正的问题,还是要去问问师父。

她点点头,嘴角露出一丝浅笑,虽然淡,却很真挚:“多谢。”

随即转身和西泽一起离开。

场间的几个少年都是一愣。

良久,有人推了推中间的少年。

“喂!刚才凤长悦向你道谢呐!你怎么没有反应!”中间的少年收回有些痴然的目光,暗恼自己怎么会盯着凤长悦看了那么久,真是蠢呆了!但是即使这样,他的耳朵却泛了红,随即推搡了一下推他的人:“我知道!这也没什么啊!有什么好稀奇的!?”周围几人看着他这样子,都是心照不宣的看了看,而后调侃的笑开。

“你该不会是喜欢她吧!?”“快说!为什么脸红!”被这样调侃,那少年似乎有些羞涩,最终一把推开几人,反问道:“怎么?凤长悦天赋那么好,而且实力强劲,人还漂亮,就是喜欢又怎么样?难道你们不是?刚才你们一个个比我还紧张呢!”那几个人都是瞬间失言。

几人都是有些尴尬,还有一丝微妙的涌动。

“我、我只是没想到她原来挺好相处的……没那么盛气凌人,也没那么高不可攀。”

有个少年低声道。

几人都是默默点头。

中间的那少年看着那走向练武场中间的少女,耳尖的红色还没有褪去,脸上却似乎有些失落。

“喜欢……又怎么样?她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而且,是那样尊贵无双,强大优秀的男人。

场间再度寂静。

而这一个角落的安静,并没有影响到整个练武场的火热。

凤长悦向着中间的场地而去,逐渐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的目光。

“快看!是凤长悦!”“她居然来这里了?真是难得啊!难道是有别的事情?”“来练武场能有什么事情?肯定是修炼来的啊!”“她很少出现的!也不知今天是怎么了?”“嘘,她来了!”有一种人,天生就是发光体一般,走到哪里,就能够吸引人的目光。

凤长悦也是如此。

她走过的地方,似乎都变得安静了一些。

在这些朝气蓬勃的少年少女眼中,凤长悦是一个传奇般的存在。

她的每一步,似乎都不同寻常,不可思议。

所以,凤长悦虽然已经来到学院几个月了,在很多人眼中,还是很陌生。

就算是和她一起录取的那些学生,也都很不熟悉她。

此时见到凤长悦出现,都是有些惊奇。

凤长悦自动忽略了那些目光,和西泽走到了一个比较宽敞的地方,开始修炼。

练武场是有着学院长老看守的,一旦出现较大的能量波动,都会及时制止,所以相对而言是很安全的。

而且这里的场所,都是用特殊的材料所制,一般的能量攻击并不会让这里出现破损。

所以一般学生想要切磋了,也都会来到这里。

凤长悦站定,闭上眼睛,开始回想自己来之前翻看的那本武技。

那个武技是高级玄阶,是苍离早就给了她的,只是一直忙着也没有时间修炼,现在倒是可以试试。

静下心神,她的脑海中,逐渐出现了一个小小的人影。

昆仑指!

本指法乃是由昆仑灵尊所创,乃是集终生经验之大成,若是后者可尽心参悟,则威力更甚!

另,此指法虽然是玄阶,但是凝聚灵力,心神合一之时,便可发挥出地级地阶之威力!

此指法一共分为三指。

一指——逆山河!

二指——碎天地!

三指——破苍穹!

第一指,无门槛,但凡修炼者皆可修炼,但是威力各不相同;第二指,灵王以上强者方可修炼,最强可以达到高级玄阶威力!第三指,灵皇之上强者才可修炼,至强时可以媲美低级地阶威力!出手势必风云变幻,天地变色!

凤长悦一点点的回忆着武技心法,一边开始运转灵力,在体内奔涌起来!

在运转了一个小周天之后,她终于牵引着灵力,汇聚到自己的右手食指!

无尽的力量直冲而去!就连手指周围,似乎都出现了呼啸的风声!

第一指:逆山河!

她的手指上,忽然出现了淡淡的白色符文,看起来很是复杂,却让人感到莫名的压抑,似乎潜藏着巨大的力量即将爆发出来!

“破!”

她一声低喝,食指轻轻朝前一点!

一道小小的飓风,忽然从手中激射而出!

速度之快,甚至无法看清!

