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33 欺我者百倍还之!

那个女子出来,只是简单的站在那里,就已经绕过众人感觉到一股凌厉杀伐的气质扑面而来!

她的面容精致,虽然左边脸颊上还有着淡淡的暗紫色胎记,看着像是藤蔓蜿蜒,但是五官清丽,尤其是一双湛黑如同玉石般的眸子,像是最深的海底,沉淀着最神秘的光。而当她直直看来的时候,清冷的眉目,就像雪山之上的菱花,带着凛然不可侵犯的尊贵,让人不自居的心中一凛,情不自禁的生出一股臣服之感。

这般气势,倒是让众人一愣,纷纷怔住。

其实虽然现在这么多人来门口质问她,但是这些人当中,认识凤长悦的还真是没有几个。

凤长悦自从来了灵州之后,就直接进了学院,之后就一直呆在学院之中,和这些人倒是真没什么交集。

唯一可以算是比较张扬的,大概就是她入学的时候,因为S级天才的身份引起了四大学院老师的争夺,甚至最后引得苍离亲自前来收为学生的事情了。

那件事情虽然当时比较轰动,但是这些权贵顶多也就听了一笑了之,一个还没有成长起来的天才,还不至于让他们投注过多的关注。

直到现在,有人传言凤长悦是照壁阁之中,多人死伤的罪魁祸首,而其中大多是世家大族的子弟,这才引得各大家族纷纷怒而斥责,甚至一起来到了伽陵学院的门口堵人。

然而现在他们才发现,自己竟然连凤长悦长什么样子都是第一次见到。

一眼望去,竟是都被她周身冷冽的气势所摄。

场面上有了片刻的沉默。

毕竟她的样子,着实出乎很多人的意料。

沈剑平看着凤长悦,多年从军,在生死之间厮杀的敏锐性让他立刻精神一震,原本就深沉内敛的眼眸,此时更是若有所思的看着凤长悦。

这样一个看起来不过十四五岁的少女,真的会是传言中那个心狠手辣,阴狠诡谲的人吗?

沈剑平的浓眉皱起。

他怎么看,也看不出这少女会是那般不堪的模样。反而从她挺直的脊背,不卑不亢的神色之中,看出了少有的坚毅和铁血。

这让沈剑平心中另有一番计较。

而其他人在短暂的愣神之后,也终于被凤长悦的一声冷哼惊醒。

“我来了。”

我来了。

仿若玉石落下的清朗声音,让人心神一震。

“这么多人在这,都是在等我的吗?”

她眉目微闪,不动声色间已经将现场的情况观察了个仔细。

前面这些二百人,应该就是前来找她麻烦的人了,后面还有很多围观的,虽然都很安静,但是都在往她这边看。

伽陵学院的位置比较偏僻,通常是不会有这么多人的,显然是在来之前,就已经引起了轰动,才会吸引了这么多的人来围观。

今日之事,果然是有人策划的。

那人显然是想要趁着今天的机会,给她重重一击!让这件事情,闹得更大!

凤长悦心中冷笑,面上却是不动声色。

听到她的话,就连一向原话的佘宁都有些愣神。

她不可能不知道他们今天来这里是为了找她的事,也绝对不会和她客气,怎么着一出来,就问了这么一句?

等她?

好像他们是专程前来拜访,苦苦等待着她出来一般!

而且那般自然而然的气势,竟然能够从一个不过十四五岁的少女身上散发出来,实在是出乎意料。

本来他们想着,就算这个凤长悦再厉害,也不过是初生牛犊,见到他们这么多的权贵,纵然不会大惊失色,起码也要手足无措一番。

谁知她一出来,就这般气势强悍!

或者,是一种习惯了的睥睨姿态。

佘宁心中有丝异样,想着自己竟然被一个少女给问的愣神了,实在是没面子。但是当他抬头,想要反击回去的时候,就看到了凤长悦正巧看过来的眼神。

冰冷!尊贵!杀伐!

一瞬间,佘宁几乎以为自己从死神旁边走过!周身出了一身冷汗!

他的话在喉间一转,就婉转了许多。

“你就是凤长悦?你可知我们在这里等候你多时了?”

