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32 想死?我成全你们!

“你再说一遍,要谁负责?”

凤长悦的突然出现,显然也让那位老师吓了一跳,镇定了一下情绪,将脸上的表情收了收但是眼中的震惊和慌乱,却是没有丝毫减退。

“他们、他们说在照壁阁之中,是凤长悦害了他们的人,所以现在全部聚集在外面,呀要凤长悦给出一个说法。我们的人已经出去阻挡了,但是他们已经将学院的大门堵住了,说是如果今天……今天凤长悦不出去的话,他们就不走了!”

苍离猛的一甩袖子:“真是荒唐!他们的人死了,关长悦丫头何事?真是荒谬之极!我就不信,他们能把白的说成黑的!无故捏造耀谣言,害我长悦!”

苍离心中怒意凛然,几乎立刻就要冲出去找那些人理论一番。

他怎么不知道,那些在照壁阁之中死的人,和长悦丫头有什么联系?

这些人真是天大胆了!

他看了一眼没有说话的凤长悦,安抚道:“长悦,你放心,今天为师在这里,就绝对不会让人平白诬陷你的!你先呆在这里,不要出去。我一定能够解决这件事情。”

凤长悦看着他的脸上满是怒意,心中一暖,摇头:“谢谢师父。但是我想,我还是和您一起出去的好。”

苍离一愣,下意识就想要拒绝,但是在看到凤长悦坚定的神情的时候,又心中一软,叹气道:“也好。不过你一定要呆在我身边,莫离得太远。”

凤长悦点头。

苍离看向那老师:“走吧!我倒是要看看,是谁敢在我伽陵学院闹事!”

那老师原本有些惊慌的神色也安定了一些,先前他见到那阵仗的时候,着实有些惊吓,才会有那般反应,而此时看着苍离和凤长悦,竟然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安心。

“是。”

几人随即朝着学院大门而去。

……

而此时的学院大门前,正经历着百年都没有出现过的场景。

一群人站在伽陵学院的正门口,看着衣着,大多是世家贵族,还有一些周身气度不凡,显然是不可小觑的强者。

这些人平时极少能够凑到一起,然而现在,他们全部都来到了这里。

人人脸色各异,有的平静,有的愤怒,有的怨恨,有的惊疑不定的看着伽陵学院的大门。

足足二百余人站在门前,虽然看起来并不是很多,但是这些人的身份,则足可以当做上千强者了。

而在外围,还有很多围观的人。

这些人的到来,自然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甚至很多人都是在半路跟着过来的,远远地看着。

等他们看到这些人的目标竟然是伽陵学院的时候,都是吃了一惊。

而后,很多人虽然放慢了脚步,却并没有离开,反而是找了一个更加合适的地方呆着,关注事情的发展。

竟然有人想要找伽陵学院的麻烦?

而且还是这么多人?!

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且必定会产生爆炸性的消息!

无论是出于好奇还是其他原因,很多人都跟着过来了,也导致周围的人越来越多。

然而这么多人,最中间的位置,却是安静无比,整个气氛都显得有些诡异。

中间的人不说话,旁边的人原本还有些兴奋的议论着,但是慢慢的也降低了声音。不知为何,心中都是有些不安。

这氛围…。似乎不会是轻易就善罢甘休啊……

中间的那些人,可是个个都不简单啊……

“最前面那个男人,是不是财政部的佘宁大人吗?”

“哎,你看那个穿着铠甲的,那不是军部的沈将军吗?听说他平时都呆在军队之中啊,现在怎么也在这里?”

“还有那个,那个老头看着好像是苏家的人啊……”

人群小声的议论着,不时惊讶的发现里面的人,这才发现,帝国将近四分之一的世家贵族,竟然全部都聚集在了这里!

而其中,不乏权倾朝野的家族!

这时,众人才意识到,今天的事情,究竟有多么严重!

能够让这么多大家族同时上门,恐怕今天会掀起一番腥风血雨!