然而那飓风却无比锋利,携带极大的力量而去!像是锋利的钻子一般将空气割裂!

轰!

她身前不远处的地面上,忽然爆起巨响!

有人听到声响,转头看来。

西泽也满脸惊讶的看着她,而后问道:“长悦,这…。足足有高级玄阶的力量了啊!真是厉害啊!”

凤长悦收回手,低头看了一眼手指,上面的符文已经都消失了,看起来没有任何不同。

“武技练好,都可以当做利器。”凤长悦脊背挺直,一身紧束的衣衫,让她看起来像是一颗永不会弯折的青松,散发着冷清却让人沉沦的气息。

她重新闭上眼,再度施展!

灵力再一次全身流转,而后全部汇聚!手指之上,那白色的符文,这一次出现的时间稍微长了一点,威力也明显更加强悍了。

不过凤长悦没有忘记这里是什么地方,出手都有分寸,虽然有声响,但是并没有造成什么损坏,而且也将力量控制的很好。

旁边的人看了一会儿,见她还是这个动作,而且没有造成什么惊悚的效果,都是觉得有些无聊,渐渐地都转移了注意力。

而凤长悦还在一遍遍的重复着那武技。

每一次,那白色符咒出现的时间,就会长一点。似乎并不觉得这样很单调,也不觉得疲累。

看着她坚持不懈的样子,西泽忽然心生敬佩。

其实她能够这么厉害,除了天赋之外,更重要的是她的努力不是吗?

不过是一个玄阶武技,她竟然能持续练这么多次,而且很显然每一次都吸取之前的教训,发挥的更好,一点点的进步着。这样的她,怎么会不强?那些人都羡慕她的实力,感叹她的天赋,嫉妒她的机遇,却没有想过,她付出的努力,也是常人的十几倍。

暗叹一声,西泽也开始加入。蹲马步,狠狠出拳!

二人就这么沉默的重复着,似乎并不觉得烦躁,永远这么练习下去。

而其他人,也都逐渐转移了注意,开始进行自己的修炼。

整个练武场,又似乎恢复了一贯的火热。

……

“废物!都是废物!”

压抑的低吼显示着说话人的恼怒,虽然听着声音有点虚,但是显然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跪地的人头垂的更低:“少爷息怒。”“息怒?你让本少爷怎么息怒?堂堂南宫家供奉长老,居然会被一个不知名的少女给杀了,甚至连一丝痕迹都没有留下,做的干干净净!逃之夭夭!这样荒唐的事情,你让本少爷怎么息怒?!”

跪着的人不敢说话。

南宫少佑躺在床上,身体还几乎无法动弹,唯有一颗脑袋能够转动,怒视着下面的人,毫不留情的辱骂。

“现在怎么办?!他死的时候,供奉的命牌就已经碎裂!现在整个家族都知道他死了!正在查找他死的原因!若是我被揪出来,那你们也没好日子!”

南宫少佑气的半死,本来以为吴峰实力强悍,去了肯定能轻松解决,他却怎么也没有想到,吴峰竟然会死了!而且去的人,竟然一点有用的消息都查不到!

而黄金岛的那些人,竟然也没有人见过那个少女的面容!

现在简直如同大海捞针!

而他,不仅身体受到了这么大的损伤,甚至现在还要担心这件事情一旦被家族发现,他又要被关起来了!

这件事情毕竟是他私下摆脱吴峰的,而且现在人死了,他要怎么交代?供奉长老不是仆人,随便打杀也没人理会,家族放着他们的命牌,将他们当做座上宾,现在人死了,家主震怒,必定会下令彻查!

他该怎么办?!

都是那个吴峰!居然这么没用!

南宫少佑恨恨的想着,他的身体本来就虚弱,刚才一通火发下来,已经是有些受不了,此时更是气喘吁吁,恨不得翻过眼去。

跪着的人见此,连忙道:“少爷息怒,您的身体要紧啊!至于吴长老…。这件事没有其他人知道,您若是死咬着不松口,相信家主他们也是不会惩罚您的!况且您毕竟是家族唯一的少爷,家主肯定不会为了这件事太过责罚于您的啊!况且我们找不到痕迹,那么别人也是找不到痕迹的,现在只要我们保守住秘密就行!”一番话说得南宫少佑很是心动。

是啊!

他们的人找不到,那么其他人就更找不到了!那么这件事,不就不了了之了吗?