佘宁这话问的比较温和,让其他人都是一愣。

先前说好的直接让她认错,而后再商讨惩罚措施。怎么现在佘宁……

凤长悦长眉扬起,像是清凉的水流划过半空,映出流光溢彩的光。

“有人想要找我的麻烦,难道我还要上赶着来不成?抱歉,我的脑子还好使的很。”

“……”佘宁自然是听出来凤长悦这话中的嘲讽,尴尬不已,想要立刻开口反驳,但是看到凤长悦那沉凝的目光,竟是心中一颤,不知如何应答。

苏德厚在一旁看了佘宁一眼,唇边闪过一丝不屑的笑。

别人不知道,他可是清楚的很。

这个佘宁,最是圆滑,是谁都不愿意得罪的。现在看凤长悦气势不凡,就换了态度。果然老狐狸!

若不是他也能在其中起到一分力,他怎么会和这样的人合作?

苏德厚眼中的不屑一闪而逝,随即看向凤长悦,向前跨了一步,面色变得严厉。

“凤长悦!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先前传闻你骄纵跋扈,老夫尚且不信,现在,倒是信了几分。小小年纪伶牙俐齿,锋芒毕露,可是不太好啊!”

凤长悦唇边微挑,眼眸微弯,似是在笑,但是眸子中却有冷芒闪过。

“别人敬我一尺,我敬别人一丈。别人若是欺我一分,我也必定百倍奉还!你们若是想要找我的麻烦,大可直接来!何必这般,牵涉到学院?想方设法聚集而来这么多人过来,而后堵在学院门口,妄图通过向学院施压而对付我,这番做法,真是龌龊至极!”

凤长悦的声音清清亮亮,落在众人心中,自有一番计较。

这番坦荡话语,倒是让很多人刮目相看。

是啊,她一个不过十四五岁的少女,能做出什么不可饶恕的事情,竟然让这么多权贵找上门来,而后还要逼迫伽陵学院,闹得这般折腾?

若是真的犯了什么错,私下惩戒就好,何必用这般不入流的手段?

他们不仅仗着人多势众,想要联合起来一同施压,更是招来这么多人围观,其实一切都不过是想要让她难堪罢了!

有明白了的人,看向那些权贵的眼神都有些不屑。

无论是因为什么,凤长悦都已经说了会愿意自己承担,这些人若是继续这样,倒是真显得有些过分了。

沈剑平眸色深深,心中倒是没有恼怒,反而生出了几分欣赏。

苏德厚被凤长悦这番话说的一阵难堪。

她这般直截了当,像是利剑一般,穿透了他们的所有心思,将他们那些阴暗的想法剖出来,展现给众人看,就像是狠狠打了他们几巴掌!

苏德厚气的胸膛起伏,任他先前百般猜测,也绝对没有想过凤长悦竟然是个这样的人!

毫无畏惧,气势逼人!

苏德厚忽然冷哼一声:“哼,好听话谁不会说?只是你真的敢承认那些你做过的肮脏事吗?你真的敢面对我们这么多人的责问吗?等会儿你可不要后悔!也不要妄图拿伽陵学院做挡箭牌!”

凤长悦黛眉微扬:“哦?不知我是做了什么样的事,竟是这般‘十恶不赦’,‘不可饶恕’?竟然要出动这么多的权贵一同讨伐?我也很好奇呢。”

她这般坦荡的模样,倒是让众人再次动摇。

沈剑平和佘宁都是沉默的看着。

苏德厚嘲讽一笑。

“你可承认,先前照壁阁开启,你曾经进去?”

照壁阁。

这个敏感的词汇一出来就让众人的注意力一下子集中起来了。

奥斯王室千年传承照壁阁开启,灵州人尽皆知。但凡有些实力的修炼者,全都进去了。而除了四大学院的学生,很多从奥斯帝国各地赶来的修炼强者也都纷纷加入其中。一同进入了照壁阁。

在场的人,大多是没有去过的,但是对于照壁阁,他们也都很是关注。

况且,最重要的一点是,无数强者,都死在了照壁阁!

这是众人心照不宣的一点,虽然并没有大面积的流传,但是在坊间,早已经有了数个版本的传言,人们也纷纷猜测为何死了那么多的人。

四大学院损失惨重,而那些零散的强者,活着的更是寥寥。

这件事情,早就如同静水深流,暗潮汹涌!只等着某一个时刻,就爆裂开来!

