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38 他的怀疑

云渺然的脸色瞬间难看的如同锅底!

凤长悦居然敢这样说他!不过是一个区区灵皇,竟然就这般放肆!

看来真是以为苍离是她的老师,就为所欲为了!

云渺然怒意凛然,眸色顿变!强大的精神力就朝着凤长悦而去!

极其压抑的威压瞬间降临!即使是站在旁边的众人,也能够感觉到那股难以抵抗的精神力的攻击!一时间都是面色骇然,纷纷后退!

这个云渺然,果然厉害!

凤长悦这下岂不是完蛋了?

然而就在众人惊慌的目光中,站在他正前面的凤长悦却没有后退,反而猛然向前,竟是不退反进,直至迎上!

凤长悦清晰的感受到了那几乎如同河水般浩荡的精神力,瞬间倾轧而来!

一瞬间,她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无法动弹了!

纵然她的精神力也算是雄浑,可是比起这样的存在,终究是差了一线不止!

她觉得自己的脑袋几乎都要炸裂开了!那精神力几乎像是控制了她的行为一般,她虽然想要动,可是却没有办法!

银牙紧咬,她猛然抬头看向云渺然!

看到凤长悦这样子,云渺然自然是意料之中,一声冷笑。

想和他斗?

还太早了!

“不自量力。”

云渺然冷冷一笑,随即就准备上前,将凤长悦拿下!

敢这样说他,那就要做好准备!

然而就在他准备向前跨出一步的时候,忽然一股阻力横亘在他的身前!

准确来说,是他的精神力之前!

他清晰的感觉到,一股强大的阻力,阻拦在了他即将攻破凤长悦精神力的前面!

在她的神识之外,竟是有着一层难以攻破的物质!

让他寸步难行!

云渺然心中一沉。

然而下一瞬,一道声音就如同惊雷般炸响在他的耳边。

“敢欺负我徒弟,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

苍离!

众人尚在迷茫间,苍离就已经迅速的出手,挡住了云渺然的第一次攻击!

他只是站在那里,然而雄浑的精神力瞬间倾巢而出,几乎将云渺然淹没!

这般浩大声势,也让云渺然吃了一惊!

苍离那个废物,什么时候竟然也有着这般强大的精神力了!

然而这还没完!

苍离的精神力阻挡了他的攻击之后,凤长悦竟是毫不迟疑,立刻出手!

凤长悦纤长有力的腿横踢而出,下一瞬就抵达了他的眼前!似乎根本没有受到他的影响!

云渺然心中惊骇,然而却来不及反应,一时之间只好伸出手格挡凤长悦的攻击!

砰!

骨肉相撞的沉闷声音响起,仅仅是听着这声音,就知道二人的对抗有多么的激烈!

凤长悦眸色深深,看着云渺然,忽然勾唇一笑。

云渺然正在愤然苍离何时竟已经成了这般样子,就忽然看到了凤长悦的笑容,忽然心生不安。

下一秒,凤长悦忽然半转身体,右手手肘狠狠砸在他的胸膛!

云渺然立刻召唤灵力铠甲!然而纵然如此,他还是感觉到一股大力从她的手肘传来,疼的他几乎昏倒!

他心中惊怒叫价,绝对没有想到一个小小少女竟然有着这般强悍的*力量!

不过是一时大意,竟然就吃了这么大的亏!

云渺然简直后悔的要死!

他在用处精神力攻击的时候,以为凤长悦必定难以招架,所以也没有花费太多精力警惕她,谁知竟然一转眼就成了被动!

他快速调动体内的灵力,双眼阴狠的看着凤长悦!

他要让她知道,灵宗和灵皇,是有着天壤之别的!

凤长悦一笑之后,不再恋战,迅速后退!让云渺然的招数再次落空!然后在即将脱离的时候,忽然推出一掌!狠狠的拍在了云渺然的胸膛!

云渺然也即刻出手!一拳打在了凤长悦的左肩!

强烈的能量波动瞬间激起烟尘四起!轰鸣声让众人都是有些愣神,而后纷纷紧张的看向场中。

烟尘缓缓落下,两道人影逐渐浮现!

两人都是站着的!

凤长悦后退了三步!

然而云渺然,却只是在那一瞬间后退了半步!

