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42 射天弓的秘密!

几乎看不到她的动作,下一秒,她已经站在了观看处,双眼紧紧的盯着台子上,那纯黑的盒子!

从上面倾洒而下的光,也忽然变得越发明亮!黑晶石做的盒子上,闪烁着微微的光,看着越发的神秘莫测。

因为太过珍重,所以采用了能阻挡神识探测的黑晶石,这风云拍卖行显然是下了极大决心。

而且,从另一方面来讲,也是在证明这里面东西的真实性!

紫莲心焱!

神火榜排名第四的存在!

不需要任何的解释,不需要任何的渲染,这几个字,就已经能够调动所有人的神经!

仅仅是听着,就已经让人沸腾!

凤长悦甚至能够感觉到,整个会场的氛围,陷入了极度的喧嚣!

虽然没有任何声音传出,但是空气中弥漫的火热气氛,已经再清晰不过!

小白也有些激动,小爪子挥舞着。

“那里面的东西,是真的!”

凤长悦知道因为伴生天堂火,所以小白对于任何关于神火的东西,都十分敏感,它说是真的,那就一定是真的!

她双眼紧紧的盯着那黑色的盒子,双手逐渐握紧——

无路如何,今天都一定要拿到这东西!

而有着这样想法的,显然不是只有凤长悦一人。

整个会场陷入一片死寂,但是凤长悦已经能够听到局促的呼吸声,甚至能够感受到那一道道火热的目光!

温雅显然也有些激动,脸颊泛起微微的红色。

“这里面,是一张关于紫莲心焱的地图。是从某一位灵尊的墓穴之中得到的。但是这张地图,并不完整,似乎是被人分割了一般,而现在的这一块,也只是其中的一部分。但是,相信诸位都是知道,十三位神火,人间罕见,甚至百年也未必能够出现一个。任何关于神火的消息出现,都会引来无数人的疯狂追逐。所以,今天最后一件物品的拍卖,将不会用钱财来参与拍卖。”

温雅顿了顿,美丽的面容上浮现带着几分狡黠的笑容。

“今天,我们将会进行以物换物的拍卖!”

凤长悦心中一动。

“所有想要参与竞拍的人,都可以拿出自己愿意拿出来的宝物来进行竞拍,而这地图的主人,会选择最合心意的一个进行交易。若是想要得到这地图,就要看各位的诚意了。”

“不过,为了保障各位的权益,以及那位主人的意愿,所有人都只有一次机会。将自己想要参与竞拍的东西交出,那位会自己进行评判,选出自己中意的。所以各位不必开口竞价,只需要将自己参与竞拍的东西,放在房间中的暗门之中,并且说出宝贝名称。我们将会逐一呈现给那位,最终,选出一个进行交易。”

温雅随即扬起下巴,笑意盈盈:“下面,竞拍——开始!”

咔嚓。

凤长悦身侧,果然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暗门。

看起来,甚至不能容一人进出,里面一片黑暗,而且明显有着一层结界,显然是为了预防东西遭遇意外。

风云拍卖行,看来是早就做了准备啊。

“下面,您将您的宝贝,放在这上面即可。”

看着那黑黝黝的一片,凤长悦的眉头微微蹙起。

究竟应该放什么呢?

谁也不知道,那人想要的究竟是什么样的东西,也因此,充满了未知。

如果你拿出的是极为珍贵的丹药,但是别人更想要高阶灵宝怎么办?

但是眼下也没有别的办法。

凤长悦知道,这东西,参与竞拍的绝对不在少数,而且这里又是灵州权势最大的一批人,想要拿出别具一格的东西,本来就难,想要得到青睐,更是难上加难。

小白摇摇尾巴,看着凤长悦:“主人,咱们一定得拿到这东西啊!”

毕竟是第四的神火,怎么能就这么放过?

就算只是一点消息,他们也绝地要握在自己手中!

凤长悦没有说话,沉思着自己有什么可以拿出来的。

这道理她当然是知道的,但是……她这里,有什么是可以一搏的呢?

射天弓?

开什么玩笑,且不说这东西现在连地阶灵宝都不算,就算是那诡异的破旧的矛,她也不能随便拿出来。

兽火?

算了吧,那些兽火虽然珍惜,但是可远远不能和这抗衡。

药材?

她身上倒是有一些极为珍贵的药材,都是苍离非要她带上的,说随身带着安心。其中不乏绝世罕见的珍品。

她犹豫了一下,忽然眼睛微亮。

还有那个,倒是可以拿出来赌一下!

……

而与此同时,其他的包间里面,也都是一片沸腾。

“这东西行吗?”

