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46 我全要了!

话音刚落,凤长悦就感觉到身后一阵脚步声传来,同时还有一同袭向她身上的灵力!

她豁然转身,轻巧避开,黑色的长袍在空中划过飘逸的弧度,被黑纱掩盖的容颜看不到神情,却依然让人感觉一阵冷意。

她冥冥冷冷的目光,似乎能够穿透面前的黑纱,直冲对面之人而去!

准备抓她的那两人虽然看不清她的神色,但是莫名的觉得身上一阵发冷,脚下的动作也不自觉的顿住,变得迟疑起来。

这、这人看上去,似乎并不好惹啊……

然而只是一停顿,身后那年轻男人的声音再度不满响起。

“怎么?上啊!怕什么!”

凤长悦抬眸看去,正看到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正贪婪的看着她。

那双明显纵欲过度的眼睛里,带着满满的*,似乎要透过这黑纱,将凤长悦看个彻底。

凤长悦忽然觉得一阵恶心。

那两人听到自己主子发话,一时也顾不上心中莫名的不安,灵力光芒闪耀,就冲着凤长悦扑来!

凤长悦冷哼一声,站在原地未动。

那两人见此,还以为她是吓得,当下心中一定,伸出手朝着她的肩膀抓来——

凤长悦红唇微勾,忽然雷霆出击!

她脚步微动,不过眨眼之间,就出现在了两人身前,双手探出,如同铁钳狠狠的钳住两人的手腕,而后狠狠反折!

她身上一瞬间激发出的强大威压让两人无法动弹,而当意识到自己已经无法动弹的时候,一股剧痛就瞬间从手腕处传来!

咔嚓!

清脆的骨折声听着让人牙酸,却也痛快。

紧接着,凤长悦右腿横踢,放入铁板的小腿狠狠的将两人踹出!

两人的身体一前一后,如同沙袋一般狠狠抛出,而后衰落在地!并且沿着地面擦出两道血痕!看起来触目惊心!

而这一连串的动作,发生不过一瞬间。

众人感觉不过是眨眼功夫,那少女就已经将面前两人送出,给予了痛快一击!

那两人甚至连惨叫声都没有来得及发出,就已经昏迷了过去。

凤长悦收回手,拍了拍自己的黑袍,似乎在担心脏了自己的衣服。

而后,她抬首,看了一眼面前不远处,因为这突发的一幕而震惊的无法言语的男人,冷冷一笑。

“管好你的狗。”

随即,竟是转身准备离开。

来这里的,大多不是简单人物,也因此,她并不想要将事情闹大。

那人的容貌,她记得清楚,日后再算这帐也不晚。

然而她不想计较,那人却并不领情。

“站住!”

那男人的声音显然带上了几分恼怒,似乎没想到自己看上的这人竟然这般不识抬举,不好好听话过来也就算了,竟然还敢打伤他的人!

“真是好大的胆子,竟然连我的人也敢打。能让本少爷看上,是你的福气,还来劲了是吧?!”

他上下打量了凤长悦几眼,忽然嗤笑。

“今天本少爷还非要看看,这下面,究竟是个什么摸样!”

他忽然一挥手,冷冷道:“来人!”

随着他一声令下,从后面迅速又跑出来了十几个打手摸样的人,个个面色凶悍,朝着凤长悦而来!

一道道灵力如同匹练,瞬间将她笼罩!

“不用留手!让她知道,有的人是她绝对惹不得的!”

凤长悦蹙眉,继而忽然绽开一抹冰冷的笑容。

既然这人想要找死,那就怪不得她了。

她周身灵力忽然暴涨!境界一下子提升!衣袍无风自动,唯有一头长发,像是翩跹蝴蝶,划出动人弧度。而后,迅速出击!

“咦?竟然还是个灵皇强者?”

“看不出来啊,似乎年龄不大,却已经有这般修为了。不过,似乎是不够看啊。”

“且看好戏吧!这少女虽然实力不错,可惜这男人,她可是真的惹不起。权当她天倒霉了!”

