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40 有钱,任性!

凤长悦很快被安排进一个包间。

带路的是一个美艳的少女,身材窈窕,一身裁剪得体的红色衣装更是恰到好处的透出几分诱惑,她的脸上也是带着温柔甜蜜的笑容,并没有因为凤长悦蜡黄普通的面容露出一丝不满。

将凤长悦带到二楼的一个包间之后,那少女微微弯腰,为她递上一张金卡。

“这是您的金卡。拍卖会之后,所有的金额交易都会在这上面进行。您所得的钱,都会打进来。我们将会抽取百分之五的佣金。”

那少女的声音很是甜美,笑容得体,显然是受到过精心的培训。

在送上金卡的时候,微微弯腰,从凤长悦的角度,恰好可以看到一派春光。

但是这少女的面容上,没有一丝的勾引意味,眨巴着眼睛,倒是显出几分清纯。

凤长悦心中嗤笑一声。

这里的人,怎么可能单纯?风云拍卖行,倒是会做生意,处处伺候的精巧。

不过那春光,她也确实欣赏不来。

见凤长悦面色不变的收了那金卡,目光一秒都没有多在自己的身上停留,那少女的脸色由一瞬间的僵硬,而后很快调整过来。

“若是您想要拍卖什么东西,您前面这个,是竞拍器。金品拍卖会的所有客人的身份都是保密的,您大可放心。等一切结束,我们会有专人前来完成交易。您只需要在这里观看即可。”

凤长悦低低的应了一声,眼神已经投放到外面宽阔的竞拍台上,缓缓摩挲着茶杯,现出几分慵懒。

那少女见实在是没有什么希望了,才终于转身准备离开。

“祝您愉快。”

说完,才迈着小碎步离开。

眼里还带着几分幽怨。

“咔嚓。”

门终于关闭,也屏蔽了外面的一切噪音。

凤长悦靠在座位上,姿态悠闲,看向场中。

“呸呸呸!什么人呐!居然敢打我主人的主意!也不看看自己长得那么丑!”

等确定周围没有人了,小白才终于从魔兽空间之中跳出来,一下子跃到凤长悦的肩膀上,小爪子挥舞着,眼神愤愤。

别以为它没有看到刚才那女人的眼神!分明就是想要勾引主人!

哼!真是的!

在主人面前班门弄斧,真是好笑!

凤长悦神色闲散:“刚才也不知是谁那么想出来仔细看看呢。别的不说,身材还是可以的。你说呢,小白?”

小白顿时打了个寒战。

刚才它不过就是闪过了一瞬间的念头!主人怎么还记得!?

小白的脸一下子垮了,用蓬松的大尾巴遮住自己的脸,羞涩道:“主人……其实…。我觉得你要是穿女装,比她好看一万倍啊!”

想象了自己主人穿着方才那少女身上穿着的衣服的样子,小白的眼睛里面,似乎有红心在闪。

凤长悦凉凉的瞥了它一眼:“可能你穿上,也不错呢。”

小白顿时觉得一股凉意从身上的每一处传来!

“主人!我什么也没想!真的!我还是最喜欢我这一身皮毛了!”

小白欲哭无泪,要是真的穿上那东西……它还有没有脸见人了!

但是依照主人的姿容,绝对秒杀她们一百遍啊一百遍!

小白哀怨无比,为什么,为什么它这么久,再也没有看过主人……

凤长悦忽然笑了笑:“小白,你若是想要试试你现在脑子里的东西,我一定会满足你的。”

小白腾地一下坐直:“主人!我什么都没想!”