“不知道那人看不看得上啊!毕竟那可是紫莲心焱的地图!哎,看来这一次,是真的要拿出血本了。”

“话说回来,这东西是不是真的值这个价格呢?可不要搞到最后,全成了白费!那神火虽然含有,但是也不一定就能找到啊。此事……还是慎重…。”

“这个?还是这个?还是那个?唉!真是让人捉摸不透!”

各个包间虽然彼此听不到声音,但是这里面,大多数人都是认识的,纵然不知对方在哪里,也能知晓今天来的都是些什么人,也因此,猜测的时候,越发的慎重。

温雅手一抬,台子上的黑色盒子,再度沉下。

“还望各位体谅,物品贵重,谨慎一些,总是好的。”

纵然这行为,让某些人不满,但是看到温雅脸上的笑容,大多数人也是发不出火的。更何况,他们也确实知道这东西的珍贵。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请各位稍后,等那位主人选出之后,我们会派出专人前往。”

凤长悦坐在那里,眸色微深。

长久的沉默。

会场之中,安静的似乎连呼吸声都听得见。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温雅脸色微微一变,继而笑开。

“那位主人已经做出了选择。我们会立刻派人将东西送给您。其他没有选上的宝物,我们都已经物归原主。各位可以打开暗门看一下。确认无误之后,便可以离开。今天的拍卖会,到此为止。多谢各位的到来!”

温雅微微俯身,玲珑的曲线,在光线的映衬下,更是增添了几分难言的魅惑。

只是此时,却已经没有几个人的注意力放在她身上了。

所有人都紧紧的盯着自己房间的暗门,等待着打开的瞬间,确认里面的宝物是不是被选走了。

凤长悦的目光,也轻轻的落在那不显眼的暗门上。

若是……

那东西,都无法的话,那她就只好…。想办法抢了!

她精神集中,就连小白,都严肃起来,看着那暗门。

吱呀。

轻轻一声,暗门开启。

依旧是黑黝黝的一片。

凤长悦屏住呼吸,身子朝前微微探出,仔细看去。

空无一物。

……

整个会场没有发出任何奇异的声音,想必那些人,都通过特殊路径,低调的出去了。

而凤长悦还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果然,很快,门再次被打开。

这一次,进来的,是温雅。

她身后,还跟着两位老者,看周身气势,变决出不凡。而且在门口布下了重重结界,防止外界有人偷听甚至偷看,以及神识的入侵。

温雅看到凤长悦,微微有些吃惊。

来之前,她已经知道了在这里的是一个年轻男人,并且正是先前帮了她,以三十亿金币拍下那破旧的矛的男人。

来的路上,她已经好几次感慨,这些事情也真是凑巧。心中也莫名的有了几分雀跃的好奇。

也因此,在被派来的时候,她心中其实是掺杂着几分喜悦的。

但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居然会是一个如此……年轻的男人。

甚至,可以算是少年。

虽然看不到面容,但是从身形可以看出来,年龄应该是不大的,加上光线的映照,她甚至可以看到凤长悦的下巴轮廓。

看着,似乎是大病初愈的少年。

温雅心中疑惑重重,不知道灵州什么时候多了这样一个奇怪而神秘的少年。

她这些年,早已经摸清了灵州各大势力以及众多有身份的人,纵然不熟,却也能搭上话,最不济,人露出脸容,她也能准确交出他的名字,以及背后的家族势力。

但是现在,面对着凤长悦,她竟是想不出灵州哪一家有这样的少爷。

但是此人绝不简单。

能够轻松拿出三十亿的人,怎么可能是普通人?

而且,最关键的是,这个人居然拿出了能让那人动心的东西!成功交易!拿到了紫莲心焱的地图!

“这是您的东西。”

温雅客气的双手亲自呈上。

凤长悦这才看出,这黑色的盒子之外,居然有着三层结界!

这些人显然是下足了功夫,生怕被抢走了啊。

凤长悦伸手接过。

温雅愣了一下,这少年的脸色似乎是有些发黄,但是这双手,倒是显得有些……纤细了些……

“你们还有什么事吗?”

凤长悦带着几分嘶哑的声音响起,显然是想要离开了。

温雅连忙识趣的摇头:“没有。您可以从我们专用的贵宾通道离开了。您放心,这里所有的事情,都会完全保密。”

说完,温雅转身,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凤长悦在心中询问着小白:“这里面,是真的吗?”

小白猛点头:“是的是的!就是在里面!”

它甚至已经感受到了神火的炽热!