不过眨眼时间,两人就是也已经简单的过了招,并且分出了胜负!

这显然是云渺然赢了!

可是云渺然的脸色却更黑了。

是个人都知道,他是用灵宗的实力对付了灵皇的凤长悦,这般巨大的差距,她只是后退了三步,并且让他后退了半步,无论如何,都算不得是他赢!

这一次,就是赢,也难看之极!

周围的各色目光,几乎让云渺然如同被热火灼烧一般难受!

不对!是真的有火!

云渺然的脸色忽然变幻!

他清晰的感受到,在身体之内,忽然多了一股力量,或者说,是一种火焰!

那火燃起一线,像是流水般从他的胸膛进入,而后流向四肢百骸!炽热的高温几乎将他的经脉都燃烧殆尽!

这般的温度,几乎将灵魂都灼烧干净!

他难掩震惊的看向凤长悦——她、她居然有……

“怎么样,这滋味,可是好受?”

苍离忽然走进,挡在了凤长悦身前,面色冰冷的看着他,冷冷出声。

在他的周身,赫然燃烧着冰蓝色的火焰!

这一声让云渺然瞬间清醒了一下,震惊而难掩愤怒的看着他。

是他?

是苍离?

他体内的火焰,是苍离的吗?

他有些惊疑不定的看着苍离,还有他身上的火焰。

身体之内的疼痛几乎让他昏过去,看样子绝对不是普通的火焰,但是如果是神火的话,又不太可能。

他看忍着疼痛看了凤长悦一眼,心中怀疑更深。

再厉害,也不过是一个少女,怎么可能拥有神火?

倒是他这个师兄,看样子倒是和以前不一样了,说不定真的是他。

体内一瞬间被火焰燃烧的感觉实在是太过痛苦,若非云渺然本身就是炼药师,对于火焰本来就有着一定的抗性,只怕方才就已经疼的昏过去了。

然而那痛苦的感觉很快消散,几乎只是在他身体里面流淌了一遍,就忽然消失了。

让他也无从下手。

此时看苍离这样子,倒是更加怀疑他。

苍离身上冰蓝色的火焰还在燃烧,衬得他眉目之间一片冷厉。

“怎么?这滋味可是好受?”

看来是苍离没错。

云渺然冷哼一声,努力恢复着体内的伤势,脸上却是不漏分毫。

“师兄果然和从前一样,喜欢偷袭啊。”

他的遇到阴阴的,让人听着很是不舒服,一点也没有之前看到的飘然了,显然这一手,是将他逼急了。

苍离却是不怒反笑:“那也不比你,去辱骂一个小辈,而且……。用‘全力‘攻击。这脸皮之厚,老夫是自愧不如!”

一番话说得云渺然脸色青一阵红一阵,却不知如何反驳。

本来也是,明眼人都看的出来,方才对阵凤长悦,他的确没有怎么留手。

最终还是冷哼一声:“若非她出言不逊,我何至于如此?”

苍离一笑:“实话而已。”

云渺然:“你!哼!”

按着方才的交手来看,苍离绝对比他先前猜测的更加厉害,他现在没有必要和他们死扛到底。

今天若不是因为苏家请他来,他不好让苏德厚太难看,又怎么会出面?

苍离回头轻声问道:“丫头,没事儿吧?”

凤长悦摇摇头:“师父放心。我没事儿。”

现在有事儿的,应该是云渺然吧。

方才她和他交手,趁机将天堂火灌入他身体里,而就在他怀疑是她的时候,苍离正好挡在前面,并且施展火焰,正好消了他的怀疑。纵然他真的想要追究,也只会怀疑到苍离身上。

而他身上的冰蓝色火焰,却是冰瞳蓝翁的伴生火,他就算是知道了,也没什么办法,只能吃了这个哑巴亏。

她知道这是苍离在护着她,毕竟天堂火实在是太过贵重,越多人知道,她就越是危险。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还是尽量隐藏。

她感激的冲着苍离一笑,后者宠溺的拍拍她的脑袋。

这一幕看的众人心生怪异。

这师徒两人,倒还真是默契。

一个个的,都那么强悍,偏偏还总是和没事儿人一样。

经过这一个小插曲,云渺然也没什么继续待下去的心思了。原本听说苍离在这里,想要趁机试探一番,现在倒是也没几分心思了。

最多也就这样了不是吗?