南宫少佑咬牙道:“你说的对!不就是一个区区供奉长老吗?死了就死了!家主就是真的查出来……”

“家主若是真的查出来,有你好受的!”一道深沉的中年男人的声音,忽然从门外传来。

南宫少佑一惊,有些惊慌:“……三叔?”推开门进来的,正是和他一同参加金品拍卖会的三叔,南宫云帆。

见到果然是三叔,南宫少佑心中惊慌不已:方才的话,三叔听到了多少?他该不会告诉家主吧?他可是最疼自己的!?

南宫少佑有些艰难的扭过头去:“三、三叔……”南宫云帆的脸色很不好看。

“你可知这话,若是给其他人听去了,你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

南宫少佑心下一松,果然三叔没有揭穿他的意思。

“区区一个供奉长老?这等话,可真是豪迈啊!你可知每年为了这样一个区区供奉长老,我们家族要付出多少人力物力吗?亏得你还在这里大谈特谈!”南宫云帆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南宫少佑,原本更严厉的话,在看到他浑身是伤的躺在那里的时候,就忽然变得说不出口了。

但是,他还是非常生气!

南宫少佑撇撇嘴:“那我怎么说?反正人已经死了啊!又不是我想想让他死的!我有什么办法!?我这被人打的仇还没报呢!他又给我惹来这么大的麻烦,我不怪他怪谁?我怎么知道他这么弱!?”南宫少佑一番话,倒也让南宫云帆无话可说。

他得到消息就赶来了,只是知道吴峰是因为少佑死了,却不知他竟然是已经被打成了这样。

而且,确实如同他所说,吴峰是九星灵皇,怎么会这么轻易的死了?

南宫云帆吸了口气,让那人退下,才问道:“打伤你的是谁?实力如何?什么背景?”

提到这个,南宫少佑就是一肚子火。

“是个丫头片子!实力,大概也就是个二星灵皇,脸上带着面纱,看不到脸,也不知道是什么背景,竟然在知道我的身份之后,还对我下了那么重的手!下次见到,我一定要狠狠对付她!”

南宫少佑说着,身体又是一疼,瞬间龇牙咧嘴的。

南宫云帆皱起眉头。

丫头片子?灵皇?

按着南宫少佑的性子,他轻易就猜到发生了什么事了。

必定是他看着人家小姑娘好看,意图不轨才会被人打成这样!

“之前温雅那里,你就那么放肆,现在居然随便在街上惹事,而且居然是在黄金岛!你有没有脑子!?你知道万一那人身份是我们惹不起的,你会给家族招徕多大的麻烦吗!?”

听到这训斥,南宫少佑就不爽了,当即反驳道:“三叔,您这说的哪里话?那温雅,我不过是给她面子而已,还真以为自己多尊贵了?在我面前拿架子,不是一次两次了!我早就受不了了!”

“而那个丫头,更是不识好歹!居然敢冲着我下这么大的手!别管她是谁,这仇,我也绝对得报!再说了,整个灵州,还有几个家族能够和咱们抗衡?苏家落寞了,那一大批现在都安分守己,不过是个丫头片子有什么可怕的?三叔你就是太敏感了!怎么这一趟出去回来之后,你就变了这么多?”

南宫云帆听着,气不打一处来。

且不说那温雅虽然出身不高,但是年纪轻轻已经是风云拍卖行的劲头人物,怎么可能真的如同表面一般柔弱?

还有那个不知名的人,能够悄无声息的解决吴峰这样的九星灵皇,就绝对不好惹!搞不好真的会是他们无法招惹的人物!

而且显然是不怕他们南宫家的,居然出手这般狠辣,若不是家族有上好的丹药,只怕此时少佑这就算是废了!

可是灵州之中,似乎没有这么一号人物啊……

世家大族的女子,小小年纪就是灵皇的屈指可数,而其中,敢于和南宫家作对的,更是没有。

而且这人还蒙面,更是难以查找。

“三叔,现在家主知道这件事吗?”

