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26 是她吗

他万万没有想过,苍离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他愤恨而不可置信的看着苍离,,想要开口质问,却忽然吐出一口血沫来,咳嗽个不停。

他想知道,苍离那话的意思,究竟是不是……

“你想的不错。”

苍离看着南宫叶吐血的样子心情似乎很好,笑眯眯道:“你的计谋,我早就发现了。”

南宫叶浑身一僵。

怎么会,这怎么可能!?

他隐藏的那么好!所有人都没有看出来不是吗!就连苍离也不知道不是吗!?

他先前一路上对他很是欣赏,很多时候,都会听从他的建议。虽然那些建议,很多时候,是为了把凤长悦和众人分离开,方便自己下手。但是苍离时候总都没有表现出一丝异样啊!

而且,最后他不是还让他跟着上了天梯吗!?

那时候,他分明是很信任他,才会将自己的后背给他,并且一路上都没有怀疑的啊!

南宫叶看着苍离脸上的笑容,简直想要上去杀了他!

他胸膛剧烈的起伏,纵然先前被凤长悦威胁,他也没有这般生气。

因为苍离的话,才是真正的狠狠的当着众人的面,给了他一巴掌!

看南宫叶气的说不出话来,苍离心情更好,眉目舒展。

“你以为自己的那些手段很是高深吗?啧啧,真是蠢到一定境界了。真是脏了我长悦丫头的手。“南宫叶咽下一口血,犹自不甘问道:”你、你是……“

“想问我什么时候知道你心怀鬼胎的?苍离笑眯眯问。

“心怀鬼胎“这几个字将南宫叶气得半死,但是又没有办法,只得恨恨点头。

苍离摸着下巴回想了一下,说道:“好像是……你第一次提出建议的时候吧!嗯!是那个时候!“

南宫叶再次吐血。

他第一次提出建议……分明就是最开始的时候!

那时候有两个人抢先进入王城,但是却凄惨死去,他才开始自然而然的说话,引起众人的注意的。

却原来,苍离从那个时候就已经怀疑他了吗?

这怎么可能!他一定是在撒谎!

南宫叶愤恨的眼神,几乎如同实质照射在苍离身上,但是这对于苍离来讲,根本就没什么威胁,甚至反而是笑话。

苍离挑眉:“怎么?不信?哼,自己没本事,就别以为别人都和你一样!你的表情是控制的很好,甚至,连你的眼睛之中,充满了掩饰。连我都差点被你骗过去了呢。可惜……”

苍离语音缓缓,笑容微敛,带着自然而然的骄傲和尊贵,俯视着南宫叶,像是在看着渺小的跳梁小丑。“你总是能审时度势,找到合适的机会提出建议,表面上看,是为了所有人着想,但是实际上,却总是有着同样的目的——就是将所有人都分离开!”

“你从进入王城开始,就一直在巧妙的行动着。大家都以为你是为了大家的安全,但是却没有人猜到你是为了方便找寻长悦丫头,从而下手。”

“但是你却没想到,王城从我们进去没多久就完全坍塌,每个人都掉到了不同的地方。你自己也陷入了困境,自然没有办法再行动。”“后来,你就碰到了我们。便热心的和我们一起行动。很多时候,你也很是主动。看起来像是为我们好,但是实际上,是因为你有别的事情要做!你需要早点活着出去,早一步找到长悦丫头,这样才能找到杀了她。”“不过你没有想到的是,我们好不容易出来之后,长悦丫头居然被人带走,上了天梯。我决心上去找她,而此时——你,居然也要跟上来。这不是太明显了吗?已经说了那天梯之上,有多么危险。我上去,是因为长悦丫头在上面,不管多么危险,我都是要去的。而你呢?可是一点理由都没有啊。若是我连这样的手段和心思都猜不出来,这大陆之上,早就没有我苍离的位置了!”

苍离娓娓道来,语气淡淡,像是在说着一件在平常不过的事情。

凤长悦忽然侧头深深看了苍离一眼。

他说,我上去,是因为长悦丫头在上面。

他说不管多么危险,我都是要上去的。

这话像是在她的心中投放了一股热流,缓缓的流淌过那坚不可摧的心脏,留下熨帖的温度。

而苍离则是完全没有在意这些,只是玩味的看着快要气死的南宫叶。

他越是淡然,南宫叶的脸色就越发的难看。

苍离越是显得随意,就越是说明他的手段拙劣不是吗!?

