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45 谁家美人

随着那长箭刺破云霞,明亮的阳光倾洒而下,绽放出耀眼的光芒。

漫天的阴云都像是被驱散了一般四散而去,逐渐照亮了这片山河。

一层层的能量向着四周扩散,原本即将崩溃的世界,也开始逐渐恢复原样。

天空逐渐清朗,崩塌的山体也逐渐恢复,逆流的河水也开始平息,产生了巨大裂缝的平原,也慢慢拼合在了一起。

整个空间,瞬间起死回生。

一切,都不过是因为那把弓,那支箭。

凤长悦心中震撼。

这就是天阶灵宝的威力?

即使只是一个幻境,但是她莫名的觉得,这就是射天弓真正的威力!

可令山河变色,日月生辉!

而最后的那一箭,也像是烙印一般,在她的脑海里留下了最深的印象。

那看似简单,实则包含了无数韵味的一箭,仿若流星划过,带着最为强悍的力量,让人难以招架。

即使只是这般的看着,她就已经感觉到了那无可匹敌的凶悍。

射天弓!射天箭!

一箭出,破苍穹!

所谓强大,莫过于此!

眼前的场景逐渐消散,一片片化为白色的光,融入她的脑海深处。

她猛的睁开双眼!

湛黑的眸子中,一片耀眼的紫色一闪而过!像是地狱火莲,充满了让人敬畏的威压!又充斥着让人臣服的力量!

那紫色的微光,从她的眼底闪过,在她身前忽然留下了一道黑色的空间缝隙!

不过是感悟之后的余威,竟也有如此威力!竟然生生的将空间划破!

纵然先前已经预料到,但是真的看到的时候,凤长悦还是心中微惊。

这就是——天阶灵宝的威力?!

她闭上眼,脑海之中不断地的闪现那最后的破天一箭,心头微颤。

这射天弓,不知是何来历,竟然有着这般威力!

她嫣红的唇瓣,忽然掀起,一抹淡淡的弧度。

射天弓竟然一共有三箭,而这,不过是第一层的“射天”罢了。

随着她境界的提升,日后才会悟出第二层和第三层,但是她现在并不着急。

眼下这第一层,就已经足够惊艳,也足够她好好揣摩。

而与此同时,她忽然觉得体内的灵力,有些沸腾起来,疯狂的沿着经脉流动。

她心中一动:竟是要晋级了!

之前她晋级灵皇之后,一直在努力夯实,不想因为境界提升的太快而导致不稳定,经过这一段时间的修炼,再加上最后参悟射天弓,融合了灵宝之魂,灵力充沛,竟是自然而然的晋级成为了二星灵皇。

她立刻调整灵力,沉下心神,让天堂火带领着灵力在体内各个经脉流动,一遍遍的冲刷着越发柔韧的脉络。

而丹田之内的灵皇之晶,也开始吸收那些灵力,而后缓缓蠕动,不多时,竟是生出了第二根尖刺!

散发着淡淡金色的灵皇之晶,此时也越发的莹润。只是这样看着就能感受到其中不断散发出来的鲜活的力量!

而与此同时,她的眉心处,也忽然浮现了两颗闪耀的星星。映衬的她肌肤如玉,眉眼动人。

而在她体内的小白,也舒服的闭上了眼睛,周身淡淡的金色光芒闪烁。

一股若隐若现的威压,一闪而过。

凤长悦幻化引领着灵力在体内流动,确定已经稳固了之后,才终于再次睁开眼睛。

她动了动身体,一阵清脆的声音传来。

她握了握拳,感受着体内充沛的灵力和强悍的力量,眉目坚定。

只有快,更快的变强,她才能早点达成目标!

