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49 阿夜!

“我不要没用的人,而且最讨厌背叛,若是你不能保证这两点,那就起来,我当你没有说过这话。”

凤长悦身形不动,似乎不被恩斯的话语打动。

恩斯迟迟不肯起身。“我现在是九星灵皇,必定能够为您出一份力,我也可以以佣兵的荣誉发誓,势必效忠于您!此生若是我多活一天,就必定保护您一天!”

而后,恩斯闷得抬头,目光灼灼的看着她。

她从未见过一个人的眼睛之中,有着这样的浓烈的几乎淹没所有的情绪。

那里面分明是有着滔天的恨意的,却在经历过无数次的绝望和打击之后,变得内敛,甚至麻木。但是若是仔细看去,就会发现那最深处,仍然翻涌着最汹涌的感情。

坦荡无比,赤胆忠心。

凤长悦盯着他的眼睛,缓缓点头。

“好。”恩斯的脸上,终于浮现了久违的笑容,虽然极浅,而且被满脸的络腮胡子遮挡,但是那眼睛之中的光芒,却是动人之极。

他再次狠狠的磕头——“多谢您!”然而就在他的头即将碰到地面的时候,一股柔和的力量,忽然拦住了他。

“我不需要你的下跪和磕头,只需要你完全的忠诚。懂吗?走吧,说说你的事情。”

凤长悦说完,转身离开。

恩斯愣了一下,看到凤长悦纤细的背影,忽然觉得自己更加看不懂这个少女了。

她实力强悍,天赋绝佳,而且手上的底牌一张连着一张,可谓神秘莫测。方才那个男人似乎认出了她,但是他却没有听过那个名字。

这也不怪恩斯,他来到黄金岛之后,精神状态始终很差,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了自己的摊子上,而且性格孤僻,别人也都不怎么和他交流,他自然是不知道凤长悦的。

随即他迅速起身,走在了凤长悦身后。

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恩斯忽然走到了她身前,有些局促的问道:“您、您能不能先允许我去一个地方?我很快回来!而且之后绝对任何时间都听从您的安排!”恩斯有些紧张的看着她,似乎生怕她不同意。

“走吧,我和你一起去。”凤长悦忽然停下了脚步,看着他,似乎在等他带路。

恩斯有些愣怔。

凤长悦偏偏头:“怎么?不方便吗?”恩斯连忙摇头:“没有没有!我这就带您去!”

说着,恩斯转身走向了另一个方向。

凤长悦紧随其后。

两人的身影迅速消失在一片曲折的巷子里。

半个时辰之后,两人出现在了灵州的贫民区。

即使凤长悦从来没有来过这里,却也知道这个地方。

这里是整个灵州最穷的地方,所有的穷人和乞丐生活在这里,依靠着乞讨度日,这一片的房子全部都是破落不堪,连街道都是坑坑洼洼,不时路过的人,早就被生活折磨的不成人形,一个比一个狼狈,麻木,绝望。

仅仅只是这般看着,都能感觉到一股腐朽的味道扑面而来。

恩斯却没有丝毫犹豫,向着里面走去。熟门熟路似乎来过无数次。

凤长悦眉目不动,跟着走了进去。

走过脏乱的小路,在一片难闻的气味之中,恩斯走到了最里面的一个门前,推门而进。

凤长悦蹙眉额,然后紧随其后。

这是一个很大的院子,但是房屋都很破,有的甚至摇摇欲坠,但是却比外面整洁不少,并没有那么难闻的味道。

恩斯一露面,还在院子里洗衣服的几个妇女就惊喜的站起身来。“恩斯大人来了!”“快!叫孩子们出来!”“恩斯大人快请进!”

几个人连忙上前。

恩斯似乎早已习惯,始终没有什么表情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爽朗的笑容。

“木大嫂,最近过的如何?乔克有没有淘气?”最前面的那个女人似乎停顿了一秒,而后立刻露出笑容:“好,好……最近大家过的都挺好的!乔克他们也没有淘气,很是勤奋的修炼呢!”

旁边的人也都纷纷附和。

随即又有一些人从屋子里走了出来,见到是恩斯来了,都很是高兴。一群人围在他身旁,言笑晏晏。

凤长悦在后面看着。

这些人,大多是女人,而且是饱经生活摧残的女人,脸上的沧桑是无法被笑容抹去的。但是显然,这些人见到恩斯都真的很高兴,拉着他不肯撒手,显然是极为亲密。

“恩斯叔叔!”