凤长悦无声的点点头。随即跟上。

这一次,显然是和进来的路口不同了。

走廊长长,而且东拐西拐,倒是很容易让人迷路。

前面两位老者也不说话,温雅似乎是知道凤长悦不是爱说话的人,也不随便开口,只是在前面做着引领。

走了一段时间,凤长悦才发现,原来这走廊上,还有着特殊的空间结构!

中间有不少精心布置的结界。而且居然都需要两位老者共同开启。

难怪风云拍卖行始终是最大的拍卖行之一,这么多年兴盛不衰,确实是有道理。

凤长悦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走到了出口。

温雅回身,恭敬的弯腰。

“您请——”

那两位老者,也都微微低头,做出送行的姿态。

凤长悦抬脚就走。

温雅迟疑了一下,还是开口:“您…。刚才的事情,多谢您。”

凤长悦脚步未停,云淡风轻:“顺手而已。”

说完,身影已经消失。

温雅心中复杂的看了一眼最后消失的身影,想说什么却最终还是没说,等了一会儿,才转身离开。

两位老者也跟在后面。

这两人虽然实力高出温雅,但是不知为何,竟落后于她,缓步而行。

举手投足间,显出几分恭敬。

温雅走着走着,似乎想起了什么,美艳的脸容上,忽然浮现了一丝笑。

“现在人都离开了吗?”

“是的。”

“主上的话,不要忘了。”

“是。”

听到“主上”二字,两人显然是有些敬畏,腰更弯了。

“那……今天的事情,是不是要尽快散布出去?还有那紫莲心焱的消息……”

其中一个老者忽然问道。

温雅顺口就像说“是”,转瞬一想,眉头微微蹙了一下,又舒展开来。

“嗯。去吧。今天的场面,可是精彩的很。记住,紫莲心焱的去向……就说是南宫家。”

“什么?不是方才那少年……”一个老者惊愕了瞬间,看到温雅脸上淡淡的笑容,才明白了什么似得低下头,“是。”

温雅动人一笑,美艳的脸上,显出几分嘲讽。

她可是个很记仇的人呢。

……

凤长悦一出去,就找到了一个隐蔽的地方,将衣服换下,而后迅速的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西泽最近经常去练武场,此时也不在,她布下了两层结界,才安心的进入自己的房间。

盘腿而坐,手一扬,她的面前,就出现了一样东西。

射天弓。

浑身紫色,几乎没有任何装饰花纹的射天弓,稳稳的漂浮在她的面前。黯哑的色泽让它看起来很有质感,甚至看久了,会有一种沉重的压抑感。

或者说,是威压。

凤长悦先前就一直觉得射天弓有些奇怪,此时倒是有机会,一证是非!

她手中微颤,一枚简单的空间戒指,就出现在在了她的面前!

她神识探入其中,轻易的抹去了上面的封印,而后将那破旧的矛取出!

一霎间!整个房间,都被一股奇异的光芒笼罩!

那光芒,正是从那矛之上,散发出来的!

她左手边,是射天弓,右手边,是破旧长矛。

在同时出现的一瞬间,射天弓就忽然剧烈的颤抖起来!发出嗡嗡的声音!

而那周身锈迹斑斑的长矛,更是散发出微微的光芒,将整个房间笼罩!

凤长悦眼睛一亮:果然这两者有联系!

她用精神力控制着二者,让它们缓缓靠近——

随着它们之间距离的缩小,射天弓的颤抖也越发剧烈!

嗡嗡声更大了!

就连小白,也从魔兽空间跑了出来,仔细的盯着。

凤长悦控制着二者,终于——触碰到了一起!

一瞬间,长矛搭在射天弓之上,开始收敛光芒!

凤长悦的神识,忽然趁机窜入!

立刻,她就感觉到遭遇了一层阻碍!

而她的探入,似乎也触动了什么机关,那长矛忽然一动,就忽然散出巨大的威力朝着凤长悦而去!

强大的能量,朝着凤长悦而来!

她眉目一厉,浑身灵力暴涨!金色的火焰瞬间倾巢而出!

然而,一道紫色的影子,忽然挡在了她的身前!

她定睛看去,竟是射天弓!

在长矛准备袭击的时候,竟是射天弓主动出击!挡在了前面!

然而凤长悦还来不及惊讶,就看到了更为震惊的一幕!

随着二者的僵持,那震颤的声音,越发的打了,而那锈迹斑斑的长矛,竟然开始一层层的剥落!有淡淡的光芒,从里面散发出来!

精致华贵的紫色,一点点的浮现出来!

------题外话------

亲们,今天先这么多哈么么哒。从今天开始恢复早上九点的更新,而且之后会努力多更嘤嘤嘤嘤嘤嘤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