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30 平生相思

小白眼睛发光:“这可是绝对的宝贝!主人你机缘真是太好啦哈哈哈哈……”

凤长悦静默片刻。

“这东西,是白灵冰焰的伴生物,是什么意思?白灵冰焰难道不是单纯的神火?”

小白这才想起,自己虽然对这些很是了解,但是主人还一无所知。当下一个翻滚跳跃,浮在半空,得意的甩了一下尾巴。

“是的。白灵冰焰是一种比较特殊的火焰。虽然排名不是特别靠前,但是所拥有的特殊能力,绝对不逊于前几名的神火。而且因为它的能力,很少人知道,所以排名一直比较靠后。而这秘密,正是这冰焰之子!“

小白看着凤长悦丹田之内,灵皇之晶上面晶莹剔透的冰焰之子,眼睛晶亮。

“白灵冰焰和其他火焰不同的地方,在于它虽然是神火,但是周身的温度却很低!而且不是一般的低!一旦用灵力催动,甚至能够结冰!当然,这种冰冻,可不是一般的冰冻。而是——”

凤长悦的呼吸忽然一顿,果然,立刻听到了自己猜测的答案。

“而是冰冻能量!”

“白灵冰焰最大的能力,就是冰冻能量!能量被冰冻,那么敌人就会错失机会,胜利根本是易如反掌!而这一点,因为白灵冰焰极少现世,所以知道的人并不是很多。”

“不过这不是最重要的,因为这毕竟是神火,必定有各大势力早在暗中查询,所以也说不准到底有多少人想要得到它。但是那些人绝对不知道的一点是,想要收复白灵冰焰,最重要的——是这冰晶之子!”

凤长悦仰头看向那一片被冻结的能量,又看了一眼自己灵皇之晶上面的细小冰晶,眸色深沉。

小白犹自兴奋不已,满脸激动。

“这冰晶之子,是白灵冰焰的伴生物。所谓伴生物,就是很多天材地宝降世之时以及那之后存在的千万年间,逐渐衍生出来的东西。大多数都是难得一见的珍宝。而对于神火这种特殊的存在,很多人都以为它们是没有的,但是实际上,是有的。但是因为神火极难得到,所以知道的人少之又少。“”而这冰晶就是白灵冰焰的伴生物,冰焰之子!它跟随白灵冰焰降世,经过长久的润养,自然也是蕴含了极大的力量。而且在某种程度上,拥有了白灵冰焰的能力——冰冻能量!“

小白抬头看向那一片结冰的结界,凤长悦顺着它的目光看去,却发现那里已经有了要融化的迹象,而且那些能量,竟然也跟着消失了。

“不过冰焰之子虽然有一部分的能力,但是终究不是真正的白灵冰晶,所以效果维持时间也并不是很长。但是那些力量,则是会被吞噬,完全消散。“

凤长悦点头,怪不得。

但是纵然如此,也已经是十分令人震惊了。

在和敌人对战的时候,她一旦出其不意的甩出这一招,就可以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果真珍贵!

小白跳上她的肩膀,将小脸贴到她的脸上,乖巧而讨好的蹭了蹭,眯起了眼睛,好戏那个得到了什么滋养一般,浑身舒畅。

“主人,你拥有这个,基本上可以横着走啦哈哈哈……“

凤长悦不以为然的笑笑,而后忽然想起了什么,湛黑的眸子忽然一闪。

“怀璧其罪。“

这宝贝必定不只是她自己知道,大陆之上,人外有人,保不齐有人认出来这东西,而后产生贪念,再次引来麻烦。

先前就是因为拥有天堂火,她遭遇了一系列的追杀,就连苍离,也让她尽量隐藏自己的底牌,免得招来一群不必要的麻烦。

毕竟现在的她还很是弱小,一旦有人铁了心想要得到她身上的宝贝,她可能连还手之力都没有,白白搭了性命。

现在,这东西,小白虽然说很少人知道是什么,但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她必须从一开始就做好一切防备。

小白听了她的话,却是不怎么担心,眯着眼睛感受着她柔软嫩滑的肌肤,在她脸颊上那若隐若现的暗紫色胎记上蹭了蹭,很是满意,而后一甩尾巴。

“主人,若是你拥有的是其他东西,说不定要担心这些东西,但是这个,你倒是真的可以放心。绝对不会有人跟你抢的。“”哦?为什么?“

凤长悦黛眉微扬,看小白这样子,似乎有什么秘辛?

