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41 最后一件拍卖品!

会场之中,有片刻的死寂。

那男人显然没有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而且说话这么不客气。

加一块金币,这显然是针对他而来的!

三楼的一个包间内,一个衣着华贵的年轻男人胸膛起伏,脸色难看,听了凤长悦的话,一脚踢翻了身前的桌子。

“真是放肆!”

怒气似乎难以平消,那男人眉头皱的死紧,只是眼下一片青黑,显然是纵欲过度。此时趁着他满脸的阴鹜,更是难看。

看到他发了这么大的脾气,一旁的随从立刻跪下来,满面惊慌。

“少爷息怒。”

“这是什么人!?居然敢专门出来和我作对,是活的腻歪了吗?!去!去查!今天本少爷非要看看,究竟是谁敢和本少对着干!”

“是是是!属下这就去办!”

跪着的仆人立刻惶恐的出了门。

见他这么生气,坐在一旁的另一个男人反倒是悠闲的笑了。

“不就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也值得你发这么大的火吗?”说话的男人显然比生气的男人年龄大一点,脸上蓄着胡子,只是仍然不减风度,看起来倒是别有一番成熟韵味。

那年轻男人听了这话,眼神中的愤怒还未消散:“谁不知道我喜欢这温雅,居然敢出来插话!今天我势必要和他死扛!”

那个男人闻言,唇边略过一抹笑意,显然是没有将这话放在心上。

年轻男人猛的坐下,再度开口。

“十一亿!”

他就不信,这人能和他一直拼到底!

……

“十一亿!”

带着几分怒意的声音,瞬间传遍整个会场。

温雅的眼神再度变了变。

这男人还真是死缠烂打!

只是她无论是从家世背景,还是个人实力,都无法和那人抗衡,自然也没任何办法。

不过毕竟在这里打拼多年了,温雅也很快调整好,脸上重新露出笑容。

“十一亿,还有更高的价格吗?”

虽然先前那人说话,以及问的问题都有些刁钻,但是现在,温雅却恨不得“他”“立刻将东西拍卖走。

不过先前那人只加了一个金币,该不会……就是玩的吧?

温雅面上不显,但是心中还是有些紧张的。

短暂的沉默之后,果然,那透着几分慵懒的声音,再度响起。”十一亿零一。“

众人哗然!

又是那个人!又是加了一块金币!

这一次,不管是不是故意耍着玩,都可以确定先前那人绝对不是偶然开口!

温雅心中划过一丝惊喜,美丽的面容上,笑容越发的灿烂。”十一亿零一,不知还有没有更高的?“

整个会场都陷入了一阵尴尬的静默。

小白蹭了蹭凤长悦的脸颊,与有荣焉的样子。

凤长悦摸摸它,脸上带着淡淡笑意。

而另一边,已经炸开了。”十一亿零一!?居然又是加一!真是好厚的脸皮!“

年轻男人已经怒火冲天,恨不得立刻杀出去,看看究竟是哪个不长眼的敢这么跟他对着干!

这绝对是故意的了!

这一次,就连原本不怎么在意的旁边的男人,也有些严肃起来。

十一亿金币不是小数目,若是真的想要和他们对着干,也可以有很多其他的办法啊,不必非要拿出这么多钱的啊。”你最近得罪了什么人?“他沉沉的望着怒意凛然的年轻男人。”我怎么知道!我最近都没出过门!老头子管我管的死紧!我这是这一个月,头一天出来!怎么就遇到了这事儿!你奇怪,我更奇怪!“

年轻男人没好气的说了一通,而后狠狠的将面前的东西再次全部砸碎。乒乓声乱作一团。

那男人见他如此,眉头皱起。”没招惹人,怎么会平白无故冒出个人来和你作对?还是这么大手笔?!平时你就不注意,仗着家里没少惹事。说不定这一次,人是早就准备好了。“

这小子,真以为他们家族在灵州能横着走了吗?

听到那男人责骂自己,年轻男人更加气愤:”我怎么知道?!再说了,这里的拍卖会,可是完全保密的,就算是针对我,他们怎么知道我今天来?又专门挑到这个时候来和我作对?!“”看来这些年,你真是被家里宠坏了。“那男人脸色严肃起来,”你可知,这灵州,潜藏着多少能人。别说是一个拍卖会,就算是你进了王宫,说不定也逃不了!让你平时收敛点,你还不听。现在可好,今天来这的人,都知道你被人戏弄了!给家族丢了这么大的人,你还是想想怎么回去交差吧!“

年轻男人瞬间嗓子尖锐:”反正听不出来声音,别人怎么知道我是谁!?“

那男人往后重重一靠,冷哼一声。

整个灵州,谁不知你对风云拍卖行的温雅有意?这么久了,还在死缠……还在坚持。可惜温雅看不上你,倒是没少给你冷脸看吧!”

那年轻男人瞬间噎住,半晌才恨恨道:“今天这东西,我是要定了!这温雅,我会找时间搞定她的!这么不识趣的女人,我还是第一次见!哼!”

