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36 她的连环局!

苏烟看到凤长悦的神情,心中得意,眸色怨愤:“那个男人,来历神秘,实力强大,也正是因为有他,你才能那般顺利的杀掉了其他人!现在当着众人的面,你敢不敢将他叫出来对峙!”

凤长悦没有说话。

“什么男人?”

“不知道啊,看来这其中另有隐情?”

“能让苏烟这般笃定,即使露出被损的容貌也要对付凤长悦,看来她真是有证据啊……”

看到凤长悦不语,苏烟得意一笑,只是扯动了脸上的伤口,那疼痛更是时刻提醒着眼前的凤长悦,究竟和她是怎样的仇敌!心中积怨更深!

“怎么?你不敢让他出来吗?还是心虚!?”

苏烟越发的嚣张,咄咄逼人。

凤长悦眸色深深。别说阿夜不在这里,便是他在,她也不愿因为这种事情这种人,而让他心烦。

她一个人,也可以处理好。

她不能永远靠着他。

只有变强,才能和他靠的更近。

若是现在这种局面都无法掌控,那么她何谈去找他,更遑论成为能够和他并肩而立的人了。

“凤长悦!你为什么不说话!那个男人,容貌丑陋,我可是记忆深刻的很!想必蒂亚,你也不能否认吧!?”

苏烟微微扬起下巴,眼神之中带着不屑的看着她们几人,似乎已经看到凤长悦无言以对,一败涂地的样子!

“而后来,虽然我昏迷了,可是听说……他可是一直和你在一起的啊!现在怎么连个人影也没有了?不过,别以为你们做的事情就可以这般被掩盖了!要么,今天让他出来,要么,你就承认,跪下认错!”

苏德厚闻言眼睛一亮:怪不得烟儿一直这般理直气壮,原来真的还有证据!看凤长悦没有直接反驳的样子,显然是真的有这回事!

是啊,她一个人,自然是无法将那么多强者全部杀掉的。而如果还有一个神秘人,就不难解释了!

这番话出来,现场陷入一阵诡异的安静之中。

毕竟现在争论的焦点在凤长悦和苏烟等人身上,此时任何一方拿出更加有利的证据,都会是决定性的!

苏烟敢说出来,而且是凤长悦那边的人,那么必定是真的了!

人人都看向凤长悦:她为何不说话?

然而凤长悦此时心中则是另有打算。

阿夜的身份,就连她也不是十分清楚,虽然先前已经有了猜测,可是终究不能张扬出去。而且阿夜自己也似乎是好不容易才抵达的,在离开之前,他的身体已经受了很重的伤,她绝对不能在此时给他增添麻烦。

无论如何,出于对她自己,还有对他的保护,她都不能承认他曾经出现过。

她神色一定,眼睛之中似乎有光闪过:“你说的那个男人根本……”

“根本就是小爷我啊!”

一道红色的身影忽然如同微风吹来一般,轻飘飘的落下,挡在凤长悦的身前。

“唰!”的一声,展开了一柄扇子,挡住了妖孽般的容颜,只剩下一双波光潋滟的桃花眼。眼角分明还带着几分魅惑的笑意。

“说的那个神秘男人,可不就是小爷?想不到多日不见,苏大小姐对在下还是这般牵挂,真是让小爷好生感动啊……”

虽然是男人,但是这般风情,倒是醉了一众人等。不少人都震惊的睁大了眼睛,有些迷恋的看着那一双似乎能让人迷醉在里的桃花眼中,即使只是一双眼睛,却也能够想象到这究竟是一番怎样的绝顶容颜。

然而来人却对此视而不见,只是一句话的功夫,就忽然身形一转,转过身去,冲着凤长悦温柔一笑,眼神几乎能够溺死人。

“小悦儿,这么多天不见,可是想我了?”

小悦儿……

凤长悦自动将这句话过滤了,面无表情的往后退了一步,避开了他即将攀上她手臂的爪子。

“看不见的时候,我倒是过的很好。”

卡西尔顿时一副手上不已的样子,眼睛里似乎要滴下水来,看的远处的几个少女一阵心疼。

“小悦儿,你怎么可以这么无情,这么冷酷,亏得我知道有人欺负你,专门跑过来。你知道中间我累死了几只六级灰灵雁吗?”

