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34 千夫所指!

“哼!真是好大的口气!”

苏德厚一声冷哼,面露不屑。

“小小年纪就已经这般飞扬跋扈,现在就已经胆敢做出这等事情,将来不知道还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那也轮不到你来管!”

忽然一声雄浑有力的声音传来,众人心神一凛!

中间的权贵们全部都抬头,神色各异却都不约而同的紧紧盯着门口!

这一次,就连面色无波的沈剑平,和在一旁沉默以对的佘宁都看去。

只见高大恢弘的学院门里面,突然出现了一道人影!

此时阳光正好,那人在门下,看不清容颜神情,但是众人就是莫名的感觉到一股难以言喻的威压,仿佛多说一句话,就会面临绝对的惩罚!

被他这中气十足的声音震撼住的众人愣了一下,才纷纷反应过来——

苍离!

伽陵学院的院长!也是凤长悦的老师!

苍离出场气势十足,还未看清样貌,仅仅是凭着一道声音,就已经将前面这些站着的权贵震得胸腔内一阵剧烈的颤动!

有些境界强一些的还能强撑着,但是大多数都是瞬间白了脸,几乎一口血喷出去。

中间的人纷纷惊愕的抬头看去,眼中难掩震惊!

苍离竟然第一面就这般霸道!

还未和他们进行任何的商议,甚至连他们为什么前来都没有问,竟然直接给他们来了一个下马威!

这显然是要护凤长悦!

而其他围观的人则并没有受到能量波及,但是也感觉出了苍离身上难以逾越的气势,纷纷住口安静的看着,眼中既有敬畏,更有崇敬!

在众人各不相同的注视的目光之中,苍离脚步一迈,直接站在了凤长悦的身前。

“老夫倒是想看看,是哪个想要欺负我苍离的徒弟!”

苍离站在那里,目光如同炽热的火焰一般才能够众人的身上缓缓灼烧而过,不怒而威。

凤长悦鲜少见到他这样子,但是心中却是知晓这是为何,心中一暖,清亮的眸光更是如同清亮的水流一般,从那些人之中淌过,似乎能够看穿人的内心!

有一些人看到这一幕,都是微不可查的往后退了退,将自己的身形隐去。

苍离一出来便是这般架势,摆明了是要护着凤长悦的。

苏德厚等人自然是清清楚楚。

若是平时,他们自然不愿招惹苍离,但是现在……

苏德厚的眼底有一瞬间的暗光闪过,随即恢复了常态。

“原来是苍离院长。先前我们派人通传有要事拜访,却迟迟没有人出来,反而只是一个随便找了一个看门的应付我们。在下还以为,苍离院长您不在学院了呢!否则,怎么可能指导下面的人做出这等有辱名声的事情来。您说是不是?”

苏德厚脸色不变,瞬间将事情重新描述成了一个版本,不知情的人,还真以为是伽陵学院怠慢而来他们呢。

这番话说的看似客气,实则字字都在暗讽苍离教导无方,伽陵学院毫无规矩!

凤长悦眉色一厉。

沈剑平也蹙眉。

那个老者还在神色悠闲,只是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嘴角似乎有了一丝笑,似是嘲讽,又似不屑。

见苏德厚竟然这般带刺,就连一同来的佘宁,都有些诧异的看了他一眼,而后连忙打圆场,哈哈一笑:“苏大人这是说的哪里话?伽陵学院这么大,苍离院长就算是再神通广大,恐怕也不能照顾到每个地方吧!偶尔出现一次失误,也是可以理解的哈哈……”

苍离忽然打断佘宁的话:“老夫虽然上了年纪,但是还没有到眼花耳鸣的程度。纵然先前老夫是真的不知道,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老夫想不出来都难啊!”

一句话,瞬间让在场的某些人心生尴尬。

他们这将近二百人,无一不是世家权贵,何时曾经这般堵在门口,还平白等了那么久!

苍离神色淡淡,语气嘲讽:“什么也不说,就要老夫把徒弟交出来,还率领了这么多人,让这么多人来围观,堵在我伽陵学院门口,分明是要找我麻烦,还想老夫笑脸相迎?真是笑话!”