“恩斯叔叔来了!太好了!”

忽然,从院子里面传来一阵爽朗的孩子的叫声,一阵纷乱的脚步声之后,就跳出来了一群活泼的小孩子。

大约四五个人,年龄大的有十岁左右,小的才四五岁的样子,但是很显然,对恩斯都很是依赖。

一个个争先恐后的跑上前来,围到了恩斯身边,热切的抱着他,似乎很是依赖。

恩斯一个个的摸过他们的头,眼神宠溺。

一群人都热闹的说着话,看起来其乐融融。

恩斯忽然拿出一个沉甸甸的袋子,递给了身前最年长的妇女。

“木大嫂,这里面是一些金币,你们从这里搬出去吧!这里毕竟太杂乱了,你们一群人住在这里,也很不安全。我已经物色好了地方,收拾收拾就能去了。”

恩斯话音刚落,场面就忽然陷入额一片寂静。

几个人面面相觑。

尤其是木大嫂,愣怔了之后,脸上的笑容收敛了,眼中涌出几分悲苦。

“恩斯,这钱我们不能要。我们已经受了你太多照顾了。你自己过活尚且艰难,又要照顾我们,已经很是辛苦了。我们在这里住的挺好的,不用花那些钱。这钱你还是留着……”

“是啊恩斯,我们家那个残了之后,就一直接受你的救济……你已经够累了,也为你自己考虑考虑吧。我们你不用担心的。”“大家在这里真的挺好的,钱来的也不容易……”

一群人纷纷劝阻,显然都是不愿接过恩斯的钱。

恩斯却忽然笑了,将袋子强行塞到了木大嫂的手里:“木大嫂,你们放心吧!这一次,我真的赚了很多钱!这一次,你们不仅可以搬出去,也可以买一些好一些的药了。木大哥的伤……还是尽早治疗才行啊!”

恩斯的话显然让大家吃了一惊,木大嫂连忙拉着他的手,满脸紧张:“恩斯,你从哪里弄来这么多钱的?!该不会是…。”

该不会是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了吧?

之前恩斯一直靠出去猎杀魔兽获取魔核,并且采摘药材拿来卖,卖的钱大多用来救济他们这么多人了,他自己也很是紧巴,怎么忽然……

看到其他人脸上紧张的神色,恩斯有些感慨,而后安慰道:‘您放心,我是碰到了一个好人,才卖出了高价,所以你们不用担心。再说,木大哥若不是为了救我,也不会像是现在这样……“恩斯的声音低沉了几分,有些苦涩,”现在我做的这些,根本不算什么。你们就安心吧!再说,孩子们也大了,该找个好一点的学学院修炼了。不能耽误了。“

恩斯一番话下来,众人都是静默。

他说的很有道理,这些问题的确很严重。而且,话都说到这份上了……

木大嫂眼角似乎有泪光在闪:”恩斯……多谢你……“

旁边的人也都一脸感慨,十分激动。

围在恩斯身边的几个孩子听不懂这些话,却听到了关键的字眼。当即就有一个孩子满脸惊喜的问道:”恩斯叔叔,您说的是真的吗?我们真的可以去学院上学了吗?“

恩斯狠狠的揉了揉他的脑袋:”没错!你们都可以去了!“

一群孩子都吱吱乱叫起来,显然是高兴的不得已。

而最开始问话的那个孩子,笑容还没有完全展开,却忽然皱起了眉头。”可惜,乔克不能去了……“

恩斯一下子愣住,然而那孩子却已经被旁边的木大嫂用眼神扫了一眼,当即住了口。

气氛一时有些怪异。

恩斯随即四处看去,这才发现一向最是活泼的乔克,今天竟然没有出来找他。”乔克呢?“

木大嫂连忙道:”乔克说家里太闷,出去玩了。可能得晚上才能回来呢。“

那孩子看了木大嫂一眼,似乎有话想说,却没有说,低下了头。

恩斯声音像是压上了什么东西有些沉重:”乔克呢?“

他怎么看不出来这里有问题!?