死守着一个破落的学院,还以为自己有多么厉害呢!真是可笑!

这么一想,云渺然的心情稍微好了一些,冷哼一声:“既然这样,不如今天的事情就到此为止。我不和她一般计较,反正苏家人,她也已经打了。暂且就这样算了吧。我们就先走了。”

苍离目光早就放到一边,似乎连看都懒得看他一眼,听了云渺然的话,也似乎没怎么听见,只是自顾着和凤长悦说着什么。

这一幕实在是尴尬至极。

云渺然气恼万分,但是转眼一看,还在地上哀嚎的苏德厚,以及苏烟怨毒而绝望的目光,心下更是烦闷,手一挥,就立刻有人上前,将两人带走。

“今天的事情,我记下了。咱们改日算账,不迟。”

云渺然最后深深的看了一眼苍离和凤长悦,转身离开。

后面的人很快为他们让开了一条道路。

虽然很多人迅速收回了目光,但是云渺然怎么肯能不知道周围人的目光的涵义?

只怕现在多得是看笑话的!

他微不可查的嫌恶的看了一眼还在低声哀嚎的苏德厚:真是废物。

若不是因为其他的缘故,他怎么会在这里,承受着这样的耻辱?!

今天的一切,他都会百倍讨还。哼。

“走!”

云渺然一声令下,随即走在了最前面,准备离开。

身后有人已经万般小心的搀着苏德厚和苏烟,跟在后面离开。

苏德厚受了凤长悦一鞭,此时已经疼得不行了,满脑子都是凤长悦挥鞭时,冰冷的目光。

那眼神,实在是太过可怕。

如同被死神盯着一样,无法逃脱,几乎难以呼吸。

而她那一鞭,看似简单,实则注入了自己全部的灵力,并且在里面掺杂了一点天堂火,几乎将他的肺腑全部燃烧殆尽,一遍遍的灼烧着她的内脏和经脉,几乎生不如死。

凤长悦斜睨了他一眼,唇边勾起淡淡的笑。

旁人都以为她不过是匆忙之中挥出了那一鞭,怎么会想到她是早就计算好了方向和力度,这一下,足足可以让他一个月下不了床。

前世她最擅长的虽然不是鞭子之类的武器,但是却无比清楚打在那些地方最疼,最容易让人受伤,这一下,虽然没有凄惨的皮开肉绽,却肯定已经出现了淤血,足够他喝一壶的了。

也算是出了半口气。

然而云渺然想走,苏烟却不想走。

她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一败涂地?甚至连同自己的父亲,都遭受这样的凌辱?

她不甘!

她不服!

凤长悦凭什么?

她死死的瞪着凤长悦,却怎么也不知道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子。

事情不都是计划好的吗?一切都进行的好好地,这么多的权贵,都来这里了,这么多的人联合起来对付她,怎么她还是没有死?

甚至,连受伤都不曾?

一开始,明明不是这样的!

她好不容易劝服自己父亲攒动这么多人来对付凤长悦,并且暗中制造了各种各样的谣言,就是为了等着今天!

可是居然还是一败涂地!

她甚至将自己已经毁容的脸露出来,只是为了彻底打垮她!

怎么会成了现在这样?

她甚至能猜想到以后的日子!

灵州的人都知道她的脸毁了,也都知道她们苏家到了这般田地,她甚至难以想象以后怎么出门!

所有人都会笑话她,笑话苏家!

而这一切,都是凤长悦造成的!

苏烟眼中如同淬了毒,阴冷无比,而又带着几分疯狂,让人心生不安。

“凤长悦!你去死!”

苏烟忽然一声尖叫,随即就猛的挣脱周围人的牵制,朝着凤长悦而去!

她的神情有些疯癫,显然已经是处于崩溃边缘。

白色的灵力胡乱的朝着凤长悦而去!

巨大的灵力光刃,从半空横劈而下!

凤长悦猛然抬头!

找死!

她忽然身形一动,就敏捷如同猎豹一般,突袭而出!

双手成拳,闪耀着耀眼的灵力光芒,而后身形猛的跃起,直接迎上!

两道力量相撞!发出巨大的轰鸣声!