凤长悦也不理会,重新将注意力放在了拍卖会上。

现在拍卖会还没有开始,整个会场都很是安静。

这是一个圆形的超大会场,分为三层。每一层都有包间,而拍卖台在正中间位置,是一个隆起的圆形台子,从三楼的每一个包间,都可以清楚的看到上面的场景。

周围还有一些座位,不过显然今天,不会有人出现在那里。

所有人都是隐蔽的,自然不会露面。

每一个房间,也都十分封闭,一点都听不到别的房间的声音。

凤长悦所在的包间,是二楼。

而显然,更厉害的还在上面。

只是凭着她今天露出的东西,还不够上去。

不过这也没什么,反正只要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就行了。

凤长悦闭上眼睛,开始静静的等待。小白也安静下来,呆在她的肩膀上,蹭了蹭她的脸颊,满足的歇着了。

……

没有过多久,场中的位置,忽然大亮。

从最上面忽然落下一束光,明亮的照耀在中间的黑色圆台上,映出斑斓的色彩,看着分外的瑰丽。

随着这光的出现,整个拍卖会场都越发的安静了。

凤长悦睁开眼睛,眸色深深的看向中间。

空旷的台子上面,忽然逐渐浮现一道人影。

是一个美人的身影。

这女子看起来不过二十岁,一张鹅蛋脸惊艳至极。身材纤美,只是站在那里,就已经气韵天成,生出无限美感。

而更加让人心动的是,这样一张美丽的容颜上,偏偏眉宇间还有着几分干练的气质,让人眼前一亮。嘴角挂着得宜的笑容,一双眸子像是秋水般盈盈动人。

这女子,显然各方面都不是方才服侍凤长悦的女子可比。

不仅美丽,还有灵气。

人间尤物,也不过如此。

这样的美人,只是站在那里,就已经足够让男人疯狂。

那女子一出现,虽然没声音,但是凤长悦明显感觉到会场之中的氛围不同了,增添了几分热切。

凤长悦黛眉一扬,金品拍卖会,果然不同寻常。

柔和的光从上面倾斜下来,映照的那女子容貌更盛。

她莞尔一笑,红唇微勾。

“欢迎各位前来参加本月的金品拍卖会。我是这次的竞拍主持,温雅。”

凤长悦心中一动。

温雅。竟是风云拍卖行最有名的主管。

只要是对风云拍卖行有点了解的,都会知道她。

不仅仅是因为她是风云拍卖行年纪最小的主管,也不仅仅是因为她曾经拍卖出最高价,还因为这女子虽然出身一般,修炼天赋却极高,不过二十几岁,就已经是六星灵皇。

这些年,无数男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甚至千金一掷为博美人一笑,她却从来没有真正看上过谁。

凌厉手段,更是让人自愧不如。

她出来……只能说明一件事——

这一次的拍卖会,有绝世的宝贝!

也因此,现场的气氛,才会陡然变化!

凤长悦眯起眼睛。

看来之前,从佘宁那老家伙嘴里套出的话,果然不错。

这一次,说不定,真的能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她,拭目以待。

温雅一声落下,整个会场十分安静,但是她显然已经习惯这样的场合,脸上没有一丝尴尬,反而露出笑容。

“想必各位也都知道金品拍卖会的规矩,任何交易都是自愿,所有宝贝,一律价高者得。会场之内,拒绝任何的强抢掠夺。还请各位给温雅个面子,温雅也现在这里,祝愿各位都能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凤长悦无声笑了笑。

这温雅说话倒是讲究。

会场之内,拒绝任何的强抢掠夺。

不就是说,出了这门,随便你们吗?

虽然说,风云拍卖行是一定会保密各位客人的*,但是挡不住各方势力相互试探,猜测,甚至是最后的抢夺。

这一来,倒是将他们的责任,推卸的一干二净了。

无人回应。

温雅也不在意,笑脸一扬:“下面,竞拍——开始!”