木大嫂却是怎么也不肯说,只是勉强笑着想要岔开话题:”你放心,那孩子最是皮实了,玩一会儿就回来了。你不用担心!“

旁边的人,也都稀稀拉拉的附和。

恩斯将那孩子拉到自己身前,蹲下身子,看着他问道:”乔克呢?他现在在哪里?“

那孩子犹豫的抬头看了一眼木大嫂,又低下头不肯说了。

恩斯声音严肃了起来:”若是你不告诉我,我就不再教你修炼了。“那孩子猛的抬头,似乎有些惊吓:”我说我说!“木大嫂当即上前阻拦,却已经晚了。”乔克被人打伤了,到现在都还没有醒过来!“

恩斯猛的站起身:”你说什么?!“

一群人陷入尴尬的沉默之中。

顾不上安慰有些惊吓的孩子,恩斯当即转身沉声问道:”木大嫂!这是怎么回事儿!?“

乔克可是她和木大哥唯一的孩子,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居然没有告诉他!?

木大嫂满是疲惫的脸上,终于流露出一丝难以压抑的悲伤。

在恩斯的注视下,终于哽咽开口。”乔克他…。前几天出去,被人欺负,落得一身伤的回来。伤势太重,我们也没有钱去买丹药,便一直这么拖着……到现在,一直昏迷着,也一直发高烧……“

她的眼泪落下来,沾湿了破旧的衣衫。”只怕是……“

活不久了。

恩斯顿时站起身,脸上还有些愣怔,似乎还未能笑话。

乔克十三岁,是这群孩子的孩子王,天赋也很好,平时总是保护着他们,从来不会给家里招惹麻烦,怎么会莫名其妙受了伤回来?而且,居然就已经快不行了?”没事儿,现在有钱了,我可以帮他买丹药治病。我这就去!“

恩斯一边说着,一边转身就朝着门外走去。”恩斯!“

木大嫂一下子拉住了他,对上他不解的目光,却是泣不成声。”乔克他…。没用的……真的…。“

恩斯忽然心中一凉,转身就朝着屋子里面跑去。

木大嫂没拉住,挣脱了以后,再也没有力气逞强,捂着脸,泪水从指缝间渗出。

其他人一边馋起她,一边跟着走到了屋里。

恩斯走到屋子里,看到躺在床上的那个孩子的时候,差点以为自己眼睛出了问题。

在破烂的床上,躺着的那个人,真的是活泼好动机灵的乔克吗?

他竟是满面死灰,不过十三岁的年纪,看起来就像是病入膏肓的老人一般,气息奄奄。

他在这里,都能感受到那生命流逝的声音。

恩斯忽然眼眶一红。

乔克是木大哥唯一的孩子,他不能让他遭受这般痛苦,更不能让他这般轻易的死去!