不得不说,苏烟虽然有些疯癫了,但是这一身的实力还是不容小觑的。虽然受了伤,但是这么久的调养,在苏家几乎倾尽全力的救治下,已经恢复了大半,除了脸上的伤痕难以痊愈之外,还是可以一看的。

这一招,又是在她极度疯狂的情况下施展,虽然混乱,但是威力却还在,甚至更加威猛。

因为她什么顾忌都没有了。

凤长悦右拳狠狠挥出!

像是利刃忽然斩断苏烟的攻击!

苏烟猛的喷出一口血!

然而这并没有让她惧怕,反而更加激起了她的战意,看着自己吐出的血,缓缓的笑起来。

虽然是带着面纱,但是不知道为何,众人看到这一幕,都是觉得一股凉意直窜脑门。

苏烟这笑容,实在是太诡异了…。

凤长悦目光一凝,随即立刻后退!

然而苏烟已经准备出手!

她周身的灵力忽然保障!像是疯狂的潮水一般猛的上涨!而她的身上,也开始散发出白色的光芒!

她忽然猛地抬头!双手做出奇怪的姿势!口中猛然一声低喝!

“风凌斩!”

随着这一声低喝,她周身忽然像是出现了一个漩涡,疯狂的吸收着周围的灵力!

而原本晴朗的天空之上,竟也忽然发生变化!

阴云从四面八方汇聚,狂风骤起!

从她头顶的阴云,忽然倾斜下来巨大的风暴!不过瞬间时间,就已经汇聚成了一股龙卷风!携带巨大的力量,从天边而下!直直落在这里!

而苏烟,还在疯狂的吸收着那能量,随着龙卷风的靠近,她的神色也愈发的疯狂,甚至眼睛也明亮了许多,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胜利的场面。

看到这一幕,众人都是呆愣,而后震惊不已。

“竟然是苏家的绝学‘风凌斩‘!她现在是疯了吗?听闻这一招,只有灵宗以上的强者才能施展,若是灵皇,则很快就会消耗光灵力的!一个不慎,脱力而死都有可能啊!她真的不想活了吗?”

“不愧是苏家最有天赋的苏烟,竟然能够勉力施展!但是就凭她现在的状态,恐怕难以成功啊!她是怎么想的?”

“还能怎么想?自己家族当面遭受这等耻辱,自己的父亲又受到了那样的对待。谁受得了?”

“话虽如此,但是如果不是他们想要先对付凤长悦,将人家逼急了,能走到现在这一步吗?说到底,还是自找的!”

这片的天空都变得有些暗沉,那股龙卷风迅速的凝聚!能量越发的狂暴!

若是有人能够看到此时苏烟的眼睛,就会看到里面此时已经是一片暗沉,几乎失去了理智只剩下了疯狂,不过,已经没有人顾得上她了。

这般动作,又引得云渺然心生不满。

今天的事情原本可以好好解决的,都是这个苏烟非要一次次的挑战他们的底线,并且一次次的闹开,才会造成现在这种难以收拾的局面!

如不是……他才懒得理会!

这种人,只顾及自己的感受,受到什么打击就崩溃,非要立刻报仇,用尽一切办法。

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那样的实力!

现在场上的人都在看着,说出去,也只是她斤斤计较,睚眦必报!不自量力!

然而苏烟此时哪里顾得上其他?

看到即将到来的龙卷风,她的脸上露出得意的神色,这种强大的感觉:真是太爽了!

如果能够看到凤长悦的死那就更好!

她继续催动着身体里的灵力,感觉到灵力已经接近枯涸,她慌忙掏出一大把丹药,胡乱的吞了,而后继续!

这一幕,很多人都十分无语。

她是没脑子吗?

这样做,只能对她的身体造成损害,如果严重了,还有可能影响她以后的修炼。

而现在,他们是在伽陵学院门前啊!苍离还在这里,怎么可能任由她胡来?

这么做,得不偿失!

正在此时,忽然一道人影出现在人群之外,看到这一幕,神色震惊。

“烟儿,住手!”

季明城清朗的声音沾染了几分焦急,看着那即将汇聚而来的龙卷风,满是惶急。

苏烟这一手,显然是想要拼了!

