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47 斗笠下的笑容

真的?“

那汉子似乎不敢置信,终于抬眼正眼看了凤长悦一眼,原本被绝望麻木充斥的眼睛里,似乎褪去了一层外壳一般,露出了微不可查的希望。

凤长悦点点头。

她方才看到那千苦藤的时候,就发现了一丝不正常。所以才会拿起来反复观察。

寻常的千苦藤,通体黑色,枝干发硬,而且闻起来会有浓重的苦味。对于疗伤有着十分明显的作用,但是千苦藤十分常见,通常不会出现很高的价格。

一般的佣兵有时候也会采集一些来卖,或者直接弄碎,抹在自己的伤口上。

只有极少数人知道,千苦藤之中,会有极低的概率,出现万苦藤。

万苦藤,从外形山看,和千苦藤几乎一模一样,但是其作用,却是千苦藤的千百倍不止。

而且万苦藤极少出现,采摘到的人,又不会分辨,所以市场上,万苦藤极为罕见。

一株一百年的万苦藤,绝对可以在拍卖会上拍出远远高于一千万的价格。

她方才随意一瞥,就觉得那株药材不对劲,总是觉得在阳光的闪耀下,那株千苦藤似乎黑色之中,泛着淡淡的青色。

但是因为千苦藤本身就是黑色,所以上面若隐若现的青色极难辨认,所以她才走进,仔细观看。

果然不出所料,那通体暗黑的千苦藤,正有一丝丝的青色光芒,从上面极小的缝隙之中散发出来。拿到鼻端,那苦苦的味道之中,果然有一股清香。虽然因为千苦藤本身的味道极大,而导致难以辨别,但是凤长悦心中早有猜想,所以仔细辨认之后,便确定这确实是万苦藤无疑。

这东西,才真是可遇不可求。

所以,她才会一直呆在这里。

后面她又看了一些,却没有再出现这般运气。

她专门将所有的东西都买了,正是为了避人耳目。

那汉子愣了一瞬,马上道:“好!”

说着,他就准备将所有的东西都装起来。

“等等。”

凤长悦忽然伸出手,拦住了他的动作。

那汉子一愣,抬头看她,似乎不明白她的意思。

凤长悦眼眸微微眯起。

这男人,果然不一般。

她方才伸手拦的时候,他浑身的肌肉都绷紧了,而且浑身的气势也在一瞬间暴起。

若非他自己控制的好,只怕在她的手落到他胳膊上的时候,他就已经同时出手,掐到了她的脖子。

这把敏捷的反应力,这般强悍的控制力,绝对不是普通人拥有的。

之前她猜测是佣兵,现在看来,还不是一般的佣兵呢。

那汉子似乎也意识到自己一瞬间的本能反应有些过了,当即就放松了浑身的肌肉,抬头看的时候,已经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了。

他眼中带着几分惊愕,几分疑惑,似乎之前那反应,根本没有做出过。

若是其他人,只怕已经被骗过去,也不会注意到这些细节。但是偏偏,他遇到的是凤长悦。

且不说她精神力强大,一直在关注着周围的动静,就算是前世,她最擅长的格斗,无数次在生死边缘徘徊的经验,就已经足够她对这些做出最清晰的判断。

但是她似乎没注意到那些一般,放开他的胳膊,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若是想要我全部买下,我还有一个条件。”

那汉子似乎皱了皱眉,随即道:“什么条件?“

凤长悦伸出一根手指,纤细白皙,冷清的声音似乎有些玩味。

“我的条件是,你要当我一天的护卫。“”什么?!“

这一次,就连旁边的那人也惊诧了。

她买这些东西,提出的要求竟然是这个?

她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她这人,一看就是出身不错的,而且似乎本身实力也很是强悍,怎么会提出来这样的要求?

但是让那人更加惊讶的是,那汉子听了之后,竟然只是犹豫了一瞬,就同意了!

“好!“

两人一问一答,竟然就达成了这么不靠谱的协议,而且看样子,两人都觉得没什么不正常的。

旁边的那人面容有些扭曲的看着这两人:神经病!还不止一个!他还是离得远一点!

如果说之前他还幻想着从凤长悦那里坑点的话,现在是完全没有那个心思了。说不定她还会提出什么莫名其妙的要求!

