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39 用丹药砸开!

伽陵学院被围堵事件之后,整个灵州都安静了很多。很多人在听闻了当天的情形之后,感慨不已。

伽陵学院虽然这些年低调了很多,但是终究是千年的浅淡存在,怎么可能随便就被人攻破?

当遭遇攻击的时候,还是能够彰显出它的威重的。

而与此同时从,苍离对凤长悦的维护,也让很多人十分意外。

原本以为不过是一个有点天赋的丫头,幸运得到了苍离的青睐。现在看来,苍离对她,可不是一般的袒护。

竟然能够让苍离为她冒着被众权贵责难的风险站出来,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而苏家,也迅速的落败。

虽然那之后,陛下并没有针对这一事件做出实质性的惩罚,但是苏德厚当面被人鞭打,整个苏家的脸都丢尽了,而苏烟更是容貌被毁,还意图伤害凤长悦,结果被苍离一下子解决,自己身负重伤昏迷不醒。

可以说,苏家的威信一夜之间如同大厦倾塌,大门紧闭,不见外客。

而很快,苏家在很多方面都开始受到阻碍,很多事情都进展的十分困难,很多以前想要巴结他们的人,也纷纷调转势头,避之不及。

整个苏家都陷入了一派混乱之中,偏偏苏德厚和苏烟都是陷入了昏迷,苏家群龙无首,乱糟糟的几乎崩溃。

而这一切,其他人看在眼里,却没有一人愿意伸出援助之手。

树倒猢狲散,大概就是这样。

毕竟,这一下,苏家是彻底得罪了伽陵学院以及苍离,甚至还包括三殿下。他们又不傻,怎么还会自找苦吃?

而其他原本还藏着小心思的人,见此也都纷纷安分下来。

整个灵州再次恢复以往的平静。

而这一切,凤长悦都已经不再关注。

她现在,另有别的事情。

伽陵学院。

某个安静的角落,一座简单的房子里面,凤长悦布下结界,正在专心的炼制丹药。

苍离的炼丹房终究不能一直呆着,所以她思来想去,就选择了这么个地方,作为自己炼药的地方。

这里很是偏僻,平时很少有人来,倒也方便她的行动。

若是炼药弄出什么动静,也不至于招来太多人。

宽阔的房间里面,凤长悦面前,摆着一座青铜色的三足鼎,看起来很是厚重,自带一股气势。

她拿出一个玉瓶,而后喝下一口,随一股炽热的能量从肺腑之间直直窜起!

她的身体的温度也一下子高了许多,就连眼睛,也似乎沾染了一丝红色,看起来瑰丽妖娆。

然而不过是瞬间,她就深呼吸,将那火焰压制。

那火焰进入她的身体之内,不过瞬间,就似乎感觉到了什么隐秘而强大的存在,迅速变得乖巧顺从起来。随着她的意识,沿着她的经脉流动。

她微抬下巴,忽然一个响指。

手间赫然出现了一簇红色的火焰!

然而和以往的火焰不同,这红色的火焰,虽然温度也很高,但是威力却远不能和她体内的神火相比。

“主人,这点温度,还不够看的呢。”

小小的抱怨声从心中响起,小白无聊的摇晃着尾巴,打了一个哈欠,丝毫不掩饰它的鄙夷。

凤长悦笑笑:“这不过是火系魔兽身上取来的火焰,自然是没有办法和神火比较的。不过神火太过张扬,还是这个保险一点。”

这个就是先前苍离给她的东西,让她练手用的替代火焰。

不过虽然不能和神火相比,但是也已经不错了。

若是普通的炼药师,能够得到这种程度的火焰,恐怕已经欣喜若狂,不过放在凤长悦这里,就显得太不够看了。

不过为了大局,还是要习惯这个。

小白自然是知道这些的,闻言也就撇撇嘴。

凤长悦手一抖,将火焰倾注到药鼎之中,红色的火焰瞬间充满了整个药鼎!剧烈的燃烧起来!