随着话音落下,她头顶的光忽然变幻,不那么耀眼了,然而却让人看得更加清楚,而在她的左边,黑色的台子上,也缓缓升起一个黑色的小台子。

上面放着一枚戒指。

“想必众位都已经看出来,这是一枚空间戒指,但是,今天的第一件拍卖品,并非是这戒指,而是这里面的东西。”

温雅手一扬,素白的纤手更加衬得那戒指光泽莹润。

她目光环顾了一圈,笑道:“这戒指,不过是附属品。拍下这里面东西的,我们会一并送出这戒指。”

凤长悦唇角微勾,这风云拍卖行,出手还真是大方。

空间戒指,说送就送。

她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静静等待。

台上,温雅继续道:“这里面,是一些三品丹药。而且根据主人的意愿,这些丹药,要一同拍卖。也就是说,这些丹药,只能有一个人全部拍走”

“哼,三品丹药,什么时候,竟也能上这金品拍卖行了?”

忽然不知从那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语气颇为不屑。

凤长悦这才发现,这会场里面,所有人的声音都是经过特殊处理的,而且根本无法分辨究竟是从哪个方向传来。

这样子,倒也方便。

其他人虽然没有说话,但是显然也都是默认了这说法。

温雅并脸上笑容不减:“阁下说的是。若是普通的三品丹药,自然是没有资格参与竞拍的。但是……如果,这些丹药,足足有三千颗呢?”

轻柔的女生落下,像是往平静的湖面扔下了一块大石,瞬间激起涟漪无数!

“什么?三千颗?”

“你是说真的?”

“这戒指里面,足足有着三千颗丹药?”

顿时,整个会场都沸腾了起来!

三千颗!

纵然只是三品丹药,这数量也足够让他们惊讶的了!

要知道,大陆之上,地位最高的就是炼药师!

而越是等级高的炼药师,就越是受人尊敬!

三品丹药,在灵州根本算不上什么宝贝。

但是,现在,出现的是整整三千颗啊!

就算是让炼药师去炼制,这三千颗,也不知要耗费多少药材,要花费多少时间了!

其实各大家族之中,有的也会花费大价钱供奉炼药师,但是这般的量,也着实闪瞎一众人等的眼。

就算是他们家族的炼药师,也不可能说拿出三千颗,就拿出三千颗的啊!

这人,这人……未免也太大手笔了!

这是把丹药当糖豆来卖的吗?

感觉到众人的气氛调动起来了,温雅脸上的笑容更深。

“而且这三千颗,是不同种类的丹药哦。这里面,足足包含十三种三品丹药!”

这话一出,场上气氛更是热烈。

不少人已经惊掉了自己的下巴。

这、这……怎么会有人,这样简单粗暴的拿出丹药来拍卖?!

也太不把丹药当丹药了吧!

“起拍价——三百万金币!”

三百万金币,其实算是少的,毕竟这里面,可是足有三千颗!

温雅的声音刚刚落下,就有一道雄厚的声音大声道:“五百万!”

这三千颗丹药,说稀罕吧,其实也不过是一般的东西说普通吧,谁能一下子拿出这么多?

况且种类繁多,效用多重,实在是难得一见。

各大家族都有自己培养的势力,平时难免需要有用到丹药的地方。与其要去看炼药师的脸色,不如就此拍下,一下子解决问题!

“六百万!”

这一次,是一个黯哑的男声。

“七百万!”

“七百五十万!”

很快,竞拍的价格就迅速上涨。

温雅显然早就料到会出现这场景,眼中并未露出惊喜之色。

显然,她期待的价格,还在这之上。

“一千万。”

还是最开始的那个声音,一下子将价格提升了二百多万,显然是势在必得。

但是竞价还只是刚刚开始。

“一千一百万!”

“一千三百万!”

“一千四百五十万!”

此起彼伏的叫价声,迅速充斥整个会场。

来的人,大多是灵州之中各大势力的代表,这丹药,无论对谁来讲,都是一笔难得的财富。也因此,竞价十分激烈。

凤长悦闲闲的转动着手中的戒指,眼睛平静无波。

会场之中,突然再度响起那黯哑的声音。

“两千万。”

这一声出来,整个会场静默了一瞬。

两千万,对于这些势力来讲,虽然不算是大数目,但是终究不是随便就能挥霍出去的。

这人显然是心思已定,一张口就是这么多。

有些声音渐渐消失。

“两千一百万。”