短暂的休息之后,她忽然站起身,沿着整个房屋都确定了一遍,仔细观察了周围没有人之后,又布下了一层结实的结界,而后才返回自己的位置。

看到她这慎重的样子,小白似乎也感应到了什么,从魔兽空间跑了出来,一下子落在她肩膀上。

果然,凤长悦忽然抬腕露出了上面的金色手镯。

关于紫莲心焱的地图,就在这里。

小白的神色,也一瞬间变得紧张起来。

她静静的呼吸了一下,而后眼前一闪,那黑色的盒子,就出现在了眼前。

因为用了特殊的材质,所以就算是凤长悦,也无法用神识探视。也感受不到任何的波动。

她目光紧紧的盯着那盒子,上面并没有上锁,只是一个小小的封印。她神识一抹就消掉了。

看来是拍卖下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

她挥出一道灵力,黑色的盒子瞬间打开!

比她想象中的场景安静的多。

她眉头微蹙,抬眼看去。

黑色的玉盒之内,没有任何的攻击性的东西,最中间的位置,静静地放着一张有些破旧的羊皮纸。

她黛眉一扬,伸出手去——

就在她的手指刚刚触碰到那羊皮纸的时候,一股异香,忽然传来!

她冷笑一声,手上忽然燃起了金色的火焰!顺着那羊皮纸燃烧起来!

不过片刻功夫,那股香气就完全消散开。而手中的羊皮纸,却没有受到任何的损害。

这是当然的。

凤长悦抖了抖手,将上面的杂质去掉,神色有些冷。

和排名第四的紫莲心焱有关的东西,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的损毁?若是天堂火轻易就将这东西烧了个干净,那肯定是假的,也没什么可惜的。

而且,这上面,果然做了手脚。

她冷冷一笑。

虽然不知是那人,还是风云拍卖行做的,但是这帐,她算是记下了!

小白无聊的扫了一下尾巴。

唉,这些人怎么会知道,拥有神火至尊天堂火的主人,才是这一切不入流手段的终结者?

想不知不觉的下手,还真是太天真了!

确定将上面不干净的东西清除干净之后,凤长悦才将那羊皮纸展开,仔细看去。

一展开,她的眸色忽变!

……

同一时刻,在灵州的某个偏僻的地方。

安静的院落之中,从房屋之中,忽然传来一道怒火中烧的声音。

“混账!”

紧接着,是一阵器物碎裂的声音。

整个院落越发的安静。

屋内。

一个看起来二十多岁的男人正满脸阴鹜,将桌子上的东西全部扫落之后,还不解气,但是却不知道该如何泻火。

他拳头握的死紧,额头上似有青筋暴起。原本可算是英俊的脸容,被满脸的怒意弄得有些扭曲,完全看不出原本的气度。

似乎是气头上了,他在屋子里走来走去,满腔怒火却不知该如何发泄出来。

“真是混账!”

他忽然站定,死死的盯着窗外,似乎是风云拍卖行的方向。

“明明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怎么还会这样!”

那地图之上,他明明已经做了手脚,不管是谁拍下了那东西,一旦打开盒子,他立刻就能知道是在哪里。

因为对自己的手法很有信心,所以他拿出这东西的时候,并不担心。找回来是迟早的问题。

但是方才,他分明感觉到到盒子被打开了,也有人碰了那地图!可是不过眨眼间,那感觉就全部消失了!

他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印记被抹去!然后,他就失去了一切联系!

不知是用了什么手段,竟是消除的干干净净!他一点都搜查不到!

这下子可是完了!

男人的脸上神色变幻,焦虑,愤怒,担忧,愤恨,惊慌……

“砰砰砰!”

心中怒意太盛,一个没忍住,他就再次将屋内的东西砸了个稀巴烂。

怎么会这样!

他狠狠的咬牙,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事?

能够破解他手法的,这世上绝对没几个人,除非对方是用了特殊的东西。

但是他虽然在灵州的时间不久,却也已经打听清楚各家权贵,哪一家都不像是有这等手段的人啊!

不过,也不排除他们家族之中有强者的可能性……

可恶!

原本以为靠着那东西能够敲诈一笔,却没有想过竟然失了手!

现在可好,东西真的丢了!

他要怎么跟师傅交代?!

一想到这一点,他忽然打了个寒战。

师父如果知道他将这东西……肯定会扒了他的皮的!

当务之急,还是要尽快找到!