人们渐渐消了声。

而在这么多人围堵的情况下,众人原本以为,伽陵学院纵然再怎么厉害,也不能小觑这些强大的存在,必定很快就出来人。

然而他们等了半天,除了最开始出来问的人,之后竟然是再也没有人出来了!

整个伽陵学院的门口,只有一个人!

那是个老头。

是个神情懒散,甚至面对着这么多人的威压,连眼睛都没有怎么睁开,依然在悠闲的晒着太阳的平凡的老人。

这么多人在这里,无形的压力几乎让人窒息,他竟然也一直懒懒的坐在躺椅上,显得十分从容。

这幅样子,放在平时,再平常不过,但是现在,人们看着,只觉得他是在故意挑衅。

或者,是有恃无恐。

一开始的时候还没什么,但是人越来越多,时间越过越久,人们的目光也就变了。

那老头……。该不会是故意这么做的吧?

而那些前来质问的人们,自然也是心中不爽。

他们这等身份,亲自前来,伽陵学院的竟然没有立刻开门迎接也就算了,竟然过了这么久,还没有人出来!

先前出来的那人,问过他们来此的目的之后就进去了,竟然像是消失了一般,再也没有出来!

这让他们觉得被狠狠的打了一巴掌。

周围那么多的百姓都在看着,虽然没有人说话,但是想也知道,他们现在心中定是在嘲笑他们受到如此冷落,吃了这么大的一个闭门羹!

而且,是他们这么多人一起!

这让习惯了高高在上的权贵们,都有些难堪。

而伽陵学院依旧没什么动静。

终于有一个人站了出来。

是沈剑平。

这位在整个帝国,都有着绝对威信力的男人,在奥斯帝*部拥有着绝对的权威和威望。

从军三十年,立下战功无数,声名赫赫。

即使是当今的陛下,也不能忽视他的意见。

而今天,他竟然出现在这里,着实出乎了很多人的意料。

因为是军队出身,所以只是往那里一站,浑身就充斥着一股让人难以承受的威压。

一股隐约的血腥气息扑面而来。

冷厉,深重,充满威严。

他站出来,倒是不出乎众人的意料。

毕竟这些人之中,有他地位高的没有他实力高,有他实力高的没有他有声望,所以他作为代表,自然是最合适的选择。

“敢问这位长老,为何我们在这里等了这么长时间,却仍然没有一人出来?”

纵然他的语气很是平静,但是如同钟雷一般的声音自然带着几分铁血气息,让人不自觉的精神一震。

见他开口,其他人自然而然看向学院门口的那个老头。

然而出乎众人意料的是,即使问话的是沈剑平,那老头却似乎仍然不为所动,只是睁开了眼睛,打量了沈剑平一眼。

纵然是这一眼,也很是懒散,就像是在看一颗大白菜。

随后,他平淡开口,像是在讨论今天天气不错。

“沈家的人,看来也不完全是废物。”

这话说出来,众人震惊!

这个老头,居然敢当面说这话!

他究竟知不知道自己面前这人,到底是谁?

这可是沈剑平!

奥斯帝国排名前三的将军,军部的绝对大佬!

沈剑平的态度平和,却并不意味着可以任由人这般随意品头论足!

这个人、这个人也太大胆了吧!

众人看着他,几乎要射穿他的身体。

那老头却是不以为意,说完了那句话,就继续闭上了眼睛,似乎懒得再说。

这般反应,就连性情刚毅的沈剑平,也有些吃惊。

但是他并没有生气。

伽陵学院毕竟是名望显赫的千年学院,还是四大学院之首,今日被这么多人逼到门口,只怕也是有了怒意。

然而沈剑平不生气,却不代表别的人不生气。

身后立刻传来几声不平的声音。

“你是谁?竟然敢这般评论沈将军!”

“真是不知轻重,沈将军岂是你可以这般怠慢的?该不会是仗着自己是伽陵学院的人,就看不起人吧!你可是要搞清楚,站在你面前的是谁!究竟是不是你可以招惹的!”

“还是快叫能说得上话的人来吧!”