周围有一些人,见此都未曾露出惊讶表情,有的脸上甚至满是看好戏的神色。

这个地方,来的大多是刀口舔血度日的佣兵,还有一些是见不得人的流亡者,对于打打杀杀的场面早已经是司空见惯,这一幕,在他们眼里,都是惯常的场景了。

也因此,众人都呆在自己的摊位上,或者瞥一眼,继续自己的生意,根本没有将这放在眼里。

这场景,这地方几乎每天都会发生,死人的也不是没有,这些人早已经麻木。

而且那男人的身份,虽然算不上让他们害怕,但是也都是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去得罪的。所以一时之间,整个街道竟是依然安静无比。

十几个人之中,竟然都是灵王,而且不乏九星灵王,显然不是普通人家能够拿出来的阵仗。

面对向自己袭来的十几道雄厚有力的灵力,凤长悦竟是完全视若无物,不退反进,朝着那些人直冲而去!

这一举动显然让那些人都有些吃惊,继而连忙打起精神应对。

然而凤长悦怎么会给他们机会?

她的身形像是闪电一般,瞬间突围而出!

一道道银光闪过,一声声惨叫声传来!

不过片刻功夫,她竟然就已经突破面前这些人的包围,抵达那男人身前!

一抹冰凉的触感,忽然从他的脖子上传来!直达心底!

南宫少佑来不及防御,就已经成为刀下之俎,任人宰割了。

凤长悦一手握着匕首抵在他的脖子上,一手将他的双手捆绑在身后,不过瞬间,就已经将南宫少佑变成了人质!

她脸上的面纱甚至都未曾随风而起,人已经在他身后!

场上局面瞬间逆转!

这一手,也终于让一些人露出感兴趣的神色,似乎没有想到这少女竟然有这般身手。

南宫少佑终于惊慌了。

感觉到那异常锋利的触感吗,他的后背都有些发凉,而身后人的声音,更是让他如同坠入冰窟。

“我说了,管好你的狗。看来没什么用,不如从你下手。”

南宫少佑感觉到那一阵阵的寒意,身体几乎僵住,心中也终于生出一股不安。

他也是一星灵皇!可是方才这少女来的时候,他甚至没能看清她的动作,就已经被牵制!这是多么大的差距!

若是她真的想要下手,那么……

南宫少佑艰难的吞了口口水,张了张嘴想要威胁:“你、你好大的胆子!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劝你马上放开我!然后跪下道歉!否则我是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你的!听到了吗!你给我放开!”

而那十几个手下,显然也没料到不过是瞬间功夫,事情就变成了这样,当即将凤长悦围在中间,摆开架势似乎想要冲上来,但是自家少爷在对方手里,那匕首还在闪烁着冰冷的光泽,他们无路如何是不敢贸然上去啊。

见自家少爷被这么对待,在南宫少佑说过之后,一个领头模样的人就立刻道:“没错!劝你立刻放开我们少爷!否则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南宫少佑听了,底气更足,想到自己在灵州不说横着走,起码也是没有人敢随意招惹的,这人必定是不知道自己的身份才这般大胆。若是说出来,只怕当即就得吓哭吧?

见凤长悦不说话,他更是坚定了自己的想法,也不那么紧张了,原本因为惊吓而僵硬的脸容上,也出现了不屑的笑容。

“怎么?还不快放手!你…。”

“南宫少佑,不想死的太难看,就闭上你的嘴,省的脏了我的耳朵。”

南宫少佑的话被凤长悦冷声打断。

听到对方交出自己的名字,南宫少佑浑身一僵,继而心头忽然发冷。

对方显然知道自己的身份,却还这般嚣张!

“你、你知道我是……是谁…。”

南宫少佑声音有些发颤。

凤长悦不甚在意的点点头,将匕首贴的更近。

“当然。”

她当然知道他的身份,不仅如此,还知道他就是拍卖会的时候,和她抢东西调戏温雅的那个人呢。

之前她并不知道是谁,因为当时大家都是在自己的房间,而且声音都是经过处理的。

但是不久,她就打听了灵州很多事情,这一路走来,更是听到不少乱七八糟的流言。

其中自然包括南宫家唯一的嫡少爷,南宫少佑喜欢温雅,频频献殷勤却总是被拒绝的事情。

她挟持他的时候,又恰好看到他腰间的佩饰,上面有南宫二字,加上方才南宫少佑那般跟她说话,显然是很有背景的,被家里骄纵长大的。这身份,自然是再好猜不过了。

南宫少佑在灵州名声很不怎么样,仗着自己家里势大,没少做强抢掠夺的事情。虽然自己天赋不怎么样,但是作为南宫家唯一的嫡孙,自然享受着最好的资源,被无数丹药堆积出来,二十多岁,也已经成了灵皇。