卡西尔眨眨眼睛,似乎有着百般委屈,看着倒像是凤长悦是负心的那一个。

顿时有不少少女都气愤不已的看着凤长悦:这般好男人,居然还不知道珍惜!

“哦?可能你需要减肥了吧。”凤长悦冷冷道。

卡西尔:“……”

这女人还真是不好对付!真不知那位是看上她什么!

卡西尔哀怨的瞟了她一眼:“真是狠心啊!亏我这般担心你!”

“骚包。”

忽然一声更加冷酷的声音传来,打破了卡西尔满脸的悠远。

他眼角跳了几跳,终于忍耐住,缓缓转头,看了蒂亚一眼:“总比男人婆强!”

蒂亚毫不在意,鄙夷的眼神从上到下的扫荡了他一圈,就在卡西尔都要受不了的时候,才挑了挑眉:“不仅骚包,还幼稚。”

“……”

他就知道这蒂亚嘴里吐不出象牙!

卡西尔满脸幽怨的看向凤长悦:“小悦儿……”

凤长悦神色淡定的再一次避开他,而后终于开口问道:“你怎么来了?”

卡西尔一笑,却是透出几分懒散:“这不是听说有人欺负你吗!还听说有人说我是你身边神秘的男人。为了我的名声,只好出来了!”

说着,他终于站直了身体,目色闲闲的看向苏烟等人。

“怎么,就是这些?”

他说的话是非常寻常的话,可惜,语气实在是太过闲散,甚至带着几分不以为意,像是上位者的无心垂问,让苏德厚等人都决出了一股高高在上的慵懒,于是一下子不满起来。

原本看到他惊艳的神色也全部都收起来,换成了怀疑的神色。

“烟儿,这就是你说的,在凤长悦身边的那个神秘的男人?”

苏德厚开口问道,同时也打量着卡西尔。

这模样,怎么看,也不像是“强大”……

苏烟先是惊愕,继而是愤怒。

“他才不是那个那男人!”苏烟尖声道。

她说的分明是那一个虽然丑陋,但是气场强大的男人!怎么会是这个人!

“哎,苏大小姐,说话之前可是要考虑清楚啊。”卡西尔摇着扇子,妖孽的容颜若隐若现,眼角却是染上了几分犀利,“你说我不是?我就不是了?我可是一直跟在小悦儿的身边啊,当然,也看到了你是怎么耍手段,欺负我们小悦儿的。你可不要耍赖。”

苏烟气的肺都疼了:“我说的根本不是你!你是个什么东西!?”

卡西尔眸色忽然一变,这苏烟可真是口不择言。原本还以为不过是心眼多一些,现在看来,还非常的没有自知之明啊。

卡西尔收敛了神色,添了几分肃然,竟也让人不可小觑周身气势。

“怎么?苏大小姐这是不承认?需要我一一赘述当天的事情吗?比如,你那一天穿得是什么,又用了什么灵宝,并且,是怎样连同季明城,连累我们小悦儿,甚至最后惹来强敌的吗?”

卡西尔每说出一个字,苏烟的脸色就变白一分,最后已经是一片惨白。

卡西尔却是没有放过她的打算:“还有,你是怎么被那些……”

“住口!你给我住口!”苏烟气的浑身颤抖,已经难以控制自己,看着卡西尔脸上的笑容,恨不得上去撕了他!

他居然还敢提当天的事情!那是她最深刻的噩梦!

看到苏烟反应这么大,卡西尔随意笑笑:“怎么?只准你说,不准别人说吗?”

而卡西尔的话被苏烟打断,看着他的神色,又是引起了诸多猜测。

苏烟为何这般大的反应?看样子这男人是真的知道什么。也就是说,他是真的在现场的。

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会让苏烟这般?

刚才他说了什么“被那些……”,是哪些?是什么人?做了什么?

看到苏烟即将崩溃的模样,很多人开始心中盘算,不少人都是神色微变。

这模样,倒是像极了被……

现场忽然更静了。

只是这安静却让人尴尬不已,尤其是对于苏烟来说,简直如同炼狱。

周围人的目光,她再清楚不过是什么意思。

她想要大叫,想要挖去那些人可恶的眼睛!想要这里所有的人都死的干干净净!

“啊!”