还有人在继续。

“三千万。”

这一次,是那个雄厚的声音。

又是一霎静默。

“四千万。”

黯哑的声音分毫不让,连个颤音都没有,直接加了一千万。

此时众人哪里还能感觉不出来,这俩人是较上劲了,都打定主意要拍下这丹药。

竞拍的人已经消失了大半。

毕竟这东西,不是非要不可。

若是价格太高,那就没什么必要了。

“五千万。”

雄厚的声音紧接着加了钱,没有一丝迟疑,显然轻松的很。

众人静默。

五千万,已经有些过了。

然而温雅脸上的笑容,则是越发的灿烂。

众人都屏息,想要看看另一个人会不会加价。

果然。

“六千万。”黯哑的声音依旧。

有人叹息,有人惊愕。

这价格,已经超出了丹药的价格了啊。

“哈哈!想不到有人竟然和我一样想要这东西。那就干脆一点吧——一亿金币!”

一亿!

有人不敢相信的揉了揉自己的耳朵。

竟然有人拿出一亿金币,来拍卖三品丹药?!

这人是疯了吗?

这绝对已经超出了那丹药所值啊!

就连温雅,眼中也出现了一瞬间的惊讶。

随即,她的眼角眉梢,都似乎带上了几分笑意,看着让人心情愉悦。

显然,她已经十分满意这价格了。

会场之中,唯有那雄厚的嗓音回荡。

“不知还有哪位,想要继续?”

即使是出了一亿金币,这人的声音也没有丝毫变幻,甚至还带着几分笑意,显然是没有把这一亿金币放在心上。

真是财大气粗啊。

众人默默。

温雅环顾四周,笑道:“这位真是出手大方,不知是否还有人想要加价?若是没有的话,那可要竞拍结束了哦。一亿金币一次,一亿金币两次,一亿金币三次——”

她顿了顿,手执金锤,轻轻落下,发出清脆的声音。

“成交!”

众人哗然!

第一件物品,就竞拍出了一亿金币的价格!

这已经刷新了金品拍卖会的记录!

这竞拍的东西不走寻常路,这价格竟然也这般骇人听闻!

一亿金币!

居然真的有人出了这么高的价格!

但是众人再怎么议论,都已经不在温雅的注意范围。

此时的她,都已经在算计着佣金了。

纵然想到会有人拍出高价,她却也没有想到,会是这么高的价钱!

她微微弯腰,满脸笑容:“恭喜这位英雄。稍后我们会将戒指一并送与您。”

那个人似乎很是高兴,爽朗笑道:“多谢!还请替我问候那位主人,多谢他!”

温雅一愣,随即笑开:“您放心。”

然而这话一出,却是让很多人一下子明白了什么。

原来这人,不仅仅是在打这丹药的主意,还在打那炼药师的主意!

他给出这样的高价,势必会让那个人十分高兴,虽说这里面的交易都是绝对保密的,但是如果主人愿意的话,双方是可以相互认识的。

不管怎么说,这人都已经给那炼药师留下了极好的印象了!

以后真能攀上交情也不好说!

有人扼腕: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虽然现在花钱了,但是若是能结实一位炼药师,那绝对是赚了啊!

而且,能够有这般手笔的,最起码是一个四品炼药师啊!而且绝对背景不凡!否则怎么呢个有那么多的药材!

这人真是好算计!

不少人想到这一层,都是叹息不已。

但是竞拍已经结束了也没办法了。

温雅随即道:“下面,我们进行第二件物品的拍卖——”

众人的注意力,又很快被转移。

……

小白蹲在凤长悦的肩上,抽了抽鼻子:“主人,那人真是好算计啊。”

居然想趁机勾搭它主人,真是想得美!

