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27 扑朔迷离

“派你来的……是母后吗?“

凤长悦心中震惊,羽千宴这话的意思……他为什么会直接这么问!

是他知道了什么,才得出的猜测吗?他的母后?她根本不认识啊!她有什么理由做这种事情?而显然羽千宴的话,不仅仅震惊了凤长悦一人。

苍离也睁大了眼睛:“……千宴,你在说什么?“

“三哥,你在说什么?!“忽然一道清脆而充满怒意的声音传来,几人都是一惊,转头看去。

却见到一个俏丽的少女,从一块巨石之后突然出现,满脸怒容的看着羽千宴。

羽千宴看到这少女,眉头微皱。

“小雨?你怎么还在这里?快点回去。”羽步雨生气的大声道:“我不回去!三哥,你刚刚说的那是什么意思?你是在怀疑母后吗?你为什么、你怎么能怀疑母后?她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羽千宴眉头皱的更紧。

“这些事情,你不需要知道。我命令你,现在,立刻回去。“冷硬的话语让羽步雨有些委屈,她固执的看着羽千宴。

‘我不走!你今天要是不把话说清楚,我就不走!我倒要看看,你为什么要提到母后!“羽千宴闭了闭眼:“这不是你可以干预的事情。若是你不走,我会派人送你走。你选一个吧。“羽步雨气的脸都红了,本来她在这里,是为了等着和羽千宴因回去。毕竟照壁阁之中,她都没有碰到他呢。

也不知他有没有受伤?有没有得到传承?

她欢欢喜喜的等在这里,因为手上有着可以藏匿的灵宝,所以她就一直悄无声息地呆在这里,就连苍离都没有发现。

她就是为了给他一个惊喜,谁知竟然听到羽千宴问出这样的话!

他疯了吗?

竟然怀疑母后?凤长悦先前遭受围攻,她也看到了,而且很是为她捏了一把汗,看到她最终赢了,心中也很是兴奋。但是却不知,会听到这样的内容。

听到羽千宴不可违抗的话语,羽步雨气的浑身都在颤抖。

她气咻咻的往前走来:“我就是不走!我要你给我个解释!不然,今天你就算杀了我,我也不会走!“羽步雨是王室唯一的公主,自小备受宠爱,所以性情虽然任性,但是终归是单纯的。此时此刻,羽千宴是为了不想她参与到这件事情之中,她却是未能理解。只觉得是羽千宴无故冤枉了母后,想要个清楚的说法。

她虽然平时有些敬畏这个冷冷淡淡的三哥,但是却也知道他是爱护自己的,怎么也不会真的伤了她。所以一气之下,就说出了这样的话。

说着,她还继续向前走着。

然而不过跨出三步,就猛的被一道力量给打飞!

“啊!“突如其来的攻击让羽步雨吃了一惊,立刻尖叫出声,身体突然向后倒飞而出!

羽步雨连忙打出几道灵力,缓冲自己的冲击力,然而身体还是无法控制的朝着地面砸去。

一道人影,忽然闪现,将羽步雨牢牢的接住。

“步雨,你没事儿吧?“

少年一贯带着几分漫不经心的声音此时竟是有了几分紧张,只是羽步雨全部心神都在羽千宴身上,哪里顾得上去看他?

一把推开慕容云,羽步雨不可置信的看着羽千宴。

“三哥,你居然真的打我?“

她的身体还隐约传来痛感,尤其是手臂,火辣辣的疼!若不是她躲的及时,此时疼的就不是手臂,而是脑袋了!可见三哥刚刚是真的没有手下留情!

他居然真的……

羽步雨觉得滔天的委屈袭来,眼里甚至有泪光一闪而过。

她强自忍了,脸颊憋得通红,大声质问着羽千宴。

慕容云一直和她在一起,刚才躲避的时候,他就在后面。

原本不想出来的,但是看到羽千宴居然真的出手,羽步雨的身体已经飞了出去,脑子里什么也没想,就这样出来了。

等抱着羽步雨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竟然当着羽千宴的面抱了羽步雨!