小白得意的嘿嘿一笑:‘因为这冰焰之子,对于其他人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东西!”

“什么意思?”

小白眨眨眼:“因为这东西,并不会像神火那样认主。它对所有的东西,都会拥有攻击力。其他的人若是想要得到它,不过是自讨苦吃罢了。没有几个人能够忍耐住它的折磨。”

凤长悦蹙眉:“如果它不会认主的话,那为什么在照壁阁之中,能够被那银丝傀儡之王指挥?”

小白思索了一下:“银丝傀儡之王?大约是无意间得到了这东西罢,而后利用特殊办法催动的。毕竟傀儡是没有灵力的,也就不会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凤长悦了然。

可是照壁阁之中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难道是照壁阁的主人在生前接触过这东西?否则是怎么也说不通的。

也许是机缘巧合,他曾经接触过这种东西,而后才会在里面有这东西出现。而那傀儡也恰好遇到,就加以利用了。

不过……

那傀儡似乎是什么怨灵,至今还在被她封印着,而且他似乎也不知道,这东西竟然就是冰焰之子。因为在打斗的时候,凤长悦明显的感觉到他对于神火的怨恨,如果知道这是白灵冰焰的伴生物,恐怕根本不会理会,更加不会当做自己的杀手锏。

似乎,和照壁阁的主人有什么联系,不过那人也确实已经死了,她想要沿着这条路追寻白灵冰焰的下落的想法,算是堵死了。

不过,应该可以从那个傀儡怨灵的嘴中套出什么来……

凤长悦兀自沉浸在自己的思绪当中,却没有注意到小白有些变化的眼神。

“主人。”

“嗯……怎么了?“凤长悦无意侧头,看着小白。

小白的神色有些古怪,似乎带着几分疑惑,又似乎有些难以掩饰的兴奋。

“主人……我才想起来,这冰焰之子,对于外界有着一致的攻击……可是你怎么没事儿?“

凤长悦一愣。

“虽然先前你陷入昏迷,并且因为天堂火和它的争斗而陷入冰火两重天,但是……主人你不仅没有死,甚至连伤都没有很重,这不是很奇怪么?而且……现在它居然还安安静静的呆在你的体内!”

小白在兴奋完了之后,终于意识到了不正常。心里的疑惑也不停的涌现出来。

凤长悦也皱起眉。

是的。

她虽然看起来是昏迷了很久,似乎受伤很重,但是实际上,只有她自己在检查身体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并没有受到很大的创伤。而且灵皇之晶上面,也在天堂火的逼迫之下,逐渐出现了那些冰焰之子。

按着小白的说法,这种情况,确实不正常…

“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先前我只是以为,是天堂火吞噬了它。但是现在看来,似乎没有那么简单。“

小白看着凤长悦脸上虽然平静,但是眼中却像是暗潮汹涌一般,心中也浮现了无数疑问,还有一个隐隐的猜测。

这个猜测,让它整只兽都难以压制的兴奋起来!

“主人,我怀疑,那冰焰之子,机缘巧合之下,已经和你融为一体了!”

“什么?”

“你试试能不能催动那些东西?”小白满脸期待的看着。

凤长悦顿了顿,尝试了一下,却发现那些冰晶只有几颗落下。

静默。

“好像是,又好像不是。我现在只能催动一点点。“凤长悦冷清的声音在小白耳中,简直如同天籁!

这样说来!主人真的已经开始融和冰焰之子了!

大约现在是因为刚开始,所以效果不是很明显,但是在小白看来只要假以时日,就绝对可以完全掌控!

“主人,您真是太厉害了!“

小白一下子捧着她的脸颊,狠狠的蹭了蹭。

凤长悦自然也明白它的猜想,心中虽然有几分异样,但是并没有很激动。

是她的,终归会是她的。

小白先前也从不知道,冰焰之子能够融合在人体之内的,毕竟是没有意识的东西,会选择无差别进攻。

现在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竟然进了主人的身体里面,并且不会伤害她,甚至将来会成为她的一大助力,在小白看来,简直是绝好的运气。

这样的机遇,恐怕几百年也不会出现吧!

凤长悦看着体内那晶莹剔透的冰晶,一时也是有点感慨。

果真机缘都在生死之间!