他面色怪异的往后退了退,看看凤长悦,只是被黑纱遮住,什么都看不到,而后又看了看那汉子,心中忽然觉得又一丝畏惧。

原本看到他浑身的狼狈样子,他还以为是遭到了绝杀的流亡的家伙,而后来,他几番挑衅,那人都是无动于衷,他还以为他是不敢反抗,所以越发的嚣张,甚至当着面嘲讽,而且抢他的生意。

万万没想到,这人居然是个佣兵!

他有些后怕的看了看那汉子左胸处的徽章,心中还有余悸。

若是真的招惹了他,只怕他才是吃不了兜着走!

此时再看他身上那破烂的衣衫,那猩红的血迹,却是无论如何都嘲笑不出来了。

他这般的心思,那两人则是分毫没有兴趣在意。

汉子的果决,本来就在凤长悦的预料之中。

“很好。”

凤长悦似是赞赏的说了一句。

那汉子听到她这话,就知道这交易是完成了,当即准备将那些东西全部都收了给她。

凤长悦拦住他:“我自己来吧。”说完,手轻轻一挥,就将那些东西全部装进了自己手上的空间戒指。

她带着的,是去拍卖行那一天,他们送给她的那一枚。这种空间戒指在市面上很是普通,一般有点家底的人,都会有一枚。她亮出来,看见的人,倒也不会怀疑。

“走吧。”

凤长悦将摊位上的东西全部都收了起来,转身就准备离开。

那汉子沉默的站起身,似乎已经预料到什么,无声的跟在了她身后。

她忽然回头,问道:“你的名字??“

那汉子迟疑了一下,声音沉闷:”恩斯。“

凤长悦点点头。

两人就这样,在旁人时不时投来的奇异目光中朝前走去。

那汉子在这里虽然只有十天,但是因为价格太贵,又沉默寡言而让人印象深刻。此时见他转瞬间就将手里的东西全部卖出去,而且是一千万的高价,一时之间都是有些惊异。

等看到他居然跟在凤长悦身后离开,目光更是各异。

有的人没有说话,相互交换眼神,会心一笑。

这世家小姐,性格真是奇怪。

花了这么多钱,就是为了买一些不值钱的药材还有魔核,而且居然还让那人跟着她走…

这里面有什么事,可是不好说啊……

附近的几个摊位上的人相互露出了了然的笑容。

凤长悦知道身后那些目光,却并不在意。

恩斯似乎更不在意,跟在她身后三步远的位置,一声不吭。

二人很快朝着里面走去。

凤长悦还在慢慢的逛着,似乎心情不错。

也是,这一趟,真的没白来。

虽然遇到了几个糟心的人,但是好歹手中的万苦藤,可以让她安慰一下。

凤长悦又走了一段距离,不过最终也没有发现合乎心意的东西,更是没有像是方才那样,遇到万苦藤这样的运气。

不过她已经很是满意了,逛了一圈便决定回去。

身后,自然还跟着恩斯。

二人竟是不知不觉就走出了黄金岛。

因为黄金岛的特殊性,周围的街道都显得十分冷清,一般人家的人,平时都不会往这里来,所以周围几乎没有人走动,显得安静无比。

石板路上,二人走路几乎没有发出声音。一前一后的走着。

“你是哪个佣兵团的?”

凤长悦再次开口,语调随意,似乎只是闲聊。

恩斯在后面,顿了顿,才道:“赤焰。“

赤焰,正是他徽章上面,那一团赤红色的剧烈燃烧额火焰。

凤长悦在脑海中搜罗了一圈,忽然眼眸微微睁大,停住了脚步,回头盯着他,缓缓道。

“赤焰?“

奥斯帝国曾经的三大佣兵团?