只是这灵皇,显然很水,凤长悦不过一招,就已经将他拿下。

凤长悦和他,算是新仇旧恨都有,亏他还以为自己的身份会让凤长悦退让,殊不知自己是南宫家嫡孙的身份,凤长悦根本不在意。

上一次的帐,她还没算呢,这一次,就自己找上门来了。

“你、你既然知道我的身份,还敢这么对我?!”

南宫少佑惊怒交加,心底却又涌出恐惧。

他能够感觉到,这个女人,是真的不怕!

“你胆敢做出任何冒犯的行为,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南宫少佑强撑着将这话说完,却已经是大汗淋漓。

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威严,让他不敢妄言。

而周围的那些人,也都纷纷亮出武器,满面凶悍的看着她。

“快放了少爷!否则今天,你就别想走出去了!”

凤长悦忽然轻笑。

而后,手轻轻用力。

那把匕首,忽然陷入南宫少佑的脖子。

有一线嫣红的血液,沿着冰冷的匕首冒出来。

南宫少佑的呼吸,忽然顿住,额头上,大滴的汗珠冒出来。

“再废话,我可不保证,这匕首会不会更深。”

她清清淡淡道,似乎云淡风轻。

然而这话听在南宫少佑的耳中,却如同霹雳惊雷!

他甚至能够感觉到,冰冷锋利的匕首划破肌肤的刺痛感正在沿着脖子蔓延!

她是真的会下手!

血腥气一下子将南宫少佑的气焰打消,他向来纨绔,就连修炼也总是半吊子,从来没有这么被人威胁过,也没有见识过在知道了他的身份之后,还依然说杀就杀的人。

这一次他是真的害怕了。

而这一举动,也让其他仆人看傻了眼。

“慢、慢着!”

领头的人连忙开口劝阻,脸上的表情简直想要哭了。

怎么会遇到这样的主?若是少爷真的出了什么事,那他们也活不成了!

“你、你别轻举妄动!你可要知道,这做了的事情,可是没有机会后悔了!你现在放了我们少爷,什么要求都可以提!我们一定尽量满足你!”

领头的人一边和凤长悦商谈,一边冲着手下使了个眼色。

凤长悦身后的某个人,缓缓后退,很快消失在人群中。

凤长悦冷笑。

想回去叫人?

她忽然左手向后挥出一道强劲的灵力!

一声惨叫,忽然从身后传来。

赫然是那个准备回去报信的人,被她一把击溃。

周围人见此,纷纷让开道路。

空出的地面上,一个人趴在地上,后背一个血洞,还在不断的冒出血来,那人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似乎也已经昏迷。

一众人等纷纷愣住,尤其是那些原本打算扑上来的仆人,见此都是后背发凉。

这个人,居然能够清楚的知道他们的人准备往哪里逃!而且出手狠辣,显然不是好相与之人!

他们却是不知,凤长悦的精神力,早已经遍布这一片空间。一举一动,都在她的监视之下。

她虽然看似散漫,但是始终高度警戒,早就做好了完全的准备。

周围人震惊不已,凤长悦却是没有什么表情,见此,她手上的匕首更用力了,轻轻一错,更多的血都涌了出来。

这一下,南宫少佑是彻底傻眼了。

“我这人最不喜欢别人骗我,你们傻,可不意味着别人也傻。你们以为,可以拖住我,到你们找人来?我只怕,你们少爷,活不到那时候呢。”

若是想要叫人来,那她一定会先解决了南宫少佑。

南宫少佑立刻意识到问题,马上大声吼道:“你们做什么!都给我退下!退下!”

领头的男人没想到凤长悦竟然一眼识破了他的计谋,当即挥舞着双手:“后退!没听到少爷在说吗?后退!”

原本围在周围的让你,再度后退。

凤长悦牵制着南宫少佑,道:“我没那么多时间陪你们玩,让你的人全部离开!”

南宫少佑不敢违逆,立刻道:“听到没有!全部都给我滚!快点!”