苍离每说一句,他的脸色就变化的难看一份,到最后已经是一片铁青。

胸膛起伏,连呼吸都变重,看着苍离像是在看着宿敌。

“你!”

咳嗽半晌,南宫叶终于吐出一个字,却又轻松被苍离打断。

“嗯?我?我怎么了?你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我都可以给你解答。来吧来吧。”

南宫叶眼睛一翻,差点晕厥。

而周围有人也是忍不住笑开。

还有的则是目光深深的看了苍离一眼。

苍离不愧是苍离。

这么多年,倒是一点都没有后退,反而更加敏锐强悍了啊……

南宫叶干脆闭上眼,不去看这张让自己看了会忍不住疯了的面孔。

苍离全不在意,继续道。“哦,对了,你之所以没有逃走,也是因为我——。王城之中,我们碰到的时候,我就已经在你身上留下了某样东西。那东西,不是什么宝贝,不过是追踪用的小玩意儿罢了。只要你老老实实的,那东西自然会什么反应都没有。但是……”

苍离的声音忽然带上了几分冷冽的杀意。

“……谁让你一直不死心,在照壁阁崩塌,大家都出来,没有人注意到你的时候,竟然妄图动手杀了长悦丫头!”

他浑身气势顿时一冷,灵宗的气势猛然扩散开来,朝着南宫叶猛的碾压而去!

“想要杀她的人,先过我这一关!”凤长悦这一次没有抬头去看苍离。

别人犯她一份,她深深记住,必定百倍讨还,同样的,别人的恩情,她也铭刻在心,倾力相报。

南宫叶这才惊觉,自己没有依靠着引以为傲的秘法逃脱,竟是因为苍离早就在他身上下了手!

他先前逃跑的时候,就觉得身体忽然出了问题,却不想警示苍离!

高手之间,一旦失去先机,就再难翻身!

南宫叶又狠狠的瞪了凤长悦一眼:原来她先前被围攻的时候,根本就是装出来的!

她必定早就和苍离通了气,早早做好了准备,才能那么敏捷的对付了他们几个!而且在他即将逃跑的时候,正巧找到了他的位置,而后狠狠的给了他一击!

这两人,实在是奸诈至极!

南宫叶恨恨的突出一口血,污了衣衫也顾不得,眼神阴阴厉,哪里还有之前春风得意风度翩翩的样子?“你们俩真是、真是演的一场好戏哈哈哈……“

他们竟是一点也没发现,原来被瓮中捉鳖的,是他们自己!

凤长悦眉头微皱,却什么也没有说。

苍离听了,也是神色微怔,随即就猜到了他在说什么,当下不厚道的笑了起来。

“不过,长悦丫头可是不知道这一切。她不知道你会埋伏在那里,就连我,也是因为一时疏忽,就让你占据了先机。可惜,长悦丫头,可不是你这等货色可以对付的。“

话虽这样说,苍离心中还是有着几分后怕和感慨的。

他先前出来之后,并没有想到南宫叶竟然会选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对凤长悦下手,所以也就稍微松懈了一些。

等他看到的时候,凤长悦的确困于生死之境。

先前他火急火燎的样子,也并不是装出来的,是因为他知道,晚一步,真的就有可能会让凤长悦受伤甚至……

但是出乎他意料的是,凤长悦竟然依靠着自己的力量,就强行突围了出来,为自己赢得了一线生机。

这是让他心中赞叹不已的地方,也是他颇为愧疚的地方。

但是心中诸般情绪,他却没有丝毫流露出来,在南宫叶看来,简直就是在炫耀和挖苦讽刺他!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南宫叶说不出话来,但是眼神明明确确的写着我不信。

不过他信不信,都没有人在意了。

苍离并不知道凤长悦是怎么找到隐藏起来的南宫叶的,不过现在那不是最重要的。

他忽然回身,冲着还愣在那里的伽陵学院的带队老师说道:“将学生们都带回去,有伤势的要立刻治疗。另外将陨落的学生尸身,也全部带回。这里由我善后。”“是。”