恩斯镇定了一下心神,收复了情绪,连忙上前。

而此时,门口也涌进来了几个人,脸露悲戚。

恩斯走到床边,看着那稚嫩的脸容上,已经灰败不堪,而且脖子上,手臂上,也出现了黑色的斑点,看起来触目惊心。”这是…。“”中毒了。“

一道冷清的声音,忽然响起。

狭小阴暗的屋子里,这声音像是利刃,划破了沉重的气氛。

恩斯猛的回头,却看到不知什么时候,凤长悦已经跟了进来。此时正抱臂而立,眸色淡漠。

而原本满心悲伤的人们,此时也终于意识到,屋子里竟然还有其他人。

凤长悦动作太快,她们又满心都记挂着乔克,自然是没有注意到。

此时见了凤长悦,上下打量,才注意到这姑娘是随着恩斯一同而来的。

只是不知这是…。

恩斯看向门口:”中毒?“

有人默默点头。”乔克从回来就昏迷不醒,身上的黑斑也越来越多,气息也越来越弱,到现在…。“

话没说完,意思却是再明显不过。

时日无多。”恩斯,你还是放弃吧。这孩子,跟着我们也是受罪……“木大嫂忽然走出来,眼眶还是红的,却没有歇斯底里,似乎已经接受了这个现实,变得平静。

但是毕竟是自己的孩子,怎么会真的平静?她勉强一笑,却比哭还难看:”恩斯,你不用管了,就让孩子……“”谁干的?“

恩斯忽然开口。

木大嫂愣了一下,随即摇头:”不知道。那天我们去的时候,人已经走了。“

凤长悦忽然看了她一眼。

恩斯却是不信:”怎么可能?总会有人看到的吧!我们不能就这么算了!“

木大嫂却低下了头:”算了。“

而其他人也都哀求:”是啊,恩斯,算了。“”别追究了。“”让乔克安心的走吧。“恩斯一愣。

这话的意思,就是她们知道是谁,但是出于某种原因,不愿去追究。

也是,灵州城内,敢于光天化日之下欺凌弱者的,必定是有权有势的人。

她们现在,又如何惹得起?恩斯狠狠咬牙:”是谁?只要告诉我是谁,我不会冲动的。“无人答话。

凤长悦摇摇头。”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救活孩子不是吗?“

她淡淡的话语,像是惊雷一般炸响!

所有人都忽然看向她,目色惊疑不定!

恩斯心中像是划过一抹亮光,立刻走上前来,压抑着自己的激动,问道:”你、你有办法?!“

就连木大嫂她们,也都睁大了眼睛看着她。

凤长悦顿了一下:”我先看看。“恩斯立刻联想到她那变化多端的手段,当即心中涌出无尽希望:说不定,她真的可以!

旁边有人忍不住开口:”恩斯,这是……“

无论是谁,这身份总得确定一下吧。

恩斯满面的胡须抖了抖,压抑着心中的激动:”这是我的恩人。你们放心。若是她真的有办法,那乔克就有救了!“

一群人恍然的点头,而后都是满带希冀的看向凤长悦。

木大嫂更是声音发颤:”求您……求您救救他啊!我一定当牛做马感激不尽!“

看到木大嫂说着就准备跪,下凤长悦手一挥,阻挡了她的动作。”能不能救我还要仔细看看,现在谢太早。“说着,她走向乔克。”所有人都出去,没有我的准许,谁也不准进来。“

她的话中带着让人无法抵抗的威严,一群人不自觉的退了出去。

恩斯守在门口,警备着。

屋里面顿时再次陷入一片安静。

看到恩斯的样子,有人终于还是问道。”恩斯啊,她真的行吗?“”是啊,我看她年龄很小啊,这……乔克的病,几乎已经是没救了,她真的可以做到吗?“”她是哪家的小姐吗?看着尊贵的很……但是人虽然冷清,可是愿意帮咱们,倒是好心肠!“”是啊……“

恩斯牢牢的守在门口,闻言安慰道:”放心吧。若是她的话……就有希望。“

其实他也不知道凤长悦有没有把握,可是他心中却是莫名的信赖她。”咱们现在就是安静的等着。“随着恩斯的话,门外陷入了寂静之中。

而在门里,凤长悦站在乔克面前,忽然伸出手,覆盖在了乔克的额头之上。

灵力顺着经脉涌动,随即探入他的身体。

玫瑰金色的光芒闪烁,一丝灵力敏捷的渗入了乔克经脉之中。

凤长悦长眉微扬,这孩子,似乎天赋不错。经脉竟然这般宽阔柔韧,而且骨骼的力量也很好,倒是个好苗子。

只可惜,此时的他,已经濒临死亡。

她的灵力一路畅行,终于在某个时刻,发现了问题!

在乔克的体内,竟然突然出现了黑色的气体!

那些气体因为十分分散,所以甚至看起来十分不明显,但是当她逐渐靠近丹田的时候,那雾气就越发的明显浓郁了。

她更进一步,终于看到在他的体内,飘散着无数的黑色雾气,似乎无孔不入,无处不在。

而这些,正是乔克所中的毒,也是他身体上面出现黑斑的缘由。

仔细看去,那些黑色雾气飘散的地方,他的身体竟是在慢慢腐烂一般,内脏和肌肉都开始发生了变异。

他的灵力几乎被吞噬殆尽,只剩下了一副躯壳。

而似乎是觉察到了她的到来,那些黑色雾气像是有着自己的意识一般,朝着她而来。

她忽然冷冷一笑,灵力瞬间挟带着玫瑰金色的火焰猛的出击!

因为被她的灵力包裹,所以神火并没有对乔克造成伤害,反而是那些首当其冲的黑色雾气,瞬间如临大敌,快速退散!

她闭上眼睛,沉下心神,强大的精神力瞬间倾巢而出!

玫瑰金色的灵力,瞬间猛扑而上!所到之处,黑色雾气尽散!几乎如同水汽一般蒸发的干干净净。

剩余的黑色雾气,全都开始朝着身体的每一个地方渗透!企图逃亡!