金品拍卖行,任何东西的拍卖都是保密的,唯一知道交易双方的人,就是风云拍卖行。

但是作为大陆上最有势力的风云拍卖行,是绝对不会轻易泄露消息的。而他,纵然仗着自己势大,不到万不得已,也是不愿和风云拍卖行作对的。

他就算是想查,这条路也是走不通!

正在气头上,他忽然眼睛一亮。

对了!那人是用自己的东西和他进行交易的!他手上,也算是握有一丝证据!

想到这,他忽然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了一个小小的玉瓶。

他神色有些严肃的看着它,忽然冷冷一笑。

原本还以为这一次敲诈到了一个冤大头,谁知……还有些手段。

不过,那人的好日子,也过不久了。

有这东西的人,天下绝对少之又少,而在灵州的,更是凤毛麟角!

只要暗中寻访,绝对能够找到蛛丝马迹!

他也知道,有这东西的人,必定不会张扬,甚至有可能周围的人都不知道。

但是…。

他冷笑一声,缓缓的打开瓶子,露出了一个小口。

一股彻骨的寒意,忽然传来!

尽管已经提前用灵力防御,但是仍旧感受到了那股几乎将人冻僵的寒冷。他整个人都似乎陷入了冰窟之中,嘴唇也很快变得青紫。

但是他的脸上,却带着兴奋而满意的神色。

不过是一眼!就有着这般威力,不愧是“冰焰之子”!

他急忙将瓶子封住,但是脸上却依然带着深深的赞叹。

第一次见到这东西的时候,他一个没注意,差点被冻僵。但是当他确定是排名第七的白灵冰焰的伴生物“冰焰之子”的时候,整个人都陷入了巨大的惊喜之中。

他万万没想到,不过是一次寻常的金品拍卖会,竟然真的出现了此等宝物!

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他就选择了这个东西。

虽然他拿出的是排名第四的神火的地图,但是…。那只是其中一块,要想找全,不知道要花费多少时间和精力,还不如这个“冰焰之子”,不仅能够在战斗的时候派上大用场,还能在寻找神火的时候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而且,那时候他以为地图终究还是会回来的,自然是没有任何犹豫,就选择了这个。

没想到……那人竟然是另有手段,将一切联系都斩断,让他彻底失去了地图的联系。

但是好歹,他手中还有这个。只要顺着这条线索找下去,一定可以找到的!

哼!

等他找到那人,必定将其千刀万剐!

小心翼翼的将玉瓶放进空间戒指,他才走出门去。

“将这里都收拾干净,等下师父回来了,看见这不高兴,可别说我没提醒你们。”

“是。”

站在门外的仆人立刻恭声应是,立刻进去打扫了。

他拍拍衣衫,脸上是惯常的带着几分高傲。

若不是师父要呆在这里,他怎么会住在这种地方?

冷笑一声,他转身走进了后院、

……

凤长悦看着眼前的地图,心中有一丝想法冒出来,但是有有些不敢置信,一时之间竟是僵在原地。

小白觉察出她的不对劲,当即问道:“主人,你怎么了?”

凤长悦回过神来,眼神之中还带着几分未曾退去的奇异之色。

若是…。那也太巧了吧。

“小白,我好像,也有一张这地图的残片。”

“什么?”

小白惊叫一声,立刻飞到她眼前,满是兴奋的看着她。

“真的吗?”

凤长悦犹豫了一下:“你看。”

随即,她又拿出了一张羊皮纸,放在了地上摊开的地图旁边。

小白这才惊愕的睁大了眼睛。

这两张,无论是从材质,颜色,还是形态,竟然都一模一样!

二者虽然大小不同,但是就算是小白,也能够一眼看出来这两者,绝对是一张地图分成了几份!

而这两张,正是其中一部分!

凤长悦也紧紧的盯着这两张残片,心中波澜渐起。

左手边的,是她今天拍卖得来的,右手边的,却是她之前在魔兽森林之中,从母亲留下的盒子中拿到的!