他一发话,下面的人都立刻战战兢兢的后退准备离开,虽然一个个的眼睛都还看着,但是都开始准备离开,似乎真的怕凤长悦一个手滑,将南宫少佑给解决了。

不过片刻功夫,那些人就到了最后面。

“你、你满意了吧!?”

南宫少佑咬牙问道。

凤长悦不语浪费时间,猛的将他的双臂狠狠后折!

“啊——”

南宫少佑的惨叫声,瞬间传遍整个街道。

不少人露出嘲讽的笑容。

“滚。”

凤长悦冷冷吐出一个字,将他猛的甩出去。

南宫少佑的身体踉踉跄跄的出去!

然而就在他的身体即将摔倒在地的时候,他忽然神色一变,眼神瞬间阴历,而后猛的挥出一道灵力!

地面上瞬间出现一道裂缝!

然而南宫少佑正好借着反作用力,身体瞬间直起!而后他迅速转身,竟是没有一丝停留,朝着凤长悦而来!

而在他的手上,竟是突然出现了一柄长刀!

他狠狠的看着凤长悦,而后大刀猛的落下!挟带着巨大的力量,横劈而下!

这显然不是普通的灵宝!

凤长悦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那大刀在挥动的时候,带起的强烈的能量风暴,而且几乎是瞬间而至,越是靠近,就越是强横!甚至在周围,都隐约出现了黑色的空间裂缝!

而随着这大刀的落下,凤长悦的面前,忽然像是出现了无数大刀,纷落而下!

一时之间,凤长悦以为自己眼花了。

但是瞬间,她就立刻明白在,这不是她眼花了,而是——南宫少佑使出了自己的杀招!

她立刻后退!同时挥出一道强劲的灵力!

耀眼的灵力瞬间幻化成一张巨大的网,朝着南宫少佑而去!

二者瞬间相撞!发出巨大的轰鸣声!

南宫少佑没想到自己突袭,还是没能得逞,见此立刻再度迎上!

漫天的刀刃从四面八方而来!

凤长悦黑袍猎猎作响,面上的黑纱也凌乱掀起。

然而在那数不尽的大刀突破巨网,朝着她而来,众人都以为这一战终于会有结果的时候,却忽然看到凤长悦露出的一抹冷冷的笑。

红唇娇艳,笑容却像是带着从地狱之中踏着血莲而来一般的冰冷。

那一抹笑,很美,却也让人心生寒意。

南宫少佑看的清楚,此时却是完全没有心思去贪婪的看,而是忽然心中一跳。

接着,他就听到了一声清脆的咔嚓声。

他的心脏忽然停止。

紧接着,他的眼睛忽然睁大——

只见漫天的刀影之中,伴随着那清脆的声音,一道白色的影子忽然闪过,而后,无数的清脆声音接连不断的响起!

众人惊愕的看去,却见漫天的刀影,忽然消散!

清朗的天空之中,只剩下了一柄正停留在凤长悦眼前不足一米处的大刀!正是南宫少佑的那一把!

然而此时,原本光亮英挺的大刀之上,忽然出现了无数的裂缝!

像是蛛网爬满了一般,从头到尾,全部都是碎裂的痕迹!

南宫少佑以为自己眼花了。如不是眼花了,怎么会看到自己高级玄阶灵宝,几乎可以媲美地阶灵宝的刀,顷刻间碎裂成这般模样!

然而下一瞬,凤长悦伸出手,轻轻朝前一点。

哗啦——

灵宝尽碎!

甚至连一块大一点的碎片都没有,完全碎裂!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他忽然觉得有些呼吸不畅。

这、这怎么可能?!

那可是在发挥全力的时候足可以媲美地阶灵宝的宝贝!怎么会一个照面,就被人轻易损毁!而且居然这般彻底!

他甚至没有看到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也没有看到凤长悦是怎么出的手,这灵宝,竟然就在他的眼前,生生被毁!

这是何等的实力!又是何等的强悍!

南宫少佑忽然觉得腿有点软。

这一招,明明是他的杀手锏,普通人根本无法分辨究竟是那一把才是真正的灵宝实体,至于击破更是难上加难!