她忽然捂住头一声尖叫。

凤长悦蹙眉,苏烟失踪的那一段时间,是被傀儡之王掳走了,看样子确实经历了什么,导致精神都是有些问题了。

不过,她没有兴趣知道那些。

“现在,你想要找到的人,也已经在这里了。有什么话,都可以说出来了。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而我,又究竟有没有做过那些事情!”

凤长悦脊背挺直,无风自动,一身淡青色的衣衫,简单勾勒出她纤细的腰身,周身凛冽的气息几乎将周围的空气都冻结,然而她眼中却又似乎生出火焰,要将这一切污蔑全部燃烧殆尽!

“就是说啊……小爷我可是好不容易才赶来的,可不要浪费机会啊!”卡西尔眨眨眼睛,看着苏烟,似乎很是期待。

“我说了,我说的男人不是你!”苏烟愤怒大叫,死死的盯着凤长悦,“你不敢让那个男人出来是不是?你心虚了是不是!”

凤长悦忽然没什么笑容的笑了笑:“先前要找人的是你,人来了,你又说不是。你是不是觉得这样胡搅蛮缠,就会赢得胜利?劝你还是省省心吧。今天这事情,就算你不想追究,我也会追究到底!我凤长悦,不是随便任由人泼脏水的!”

苏烟指着卡西尔:“他根本不是哪那个男人!”

凤长悦扬眉:“哦?那你说的是哪个男人呢?长得什么样子?”

苏烟被气昏了,当即道:“那个男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而且长得也很丑!而且分明是你的人,对你百般照顾!你敢不承认?!”

凤长悦眉目不动:“那好。我们可以问问,究竟进去的时候,有没有这么一个人。看看你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虽然进入照壁阁之中的人,有一些已经离开了灵州,但是还有一些是四大学院的学生,只要将他们找来,一个个的问,总能得到事实。

那个人若是真的存在,是一定会从入口进入的不是吗?

凤长悦的话中深意,在场的人都是再清楚不过,也没有什么理由反对。

毕竟那么多人,只要真的那个男人出现过,总会有人看到。也不可能没一个人都帮着凤长悦。

凤长悦勾唇:“你觉得如何?”

旁边的人纷纷点头:“这个方法倒是可行。”

“说不定真的可以找到真相。”

“是啊,如果凤长悦真的是做了那样的事情,肯定会有帮手的。只要有人承认见过那个男人就好了!”

卡西尔在一旁听着,忽然心中一跳,有些担忧的看了凤长悦一眼。

虽然他是跟在后面的,可是他也知道,那位带着凤长悦登上天梯的时候,是当着众人的面的啊!

凤长悦当时昏迷,她该不会不知道吧!

如果真的有人承认了,那他不是白来了!

亏得他听说了消息立刻赶回来!如果就这样暴露……则是前功尽弃啊!

凤长悦觉察到卡西尔的目光,只是低声道:“放心。”

若是没有十足的把握,她不会这么做的。

苏烟垂下眼睛,仔细想了想。当时她昏迷了,所以也不知道后面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是她不会记错,她身边,从一开始就有一个男人的!

虽然不知道最后那个男人去了哪里,可是总不会凭空消失的吧!

她抬头,狠狠道:“好!就找人来对质!”

苍离在一旁听着,到此也忽然扭过头去,看了凤长悦一眼。

他虽然没有见到,但是心中猜测,定是那位了。

也不知他是如何万里奔袭,抵达凤长悦身边的,可是,他一定是出现过的,而且先前确实是有人见到他抱着凤长悦上了天梯,就连他,也是听说了这个事情之后,才上去的。

长悦丫头怎么这么肯定?

她不怕暴露吗?

凤长悦却淡定的很:“为了避嫌,我认为还是找北星学院的人来作证,如何?”

她看着苏烟,淡淡问道。

苏烟下意识就要答应,可是看到凤长悦胜券在握的样子,忽然又犹豫了。

万一……北星学院的人,也已经被凤长悦控制了怎么办?

“不行!我看还是找守护照壁阁的人!”

他们是属于王室的,必定不会听凤长悦的!

而且这些人,一定是知道有没有人混进去的!

凤长悦神色轻松:“好!”

她等的就是这句话!

出来的这一段时间,她已经搞清楚了当时发生的事情。

在她昏迷的时候,阿夜当着很多人的面,带着她登上了天梯。

确实很多人都知道他的存在。

不过……可惜,那些人之中的大部分,都已经死了。

海涅学院的人,在里面几乎全军覆没,而剩下的北星学院的人,虽然没有搀和进去,也有很多人生还,可是,他们最大的缺陷,就是没有人见到他的真容!