他原本不知道今天的事情,也不知道苏烟竟然暗中筹谋了这么多的事情。

只是往常,苏烟总是粘着他,今天一天都没有看到她。

他不过是随口一问,下人就慌张的不行,却不肯说话。

他才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好不容易打听到究竟发生了什么,心里也不知道是出于对谁的担忧,他就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

远远就看到天空开始有了异变,随即出现的龙卷风,更是让他心中惊怒交加。

苏烟竟然真的施展了绝招对付凤长悦!

他不知道现场还有着苍离等人的存在,只是一味的立刻赶来,等看到的时候,已经是苏烟即将出手!

他一下子就看到了微微仰着头站在那里,看着天空之上龙卷风的凤长悦,情急之下,竟是先喊出了这一句。

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苏烟真的伤了她!

然而他这一出口,才看到现场还有着苍离等人。

他下意识的松了一口气。

然而此时,苏烟的目光,正巧看来。

原本听到熟悉的声音,她心中是有着一丝欣喜的。

他终究是担心她的不是吗?

虽然她容颜毁了,但是这么多日子以来,他一直毫无怨言的照顾她,她发了很多次脾气,他也几乎从来没有反驳过,此时肯定是听闻了她的处境,知道她在这里受了委屈,才慌忙赶来的吧?

季明城的声音,让苏烟的神识有了一瞬间的清醒。

然而只是这一瞬,她满怀期望的看向他,看到的,却是他看向别人的目光。

担忧,怜惜,慌张,着急,珍视……

这一系列的情绪,一一闪过他向来温和的眸子,却像是利刃,捅进她的心窝!

直到现在,他担心的,终究还是那个凤长悦!

苏烟咬破嘴唇,嫣红的血液沾染到面纱上,显出几分凄艳。

然而比起她眼中的怨毒,这一切都不算什么。

看到季明城忽然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她忽然诡异一笑,随即收回目光,更加疯狂的催动!

想要她没事?

她偏偏要杀了那个女人!

看着凤长悦平静的面容,看着她精致的线条,看着她沉静如水的眸子,无一不激起她的怒火!

“去!”

她忽然死命一吼,那巨大的龙卷风就挟带着狂暴的能量,朝着凤长悦而去!

她黑色的长发随即飘扬,身上的衣服都猎猎作响!几乎下一刻,那携带着狂躁能量的龙卷风,就会将她席卷而去!

苍离冷哼,雄浑的灵力忽然凝成了一只巨大的手,上面浮动着隐隐的符文,透出一股难以言喻的强大力量,随即就朝着那龙卷风而去!

二者有了一瞬间的僵持。

而后,那只手掌就猛然扭断了龙卷风!

轰!

巨大的能量轰然溃散!

无数冲击波朝着四面八方而去!

下面的人纷纷遭受冲击,纷纷施展灵力抵御,然而即使是这样,也依旧能够感受到那巨大的能量冲击!

几乎将身上的皮肉都割下!

众人骇然,苏烟这一招,竟然能够有这般威力?

然而更让人无言的是,苍离竟然只是凭借着一只手,就轻松解决了它!

凤长悦紧紧地盯着上方的交战,心中忽然生出一股冲动。

这就是灵宗的力量!?

绝对的掌控!绝对的力量!

即使是那样的攻击,也能笑谈间灰飞烟灭!

这个世界,果然是属于强者的!

她紧紧的握了握手:终有一天,她不需任何人保护,也能抵抗所有!

站在最顶端,接受世人的仰望!

终有一天!

而这一切,都不过发生在瞬间。

苏烟脸上兴奋的神色还没有褪去,眼中就换上了震惊而惶恐的色彩。

这、这怎么可能?

她那一招是拼劲了全力才施展出来的!而且绝对威力强大!就算是灵皇,也绝对不好对付!

怎么只是在苍离手中,一个眨眼的功夫,就轰然溃散了呢?

她不甘而绝望的看着半空之中,逐渐消散的龙卷风,身体之内残余的能量也开始暴走!

噗通。

苏烟猛的跪倒在地。

一旁的苏德厚,早已经惊颤的说不出话,见此急火攻心,愣是眼睛一翻,昏了过去。

场面狼狈十分。

云渺然嫌恶的挥挥手,示意将苏烟抬回去。

虽然他不想搀和,但是也不能就这样把人丢在这里。

算了!暂且再忍一忍!