可是现在……

因为安静的人群,而显得越发清晰的碎裂声,让他心脏都开始颤抖。

他抬眼看向面前的少女。

她究竟是什么人!他甚至连她的真实容貌都没有看到!就这般连连溃败!

这个人、这个人……

然而凤长悦却不想那么多,方才不过是小白一时兴奋,出去将那家伙的灵宝给啃了几口,竟然就这般轻易解决了。

牙口还真是好。

看来那些萤石没有白吃。

南宫少佑愣在当场,凤长悦却是没那么多时间浪费!

就在刀碎裂的一瞬间,她的身影瞬间如同闪电顷刻而出!

而在原地,甚至还留着残影,然而下一瞬,她的人已经到了南宫少佑的眼前!

“敬酒不吃吃罚酒。既然如此,我就不客气了!”

凤长悦的话音还回荡在耳边,南宫少佑已经被狠狠的踹了出去!

他远远的摔出去,在地面上留下了一道长长的血痕,甚至周围都有不少裂缝。可见凤长悦这一脚,用了多大的力气。

南宫少佑只感觉一只铁腿狠狠的砸在了自己的胸膛,随即自己的身体就猛然倒飞而出,他甚至在摔在地上之后,才觉察到剧烈的疼痛,可见凤长悦动作之快!

这一幕,让其他人都愣住了。

尤其是那十几个原本打算冲上来的人,见此都是顿住,想要上前,但是看到自家少爷那样子,忽然就心生畏惧了,一时之间,犹豫不决,竟是不敢上前。

凤长悦却是不管,即刻上前!

一脚狠狠的踩在他的胸膛,而后用力一碾!

一阵清脆的骨折声响起!

南宫少佑死也想不到,自己竟然会有这么一天!生生的看着自己被人踩在脚下!而胸腹之间的剧烈疼痛,更是让他眼前一黑,几乎昏厥。

但是凤长悦似乎还没有过瘾,忽然一手握住他的臂膀,因为方才已经将他的臂膀弯折,此时软软的几乎无法用力,她不甚在意的在手里掂量了一下,南宫少佑看到这场景,下意识的浑身一抖,眼底冒出无尽的恐慌。

她、她还想干什么?!

当他抬眼,正好和凤长悦的目光碰撞时,虽然看不清,但是他还是心中一寒,随即什么也顾不得的开口求饶。

“求…。”

“咔嚓!”

凤长悦的手,轻轻的一弯。

一阵比之前都要强烈的疼痛感传来,南宫少佑眼前一黑。

竟是凤长悦将他的十根手指,尽数掰断!

她不过是用灵力灌注其中,而后强力冲击罢了。南宫少佑一时惊吓,虽然想要召唤灵力铠甲,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身体之内的灵力像是遭到了极大的压制,无法成功召唤,也就这般轻易的被凤长悦废了手指。

他发出低低的呜咽声,十指连心,因为太疼,所以甚至大声叫出来也会觉得痛苦。

而且此时,他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来哭号了。

周围的人看着,都是有些惊异。

虽然看不出年龄,但是也可以猜测这个女人绝对年龄很小,但是出手竟然这般狠辣,倒也少见。

有些人的眼中,闪过一瞬间的趣味,随即消散。

凤长悦最后将南宫少佑狠狠的踢了出去。临行前还送了他一掌。

南宫少佑头一歪,彻底昏了过去。

整条街顿时安静的落针可闻。

“以后,别让我碰见你。否则,见一次,我打一次。”

凤长悦拍了拍身上的衣袍,似乎怕脏了自己的衣服,轻飘飘的留下一句话,就转身离开。

转过身的一瞬间,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她突然侧头,看了一眼那些还愣在当场的仆人。

“带着你们主子——滚!”

“是、是!”