被羽步雨推开,他也没怎么在意,反而是微微低下了头。

羽千宴没什么表情的看了慕容云一眼,而后才回答羽步雨的话。

“你放肆了。“羽步雨愕然而伤心的看着他。

“你自己走,还是我派人送你走?”羽千宴似乎对羽步雨控诉的眼神毫不在意,只是又问了一遍。

羽步雨终于呆不下去了,狠狠一跺脚。

“好!我走!不过我一定会查清楚这是怎么回事的!你不告诉我,我自己去问!”说完,羽步雨一转身,竟是就跑开了。

慕容云看了一眼羽千宴,皱了皱眉,还是点头行礼,随即追了上去。

羽步雨心里的情绪几乎要将她淹没,但是身后羽千宴的声音却继续传来。

“若是让其他人知道了这件事,我以后没有你这个妹妹。”羽步雨脚步顿停。

就连苍离和凤长悦,都是有了一分惊讶。

慕容云也停住了,有些担忧的看向羽步雨。

羽步雨没有回头。

半晌,她才缓缓迈开步子。

“我知道了。你放心吧,我不会说出去。以后你的任何事情,我都不会参与。”

羽步雨似乎一下子收敛了所有的情绪,语气也变得很是平缓,就那样脚步稳健的离开。

羽千宴神色未动,却是垂下了眸子,不再看她。

羽步雨漫无方向的朝前走着,却没有人知道,她的脸上,已经满是泪水。

一点声音都没有。

她生气,悲愤,愤怒,忧伤,最后都化为了沉默。

她不能说,不能问。

为什么三哥要这么对她?

她以为,他纵然冷淡,也终究是看重她的。

原来不过是如此。

慕容云跟在后面,亦步亦趋。

不近,也不远。

眼中带着隐隐的担忧。

二人的身影很快消失。

苍离忽然叹气:“其实你不必如此。”这件事情看起来扑朔迷离,也许其中有着更大的隐情也说不定,知道的越少,也就越安全。

羽千宴这般做,也是为了她。

只是她不知。

羽千宴神色不变,看向南宫叶:“我再问你一次,是不是母后?“

南宫叶眸色忽然变得晦涩,而后闭上了眼睛。

“你们不用白费力气,我是不会说的。就算是死了,也不过是我实力不够罢了。要杀要刮,都尽数来吧。“他闭着眼睛,说的声音也很轻,仿佛对于即将面临的拷问丝毫不在意。

羽千宴眸色微深。

“不说?“

苍离只觉得事情已经超出了原来的预计,诸多线索纠结在一起,根本找不到头绪。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来杀害凤长悦?而且明显是要借助照壁阁,想要将她杀死在里面,这样,就能找到合适的理由来解释她的死亡。

毕竟照壁阁里面诸多危险,死人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而照壁阁开放的消息,也不过是一个多月前的消息,这么短的时间,又有谁想要杀她?按照这般推理,原本苍离猜测是上官家,拷问南宫叶,也只是确认一下罢了。

然而此时,他还没问呢,羽千宴竟然忽然出来问是不是他母后?

这关他母后什么事?他怎么会给出这样的猜想?

苍离原本很是确定的心,忽然就动摇了。

羽千宴的性子,他是知道的。他绝对不是随便说话的人,他这般问,必定是发生了什么事。

苍离看着羽千宴淡漠的侧脸,只觉得一阵心寒,脑子里乱的很。

凤长悦心中,也是同样的怀疑。

她来到灵州之后,一直在学院之中,并没有出来招惹过什么人。唯一的敌人,就是上官家了。

而之前,上官家来学院找她的事,也被苍离挡下。

他们未能报仇,只怕心中不甘,才会想办法派人在照壁阁之中暗杀她。

可是……

她抬眸,看向羽千宴。

他已经换了一身新的衣衫,不同于他之前惯常的清淡如竹的淡青色,这次穿得竟是一身赤红。隐约绣着黑龙暗纹,袖边绣着滚边黑色纹路,走动间隐约可见波光粼粼,倒是难得一见的低调的奢华。