后面的人见此,终于小心翼翼的上前,将同样昏迷的苏烟抬走。

季明城先是彻底的松了一口气,而后看到苏烟昏倒,浑身血迹污泥的狼狈模样,眼底闪过几分微不可查的嫌恶,随即走上前去,将苏烟旁边的人都散开,自己蹲下来,将苏烟背起来。

众人看到这一幕,自然是各有想法。不过还是一片安静。

季明城背着苏烟,眼睛却是看向凤长悦。

“对不起。”

凤长悦脸色淡淡,眉梢带着几分冷厉:“管好你的人。虽然我对她的命没什么兴趣,但是……”

她压低了声音,微微一笑,一瞬间似有繁花盛开。

“但是,我也不介意脏了手。”

她往后退开一步,歪着脑袋,看着竟是有几分难得的少女的天真。

然而只有看到她眼睛的季明城知道,她心中翻涌的杀意。

她下达了最后的通告。

看着那冰冷的眸子,季明城心中一涩,又一酸。

像是被什么狠狠的揪住,扔到油锅里,而后又仍在雪地中一般,备受煎熬。

他有些贪恋的看了一眼她精致的容颜,而后收回目光,顿了顿,才低声道:“我知道了。你放心。”

随即离开。

他的步伐很慢,但是没有回头。

他很想回头,问问她是不是有事,有没有受伤,但是他没有资格问。

他现在,甚至连看她,都要想个合适的理由。

笑容忽然有些苦涩。

云渺然早就走在前面,不想看着一堆糟心事。

季明城跟在后面,无声无息。

渐渐地,他的脚步也变得坚定。

没关系,总有一天……

……

一切终于尘埃落定。

在场的人,也都纷纷告辞离开,诸位权贵在热切的表达了自己对凤长悦一击伽陵学院的歉意和和好的心思,得到了不会计较今天事情的回答之后,才忐忑不安而又心生万幸的回去了。

围观的人,也早就识相的离开了。

学院门口,很快就剩下了沈剑平和佘宁两人。

沈剑平是觉得今天的事情,确实做得不地道,才留下来,而佘宁,则是本着道歉一百次也一定要彻底处理好和伽陵学院关系的想法,频频示好,就是不肯走。

终究还是担心今天的行为,让苍离等人心生芥蒂。

不过幸而他比较明智,先前并没有怎么出头,一切罪名都让苏德厚担了,倒也无碍。

“今天的事情,还请苍离院长多多包涵啊。”

沈宁讪讪。

苍离没什么好气的睨了他一眼:“老夫可是没那么好的脾气。今天这一番闹下来,真是折腾的不行。我倒没什么,我长悦丫头遭受的损失,可是怎么算?”

佘宁连忙点头:“您放心,等我回去,必定会好好补偿一番的。您看,这……”

佘宁是财政大臣,为人圆滑,人缘极好,高居此位,这么多年以来,自然手里头是真的有宝贝的。

其他人的东西,苍离还不至于真的想要,但是佘宁……

倒是有东西,能给长悦丫头讨回来。

“听闻佘宁大人,之前曾经拍下过很多罕见的宝贝啊……”

佘宁心中咯噔一下,擦了擦额头的汗,笑的有点苦:“这个……这个,的确,要不您看看什么时候,去我那里看看?有什么喜欢的?”

苍离脸上的笑容,忽然就真诚了一些:“那真是多谢佘宁大人了。看来是真的是歉意真诚,那我们就不推辞了!”

佘宁笑的跟哭似得:“好、好啊……”

别人不知他可是知道!

苍离这老家伙,眼睛见的很,最是会挑宝贝。要是被他走一圈,那他基本上也就被脱一层皮了。

可是又没有别的办法……

“您看什么时候有时间,都可以去啊!”

苍离满面春光:“佘宁大人真是太客气了!”

凤长悦心中暗笑。

看来老师是早就计划好了的,能让他这般,必定是佘宁那里,真的有他想要的!

佘宁虽然肉疼,但是终究算是松了一口气。

沈剑平看向凤长悦,这少女今天倒是出乎他的意料。

“今日之事,多有得罪。改日若有需要我的,必定在所不辞。”

能让沈剑平说出这话,实在是不容易。

须知他和其他人不一样,他手中是掌握的军权,而且既然承诺了,那就必定会做到。

凤长悦有些惊讶,继而也就处之泰然了。

“多谢。”

不管需不需要,多一分助力,总是好的。

苍离满意的点头。

这也是他意料之中,沈剑平既然来,怎么能不从他身上拿点东西?