“苍离院长真是快人快语。”苏德厚此时也是顾不得其他了,双手笼在袖子里,“既然如此,咱们明人不说暗话,就将所有的事情都说清楚好了。我们今日来,就是为了给我们的孩子讨回公道!”

苍离冷哼:“想要给你们的孩子讨回公道?那就说说,为何来我伽陵学院!?”

苏德厚阴狠一笑,带着毫不掩饰的愤恨:“我们来,自然是因为——她!”

他忽然伸出一只手,笔直的指向凤长悦,眸色阴狠如同毒蛇:“凤长悦!”

凤长悦毫不畏惧,向前跨了一步:“把话说清楚!”

她的声音之中如同携带了冰霜,带着凛冽的寒意直扑苏德厚!

苏德厚被她湛黑的眸子定住,瞬间觉得背后一阵冷汗,然而随即,他就用更加狠厉的声音说道:“我们来,自然是要说清楚的!凤长悦!你敢不敢承认,照壁阁之中,大量人员的死伤,是和你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的!为了得到里面的宝物,你竟是不顾一切,将其他有威胁的人全部斩杀!而你可知,那里面,大多是世家子弟,都是各大家族最有潜力的少年少女。你可知,因为你的一己之私,就毁了那么多人!毁了那么多家族!你说,这帐我们不找你算,找谁算?!”

众人震惊!

原来今日这么多的权贵来此,竟是因为凤长悦做了这样的事!

虽然世家贵族权势极大,但是这是个强者为尊的世界,一个家族中能够出来一个强者,甚至能够让整个家族都再上一层楼,也因此,那些最有天赋的子弟,会受到家族的重视,不遗余力的集合最好的资源去培养。

一朝死亡,不得不说是巨大的打击。毕竟天才不是说有就有的。而培养出一个强者,更是不知哟啊消耗多少人力物力!

方才苏德厚的意思,似乎是…。因为凤长悦,才导致照壁阁之中那么多世家子弟的死亡的?

难怪各大家族都坐不住了,纷纷集合起来,一同前来讨要说法!

凤长悦目光沉凝:“照壁阁之中,危险重重,是任何人都知道的。他们自己想要进去,想要获得宝藏,自然就要做好死伤的准备!况且,你又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他们的死伤,是和我有关的?!”

凤长悦的话一出,众人眸色再变。

是啊,照壁阁是绝对危险的地方,就连他们这些普通人都知道,更何况这些人?

他们既然选择进去,就必定是做好了准备的啊!

苏德厚冷嗤。

“照壁阁是帝国王室传承千年的珍宝,以前只有王室子弟可以进去,这是第一次允许其他人进入。而既然肯开放,必定是有着一定的保证的。正常来讲的话,绝对不会死伤这般严重!我们自然明白想要变强,就要承担危险,但是我们不接受因为某些人的原因而导致他们死伤!”

“那些年轻的修炼者,都还只是少年少女,你就这般狠心,将他们尽数杀害!真是狠辣至极!”

苏德厚说着,一手指向那个被凤长悦一脚踹出的妇人,口中不断吐血,很快染红了衣襟。

“这位,是恒元城主的夫人。她唯一的孩子,就是死在了照壁阁!听闻了噩耗之后,马不停蹄赶来的,近日连续奔波,体力已经透支,若非为了给她的孩子讨回一个公道,现在只怕已经昏倒!刚刚她不过是想要问问你,而凤长悦——你!竟然还全力踢出一脚,让她雪上加霜!小小年纪,真是心狠手辣!真是让人心寒!”

随着他的手指指向,众人看向那个被踢飞的女人,果然看到那女人虽然富态,但是确实看出有些憔悴,此时身上带血,看着更是可怜。

“我、我只是想要、要问一问……为什么、为什么…。你这么狠!我孩子,和你无冤无仇,你竟然要让他尸骨不全的死去!你、你到底是安的什么心啊!我的孩子……”

似乎是疼得很了,她的身体微颤,但是双眼含泪,看着哪里还有一丝刚才扑向凤长悦时的狠厉?