凤长悦脸色淡淡:“我自然是知道他的目的的。不过……那和我有什么关系?他想多出钱,就多出钱好了。我跟钱也没仇。至于这谢意……我就笑纳了。”

小白渐渐睁大了眼睛,主人这意思……

“钱我要了,这人嘛,就没有必要见了。”

要是一个个见,她早就累死了。

想要借由一次拍卖就和她攀交情,未免太小看她了。

这点钱,还不够打动她的。

看着凤长悦眼角露出的几分狡黠,小白热泪盈眶。

它看上的主人,果然厉害!

凤长悦转动手上的戒指,忽然笑了笑。

她真正的目标,还没有出现呢。

……

拍卖会如火如荼的进行,之后出现的,也都是罕见的宝贝,加上第一件物品拍出了高价。现场的气氛一直比较热烈,价格也都比较高。

不过,一直没有出现凤长悦看上的,她也就一直没出声。

直到,一个破旧的矛,出现在了拍卖台上。

那真的是一个很破旧的矛,约有一人长,周身锈迹斑斑,看起来残破不堪,甚至顶端的部分,还缺损了一块。

温雅看着那破旧的矛,眼中有一丝无奈一闪而过。

虽然只是一下,但是凤长悦却清晰无比的捕捉到了她的这个神情。

随即,她看向那只矛。

她立刻坐直了身体!眼眸微微睁大!心中忽然生出波涛!

她紧紧的盯着那矛,小白看着她这样子,有些奇怪,还未问出口,将听到凤长悦低低而坚定的说道。

“这东西——我势在必得!”

小白有些惊讶,却不知,此时的凤长悦,才是真的震惊了!

因为——她清晰的感觉到,金色手镯之中,一股剧烈的波动,从射天弓之上散发出来!

那破旧的矛,正散发出强大的召唤!吸引着她空间内的射天弓!

若非她控制住,此时的射天弓,已经出来了!

她自从得到这射天弓以来,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

她有些惊疑不定的看着那破旧的矛,心中的猜想不断涌出。

先前,她一直以为,射天弓是没有箭的。因为她汇聚灵力成箭射出,威力也很强大。

可直到现在,感觉到射天弓从未有过的波动,她才恍然——难道它是有箭的?

之前的它,一直都是残破不全的?

不管怎么样,这东西——先拿到手再说!

而在台上,温雅也开始了竞拍。

“这矛,是我们的人,无意从一个破旧的山洞之中所得。虽然看着破旧,但是经过我们的鉴定,这矛,最起码是低级地阶灵宝!所以,竞拍价——十亿金币!”

地阶灵宝,纵然只是低级的,十亿金币,也不算贵。

若是往常,地阶灵宝现世,必定会引起一番争夺。

但是现在,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东西一定是残破不堪的。

这东西,若是真的竞拍回去,搞不好还不如废铜烂铁。

所以,一时间,竟是没有人开口竞拍。

温雅见果然如同自己所料一般,出现了冷场,心中无奈,却也没有办法。

这东西,他们已经得到很久了,而且也尝试过各种办法,可是这里面却有着一层隔膜一般,阻挡神识的进入。

也就是说,他们其实,连这是个神恶名东西,都没有搞清楚。

但是这又却是是一个地阶灵宝,否则,怎么会拥有这般强横的屏蔽?

先前他们也曾派人探查这灵宝是否有其他的附属,但是都没有任何结果。

放置的时间久了,也不好处理,便只好拿出来拍卖。

其实温雅也是做好了心理准备的,若是真的拍卖不出去,那就算了。

不过,还是得争取一下。

“这灵宝之内,似乎拥有着一道极强的封印,所以任何人的神识,都无法探入。但是仍然能够使用,并且威力足可以达到地阶。如果能够找到破解之法,想必,这灵宝的真实水平,还在低级地阶灵宝之上!所以,各位可是要慎重考虑,若是错失此次机会,以后再想得到地阶灵宝,可不是容易的事。”

温雅美艳的脸上,带着笑容,语气不急不慢,似乎很是笃定这东西,日后必定物超所值。

这话一出,原本没兴趣的人们,也都起了几分心思。

确实啊……

地阶灵宝,可不是大白菜,随便就能找到。

这灵宝虽然破损了,但是好歹也有着地阶的威力,也算是宝贝了。

若是日后真的找到破解之法,那才是真的赚了!