然而凤长悦的精神力这般强大,将灵力分散自然是再容易不过。

最强大的一股力量,则是直冲丹田的位置!

靠的越近,凤长悦越是能够感觉到那黑雾之中的阴寒力量,似乎有一丝熟悉,但是又想不起曾经在哪里见过。

这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她的注意力,也全部放在了治疗上。

好在那些黑色雾气并不多,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已经几乎尽数被她清除。所有试图渗进身体内部的黑雾,都被灼烧的一干二净。

她的额头上,隐约有细密的汗珠出来。

而最后,则是丹田!

那东西似乎以丹田为据点,不断的繁衍并且吞噬了他体内的灵力,让他的身体虚耗,若是再过几天,只怕就要从里面开始腐烂了。

她的灵力来到丹田。

一抹黑色的影子,正在其中。

她的眉头,忽然微蹙,一股杀意,蔓延开来。

凤长悦不知世间已经过去了半个时辰,外面的人,都在焦急的等待着。

屋子里面,一派安静。时间越久,越是让人担忧。

一群人围在门口,都期盼着奇迹能够出现。

但是这么久了,一点声息都没有,却是让人越发的不安。

但是却没有人出声。

终于,那个被恩斯询问的孩子,仰起头巴巴的看着恩斯,扯了扯他的衣角。

恩斯低头。

那孩子闪烁着一双清澈的眼睛。”恩斯叔叔,那个姐姐为什么还没有出来?她真的能救活乔克吗?“

恩斯一愣。

而孩子的话,也像是打开了关口,旁边的人也看着他,期盼而担忧的低声问道。”恩斯,这么久了,为什么还是没有动静啊?“”那位小姐,到底是什么身份?你能确定她行吗?“

……

恩斯拍了拍那孩子的脑袋,安慰道:”放心。“

他回头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我相信她。“她一定行。看到恩斯的态度,众人再次安静下来,开始等待。

然而就在此时!一声浅浅的呻吟声,忽然传出!

正是乔克!

木大嫂的眼睛瞬间闪过一丝微光!

一群人也都纷纷露出激动的表情:不管怎样,终于出声了!乔克昏迷了这么久,总算是有反应了!

然而一声浅浅的呻吟之后,再没有动静传出。

众人提心吊胆的等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门终于打开——

众人连忙看去。

凤长悦脸容依然冷清,没什么表情,见到这么多人的目光,似乎也没有什么波动,径直走了出来。

无数期盼的眼睛看着她,尤其是木大嫂,虽然极力控制,但是眼睛里面的情绪,却是骗不了人的。

恩斯也看着她。

凤长悦微微侧身:”现在已经睡了,醒来之后吃点东西补补就行。另外,损失的灵力也需要重新勤奋修炼了。“

这是……

成了!

木大嫂当即神色激动,连嘴唇都是颤抖的,似乎想要说什么,却是什么也说不出。膝盖一弯,就是打算下跪道谢。

凤长悦微微摇头:不用谢,进去看看吧。”

木大嫂连连点头,眼含热泪的进去了。

身后,还有搀着她的人。

很快,门口只剩下了凤长悦和恩斯。

恩斯看着凤长悦,胡子抖了抖,却什么也没说,一个深深的鞠躬。

凤长悦唇瓣微弯。

“现在,可是没有后顾之忧了?”

恩斯一愣,随即终于红了眼眶。

原来她,真的什么都知道。

他没有说,她却全部都猜到了。

这样的主子值得他追随!奉上自己的性命!

“主子,请允许我这样称呼您——多谢您!如您所见,这是我最后一桩心事。住在这里的人,除了几个还苦苦煎熬的兄弟,就是兄弟们的妻儿老小。”

恩斯眼睛里面闪过一丝深刻的痛苦,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堪回首的事情一般。

他闭了闭眼,将那些情绪全部压下。

“我是赤焰佣兵团的佣兵,兄弟们都是跟着走南闯北同生共死的。只是我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们会面临这样的境况。”“整个赤焰,几乎全部都死光了。剩下的人,也不过都是苟延残喘罢了。只有我还算是健全,能勉强度日。”恩斯虽然极力控制着自己的语调,但是凤长悦还会听出了一股苦涩。她顿了顿,问道:“赤焰的人,现在都在这里吗?”恩斯点点头,眼底却灰败一片:“还活着的,都回来了。也不过是等死罢了。而他们的家人,您也看到了,也都生活的很是艰难。”

凤长悦垂眸:“你那些东西卖的那么贵,也是为了帮他们?”