之所以说是曾经,是因为这些年来,赤焰佣兵团频频遭到重创,而且因为曾经风头太盛,遭到了其他两大佣兵团的挤兑,加上其他佣兵团早就想取而代之,自然也是落井下石的多。

这些年来,已经很少听到赤焰佣兵团的消息了。甚至年龄小的修炼者,都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

凤长悦之所以知道,还是因为曾经在凌云阁的那一次,读了不少野史杂谈,其中就有提到过赤焰佣兵团。

这个曾经出现过灵宗强者,无数次创造奇迹的传奇佣兵团,早已经在人们的记忆中消散。

看到凤长悦惊异的样子,恩斯似乎早有预料,没说什么。

他们佣兵团,早已经没有几个人记得了。这少女不知道,也是正常。

显然恩斯不想多谈,,只是低声应了一声,就没有继续说话。

凤长悦微微蹙眉。

纵然再落寞,一个曾经叱咤风云的佣兵团,怎么会落到这般境地?

眼前的恩斯,一身落魄,而且明显精神状态也不好,似乎遭受了巨大的打击,早就对于一切都变得麻木。

“赤焰佣兵团,什么时候竟然落魄至此?“

凤长悦盯着恩斯问道。

她倒不是好奇赤焰佣兵团的事情,只是眼前的恩斯,显然是有秘密。她将他招来,自然是希望能够得到坦诚的回答。

恩斯猛的抬起头,似乎很是惊讶凤长悦竟是知道他们佣兵团的事情。

“你、你听说过赤焰?“

恩斯有些结巴,似乎很是诧异,也有些不知所措。

凤长悦理所当然的点点头。

“曾经的奥斯帝国三大佣兵团之首。自然是知道的。怎么,很奇怪吗?”

恩斯愣了愣,忽然露出一丝苦笑。

这是凤长悦见到他以来第一次见到他脸上出现这样生动的表情。之前的恩斯,似乎总是带着一个面具,很是麻木苍白的活着。而这一声苦笑,似乎是面具龟裂了一般,终于露出了自己真实的情绪。

“居然还有人记得……居然…….”

恩斯低声喃喃,似乎还有些不可置信,脸上的苦笑又是那般的苦涩。

凤长悦意识到,自己似乎触碰到了什么秘密。

传言中,赤焰佣兵团几年前就去往极北之地找寻宝物,这些年消息越发的少,加上他们离开的时候,就已经大势已去,自然是没有人过多理会。

时间久了,人们早已经淡忘了这样的一个佣兵团。

现在看来,根本不是这样。

“怎么?你们的人不是为了某一个任务,去了极北之地吗?现在怎么只有你一个人?“

而且,这般狼狈落魄。

后一句,凤长悦没有说出口,但是意思已经很明显。

一瞬间,四周更安静了。

恩斯比凤长悦高出一个头,身材十分魁梧,脸上也满是乱糟糟的胡子,看不清容貌,唯有那双眼睛,终于褪去绝望和麻木,重新变得鲜活起来。

他脸上神色变幻,悲伤,痛苦,绝望,哀痛,怀念……终于尽数消散,剩下的,唯有似水一般的平静。

他张张口,似是有些迟缓道:“都死了。“

凤长悦一惊。

都死了?

这是什么意思!?

赤焰佣兵团全盛时期,足足有两百多人,强者遍布,就算是后来落寞了,也不至于成了现在这样子吧?

全死了,难道只剩下了恩斯不成?!

凤长悦的沉默,再清晰不过的表达了这些。

但是她并没有开口问。

恩斯说出那句话,也似乎耗光力气,不再开口。

凤长悦自然知道,依着自己的身份,无法让恩斯将一切都讲出来。而且她今天的目的,也并不是获取恩斯的话。

她只是,需要一个助手。

见恩斯不语,凤长悦也不再追问,沉默了一瞬,继续朝着前面走去。

恩斯也跟在后面,不远不近。

二人就这般走着。

不知过了多久,恩斯才忽然发现,眼前的道路,竟是越发的偏僻了。

他抬头看了一眼凤长悦的背影,又继续低下头,朝前走着。

二人就这般沿着曲折的道路,来回走动,似乎每个尽头。

终于,凤长悦停在了一个窄小的巷子口,而后往里走了几步。

恩斯站在她身后,朝着前面看去,竟是一个死胡同。

这个地方,偏僻的很,而且又是死胡同,就算是来人,一般也很难快速找到这里。

而且一路走来,他记得分明,竟是没有遇到任何人。

他看着凤长悦挺直的脊背,忽然握紧了拳头。

安静的胡同里,青石板的地面上刚刚下过雨,还带着潮湿的味道。

凤长悦和恩斯站在这里,显得有些突兀。

而随即,她突然开口。

冷清的声音,忽然响起,带着几分杀伐之意。

“出来吧。”