说到底,这就是一个“赌!”。

温雅静静的看着四周,似乎并不心急。

那矛躺在台子上,在光辉的映照下,更是纹理可见。

凤长悦按捺住心中的冲动,忽然开口。

“既然这灵宝这么厉害,为何你们没有自己留着,反而拿出来拍卖?”

经过处理,她的声音有点嘶哑,听着像是大病初愈的少年。

温雅一愣随即笑道:“既然是拍卖行,自然是没有私自留着宝物的道理。”

凤长悦冷嗤:“是吗?那你说,这灵宝之内,是有封印的。若是拍了,却始终没有得到解封的办法,岂不是白花了钱?”

温雅神色出现一瞬间的僵硬,而这话,显也让一部分人蠢蠢欲动的心,忽然清醒。

“这自然是要看机缘。所以,我们拿出来拍卖,想必肯定有人,敢赌一把的吧?况且,这矛本身的力量,也不容小觑呢。”

温雅嘴上说着,然而心中却也是没底。只希望真的有人能竞拍。

凤长悦笑笑,不再说话。

现场安静无比。

显然凤长悦方才的话,还是影响了一部分人。

温雅没想到,居然会有人半路杀出来,原本这东西就不是很有余地,现在更是没人要了。

她一咬牙:“各位,可是不要错过这机会哦。”

没人说话。

没人竞拍。

小白冲着凤长悦五体投地的拜了拜。

主人,真是好计策!

会场之中,有了一瞬的静默。

就在温雅以为,这东西真的没人竞拍,红唇微动,准备将这东西撤下,换下一件的时候,就在凤长悦眸光一动,准备开口竞拍的时候。

一道带着几分调笑的声音,忽然响起。

“温雅小姐这般辛苦,怎么也值得这价格了。不就是十亿金币?本……我要了!”

虽然是听不出是谁的声音,但是听这语气,也知道是某家的少爷了。

这是想趁机向温雅献殷勤呢。

温雅脸色变了变,瞬间就猜到了是谁,脸色一瞬间有了几分冷意。

这话说的,虽然看似是为她解围,但是是个人都知道,这是冲着她温雅来的了。好像她就值这个价格,等着人来施舍一样。

温雅打拼多年,自然不是第一次见到这场面,当下如常笑道:“温雅自问不敢当。这位公子,若是想要这宝贝,竞拍就可,若是不想,自然也无人勉强。这份情谊,温雅可是受不起呢。”

说着,温雅还掩唇笑了笑,似乎没有放在心上。

但是显然那人很没有眼色,当即大声道:“我就是喜欢你!我有的是钱,就喜欢为你花,你不必受宠若惊!若是能多笑笑,就足够了!”

显然,这人是将温雅当成了可以调戏的对象。

温雅的眼底,划过一瞬冷光。

这人真是好不要脸!

其他人也都是作壁上观。

谁不知温雅最讨厌别人这么说,更何况,是在金品拍卖会上公然调戏?

只是不知那人是谁,一时之间,倒是没人出口。

温雅脸色有些发青。

“十亿金币,换你一笑,怎么,不愿意?”

那人有些不耐烦,说话也不客气起来。

温雅俏脸彻底寒了。

“我出十亿金币,这里怕是没有人比我更多了,你别不识好歹!”

场中一片冷寂。

凤长悦勾唇,忽然出声。

“十亿零一。”

死寂。

温雅也惊讶的抬头。

所有人都听出来,这声音是方才问问题的人。

只是现在,怎么又打算竞拍了?

而且,居然加了一块金币?这也太搞笑了吧!

那男人显然有些恼怒:“你方才说了那么多,不就是不想竞拍吗?怎么现在又出来了!”

凤长悦转转戒指,笑了。

“有钱,任性!”

------题外话------

今天少一点咳咳,各位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