温雅的声音再度响起:“十一亿零一,没有更高价格了吧?那么……”

“十五亿!”

年轻男人恨恨出声。

他就不信,比钱,那个男人能比他更有钱!

猛的听到他爆出这个数字,就连原本坐在一旁的男人也有些惊讶和不满。

“少佑,你别太过分了。”

家族有钱,也不是任由他这么糟蹋的!

年轻男人不耐烦的挥挥手:“哎呀三叔!家里也不缺这点钱!我现在都被欺负成这样了,您还不让我找回场子啊!”

这话说的那三叔一顿,想了想才道:“适可而止。”

年轻男人冷哼一声。

他倒是要看看,那人是不是敢和他拼到底!

……

“十五亿……很多吗?也值得这么慷慨激昂的喊出来?”

凤长悦喃喃,眼神却仍然紧紧盯着那破旧的矛。

“十五亿,不知哪位还想继续加价呢?”

温雅脸上虽然笑着,但是心中已经做好了准备。

这个价格,恐怕是真的没有人再继续加价了。

毕竟,这东西确实不够让人心动。

“若是没有的话……”她的手抓起了台子上的小金锤,环顾四周,“十五亿一次,十五亿两次……”

“三十亿。”

凤长悦轻轻淡淡,突然开口。

整个会场,突然陷入死寂!

就连温雅,也忽然惊愕的停住,难掩惊讶的抬头!

虽然她不知道究竟是谁在竞拍,但是这个价格,已经足以让任何人惊讶!

三十亿金币!

这绝对不是一个普通世家可以拿出来的数目!

不过是一个破旧的,还有封印的灵宝,居然真的有人愿意出这个价格!?

难道,是看出这东西的珍贵之处了吗?

温雅心中猜测纷起,脸上却浮起了深深的笑意。

“这位英雄果真大手笔,三十亿!”

就算是三楼的那些人,也绝对不会随便拿出来三十亿!

这人究竟是什么背景!?

但是这都不是温雅现在关心的内容了,她先前不快的心情,已经全部被喜悦取代。

无论怎么说,他们绝对是赚了!

如果这东西,真是地阶灵宝,那还算值了,可是现在,这完全就是一个半废品,参与竞拍,完全就是在赌博!

想到方才那人的话,温雅的脸色有点奇异。

这……还真不是一般的有钱,更不是一般的任性啊!

她拿着小金锤的手,都在微微颤抖,迫不及待想要落下。

若是先前,她觉得那人只是随便玩玩,现在则是确定,绝对是一个超级金主来了!

而且,还是一个为她出了一口气的,她如何心情不好呢?

拍卖会场安静无比。

温雅顿了顿,控制着自己的声音,但是尾音依然微微上扬,透出几分喜悦。

“三十亿一次!三十亿两次!三十亿三次——”

小金锤再度落下,发出清脆的声音。

“成交!”

……

砰!

巨大的撞击声响起,彰显着此时男人心中的愤怒。

年轻男人脸上,因为极度的愤怒,而微微扭曲。眼睛里面,满是阴鹜。

“贱人!居然敢真的出价!真是活得不耐烦了!等本少爷查出来是谁,一定要让‘他’生不如死!还有那个温雅!先前那么多人,没有人竞拍,她尴尬的要死!要不是我,她早就出丑了!居然还敢摆出那样的脸色!真是不识好歹!”

包间内的东西,能砸的已经全都砸了,还是没有减轻他的怒意。

坐着的男人见他这模样,眉头紧锁,却没有说话。

那年轻男人转眼看到,浑身的怒意无处发泄,立刻指责起来。

“三叔!先前你为什么拦着我!不就是三十亿吗!我南宫家还是拿得出的!你为什么不让我出口!”

要不是三叔强行封锁,他怎么会让那个不知名的男人抢了他的东西!抢了他看上的女人!

现在可好,一切风头,都被人占了!

他甚至看到温雅眼中一闪而过的惊喜!

那分明是在嫌弃他!

她凭什么!?

这三十亿,他也拿得出来!

见他这样子,三叔脸上神色越发的难看,随即闭上眼,缓缓道。

“我说了,家族的钱,不是让你随便挥霍的。别为了一时的意气之争,就忘了自己的身份。若非我看着,今天还不知你会闹出什么乱子。”

南宫少佑指着自己鼻子,睁大了眼睛:“我闹出乱子?三叔,你也看到了,今天这是有人专门和我作对啊!难不成你要任由别人欺负我?”

他自小受宠,性子骄纵,此时凤长悦出高价拍下东西,显然之前加一个金币,就是耍他玩的。这如何让他咽得下这口气!?

三叔瞥了他一眼,声调有些沉郁。

“不过是一个破旧的矛,地阶灵宝,你也不缺这一件,更何况是残破的?再说,别人在暗我们在明,本来就是劣势。我知道你心中不平,但是也得忍了。等查清楚了再说。况且,这个节骨眼上,绝对不能给家族惹来任何麻烦,懂吗?”