小白忽然想到了什么:“对了主人,这东西威力还是很大的。现在你还不熟练,一定要谨慎使用啊!一次少一点,慢慢练习哈哈哈……”

凤长悦深以为然。

这东西的威力,她可是知道的。不说之前落到她身上的那些给她造成了怎样的情况,就算是刚才不过几颗,就已经冰冻了那一片的能量,而她的体内……

她忽然看了一眼自己的灵皇之晶。

那些晶莹剔透的冰晶,几乎已经快要形成一层漂亮的外壳了……

凤长悦默默的看着,忽然问道。

“小白,这东西,是定量的吗?我是说,它可以一直增多吗?“

小白一愣,随即道:“如果是在白灵冰焰旁边,自然会不停的生长。但是这东西,并不会一直呆在同一个地方,冰晶之子有时候自己会脱离白灵冰焰,悄无声息的落在别的地方,所以,它在别的地方也是可以增多的。不过速度会比较缓慢,大约数十年才会增多几颗。“

数十年……才会增加……几颗……

凤长悦忽然沉默的抬头。

那我这算什么?

……

小白笑眯眯:“主人,看你这灵皇之晶上这么多,先前落在你身上的肯定很多吧!“

真好!越多,现在对于他们越好啊!

凤长悦漫不经心的点点头:“嗯,不少。”

小白得意儿欢快的摆了一下尾巴它就知道!

凤长悦忽然瞟了它一眼。

“不少。大概……有十几颗。”

小白:“……“

十几颗?

十几颗!

它的眼睛一下子睁大,看着凤长悦的眼神像是在看着一个怪物。

半晌,小白才忽然在尖叫出声。

“主人!你到底是什么人啊啊啊啊——”

……

万里之外。

云端。

一座座漂浮着的宫殿,充满威严。

而最上面的那座恢弘宫殿,上面的巨兽更是沉默的守护着,一双眼睛似乎活了一般,俯视着整个空中之城。

宫殿之内,一道人影,忽然浮现。

一身黑色暗沉的锦袍,此时显得分外冷肃,而那一向挺拔的脊背,不知为何,竟是沾染了几分疲惫的气息,整个人都显得有些消瘦。

“恭迎君主回归。”

一道暗影忽然无声浮现,恭谨的跪在殿外,不敢靠近。

“将所有的痕迹全部抹去。另外,加派在她身边的人手。在她来这里之前,都不准回来。若是她再遭遇此等困境,本君没有兴趣再看见你们。“

跪着的人身体一僵,头低低垂下:“谨遵君上之命。“

犹豫了一下,才继续道:“君上,您不在的消息已经传开,这段时间,七部已经开始蠢蠢欲动……并且似乎想要插手城中之事。“

男人顿了顿,隐藏在暗影中的清贵容颜上,竟是忽然展开一抹笑,勾魂摄魄。

“随他们去。想做什么,让他们去做。”

“这……是。”

只有线放的够长,才能钓到足够大的鱼不是吗?

说完,径直朝着里面走去。

随着他的走动,腰间的黑玉腰带被他一把扯下,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撞击声,在头顶巨大的夜明珠的映照下,竟隐约透出一股血色,无声的凄厉。

他一头黑发垂下,静若流水无声淌过。

滚金丝边的黑袍已经替换了那一身凌乱的衣衫,看不出分毫异常。

随后,他走向殿内。

不多久,就有袅袅的雾气飘来。

他是要准备沐浴。

而后,他随手布下一个结界。

黑色的锦袍委落在地。

修长的背影在一片浓郁的雾气中若隐若现。

然而身体之上,数道伤痕,触目惊心!

“悦儿,你要快一点…”

才刚刚离开,我好像已经开始想你。

平生相思,都为她。

他缓缓闭上眼,沉入水中。

------题外话------

当啷—~基友在首推啦啦啦~苏唐揽月/圈养夫君之老婆太狂霸

作为一名合格的女配,许栀充分的用行动证明了什么叫做阴险奸诈腹黑无耻不要脸。

作为一名兢兢业业的女配,许栀机智的在每一次女主遭遇危险的时候落井下石,发扬了死道友不死贫道的精神。

作为一名有着良好职业道德的女配,许栀为了完成自己的应尽职责,不怕死不怕难历经千辛万苦的试图挖女主的墙角。

作为一名持有资深经验的女配,许栀冒着生命的危险时不时的在男主和女主相爱相杀的时候,以自己的尖酸刻薄任性傲慢来衬托女主的宽厚大度善良有礼。

好吧,许栀摊手,转头看向身后一直不停的揪着她衣服的丧尸弟弟,面带无奈:你倒是放手让我去啊!

僵尸儿子【面瘫】:别去,有我就够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