直到感觉到温度已经到了合适的温度,凤长悦才从手镯中取出一个个玉盒,依次排列在一旁。

这些都是她从仓库之中拿来的,大多数是一些中等品级的药材。

至于高级的,苍离那里倒是很多,但是她现在大多是用不上的,也就没有去药田。

控制好温度,凤长悦心中默默的回想了一次方才看过的配方,在脑海之中过了一遍,确认无误之后,才正式开始炼药。

二十年的茯苓草。

三十年的西番莲。

还有十五年的紫苏叶。

她心中默默回想,而后调动精神力,将那些东西全部按次放入。

一株株颜色形体各异的药材,从玉盒之中飞出,而后落到火焰之中,开始炼制。

很快,药材的提取就进行的差不多了,感觉到已经将杂质全部清除,她才开始融合。

强大的精神力包裹之下,那些分散的药材很快凝成一团,而后开始交融。

因为精神力的强大,她能够很清晰的感觉到各种力量的冲突,所以控制起来,也就更加容易。

比起神火,这种兽火的炼制,时间耗费的更久,而且也更加耗费精力,但是对于凤长悦来讲,算是乐在其中。

渐渐地,感觉到丹药已经成型,而且力量也已经融合完毕,凤长悦目光一凝,更加专注的看着火焰的中心。

越是到最后,越是要谨慎。

“凝!”

凤长悦一声清喝,火焰全部扑了上去!

很快,数颗圆润的丹药就出现在中间!周身呈现淡黄色,上面还有三颗耀眼的星星,明亮至极!

赫然是上级三品丹药!

凤长悦拿出一个玉瓶,将数颗丹药尽数放入其中。

丹药撞击到瓶璧,发出悦耳的声音。

她将瓶子放入手镯,再次抬头!

手一挥,竟是再次投放进了一株株的药材!

这样子,竟是毫不停歇的准备继续炼制!

小白疑惑问道:‘主人,今天还要炼制十瓶吗?“

最近这几天,主人像是疯了一样,疯狂的炼制丹药,而且都是一些三品丹药,各样的都有,数量极其庞大,也不知道准备干吗。

它虽然不担心她会累,但是终究是有一丝好奇。

凤长悦点头:”等今天的炼制完了,就可以了。“

她眸中映着红色的火焰,带着几分跃跃欲试。

小白呆呆的点头。

随即,她再度挥手,继续炼药。

……

风云拍卖行是大陆三大拍卖行之一,在灵州的总部,也是他们最大的拍卖行。

而今天,是风云拍卖行一个月一次的金品拍卖会。

能够进入金品拍卖会的,自然都不是一般的宝贝,非极品不能上。在市面上见不到的东西,在这里都有,甚至连想都不敢想的宝贝,也能找到踪迹。

每一次的金品拍卖会上,都会出现压轴的宝物,更是引得诸方抢夺。

每一次的拍卖,都能拍出天价来。

也因此,即使是一般的世家,也没有进入的权利。

风云拍卖行,每一月的这一天,都会比往常更加冷清一些。

今天也是如此。

整个拍卖行恢弘大气的大门前,甚至很久都没有人来。

门口也只有两个人在看守。瞧着很是一般。

但是如果是修炼者,就会看出这两人都是五星灵皇,而且周身隐隐透出一股气势,双眼明亮,显然是警惕性十分。”果然是金品拍卖会,竟然请五星灵皇来看门。“

凤长悦隐在黑暗中,看着这一幕,仔细的观察着,一双眸子不断的搜寻着什么。

小白也有些跃跃欲试:”主人,我已经嗅到了宝贝的味道了呢!“

凤长悦无声一笑。

小白随即发愁:”不过主人,看守这么严,咱们怎么进去?“

看这样子,显然进去的人都是有着一定身份地位的,他们这样子,怎么进去?