听到照壁阁这几个字眼,众人的精神一下子精神了,纷纷看向苏德厚,眼中难掩好奇。

凤长悦面色不变:“没错。”

苏德厚步步紧逼:“那你可承认,进去的人,大多数都凄惨的死在了里面!”

凤长悦淡然点头:“不错。”

苏德厚猛的再次跨出一步,站在了最前面,和站在正门口的凤长悦直直对峙,狠声道:“那你可承认,那些人的死,都和你有关!?”

苏德厚的声音猛的拔高,像是惊雷炸响!

众人先是死寂,而后猛的哗然!

这怎么可能?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德厚刚刚说了什么?他说照壁阁之中的人死亡,和凤长悦有关?

也就是说,是凤长悦害了那么多的人?

苏德厚这是在质问凤长悦?!

众人都已经震撼无言,苏德厚的话实在是太有冲击力,让他们无法不震惊!

纵然先前有无数的版本流传,猜测着那些人死在照壁阁的原因,也绝对没有人会猜到这样一种缘故!

凤长悦,这怎么可能呢?

众人纷纷看向凤长悦,想要看看她的反应。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凤长悦既没有震惊,也没有慌乱,更没有恼怒。

似乎苏德厚在说着和她无关的话。

她清明的眸中,只是染上而来几分嘲讽。

看着苏德厚,像是在看着一个跳梁小丑。

这种神情,让原本气势十足的苏德厚莫名的有些气虚,还有些不舒服,甚至还有些难堪。

他狠狠一甩袖子:“怎么不说话?你这是承认了吗?还是因为羞愧害怕所以连话都说不了了!”

“我只是笑你,竟然这一大把年纪了,还能泼出去脸皮干这种事情。难道你不懂,论罪是要讲证据的吗?就凭你随便的一句话,我就要担上这莫须有的罪名吗?你未免也太看得起自己了!”

凤长悦句句铿锵,像是重雷砸在众人心间!

是啊!

这事情怎么说也说不通啊!

感觉到周围人怀疑的目光,苏德厚早有准备,冷然一笑:“你以为,你做下的事情,真的没有人发现吗?我们今日这么多人来,都是为了找你要一个说法!我一个人说了不算,那这么多人,总该算了吧!”

后面将近耳边名权贵纷纷点头。

“没错!凤长悦!你做的事情,我们都已经知道了!别以为可以掩盖!”

“若不是因为你,我们何至于会失去我们的孩子!都是你的错!”

“别试图掩盖了,我们这么多人,你想要给自己解脱罪名,是异想天开!今天,就算你身后有伽陵学院撑腰,我们也不会怕你!”

一声声的讨伐,像是利剑一般,捅向她!

围观的人听了,又是一变。

是啊!若是凤长悦真的没有做什么,这些人怎么可能就专来找她的事呢?而且他们都是有身份的人,怎么可能会为了诬陷一个凤长悦就平白来到这里?

还是……凤长悦真的做了什么?

照壁阁中,那么多人的死伤,真的是她的错吗?

感觉到民众的心思倾斜了,这些人的气势更强了,纷纷要凤长悦给出一个说法。

“若不是你!我们唯一的儿子就不会死!你个贱人,还我儿子命来!”

忽然一声尖利的嚎叫,刺耳之极!

一个女人忽然从人群中跑了出来,身上的衣服很是华贵,但是脸上已经被泪水沾湿,嚎叫着冲向凤长悦!

苏德厚眸色微闪,

沈剑平脸色一肃。

佘宁愣住,下意识就去拉人。

但是人已经窜了出去!

下一瞬,似乎就会扑到凤长悦身上!

凤长悦毫不犹豫,一脚踹出!那女人的身体还没有碰到她,就猛然倒飞而出!狠狠的砸落到地上!

“拿出你们的证据!否则,今日来一个我打一个,来两个我打一双!”

凤长悦眉目之间一片凛然,想要混淆视听,将她拿下?

做梦!

“若是拿不出证据,今日谁该跪下道歉,还未尝可知!”

------题外话------

二十号最后一场考试,所以更新改为下午么么哒~为了二十一号的万更,二十一号的更新也在下午么么哒!~后面会*迭起哒~偶终于快要解脱惹嘤嘤嘤嘤嘤嘤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