这种颜色,一般人穿了,只会觉得俗艳,卡西尔穿了,是带着几分妖艳,而羽千宴穿着,竟然有着难以言喻的清俊和妖孽相互掺杂的感觉,让人觉得心神迷醉。

这样的人,无论怎样,无论是狼狈还是尊贵,都会是众人的焦点。

凤长悦看着,就想起了先前在照壁阁之中,他坐在王座之上,浑身是血,衣衫尽破的模样。

是他放了所有人一马。

包括她。

本来想要问出口的话,就停在了喉咙。

苍离也住了口,神色有些深沉。

南宫叶闭着眼睛不说话。

羽千宴似乎料到他会是这个反应,也不怎么在意。

“这是你的吗?“

他忽然从袖中,拿出一样东西。

凤长悦和苍离看了看,却见只是一个拇指大小的白色玉石刻章。

南宫叶的神色却忽然变了变。

虽然很慢,但是几人都看的清楚。

羽千宴心中一沉,周身的气息一下子变得冷了许多。

凤长悦敏锐的感觉到了什么,看了羽千宴一眼,又看向南宫叶。

她不认识那东西,苍离可是认识。

“这是…“

苍离看着那白色玉石刻章,神色也是忽变。

这东西…是王后的东西!

“那不是我的。“南宫叶撇开眼说道。

羽千宴却一直看着他,沉默片刻。

“是不是你的,不是你说了算。“羽千宴冷冷说道。

南宫叶不再说话。

羽千宴转身看向苍离,微微欠身。

“院长,今日之事,还望您不要外传。我一定还会给您一个交代。“

苍离神色复杂,半晌才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相信你会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这件事,不会有其他人知道的。只是长悦丫头那里……”

羽千宴看向凤长悦。

这是他们出来之后,第一次正面对视。

凤长悦看着那双琥珀色的狭长眼眸,微顿,而后点头:“这件事情,在你给我答案之前,我保证不会告诉其他人。”

羽千宴声音平淡:“多谢。”而后,他看了一眼南宫叶:“这个人,就暂且交给你们了。”

苍离点头:“放心。我会加快审问的。迟早会让他交代。你…事情结果出来之前,不要轻举妄动。“羽千宴应了。

随即,他就转身准备离开。

凤长悦忽然叫住了他:“羽千宴。”

羽千宴的心脏忽然一跳,但是面上却是不动声色,转过身去,表情依旧淡漠:“有事?”

凤长悦顿了顿,终究还是说道:“这一次…多谢你。”

她的表情很诚挚,湛黑如同玉石般的眼眸之中,闪烁着盈盈的光。

羽千宴微怔,

多谢什么?

谢他不顾一切坚持要查出背后之人,

谢他在宫殿之中放了她一马,

谢他为了她强自冒着危险毁了照壁阁?

谢他放走了在里面的所有人?

还是谢他,没有趁机杀了轩辕夜?

半晌,羽千宴唇边微挑:“不必。”随即转身离开。

都是他心甘情愿,何必要谢?

他转身离开。

凤长悦看着他的背影,依旧挺直,只是不知为何,竟是有些寂寥。

正在此时!

原本躺在地上不能动弹的南宫叶忽然身体一动,就突然窜了出去!

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手段,竟是挣脱了苍离的束缚!

苍离眉头一皱,立刻跟上!

凤长悦翻手拿出射天弓,抬手就射!

此时没有其他人,也就无须顾忌,那灵力之箭竟是带着几分金色的色泽,横贯长空而去!

即使此时是白天,也依旧划出了一道明亮的光!

而羽千宴也豁然回身!袖袍一动,就送出一道灵力,直直打向流窜的南宫叶!

然而南宫叶竟像是完全没有顾忌一般,速度极快的逃离!

冰瞳蓝翁忽然扬起巨大的翅膀,而后轻轻一挥——

飓风骤起!无数冰晶再度凝结!形成拳头大小的球体,以极快的速度正面冲着南宫叶而去!

南宫叶抬眼一看,眼前那巨大的冰蓝色的魔兽的威压,几乎让他浑身的骨头都要碎了!

随即他一咬牙,竟是境界暴涨!

天边隐约有阴云而来!

苍离一下子皱起眉。

这般秘法,瞧着怎么这么像是…

上官家的红原天变!?

“是上官家!“

苍离猛的厉喝出声!

凤长悦眸色一厉!

苍离立刻转头看向羽千宴:“千宴!是上官……千宴!“

这一声惊叫,让凤长悦也回头看去。

羽千宴已经晕倒在地上,悄无声息,地下有嫣红的血,慢慢渗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