凤长悦却不说话,挺直了脊背,一身黑袍将她的身材全部遮掩,头顶的兜帽更是将她的面容掩去。

她随即旁若无人的走向那门口。”站住。“

离门口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那两人就拦住了她,不动声色的打量了她几眼,随即道:”今日不招待外客。请改日再来。“

虽然凤长悦穿着一般,但是这两人也没有露出嫌恶的表情,显然是受过训练的,只是平静的请她离开。

凤长悦顿了顿,才缓缓道:”让我离开?那你们可不要后悔。“

嗓音并不是她平时的清朗,而是有些嘶哑,听着倒像是大病初愈的青年。

那两人相互看了一眼,都是对她这讳莫如深的语气有些拿捏不准。

犹豫了片刻,其中一人还是一抬手:”请您离开。“

这里是灵州,是个随便就能遇到不能招惹人的地方。

但是他们风云拍卖行也不是第一天开了,若是随便就被吓到,也不必开门了。

凤长悦无声一笑,随即冷冷道:”好。“

随即竟是毫不犹豫转身就走。

这幅干脆的模样,让小白一愣。”哎,主人,咱们就这么走了吗?您不是说要进去的吗?“

凤长悦没有说话,脚步情况,看不出一点犹豫。

那两人看着,虽然有一瞬间的迟疑,却也没有理会。”一、二……“

凤长悦无声的细数着。

身后忽然传来一声挽留:”请留步。“”三。“

凤长悦停住脚步,转了半个身子。

从门里面忽然走出一个中年男人,脸上带着恰到好处的笑容。”手下多有怠慢,还请见谅。在下是这里的主管,您若是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找我。您请——“

说着,那男人手一抬,满面笑容的请她进去。

凤长悦扬眉:”多谢。“

随即抬脚进去。

旁边两人惊愕的神色还没有收起,就那样愣愣的看着她进去了。

那个主管在后面,笑容之中带着一丝恭敬,直接领着凤长悦到了里面。

经过一个长廊,还有几次弯折,才终于走到了一个包间门口。”您请。“

那男人微微弯腰。

凤长悦抬眸看去。

鉴宝室。

这个男人,果然不一般。

凤长悦洒然一笑:”主管真是聪慧。“

她不过是在身上沾染了几分药材气息,居然就能认出她是炼药师,而且居然大胆的请她进来。

不怕她是作假的吗?

那主管恭谨一笑:”您过奖了。这里虽然不是一般人可以进来,但是炼药师……我们可是欢迎之至。您进这里面,就可以进行鉴定。随后还会有专门的包间。

凤长悦顿了顿,淡笑:“好。”

随即就抬脚进去。

坐在里面的,是一个满面皆白的老者。

见她进来,并无惊讶之色,显然先前有人打过招呼了。

“您不知要拍卖什么东西?”

凤长悦伸出手,掏出一个玉瓶。

“三品丹药。”

那老者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有些淡。

虽然他们对于炼药师都很是尊敬,但是三品……

在这里,还真是算不上什么厉害人物。

三品丹药,也没什么资格进入金品拍卖会。

“您恐怕有所不知,三品丹药,并不在金品拍卖会之列。您若是想要拍卖,我们可以安排下一场。”

这话虽然说得客气,但是终究是含了几分不屑的。

那老者看着凤长悦,心中有几分责怪。

怎么也不打听清楚,就随便将人放了进来?

“您看您是……”

“我知道,三品丹药算不得什么宝贝。更是入不了金品拍卖行的眼。”

凤长悦低笑。

“但是,如果我拿出来……一百瓶呢?”

“什么?!”

那老者忽然震惊的站起身,不可置信的看向凤长悦。

一百瓶?

这怎么可能?

他镇定了一下,问道“那、那您又有多少颗?”

如果一个瓶子里一颗,那也算不得多。

凤长悦头微微抬起,露出一张有些蜡黄的青年容貌,一双黑如深渊的眸子闪烁着微光,看起来让人沉沦。

有些苍白的嘴唇微微勾起一抹弧度。

“不多。三千颗而已。”

……

这金品拍卖会的大门,没人为她开,她就用自己的丹药——砸开!

------题外话------

咳咳咳原谅我催更的话吧嘤嘤嘤嘤嘤嘤,卡文好卡啊啊啊啊啊,要怎么才能让阿夜粗来啊啊啊啊,大家等我一下么么哒,会努力万更哒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