恩斯点点头。“其实一开始,我的价格都不贵,虽然能找到一些不错的药材和魔核,但是毕竟要照顾这么多人,也因此一直十分紧巴。这一次,之所以这样,就是因为金大哥的病恶化了,而且孩子们也都该上学院学习了。我万般无奈之下,才只得选择这样的做法。”

恩斯有些羞愧,但是却十分坦诚。“让您见笑了。您的恩情,我此生必定竭诚相报!”

凤长悦了然的点点头。

这些虽然是很老套的故事,但是确实事实。

她忽然拿出几个玉瓶。

恩斯愕然。

“这些都是一些低品级的治疗用的丹药。”

“我这么做的目的,相信你明白。”恩斯犹豫了一瞬,接过。

“您放心,我今天解决了这件事情,就必定全心效忠!”

凤长悦点点头。随即又扔给他一袋子金币。

“用这些钱再买一个宅子,小一些。我偶尔回去。你就在那里。有事我会找你。”

恩斯点头。

凤长悦转身朝外走去。

“今天的事情就到此,我先回去了。”

恩斯看着她的背影,忽然单膝跪地。“恭送主上!”等他抬头,已经看不到那纤细的身影。

…。

凤长悦回到学院的时候,已经很晚。

这一天经历的事情太多,她便直接回到自己屋子里,闭上眼睛开始回顾这一天的经验。

和九星灵皇的交手,还是很有作用的。无论如何,对方的灵力比她高出太多,若不是今天恩斯帮忙,她只怕不会这般顺利。

脑子里面不断回想着二人交手时的过程,她觉得自己的心神都忽然安静了下来。

这样的机会可不是每天都有。

她必须抓紧一切时间和机会提高自己。

盘腿坐在那里,她能清晰的感受到周围浓郁的灵力,极度疲惫的身体像是一块海面一般,疯狂的吸收着能量。

这样的效果,反而比平时更好。

身体之内的灵皇之晶,仍然在缓缓的转动着,散发出莹润的光芒。

而周围的冰焰之子,也已经堆积成了小山。

若是放在普通人身体之内,只怕早已经冻死,但是她的身体似乎经过那一次的折腾之后,就似乎产生了抗体,随便那些冰晶之子生长,竟也没有丝毫不适。

而唯一让她不解的是,她身体之内,还有着神火。这样两种极端的东西,竟然也相安无事。

她想了许久,最终也只能想着是因为冰焰之子毕竟也是神火的伴生物,所以其实和天堂火算是同源,才会这般平静。

随着天堂火在体内缓缓流淌,在经过丹田的时候,凤长悦忽然觉得有一点亮光,突然出现在了灵皇之晶下面。

但是转瞬,又消失不见了。

她微微蹙眉。

灵皇之晶下面,是一片暗沉如同黑夜的空间,她一直没有多想,但是方才那一闪,她忽然觉得有些不对。

她眸子之中,划过深思。

曾经,在学院遭受血衣人攻击的时候,她似乎,见过这光芒……

像是一颗星辰,却给予了灵王之晶极大的力量。

但是之后,就消失了。

她这么久,也从未见过,便一直没有想过这件事。

现在想来…。

她忽然疑云顿生。

她的身体之内,究竟有什么秘密?

而母亲的身份,又是什么?

母亲所困,又在哪里?是否还活着?

这一切都像是迷雾一般笼罩在心头,等着她去寻找真相。

她闭上眼,将一切杂念摒除,开始继续吸收能量。

……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凤长悦就出了门,和西泽一起去往练武场。

平日里她很少去,但是现在经历过几次大战之后,她觉得也应该和人切磋切磋,多多练习的好。

西泽早就习惯了她神龙见首不见尾,此时和她一起,倒也很是高兴。

“长悦,你怎么忽然想去练武场了?”