沈剑平皱眉,而后竖起手掌,示意后面的人不要再说。

那些人或许会以为伽陵学院这些年比较沉寂,甚至隐约有被其他学院取代的趋势,所以此时也就有些嚣张,以为伽陵学院可以随便欺凌。

但是他却不这样认为。

再怎么样,伽陵学院也有着自己的骄傲,若是真的惹急了,保不准会做出怎样的反应。

身后的人看到沈剑平的手势,都消了声。

旁边站着的一个老者忽然笑了笑,道:“沈将军果然是帝国名声最盛的将军,果真能够做到令行禁止啊。老夫实在是佩服不已。”

沈剑平看着那老者,没什么表情:“不敢。”

沈剑平显然不想和苏德厚有什么交流。

苏德厚没想到多年未见,沈剑平竟然见面仍然这般直脾气,不给人留面子,当下脸色有些难看。

“看来多年不见,沈将军的脾气还是一如既往的耿直啊。”

沈剑平直视前方,不再理会。显然是懒得搭理。

他虽然今天来到这里,但是却并不意味着他会和苏家的人一同好好相处。

苏德厚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身后的众人也都觉察出这份尴尬,面面相觑。

他们虽然也是权贵,但是和前面这几位比起来,还是差了一线的。看到他们僵持,也不知该怎么搭话。

旁边一直默默看着的财政大臣佘宁见此,连忙打圆场。

“二位都是难得抽出时间的人,叙旧还是稍后进行吧。咱们还是先把事情解决了,如何?”

沈剑平点了点头。

苏德厚也哈哈一笑:“也好。”

然而垂下的眼睛却闪过几分阴历的光。

佘宁安心了一下,随即看向那老者。

“这位长老,我们今天来此,是为了讨一个说法的。并不是来寻事的。您看是否可以通融一二?”

那老者闭着眼睛,似乎没听到。

佘宁却并不觉得难堪,继续说道:“您放心,我们今天只是希望伽陵学院能够交出在照壁阁之中,害的多人死亡罪魁祸首,并不会做什么过分的事情的。”

那老者终于睁开眼睛,眼神从门前众人身上扫过,嘲讽道。

“这难道不是过分的事情?”

佘宁一噎。

“凑集了几百号人,堵在学院门口,一路上也不消停,故意吸引了这么多人的目光,一同聚集在这里,不就是为了施加压力?没有任何证据,没有任何理由,就让交出学院学生,这不是逼迫?这不过分?”

纵然佘宁的脸皮再厚,为人再圆滑,此时也觉得脸皮有些紧。

“我们、我们只是……”

“我们只是想要犯了罪的人,得到应有的惩罚罢了。难道这也不行?”

苏德厚忽然开口,毫不退让。

“若是没有证据,我们这么多人,难道会无辜冤枉一个学生?而后堵在这里吗?可是现在,贵院竟然没有任何人出来处理这件事,也没有人出来和我们对质。反而将我们全部都晾在这里,不知又是怀的何等心思?”

苏德厚仰头看向上面挂着的“伽陵学院”的牌子,忽然没什么笑意的笑笑。

“还是说……因为心虚所以不出来?以为有伽陵学院撑腰,就胆敢做下那样的事情,而后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苏德厚的一番话,瞬间让众人清醒。

是啊,若不是因为心虚,为何迟迟没有人出来?

周围人的目光各异,苏德厚却仿佛不见。

“今天,若是不让凤长悦出来,给我们一个交代的话,我们就绝对不会离开!”

他这么一说,一起来的人,又觉得很占理。

“我们只要凤长悦出来!”

“让她出来!”

“若是不出来,我们绝不会放弃,在这里等到她出来!”

一声声的呼喊突然从后面响起,逐渐形成了一道波浪,朝着伽陵学院席卷而去!

“该不会是怕了吧!”

“真怂!”

“让她出来!”

门前的老者讽刺一笑,袖袍微动。

然而就在此时,大门忽然缓缓打开。

一道清瘦柔韧的身影,忽然出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