当时那盒子中,除了千流云的《万丹图》,就还剩了这张羊皮纸,当时她虽然知道这东西不会简单,却也没有想过这竟然会是紫莲心焱的地图!

而且这一块,若是单独看的话,这上面不过是几条浅色的线条,根本看不出是地图!也难怪她从来没有怀疑过!

此时放在一起,她才感觉不对!

之前将那拍卖的来的地图展开的时候,她就惊愕发现,竟然和自己有的那张羊皮纸很像,等拿出来了,才确定真的是一样的!

这样,才能够解释为什么母亲会留下这东西了,能和《万丹图》放在一起的东西,自然不会是凡物!

她将两者放在一起,试图拼凑起来,但是可能是因为整张地图在分散的时候,太过零散,这两张,竟是完全不沾边的,根本无法凑在一起。

但是即使如此,凤长悦心中,也是惊喜的。

没有想过,自己无意间,已经凑到了两张地图。

若是真的能够拿到全部的残片,说不定真的能找到紫莲心焱!

她将两张地图仔细的看了又看,但是也只能看出来这都是用特殊手法处理过的羊皮纸,上面都是画着浅浅的几道痕迹,却完全看不出有什么特点。

左边的稍微大一点,但是也什么都看不出来。

看了半天,也没有看出什么。

但是凤长悦心中并不沮丧,在她看来,这已经是一个很好的开端了。

而小白也有些惊叹,主人的机缘真是厉害。

先前得到了冰焰之子不说,此时更是开始搜集紫莲心焱的地图了。

若是一切顺利,只怕将来不可限量!

小白满脸崇拜的看着凤长悦。

那一天……迟早会到来的!

“主人主人!咱们要赶紧啊!早一天找到,咱们就早一天变强啊!主人……”

凤长悦面无表情的将小白即将靠近的脸推到一旁。

小白声音嗡嗡的:“主人……你真是赚了啊……你是拿了多少冰焰之子换的啊?”

凤长悦挑了挑眉,想了想,不甚在意道:“大约……十颗吧。”

小白眼睛一翻:十颗!

用十颗就换来了这东西!

啧啧……谁让冰焰之子这么难得呢?别说十颗,就是三颗,恐怕都不会嫌少。

不过……那人要是知道,主人身体里,有一座小山那么多的冰焰之子,不知道会是什么反应?

小白得意的一甩尾巴:主人果然英明神武!

凤长悦自然是知道它在想什么,垂眸想了一下,忽然也笑了。

恐怕那人现在可是来不及顾虑这些,在那地图上动的手脚,真以为她不知道?

天堂火开路,就是为了预防这一招。

现在,只怕急的跳脚呢。

可以肯定,那人必定会暗中寻访冰焰之子的来处,甚至有可能将整个灵州翻遍,但是谁又能想到,冰焰之子,正在她的体内呢?

她清冷的眉宇之间,似乎冷霜翻飞。

无论是谁,她等着。

……

“师父,您回来了。”

年轻男人脸上带着笑容,看到一个身影出现在门口,当即迎了上去。

看到师父脸上神色不是很好,年轻男人立刻放慢了。跟在后面,脸上神色变换,最终还是跟着进去了。

一走进屋里,就看到师父背对着门口,周身气压极低,似乎即将爆发。

他小心翼翼的开口:“师父…。”

“不识好歹!”

那男人忽然狠狠骂道,年轻男人浑身一抖,立刻住了嘴。

“老东西,我这么帮他,居然还不肯说!真是老顽固!”

听到这话,年轻男人瞬间明白了什么,更加不敢开口了。

那人忽然转过身来,似乎怒意未平,狠狠一挥袖:“若不是我,他们那一天,早就死在伽陵学院门口了!而且指不定怎么被人侮辱!而今却死活不肯说出那个秘密!果真白眼狼!”

这说话的男人转过身来,衣袍宽大,肩背挺拔,若不是发火,还显出几分年轻时的英俊。只是这满脸怒容,却是将气质毁了个彻底。

正是云渺然。

见到自己师父这般生气,再想到自己将那地图搞丢,他更加不敢开口了。只是垂着头,等着师父将火发完。

但是今天,似乎没那么容易。

“先前就已经说过,等我帮过他们,就会把秘密告诉我。现在竟然说什么苏家落寞,那东西是他们唯一的保障,让我打消这个念头。真是笑话!”