似是说道了什么隐秘的事情,三叔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慎重严肃起来,声音之中,也带上了几分不可违逆的威严。

南宫少佑本来还想反驳,但是看到三叔的眼神,瞬间想起了什么,神色变幻,最终还是闭嘴不言。

算了!现在不是时候!等查清楚是谁,他一定会一点点的全部讨回来!

看他终于消停了,三叔的脸色才好看了一些:“此事暂且不管。看看后面你有什么喜欢的东西,尽管拍下就行。”

南宫少佑冷哼一声,却没有反驳。

……

这短暂的争执,很快就被后面出现的宝贝淹没。

众人的注意力,也再次放在了拍卖品上。

中间,陆续排出了几件高价的宝贝,凤长悦的三十亿,虽然不少,但是也并不算最高,因此很快便被众人忘却。

小白看着场中,神色逐渐变得懒散。

都是一般的宝贝,别说主人,就算是它,也没有几个看上眼的。

凤长悦静静的看着,脸上的神情,看不出什么波澜。

“嘟嘟的。”

敲门声忽然响起。

小白一下子消失。

凤长悦坐着没动,将兜帽拉了拉,将面容隐在阴影中。

“进来。”

进来的仍然是一个妙龄少女,却是比之前的那个少女更加漂亮,端着一个精致的托盘,上面放着一个戒指,还有一张紫金色的卡。

见凤长悦没有回头的打算,那少女很是聪明的直接开口。

“这是您的东西,空间戒指是我们馈赠的。另外,这是我们拍卖行的紫金卡。由于您交易的数额较大,我们自动将您的金卡,换成了紫金卡。您在风云拍卖行的任意一家分行,都可以享受最高待遇。”

凤长悦侧头看了一眼,随即抛出一个空间戒指。

“这里面是一百亿,三十亿是拍卖的钱,剩下的,全部存进去。”

那少女连忙接住戒指,听到这话,心中微惊,脸上却依然带着甜美的笑容。

“好的。”

说完,她的神识就探入其中,确认无误之后,将紫金卡在自己手上的一个方形黑色玉石东西上一划,随即将紫金卡交给了凤长悦。

“这里面已经存入您的钱,您的拍卖所得,我们也已经存入。”

凤长悦没有动,声音淡淡:“放下吧。”

那少女愣了一下,随即笑道:“是。您放心,我们会为您做好绝对的保密。您若是离开,我们会有专门的通道。您不必担心。”

见凤长悦没有说话,那少女识相的立刻转身离开

凤长悦不回头,也知道这少女比之前的那个更加漂亮懂事。

看来有钱果然好办事啊。

等人出去了,凤长悦才若无其事的将戒指拿起来,似乎兴致缺缺。

谁也不知道,此时射天弓已经产生了剧烈的颤动!

若非她控制,此时的射天弓早已经脱离而出!

而她也明显的感觉到,那枚放着破旧的矛的空间戒指,在她带上手指之后,也忽然发生了强烈的波动!

二者相呼应,几乎立刻就要破出!

她深吸一口气,用精神力强制镇压,感觉到将所有的波动都掩盖好了之后,才不慌不忙的起身,准备离开。

东西已经到手,留在这里也没什么意思了,不如早点回去看看这两者究竟有什么关联。

她的心情,甚至难得的出现了一分激动。

不知道为什么,她心中就是有一种预感,这两样东西合并,必定能给她带来惊喜!

黑色的长袍将她的身躯完全包裹,兜帽更是遮了个严严实实。若不是专门看,甚至看不到她的一丝容颜。

虽然这张脸也是假的,但是谨慎一些,总是不会错的。

她咳了两声,才抬脚准备离开——

“下面,我们进行最后一件物品的拍卖!”

温雅的声音传来。

凤长悦的手已经放在了门把手上,立刻就要打开。

“因为这东西太过特殊,我们用黑晶石封闭,等各位观看之后,会再度封闭。直到将它拍卖出去。”

温雅的声音之中,似乎也有了一份激动,仿佛即将打开的,是一个极为秘密的存在。

凤长悦垂眸,手一动,就要开门出去。

“主人!快看!”

小白忽然急声叫道,同时从魔兽空间之中一跃而出!一下子拦住了她准备离开的脚步。

凤长悦一愣。

小白抬起脑袋,黑溜溜的眼睛里面,是难得的热切。

“主人!快!那箱子里面,有东西!”

凤长悦忽然心中一动。

正在此时,温雅的声音,终于缓缓回荡在整个会场。

“诸位,我们今天的最后一件拍卖品,是一张羊皮纸。而最关键的是,这张羊皮纸,是和神火榜排名第四的‘紫莲心焱’有关的!”

凤长悦豁然回首!

------题外话------

亲们,今天好像胃里有点不舒服,吃不下饭。所以更新只有一半,而且这几天更新也一直很晚。所以明天我争取恢复早上九点的更新,随后会保持更新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