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43 娘亲!

淡淡的光辉,瞬间笼罩了整个房间!就连凤长悦的脸颊,也映衬出了几分润泽的颜色,看起来不似凡人,透出几分脱俗的清美。

而她湛黑的眼眸,依旧紧紧的盯着!

射天弓尚且在她的控制之中,但是这长矛……不,准确来讲,是长箭,却完全不再她的控制范围。

她左手猛的探出,将射天弓拿在手中,紧紧握住。

随即,她就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从面前漂浮着的长箭之上散发出来!直冲她而来!

她立刻将射天弓挡在了身前!

二者相撞,发出沉闷的撞击声。

而此时,那长箭也终于脱落完毕,露出了真容!

原本周身的斑斑锈迹都已经脱落,露出了原本的样子,赫然是一只紫色的长箭!

整只箭足有一人手臂之长,箭头锋锐无比,闪烁着冰冷的色泽,线条流畅,笔直硬挺,上面没有一丝花纹,唯有尾部呈现羽毛的形状,上面一根根的形状都清晰无比。若非可以确认材质,只怕真的会以为是什么魔兽的羽毛。

而且尾部的色彩,竟然是紫色之中透着淡淡的红,隐藏在每一道线条的边缘,虽然不是十分明显,但是仔细看的话,还是可以分辨出的。

而经过这一撞击,那长箭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忽然停住了动作。

但是周身的颤动,却没有停止,似乎是在……射天弓进行交流?

凤长悦眼角忽然抽了抽。

灵宝……还可以这样的吗?

虽然她不能确定,但是就是觉得好像射天弓在和那长箭对话一般。

先前疯狂的吸引,此时也终于平静下来,但是她依然能够感受到,那几乎传到心底的渴望。

这两个,必定是一套完整的灵宝无疑!

只是看样子,那长箭似乎并没有先前想象的那般简单……

凤长悦看着这相互靠近的灵宝,仔细的感受着射天弓之中的变化,而后眼神忽然一变!

能够进行交流的灵宝……

只有天阶!

先前她并没有顾得上考虑这件事情,现在再次看到,并且亲自感受着,她终于想起了这件事情!

她的眼睛忽然微微睁大,看着手中的射天弓,又看看眼前的紫色长箭,神色微微怪异。

不会这么巧……

这两件东西合起来,竟是天阶灵宝吧!

她忽然放轻了呼吸,而后闭上眼睛,静下心神,将神识全部探入!

这一次,她明显的感觉到,那紫色长箭之中,确实有着不同寻常的封印!

而且在她的神识探入的一瞬间,就遭受到了极大的反应!

她眸色微深,继而忽然觉察到一股森凉的感觉,顺着手指蔓延而上!

她心中一惊,立刻将神识撤回!

同一时刻,长箭一下子往后退了退,又往前动了动,似是敬畏,又似乎挑衅。

凤长悦眯起眼睛。

小白一下子跳起来,疑惑的盯着那长箭,问道:“主人,怎么了?”

凤长悦语调缓缓:“怪不得风云拍卖行的人,都以为这不过是个废物。原来是这样……”

小白疑惑的眨眨眼。

凤长悦红唇微勾:“真是巧了,若是到了其他人手中,还真是没什么用,可惜……是到了我的手上!这一次,我看你还耍什么花招!”

话音刚落,一簇金黄色的火焰,就出现在了她的手中!而后猛的朝着面前的紫色长箭而去!

那长箭似乎有了一瞬间的愣怔,而后下意识的就要逃窜!

但是凤长悦怎么可能轻易放过?

强大的精神力早就围堵,天堂火更是迅速扑上!而后完全包裹,剧烈的燃烧起来!

整个房间的温度,一下子升高!

小白见此情景,终于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惊愕的睁大了眼睛:“主人,这里面,该不会……有灵魂体的存在吧!”

凤长悦点了点它的脑袋:“没错。”

若不是如此,她何至于祭出天堂火?