而且,阿夜到来和离开,都是悄无声息地。

他们无论找到谁,都无法找到这个人!

而且这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她能够借此机会,让苏烟和苏家,一同覆灭!

他们若是找到那些照看照壁阁的人,就是他们自找死路。

“现在就可以去请。我在此——十分期待。”

凤长悦清朗的声音此时在苏烟的耳中,无疑的最痛苦的折磨。她恨声道:“你等着!”

她一定会找到那个男人,而后将一切都揭穿的!

凤长悦,终究会死在她手里!

苏烟只顾着怎么对付凤长悦,却没有注意到一旁苏德厚的担忧。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有些不安。虽然自己女儿很是笃定,可是看到凤长悦的样子,他却更加担心。

这个凤长悦,绝对不简单。

一不小心,他们就会栽了!

“烟儿…。”

他出声想要先劝阻苏烟,毕竟今天只要紧咬凤长悦就行了,若是再有变故……

可是苏烟哪里听得进去?

“即刻派人去请示,问问看,当时有没有这样一个人进去。”

沈剑平终于开口了。

旁边有人低声应了。

他神色凝重,今天这事情,终究还是闹到陛下那里了。

“不必去问了。本王证明,当时她身边,确实没有人。”

淡漠的嗓音,还带着几分不可侵犯的尊贵,分明只是淡淡的一声,却让在场的不少人都面露惊慌,而后猛的转头看去!

随即,纷纷跪倒!

“殿下!”

面前站着的人,瞬间倒下了一大半,而剩下的人都愣住了。

不少围观的人,看到那冰雪般的容颜时,都是有些迷糊,而后猛然回魂,都是连忙跪倒。

“殿、殿下!”

羽千宴!

他怎么来了?

凤长悦蹙眉。

羽千宴并没有走近,只是眸色淡淡,狭长的眸子一一略过那些他熟悉或者陌生的面容,最终停留在她身前停顿了一下,随即转开。

没有一丝视线,真正落到她身上。

“原以为是什么事情,居然让半个灵州的权贵全部出动,来此一看,却原来不过是为了逼迫一个女子。怎么?帝都最近太平,你们都很闲吗?”

他轻轻淡淡,于其他人则是重雷砸下,几乎要腿软瘫倒。

三王子殿下是明确的帝国继承人,若是做了什么事情惹到他,那才真是犯下了大错!

而且他们今日作为,确实有些…。

可是他怎么会来这里!?

这一切问题,他们都不敢问出口,只得诚惶诚恐的谢罪。

“殿下息怒。”

羽千宴手负于身后,颀长的身形看着有些消瘦,唯有一双眼睛,仍然淡漠如雪。

“伽陵学院乃是帝国四大学院之首,何时竟轮到你们前来兴师问罪?若是有任何怀疑,皆可以通过正当手段解决,谁给你们的胆子,竟然闹到这里?惊动了半个灵州?”

他面色沾染了几分冷肃,看着让人心生敬畏,不敢反驳。

“还是有人以为,自己当真可以在灵州只手遮天?嗯?”

“殿下息怒!”

羽千宴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是惊出一身冷汗。

若是其他罪行尚且不必担心,可是若是被扣上了这样的帽子,无疑是找死!

谁敢当着他的面,说自己在帝都只手遮天?

这不是活腻歪了吗!?

“殿下!”苏德厚跪倒在地,满脸皱纹抖动,“殿下明鉴!老臣实在是没办法啊!您看看,老臣唯一的女儿,竟然被人伤成了这般模样,让老臣如何能够接受啊!若是今日不能将罪魁祸首缉拿,老臣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的啊!求殿下明鉴,还我们一个公道啊!”

苏德厚一开口,剩下的人纷纷效仿。

“殿下!您一定要明鉴啊!若非我们的孩子死的那般凄惨,我们也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啊!给我们一百个胆子,我们也不会专门来伽陵学院寻衅滋事啊!”

在场哭嚎声一片。

羽千宴声音有些冷:“照壁阁之中危险重重,死伤最是正常不过。你们现在这般作态,是给本王看的吗?还是做给王室看的?”

众人更加噤若寒蝉。

这罪名,他们是一点也不想担!