南宫少佑有点忐忑,毕竟家主还是很严格的,要是知道因为他损失了一个供奉长老,一定会狠狠整治他。

南宫云帆严厉的看了他一眼。

“若是家主知道,现在你已经被关起来了!”南宫少佑吐出一口气:“还好还好……”南宫云帆却是没那么轻松,这个侄子向来如此,从小被娇惯的不行,长大了更是飞扬跋扈,若不是大哥去得早,他也不会这般纵容他到这个地步……

叹了口气,南宫云帆警告的看了他一眼:“记住,这件事情,千万不能告诉任何人。我会将线索引向别的人,只要你保密,那就绝对不会查到你的头上。但是我已经帮你收拾了无数烂摊子,这是最后一次,以后你那性格,给我收敛点,千万不要再惹是生非了,记住了吗!?”

南宫少佑心中不以为然,脸上却是乖顺:“知道了三叔!我下次会注意的!您可千万帮我挡着啊!”

家主的脾气,可是不好惹!

南宫云帆如何看不出他眼中的敷衍,却也是没有办法,紧锁眉头。

“你暂且好好养伤,千万快点好起来。三国交流大会就要开始了。”南宫少佑翻了个白眼:“那个我有什么关系?”

南宫云帆此次却是慎重无比:“现在你这样子,肯定是上不了了,但是到时候,你也得去!知道吗?”

南宫少佑开口想要拒绝看到三叔的脸色,就识相的闭嘴了。

现在可是不能惹恼三叔。那事情还得他解决呢!

南宫云帆看了他一眼:“好好养着吧!”随即,转身离开。

南宫少佑恨恨:等他抓到那小丫头,一定要好好教训一番!

……

而不知道什么原因,三国交流大会的消息,也像是一夜之间长了翅膀一样,传遍了大街小巷。

不仅仅是四大学院的学生,整个灵州都逐渐陷入了一种逐渐火热的氛围当中。

似乎人人都在跃跃欲试,等待着精彩一幕。

伽陵学院。

安静的书房之内,凤长悦的声音微微扬起,似乎带着几分不明的意味。

“您希望我去吗?”

坐在她对面的苍离,呷了一口茶,沉默片刻,终于抬头,看着她道:“这件事情,由你决定。”

“你也知道,三国交流大会,是每隔五年才会举行一次的盛世大会。而今年,轮到在罗亚帝国举行。若是去的话,先是在帝国之内进行选拔,而四大学院因为地位特殊,所以都拥有五个名额可以直接参赛。若是你想去,这名额,自然有你。”“但是,你要考虑清楚,若是想要去了,就要做好一切心理准备。”

苍离的声音有些沉重:“每一次的交流大会,都会是一场真正的厮杀!”

迎上凤长悦澄澈而沉凝的目光,苍离叹口气,道:“虽然说是交流,但是毕竟是三大帝国之间的较量。所以虽然明面上说是点到为止,但是有不少下狠手的。有的人受伤,影响到日后的修炼,而有的,则是直接…。命丧。”

“这其中,自然也有好处,就是各大帝国的天才,都会出现。和他们比较,自然会得到更大的进步。”

凤长悦眉头微蹙:“可是四大学院不是都在灵州吗?”

这里汇聚了大陆最多的天才不是吗?苍离神秘一笑:“丫头,你可不要忘了,四大学院招收的人数是一定的,而且大陆之上那么多天才,怎么可能只在这几个学院里面?各大帝国都有着自己培养的天才,而且还有很多不断在外面修炼的人,一旦回归,也都是绝对的强手!千宴便是如此,在进入学院之前,他已经独自在外修炼了三年之久。这其中,只有经历过无数次厮杀,才算是真正的强者啊!”

苍离看着凤长悦,这丫头从前的事情,他知道的不多,只是直到她似乎从前是废柴,后来才莫名其妙变成天才的。那应该是天堂火的缘故。

而她来到学院的时候,也才不过十四岁,之前的经历之中,恐怕也没有十分严苛的生死之战。

虽然来到学院之后,经历过几次,但是终究是没有办法和那些常年进行战斗的人相比的啊。凤长悦眸色微闪,厮杀?

她似乎……也经历过不少……

苍离看着她,安慰道:“这对于你来说,或许也是个机会。”想要变强?

那就去杀!

他的意思凤长悦自然是知道的,静静的点了点头。

“我去!”

苍离神色有些晦涩的看着她,他能够感受到,凤长悦强烈的想要变强的*。那是从心底最深处蹦发的渴望。

除了自己本身就想要在这个优胜劣汰的世界里成为强者之外,她必定是有着其他的原因的。

其中,或许就包括那位吧!