这里面,看似只有一层封印,实则是因为里面有着强大的灵魂体,已经将这长箭占为己有,才会这般难以对付。

风云拍卖行的人绝对已经想尽办法破除封印,只是他们应该怎么也想不到,他们打不开封印,竟然是因为这个原因。

不过他们甚至连这灵宝的真正境界都不知道,也不意外他们猜不出这里面的秘密了。

凤长悦低头看了一眼手中逐渐安分下来的射天弓。

这两个合为一体,竟然是天阶灵宝,并且显然是有着灵宝之魂的。

只是不知什么原因,这两者竟然分开,而灵宝之魂,也附在了长箭之上,这才导致凤长悦拿到射天弓的时候,它不过是高级玄阶灵宝,纵然后来在凤长悦的手中,发挥出了不同寻常的威力,她也曾经猜测过它的秘密,也绝对没有想过竟然是天阶灵宝的一部分!

看那长箭破旧的样子,也不知这两者中间消散了多少年,也不枉所有人都以为这是单独的灵宝而来。

但是……

凤长悦眉头微微皱起,看向面前在一片炽热无比的天堂火之中接受冶炼的长箭。

就连她也没有想到,看似平凡的长箭之中,除了灵宝之魂,竟然还有了别的灵魂体。

方才她强行用神识破开封印,不仅没有一丝撼动,而且还遭到了反击,这绝对不是一般的灵宝之魂会做的事情。

加上那股阴寒的力量,她已经可以确定,这里面,绝对生有别的灵魂体!而且已经占据了这灵宝很久!

只有这样,才有可能和灵宝之魂抢夺位置,强行做出反应!

凤长悦几乎已经可以断定,这里面的,必定是曾经这长箭的主人,或者是其他的强者,身死之后,选择让灵魂体进入其中,不仅掌控灵宝,而且可以等日后找到合适的机会,重新出来!

须知天阶灵宝,是超乎寻常的寻在,灵宗以上的强者,只要是灵魂体不灭,找到合适的肉身,是可以再度夺舍重生的!

而灵魂体最合适的处所,天阶灵宝绝对算是其中翘楚!

虽然因为和射天弓分离,并且似乎遭受了什么强烈的攻击,导致这长箭的威力大减,而且以其他样貌出现,但是凤长悦依然能够感受到,那一股阴寒的力量。

她左手紧握住射天弓,浑身的灵力都奔腾起来!天堂火更是沿着经脉不断的涌出!剧烈的燃烧着!

凄厉的喊叫声,忽然从长箭之中发出!几乎将人的耳膜震碎!

凤长悦精神力形成牢固的屏障,死死的挡住!

那声音根本不是真正的嗓音,而是那其中的灵魂体发出的灵魂攻击罢了!

小白也立刻感受到了那股阴寒的力量,当下尾巴一甩,眼睛一蹬:真是好大的胆子,竟然敢试图攻击主人?

不给他点颜色看看,还真以为自己多厉害呢!?

小白伴生天堂火自然也是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控制天堂火的,见此情形,心神一动,还在半空之中剧烈燃烧的天堂火,就忽然更加狂躁起来。

凤长悦甚至能够感受到其中越发狂暴的能量。

而随着天堂火的燃烧,那长箭的颜色也越发的润泽,周身的紫色,似乎也越发的清澈干净了,尖部甚至能够感受到其中蕴含的强大力量。

突然!一股抵抗的力量,从长箭之中猛的向外而来!直冲凤长悦!

凤长悦低喝一声,所有的精神力都被倾注出来,双眼死死的盯着天堂火!

金黄色的火焰如同舞蹈一般,妖冶无双!

凄厉的几乎刺破人的神经的惨叫声,也逐渐消散开去,越来越弱。

不知过了多久,凤长悦忽然听到了一声轻微的“咔嚓”声。

她眼睛一亮,神识猛的扑出!

封印果然解除了!

她的神识探入其中,仿佛一瞬间走进了一件紫色的房屋。

入目可见,都是一片紫色,甚至难以分辨出眼前究竟是什么东西,但是凤长悦却莫名的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感觉。

这种感觉,就像是射天弓传来的一般。

她神色一顿。

是了,射天弓已经认她为主,经过这么久的相处,她自然是熟悉的,而这东西又本来救和射天弓是同一出处,她会有这种感觉,自然也是正常的。

她的神识飘飘荡荡,不断的向里面深入。

那神秘的灵魂体已经被天堂火灼烧殆尽,她轻易的进来了不说,竟然没有遇到任何其他的存在,倒是显出几分空旷。

忽然,她的动作停住,看向眼前的某处。

一双赤红的眼睛,忽然浮现在眼前。

然而不同于想象中的凶残暴戾,这双眼睛倒像是初生的婴儿一般,带着无尽的纯净和温和的看着她。

良久,她才忽然开口。

“你就是……灵宝之魂?”