“不、不是的……”

就连苏德厚,此时也乱了阵脚。

羽千宴虽然常年不在灵州,但是绝对拥有着话语权。

别说这些人,便是当今陛下,也得重视他的意见。

若是被他盯上,那必定是要遭遇劫难了!

毕竟他们再厉害,也厉害不过王室!

有些人已经暗暗后悔,看这样子,分明是护着伽陵学院的,他们为何要来掺一脚!

羽千宴抬头,周身更冷。

苏德厚见此,终于豁出去,大声道:“殿下!老臣如此,实在是有苦衷的啊!”

“说。”

羽千宴看了他一眼,没什么表情。

苏德厚心一定,转而怒指凤长悦:“殿下!都是她!是她在照壁阁之中,杀害了许多的人啊!您莫要被她骗了!照壁阁再危险,也是王室开放的,死伤也不会这般严重的不是吗?您要明察啊!”

苏德厚大胆的说出照壁阁乃是王室之物,就是笃定事情牵涉重大,羽千宴必定会站在王室的角度!

他总不能承认,照壁阁之中,就是那般危险吧!

那样将王室置于何地!?

苏德厚看着羽千宴:赌的就是这一把!

然而下一刻,羽千宴的话,却彻底粉碎了他的幻想。

他听到那个始终平静淡漠的男人开口。

“是因为本王得到了传承,才会导致照壁阁崩溃,继而造成那样的死伤。若是有错,自然算在本王头上。你们这般为难一个无辜的人,可是想过后果?”

他说,是因为他,都是因为他。

他说,若是有错,都算在他头上。

他说,他们为难她,可是想过后果?

凤长悦忽然觉得心中堵塞,看着羽千宴远远的身影,也仿佛感受到了一股凄冷。

她闭了闭眼。

这份情,她始终是要还的。

她欠不起。

“殿下。”

她忽然开口。

羽千宴的目光,终于落在她身上。

轻飘如同无物的从她的容颜上略过,心中稍安。

她没事。

“怎么?”

他的嗓音没有任何的不同。

凤长悦上前一步:“殿下,我有话要说。”

羽千宴虽然不知她要说什么,却还是点点头:“你说。”

凤长悦顿了顿,道:“照壁阁之中,很多人的死伤的确是另有它故。”

此话一出,现场一片死寂。

就在苏德厚以为她要承认什么的时候,她清朗的声音随即传遍整个空间。

“因为,我也曾遭遇暗杀。而且,不止一次。”

羽千宴下意识的想要开口问些什么,可是话到嘴边,全部都咽了下去:“哦?”

一点多余的神色都没有。

凤长悦点头:“是的。我一共遭遇了两次暗杀。一次,是忽然掉落的时候。一次是出来之后。那一次,很多人都看到了的。”

羽千宴不用回想,都知道她说的是什么。

“没错。那一次,的确很多人看到,包括本王。”

凤长悦抬眸:“那一次暗杀,多亏了师父,才没有让他得手。可是,就在我以为,这一切都已经结束的时候。偏偏又来了第三次!”

第三次!?

羽千宴皱眉:“第三次?”

凤长悦目光从下面跪着的人身上扫过,声音忽然凉凉的,带着几分彻骨的寒意。

“是的。这第三次,就在殿下您的面前!”

羽千宴一怔。

凤长悦湛黑的眸子里,似乎有光在闪,眉目之间却又一片沉凝的冷清,让人不自觉的信服。

“这第三次,正是——借刀杀人!”

“有人想要我的命,便早早策划了这一系列的事情。想尽一切办法拿下我的性命。并且从外面找了很多不明身份的人,在灵州几乎没有人能够找到他们的踪迹,来暗杀我最合适不过。而且那些人都被暗中下了药,在即将说出幕后指使的时候,都会爆体而亡。”

“不过他们大概没有想到,即使已经想尽办法,布下一层层的网,我依然能够活着逃出照壁阁。”

“于是,他们终于又想出了这一招,想要用舆论和谣言,操控权贵来谋杀我。”

“这么多人的死伤,总会牵涉到一些世家大族。而这些人,是最好的武器。”

“我一个人,纵然身后有伽陵学院,也未必能够抵挡这么多人的讨伐。到时候,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用谣言将我杀了。”

听着凤长悦的叙述,很多人都开始清醒过来,而后明白了什么,都是惊出一身冷汗。

竟是有人布下重重暗局,准备将凤长悦斩杀!