那样的身份,这丫头,需要付出千百倍的努力,才能够得到和他并肩的资格不是吗?

现在的她,一步步都在努力。

他亲眼见证了这丫头从一个小小的灵师成长为了灵皇,并且还会飞速的前进。

这样坚韧的性格,或许也是那位早就看透的吧?

所以才会那么坚定?“放心,到时候我会保护你们的安全。”凤长悦冲他一笑,似乎不是很担心。

……

果然,没过多久,三国交流大会的消息,已经彻底燃烧起来。

四大学院都为各自的选拔而进行筹备,而帝国也开始了相关的选拔。

毕竟要选出四十人,除了四大学院分走的二十个名额,还有二十个名额呢。

很多年轻人也都纷纷赶到帝都,跃跃欲试。

整个灵州,再次陷入一片欢腾之中。

而凤长悦始终毫无波澜,每天平静的修炼,似乎这事情没有丝毫影响到她。

然而没有人知道,她的心中,走啊已经燃起了火焰。

她越是渴望,就越是沉静。

这样的日子,过了大约一个月。

离开的日子,终于到来。

伽陵学院的五个名额,分别是凤长悦,羽千宴,宗云之,蒂亚,以及一个凤长悦不怎么熟悉的少年,连城。

据说之前一直是学院的天才人物,但是之前一直跟随老师在外面历练,听闻了消息之后,才赶回来的。

而带队的老师,却是苍离和……二长老,三长老。

大长老和四长老,五长老率领其他老师坐镇本部。

临走之前,西泽还送给凤长悦一把新的匕首,是他花费了很久才炼制而成的玄阶灵宝。虽然只是中级,但是在凤长悦眼中,却是西泽的心意,当下就收了。

而宗云之去,则是因为…。

交流大会不止有灵力强者比拼,还有炼药师的比赛!

作为学院炼丹水平最高的宗云之,自然是跟上了。

这一天,一行人收拾好了之后,一同赶向灵州中心位置的广场。

来到之后,凤长悦就发觉,这是当时四大学院招生的时候所在的广场。

而此时,巨大宽阔的广场之上,只有寥寥三十几人。

看到苍离等人出现,众人都停下交谈,看过来。

很明显的看出来,有几个是帝国的军方人物,甚至沈剑平也在这里,似乎是在等着人到齐。

其余的人,年龄不等,但是都是十几岁到二十几岁的样子,显然是这一次帝国选出来的人选了。

而旁边,北星学院和新月学院的人,也都已经到了。

看到是苍离亲自带队,现场众人的眼神,一瞬间变了变。

尤其是两大学院的人,之前对苍离维护凤长悦有所耳闻,此时总算是见识了。

而其他的人,则是不太了解灵州的事情,所以倒是没有怎么注意到凤长悦等人,反而是有人认出来苍离,难掩震惊。

沈剑平走上前来,想苍离行了个礼。

“苍离院长,此次是您带队吗?”苍离笑眯眯的:“是啊!怎么,这次沈将军也要代表帝国一起去吗?”

沈剑平的眼神微微扫了凤长悦一眼,随即道:“是的。此行我必将保证诸位安全。”

苍离满意的笑笑:“行啊行啊!那就有劳了!”

沈剑平来,看来这一次王室也很是重视啊。

不过也是,羽千宴在呢。

苍离摸摸自己的白须,笑而不语。

不过,这家伙,也说不准,是冲着长悦丫头来的呢。看来那一天,老先生可是没少教训他啊。

沈剑平也笑了:“有苍离院长,我也更放心了。”两人相视而笑。

“什么事这么高兴?不如说来让我们也高兴一下?”

忽然一道声音打破了平静,众人都安静了下来,扭头看去。

海涅学院。

凤长悦一眼就看到了季明城,忽然觉得自己应该早就下手的。

不过,谁让海涅学院的人在照壁阁之中都死了最精英的一部分,此时能够拿出手的,着实不多。

也因此,还不是灵皇的季明城也跟着来了。

季明城无法控制自己的眼光不去看那个想念了千百遍的身影,甚至在进来之前,他手心还冒了汗。

但是,当他的目光移向她的面容的时候,一道淡漠的目光,忽然和他直直对上。

他心中一寒。

羽千宴。

------题外话------

码字到一点也是醉了,终于把时间调回来了,以后早九点,大家么么哒!养文的赶紧回来吧呜呜呜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