那些热顿时如蒙大赦,连滚带爬的跑到南宫少佑身边,小心翼翼而快速的将人抬走了,临了也不敢回头看一眼,似乎生怕凤长悦后悔会再次追来一般。

一群人顿时没了踪影。

凤长悦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一般,继续朝前走去。

而其他人,也似乎早已麻木,见事情完了,纷纷收回目光,继续自己的事情。

黄金岛地位特殊,在这里发生争斗,一般也不会受到惩处,所以这事情,在很多人眼里,也不过是个小插曲罢了。

至于这主角是谁,他们完全没兴趣知道。

他们对于人命视若无睹,甚至还不如一千金币来的在乎。

所以,纵然凤长悦在这里闹出了不大不小的闹剧,倒也是没有人阻止。

她步履如常的朝前走去。

两边有不少摊位,有的是药材,有的是灵宝,还有的是魔兽的魔核,还有很多其他的东西。

她的目光清清淡淡的从两边扫过,脚步缓缓。

她忽然走到了一个摊位前,停下了脚步。

这是一个比较杂乱的摊位,上面也有着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仔细看去,除了药材,也有魔核,而她随意的一瞥,竟然发现那魔核之上,还沾染着血迹。

她心中一顿。

摊位的主人是一个壮实的汉子,身材魁梧,满面胡须,看起来十分剽悍,但是身上的衣衫却是凌乱的很,甚至上面也有血迹,看起来十分狼狈。

但是他的脸上,却是十分木然,看到凤长悦走进,也没什么话,只是依旧一动不动,目光似乎飘得很远,又好像什么都没想。

凤长悦蹲下身子,拿起了一株药材。

这是一根黑色的枯藤,大约人的小臂之长,两只手指粗细,有些弯曲,却十分坚硬。外面的一层皮似乎龟裂开来,露出里面越发暗黑的色泽。

千苦藤。

凤长悦放在鼻下闻了闻,果然飘来一阵苦苦的味道。

千苦藤并不算是十分珍贵的药材,但是对于治愈伤口有着很显著的作用,一般的治愈丹药,也会用到。

她仔细翻看着,又在手心反复掂量。

如此这般,竟是看了好一会儿。

终于,旁边的一个摊位的主人受不了了,看到她这般模样,心中好笑,脸上却是露出了讨好的笑容。

原本看她打架的样子,还以为是个在刀口舔血混日子的,谁知这般没见识,买个千苦藤也要这般谨慎。

必定是个没什么见识的。说不定,他倒是可以好好敲诈一番。

“哎!这位小姐!你可真是有眼光啊!一来就挑到了他的东西!”

凤长悦一听,转过头去:“嗯?”

那人见凤长悦问话,连忙解释道:“小姐,你是不知道,这个人,奇怪得很!他买的东西,不是什么顶尖的东西,可是却是要顶尖的价格啊!这一片,就属他最黑!您倒是会挑,一下子就看中了他的!”

见凤长悦没说话,那人连忙又道:“您可别以为我这是为了自己的生意啊!他买东西贵,这可是公认的!您不信,大可以去别的人那里问问!看我是不是骗您!”

凤长悦顿了顿:“这里的价格,本来就是自己定不是吗?”

那人一听,笑了:“话是这么说,可是这世上,有哪个人愿意当冤大头?不瞒您说,他在这摆了十天了,愣是没一个人买他的东西!您要是真想买,还是多看看!再说,千苦藤,我这里也有啊,年份也足,您要不要看看?”

生意上的小心思,凤长悦并不在意,她笑笑,转头问道:“你这千苦藤多少钱?”

那汉子听到她问话,头也没抬:“十万金币一株。”

旁边的那人噗嗤笑了。

十万金币?

普通的千苦藤只要五千金币,他倒好,竟然敢出这么贵!也不知是傻,还是以为别人傻!

“哈哈,这位小姐,您可是听到了,他可是要十万金币!您若是想要,我这多得是,价格也绝度便宜,怎样?您要不要看看?”

凤长悦却是没理会他,又拿起旁边的一株药材

“这个五十年的红莲呢?”

“十万金币。”

“这个一百年的金龙果呢?”

“十万金币。”

全都是十万金币。

旁边那人脸上已经从嘲笑变成了怜悯。

这人也真是,他的那些东西,就是全部加起来,也不一定值得十万金币,居然全部都开口十万。

怪不得十天也没人买他的东西。

凤长悦将手上的东西放下。

这一动作,在其他人眼中,显然是准备放弃了。

也是,再有钱的人,也不愿意当冤大头啊!

那汉子似乎早就预料到她会是这个反映,依然没有抬头。

旁边的那人连忙凑上前:“您若是想要,我这里都有……”

“你的东西为什么都这么贵?”