一层层,一局连着一局!

竟是有人铁了心拿她的命!

而他们,竟是被人当做了匕首!

真是好毒的心思!

然而这话听在苏烟的耳中,却不过是推脱责任的谎话罢了。

当即没有注意到自己父亲的神色,怒声道:“你胡说!分明是你自己做的错事,竟然还想出这样多的理由来逃脱罪责!真是好毒的心思!”

“烟儿!住口!”苏德厚一时也顾不得什么了,当即喝止了苏烟,脸上惊怒交加。

若是再追究下去,必定会查清楚一切的!

他不能让她说下去!

苏烟尚且不知自己为何被训,一时有些难以控制:“父亲?!你、你让我住口?!”

苏德厚已经跟不上她,连忙镇定了情绪之后,道:“原来如此。竟是我们误会了凤小姐。那不如今日之事,暂且了了吧。老夫先给你道歉,这事,且不要继续追究了吧?”

苏德厚态度转变之快,让众人都是一头雾水。

沈剑平看着他,忽然暗中做了个手势。

羽千宴看到了,也并未阻止。

凤长悦笑笑;“苏大人急什么?我还没有说,那人是谁呢。”

苏德厚身体一颤,却是不敢再说话。

羽千宴眸色微闪:“那你可有什么怀疑对象?”

凤长悦忽然一笑,极冷。

“自然!”

“那人就是——八百里红原的第一世家之主,多年未曾现身,却和我有着深刻仇恨的——上官元!”

苏德厚腿一软,瘫倒在地。

佘宁在一旁,想要上去扶,眼睛一转,却是没动。

苏烟艰难的扶着他,却因为身体虚弱,而双双歪倒在地,看着好不狼狈。

羽千宴神情微动:“上官家?”

凤长悦肯定的点点头,随即扬声道:“上官大人,这场戏,看的可是过瘾?”

她这一声,直让人惊出一身冷汗。

上官元,竟然是在这里吗?

这怎么可能?

众人纷纷惊疑不定的转向看四周,想要搜寻到上官元的身影。

忽然,一个东西被扔了出来,狠狠的砸在地面上!脱出一道血痕!

前面的人纷纷跪着往后退去,惊慌的看着那东西,仔细看了才忽然惊叫道:“天啊!这是谁?!”

这时,人群推开,才看清这竟是一个人!

纵然满面血污,却仍然有人眼尖的认出来,尖叫道:“是上官元!”

“什么!?”

“是他?”

“怎么刚提到他就出现……”

众人议论纷纷,而迅速,所有人都看向了凤长悦!

先前扔出来的方向,正是凤长悦身后的伽陵学院!

此时再看凤长悦,脸上竟是一片寒霜!显然是早就准备好了这一切,将上官元早早擒住,而后一直挟持,让他看到了这一切,等到揭发的这一刻,才终于让他现身!

“唔!唔!”

上官元长时间被束缚,此时已经连说话都困难了,但是仍然在试图挣脱。

身上已经满是伤痕,但是他并不在意,只是一味的哀嚎着,似乎受到了什么惊吓,此时仍然处在一种极度恐慌的状态之中,也顾不上去理会其他人的目光。

看着这一幕,众人都是明白了什么,纷纷看向凤长悦。

“这是……”有人低声询问。

“这就是大名鼎鼎的上官家主,上官元。也是这一系列阴谋的主使。”

凤长悦黛眉微扬,像是划破了长空,留下一色清淡而冷厉的光。

“先前在暗杀我的人身上,找到了上官家的信物,也证实了是他们特有的秘法,才能够在说出真相之前,让人暴体而亡。证据——都在这里。”

她摊开手,纤细白皙的手掌上,静静的躺着那个玉石。

正是先前,从南宫叶身上掉落的。

羽千宴神色一震。

那分明是母后……

凤长悦看他的神情,就已经知道他在想什么,似是不经意道:“这东西,经过询问,是上官元从他妻子那里得到的。似乎是偷偷从宫中什么地方拿来的。不知殿下可是认得?”