伽陵学院的老师立刻执行,将所有的学生都聚集起来,并且指挥着他们将死去的学生尸体全部抬回。

现场的气氛,再一次陷入一片低迷。

很快,其他学院的人也开始行动起来。

而那些零散而来的人,也沉默着各自散去。

四大学院之中,海涅学院的损伤最为严重,就连带队的秃鹰和其他老师,都死在了雪原。剩下的人寥寥无几。

季明城抱着苏烟,在唯一还活着的老师的指挥下,起身离开。

苏烟眼神之中满是怨毒,看着凤长悦,不断低声喃喃。

“她怎么还不死,为什么还没死!我要她死!听到没有!让她死!”尖锐凄厉的声音,一下子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

有些人听到了,面色有些怪异,而后纷纷不动声色的走远。

这样的人,还是离得远点好。

现在这地方,最厉害的苍离和凤长悦可还在呢!

季明城低声安慰:“烟儿,你别闹了,很多人再看呢。咱们马上就回去了。”苏烟却一点都听不进去,满心的怨恨几乎将她淹没!

“我闹?我怎么闹了!?她把我害成这样,我还要对她感恩戴德不成!做梦!季明城,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肮脏的心思!你不就是喜欢那个凤长悦吗!有本事你去抢啊!啊!“

气头上的苏烟,已经有些口不择言。

季明城的脸色一僵,随即竟是下意识的去看凤长悦。

却见凤长悦正在冷冷的看着南宫叶,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似乎是感觉到季明城的目光,凤长悦忽然回头。

那目光,看的季明城心中一冷。

随即他扭过头去,心中苦笑。

还在奢望什么呢?

她听到了他喜欢她,又如何呢?以前的她,恐怕会高兴的不得了吧?

可是现在,她用那样的目光看着他。像是……在看一堆垃圾。

季明城抬脚,向前走去,连苏烟的尖叫也不在意了。

旁边有人在不断的看过来。

那老师也有些尴尬,示意季明城让苏烟小声一些。

季明城此时心中烦躁至极,脸上便没什么表情。

苏烟还在疯癫的大叫,季明城面无表情,声音很冷。“烟儿,你再继续动,只怕脸上的伤,再也好不了了。““凤长悦你个…”

苏烟的声音戛然而止,眼中终于流露出一股恐慌。

随即,她最后看了一眼凤长悦,看到她精致的侧脸,只是站在那里,也像是高岭之花一般高不可攀,心中更加嫉恨。

她几乎咬碎了牙,才忍住了即将出来的骂声。

凤长悦,你总有一天,会落到我手上!

你等着!

苏烟终于闭上了眼睛,消停了下来。

然而却不知道,季明城在看到她满是恶意的嘴脸时,眼底一闪而过的厌恶。

……

终于,所有人都走的差不多了。

场上只剩下了苍离,凤长悦,以及南宫叶。

苍离看着无法动弹的南宫叶,面色肃然,充满威压。

“是谁派你们来的?”南宫叶不语。

“啪!“

苍离灵力成鞭,狠狠落下!打在南宫叶身上,瞬间皮开肉绽!

“是谁派你们来的?“南宫叶睁开眼睛,似乎有阴狠如同厉鬼的光闪过,却依旧没有说话。

那样的眼神攻势,在苍离和凤长悦眼前,根本毫无用处。

“啪!“

又是一鞭,这一次,竟是连森森腿骨都隐约可见了。

南宫叶却咬紧了呀,什么也不说。

苍离看着他,忽然眉头一扬。

“长悦丫头,看到了吗?一般人对这种手段,都不是很在意。因为——都不够痛苦。下面,为师就教导你一下,哪种方法最有效。“凤长悦从善如流:”是,师父。“然而还没动手,一道挺拔人影,忽然出现。

“让我来问吧。“

三人都是一愣。

凤长悦眸色微变。

羽千宴。

羽千宴却不看她,径直走到南宫叶身前,仿若帝王般垂询。

“派你来的……是母后吗?”

凤长悦猛然抬头!

------题外话------

太辛苦了,没有网,我用手机传上来了嘤嘤嘤

上一章
下一章