西泽觉得,凤长悦既然已经被苍离院长收为徒弟了,那自然是以炼丹为主。而且她性格淡漠,很少会去这样的地方。

凤长悦一笑:“想要试试身手。老师之前给的武技,我一直没有练过。”西泽有些惊讶:“原来院长也想让你同时兼顾修炼和炼丹?看来他真的对你很有期待啊!你去也好,现在很多人想见识见识你呢!你不知道,我耳朵都快生出茧子了。”学院的人都知道,西泽是唯一得到凤长悦当面承认的朋友,相对而言是学院里面和她关系最好的人,凤长悦名声显赫,很多学生想要见识见识,却总是见不到人,便厚着脸皮去找西泽,希望他能够帮帮忙,可惜西泽也不知道。

他就是知道,也绝对不会说。

他虽然性子老实,却总是以凤长悦为第一考虑的。所以就算烦的不行,他也没有说过。

凤长悦微微蹙眉:“他们打扰你了?”

西泽见此连忙解释:“倒也不是!因为,因为…。”看到凤长悦清澈的目光,西泽忽然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因为我要是很烦,就会去找五长老。跟着他学习炼器。”凤长悦一愣,随即笑开。

果然。

那时候从后山出来,就感觉五长老似乎对西泽很是特殊,原来是早就看上了他的天赋。

而且看这样子,西泽似乎还不知道自己究竟会成为多么强大的人啊。

她满意的拍拍西泽肩膀:“好好学。”西泽连忙点头:“好!”

他这么努力,也是为了能够站在她身边,能衬得起“朋友”这两个字!

二人相视而笑。

二人身后的树叶,忽然朔朔落下。

片刻后,等二人远去了,一颗脑袋忽然探出来,看着西泽的背影简直是痛心疾首。

正是五长老。

“哎呦这个臭小子!原来那么频繁的去和我学习炼器,竟然是因为这!真是,真是气煞我也!亏我还以为这小子是勤奋!好一顿夸奖!哎呦我的心,这小子……平时交代他好好学,总是沉默寡言,现在不过是长悦丫头说了一句‘好好学’,竟然这么屁颠屁颠的答应!气死我了!这一次,我绝对不会轻易原谅他的!哎呦……”

“说道可要做到,也不知道谁,总是前一秒还在发火,下一秒见了西泽那孩子,还是满脸笑容了。”

忽然从树叶之中,又探出一颗脑袋,满是不屑。

正是苍离。

五长老脸色涨红,那不是因为西泽那小子天赋太好,他才会这样的吗!干什么非要说出来!

“你每一次见那丫头,不也是那样!”

“哼!”“哼!”

两个人顶着一头的树叶,相互嫌弃。

见两人的身影不见了,五长老才哼哧哼哧道:“不过,话说回来,马上就要到那件事了。你打算怎么办?”

苍离一扬眉毛:“什么怎么办?”

五长老冷哼:“你的宝贝徒弟,你可是舍得现在就让她去?”

苍离顿了顿,眼神变得严肃。

“……看她的意愿吧。危险之中,才能得到最好的提升。”五长老见此,也默默不语。

…。

凤长悦和西泽走到练武场的时候,场上人还不是很多,三五成群的练习着。

宽阔的练武场,耀眼的灵力不断闪过,各种武技闪现。

她深吸一口气,准备走上前去。

然而旁边的谈话声,忽然让她停住。

“听说三国交流大会快要开始了!也不知道咱们有没有机会!”“什么什么?三国交流大会?”“是啊!这可是最顶级的大会!要求是二十五岁以下,十四岁以上的强者。任何人都可以参加!而且,听闻前三名,还有机会得到‘那些人’的接见!”“‘那些人’?哪些人?”“我说了你们可别外传!这可是我从我爹那里偷听来的!我告诉你们——是隐世大族啊!那些传说中的存在!跟他们比起来,我们就是蝼蚁!”“真的!?世界上还有这样的存在?”一阵惊呼声。

凤长悦眸色一闪。

一段看过的字,忽然从脑海划过。

“大陆之上,除了几大帝国之外,还有着更加强大而隐秘的存在。这些统称为隐世家族…。他们是这个大陆最尊崇的存在……‘一城四族’,分别位于东南西北极端之地,而‘永恒之城’,更是因为太过神秘而没有任何记载……传言,永恒之城城主,乃是最强者……却始终毫无踪迹……”

她的心,忽然剧烈跳动起来!

阿夜!

------题外话------

没网,持续手机中,还有,那啥明天我争取恢复早上更新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