那双眼睛忽然眨了眨,似乎没有听明白她的意思。

凤长悦没有动。

那双眼睛却动了。

准确的说,是那双眼睛的主人动了。

隐匿在一片紫色中的小东西,终于呈现出来它真正的形态。

凤长悦精神高度紧绷,双眼一错不错的看着它,随时准备做出反应。

一张柔嫩的小脸,出现在了凤长悦的眼前。

紧接着,是小小的手,手指细嫩,甚至手背上还有着浅浅的肉窝。

凤长悦眼角忽然跳了跳。

那小东西忽然继续向前了一步,完全出现在了凤长悦的眼前。

竟是一个婴儿!

脑袋圆圆的,小脸肉肉的,圆润白嫩的身上穿着一件紫色的肚兜,露出了肉肉的手臂和小腿,整个看起来肉嘟嘟的,头顶的头发也是紫色的,用一根红绳扎着冲天揪。整个小身子是趴在地上的,看着似乎有些笨拙。

它抬起头,眨巴着红色的眼睛,看着凤长悦,似乎在好奇这是谁。

而后,它似乎想到了什么,忽然裂开了红红的嘴巴,露出了灿烂的笑容,眼中浮现浓浓的喜悦,看着凤长悦,忽然一声清脆的叫声。

“娘亲!”

凤长悦瞬间头皮发麻!

这、这不是传说中的灵宝之魂吗?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

传说中威猛有力,强大无匹的灵宝之魂,怎么会是这个样子?!

凤长悦风中凌乱。

她、她就是活了两辈子,也没有被人叫过“娘亲”!

然而小东西却好像没有看懂她的神色,兀自欢喜不已的朝着她爬过来,还伸出肉嘟嘟的小手冲她笑的灿烂不已。

“娘亲!”

小家伙似乎还不满足,继续朝前爬着,想要到凤长悦身边来。

凤长悦有些僵硬的低下头看着那缓缓向自己爬来的小东西,一时之间有些接受不能。

这圆润的小脸,这浑圆的手臂,甚至那白白的小屁股……无一不是和普通人家的小孩子一样!

关键是它在看她的时候,晶莹漂亮的红色眼眸之中,还带着深深的慕濡之情!仿佛早已经等了她千年一般!

看到凤长悦不过去,小家伙持之以恒的继续爬着,虽然慢,却坚定的朝着她而来。

凤长悦忽然后退了一步。

小家伙看到凤长悦的这个动作,睁着大眼睛,似乎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但是转瞬,它的明恋的眼睛里,就露出了晶莹的泪水。扁扁嘴巴,似乎很是委屈。

这下一秒就要哭出来的样子,让凤长悦实在是接受无能。

“你、你究竟是什么东西?!”

她实在是不能把这个小东西和传闻中的灵宝之魂联系到一起,若是这小家伙真的是……

那她以后攻击的时候,难不成要一手抱娃,一手攻击吗?

“娘请,你为什么不要娃娃了……”小家伙居然会说话,只是这一句……

凤长悦觉得眼前一黑。

小家伙坐了下来,仰着小脸看她,泪水似乎下一瞬间就会滴下来。

“你为什么不要娃娃了呜呜呜……娃娃很乖的…。”

凤长悦嘴角抽搐了一下:“我不是你的娘亲。”

小家伙忍着的泪水一下子落了下来:“你就是我的娘亲!我知道,肯定是你不要我了呜呜呜……娃娃最可怜了……”

凤长悦扶额。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小白!”

她立刻退出神识,将一旁的小白提起来,声音冷飕飕的:“这究竟是什么情况!”

------题外话------

亲们不好意思,这两天身体不知道怎么了,有点难受,两天吃了一顿饭,码字也少。等我去修炼一下,再杀回来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