凤长悦忽然开口问道。

那汉子没有说话,似乎懒得回答。

旁边那人嗤笑一声:“自然是想要钱呗!他来的时候就是这样子,一个月连身衣服也不换,就这么呆着。真是想要钱想疯了。”

这人来了以后,就是一句话也不说,直接摆开。任何人问价,都是十万金币。

一开始有人还价,他还会说两声不还价,现在则是什么都不说了。

连人来问,都是那种爱答不理的样子。

凤长悦随手捡起一颗魔核,是七级魔兽的。

“这上面还带着血,是你自己取得?”

那汉子似乎动了动,终于抬头看了一眼。

一瞬间,凤长悦看到了那双满是血丝的眼睛,里面充斥着无尽的愤怒,压抑,绝望,但是转瞬就消失不见,只剩下无尽的疲惫。

她心神一动。

“若是想买,全部都是十万金币。别的没什么可说的。”

那人只是说了这一句,就重新低下头,似乎懒得应付凤长悦。

也是,普通人看来,凤长悦这样子,分明就是好奇而已。

哪里会有人真的买?

“小姐,您就不用白费心思了。这个人顽固的很,是绝对不会还价的。您要是想要,这街上不都是?何必受这个气?”

凤长悦又将那魔核放下。

“这人就是个神经病,小姐,您别白费力气了!这种人,就算是在黄金岛,都不会被人接受的!呆在这里纯粹会连累其他人!您还是来我这里……”

那人见汉子一直没说什么话,一时放肆,竟是口无遮拦,说了这话。

然而下一秒,他的话忽然消音,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一般猛的停住。

事实上,他的确被那汉子掐住了脖子。

那男人不动则已,这一出手,竟也不凡,一下子将那人扼住,让他发不出分毫的声音。

那人被吓了一跳,脖子被掐住,很快就因为呼吸不过来而涨红了脸,猛的咳嗽起来。

“……你、你……”

他勉强用手去掰汉子的手,但是汉子却纹丝不动。

“再让我听到你说这话,别怪我不客气!”

汉子低声抛下一句话,才猛的扔开那人。

那人似乎没有丝毫还手能力,猛的摔了出去。

那人惊怒交加,下意识的就要上前开打。但是看到汉子的眼神的时候,莫名的心生不安,到了嘴边的狠话,竟是不敢说出来了。

“你……你给我等着!”

等他回头叫上一群兄弟,好好的整整他!

真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他在这里这么久,还没见过这么明目张胆嚣张的人!

那人愤恨的看了汉子一眼,重新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汉子却似乎有些疲惫,不再看他。重新静静的呆在自己的地方,也不抬头,也不理会凤长悦。

凤长悦似乎没看到两人之间瞬息就会爆发的紧张气氛,继续在摊位上看着。

这一闹,那人也没什么兴趣来拉拢她了,眼珠转来转去,想的就是怎么找回场子。

时不时撇回来的眼神,也带着怨恨和不甘。

但是汉子却置若罔闻。像是雕塑一般。

凤长悦神色淡淡,眼神却瞬间被他动作时,不小心露出来的左胸的一片衣衫吸引。

上面绣着一块图案,两把长剑相交,一把是黑色,一把是红色,下面是剧烈燃烧的红色火焰。锋利的剑相交,几乎让人感觉到一股火热的战意。

即使只是看着,也让人决出一股决绝的意味。

她唇边忽然掀起一抹了然的笑意,似乎不甚在意问道。

“你是佣兵?是哪个佣兵团?”

大陆之上,每个佣兵团都有自己的标志,而且都是绣在左胸的位置。有时候根据图案就能分辨出是哪个佣兵团的人。

而这个男人,显然是个伤痕累累的佣兵。

这些东西,明显也是他们拼死得来的了。

听到凤长悦的问话,那汉子明显一僵。

而旁边的那人,也是忽然愣住。

佣兵?

若是强大的佣兵团,他可是惹不起啊!

所以那人也是有些紧张的看着,似乎在等待回答。

然而那汉子却没有回话。

凤长悦清淡的声音,如同惊雷般落下。

“你的这些东西,我全要了,一千万金币。”

那汉子顿时惊愕的抬头!似乎不敢置信!

凤长悦把弄着手中的千苦藤。

单是这一株,就已经远超一千万。

------题外话------

庆祝没有挂科万更一发么么哒,明天回早点更新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