他堂堂八品炼药师,何曾受到过这般侮辱!

别人对他百般尊敬,他都不屑一顾。若非是为了那东西,他怎么会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替他们出头!

现在可好,破罐破摔,倒是将他利用完就踢开了!

真是一手好算盘!

可是,他云渺然,可不是吃素的!

既然先前靠着那东西将他引来,此时想要他走,就没那么容易了!

发了一通火,才发现面前的弟子似乎面色不对,云渺然平复了一下,才皱眉问道:“怎么了,贺秋,这幅表情。拍卖会那边的事情,进行的怎么样了。”

贺秋心颤抖了一下,连忙道:“师父放心,那边的事情进行的很顺利。没有人知道是我们。而且这一次,换的的东西,也很是值得。”

“哦?”

这话似乎让云渺然的心情好了一点,总算有了几分兴趣。

“是什么东西?”

贺秋立刻将那玉瓶呈了上去,话语中难掩激动:“是冰焰之子!”

云渺然的神色一顿,当即看向他,似乎要确认是不是真的。

看到贺秋脸上的神色,云渺然心中一定,接过玉瓶,小心翼翼的打开,看了一眼。

“果真是冰焰之子!”

而且居然有十颗!

云渺然脸上总算是有了一丝笑容,赞许的看了贺秋一眼:“不错!竟然能够得到这东西!果真是机缘到了!”

冰焰之子,平常人听都没听过。就算是最有了解的炼药师,知道的也不多。

而见过的,更是少之又少。

冰焰之子,伴生白灵冰焰,是寻找并且得到白灵冰焰的最重要的东西之一,但是因为极难找到,所以极其珍贵。

就连他,也是第一次见!

而且居然有十颗!

“哈哈!做得好!”云渺然拍了拍贺秋的肩膀,满脸欣慰。

总算是有了一件好事。

有了这东西,日后说不定真的能找到白灵冰焰!

那样,他炼药就更胜一筹了!

想到此,被苏家搞得乱七八糟的心情,也总算是得到了平复。

贺秋连声附和:“都是师父明智。”

云渺然看了看玉瓶,又看了看半垂着头的贺秋:“你天赋绝佳,只要有了这东西,日后若是得到神火,必定能够精进。”

贺秋连忙道:“一切都是师父教导有方,徒弟不敢居功。若是能够帮师父一分半点,就是徒弟的荣幸了。”

贺秋语气真诚,姿态恭敬,看的云渺然心中舒畅。

这个徒弟,最聪明的就是这一点。

看得清局势,也有眼色。

云渺然笑着将瓶子收到了自己的空间戒指中,赞赏道:“放心,有为师的教导,以后这大陆顶尖炼药师,必定有你的一席之地!”

贺秋连忙垂头:“师父过奖,徒弟不敢。”

云渺然哈哈一笑:“你不必谦虚。这都是迟早的事。再说……那老不死的也有徒弟,我还等着你以后将她狠狠的踩在脚下,好狠狠的扇他一巴掌呢!哼,总以为自己是最优秀的,总觉得别人都没有他厉害。很快,我就会让他知道,他是多么的可笑!”

云渺然的脸上,闪过一瞬的阴狠。

贺秋识趣的不语。

云渺然随即想到了什么,随口问道:“对了,那地图知道是谁拿到了吗?”

贺秋心剧烈的跳了一下:“现在还不知道,似乎那人还没有打开,我们也就没有办法找到他的踪迹。”

‘嗯,不急。“云渺然不在意的笑了笑,”我就不信,会有人忍住不看。等他打开了,咱们就开始行动。将东西重新抢回来。“

贺秋连忙点头:”是。您放心,我一定会时刻注意的。

云渺然放心的点点头。

见此,贺秋皱了皱眉,而后抬起头,不动声色的转移了话题。

“师父,您方才……是在说苏家的事吗?”