羽千宴觉得喉咙有些堵:“认得。这是宫中之物。”

而且,是母后之物。

可是,现在怎么……

凤长悦似乎没有看出他的异常,看了一眼仍然在痛苦哀嚎的上官元。

“听闻早些年,上官大人的夫人,可是经常进出宫中啊……这东西,若非我仔细询问,还真不知,到底是谁的东西呢。”

羽千宴看着她精致容颜上,似如冷霜的凌厉,忽然觉得一暖,又是一寒。

她这是,在还他的情。

她一点点,都不愿欠他的。

她可以为那个男人出生入死,是出于情,也可以为他暗中筹谋,却是出于义。

他闭了闭眼,再次睁开眼睛,却仍然觉得心中微涩。

随她吧。

他很快收拾了自己的情绪,问道:“你确定?”

凤长悦轻轻点头:“自然。这是他亲口承认的。”

随即,她走到上官元身旁,在距离他一米之远的地方站住,冷冷的睨了一眼他身下的血痕,抬脚避开。

脏。

她问道:“上官元,你是否承认,这事情,都是你的指使?”

上官元一下子似乎听到了什么可怕的声音一般,立刻拼命的点头!

“从进入照壁阁之前,一直到出来,还有今天的讨伐,是不是都是你暗中推波助澜?”

“呜呜……唔!”上官元躺倒在地,几乎动弹不得,可是仍然在死命的点头!似乎生怕回答的晚了,就会受到惩罚一般。

周围的人开始神色变幻,听着这一切,都是感慨不已。

就连早早猜到这一切的苍离,看着她纤细的身影,也忍不住心生怜惜。

原来她一切都知道。

只是默默忍耐,一直等到现在才说。

卡西尔在后面,一时愣住。

他倒是没有想到,这其中还有这诸多事端。

不过这丫头,倒是挺聪明……

看来他不用担心,以后她到那个地方,任人欺凌了……

而凤长悦的话还没有结束。

“那,还有什么人?是和你一起的?”

凤长悦缓缓问道。

上官元立刻挣扎着起身,眼睛扫到一处,随即开始吼叫:“唔!唔!”

因为惊吓过度而且受伤,他现在话都说不了了,只能这样表示。

凤长悦神色一定,缓缓转过身去——

一道人影,忽然挡在了她眼前。

“真是好心思!在下今天可算是见识了。”

在苏烟旁边的白衣男人,此时终于移动步伐,并且再次开口,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只是显然没有什么善意。

他一说话,凤长悦就明显感觉到苍离身上的气势一下子变了。

他站在旁边,都能感受到苍离正在努力压制着自己的愤怒。

她微微蹙眉,探究的眼神从那个男人身上扫过。

寂静是什么人竟然能够让一向宽厚温和的老师这般反应?

苍离平素虽然看似喜欢闹腾,但其实温和大度,真正生气的时候很少,何况此时这种,显然是不共戴天的仇恨才会有的激烈的恨意啊。

“师父…。”她低低的喊了一声。

苍离似乎一下子惊醒,眼神猛的收回。

等看到凤长悦有些担忧的眼神,他才注意到自己的失态。

苍离勉强笑了笑,只是很是勉强:“怎么?”

凤长悦安抚的看了他一眼,随即就听到那男人笑道。

“多年不见,师兄可还好?只是看师兄这徒弟,虽然性子和师兄有几分相似。只是这手段,倒是比师兄凌厉许多啊。”

师兄!

凤长悦顿时心中生疑,此人看起来似乎竟是老师的师弟?

可是师父似乎很是痛恨他,这其中……

苍离一声冷哼:“老夫一生独来独往,可是没有什么不干不净的师弟!这声师兄,还是免了!”

苍离这话一出,让原本猜测两人关系的众人都是一阵迷惑。

这二人,显然有着什么隔阂啊。

而且,苍离显然一点面子都不给他,必定是曾有什么恩怨啊……

那白衣男人眼中似乎有阴狠之色一闪而过,只是转瞬就恢复如常,笑着摇摇头。

“多年未见,师兄竟然还是这般脾气,真是要改一改才好啊。否则,真是不知,还会遭遇何等境况呢。您说呢?”

显然是话中有话!

凤长悦已经感觉到苍离的精神力都在震颤了!

显然下一秒就准备出击!

凤长悦虽然不知这其中有什么恩怨,只是显然,现在不能让老师中了他的激将!上官元的事情,还没有结束!

她豁然转身:“上官元!究竟还有谁,是和你一起的!?”

“唔!”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