“还算有点人样。”

忽然一声闲散的话语,打破了几人的平静。

这话……显然是在说沈剑平啊!

谁敢这么跟他说话?!

几人扭头看去,却发现是一直呆在门口的那老者。

也就是一开始对沈剑平就不客气的那人。

沈剑平皱眉,随即拱手:“不知前辈究竟是谁?还望能够告知。”

他从方才就觉得这个人绝对不是普通人,但是着实是想不出奥斯帝国还有谁能够这样和他说话的,因此也就一直按捺,不动声色。

想不到现在,他又开口了,而且还是这么不客气。

苍离的眼神有些奇怪,看了那老者一眼,似乎想说什么,终究还是没说。

“走走走,今天的事情告一段落,咱们先回去休息。”

凤长悦奇怪的看了一眼那老者,心中暗自思量。

蒂亚立刻抬脚准备离开。

卡西尔也跟着想要进去,却被蒂亚一个回肘击中,痛苦的弯下腰。

“喂!你为什么又打我!”

蒂亚回了一个白眼:“老娘看到娘娘腔就浑身不舒服,不动手不行。”

卡西尔:“……小爷才不是娘娘腔!你知道有多少人喜欢小爷吗你!你给小爷站住!”

蒂亚丝毫不理,径直离开,气的卡西尔直跳脚。

“真是!真是气死小爷了!”

转眼看到凤长悦,卡西尔满脸受伤:“小悦儿,你说!你说!小爷我是不是风流倜傥人见人爱!你看看她,浑身上下哪里像个女人?说话粗俗,动作野蛮,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粗糙的女人!真是!气死小爷了!”

凤长悦直接忽视他,向着门里走去:“别挡路,让让。”

随即一把将他挥开。

卡西尔:“……”

这是为什么!

亏他还这么辛苦的回来帮她!

真是不是好人心!

卡西尔气的拼命的扇扇子,一身妖娆的红衣更加鲜艳。

衬得他眉目之间越发的生意盎然。

可惜没人欣赏。

苍离也紧随而上。

在凤长悦即将踏进门槛的时候,那老者忽然睁开眼,仔细的看了她一眼。

“你很好。”

凤长悦顿住,转头看去,却见那老者已经冲着沈剑平招手。

“你小子,给我过来!”

众人:“……”

沈剑平有点蒙。

苍离连忙催着凤长悦等人离开。

就连佘宁,都被塞进了门。

门口只剩下了沈剑平和那老者。

“您…。”沈剑平迟疑着开口。

那老者忽然扔出一个玉佩,不耐烦道:“过来!”

沈剑平接住那玉佩,随即猛的睁大了眼睛,:“您是!”

“别废话了!过来!”

沈剑平纠结着上前,仍然不可置信。

那老者抬头,露出一双精光闪烁的眼睛。

“你听着,凤长悦日后绝对不可限量。你以后,必定要倾尽全力相助。不管帝国之中,有谁想要害她,你都要站在她这一方。知道吗?”

沈剑平惊愕的睁大眼:“您的意思是……”

果然是有更高位置的人想要害她?

老者不耐烦的挥挥手:“别的你就别管了。以后沈家能不能起来,都看你了。以后也别来找我,坏了我的清净,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沈剑平眉头皱的死紧:“……是。”

……

王宫。

安静的大殿之中,幕帘之后,女子娉婷的身影缓缓浮现,保养得宜的面容上,带着几分淡笑。

“死了?”

那人跪在那里,声音飘渺。

“是。”

女子缓缓皱眉,而后又舒展开。

“也好。”

省的她操心了。

“听说这几天,步雨情绪有些低落呢。不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女子又陷入了沉思,眉间微蹙。

“你先退下吧。”她挥挥手。

那人很快消失。

大殿再次陷入一片安静。

“三殿下到!”

忽然一声禀告,将她惊醒。

扭头看去,一道颀长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阳光正好,逆光而立,看不清他的面容。

“母后。”

他的嗓音有些清淡,又好像有一丝疲惫。

“儿臣有事想要问您。”

------题外话------

居然也没人催更了,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