整条巷子没有一丝声响,安静的呼吸声可闻。

“现在不说话,等一会儿,可就永远都说不出来了。”

凤长悦的声音,似乎带着让人心颤的寒意。

难以掩饰的杀伐之意,从她的身上散发出来。

恩斯有些惊讶的看了她一眼,想不到这个少女,竟然有这般凌厉的杀意。

就连曾经无数次面临生死,并且杀过无数人的他,也竟然有些胆战心惊。

这样的杀意,显然不是十几岁的少女可以拥有的!

不过现在,显然不是注意那些的时候。

随着凤长悦话音落下,恩斯也瞬间精神紧绷,紧紧的注意着周围的动静。

凤长悦的话,似乎惹恼了对方。

“哈,真是好大的口气!”

一道稍显阴柔的声音,忽然从凤长悦正前方传来。

她眯起眼睛,体内灵力开始奔腾起来。

随着那声音落下,一道消瘦的人影,忽然出现。

像是突然出现一般,那人身材瘦小,但是出现的时候,竟然是缓缓浮现的。眼前分明是一片空荡荡的地方,却忽然冒出来了一个人影。

凤长悦明显的感觉到,周围没有出现剧烈的能量波动,若是撕裂空间,那么肯定不会是现在这样的情形。这人出现的悄无声息,显然是十分高深的身法武技。

很明显,对方就是故意露一手给她看的。

似乎想要给她一个下马威。

落在凤长悦眼前的人,看起来不过三十多岁,但是脸上格外消瘦,尤其颧骨很高,加上眼神不善,看起来阴测测的,让人很不舒服。

那人似乎等待着凤长悦出现惊慌的样子,虽然带着斗笠看不清神情,但是高手之间,一个情绪的变化都会十分敏感。

一个人这般悄无声息的浮现在眼前,而且没有能量波动,怎么也是要惊诧一下的吧?

但是让他失望的是,凤长悦连呼吸的频率都没变。

“小小年纪,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那人见凤长悦没什么反应,当即冷哼。

凤长悦分毫不让:“南宫少佑果真没有一点记性,看来我方才还是出手太轻了。“

那人似乎没想到凤长悦一下子猜到自己的来历,随即想到面前不过是个年纪轻轻的少女,又是一阵冷笑。

“希望你等会儿,还能这么嚣张的说出这话来!“

话音未落,他周身忽然灵力暴涨!白色的光芒瞬间闪耀!

一道巨大的灵力冲着凤长悦当头而来!

强大的威压瞬间降临!

凤长悦气息一沉:这人的境界,分明已经有了九星灵皇!

南宫少佑为了报仇,竟然动用了这样的武力!看来果真是下定了决心了!

南宫家实力强大,强者不说多如牛毛,也绝对不少。

但是一出手竟然就是接近灵宗的存在,显然是南宫少佑下了极大血本!

凤长悦心中猜测的*不离十,这人是南宫家的供奉长老,平时十分宠爱南宫少佑,南宫少佑回去之后,就立刻派人去通知了他。

他听闻有人居然敢这般欺负南宫少佑,已经十分生气,等看到南宫少佑那副几乎昏迷不醒,半身残废的样子,更是怒火中烧,当场放话一定会把凤长悦的命拿回去。

他跟在后面一路尾随,早就在心中幻想过千百种杀死凤长悦的场景。

但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凤长悦竟然自己走到了这样一个偏僻的地方,随后她让他出来,他更是坚信凤长悦早就知道他在后面,这一路都是专门为之。

有些惊异凤长悦的胆量,但是在他心中,这一切最终也不过是小孩子的一时胆大,不知死活罢了。

一击出手,便是使出了五分力道!

在他看来,一个二星灵皇,他用五分力道,已经是极大的的荣耀!

凤长悦的身影,瞬间被一片强大的灵力笼罩!

隐约有呼啸的风声响起,甚至连两边的墙壁之上,都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缝,足可见此人之强!