提到这个,云渺然的心情瞬间变得很差,冷哼一声。

“哼,什么苏家,马上就要落败的家族罢了!”

“居然想要过河拆桥,也不看看自己现在是个什么境况!”

贺秋皱眉:“苏家之前闹了那么一场,现在居然还这么嚣张吗?”

云渺然猛的坐下,不屑道:“现在的苏家一片混乱。苏德厚那老家伙已经不行了,却死活不肯说出来。其他的长老,和我又不是一条心,我自然不会去问。而且苏家那个唯一的大小姐,也是个半疯了,更是不可能帮到我。现在的苏家,已经是一盘散沙。先前得罪了伽陵学院,还牵连了那么多权贵,似乎还招惹了王室,过不了多久,就会完全落败。”

贺秋疑惑道:“听闻苏家有个少年,天赋很好,为人也聪明,似乎和苏大小姐的关系不同一般…。他会不会……”

“你想问他会不会趁机霸占苏家?”

云渺然了然的看了贺秋一眼,冷笑一声。

“那小子,我见过。是个狠心的。苏家,必定会是他的囊中之物。苏家群龙无首,苏德厚死咬着不肯放权,若是他肯入赘,只怕最后,那小子真能得到一切。”

贺秋思虑了一下,疑惑问道:“那既然如此,咱们为何不和他联手?”

云渺然一笑,却满是不屑。

“且不说苏德厚会不会把秘密告诉他,就冲着他这人,我都怕他反咬我们一口!与其如此,不如等待机遇。苏家……总会有松口的一天。”

贺秋点点头,努力让自己的心跳平静下来。

遗失踪迹的事情,还是隐瞒了好了。否则,他可不保证自己会遭受怎样的惩罚。

抬起头,满脸笑容的笑了笑。

……

宽阔的街道上,有着各种各样的摊位,还有着形色各异的人走动。

但是比较奇怪的是,这里的摊位很多,人也很多,却比较安静。

除了个别的商谈价格的声音,几乎听不到什么别的杂音。

也因此,看起来有些奇怪。

凤长悦身穿黑袍,站在街道的入口处,抬眼看去。

黄金岛。

巨大的牌匾上,金色大字十分显然。

黄金岛显然不是一个岛,而是一个交易市场。

而且是灵州最大的交易市场。

很多佣兵和零散修炼的人,得到了什么宝贝,都喜欢在这里进行交易。

而且因为经常有人在这里淘到非同一般的宝贝,让人一夜暴富,所以才叫黄金岛。

在这里摆摊位的,什么人都有,也并不固定,但是都是有好东西才敢来的。有时候爆发冲突,只要是小范围的,都不会有人管。

这里算是一个灰色地带,也是很多逃亡者或者佣兵最喜欢的地方。

此时是早上,人还比较少。但是空气中浓郁的血腥气,却让人无法轻视。

凤长悦眸色微深,而后抬脚走进。

她今天穿了一身黑袍,将纤细玲珑的腰身掩去,带了一张斗笠,黑纱掩去了面容。

今天来这里,倒也是想看看会不会淘到什么宝贝。

而且最近炼制丹药,需要一些兽火。

虽然苍离给的还有很多,但是多看看,预备着总是好的。

她的打扮并不显眼,也并没有人注意。

她随意的走着,左右看着。

忽然,一阵冷风刮过!伴随而来的还有一道极为凶悍的灵力!

她眉头一皱,身形一闪,瞬间避开。

然而这一动,脸上的黑纱却有一刹那被风吹开。

露出一片如同凝脂般的莹润肌肤。

真正的美人,只是需要一个眼神,一个姿态,就可以让人迷醉。

而她,也是如此。

她看了一眼,那人却已经逃远了。

她不欲计较,转身准备离开。

忽然一道戏谑的声音,从身后响起,还带着毫不掩饰的垂涎。

“那是谁家的美人!给小爷请过来!”

------题外话------

本来想要万更的,但是要吃饭了咳咳,大家表打我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