众人看着,只觉得她可怜可叹。

再看向凤长悦时,目光就有些变化了。

“她怎么会是这样的人?真是看不出来啊……”

“这才多大?就这般心狠?原本看着不像是这种人,现在看来,倒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看看那一家,多可怜……”

“岂止她一家?你没听吗?苏大人说了,这么多人,全部都是因为这来的!”

“……看来今日这事,要闹出大动静来了…。”

众人的低声议论,凤长悦自然是体内的清清楚楚。

还有一些说话更难听的她,她也听得一字不落。

但是她并不生气,或者说,并不在意。

不过是被人利用的不明真相的普通人罢了。

今天只真正要对付的人,是面前这些!

苏德厚的话,像是往油锅里倒了一杯水,瞬间让人群炸开。

而他的话,也终于让其他人想起了自己今天来此的目的,纷纷直起了身体,愤怒而怨恨的看向凤长悦。

苍离怒极反笑:“你们这般说,可是有什么证据?若是没有,平白诬陷,老夫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凤长悦抱臂:“有什么‘证据’,都拿出来吧。”

苏德厚见她这样子,忽然冷冷一笑。

若是没有确凿的证据,他怎么会这般笃定的前来?并且将事情闹得这般大?

看样子,她以为自己没有做什么,就真的能够让别人以为她没做什么吗?

还是太嫩了。

这么多的世家权贵,她一介平女,怎么可能应付的来?

苍离也无法救她!

等到一切都呈现出来,她就必死无疑!

“你看看,这是什么!”

苏德厚忽然手一动,就抖出了一个小小的玉瓶。

拿出来的一瞬间,众人似乎都感觉到了一股热量扑面而来!而其中隐约涌动的能量,更是让人心惊。

显然是火系魔兽身上得来的珍宝!

围观的人觉得此物珍贵,但是在其他权贵看来,也不过如此。他们真正在意的,不是这东西,而是……

“这玉瓶,可是你的!?”

苏德厚死死盯着凤长悦,咄咄逼人!

凤长悦眉间微蹙,随后目光淡淡。

“这不是我的东西。”

苏德厚心中一笑,等的就是你这句!

“你说不是你的东西?那这上面……”

“这上面有我的气息,对吧?”

凤长悦懒懒接话。

苏德厚一愣。

凤长悦继续道:“你是不是还想说,这玉瓶的主人,是你的证人?”

苏德厚心念电转:“不错。怎么,你这是承认了?”

凤长悦可不会上他的当:“这东西,不过是当时他想要送,我没要而而已。而你所说……他说是我杀了人吗?是我害的这么多人惨死照壁阁吗?是他亲眼见证我做的这些事吗?”

季明城,想要拉她下水,想多了!

苏德厚将那玉瓶捏的很紧:“自然!”

其实这东西是他旁敲侧击得来的,刚巧被他拿来说事了。

管他呢,等回去再对应!他不信季明城会不帮他!

见苏德厚这般肯定的模样,再看看凤长悦气定神闲的姿态,众人只觉得迷雾重重,越发看不清事情的真相了。

而原本有些怀疑的佘宁等人,也松了一口气。

他们都是看在苏德厚信誓旦旦的保证有充足的证据才来的。若不是凤长悦做的,他们可丢人丢大发了!

沈剑平原本繁忙,只是因为这次一个侄子死在了照壁阁,而他正有意向招他进军部,就出了这样的事情,才过问了几句。听闻了事情之后,虽然不屑和苏德厚为伍,但是终究是件不小的事情。

若是真的,那凤长悦可就要面临绝对严酷的惩罚了。

毕竟这些天才,都有可能是帝国未来的希望。

所以,他倒是带着比较平静的心态而来。

此时苏德厚指责凤长悦,看到凤长悦的神情,他心中不知为何,竟是觉得她不会是那种人。

“这件事情还是慎重……”

沈剑平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苏德厚抢先。

“若是这还不够,我还有第二个证人!”

凤长悦眯起眼睛:“谁?”

“我尚在生死边缘徘徊的孙女,苏烟!”

------题外话------

昨天感冒了,头疼的也不知道考的怎么样,坐着也浑身疼,等明天好一些,争取万更。不过肯定也是下午了,大家早上表刷了么么哒。寒假,我来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