他脸上露出淡淡的嘲讽笑意。

不过是个会耍嘴皮子的小东西罢了,他亲自跑一趟,倒是有些……

什么!

他的眼睛忽然睁大!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幕!

只见那一片逐渐消散的光芒之中,一道纤细的人影,纹丝不动!

他的灵力,甚至连她脸上的面纱,都未曾损毁!

他记得分明,她刚才分明只是简单地挥出了一道灵力,怎么会这般轻易的挡下了他的攻击?!

眼见自己一击未果,他冷哼一声,如此这般,不如早早解决!

他忽然双手合十,汇聚着周围的能量!

他的手掌之上,青筋逐渐浮起,而随着他周围能量的汇聚,两只手仿佛充了气一般猛额张大!而上面的血管,也都纷纷粗了一拳!似乎里面,被什么强大的力量充斥着!

凤长悦见此,立刻左脚蹬地,身体像是炮弹一般猛的射出!

右手成拳,不断疯狂的吸收着周围的能量,逐渐在掌心形成了一个小小的光圈!

没有人注意到,那白色的耀眼光芒之中,闪耀着淡淡的金色!

世间之战,唯快不破!

趁着他还没有完全出手,她抢先为上!

她的衣袍甚至因为急速而仅仅的贴在身上,勾勒出纤细玲玲的线条,整个身体都幻化成了一道黑影,直击而出!

那人看到她竟然不退反进,有些惊讶,却也并不惊慌。

他的双手变得越发的巨大,仅仅是看着,都让人决出一股难掩的强悍。

而随着他的动作,这一片的天空,也忽然变得暗沉!

一道道的风形成巨大的风刃,朝着凤长悦割裂而去!

凤长悦身上立刻召唤出灵力铠甲,不同于她以前惯常召唤出的金色铠甲,这一次铠甲,已经变成了比较普通的赤红色。

但是她的速度,却是没有一丝的减慢!

二人瞬间接近!强势对上!

那人双手瞬间探出!像是无法避开的铁钳一般,稳准狠的朝着她的脖子而来!

“绝境铁爪!“

那双有些变形的手,带起凌厉的风!瞬间就抵达她的面前!甚至因为能量太强,在那周围,出现了细微的黑色空间缝隙!越是靠近,越是凌厉!

凤长悦直面而上,右手握拳,狠狠挥出!

“八极拳!“

二者相击!

所有的声音都似乎湮灭,只剩下这两者在中间不断的交锋,吞噬!

那人的双手成爪,齐齐探出,凤长悦一拳挥出,却是挡在了最前面。

变形的双爪和光芒闪耀的拳头,短暂的僵持之后,终于再度迸发!

他忽然不屑冷哼,双手继续向前探去!同时强大的灵力沿着经脉奔涌,纷纷朝着凤长悦而去!

凤长悦身体一颤,身体像是即将被碾死一般,从每一处传来几乎让人昏厥的疼痛!

终于,她胸膛一震,猛的吐出了一口血来!

那血突然喷出,全部落在了对面男人的脸上!

他有了一瞬间的愣怔,似乎没有料到会遇到这场景。

趁着这空隙,凤长悦唇边忽然勾起一抹笑,而后猛的用力,身体忽然前进!

那人觉察出她的意图,惊怒交加,下意识就要使出全力,狠狠的掐住她的脖子!然而被凤长悦一躲,竟是只抓到了肩膀。

他立刻狠手甩出!

然而就在那一瞬间,他的身体忽然出现了一瞬间的僵硬!

一道人影,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的身后!一阵冷风,忽然从背后传来!

他愤恨咬牙,猛的回转!

正是恩斯!

他一时惊怒,眼前这人,竟然有着不低于他的实力!

他立刻身体一动,就要避开恩斯袭来的双拳!

然而正在此刻!原本被甩出去的凤长悦,忽然从地上反弹而起!

一掌狠狠的拍在他的后心!

一线炽热的几乎将灵魂燃烧的火线,忽然从心底腾跃而起!

他惊怒交加的回头看去,却见到遭受了巨大能量冲击的斗笠忽然碎裂!

一张清丽的容颜,忽然出现在眼前!

她的脸上,带着笑容,冰寒彻骨。

“似乎,没命说话的——是你!”

------题外话------

明天争取多更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